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化,七彩的光芒不时闪现,照得众人的脸色也是变幻无常。

  萧天成催促道:“香苓小姐,快点用你的宝珠打开这道光幕吧!”

  香苓望了他眼,不悦地说道:“时候未到,你不想引起这道神圣之光的大爆炸吧?”

  萧天成尴尬地笑,不再多说什么,辛西雅在柳琴儿的耳边低声说道:“这个光幕里面藏有种神圣之气非常强烈的器物,应该是和父神有关系的。”

  柳琴儿大喜道:“这么说来,只要打开这个光幕,这个魔法阵也就可以破解,那么天龙也可以脱困了!”

  辛西雅还没有点头,阵尖利的狂风旋起,漫天的白色雾气急速涌至,将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淹没,阴凉之气顿时迷漫了整个洞窟。

  数声惊叫,突然遇到这样的变化,没有准备的众人自然是手忙脚乱,各自为政,先保护好自己再说。

  香苓连忙掏出了那颗宝珠,试图化解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但她发现掏出这宝珠,反而让自己的身影在浓雾中显得特别明显,成为迷雾中的光柱般,这样的目标实在太明显了!

  只有柳琴儿和辛西雅她们不慌不忙,这样的场面她们已经是见到多次了,她们有条不紊地做好了应变的措施,外围的女神战士收缩,以辛西雅和柳琴儿两个人为中心,里外两圈,布下了严密的防守阵势。

  破风声从白色的雾气中传来,显然是有谁在动手了。声惨叫在这样的态势下显得特别惊人,是香苓的手下。

  因为香苓掏出了光华四射的宝珠,她所在的方位成为被攻击的第点,道寒光划破迷雾,目标正是香苓。

  站在她身边的几个部属见势不妙,马上飞身扑出,在她的身前数刀齐出,想要架开这闪电击。但敌人的实力远非他们所想像的,刀飞人散,血溅当场,个手下当场毙命。

  但经过这样挡,也给香苓有了足够的时间应变,她手将宝珠放入囊中,手亮出支晶莹的八寸长的短剑,剑出风雷动,但见青芒耀目,寒气袭人,光熠熠的耀目光华中,几乎难以看清剑身,只看到青虹的闪缩,如虚似幻,锋芒难辨。

  雾气卷荡中,她依稀听到声轻咦,周身的迫人杀气顿消,似乎这不知名的敌人已经退去,但香苓不敢大意,持剑而立,将全身的六识调到最高,同时悄悄地移动自己的方位,避免再次遭到攻击。

  这时从张烈和问剑客的立身之处也分别传来了声惨叫,沉重的倒地声无疑表明他们也受到了敌人的攻击。

  不会儿,云卷雾消,众人的身影重现,地上多了三具尸体。这下,众人可就有些惶惶不安了,难道这个洞中还有什么为人不知的凶险吗?

  此地已经有了十大高手中的两位,其他人的武技也相去不远,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遭到攻击,而且还是连敌人的模样也无法知道,众人心中的愤怒和惊疑是自不待言的。

  问剑客突然阴恻恻地说道:“张烈,你刚才站在什么地方?”

  听他这么说,众人的目光自然转到张烈的身上,显然问剑客是在怀疑张烈。这也是常理的推断,这么多的高手都在场的情况下,如果还有什么外人能够无声无息地进入,那岂不是说这些人都是浪得虚名了。

  张烈勃然大怒道:“我还怀疑你呢!”他指倒在地上的部下,然后又指香苓身边那个被杀的手下,沉声说道:“他们身上的伤口可以看出来都是剑毙命。论到剑术,在场的可没有个人是出自天剑园的!”

  问剑客的脸色微微变,他最恨别人在他的面前提起天剑园的名字,大陆剑术第二家是他心头永远的痛。众人的眼睛无声地望向问剑客,显然是要他也说出个像样的理由,但问剑客却是冷哼了声,转头不发言。

  萧天成看到众人的情绪有些激动,便出声道:“大家不要中了别人的计谋!路上我们遇到不少的攻击,已经说明了有个可怕的敌人隐身在我们的旁边,如果这个时候我们再自己斗起来,岂不是正中他们的下怀吗?”

  众人默然,仔细想想,萧天成的话不无道理,香苓望了大家眼,冷声说道:“时辰马上就要到了!”众人的心神无不振。

  光幕中迸发出夺目的色彩,丝丝的霞光闪烁,霎时间众人感到脚下的岩石在微微震颤,从地下深处传来隐隐约约的轰鸣声。

  众人正在各自准备之际,突然从来路上跑来了十多个大汉,个个面色惊慌,口中还不停地叫着。

  “魔女啊!妖女啊”

  大家不禁吓了跳,萧天成跃而至,把抓住个大汉的胸襟,厉声喝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汉满脸惊恐的样子,喘着大气说道:“外面有个魔女啊!”

  旁边的个大汉反驳道:“不是!是个吸血女魔!!”

  众人还没有弄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后面跟上来的个大汉已经大叫道:“那是狐狸精!只没有尾巴法术高明的狐仙!!”

  众人更是满头的雾水,这些大汉到底在说什么啊?这时,萧天成的眼睛落到了大汉胸口的绣记上,他噫了声,道:“你们是楚越的傀儡大师的门下吧?”

  听傀儡大师的名号,众人的神情无不凛,位列十大高手的第四位,身的武技固然惊人,更可怕的是他的旷世邪术,让人防不胜防,被楚越的皇帝授予国师的称号,在楚越是有如神般的存在。

  果然,萧天成报出傀儡大师的名号,众大汉无不精神阵,改惊慌失措的样子,胸膛挺,骄傲地说道:“吾等正是国师座下六爷的部下。”

  话音未落,红云乍现。众大汉见顿时大叫起来:“又来啦!又来啦!”

  两道旋风从红云中冲出,纵然是在场众多高手功聚双目,凝神细察,依然只是看到些奇形怪状的朦胧虚影,好像是两个女人曼妙无比的身影,手持的武器难辨剑枪,正化出凌厉的杀招。

  龙堂双雄跃而出,这时候众人才看明白他们两个人的武器,相当的怪异。老大拿的是张伸张自如的盾牌,另外个则是把吞吐不定的套筒金枪,主攻主守,果然是与众不同。

  但那两个身影莫测的女人并不和他们相斗,而是奔向站在边,神情变得十分奇怪的辛西雅,而此时辛西雅旁边正是柳琴儿。

  叶天龙正看得入神,他从水镜中看得十分真切,这两个突下杀手的女人虽然看不清脸面,但可以看到她们的怪异装束。

  两个女人都几乎是全裸的,巴掌大的胯甲堪堪遮住饱满的处,系住这块小东西的就是三条红色的皮带,如果是从后面看过去,那条细细的皮带完全陷入了深深的臀沟中,近乎没有样。

  而这两个女人的上半身虽然说是有胸甲,可是这个胸甲竟然是用红色的细链穿成的,正好套在那高耸的双峰上,而且是只能遮住半,从细链胸甲的缝隙几乎可以将双峰的迷人风光览无余。

  两条同色的链子在背后相扣,使得这副前所未闻的细链胸甲紧紧贴在双峰上面。还有两条同色的链子则是从细链胸甲的正上方引出,和女人脖子上的个红色项圈连扣。

  这样装束的女人看在叶天龙的眼中,第个感觉是滛靡无比!但看到她们手中的武器化作漫天的雷电,那种慑人的气势磅礴之极,叶天龙不由得惊叹不已,这绝非般的高手可以发出的,时间甚至于让他想到只有王师和风月真君来了才能接下这样的攻击。

  心中正在焦急万分之际,水镜突然闪过道白光,所有的影像全部消失,叶天龙顿时大叫起来。

  “现在你知道我的能力了吧?只要你能得到月神之力,就可以去救你的女人!”

  水镜中的月神之灵趁机向他威逼利诱,劝叶天龙接受自己。

  “这个魔法大阵是没有人可以破解的,但是你我的结合却可以完全掌握这个魔法阵的运转,而且阵心处的圣魔神剑也自然成为你的囊中之物。”

  叶天龙完全呆住了,这样的诱惑不可谓不大,虽然他不喜欢将自己的身体交给个不知底细的月神之灵操作,但想到柳琴儿和辛西雅她们现在的处境,再想起那把象征着天命的圣魔神剑,他的心更是霍霍直跳。

  “我该怎么办呢?”他时间陷入迷茫之中,但时不我待,叶天龙必须要作出个选择,这真是艰难的选择啊!

  "122"

  法斯特历五三七年十二月二十日,当第缕晨光照在青峰山的天坑里,填满天坑的阴霾似乎是被撕开了道口子,让人感到些许的暖意。

  从白飞虎所站的地方可以十分清楚地看到天坑里面的情况,这是正对着乱石区和那个神秘洞口的半山腰处方圆不足三丈的挑崖,而从天坑向上却是无法看到此地的情况。

  “如姐,我们为什么不下去呢?”

  望着安然坐在边的如姬,白飞虎有些不解地问道。在明艳照人的如姬身边还站着四个长身玉立,甜美可人的俏侍女,虽然她们还是二八的芳龄,但白飞虎知道这些少女的身手远远超过她们的年龄,就在方才上来的时候,从她们的行动中他已经非常清楚了。

  如姬微微笑,樱唇轻启,吐出有如仙乐般的声音,悠然道:“小白,为了这把神剑已经这么多的人在里面拚死拚活,我们何必要凑这个热闹呢?”

  没有想到从美丽的女人口中说出的答案竟然是这样的,白飞虎的神情明显的滞,俊脸上泛起了丝苦笑。

  “如果不是为了这把传说中的天命之剑,那我们为什么要赶到这个地方呢?”

  如姬的目光落到了远处青山上不住飘动的浮云,语气之中带着如谜的口吻。

  “小白,你老实告诉我,你想得到这把圣魔神剑吗?你相信得到这把神剑就可以得到天下吗?”

  白飞虎想了想,也十分认真地回答道:“我真的不知道。古老相传,这把创世父神所用的圣魔神剑就代表着天命,得此神剑,便是创世父神为后世所预定的天命之主,将成为这片大陆的主人。”

  听到白飞虎这样的回答,如姬微笑起来,她收回了远眺的视线,双明眸转而投到了白飞虎的身上,眼中闪动着动人的光彩。

  “我知道男人的梦想,毕竟这把神剑有着这样的天命传说,如果你敢说自己不动心的话,就是在骗人了。”

  白飞虎赫然而笑,他知道如姬定还有别的话要说,便望着她那张美丽动人的笑靥,留心听她往下说。

  “如果说是个无所有的人得到这把神剑,他难道也会成为大陆之主,天下第人吗?”

  如姬用种奇怪的语气说道:“就算这把神剑具有神鬼莫测的能力,但在如今的世态之中,光靠这把神剑就可以统大陆吗?就算神剑具有强大的力量可以征服任何人,但能靠神剑来管理治下的人民吗?”

  白飞虎显然没有料到这个美艳无匹的绝世佳人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也不禁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要想成为真正的天命之主,就需要具有天命之主的器量,要不然,得到神剑反而是种可怕的灾难。”

  如姬好像是自言自语般,轻轻地说着,但对于站在她身边的白飞虎来说,已经是相当的震动。他望了下面的洞口眼,然后慢慢地说道:“如姐是想看看到底谁会是真正的天命之主吧?而我,早已不在这个行列之中了!”

  如姬轻轻摇头,道:“我并没有这么想,如果你也要下去的话,如姐是会支持你的,但这不是个好办法。”

  白飞虎也是个心智过人的高手,自然知道如姬的意思,他们先在这里坐山观虎斗,等下面的人斗得两败俱伤之后,再检个好时机插手。根据如姬所收集到的情报,这次参加的对手个个身份高超,有十大高手中的几个,其他人也具有不输于十大高手的实力,因此采取这样的方法应该是上上之选。

  虽然他对自己很有信心,又拥有上古的神器“银之手套”,但看看下面的阵势,他也知道这次的神剑出世,所惊动的人具有何等的身份和实力。

  但对于如姬来说,她其实还有另外个念头,这次的神剑出世惊动了大陆顶级的高手,可以说是大陆上的风云人物全部都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虽然说她心中并不完全相信神剑的传说,可对于所谓的神剑选择天命之主,她还是感到十分的好奇,可以说她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些想以此为根据,判断下今后大陆的变化。

  和如姬她们怀有同样的心态的,自然还有别人,而这些人的首领是个身材玲珑娇美的女孩,从她的年纪绝对不会超过二九佳期。对于她和她的部下,整个大陆上能够认识的人应该不是很多,甚至可以说属于非常罕见的。

  这些人就是来自异国东倭的神无月小雪和她的天忍众,而在知道天忍众的外人眼中,雪姬才是这个神秘女首领的名字。

  才踏入天坑,雪姬就发觉到这个地方的重重杀机。她早就知道这次的委托的艰巨性,但委托人所付出的代价十分惊人,让她难以拒绝。到了这里,她才知道其中的困难远远超过自己的想像,为了最大限度的减少属下的损失,她便采取这个最保险的办法,静观其变。

  如果说埋伏在洞口的尤那亚部下那些血衣队精锐人马是等待蝉出现的螳螂,那么雪姬和她的天忍众,以及如姬和白飞虎她们就是那躲在后面的黄雀,只是洞里那些人会乖乖的当那不知死活的蝉吗?所有的这切,此时此刻没有个人知道,而且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最正确的。

  ※※※

  与此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武安境内,在加普亚高原宽达百十里的正面上,法斯特的大军分成三路,海鹰扬的鹰扬军团在中路作为进攻主力,兵锋所指正是武安西部的第座重镇盖纳城。

  数十万的大军踏上武安的国土已经有五天了,可是路上竟然没有发生过次的战斗,甚至就连个武安的士兵都没有看到。虽然法斯特的士兵对自己军队有着无比强大的自信心,相信定可以击败任何的武安军队,但现在这样的情势实在有些不同寻常,确切的说法是,非常的怪异!

  “武安的人到底在想什么?”飘扬的旗帜下,海鹰扬微微扬起那张俊美得近乎完美的脸庞,眯起眼睛望着远方武安的山水,喃喃地说道,“难道说他们已经决定放弃抵抗了吗?”

  大军沿途上经过的几个武安的村庄,里面早已是人去楼空,每个村庄的人显然都是在非常匆忙的情况下离开家园的,地上甚至还可以看到掉下的衣物和器皿。但经过追踪专家对痕迹的检查,发现他们离开已经二三天,但这些人将所有能够带走的东西全部带走了,这说明了这些武安民众的撤离是有组织,按计划的。

  直跟随在海鹰扬身边的鹰扬军团随军参谋艾顿望着自己俊美的主将,提醒道:“也许武安人在前面的某个地方集结了庞大的军队,正等着我们呢。”

  海鹰扬的嘴角泛起个优美的弧度,他知道自己身边这个随军参谋向都是持谨慎态度,但正是他所需要的。

  “楚越和英西的军队也进入武安了吧?”他看了看队伍的前面,那里骑快马正急速地朝这边驰来,是他派出去的前哨部队的游骑兵。

  “这个时候出兵武安,楚越和英西的军队比我们更困难。”艾顿有些担忧的对海鹰扬说道,“其实我们和他们两国的军队是根本无法统行动的,武安的西部现在应该下雪了,而它的南方却是刚刚进入雨季,这都是行军的大忌啊!”

  海鹰扬的眼睛盯着那个疾驰而来的男人,漫不经心地点头,道:“这个季节出兵本来就是次很大的冒险,但天气的影响应该是对双方都是相同的。”

  “但是对于进攻的方影响会大很多的!”艾顿坚持地说道,可他的话被来骑的消息所断。

  “前方维尔拉巴山地发现武安的军队!”疾驰而来的骑兵大声的说道。

  海鹰扬和他身边的所有将领无不精神振,期待已久的敌人终于出现了,这次的大规模出征,如果直没有遇到什么敌人的话,就像是记重拳打在空气之中,会让人十分难受,而且更重要的是,如果直持续这样的情况就会让士兵们变得疑神疑鬼起来。

  海鹰扬带着他的随从快马加鞭赶到维尔拉巴山地,看到在自己的队伍面前是排成个方阵的二千名武安的重装步兵,他们所守的山地刚好是扼守加普亚通往盖纳城的道路。在他们的两边都是深深的大裂谷,根本没有可走之路,武安军在这里设立关隘是非常明智的决定。

  这个方阵的重装步兵背后就是巨石垒成的兵垒,厚实的城墙足足有三丈高。从海鹰扬的方向望过去,可以隐约看到城墙上的弓箭手。

  号角声响起,鹰扬军团的第波攻击开始了。受到地形的限制,海鹰扬派出的也是个二千人的重装步兵方阵,他们将盾放在自己的头上,迎着从堡垒的城墙上蜂蝗般的箭矢,不紧不慢的,十分沉稳的朝武安的方阵进击过去。

  到了双方的标枪可以到达的射程距离,双方都不约而同地大声呐喊,标枪好像雨点般的落下,打在士兵的装甲上,发出沉重的响声。

  双方在试探性的远程攻击之后,马上转入短兵相接的阶段。枪和枪在空中猛烈地交集着,盾的撞击声,人的喘息声,组成了战场上最强的音符。

  在这样的场面中,飞溅的鲜血成为最常见的景色。但落到地上的热血会马上被干燥的高原黄土所吸收,除了颜色稍微深点外,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由于有背后城堡的掩护,武安的士兵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勇敢,而武安的重装步兵在大陆上素来有强悍的勇名,在保卫自己的国家时,他们将这种强悍的勇名发挥得淋漓尽致。

  站在方阵前列的全部是最精锐的士兵,因为他们是整个列队的队长,就像是剑的剑尖样,是冲锋陷阵的尖刀。在第次接触之前,他们手中的标枪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