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地交泰的能量提升,将心满意足的柳琴儿放在边,他的目标开始转移到早已情动不堪,娇躯滚烫的玉珠身上。

  心愿得偿的玉珠无比激动的抱紧身上的男人,四肢紧紧的缠绕着他,虽然动作生硬,但却是情无比的像方才柳琴儿那般逢迎着,让叶天龙尝到了另外种风味的快乐。

  这夜,叶天龙的情欲高涨,接二连三的将玉珠和柳琴儿送上快感的巅峰,直到两女再也不能承受为止。

  被眼前惊心动魄的大战所惑,按捺不住心中的欲火,于凤舞也不顾自己是初夜,硬挺着身子承受了叶天龙最强烈的爱欲。她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举动虽然给她带来了极度的快感,但也让她尝到了苦头。

  第二天,于凤舞因为下体实在红肿得厉害,不能下床了。为了不让这羞煞人的事泄漏出来,她还要骗众将说昨夜偶感风寒。这可是于凤舞第次生病,众人纷纷前来探望,结果害得把门的金凤卫连连挡驾,口舌都说干了。就为这事,于凤舞被柳琴儿和玉珠笑个半死,成为日后她们闺房的笑料。

  "13"

  就在叶天龙意气风发,和三女狂欢的夜晚,在帝都艾司尼亚,个身材高瘦的男人轻手轻脚地推开书房的门。

  四壁都是摆满书籍的高大书架,不是很大的房间正中有张宽大的书桌,左右两个柔和的明灯承担了室内的照明。地下铺着又厚又软的地毯,踩在上面就像是踏上了白云之端。房内隐隐流动着龙涎之香那沁人心脾的幽香,这是只有王族方可拥有的禁物,所有的切无不说明了这房间主人的高贵。

  “科比斯,有什么事吗?”坐在书桌后面的英俊男子攅起头来,眼睛中神采奕奕。

  “殿下,秘风传来的确切消息,列特出兵了。”科比斯恭敬地回答道。

  “喔,亚素的狮子王终于忍不住了吗?”被称为殿下的男子喃喃自语道。

  科比斯用敬佩的眼神望着他,这个男人有着可怕的头脑,这对他的敌人可不是件好事。他看过太多的人因为眼前这个男人的缘故,被打入万劫不复的地步。这个男人总是用极其精密的算计,最完美的步骤来达到他的目的。

  “殿下,正如您所说的,凤舞军团将遭遇它成立以来最大的挑战。作为大陆上最强悍的部队,亚素的兽人们肯定会让那个女人吃尽苦头的,而且”科比斯停下来,望着自己的主君那张俊美的脸庞,“根据细作的报告,列特居然请到了天机族的鬼大师为他制造武器,只是那武器是绝对的机密,我们没有办法得到详细的情报。”

  殿下拿起了桌子上的个玉美人,这个尺二高的玉美人洁白无瑕,温润细腻,实为稀世珍宝。而且它的脸庞美丽无匹,似乎是活活的小人般。也只有科比斯知道这玉美人是完全按照于凤舞的相貌和身材所制的,它是殿下花了巨大的代价,请代巨匠“妙手天工”用了三个月的时间精心雕刻而成的。

  自从这个玉美人雕刻完后,就直摆在这个机密的书房里,而且是每天对着殿下,当殿下有空时,就会细细摩娑番,也因为这个缘故,科比斯才深深知道这个让帝都无数的美丽女子着迷的殿下也是个用情至极的男人,可惜天不遂人愿,足以让所有女人心动的他却连于凤舞丝毫的情感都得不到。

  不过现在终于是有了这个机会,所以他定要努力争取,绝不会让机会从自己的手上溜走是这个男人最大的优点。

  “于凤舞的使者肯定已经在路上了,是不是下令让鹰扬军团出兵?”

  英俊的男子无声的笑起来,他的手温柔的抚摸着玉美人的脸颊。

  “这个充满魅力的笑容定会让帝都艾司尼亚的名嫒淑女们心醉不已的。”科比斯不禁胡思乱想起来。

  “不用了,亲爱的科比斯。我已经让鹰扬军团上路了。”英俊男子的话打断了科比斯的思路。他充满信心地望着天风平原的方向,道:“美女战神,你的不败英名应该到此结束了。真想看到你失败的样子,也许只有这样,你才会考虑到需要个坚强的依靠吧!我好想把你抱在怀里啊!”最后的话已是低不可闻了,像是在对眼前的玉美人说的。

  科比斯知道现在没有自己的什么事了,他恭恭敬敬的弯腰施礼后,就像来时般的无声无息的离开了这个极其舒适但却让他感到有种无名压迫感的绝密书房,他知道现在殿下根本不会在意他的离开。

  殿下用极富深情的语气对着手上的玉美人说道:“第句话我应该怎么对你说呢?是责备,是怜爱,还是”他突然笑了起来,摇了摇头,将玉美人放回的原处。

  然而四天后传来的消息让他们跌入了失望的深渊,于凤舞的大破亚素的兽人,在短短的两天内,将凶悍的兽人大军打得落花流水,是役共消灭了近二十万兽人,而法斯特军仅仅伤亡了万余人,简直是奇迹般。武安军由于损失了最厉害的大将和精锐的师团,时国力大减,已经向法斯特派出了求和的使者,正在往帝都艾司尼亚的路上。

  科比斯从来没有见过像听到这个消息时他的主人那可怕的脸色,英俊的脸扭曲着变成片乌青,连摔了三个玉杯。后来据下人说,殿下他那天晚上把他的两个宠爱的女人整整折磨了大半夜才沉沉醉去。

  就在这个时候,叶天龙的名字才传入了他们的耳中,科比斯开始详细的调查这个突然间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男人,在对付个人之前,定先要将他的底细了解的清二楚。这是他们能够无往而不胜的基础。

  然而对叶天龙来说,接下来的日子真是快乐无比的天堂。他几乎整天都和美女厮混在起,比他在西江时不知要舒服多少倍,因为这些美女个个千娇百媚,温柔似水,让他完全忘记了现在是在前线军中。但他也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将丽蝶推荐给了于凤舞。知道了她的可怜遭遇之后,于凤舞当即答应将丽蝶收入自己的帐下。

  ※※※

  武安国的都城普瓦沙,人口近百万,是大陆上七大名城之。

  普瓦沙的城南是百姓止步的王宫所在,条流经城南的河水将城南与其他部分划分开来。在城南除了王宫以外,还有为数不多的权贵府第,这些都是武安国内的最有权势的大臣才可以拥有的宅地。

  从天风平原大败而逃的朱德钧就住在城南的处府第里。当时火起的时候,朱德钧刚好接到了报告说老将军古帕被刺杀在寝帐里,连首级都被割去了。他正在喜忧参半,喜的是这下子军队就落入了自己的掌握之中,少掉了最有力的反对者,自己就可以按照原先的计划进行布置了,忧的是居然敌人可以摸到大营的内部,刺杀军之主帅,这么说来自己面对的敌人实在太可怕了,今后可要越发的小心才好。

  哪里知道还没有等到他招集众将宣布主将易人的消息,突然间营中大乱,无数的敌人从四面八方狂涌而入。这些可怕的敌人个个凶悍无比,身高腿长,敏捷迅疾,出手又快又狠,往往几个武安士兵都敌不住个。

  终于从他们脸上的花纹以及大旗上看清楚了自己的对手居然是亚素的兽人豹兵。原本就心中慌乱的武安军这时又发现自己的主帅居然已经身首异处,对兽人的恐惧感顿时爆发了,有些人不再理会长官的号令,开始逃离战场。

  而兽人也不追赶逃兵,只是边放火烧营,边攻击那些负隅顽抗的武安军,这样的结果是越来越多的武安军失去了战斗的意志,军心就像是道千里的大堤,只要有个小溃口,就会导致整个的崩坏。现在的武安军就已经陷入了这样的境地,失去斗志的士兵四散而逃。

  朱德钧本来还要抵抗阵,可他遇到了个强大的敌人,个豹族的女将,后来他才知道这个女人就是有著“三绝女将”之称的香苓。

  老实说朱德钧的实力确是不凡,强悍的豹兵在他面前也不过是三两招的事,所以才会引起香苓的注意,打马上前与他交手。

  两人来往了六七个回合,倒也不分胜负,但香苓不想这样耗下去,她看准时机,突然拨转马头佯装后退。

  等到朱德钧上当纵马上前追杀时,香苓突然个转身,素手扬,银光闪过,朱德钧就觉得右肩头阵剧痛,扭头仔细看,原来自己的肩头插着枝短箭,没有尾翼的短箭还在微微的颤动。

  这箭顿时将他的雄心打掉,无心再战的他只有加入溃败的阵营。

  灰头土脸的朱德钧逃回普瓦沙后,并没有受到严厉的惩罚,因为他不是军队的主将,败北的责任归不到他的头上,但自觉无脸见人的他也只有躲进了自己的府第,借口要养伤,谢绝切客人的来访。

  但没有修养几天,他就被召到了七公主殿下的面前。

  接到这个传召时,朱德钧的心中是颇为忐忑不安,不知道这个手握武安实际权力的女人会怎么处置他?

  在武安的朝中,大家都知道极受国王陛下宠爱的七公主现在控制着朝政,而这个年纪不过二十四岁的女人也的确表现出了出众的政治才能,她的精明和狠辣弥补了徒具仁爱之心的国王的优柔寡断。只是明眼人士也看出了这个女人对权力的过度热衷,这对于武安国来说,也许并不是好事。可有心无力的他们也只有看的份,根本无法插手,因为对权术的运用,这个女人足以做他们的老师了。

  出乎朱德钧的意料,七公主是在内厅接待了他,并没有对他的失败提出过多的指责,反而好言安慰了几句。

  这让他感到意外,同时也感动不已,时大有肝脑涂地以报主恩的感激。

  话锋转,七公主突然问道:“你知道我们和法斯特议和的事吗?”

  朱德钧望着公主殿下那张清秀柔和的脸庞,时不知道该怎么说,呆了阵才说道:“卑下还不曾听说!”

  “是吗?”七公主点点头,淡淡的说道:“现在两国准备结亲,我国的个公主要嫁给法斯特的二太子!”

  “什么?”朱德钧不禁愣,他的脑筋实在转不过弯来,怎么几天工夫变化如此之快。

  七公主并没有理会他的反应,而是接着说道:“现在已经定下来将秀公主送过去。如果你的伤不碍事的话,我想让你带兵护送。”

  “卑下定尽力而为!”朱德钧施礼应道。

  停了下,他犹豫的问道:“殿下有何”

  七公主微微笑,说道:“果然是个明白人,这才是我选你的原因之。”然后她低声说道:“我也会同前往法斯特的。”

  朱德钧心中震,他实在不明白公主殿下葫芦里的闷药,只有愣愣的望着。

  七公主望着自己的头号手下,心中颇为得意自己的绝妙计划,她最喜欢让别人看不出自己的打算,不要让自己的手下人完全了解计划,这是她控制下属的个法子。

  她缓缓的说道:“这次要借助你的高超剑术,可不许再像出战天风样。”

  朱德钧对自己的剑术倒真有极大的自信,毕竟是出身于大陆最富盛名的天剑园,在武安的国内也很难找得出比他高明的剑手了,他连忙唯唯而应。

  七公主满意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你到法斯特后,就留在那里,当秀公主的护卫。”

  见他还是不明白自己的意思,七公主轻轻说道:“法斯特的二太子是个性格软弱的男人,又好色好酒”

  朱德钧恍然大悟,说道:“公主殿下您是想”

  “不错!”七公主说道:“既然从外部难以解决,就从里边想办法。”

  “怪不得殿下您也要亲自出马!”朱德钧不禁击节叫好。

  “所以你现在去做好准备,多召些身手高明的人才,这样带去法斯特才好办事!”七公主说道,“记住要可靠的人。”

  “卑下必定不负殿下的重托!”朱德钧兴冲冲的答道。

  ※※※

  于凤舞开始指挥士兵在架设着魔导之炮的山上建设城堡,因为有着敏锐的军事目光的她知道只要在这里控制住这些威力巨大的魔导之炮,就可以把这个战略要地牢牢地掌握。

  大湖地区地处要冲,无论是亚素还是武安,他们要到法斯特,首先就要经过这里,而法斯特以这个地方为基地,进可攻击两国,退可稳守。

  将这事交待下来去后,她除了指点丽蝶的兵法和武艺外,其他的时间就是和叶天龙在起,享受爱郎带给自己的无边快乐。在叶天龙的滋润下,于凤舞越发的美丽脱俗,那让人不敢仰视的绝世艳容连瞎子都可以感受得到。凤舞军团的某些人已经隐隐知道他们的战神正沐浴在爱河里,对那个幸运儿真是嫉妒若狂。

  有了不死之身的丽蝶在于凤舞的指点下,进步神速,而她对兵法的领悟连于凤舞也惊叹不已。于凤舞认为假以时日,丽蝶的指挥能力有可能超过自己。因为丽蝶居然对阵战有天生的敏感,能轻易地看出阵势的弱点和缺憾,加上她怀着要为姐姐报仇的强烈信念,驱使她更加努力地学习提高。

  几天下来,丽蝶的变化是极其明显的,只能用和以前判若两人来形容。她除了在叶天龙面前还流露出小女人的温柔模样,众人眼中的她完全是个坚强冷静的冰美人,明眸中的森冷神色将那些想追求她的将领们吓得落荒而逃。有时甚至连教她的于凤舞也暗自心惊她的渞厉气势,那是要在战场上摧毁切的燃烧斗志。

  半个月后,从帝都艾司尼亚回来的使者带回了法斯特皇帝安德列三世的旨意,召在此次战役中立了大功的叶天龙进京受勋。众人都明白叶天龙将马上升任万骑长了,说不定还不止这样的奖励,不管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怀,军中的众人都纷纷向叶天龙道贺。

  说实话,叶天龙还真舍不得离开于凤舞,这样的绝代佳人举世无双,天天抱着都不嫌累,这半个月来,他已经习惯了抱着她丰满绵软的娇躯入眠。时叫他离开于凤舞那温暖的怀抱,还真不舒服呢!但于凤舞是凤舞军团的主帅,不可能丢下大军随他进京的。可是于凤舞并没有分离的难过,在照例和他渡过个情缠绵的消魂夜后,给了他个意味深长的回答,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这话让他摸不着头脑,但皇命难违,叶天龙也只有带着满怀狐疑踏上了前往帝都的路。

  这个时候的叶天龙还不知道,天风战役的大捷已经完全改变了他的命运,摆在他面前的将是条无法想像的道路,而他此去帝都艾司尼亚,就是打开了那扇未知的门。

  "14"

  接到法斯特皇帝的旨意,叶天龙本想只带着玉珠回到了帝都艾司尼亚,但于凤舞坚决不肯,连柳琴儿也吵着定要跟来,在于大美人的娇嗔软语下,叶天龙只好乖乖就范。结果他身边就有了大批人马随行,都是于凤舞精选出来的金凤卫,带队的就是金凤卫的队长柳琴儿。

  将行两天,叶天龙便尝尽了众女环绕的滋味,他简直就是跤跌到众香国般。不但是玉珠和柳琴儿对他百依百顺,有求必应,就连于凤舞的帐下八卫也是任其所为,让他尝尽了千般温柔,万种风情。

  于凤舞的帐下八卫都是于凤舞精心培养出来的贴身女侍,个个年轻貌美,身手不凡。将于凤舞视为天人,发誓要追随她辈子的八卫对这位未来的姑爷自然是竭力服侍,唯恐不周。

  这路上,叶天龙真可说是胡天胡地,乐不思行,只愿常住温柔乡。常常兴致来,便扎下营来,和众女荒唐番,尤其是柳琴儿和玉珠被他弄得整日慵懒不堪,连骑马的气力都没有了,整天待在车上,而叶天龙则是意气风发,精神抖擞地骑马跑前跑后。

  有时连八卫也奇怪她们的小姐是不是找错郎君了,这个姑爷简直不是人,但想到他在自己身上的放肆作为,带给自己的无上快美,又难免心中甜,不,应该说他是超人才对。

  就这样,原本半个月的路途,叶天龙他们足足走了个月。快到帝都了,叶天龙才稍稍收敛些,按照正常的日程,昼行夜宿。

  这时玉珠和柳琴儿才松了口气,但又怀念路上的时光,她们也真是矛盾,既想得到叶天龙的宠爱,又怕被他弄得死去活来,爬不起床,这传出去不知多羞人。她们也觉得叶天龙越来越厉害了,她们和帐下八卫全都投降了,他还是精力充沛的样子。

  再快乐的旅途也有尽头,叶天龙他们终于到了帝都艾司尼亚。

  法斯特的帝都艾司尼亚是风月大陆上有数的大城,方圆近八十里,人口二百多万,在它的四周还建有四座卫城,分别守护着艾司尼亚的四个城门,每个卫城中驻扎着两万精锐的城卫军,据说在艾司尼亚建成之后,从来没有被攻克过,号称“不落的坚城”。

  叶天龙他们通过长长的卫城,到了帝都的北门,宽阔的城门大道足以容纳十几骑并行。路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派繁荣昌盛。此时法斯特的国力达到了顶峰,大陆上的各国均对此羡慕不已。

  站岗的城卫见叶天龙他们鲜衣怒马,人人都挈带武器,忙上前示意要他们停下来接受检查。走在前面的八卫中的老大大凤便下马向他们出示证件,告诉他们是外出军人奉命回都。

  那个小队长上下打量着大凤被紧身战衣包裹得曲线毕露的惹火身材,然后望着她的俏脸,涎着脸道:“好漂亮的女人,你也会舞剑挥刀吗?”说着,还伸手去要动她挂在纤腰的宝剑,“你的剑不是假的吧?”

  大凤不悦地退了步,轻巧地避开了他意图不轨的手,娇叱道:“你放尊重点!”

  “喝,还挺灵活的吗,看来是有两下子。我喜欢!”那个队长邪笑声,突然将脸扳,“你不知道到了帝都城门要下马慢行的吗?”

  大凤愣,不禁奇道:“这是什么时候的法令?”

  “去年就发布了,你不知道?”

  “那他们为什么可以?”大凤指了指从旁边骑马疾驰而过的队人马。

  “他们是有爵位的贵族的队伍。”队长不耐烦地说道:“我怀疑你们有问题,要好好检查检查!”说话间,几个城卫兵便围了上来。

  在旁冷眼相看的叶天龙不由火起,正要策马上前。原本在车内的柳琴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