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将军夏赫的军队则是和天河新军中名叫郭回的将领纠缠不休,双方在乌什干地区带相持不下,因此他们对天河新军的威胁反而是最小的。也就是说,叶天龙他们想得到夏赫的帮助是不可能的,要对付张烈,就必须另想他法。

  于凤舞的美目中闪动着智芒,不紧不慢地说道:“青峰山的这些山贼只不过是群不值得提的乌合之众,只是倚仗那副奇特的魔法盔甲而已。我们没有必要和他们纠缠,只需要派人注意他们的行动就可以了,而我们最大的敌人应该张烈的天河新军。”

  “但是依我们现在的兵力,直接去对付张烈的十万军队,是非常不明智的。不要说别的,他们对青州地形的熟悉就不是我们所能比的,加上我们现在的士兵大多是缺乏训练的新兵,取胜的话固然会士气大振,但如果战败的话,这些新兵是最容易溃散的。”

  “而现在的青州除了张烈的天河新军外,还活跃着支势力不小的武装力量,是由原来的法斯特人为了对抗天河新军而组成的自卫团,人数接近三万,他们虽然是由各个村镇的民壮联合而成的,但因为保护的是自己的身家性命,战力非同小可,加上其中有不少的能人,使之成为天河新军最大的敌人。”

  于凤舞的这番话说完之后,诸将的眼睛为之亮。左岛近望着叶天龙:“大人的意思是联系自卫团的人”

  叶天龙哈哈笑,道:“不错!但我不是想和他们联合,而是要收编他们!”然后对身边的金凤卫说道:“把王广和崔望带进来。”

  早已等候在外面的两个人在金凤卫的引领下进入会场,看到这样的场面,马上便知道这是次非常重要的府议,对于自己能出席这样的府议,心中不免有种感动,这表明叶天龙对自己的信任和重视。

  “王广和崔望他们都是本地人,对自卫团有定的了解,所以我想还是让他们来说好点。”叶天龙三言两语将情况稍加解释,听闻之后,王广和崔望都是阵兴奋。

  “大人,其实自卫团的人已经和我们接触过了。”王广抱拳道:“他们虽然实力不俗,但由于是安阳平昌和泰宁三地的联军,彼此之间很难协调,基本上是各自为战的。只有在天河新军的大军压境时,他们才会相互支援。”

  接着他把三地自卫团的情况向大家介绍了下,最后说道:“如果大人想见见他们的话,我认识他们中的几个首领。”

  崔望也说道:“安阳自卫团的队长善青曾经与我同门,而他的实力比起其他两个自卫团也弱些,我们可以从安阳这里开始。”

  叶天龙点头道:“好,我们就从安阳这个地方入手。”

  然后他望了下诸将,提高声音道:“我想要在半年内让青州的所有土地插上我们的军旗,所以请大家好好努力吧!”如此霸道强硬的话让在座的诸将为之振,随即众人轰然应声。

  等到众人全部退出会场,于凤舞瞟了眼叶天龙,柔声问道:“天龙,你为什么会突然间提出六个月的期限呢?”

  叶天龙哈哈笑,对脸上都带着疑问的众女说道:“只不过是给出个明确的目标嘛!这样来,他们就会时时感到种无形的推动力。”

  于凤舞微微摇头,柔声道:“就是这样的理由吗?”

  望着美人那双洞察秋毫的明眸,叶天龙只有举手投降道:“我知道瞒不过你,云阳的军队正在边境集结,如果不早点把青州的战事平定下来,他们定会寻找借口插上脚的。”

  于凤舞望了眼身边的晨月,后者马上出声道:“这可不是我说的,我只是把情报告诉天龙而已。”

  于凤舞不禁笑道:“我可没有说不好,天龙能想到这层,大有进步啊!”

  她不想说出这个情况,是因为怕引起军心的不稳,但叶天龙这样说也好,至少在众将士的心中留下了个准备。

  但于凤舞她害怕的是,云阳的军队不会等到叶天龙击败张烈就出兵,而对于安德列三世为什么在这样的时候将大量的兵力投到对武安的攻略战中,她更是无法想像,但事既如此,她现在也只有尽量利用手头的资源,做好各种可能的对策。而她不想和青峰山的山贼多做纠缠,力求尽早击败张烈的天河新军,也是出于这样的想法。

  "114"

  当晨曦的第缕光芒照在任丘城的城主府时,骑快马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大人,昨夜青峰山的山贼众袭击了个村庄,我军的个百人小队被偷袭,全队被击溃了!”

  叶天龙刚刚从于凤舞那温暖的香闺出来,心中还留着甜美的感受,但这则战报好像是盆冷水浇到头上,顿时让他清醒过来。

  登上城楼,庆计和左岛近他们也已得到消息,纷纷赶来。叶天龙极目望去,任丘城的东北方向,也就是青峰山的南面,有大团浓黑的烟雾笼罩在个村落的上方。

  “这是山贼的报复!”左岛近的脸色十分凝重:“那支百人队是被派去准备进行招募工作的。”

  叶天龙压下心头的怒火,先派崔望前往安阳联系那里的自卫团,然后带着班将领到了被山贼袭击的村落。

  这是个美丽的村落,却因为山贼的肆虐而成为片焦土,全村的数百口人将无法生活。

  看到这样的情景,叶天龙当下传令给每户人家发放钱粮,帮助他们重新建立家园。因为在攻陷任丘城之后,火娘子的盗贼联盟多年来的积蓄也全部落到了叶天龙的手中,所以他花起钱来是相当的大方。

  反正是慷他人之慨,叶天龙花起钱来是点也不心疼。在之前的赏赐中,叶天龙出手的大方程度让他的部下是欢欣鼓舞。再加上这次的事件,产生的效果就是让他的好名声传遍了青州,当他招募士兵的时候,报名的人非常踊跃。

  回到任丘城,叶天龙马上着手实施对付青峰山贼的方案,他方面将各村镇的民壮组织起来,组成不在编制的乡勇,加以军事训练,严密监视山贼的行动;另方面雷厉风行地执行严明的法令,惩治各种违法行为,庆计的红色枪骑兵又开始大显身手了,前身为东督执法队的他们因为做到了视同仁,从而深得人心。

  因为就连那些参加乡勇的民壮也都可以拿到定的薪水,如果加入军队的话,薪水更加可观。这样豪爽又公平的领主,自然是深得任丘民众的喜欢。他的军队在短短的几天里面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其中庆计的枪骑兵成为最热门的队伍。

  自从成立乡勇后,山贼也来马蚤扰过几次,但只要看到山贼的队伍,乡勇马上会敲响警报,同时会严守村寨,等待叶天龙的军队前来救援。因此,小股的山贼根本无法讨得好去。

  叶天龙他们就是用这样的围困计划来对付山贼,尽量缩小山贼的活动范围,好把山贼们逼下青峰山,使得山贼失去青峰山地形复杂的优势。

  ※※※

  临河大捷的消息传到帝都艾司尼亚,众人对于叶天龙更是大为赞扬,安德列三世破例将天龙军团的封号赐给叶天龙,允许他组建自己的军团。

  这可是本朝法斯特帝国第三个以军团长的名字命名的军团,这支军团的成立意味着叶天龙在法斯特军界的特殊地位,第个由东督出面组建的军团,加上东督本身对帝都的强大影响力,对于法斯特的权力分配上出现了些偏差。

  虽然军部有不少的人士对此持反对意见,认为和法斯特的体制有冲突,但安德列三世的旨意毫无转圜的余地。

  “这位军团长大人到底还受不受军部的节制呢?”

  军部的不少人发出这样的牢马蚤,看到皇帝陛下对叶天龙的态度,有些人已经在怀疑这位官运亨通的东督大人真的有可能会出任帝国大元帅职。

  但对于叶天龙来说,他现在可没有功夫想这些事情,虽然得到了个军团的称号,但他的部下却只有二万多名士兵,和法斯特别的军团相比,规模小得可怜。

  而且这二万的士兵中,只有三千的骑兵,还有二千是雇佣兵,剩下的万五千名士兵全部是步兵,这些也是他好不容易招募来的,因为安德列三世只给他军团的名号,却让他自己组建整个军团,加上国内的大部分军用物资全部调到武安的前线,军部连匹战马也没有调拨给他。

  “军部的混蛋,除了关心自己能得到多少的薪水外,什么事情也不做!”

  叶天龙是咬牙切齿地自掏腰包,军费好像流水样的花出去,也正因为要花的是自己的钱,他的军队成为最精干的典范。

  法斯特历五三七年十二月十六日,天龙军团正式在任丘城成立。

  ※※※

  正当叶天龙面对校场上二万名士兵想要发表他身为军团长之后的第篇演讲时,个警讯突然传来。

  “青峰山的山贼们又出现了!!”

  坐在观礼台后面包厢里面的于凤舞听到这样的消息,不禁喃喃道:“看来这天是没有办法举行什么庆典仪式了!”再看龙灵儿早已跑出了包厢,召集她的近卫团战士去了。

  没有想到准备大出风头的演出被山贼们破坏了,叶天龙是火冒三丈。

  “出发,让这些山贼成为我们天龙军团的祭旗!”

  叶天龙中气十足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校场,他的万丈豪情让在场的天龙军团将士无不感到心中阵热血,每位将士都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发出怒涛般的吼声来应和。

  但没有等到他们到达,山贼已经闻风而逃,让叶天龙的大军再次扑空。望着被山贼们破坏的村寨,叶天龙恨恨地挥剑,将身边的株小树砍断。

  他当即下令让左岛近和范铜带领大军将青峰山的道路全部封锁,自己留下来帮助这些村民修理家园。

  处理好这边的事务,回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叶天龙带着辛西雅十五个女神战士策马往任丘城去,龙灵儿和她的近卫团则留下来继续帮助村民修复家园。

  经过个废弃的村落时,叶天龙突然感到心中阵气血翻腾,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向他发出召唤,腰间和他心灵相通的神剑烈火也发出种奇怪的跃动。

  “这是怎么回事?”叶天龙时好奇,顺着这种奇怪的感觉来到了村落的中心。

  毫无人烟的村落片的荒凉,到处是断垣残壁,冷风吹过,带起满地的沙尘。但叶天龙无暇顾及这些,他的视线被广场上的件器物吸引了。

  这是个村落中心的广场,可能是村民休息和游玩的场所,面积不小,足足有百步的范围。因为被废弃了段时间,荒草快要没胫了。

  但不知何时起,在广场的中心插着面旗幡,三角形的旗幡上面用黑白二色绘出螺旋的图案,在冷风的吹拂之下,不住地飘扬。

  这样的场合,这样的旗幡,真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叶天龙凝神看去,就觉得那不住飘动的旗面在自己的面前变得越来越大,心中涌起阵没有来由的诡谲波涛,再定神望去,似乎那面旗幡在向四面八方无限地扩张,可以把所有的心神全部吸进去。

  越是接近这面旗幡,这种感觉就越发地强烈,但叶天龙却又不想掉头离开,确切的说,是他无法离开,似乎是冥冥之中,有种奇怪的力量将他拉向这面诡异的旗幡。

  “叮!”腰间的神器烈火突然间发出声鸣叫,让叶天龙吓了跳。

  但也是这声鸣叫,让他的心神倏然清醒过来,不知不觉地,他已经走到了旗幡的前面,正伸手去摸这面旗幡。

  回头望去,辛西雅和其余的女神战士正紧跟在他的后面,脸上的神情有些紧张和不安。

  看到叶天龙望过来,辛西雅低声说道:“公子,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这个地方有种奇怪的阴邪之气。”

  “阴邪之气?”叶天龙呆了下,老实说,对于为什么会跑进这里,现在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但现在他的心中已经升起了警告的旗子,这个地方绝非久留之地!

  倏然阵恶寒从他的手上传来,叶天龙正眼看,原来是幡旗被风吹,正打在自己的手掌上。感觉上这旗幡的质地非丝非绢,非绸非缎,十分的柔滑。

  “这感觉好奇怪啊!”

  没有容得他再转什么念头,霎时狂风大作,黑白两色的旗幡猛烈地拂动,发出猎猎的响声,旗面上的螺旋图案突然变,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拉长了样,朝四面无限地延伸过去,股黑气从中冒出,顿时将叶天龙和辛西雅以及后面的女神战士全部卷在其中。

  “乱魂千军伏!”辛西雅突然惊叫声:“这是镇魂之旗啊!”

  叶天龙虽然不明白辛西雅话中的含义,但他知道自己这些人已经陷入了个诡异的圈套之中,只是现在还不知道设下圈套的人躲在哪里?

  黑色的雾气越来越浓,越来越盛,似乎在瞬间,这里的天地已经陷入混沌太初之时,简直是伸手不见五指。叶天龙本能地伸手,拉出了腰间的神器烈火剑,早已跃跃欲试的神器出,立时神光大盛,赤红的气流不断地从剑身上涌出来。

  “姐妹们列阵!”辛西雅的娇喝声在浓浓的黑雾中显得特别尖锐响亮:“保护公子!”

  数道白光划破黑雾,是女神战士的闪电标枪,她们将叶天龙围在当中,神情十分肃穆。因为她们知道这面镇魂之旗的来历,这是当年众神之战中件非常奇特的神器,据说拥有这面旗幡就可以自由出入三界九地,镇天神之魂魄,创世之神就是这面旗幡的最后主人,此后,再也没有这面旗幡的任何消息。

  而对于女神战士来说,这面旗幡最可怕的地方是它可以隐藏起千军万马,让所有的耳目失去作用,所谓乱魂千军伏就是这个意思,它所在的地方,就算有千军万马潜伏着,也无法查出来的。

  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地方,再次看到这面旗幡,辛西雅起先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但这旗幡发动,她便十分确定了。

  望着红芒自动爆涨的烈火剑,叶天龙灵机动,猛然挥手,狠狠地斩向前方的黑色雾气中。烈火剑所到之处,有如披荆斩棘,分波破浪,黑色的雾气往两边急速荡开,前面正是旗幡所在之地。

  烈火剑还没有接触到旗面,从剑身上就爆出道赤芒射入不断飘动的旗幡上,满天的焰火中,从旗幡上射出了数道隐约的青影,朝叶天龙点头致意后,飘然上升至半空中,渐飞渐远,直至看不见。

  “这是怎么回事?”没有明白过来的男人还在发呆的时候,满场的黑色雾气已经开始汇集成团,往旗幡急速飞来,那情形好似长虹吸水般,蔚为壮观。

  雾气消失殆尽,广场上人潮汹涌,在落日仅余的丝光芒照射下,升腾着强烈的杀气。

  叶天龙顿时吓了跳,广场四周居然里三层外三层围着无数的山贼,个个刀枪在手,剑出鞘,箭上弓,正虎视眈眈地望着他们!

  “就是这个家伙,他的头值五万金币!”声炸雷在半空中响起,震得叶天龙的耳朵阵嗡嗡作响。

  举目望去,站在间半破的房舍顶上发号施令的是个相貌狰狞,暴眼阔嘴的大汉,手上是把沉重的阔锋剑。

  他的身边站着个面色发青,半百年纪的削瘦男子,双眼角下挂的三角眼,任何个人都会对这个人产生难以磨灭的印象。

  盗群发生阵马蚤动,当先发难的是位列于后方的弓箭手,不过叶天龙要庆幸他面对的只是群山贼而已,因为不是按照正规军的配置,也可能没有多少余力来配置花费巨大的远程攻击手,所以山贼的队伍中没有太多的弓箭手。要不然的话,照面就是阵猛烈的箭雨,叶天龙他们就难过了。

  阵手忙脚乱,叶天龙和女神战士总算把山贼的第波远程攻击应付过去。人虽然没有挂彩,但他们胯下的战马却是血肉之躯,就连战甲也没有披的它们无不身中数箭,当场倒毙。

  叶天龙和辛西雅她们都是身手高超之辈,早已从战马上跃下,他们的动作并没有因为战马的倒下而受到影响。

  吼声如潮,被金钱冲昏头脑的山贼们操起武器,怒涛般地朝叶天龙冲杀过来。

  冲得最快的五个人眨眼之间已经到了跟前,两刀三枪朝叶天龙身前的女神战士招呼过来。

  声娇叱,女神战士手中的飞电标枪爆出漫天的电光,人影纷飞,中者立倒。叶天龙的动作也不慢,声怒啸,闪身冲向东北角,剑起处风雷骤发,铮声接住攻来的支长剑,身形斜移,顺势剑贯入第二名山贼的右肋,同时口中大叫。

  “往这边走!!到房子那里去!!”

  辛西雅和其他的女神战士应了声,身形开始跟着叶天龙移动。混战中,叶天龙发觉到这些山贼的实力相当可观,可以说个个都是强悍之辈,其中有不少的家伙剑上的火候非常精纯,显然是山贼的精锐部队。

  对于这些家伙居然会想到躲在这个地方,然后运用那面鬼旗来引诱自己的行动,叶天龙感到十分佩服,看来山贼之中也是有能人在。

  只要看到之前山贼的游击战术,自己应该知道这些山贼另有巢岤的,不然的话,数次封锁青峰山,就会对这些山贼的行动多多少少起到些妨碍的。

  现在只有先退到房子那边,这样来就不会陷入山贼的重围,毕竟四面八方都受到攻击的滋味不好受,而辛西雅和那些女神战士为了保护叶天龙,已经多多少少受了点伤。

  三把刀狂野地劈下,霎时将挡在叶天龙身边的个女神战士硬生生逼退步,随后七八个山贼暴喝声,扬刀冲进辛西雅她们的圈子,两个女神战士火速补上位子,手中的银盾向前展,随后就将冲过来的山贼挑跌。

  叶天龙刚刚劈翻两个山贼,风声从侧后响起,劲风之强压得他的护身真气阵波动,前方又是三枝长枪火杂杂地刺来,搅起满天的冷电。

  心中暗叫声不好,叶天龙知道不能侧身避让,便大喝声,虎目圆睁,神器烈火剑在身前转。

  “八方风雨疾!”他使出了招应付群战的绝招。

  三个山贼惨叫声,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