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打开,就无法得到里面的神剑,可是谁也没有把握破掉这个光幕,搞不好的话,反而要陪上自己的性命,刚才出手的那个大汉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这可绝对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兽人女将香苓的心中突然动,只手探进了怀里,摸上了那颗功能防魔消法的宝珠,据说这是月之神殿的镇殿之宝,妙用无穷,交给她的那个人也没有完全说清楚。

  “说不定它还能派上用场?”香苓的心中暗暗思量,但她不想马上表露出来,因为她可不想和其它人分享神剑。

  香苓她要等无人的时候再试,可站在边的萧天成却是眼珠微动,和声说道:“香苓小姐,麻烦反拿那颗宝珠试下,说不定可以抵消掉保护神剑的光幕。”

  听此话,所有人的心神大动,眼楮全部落到了香苓的身上。香苓苦笑声,道:“我也想这样做,可是这宝珠对此地的光幕毫无反应,显然是没有作用的,而且宝珠的主人曾经说过,如果强行使用此宝珠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大家正在迟疑不决的时候,道身影从来路飘入此地,落地时身子晃,站直时才看出这是个俊美的年轻人,身高腿长,神情俊逸,只是苍白的脸色和沉敛的眼神表明他受了不小的内伤。

  “六爷!”

  “六爷!怎么样啊?”

  傀儡大师门下的那些人见到这个年轻人,连忙围了上去。原来此人便是傀儡大师的第六个弟子楚天陆,出身于楚越的王族,被誉为是楚越的后起之秀。

  “那魔女马上就杀过来了,大家小心!!”

  楚天陆望着众人朗声说道,当他的视线落到装束妖艳滛邪的辛蒂身上,不禁咦了声,“你们”

  众人的心中立时有些明白,楚天陆他们所遇到的敌人很可能是和这两个女人差不多的。

  红色的雾气激荡,道血红色的剑芒掠过,直奔楚天陆而来。来势汹汹,劲气之强让人为之咋舌。

  楚天陆的脸上流露出丝的惊异,因为他在摆脱追杀的时候,在身后布下了三道防御,不想这个女人能够这么快就杀过来了,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苍白的脸上显出阵潮红,楚天陆的手急速在身上交叉拍出。他身边的众大汉早已散开,只有个站到了他的身边。

  “疾!疾!疾!!”

  随着每声的大喝,楚天陆身前的空气均发生怪异的扭曲,最后掌重重的拍在那个站在他身边的大汉身上。

  那个大汉蓦地大吼声,双眼射出怪异的光芒,双手伸,居然抓住了又疾又狠的来剑,同时下面飞起腿,直踹对方。

  “傀儡术!!”萧天成暗暗点头,楚天陆能够练到这样的程度,的确是下了不少的苦功,而且也是很有天赋的。所谓的“傀儡术”其实就是借物施力,它可以将身边的任何活物变成不畏刀剑和魔法的傀儡,最可怕的是,它还可以将对手变成受自己控制的傀儡。

  血色的长剑在大汉的手中稍微的停顿,马上轻轻转,毫无阻碍地斩掉大汉的手掌,刺进了大汉的胸膛。

  振,挑,大汉的整个身躯立时爆裂开来,漫天的血肉之中,楚天陆接下来的攻击变得毫无用处,只有飞身后退。

  受到傀儡血雾的拦阻,追杀的人停下脚步,剑收人现,是个装束和辛蒂她们两个人没有什么两样的美艳女子,唯的区别在于,她的下身多了件短到大腿根部的金色皮裙。

  如果仔细观看的话,这个后来出现的女子比起辛蒂和星娅这两个叛逃的女神战士来,要美艳上许多。如果说辛蒂和星娅她们看起来滛邪多于美艳的话,那么这个女子却是美艳成熟的气质远远胜过了她的装束带给别人的滛荡感。端庄和妖艳会在她的身上成为体,而且还是相当的和谐,这让在场的人都十分惊讶!

  问剑客龙堂双雄以及其它人的惊讶是因为见多识广的他们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女子,而对于柳琴儿和辛西雅她们,这个惊讶却是因为她们认出了这个女子的身份。她就是公孙世家的家主公孙大娘!

  这个时候,大地的震动好象停止了下来,半球形的七彩光幕不住地旋转,里面的那把神剑已经完全失去了剑身,宛如道流动的光线。众人边戒备进来的这个女子,边时刻注意光幕的变化。

  “你!!是嗜”柳琴儿睁大眼楮,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公孙大娘的脸,“真的是”

  为了这张俏脸,叶天龙和龙灵儿还曾经进行了次赌约,所以,不管是柳琴儿还是辛西雅,她们都对公孙大娘这张俏脸有着非常深刻的印象和记忆。老实说,除了现在的这张俏脸还是有点变化的,双颊上浮起的淡淡的血色给人种十分妖艳的感觉。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柳琴儿喃喃地问道,她实在找不出丝毫的理由来推翻自己的观点,眼前的妖艳女子就是公孙大娘!!

  公孙大娘的俏脸上浮起丝怪异的笑容,穿成这个样子出现在别人的面前,如果说心中没有难堪的感觉,那是鬼扯!但这样的装束固然是尤那亚故意用来折辱她们的心志,还有个原因是她们身体所受的改造术要求她们的全身肌肤必须暴露在空气之中。

  而经过这段时间的经历之后,她对于这样的装束,心中居然产生出种暴露的特别感觉,好象是种奇怪的放松和刺激。这是和她从小所受的教育截然不同的观念,可以说是天壤之别,但她却从中得到了种异乎寻常的感觉,这让她感到又害怕又欢喜。

  但现在面对着自己曾经熟悉的旧人,公孙大娘的心中马上升起种难以忍受的羞辱感,自己想竭力忘却的记忆又都回到自己的心头,这种感觉好象是万虫在咬噬着她的心。

  正因为怕见到自己熟悉的旧人,所以她才会让两个叛逃的女神战士去攻击柳琴儿和辛西雅她们,自己则是去暗杀后来进入此地的人,目的就是想避开这两个会带来旧日记忆的人。

  “真是糟糕,居然被她们看到自己这种样子,真是太丢人了!!”

  公孙大娘的心中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大起来,羞愤很快淹没了其它的感觉,看到柳琴儿眼中的怜悯和丝的不屑,杀机便填满了她的胸怀。

  “既然现在已经被奔们发现了,那只好对不起岂们了!”公孙大娘的口中喃喃地说着,手中的长剑举,辛蒂和星娅马上飞身站在她的身前左右,三个人呈三角形站立。

  “小心,她们要出手了!!”萧天成突然大叫声,众人不由得惊。

  公孙大娘已经发动了凌厉的攻势,剑出人斜进,两个叛逃的女神战士则在两边从旁策应,旋风狂飙般的杀过来。

  首当其冲的是龙堂双雄的人,根本没有回招的机会,龙堂双雄的几个手下已经惨叫着向四下飞跌,鲜血飞溅。这交手,龙堂双雄也感到十分吃力,公孙大娘三个人的攻势如狂风暴雨,剑两枪勾挂扫拨挑点蹦绵绵不绝,像是无数个高手同时在进攻般,让他们简直是无从招架。

  没有想到她们三个人联手居然可以发挥出如此可怕的威力来,简直是三个人同时提升了超过倍的功力都不止。萧天成看出了其中的不妙之处,连忙对其他人说道:“如果大家不联合起来,定会被她们三个人各个击破的!”

  其实问剑客和张烈也看出问题来了,但因为自觉是身份高超的名家高手,感到难以挂下脸来请求大家的联手来对付三个女子。现在听萧天成这样说,自然是借此机会下台。

  而香苓和柳琴儿她们两伙人虽然不想加入围攻的行列,可是公孙大娘却不想放过她们。混战中,公孙大娘三人的阵势卷到香苓的面前,个兽人属下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剑击毙,使得香苓也只有出手自保。

  这么多高手的围攻却没有让公孙大娘她们感到丝毫的困难,阵势再转,到了柳琴儿和辛西雅她们的面前,面对要想置于死地而后快的攻击,柳琴儿和辛西雅也只有奋起应战。

  "124"

  “没有办法了!”

  叶天龙暗中咬牙,毕竟要从水镜迷之玄阵中出来的欲望以及想和柳琴儿辛西雅她们会合的念头战胜了其他的想法。但在他的内心深处,不可否认的是,还有个难以抗拒的原因在其中,那就是要得到如月神之灵所谓的举世无双的能力和无尽的生命。

  如果真如这个月神之灵描述的,那简直就是下子拥有强大无敌的能力,成为无所不能的神,而这几乎是每个人的梦想。为了这个目的,王师和风月真君都已经奋斗了百年,叶天龙他却可以很轻松的得到,这不能不说是个难以拒绝的诱惑。

  月神之灵似乎看出了叶天龙的心理变化,她那张罕世未有的娇颜上泛起了丝惊心动魄的浅笑,轻启的樱唇中流出了燕语。

  “相信我,只要个简单的仪式之后,你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做你想做的事情,在这大陆上,再也没有什么人能够阻挡得了你,只要你愿意,你甚至可以改变命运的轮子。”

  “随心所欲做要做的事情!”

  叶天龙在心底轻轻的,反复的念着,他感到自己的心在剧烈的跳动。

  “别听她的话!!”

  个惶急的声音突然在叶天龙的耳边响起,他大讶地四顾,却没有见到有丝毫的踪迹,心中不禁暗自生疑,难道是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见到叶天龙在疑惑地观望,面前的月神之灵眼中掠过丝的异色,但很快就被宽慰的微笑掩盖了。

  叶天龙正准备要举剑立誓,洒血引约,开始与月神之灵的最终约定,耳边再度响起了那个惶急的声音,这次他听明白了,是从他的心底发出的,这让他更加迷惑不解了!

  看到叶天龙的剑抵在手上,却迟迟没有下去,如果没有血的引约,这份最终的神契就无法完成,月神之灵不由得心中大急,她的美目中突然现出两道勾魂摄魄的眼波,恍若有形质的光芒,直射叶天龙的脑中。

  叶天龙顿时感到自己的脑袋微微沉,个声音好像在里面不住的催促他下剑洒血,让他不由自主地动起手来。

  就在这时,叶天龙的身边白光现,他的手微微颤,剑已经划破了手臂,但没有再继续下去,而是个急怒的声音响起。

  “你破坏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居然出手了!!”

  叶天龙循声望去,在他的左边那面水镜中,不知何时也出现了个和月神之灵几乎无二的娇颜,眼鼻口眉全部是毫无差别的,只有内行人才可以从她们的眉宇之间看出两个的差别。

  月神之灵的眉宇之间隐约透露出丝的妖艳之色,而后来出现的这个女人眉宇之间却是片的清正之色,总之这两张娇颜虽然模样无差,但在眼光独到的叶天龙眼中却是表现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味道。

  “亲爱的姐姐,你也出来了啊!”月神之灵柔声说道:“这样来,你也破坏那个约定,我们持平了。”

  “你!!”后来出现的这个女人脸上现出怒容,“你借达克之力要对付我,这也是难怪的,但你居然会在这里使用摄神术对付宿主,这已经是破坏了父亲大人的约定,你不怕引起禁制的反噬吗?”

  月神之灵发出了阵笑声之后,淡淡地说道:“这么多年来,终于让我找到个可以重新复活的机会,我怎么能轻易放弃呢?难道说你就没有心动吗?”

  说话的时候,月神之灵头部以下的身躯慢慢显现出来,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她的身上居然是不着片褛的,但丝不挂的娇躯却是完美无瑕的,如果让某个好色的男人来评价的话,那就是惊心动魄,其成熟迷人的气质无以伦比。

  可能是水镜的作用吧,月神之灵的胴体有如惊鸿现,马上便被层淡淡的水雾所遮掩,这种隐约朦胧的感觉就像是雾里看花,醉人的魔力扑面而来。

  叶天龙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月神之灵现身,突然转头望向左边的水镜,果然不出所料,水镜中的女人也现出了她诱人之至的胴体,时间让叶天龙的心中升起阵眼花缭乱之感。

  似乎是看出了叶天龙心中所转的念头,两个女人的脸上露出了截然不同的神态,月神之灵是巧笑着,用十分愉快的口吻说道:“忘记了向你介绍,这位是我的姐姐,现在应该称她为风神之灵。”

  而风神之灵却是满脸的薄怒,对月神之灵说道:“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然后她用十分严肃的口吻对叶天龙说道:“你不要上她的当,如果你照她说的去做的话,你将会失去自己的意志,完全受到她的控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叶天龙心中惊,转眼望着月神之灵,道:“她说得对吗?是不是真的像她说的那样,仪式完成之后,我会完全被你控制?”

  月神之灵微微笑,并不否认,也没有回答叶天龙的话,只是惋惜地说道:“真是可惜啊!达克你怎么不能再坚持下呢?只要再多牵制会儿,我们就成功了啊!”

  “你这个女人,果然是不安好心啊!”叶天龙怒视着月神之灵,虽然这个女人看起来动人心魄,但想到她居然花言巧语来设计自己,他的心头不禁火起。

  “无知的家伙,虽然你失去了自己的意志,但是你能得到举世无双的能力,可以随心所欲地做想做的事情啊!”

  个声音在叶天龙的心底发出,冰冷有力,每个字都好像是重重落在他的心里,让叶天龙的心神为之摇撼。

  “对于个软弱的人类来说,能得到神的能力和生命,应该是无上的荣耀!”

  最后个字落在叶天龙的耳朵里面时,已经是变成从他的身后发出的。叶天龙转身看,后面的水镜里面居然出现了团黑色的影子,模糊不清,但隐隐约约可以看出是个近似于人的形状。

  从这个人形的影子上还不时散发出阵阵的黑色雾气,让这面水镜看起来是如此的缥缈虚幻,而且这个人影还缩涨不定,有如团在空中摇摆不定的雾气。

  这样的怪异景象,饶得叶天龙的胆子再大,也不禁吓了大跳。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叶天龙心中的惊疑立时脱口而出。

  “我就是你心中的暗黑之魂!”从黑色的雾气中发出的声音不带丝毫的感情,“其实我就是你心中的另外面,而她们两个也是潜伏在你心中的另外个你自己!!”

  这下子,叶天龙是听得满头雾水,这样诡异的情势真是他有生以来从来没有过的,他茫然地指着三面水镜,喃喃说道:“你们都是我,那我又是谁呢?”

  风神之灵正色道:“你就是你自己啊”然后指那团黑色的雾气,又对叶天龙说道:“暗黑之魂达克并没有说对,我们三个人都只是存在于你体内的神灵,受到你身上九炎天脉的禁制,失去了自由之身。”

  风神之灵的番话让叶天龙听得是张口结舌,简直是在听个神话样。但风神之灵说的话点也没有错,其实风神之灵和月神之灵她们就是被创世父神封印的风月两大女神,她们因受到了创世父神的千年诅咒,失去了神的切形体,被禁锢于九炎天脉之中,而作为九炎天脉的千年传承之人,叶天龙的身上自然就潜藏着两个女神的灵命。

  而暗黑之魂达克也就是暗黑族所敬奉的暗黑大魔神,他应该算是个非常不幸的神,在众神之战中,他都没有陨落,但却在玉珠发出的“暗黑启示录”的请求之下,来到人间想要大发神威的时候莫名其妙的被叶天龙的九炎天脉吸收,成为第三个被封印在九炎天脉中的天神。

  作为能力超绝的暗黑大魔神,达克他自然不会甘心情愿被困在九炎天脉里面,于是他便想尽切的办法为的是要返回神界,但这个九炎天脉代表着创世父神的能力,就连风月女神都无法抗拒,他虽然努力了好几次,还是没有成功,但也不能说他没有功效,至少对叶天龙来说,影响是非常巨大的,最后次的努力更是让玉珠也得到了绝大的好处。

  而也正是最后那次的行动,暗黑之魂的魔气惊动了被封印在叶天龙心底的风月两个大女神。受到暗黑之魂的魔气影响,月神之灵的能力开始变得大起来,使得她在和风神之灵的较量中占得了些上风。

  在通常的情况之下,叶天龙身上的九炎天脉让这三个神灵无可奈何,又不能强行破解,因为宿主的强行破坏将使得她们的神魂烟消云散,灵魄俱散。所以直以来,风月两个女神她们只有慢慢影响叶天龙的心,想办法让叶天龙的心真正归向自己方,好打败对方。

  现在有了暗黑之魂的帮助,叶天龙的心开始慢慢朝黑暗的面移动,他在对付青峰山的山贼时所表现出来的就是个证明。

  这次为了寻找圣魔神剑,叶天龙进入了创世父神所设立的四绝守护之阵,他体内的九炎天脉马上和这个守护之阵发生作用,所以他才会在“蜃境迷踪”的阵法中被转移到这个水镜大阵中。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被封印在九炎天脉里面的三个神灵才有机会在水镜中现身。

  于是月神之灵就趁这个大好的时机,和暗黑之魂达克联手,困住了与自己不相上下的风神之灵,然后在水镜中现出自己的头部,想办法来诱惑叶天龙,好让他和自己真正结合,从而得以重返天神界。

  但风神之灵并不甘心受困,因为她知道如果让月神之灵的计谋成功的话,那么她将被自己的妹妹完全打败,结果只能是彻底消失,形神俱亡。只是在暗黑之魂达克的牵制之下,风神之灵虽然意识到情况不妙,也只有先全力以赴摆脱暗黑之魂达克再说。

  由于月神之灵的大部分神意都在和暗黑之魂达克起对付风神之灵,剩余的神意不足以让她的整个身体显现,所以叶天龙看到的她也是个头部而已,就在叶天龙快要坠入月神之灵的圈套之中,风神之灵刚刚腾出了点神意,于是她拚尽全力发出声细微的警告,就是这声的警告让月神之灵心急之下,犯了个错误,将她和暗黑之魂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