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无咎曾经同为伙,现在他获得生机了,自然是应该提携自己的部下。这样来,自己的生命总算有了些保障。

  但从计无咎口中出来的话将他们的心打到了冰冷的地狱,甚至于连庆计和左岛近他们也想不到这个没有骨气的男人会这样说的。

  “乱世用重典!为了警告那些心怀不轨,意图不劳而获的贼人,还是请大人下令将他们全部斩首吧!”

  “他在说什么啊?”

  所有的山贼全部大叫起来,有人在大声咒骂计无咎,有些人则是大声求饶,意求叶天龙像对计无咎样地饶他命。

  叶天龙的部下则全部在心中冷笑,这个家伙还真不是普通的无耻,自己刚刚获得自由,马上就对自己的以前的同伴说出如此冷酷的话,此人的无情无义真是到了让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如果说普通的山贼都应该斩首来警视他人的话,那么你这个山贼头目岂不是更要斩首示众吗?”很多的法斯特士兵心中都冒出了这样的想法,更甚者马上从脸上的表情现出心里的想法。

  明明看见了众人对自己的鄙夷之情,计无咎好像浑然未觉,依然侃侃而谈。

  “青州这个地方的民风是十分强悍的,要治理这样的地方,就必须强硬和怀柔齐来。对胆敢以身试法的人,就要用霹雳手段来压制,对于遵纪守法的平民,则要大力支持和表彰。”

  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刚刚投效过来,就敢如此大发议论,更多的法斯特将士觉得此人的可憎和讨厌。有些人甚至想到是不是该向叶天龙建议,不要收下这个家伙。

  听完计无咎的话,叶天龙发出阵哈哈大笑,他居然拍着计无咎的肩膀,显得十分愉快地说道:“说得好,你现在就是我的随军参谋了!!”

  此话出,庆计和左岛近他们心中大叫不妙,但叶天龙是主帅,话出如风,他们也只有在心中暗暗焦急,脑筋转得快的人已经想到这事情必须要找于凤舞来才好解决。

  所有参加此次偷袭战的山贼除了计无咎外全部被处决,经过清点战场,总共有九百八十五名山贼丧命,但这个数目还不包括基列和他的手下悍贼。

  ※※※

  自从临河兵败之后,基列就到了青峰山,想游说山贼加入火娘子的队伍,并提出了相当优厚的条件,因为司涅克和他的私交不错。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司涅克得到了这么大批的魔法甲之后,那颗贼心已经膨胀到难以想像的地步,拥有刀枪不入的军队,那还不可以横扫大陆,创造出不世的伟业。

  现在的司涅克好像个叫花子突然得到亿万财宝,时间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而天河新军的张烈这时也派了使者,找到司涅克,他比火娘子聪明许多,只是提出请求,让青峰山贼去攻击法斯特的军队,拖住叶天龙在任丘的发展就好,如果能击败叶天龙更好,他甚至提出了十万的赏金来交换叶天龙的首级。

  在接受了张烈使者送上的大批金珠后,司涅克当然毫不犹豫地接下了张烈的单,因为根据之前的情报,叶天龙的军队只有数千而已,所以司涅克只是派出了自己的亲信带上千山贼,他是想让新加入的人多熟悉下战事,派出大量的新人山贼进攻任丘,为的是练兵而已。

  没有想到叶天龙的军队居然下子将山贼击溃,让他们损失惨重。司涅克在接报之后暴跳如雷,当即下令将带兵的山贼头目推出去斩首。

  本来想亲自出马,再战叶天龙的,但这时候更重要的事情拖住了司涅克的脚步,他只好先放下这边的事情,组织人马前往上次得到魔法甲的天坑。

  但为了出口恶气,他还是亲自率人偷袭了个村庄,杀了叶天龙的个百人队。

  然而这次司涅克却是大大的失算,前往天坑的人马还没有到达那藏有魔法甲的山洞,已经折损了大半,而且死的都是山贼中的头目级人物,这下子司涅克锐气大挫,灰溜溜地回到老巢后,他只有把怒气发到叶天龙的身上。

  可是再次的下山,司涅克发现山下的天地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模样,各村各镇的乡勇防守严密,法斯特的军队行动迅速,而且叶天龙的实力已经超过他的想像,对于魔法甲的进步认识更是让司涅克知道,自己的实力根本无法正面和叶天龙的大军硬撼。

  于是他采取了游击战的策略,这也是为了应和张烈的要求,准备以后和天河新军谈的时候,多些资本。

  ※※※

  回城的路上,计无咎随在叶天龙的身边,边行边说,将山上详实道来。

  “这么说来,司涅克准备是投靠张烈了?”叶天龙问道。

  计无咎摇头道:“他还没有拿定主意,到底是投靠火娘子还是张烈,因为现在张烈的天河新军在青州的实力惊人,但根据基列的说法,火娘子身后有更加强大的人物,那个人的实力足以让张烈的天河新军灰飞烟灭。”

  叶天龙点点头,他是知道火娘子的背后有尤那亚这个靠山。但问题是现在火娘子的盗贼联盟被自己击溃后,已经没有多大的利用价值,尤那亚难道还会对她器重吗?

  “这次的偷袭的行动是你策划的吧?”叶天龙随口问道。

  计无咎毫不迟延地回道:“是的,大人。这次的偷袭行动和以前那几次采用的游击战术都是卑职的提议。”

  叶天龙大讶,计无咎居然会这样说,的确很出乎他的意料,就连跟在旁边的其他将领也觉得这个家伙不可思议。

  话题转到计无咎的身上,他的身份竟然是山贼的军师!这位山贼的前军师谈到自己的切也非常的直接,没有丝毫的隐瞒之意。

  计无咎的出身应该说是非常卑微的,作为逃奴的后代,他在大陆上算是个没有任何身份的人,幼年的艰辛并没有让他产生丝毫的绝望,相反的,他渴望着能在世上做番轰轰烈烈的事业。

  为了成为个真正的强者,计无咎努力学习切的知识,凭着他惊人的天赋,他的进步是非常快的。

  在听到圣魔神剑的传说之后,他开始致力于寻找这把传说中的“天命之剑”,并把这个当作自己努力的目标。

  经过二十年的寻索,计无咎的足迹几乎踏遍了大陆的每个角落,收集了有关于圣魔神剑的所有资料,最后终于确定了圣魔神剑的地点,就是传说中创世父神封印风月两个女神的地方,法斯特的青州的青峰山。

  到了青峰山之后,计无咎遇到了熟悉青峰山的山贼,于是便加入他们的队伍,凭着他的智谋和武技成为山贼的军师,在这些山贼的帮助下寻找圣魔神剑的下落。

  经过不懈的努力,他们终于在青峰山处神秘的天坑发现了藏宝的洞岤,并在洞里发现了大批的魔法甲和那面镇魂旗。

  但是让计无咎失望的是,尽管他费尽心机,就是无法发现圣魔神剑的丝毫踪迹,明明知道洞中别有天地,另有玄机,可就是无法找到其中的关键所在。

  龙灵儿直跟在叶天龙身边听计无咎讲故事般的说着他的事情,对这个家伙的毅力着实有些佩服,为了这把圣魔神剑,他居然可以花上二十多年的时间,这可是没有多少人可以做到的。

  这时她忍不住说道:“你不会直在那里寻找吗?只要多费些时间,定会找到其中的关键。”

  计无咎苦笑道:“卑职也是这样想的,但条件不允许啊!天坑这个地方非常奇怪的,每个月只有两次的机会才会显出真面目,次是初五,次是二十,其它时间里完全被厚厚的浓雾遮盖着,看不出丝的痕迹。而且更可怕的是,这种雾气是含有剧毒的,人畜只要沾上就会浑身腐烂,三日后丧命,所以那个地方是从来没有人经过的。”

  龙灵儿吐了吐小舌头,她也听过族中的长老说过些蛮荒绝域,那里有种剧毒性的瘴气,就算是百毒不侵,不惧任何魔法的龙族之身,也会受到它的影响,慢慢失去生命的活力。

  “你怎么知道这面镇魂旗的用法呢?”叶天龙看到辛西雅的身影,突然想起来她说的镇魂旗,就连忙向计无咎询问。

  计无咎望了下正被辛西雅拿在手中的镇魂旗惋惜地说道:“卑职也是在无意中发现这面旗幡的怪异,但不知道它的正确用途。当时发现它的时候,它是插在那些魔法甲的中间,动了它之后,整个山洞就发生了剧烈的震动,我们不得不先退出来,等平静下来时山洞已经变了大样,而且魔法甲也损坏了不少。”

  辛西雅望着已经被烈火剑损坏的镇魂旗,摇头道:“真是可惜啊,这面旗幡有很多的奇妙功效,现在却”

  叶天龙不由得心中动,对辛西雅说道:“你先收好,下次找个人来看看。”

  辛西雅应了声,将旗幡卷好。叶天龙想到的是倩公主,这个对任何新奇事物都很感兴趣的公主,凭着她的魔法天赋,也许能发现些镇魂旗的奥妙。

  说话的时候,任丘城的城门在望。在大开的城门处,于凤舞等人早已迎出等候多时了。见到他们归来,自然是高兴地拥上来,为胜利凯旋的战士喝彩。

  这战除去了青峰山近千的山贼,这些可都是多年的悍贼,可以说叶天龙为任丘地区的安宁去掉了最后个祸患。

  现在青峰山上只剩下了数百名老弱残兵,司涅克就算再有什么想法,也无法实施。加上各地区乡勇组织的健全,自我防御的能力得到极大的加强,此长彼消,青峰山的山贼已经对任丘地区构不成什么威胁了。

  只要再进行段时间的围困策略,山贼们就会因为陷入没有粮草的困境,到那个时候,简直可以说是不攻自破。

  ※※※

  看到叶天龙身边的计无咎,于凤舞的神情微微变,但很快就微笑着和柳琴儿她们迎上前去,听叶天龙介绍此行的惊险和战绩。

  回到府中,看到叶天龙和辛西雅她们到后面去,范铜就行到于凤舞的跟前,低声说道:“大嫂,有件事情想和你说”

  于凤舞微抬玉手,没有让范铜把下面的话说出来。她微笑着说道:“是庆计和左岛近他们让你来的吧?”

  范铜呆了下,不好意思地伸出大手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口中呵呵笑道:“大嫂真是太厉害了!”

  于凤舞微微笑,突然说道:“你身边的那个小护兵正在等你呢,还不快过去打个招呼啊?”

  句话说得范铜摸不着头脑,只是傻傻地望着于凤舞的娇颜,那种表情真是有趣之极,站在边的柳琴儿忍不住笑道:“你真是个傻大个啊!不过呢,傻人总有傻福的,好好珍惜吧!”

  于凤舞接着说道:“你想说的事情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

  望着范铜离去的背影,于凤舞微微摇头,他还真是块浑金璞玉,不过这样的人心眼儿最实在,这未尝不是个优点!

  “计无咎这个人我不喜欢!”柳琴儿在边直截了当地说道:“真不知道天龙为什么会收下这样个人作随军参谋?”

  于凤舞若有所思地说道:“因为这个人性格中的阴沉正合天龙此时的心态,他需要这样的人来说出他需要的东西。”

  依然是句没有头脑的话,这次是柳琴儿听不懂了,她睁着美目,奇怪地问道:“姐,什么此时的心态?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于凤舞收回了视线,拉起柳琴儿的玉手,往里面的房间行去,口中轻声说道:“先到我的房间,我有事情想和大家说下。”说罢,她又对站在旁边的侍女交待了声,让她将其他几位少夫人也请到自己的房间。

  "116"

  盗贼军溃败的消息传到尤那亚的耳中,已经是临河大捷之后的第六天,因为他们的地理师向导在与莫干人的交战中丢掉了性命,使得大队人马在翠峰山脉中多绕了几个圈。

  当叶天龙奇袭任丘城,东督府的军队在临河大发神威的时候,尤那亚和他的血衣队还在山区中艰苦行军。

  没有想到下山的第件事情,就是接到这样糟糕的消息,尤那亚的脸色有些微微的发白。

  “这个消息确实吗?那个男人哪里来的这么多军队,可以同时发动两场战役?再说,偷袭任丘城的军队是怎么躲过驻防在临河地区的盗贼军呢?”

  站在尤那亚面前的男人是青州地区“秘风”的头目纳西,说到“秘风”这个秘密组织在法斯特可是大大的有名,作为尤那亚亲手组建的个庞大的情报网络,它的触角甚至于伸到了大陆各个国家,在情报圈中非常有名。

  “是的,殿下!”纳西用十分恭敬的口气说道:“我们已经得到确切的情报,现在青州地区的盗贼军已经完全被击溃了,任丘城也已经落入叶天龙的手中。”

  在向自己的主君汇报的时候,这位素有精干的好名声的男人那双眼睛不时就会斜着瞟向站在尤那亚身右的那个美丽女人。

  这倒不是说他没有见过美丽的女人,而是这个女人实在太吸引别人的视线了。

  而更为重要的事情是纳西知道这个女人的身份,风月大陆上历史悠久的著名剑舞世家的家主公孙大娘,只要是想到这个身份,纳西的心中就是热,感到股血气在胸口蔓延。

  什么花容月貌,美艳不可方物,这些词语用在公孙大娘的身上点也不过分,但这些并不能让精干的情报官为之失神,让他真正难以自持的是公孙大娘现在身上的奇异装束。

  纳西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魔剑士装束,条黑色的真皮项圈箍在公孙大娘秀气优美的脖子上,约有三指宽,上面缀着亮晶晶的珠宝,总共是七颗指头大小的明珠,均匀分布在项圈上,在黑色皮底的衬托下亮闪闪的,十分美丽。

  金色的网状紧身衣裹住了公孙大娘那玲珑剔透的健美娇躯,曲线毕露,内中峰峦起伏,雪白的肌肤耀人眼目。

  透过疏疏的网眼,可以看到覆在傲然耸立的双峰上面的是对黑色的星状护胸,星上伸出的七角各连条细细的带子,每个星上面的两条和那个项圈相连,其他的则是经过巧妙的组合,紧紧贴在身上。

  双长长的连臂手套,直套到肩下三寸的地方,手套上面还用金线绣着魔法的图案,十分精巧别致。

  金色的皮裤和下面同色的靴子浑然体,紧紧贴在公孙大娘修长健美的玉腿上,显得十分干净俐落。

  只是这双靴子不是普通的中筒款式,后面的细跟足足有三寸高,将女人原本修长的身材托得更加优美挺拔,甚至可以说有些夸张地突出了女人惊人的曲线。

  之所以说是魔剑士的装束,是因为公孙大娘的外面还披着件曳地的披风,披风的上沿刚刚与脖子上的项圈扣在起,显得十分自然贴切。

  就是这披风的左边胸口位置,有个魔剑士的标志,两把交叉的剑上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般来说,魔剑士们都喜欢把自己的徽章绣在胸前,为的是向别人证明他的实力,只有些执行特殊使命的魔剑士才会隐起其的痕迹。

  作为代家主,公孙大娘居然会穿上这样的服饰,纳西在心中暗自猜测,她现在的心中到底会是怎么样的感受呢?

  但是他很快就失望了,不管他这对经过多年情报工作磨练而变得锐利无比的鹰目如何细查,都无法从公孙大娘那张端庄秀丽的脸庞上看出丝的情感来,似乎她的脸上已经刻上了平静两个字,此外再没有别的东西。

  纳西边向自己的主君描述这段时间所收集的情报,边回想着他从尤那亚身边的人中探听到关于公孙大娘的事情。

  据说尤那亚已经把公孙大娘收入房中,好像是作为他的贴身侍女,起先他还不大相信这样的事情,但现在却是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事实。

  公孙大娘为什么会接受呢?这绝对是种莫大的屈辱,不管怎么说也不会是她的本心!

  纳西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其中的奥秘,他的心中只有深深的佩服自己的主君,居然有此等的手段,但内心深处却也有丝的忧虑,以公孙大娘的身份,为什么不好好的利用,而将这样的屈辱加在她的身上,这将在她的心中埋下深深的怨恨!

  当听到叶天龙奇袭任丘城的部队居然是从翠峰山脉过去的,尤那亚不由得呆了下。

  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也会想出这样大胆绝妙的计谋,这样说来,在自己和翠峰山脉中的莫干人交战的时候,叶天龙他们定从别的路翻越过去了。

  想到这里,尤那亚的心阵愤怒,如果说莫干人的注意力不是被自己吸引了,那么叶天龙他们的军队绝对不可能不惊动这些可怕的莫干人,他们也不可能平平安安地翻越翠峰山脉的!

  因为尤那亚在想着心事,浑然没有发现自己的手下在报告的时候,表现出种心神不宁的样子,倒是让纳西大饱了番眼福。

  说来说去,最大的失误在于自己得到的那个情报,尤那亚的眼神在瞬间变得锐利起来,透出的无形寒流让站在面前的纳西暗中打了个冷战,连忙收拾起他顾的心神,有些惶恐不安地等待着自己的主君发话。

  “你先退下,给我好好注意那个男人的动静!”

  尤那亚的话语出奇的平静,纳西顿时松了口气,恭敬地施礼后,从尤那亚的面前火速退出。

  “公孙大娘,你的手下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处啊!”

  转头望向站在边的美丽女人,尤那亚的语气中透出种严厉。

  “先是个错误的神剑情报,接着居然又让那个流氓耍了记!已经再三交代盯住他们,怎么还会连这么大的行动都不知道呢?”

  公孙大娘不假思索地回道:“殿下,这不能怪她们的。她们只负责将有价值的情报收集起来呈报上去,还是需要有人做出正确的判断。”

  “有价值??”尤那亚冷哼了声,随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情报档案摔向公孙大娘:“你自己看看,这样的情报叫有价值吗?”

  公孙大娘伸手接过飞来的档案,抗声说道:“尊敬的殿下,她们面对可是有着美女战神美称的于凤舞,即便是比她们高明百倍的人也不敢夸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