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西王座下的第谋士萧天成,虽然不列在大陆十大高手之中,但他的武技连十大高手中的不少人也为之忌惮。”

  叶天龙点点头,视线转到另外伙人身上,霎时他的眼睛亮,双眼爆出了异样的神采。

  这是个身穿豹纹紧身装的女郎,双十的年华正是成熟的时候。双杏眼水汪汪的,白里透红的芙蓉脸蛋吹弹得破,美艳俏丽的娇靥让人难以自持。

  但最为吸引人的是她的身材,高挑健美,胸臀丰满,蜂腰握,可以说是曲线美得有些让人咋舌!特别是紧身的豹纹衣将酥胸前的成熟果实尽现无余,沉沉坠坠的,真令人直咽口水,恨不得狠狠地咬上她口才过瘾。

  柳琴儿也正在看着这个女人,这时随口问道:“她是谁?”

  “三绝女将香苓。”计无咎接口道:“亚素豹族的第高手。她身后的应该是亚素兽人的好手吧。”

  说罢,他略带不安地对叶天龙说道:“大人,人越来越多起来,看来知道这里的人还真不少,必须速战速决,免得又有人来,就麻烦了。”

  计无咎说到最后的时候,声音不轻不重,刚好让在场的其他几个高手也听到,因为他知道这些人虽然看起来都在盯着洞口的较量,但他们也会在暗中把注意力投到在场的别人身上,特别是自己这方深浅不知的对手身上。

  显然是计无咎的番话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张烈率先说道:“不错,如果说我们这么多人居然会连个洞口也进不去,那岂不是会被别人笑掉大牙!”其他人的脸色也微微动,显然是也有这种想法。

  刚刚达到的两批人马已经将全场的情势望在眼中,萧天成轻咳了声,道:“要破火魄离龙,只有两种办法,要么用与之相克的水之神器,要么用同根相济的火之神器,别的武技拿这种属于火灵之物毫无办法的。”

  说着,他拔出了腰间的碧玉萧,朗声道:“斋主不如暂且退下,让不才来试试看吧!”

  叶天龙心中有些明白,看来这个家伙手中的碧玉萧是水系的神器。他猜得点也不错,萧天成手中的碧玉萧乃是具有水系魔法属性的神器,名叫“碧水潮生”。

  萧天成能口说出用来克制火系的火魄离龙的两种器物,应该说他的见识委实不凡,不过他没有料到的是,这火魄离龙原本是被设置在此地,连同其它数道神奇的禁制起,作为守护此洞的神物。在计无咎他们取走镇魂旗之后,整个山洞的禁制才被发动了。

  可惜的是镇魂旗已经被叶天龙的烈火剑所毁,成为面毫无用处的旗。

  问剑客的剑势收,让过了纵身上前的萧天成,个起落便退到八尺外,悻悻地说道:“这个东西是有点怪异,明明将其斩成数段了,可它毫无反应,震散了都可以重新恢复原貌。”

  叶天龙突然想起事,奇道:“难道不可以直接轰开这个洞口吗?神剑反正是藏在里面,只要能进去就可以了,何必要费老大的气力去收服这条鬼东西呢?”

  计无咎还没有回答,旁的张烈突然接口道:“很明显,神剑的所在之地定有个玄秘的魔法阵守护着,说不定关键就在于洞口,这种魔法阵的破解可不能用强攻的办法,万引起不好的后果,那就麻烦了。”

  看到叶天龙瞪着自己的眼睛非常不友好的样子,张烈笑了笑,续道:“我知道你来青州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我,但我们双方现在都是为了神剑而来的,至少在见到神剑之前,我们双方先不要动手。”

  叶天龙暗道:“鬼才相信你的话!只要找到机会,你小子绝对是会动得不亦乐乎!”但他表面上还是副深有同感的神情,只是心中早已拿定主意,要将先下手为强奉为第要旨,时刻留心这个家伙的举动。

  萧天成连发了三道真气,催动手中的碧玉萧,真气顿时化作惊涛骇浪,数道蕴含强劲真气,手指般粗细的晶莹水柱立时出现在空中,有若蛟龙出海,伴随着碧玉萧的八音齐飞,急速射向在洞口盘旋飞舞的火魄离龙。

  火魄离龙那近乎白炽的身子蓦地变成暗红色,似乎是被碧玉萧所发出的水柱所压迫,水火相交处的空气发出嘶嘶的声响。

  随后,炎热的气流四处溢散,整个火魄离龙萎缩成团,身上的光芒有如风中之烛,摇曳不定。

  见到自己的攻击奏效,萧天成便加紧了真气的运用,不住地催动劲气,空中的八音越发的急促起来。他要试图举将这条火魄离龙制服,碧玉萧的重重萧影密不透风,道道水网催压过去。

  眼看着萧天成的计划就要奏效了,但众人还没有来得及高兴下,异变突生。

  被压缩到极点的火魄离龙突然爆炸开来,化为漫天的火雨,水柱受到股强力的冲击,也顿时散成丝丝的水雾,在瞬间剧烈的热流中化为白气,随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功败垂成,时不查的萧天成,在反卷的劲气压迫下不得已连退了两步,才化解了朝自己呼啸而来的炎流。

  重新回复原形的火魄离龙,好像是知道了前面这些家伙的可怕,并不离开洞口半尺,只是在洞口上下飞舞,不住盘旋。它身上时涨时缩的光芒开始不住的变幻。

  “果然是火灵之物,竟然有如此的神通!”出现后直没有发言的香苓突然出声说道。她想起了来这里的时候,受所托之人的嘱咐和指点,不由得深深佩服对方的智慧。

  时刻注意这个兽人美女的叶天龙看到她伸手探入腰间的囊中,似乎要取出什么东西,便猜测她可能也带有什么神奇的法宝,可以制服火魄离龙。再看她那双水汪汪的杏眼闪动着种异彩,略带思索的神情迷人之极,不觉有些心动。

  受到炎流余劲的冲击,腰间的神器烈火剑突然不住的发出异动,虽然是极其细微,但却是相当有规律的震颤,这让与之心灵相通的叶天龙的心中倏然冒出个念头,他立刻扬声对香苓说道:“香苓小姐,先让我来试试看!”

  众人都是愣,他们都是武技超尘的高手,自然不把叶天龙这个有着好色恶名的男人看在眼中,见他居然自不量力地冲出来,不免心中冷笑。

  香苓更是疑惑地望着这个男人,从开始就用表现出种好色的模样,让她十分不快,偏偏身边还围着大群千娇百媚的俏丽女子,这样的排场让她更觉得厌恶。

  叶天龙拔出腰间的神器烈火剑,不少人便轻轻噫了声,他们认出了这件神器的来历,便也收起了对叶天龙的轻视之心。

  对于萧天成来说,感觉就非常强烈了,因为他知道这神器烈火剑的真正的来历,传闻中创世之初就存在的神器里就有这把烈火剑,像这类的神器都是具有选择主人的神通,如果这把神器承认叶天龙的主人地位,那么这个男人就有重新认识的必要。

  烈火剑引,叶天龙慢慢朝洞口的火魄离龙行去,炎流的波动开始加速。

  洞口盘旋的火魄离龙急速地旋舞起来,飞溅的火苗落到岩石上,将岩石都烧蚀出个深坑,这种异常的情况说明了它的惊慌。

  看到这样的情景,场上的所有人皆是愣,香苓的眼中更是射出怪异的神情。

  叶天龙的心中大定,越是接近洞口,神器烈火剑的颜色就越来越亮,倏然数道赤红的光环从剑上腾起,直扑洞口的火魄离龙。渐飞渐大,越是接近洞口,光环的直径就变得越大,最前面的那个光环几乎要把整个洞口都套进去了。

  霎时间风吼雷鸣,啸声刺耳,神器烈火剑有如狂龙飞舞,连叶天龙也控制不住它的跃动,只有身随剑走,如影附形袭到洞口前面。

  炎爆声如鞭炮声连珠响起,众人只觉得眼前阵红光闪过,强度之大,让他们不由自主的将眼睛眯了起来。

  脚下的岩石在不住的摇动,巨木晃动中,枝断叶飞,山崖上的石头不断的落下,有如雨点般的砂石漫天,从叶天龙站立之处爆发出来的强烈劲气吹得地上那些拳头般大小的石头都急速飞走,声势惊人。

  半晌,烟消云散,当切恢复平静的时候,众人看到的是另外副模样。

  叶天龙驻剑于地,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惊讶之色。在他的前面,洞口已经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个广阔无边的洞窟。让人啧啧称奇的是,这个洞窟里面居然有山水林木,奇峰怪崖,有如仙境般。

  “蜃境迷踪!”不知道是谁在大叫,在场的人顿时都明白了,眼前的这切是水系的魔法大阵所制造出来的假象。

  现在是要靠各人的能力,在“蜃境迷踪”中找到条正确的道路。

  到这个时候,众人都争先恐后地冲入“蜃境迷踪”,唯恐自己落后别人步,让神剑被其他人得去了。

  在经过叶天龙的身边时,香苓又奇怪地望了他眼,但这时叶天龙正副茫然的样子,倒是让她更加迷惑。

  看着众人纵入眼前的蜃境迷踪,走到叶天龙身边的计无咎突然长叹声,有些意外地说道:“看来传言是真的,要得到神剑,就必须要经历火水风土四系魔法的考验。”

  刚刚从震惊中回复过来的叶天龙把揪住他的胸襟,喝道:“你小子,到底有多少事情还瞒着老子,快些都告诉我!”

  计无咎苦笑声,道:“大人,我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你了,可能是你没有听过神剑的秘密,所以才不知道。”

  叶天龙松了手,悻悻地说道:“我只知道这把鬼剑是创世父神的剑,被人称为天命之剑。难道说还有什么别的秘密吗?”

  计无咎道:“当然,所以刚才这些人都不敢用强力手段打破洞口,这是从百族大战时就流传的密闻,想要得到创世父神的神器圣魔神剑,就必须破解掉守护神剑的四大魔法阵。不过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人真正见到过这四个流传已久的魔法阵,更不用说是那把神剑了!”

  指眼前闪烁着光芒,透出种瑰丽的晶莹的奇境,接着说道:“火魄离龙,蜃境迷踪,就是其中的两个魔法阵。这些夺天地造化的奇阵绝非人力可以设置,也不可能用人力来破解。”

  说到这里,他慨叹声,用种怪异的语调说道:“人说身在宝山不知宝,我都踏进去了,还是寻不到点门道。谁知道是大人的这把剑才是开启此洞的钥匙,枉费心机啊,枉费心机!”

  说到这里,叶天龙猛醒过来,那条火魄离龙好像是被自己的烈火剑给吸收了,确切的说,应该是它自投罗网。

  当光环现出来的时候,他真的有些傻掉了,可是他手中的烈火剑却震颤着,直奔那条越缩越小的火魄离龙而去,就算他想放手也是不能。

  等到光环笼罩住那条火魄离龙的时候,那种突然爆发出来的声势让他大吃惊,可是非常奇怪的,他所在中心位置却是十分的平静,没有受到外界丝的影响。

  火魄离龙随着强烈的红光化成道细细的剑身,印上了叶天龙手中的烈火剑,霎时那种古怪的感觉让他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似乎是烈火剑突然间获得了种强大的生命力般,充满了生命的气息。

  现在他觉得自己手中的这把剑真正活了起来,好像是有了自己的意志。这是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叶天龙不知道,原本这神器烈火剑是创世之初所存在的神器,它是由火系最原始的基本元素形成的,并经过创世父神的亲手淬炼,具有剑魂的神器。

  只是在众神大战之后,烈火剑的剑魂被创世父神放在此地,并加以禁制,使得原来的创世神器之变成了普通的神器,威力大减。

  但这神器的奥秘却是直无人知晓,烈火剑乃是解开圣魔神剑的关键所在。

  而现在,这神器的剑魂所化出的火魄离龙又重新和烈火剑合而为,剑身和剑魂的相融合使得这神器的威力得到了完全的释放,是以方才那声势是如此的惊天动地。

  “天龙,你怎么啦?”柳琴儿急切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把叶天龙从沉思中唤醒,举目望去,辛西雅她们也正站在自己的身边,用十分关切的眼神注视着自己。叶天龙便笑了笑,收起了想继续回味刚才奇妙体会的念头。

  “我们也进去吧!免得让别人得了先手。”

  手提着重新拥有剑魂的神器烈火剑,从剑上传来种让人安心的力量,叶天龙感到自己的感觉前所未有的敏锐,从心中油然升起了干云豪气。

  ※※※

  踏入“蜃境迷踪”之后,叶天龙才发觉原来自己所见到的和实际所遇到的有着相当大的区别。

  奇山怪石看似就在眼前,但走过去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片空地,在前面又已经换了另外种景致。但认为前面的巨木突岩是假象的时候,碰上去却是切切实实的存在。这让叶天龙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

  再看先前进去的那些人,早已不见影踪,只有不时从远远的地方传来两声响动,证明那些人还在“蜃境迷踪”里面转圈。

  七转八转,叶天龙突然发觉到自己已经处身在个广阔深奥的大迷宫之中,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看到了身边那黝黑参差的岩石,就是自己刚刚为了证实真假而碰过的。

  “该死的!”叶天龙恨恨地挥剑,斩向路旁边的颗巨木:“难道我们就在这里转圈吗?”不料这个巨木竟然是个虚幻之像,让他的剑挥了个空。

  计无咎沉吟道:“大人,不如我们在走过的地上都做上个记号,然后认准个方向前进,应该是可以走出去的。”

  柳琴儿也建议道:“我们大家要小心,千万不要跟丢了人。”然后对辛西雅说道:“你不是说可以感应到神圣之气,不如你来带路好了!”

  叶天龙猛醒,连忙说道:“对,对!”

  辛西雅有些犹豫地说道:“我也不敢肯定说往哪里走,只能说出个大概的方位而已。”

  计无咎在旁说道:“本来这个“蜃境迷踪”就是难以解释的阵法,其实这切全部是虚幻的,只是水系魔法元素的奇妙作为。如果有个坐标定位,我们走起来应该是比较顺利的!”

  计议已决,辛西雅便走在队伍的前头,照着气机的指引,小心翼翼地前行。叶天龙他们则紧紧跟在她的后面,并不时在路旁做上记号。

  走了好长段路,叶天龙发现居然没有遇到个前几批进去的人,难道说那些人都消失了吗?还是说,他们都走到别的道路去了?

  正在思忖之际,走在最前面的辛西雅突然停下了脚步,出声道:“前面有人!”

  叶天龙惊,身边的柳琴儿已经飞身上前,跃便到了辛西雅的身边。

  “啊,是那个兽人美女的部下!”她看便惊叫道:“好像已经死了!”

  众人连忙上前查看,果然是跟香苓来的那些兽人中的个,额上的三道花纹表明他是高级的豹族兽人,应该算是个好手,不知为何倒毙于道旁,胸口处个血孔正缓缓地汩出鲜血。

  计无咎俯身细察,片刻起身,神情略带疑惑地说道:“他好像是在毫无反抗的情况下被人用某种尖锐的细物刺中心脏,当即毙命的。”

  众人不禁愣,这实在有些怪异,任何个高手在自己的生命遇到危险的时候,自然会作出反应的,怎么可能毫无反抗地任由对方下杀手呢?

  叶天龙仔细看了下,发现这个豹族的兽人脸上有种非常怪异的神情,似笑非笑,显得相当诡异。想了半天,也猜不出到底是什么意思,只好放弃。

  重新动身时,叶天龙他们已经是非常的小心谨慎,所有的人都是功行百脉,气布全身,就连任何细微的动静也逃不过他们的耳目。

  让叶天龙感到遗憾的是,他在这里居然无法施展“心灵之眼”,这个地方似乎有种神秘的力量,将这类的武技限制了。

  “也许应该带上龙灵儿。”叶天龙突然想到龙族的美少女,这个总是精神抖擞的美少女具有可怕的灵觉,而且她那魔法无效的特异能力在这个地方定会大有作为。

  “他们那些人为什么可以轻易地找到这条正确的道路呢?”行走在叶天龙身边的柳琴儿突然发问道。

  “是啊!”叶天龙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自己是在转了半天之后,才由女神战士的首领发挥她对神圣之力的灵觉,找到正确的途径,那些家伙是如何确定目标呢?

  计无咎揣测道:“可能是他们中的某个人怀有什么异宝,可以指向方位的。而且很有可能是在萧天成和香苓两个中的个。”

  柳琴儿对他素来没有好感,听罢便抢白道:“你怎么知道就是这样呢?”

  对于柳琴儿的反应,计无咎的情绪没有丝毫的波动:“这只是属下的推测而已,其他人如果有此能耐的话,早就破洞而入了。萧天成是后来的,又是智谋超尘之辈,应该说定是有备而来的;而香苓则是直没有出手过,她自然也是有可能具备这个条件的。再说,现在死的人又是她的部下,她的可能性反而最大。”

  真想不到这个家伙的分析力这么惊人,叶天龙不觉多看计无咎几眼,然后示意辛西雅继续前进。

  经过这样次的遭遇,叶天龙他们现在越发的小心起来,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不放过。接下来的段路,他们不时看到有人倒地,都是在他们前面过去的那些人,其中有问剑斋的人,有张烈的属下,也有云阳的人,这让叶天龙更觉得怪异。不过叶天龙他们倒是路有惊无险,也没有遇到什么变异。

  不知何时起,叶天龙他们的身边开始飘起阵阵的白雾,前面的路也被不时涌过的云雾所遮蔽,他们更是发觉到脚下的道路也变得高低起伏,崎岖不平。

  因为路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众人紧张的心神都开始有些麻木起来,大家都是埋头赶路,恨不得早点走出这个鬼地方。

  倏然阵尖利的声响从前面云雾中传来,异变突生,在叶天龙他们还没有明白过来的时候,阵狂涌而至的浓雾将所有人的身影吞没。

  “大家小心!!”但叶天龙的声音被呼啸而过的罡风淹没,他骇然发现自己的身边前后都失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