第 6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十分满足了,可惜”

  她突然想到肚子里面的孩子,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当中那道流光猛地发出万丈光芒,在耀眼的光芒之中,把比天上的太阳还要亮上万倍的剑现出身来。

  “神剑!!”

  “神剑出来了!”

  大汉们不知所措地叫喊着,使得正打得不可开交的那些人全部望了过来。在这样山摇地动,人心惶惶的情况下看到这把圣魔神剑,大家依然为这神剑的光芒深深震撼了。

  真不愧是传说中的神剑,剑刃的光芒胜过天上的太阳。越是观察这把神剑,这剑刃的光芒就越是耀眼,似乎这神剑就是个有生命的发光体,它那律动的光波随着闪闪的光芒传到在场的每个人身上。

  要承认恐惧和臣服固然是件很不愉快的事,但是,所有的人都不由得吞了吞口水,从心底发出对这神剑的敬意。这把神剑本身确实有它傲视天下的威力,而这种力量甚至可以慑服了这些自认是胆大包天的英雄好汉绝世高手。

  传说中,这神剑代表着天命,看来是有定的道理。像他们这些人都会被这把神剑所震撼,如果是普通的百姓,早已向这把神剑顶礼膜拜了。

  在这刻,所有人都不敢出声,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喘,生怕会惊动这把神剑。

  每个人的心中全部都是片空白。这个时候,什么生死的问题都好像从他们的心中离开了。

  倏然,这把神剑的光芒大涨,向上下两个方向无限地伸展过去,大地在神剑的光芒下不住地震颤,龟裂持续扩大。洞顶开始摇晃,分裂,受到光芒直接的撞击的岩石马上裂开了,人头大的石块雨点般地落在众人的身旁。

  就算是再武技盖世的人,在这种惊天动地的情势之下也只有束手待毙。虽然有人曾经想到魔法中的传送术,但在这个奇异的洞中,此术根本无法发挥作用。

  “轰隆!”炸雷在众人的头上响起,震得大家的耳鼓嗡嗡作响。

  阵强烈的罡风吹过,众人看到了件极度震撼的事情。所有的景色突然间好像是被这阵狂风吹走了,就在刹那之间,他们处身在空旷的山地上,旁边就是他们刚刚进洞之前看到的景象,刚才这个神奇的洞窟已经无影无踪了。

  这样的变故让所有的人都为之目瞪口呆!难道说他们方才的经历都是场虚幻的景象,根本就没有这样个洞窟?只是大家起在这个地方做了个完全相同的梦?

  但再仔细看看自己身上,交手的痕迹十分明显,被公孙大娘她们三人杀死的大汉也都横陈于地,鲜血还是热的。

  而悬在半空中的神剑已经消失不见,原本神剑现身的地方现在是道深深的裂痕,从中发出了点点的光芒,不时有流光逸出。

  “神剑是飞走了,还是在这个裂缝里面?”惊魂未定的人们心中马上升起了这样的念头。

  空中突然下起了雨,豆大的雨点劈头盖脸地打下来。不知何时,天上已经聚集了层层的黑云,而且在渐渐地往下压过来,笼罩在每个人的头上,让人感到种难以言状的压抑感。

  气流在脚下毫无章法地乱卷,吹起了漫天的砂砾,强烈的力量继续摇晃着地轴,这更加提醒了众人,方才的切并不是什么幻觉。

  道剑气直冲云霄,光华灼目,击穿了压顶而来的黑色云层。地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轰鸣,想要冲出来般。

  叶天龙正在望着裂缝发呆,站在边的兽人女将香苓的脸上神色百变,突然间银牙咬,眼中闪过片杀机。

  只见她扬素手,道白光直奔叶天龙的背心要害。

  “小心!!”正转头望向叶天龙的柳琴儿看到后不顾切地冲了过来,撞开了叶天龙,白光没入了她的手臂,是把晶莹雪亮的短剑,略带弧度的剑身更增加了它的切割力。

  “你这个贱人!!”叶天龙咬牙切齿地骂道,同时手忙脚乱地抱住柳琴儿,连忙给她止血包伤口。

  辛西雅和其他的女神战士见状纷纷靠过来,准备向兽人们发动攻击。

  香苓强硬地说道:“在天风战,你和你的女人杀了我们多少的同胞,我只不过是为他们报仇而已!”

  “我要杀了你这个贱人!!”叶天龙将柳琴儿交给身边的个女神战士照顾,自己则挥剑冲向香苓,剑劈下,风雷俱发,炎流涌动,他是真的非常心疼柳琴儿的受伤。

  香苓的神情微微变,据她的了解,眼前这个男人并不是什么有份量的高手,他所依仗的只不过是他身边的那些女人而已,好色无德的男人是资料上的分析,可从他这剑来看,却是绝不输于任何个在场的高手。

  香苓不知道,短短的半年间,叶天龙所得到的进展是别人辈子都可能无法得到的,而且更重要的是,刚才守护圣魔神剑的魔法阵发生异常的变故,当时叶天龙正在和风神之灵月神之灵以及暗黑之魂在水镜阵中讨价还价,这样突然间的变化,让三大神灵的部分力量脱离了神灵的控制,留在叶天龙的身上。

  虽然吃惊,但香苓也是毫不迟疑,个娇躯倒起翻腾,柔软如蛇,间不容发地从叶天龙的剑尖前疾降,翻腾时缩小如猫,翻了匝后左爪前探,人已经到了他的正下方。

  身的紧身劲装,在做这样的翻腾动作时,那包裹不住的丰满身材十分的抢眼绝妙,胸前的风景更是让叶天龙不由得呆了下,但他此时怒火中烧,倒也没有了往日的好心情。

  通体赤红的神器烈火剑在空中毫无凝滞地改变了方向,赤焰爆涨,击向香苓的手臂。

  香苓收势急降而下,脚沾地立即顺势下挫,不跃起反而是伏进向前滚翻。

  声娇叱,香苓的双爪齐出,丝丝的锐劲直撼叶天龙的双腿。如果搭上的话,绝对是皮开肉绽。

  叶天龙双脚紧缩向上翻转,人剑浑然如,划破空间,光华胜过流星,这全身全心的奋力击,挟雄浑的风雷强攻猛压。

  “嗤”地声裂帛声响,香苓虽然见机连翻带退,但还是被烈火剑的剑气划破了大腿,火热的感觉立刻冲到她的大脑,鲜血涌出,湿了裤脚。

  辛西雅她们则和香苓身边的兽人斗在起。这些兽人更不是女神战士的对手,才个照面,就已经有两个兽人高手倒在女神战士的飞电标枪之下。

  这边的交手对于其他人来说,却是毫无影响,他们的注意力全部在那道正发出冲天剑气的大地裂缝上,不少人都纵身掠到裂缝的旁边,意欲察看里面的详情。老实说,他们还巴不得叶天龙伙人和亚素的兽人们斗得再激烈些,人再多死几个,最好的结局是两败俱伤,这样来,他们也就少了两个实力不俗的竞争对手。

  大地隆隆的响声中,裂缝中的光华渐渐升上来,霞光万道中,道白茫茫的云团包裹着把剑形的物体,从裂缝中缓缓浮上来,说是剑形的物体也许不是很恰当,确切的说法应该是道剑形的强光在云气中熠熠生辉,光芒的强烈即使是眼力最好的人,也无法看清楚里面的剑身。

  ※※※

  “这只能是天神所创造的奇迹!!”

  在远处静静观看的俊美男女久久才发出这样的惊叹声,原先看到的山洞竟然会在道强光照耀下凭空消失,好像它本来就没有存在过样,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说出去没有个人会相信的。

  感叹过后,如姬转头看了看身边的白飞虎,后者的脸上也是片的惊讶之色,眼下的情况完全在他的认知之外。

  抬起头来,原本青白色的天空正被片黑暗所笼罩着,蓝白的雷光偶尔在天际闪现,天地似乎要从上方和下方将人们压扁似的。

  如姬突然说道:“是时候了,你要下去吗?”

  “你说什么?”白飞虎呆了下,喃喃地将如姬的话再复述了次,然后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啊?”

  “下去夺那把天命之剑啊”

  如姬正色道:“神剑定就在那道大地的裂缝里面,你可以下去抢了,我在这里助你臂之力。”

  白飞虎的心中动,问如姬道:“你能牵制住这么多的高手吗?”

  如姬莫测高深地笑了笑,道:“我可以为你创造出这样个机会,但最多不超过半刻钟。”

  白飞虎神情大动,颗心不禁跃跃欲试,但经过盘算之后,他还是说道:“等那神剑被拿出来后再说吧。”

  如姬深深望了他眼,没有说话,而是转身对自己身边的侍女说道:“把我的琴拿出来!”

  ※※※

  能想到这点的绝对不会只有如姬个人,在这里的许多人也已经意识到,神剑应该是在这发出光芒的裂缝之中。

  声咆哮震耳,接着个全身包裹在装甲里面,看起来好像是座堡垒的人从乱石堆中跃而出。

  “给我杀!杀!杀!!”

  三声杀字刚落,从他的身后突然冒出了大批身穿血红色战甲的人,人数足有近百名。他们正是尤那亚从血衣队里面精心挑选出来的精锐部队,没有个不是以挡百的好手。

  问剑客他们全部是感觉敏锐的好手,居然没有发现这大批人马的埋伏,不由得大吃惊,但转念想,也就不足为奇了。

  连串的事件接二连三地发生,让他们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又是在如此山摇地动,狂风暴雨中,而且他们的心神又被神剑所吸引,能分心去查看有没有别人的埋伏才怪呢!

  公孙大娘三人看到血红色战甲的同伴发动攻势,也再度向众人进击,而且比方才在洞中更加凶猛。

  下子,众人就感到压力大增。刚交手,身手较差的几个大汉已经被砍翻在地,当下没了声息。

  公孙大娘她们三个人在里面左冲右突,血衣战队的人在外面围攻,双方的配合十分默契。

  问剑客龙堂双雄等人虽然是竭尽全力,接连击毙了好几名血衣战队的人,但他们的身上也添了数道的伤口。

  “混帐东西!!”问剑客怒不可遏,声沉叱,人化狂风急速闪动,身剑合破空发招,同时左手挥,平地响起声炸雷,火焰狂喷而出,黑烟迎风狂涌。

  火系魔法和绝世剑术同时发出,果然声威惊人。冲到他身前三个血衣队武士当即肢断体裂,火烟缠身,惨叫飞跌。

  左肩上道血痕的萧天成虽然言不发,但神情阴沉可怖,手中的碧玉萧发出摄魂的七音,闻者不禁为之滞。

  眨眼间,两具顶门塌陷的尸体倒在他的脚下,都是被碧玉萧击中的痕迹。

  不过他们所面对敌人实在太可怕了,三个经过异常改造的女人,实力几乎达到骇人听闻的地步,如果是不到定程度的攻击,根本对她们产生不了什么影响,而她们出手,就需要全力出招才可挡住。这不禁令他们越打越心惊,这样的情势是绝对不利的。

  混战中,叶天龙他们和香苓方的人早已被分开了,各自陷于和血衣队武士的恶战之中。不过相对的,叶天龙他们要好过些,毕竟十五个女神战士的实力非同小可,加上她们对于联手合击之术十分精通,场恶战下来,反而是血衣队的武士死伤十余名,辛西雅她们却仅仅是添了几道小伤口而已。

  "126"

  雨停了,阳光撕开了半空中的云层,将光线射到这素来阴暗,难见光明的天坑里面,大地的震动也完全止息了。

  但人们之间的恶战却是进行的十分惨烈,血衣队的武士只剩下了近三十名,而他们的对手则是伤亡惨重,付出了可怕的代价。

  龙堂双雄是第个逃离天坑的,他们两兄弟在血衣队武士的围攻下均是身负重伤,而带来的人则全部被公孙大娘她们杀死了。见情势不妙,他们两人心意相通,拚命杀出条血路,含恨而遁。

  问剑客张烈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手下的爪牙已经全部横尸当场,自己也是狼狈不堪,满身是血,萧天成更是腰部被辛蒂的标枪洞穿了,人也几乎丢了半条命。

  香苓在五个血衣队武士的围攻下苦苦支撑,她的脚下有六具敌人的尸体,但代价是她的身上三处深可见骨的伤口。

  她带来的兽人也早已经成为地上没有生命的尸体,其中有几个还是尸骨无存。

  能够重创这么多的高手,公孙大娘和那两个叛逃的女神战士功不可没,如果没有她们三个人的主攻,牵制了这些高手的大部分精神,血衣队的武士不可能让这些顶尖高手吃这么多苦头的。

  说起来,问剑客等人的受伤,都是公孙大娘她们的杰作,在交手中,她们身上发出的阵阵异香,闻在敌人的脑中,会带来战力的减损,但血衣队的武士闻到后却是精神大振,表现出种异常的亢奋状态,杀意也更加强烈了。

  只有叶天龙和辛西雅她们的战绩最好,二十多名血衣队的武士横尸在地,就连那个全身装甲的领队也被辛西雅的枪击穿了他的大腿,让他半天才恢复过来。

  见到这样的情况,公孙大娘三人便转过来全力攻击叶天龙和辛西雅她们,这才将血衣队的伤亡控制住。

  而公孙大娘的加入,给叶天龙和辛西雅她们带来的却是极大的麻烦。

  在公孙大娘她们的协调下,局势渐渐被血衣队的人控制了,加上龙堂双雄的负伤而遁,众人的斗志大减,问剑客他们也开始准备想要逃离。

  对于血衣队来说,现在叶天龙方是他们最大的目标,他们大部分的力量都用在叶天龙方的身上。虽然有辛西雅和其他女神战士的拚死搏杀,但因为要分神照顾柳琴儿,再加上公孙大娘和辛蒂她们三人有着比女神战士更加强横的肉体和武技,让叶天龙他们感到颇为吃力。

  ※※※

  “要不要出去?”雪姬在心中暗暗发问,没有想到这次的任务,遇到的敌人会有如此强大的实力,除了她以外,其他的天忍众,根本无法和这些人对抗的。

  她回头四顾,自己的部下深得藏身的要领,这点是最值得她骄傲的。

  “只有不让方取得绝对优势,这样才有机会!”

  雪姬下了决定,她开始发出暗号,指示干天忍众慢慢向斗场靠拢。

  “叶大人,我来助你臂之力!!”

  把俊朗的声音在斗场上空响起,个白发过腰的青年人飞身而来。白飞虎知道不能让叶天龙他们败落,不然的话,场面将完全被这群实力可怕的血衣人控制住,到那时,神剑自然成为这些人的囊中之物。

  随着白飞虎的出现,阵风雷声在半空中响起,正在全力出手的血衣队武士顿时感到脑门震,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敲打了下。

  全身装甲的领队和公孙大娘他们虽然也感到极不舒服,但心神并没有像这些武士这样乱掉。

  公孙大娘已经听出了这是琴声,她的脑海中猛的闪过个念头,失声道:“不好,大家小心!这是落日风雷!!”

  但她的话是对牛弹琴了,血衣队的武士哪里知道什么叫作“落日风雷”,现在他们的心神已经处于混乱之中,幸亏他们的对手也受到些影响,没有对他们立下杀手,但这样来,他们反而落在下风了。

  正在掠向敌人的白飞虎知道这是如姬在发出琴声,他真没有想到如姬她有这样的绝技,这是几近失传的音杀之术。

  如姬的琴声刚刚发出的时候,突然有群身穿黄铯战甲的人出现在斗场的百步之外,那里正好是处凹陷之地,可以说是绝佳的藏身之处。

  这群人好像是和如姬商量过样,乘场中的人都在因她的琴声魔音而心神不定之际,数十道白光从他们手中武器发射出来,食指般粗细的光柱带着强大的能量呼啸而来。

  惨呼声接二连三,血花飞溅,当下射倒片血衣队的武士。

  这突然间的变化,就连白飞虎也是愣,看到道白色光线急速地朝这边飞来,远远就感到其中蕴含着强大的能量,他连忙中途折向,口气翻了三个身才躲过空中疾射而来,这道足以致命的白色光线。

  再看场中已经是片大乱,人人都忙着躲避这阵突如其来的攻击,再也无暇顾及和对手决雌雄,而当中损失最大的自然是尤那亚的血衣队。因为白色的光线十成有七成是招呼在他们的身上。

  白色的光线不断地从这些人的手中发射出来,打在地上发出阵阵的爆响声,山石乱飞,土块飞溅,片刻之间,众人所站的地方已经是坑坑洼洼,凹凸不平了。

  叶天龙边躲避光线枪的射击,边大骂道:“该死的,费山的人也来凑什么热闹啊!”

  他认出了这些人的来历,领头的那个家伙正是武雄信身边的亲信,那天在吉里曼斯的府上曾经见过眼的。

  几个女神战士掩护着柳琴儿退往边上,经历过上次的遭遇,辛西雅她们已经对这种可怕的武器有所了解,也有了定的抵抗力,所以光枪的射线打在她们的身上也不会再让她们受伤流血,只是被击中后还是非常难受的,这种疼痛时半刻也无法消退。

  看到女神战士为了自己,奋不顾身去挡射来的光枪射线,柳琴儿的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滋味,现在在众人之中,好像只有自己最没有用了。

  “我是不是个拖累啊!刚才在洞中的时候,辛西雅她们也是紧紧跟着自己,竭尽全力地保护自己。”柳琴儿有些伤感地想到,原来自己也是个身手高超的武技好手,可是在这些人当中,却变成个需要时时保护的人了。

  公孙大娘猝不及防,也挨了好几道光线,顿时皮破血现,不过她现在的肉体强悍得惊人,辛西雅她们第次被击中时,所受的伤害可比她要深不少,而她却仅仅是破皮而已,对于她来说,是没有大碍的。

  只是这样来,公孙大娘身上原本就稀少的衣物更加少了,那条短裙也出现了两个洞,形成前后透风的怪模样。

  在短裙的里面,公孙大娘居然只有条细细的布条,根本无法遮盖她的要紧之处,这实在是让人吃惊。

  想到个世家的家主居然会穿成这个样子,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出现,柳琴儿不禁暗自叹息不已。

  “到底公孙大娘身上发生了什么样的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