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兵的大营,在渐渐泛起亮光的天地之间,是那么的耀眼夺目!

  ※※※

  庆计马当先,手提着赤焰枪,将挡在路上的盗贼兵挑开,口中大喝道:“大家跟我去追击火娘子!”

  他身后的骑兵齐齐应了声,踢胯下的战马,随着庆计冲出了盗贼兵的大营,朝盗贼溃退的方向放马而去。

  这支骑兵前进的速度之快,在路溃逃的盗贼兵眼中好像是道红色的闪电,从自己的旁边掠过,躲闪不及的就成为他们的枪下鬼。有些盗贼兵干脆离开大路,向四野逃去。

  虽然有些盗贼头目想到要抵抗,但骑兵的冲击力是他们无法想像的,当红色的骑兵排成的方阵冲杀过来时,他们的反抗在庆计的骑兵面前毫无作用,只是让盗贼兵白白的送死。

  这样冲击带给盗贼兵的震撼是强烈的,加上不知道前面什么地方会冲出法斯特军的恐惧心理,让大部分的盗贼兵只要看到红色的骑兵出现,马上就四散而逃。

  当后面的溃败传到火娘子的中军时,已经成为无法阻挡的洪流,不少的盗贼头目带头逃跑,让庆计的骑兵毫无阻挡地直冲到火娘子的中军。

  因为不知道法斯特军到底有多少人马追杀过来,基列十分聪明地带着自己的部下抢先跑掉了。火娘子也只好无可奈何地带着自己这些毫无斗志的部下加入逃跑的行列。

  路经过的城镇,火娘子她们也不敢停留,生怕被法斯特军敢上来,现在她们的目标只有个,逃进自己熟悉的山区,在那里才会感到有安全感。

  “前进!前进!再前进!”

  庆计和他的骑兵脑海中除了这样的念头之外,再没有别的想法,他们直追杀到战马无力支持为止,这时已经追杀了整整百多里路。

  经过这次的战斗,庆计的骑兵在盗贼中的名声不胫而走。“红色的闪电”是盗贼兵给庆计的骑兵所起的外号,这个外号将伴随着这支红色骑兵出现在大陆各国,这是刚刚叫出这个名字的盗贼们所意料不到的,他们只不过是成为这支骑兵的第个祭旗者。

  ※※※

  走在最前头的孙也没有得到好处,叶天龙带着近卫团的战士在前面已经等候多时了。叶天龙将任丘城托付给索冲和他的那二千名新兵后,就和龙灵儿带着近卫团赶到盗贼兵必经之地埋伏起来了。

  当孙的部队刚刚经过半的时候,叶天龙和龙灵儿便指挥着近卫团战士冲了出去,将盗贼兵的队伍断成两截。

  本来就是人心惶惶,士气低落的盗贼兵见到真的有法斯特军埋伏,第个反应就是逃跑,加上近卫团的战士个个强悍无比,更是杀得盗贼兵士气全无,四散而逃。

  孙是莫名其妙地被部下带着跑起来,等回过神来,已经是不可能再稳下队伍,也只有稀里糊涂跟着队伍直往前跑了。

  等跑到山区,停下来的时候,孙才发现自己的队伍已经丧失了大半,剩下的都是自己的老部下。

  正在叹息之际,身边个来自云阳的使者劝道:“将军不如先到我国,等我国的大军准备好了,将军可以任先锋,再杀回青州不迟!”

  孙想了下,便接受了这个建议,他望着任丘城的方向,大声地说道:“天龙小儿,等我回到青州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说罢,他掉转马头,朝云阳的方向驰去,身后的盗贼连忙拔腿跟上。

  叶天龙追杀了阵,见到盗贼兵全部逃进山区,也开始收拾起战场来了。他和龙灵儿在这里等了天,就等到了于凤舞她们。

  双方见面,真是欢声雷动,兴奋异常。

  叶天龙当即下令全军在这里扎营,大赏三军,雇佣兵也得到了非常丰厚的报酬,他们也就安心在这里为叶天龙效力了。

  在热闹的人群中,庆计和他的骑兵却是倒头大睡,他们实在是太累了,但他们的辛苦并没有白费,“红色枪骑兵”的名头已经在军中流传,这是让他们十分骄傲的。

  叶天龙他们的高兴并没有持续多久,留在任丘城的索冲派来个信使,从青峰山下来的支队伍正朝任丘城来,看来是青峰山的山贼们对任丘城有所企图,希望叶天龙他们火速回来。

  "112"

  法斯特历537年十二月,法斯特帝国青州南部重镇任丘城的四门紧闭,护城河上的吊桥高高拉起。

  十二月的太阳有气无力的挂在半空中,懒洋洋的吐着光芒,给地上的士兵涂上了层耀眼的亮银色。乍看过去,这些排列得整整齐齐的士兵好像是笼罩在个大大光晕之中,其状相当壮美。

  之所以有这样的场面,原因就在于这些士兵身上的那套连头穿到脚的银白色的特制衣甲,可以说,除了双眼睛上面没有衣甲遮掩之外,身上任何地方都在这套奇怪衣甲的有效保护之下。在他们的敌人看来,这些浑身上下都发出光芒的家伙简直是可怕之极。

  “穿得这么亮,看起来真是好刺眼啊!”

  索冲站在城头喃喃自语道,在他的身边是刚刚被任命为副将的王广,两个人的左右是雁翅派开的弓箭手,直延伸过去,布满了这面的城楼。这些弓箭手的手中都是已经上了弦的强弩,利矢所瞄准的就是城下正缓缓靠近的那个光圈。

  “太奇怪了,青峰山的山贼怎么会拥有这样可怕的衣甲呢?”

  索冲回头看,说话的是自己的另外个副手崔望。崔望和王广样,都是任丘带年轻人中声望很高的人物,不过个是住在任丘城以南,个是住在任丘城以北,彼此之间是闻名已久,惺惺相惜。

  火娘子的盗贼军占领任丘城之后,自然会想到这两个人物,他们利用家小的性命来胁迫崔望,将其拉入伙,让他出任那些强征来的新兵头目,在任丘城守将巴力的监督下训练这些士兵。但是王广却是孤家寡人个,盗贼军无法也像对付崔望那样的来个如法炮制,让闻到风声的王广逃入山中。

  这次叶天龙奇袭任丘城时,王广就是事先潜入城中,和崔望取得联系,说服了他在叶天龙攻击盗贼军的时候,也率领手下的士兵向盗贼军发动攻击。占领了任丘城后,崔望也加入了叶天龙的军中,因为他明白在这样的局势中,如果想保全自己的家小,就必须有强力的保障。

  崔望眯起眼睛看了会儿,然后对索冲说道:“索大人,据我所知道的,在青峰山的那些山贼原来就是些被官府和盗贼军逼得没有活路的人组成的个自救团体,其中好像没有听说过什么特别出色的人物,这次他们居然会做出攻击任丘城这样大的举动,莫非是”

  王广在边打断崔望的话,急切地说道:“注意,这些家伙靠过来啦!”

  众人的心神震,全部紧了下手中的弓箭。索冲俯身细看,只见近千名山贼分列成五十队,加快脚步朝任丘城下冲过来。冲到离任丘城有百步之遥,山贼们停下了脚步,齐齐挥动手中的武器,发出声震天的呐喊,示威的味道十足。

  名身材高大的甲士从山贼的阵中走了出来,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大声向城上叫骂,其态度极其嚣张。

  索冲暗骂声:“可恶!”但他知道这些家伙的可怕之处,之前的次交战已经让他知道这些山贼身奇怪的衣甲可以挡住任何的利器。面对浑身刀枪不入的敌人,他是绝对不会做傻事的!

  城下的叫骂越来越难听起来,城楼上的士兵脸色也开始有些变化,索冲知道这些都是没有多少战斗经验的新兵,山贼这样的挑战骂阵对于他们的士气影响是非常大的,但他苦于情势所迫,也只有暗暗祈祷叶天龙的大军能尽早赶回来。

  索冲正想着如何鼓舞士兵的士气时,忽然间声劲弓响起,枝狼牙箭从城楼上呼啸而下,直奔城下那山贼甲士的面门。

  转头看时,原来是王广忍不住了。此时手中张特制的铜胎弓那狂震的弓弦尚未平息下来,只见他冷笑着慢慢再度将弓拉到满月,右手的手指中间夹着三枝寒光闪闪的狼牙箭。

  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让对方做出闪避的动作,狼牙箭的破空声尤在众人的耳边响着,闪闪发光的利矢已经到了山贼的面门,正中眉心的位置。

  “波!”的声,奇异的白光闪,那山贼甲士被狼牙箭上所蕴含的力量撞得头往后扬,脚步乱,往后退了半步。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力贯重甲的狼牙箭居然从闪过白光的额头上反弹开来,这个山贼毫发无损,挨了这样箭的他没有丝毫的惧色,反而狂傲地站上步,示威性的挥舞着左手,身后的山贼队伍顿时发出如雷的欢呼声。反观城上的法斯特士兵,则是面如土色,这样的敌人还有交战的可能吗?

  崔望在边发出声长笑,道:“久闻王广兄的神射连珠之术,不想今日终得见,实为幸事!”

  索冲尚未回过味来,王广已经声如沉雷,朝那个山贼甲士喝道:“无知小贼,接我三箭!”

  话音未落,三声弓弦的震动几乎是同时发出,三枝狼牙箭迅疾如电,首尾相接连成线,朝城下的山贼射去。

  当先的箭射中了那山贼甲士的右眼,依然是白光现,狼牙箭弹飞了。但随后的第二枝第三枝狼牙箭都不偏不倚的落在同个位置上,彼此之间的间隔不到息,就算是那山贼甲士想要躲闪,也是没有时间。

  白光乍现即灭,第二箭的白光尚未消散,第三箭已经带出了线的血光。

  声惨叫,山贼甲士的头往后扬,插在右眼上的狼牙箭那箭羽在空中不住的颤动着,血珠飞溅。

  “蓬!”的声巨响,被狼牙箭穿眼贯脑的山贼甲士那壮硕的身躯晃了晃,就重重的倒在地上。

  山贼的叫嚣声嘎然而止,城上城下陷入片死寂之中。

  刀枪不入的神话就此打破,原来依仗为无敌的武器居然也会被人击毁。山贼本来已经不可世的狂傲立时为之收敛。看到地上同伴的尸体,他们对这副神奇的衣甲失去了原有的强大信心,穿上它,并不是说就不会被人杀死的。

  “将军神射!!”

  城上法斯特的士兵这时才如梦初醒,发出阵欢呼声。有了王广这个榜样,他们现在知道对付这些山贼的办法了,原本惶恐不安的心便镇定下来,敌人并不是没有破绽的,虽然说他们自认没有王广的射术,但大家都知道敌人的弱点,那么对付起来就不会像第次接触那样的无助了。

  在士兵的欢呼声中,索冲抓住了王广的臂膀,低声地说道:“有个问题,我老早就想问你了。”

  面有喜色的王广微笑着说道:“索冲大人有何指教?”

  “你既然有如此的神射之术,为何那天偷袭我军前锋时,射向叶大人的那箭会相差那么大。如果说,当时就用这神射连珠之术的话,我家将军”

  索冲没有再说下去,但言下之意就连旁的崔望也听得出来,他也不禁好奇,原来王广是在那样的情况与叶天龙他们相遇的。

  王广先是楞,似乎是没有想到索冲会问出这样的问题,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雕虫小技,倒是让索将军见笑了!”见到索冲大有追根究底的架势,也只好赫然说道:“当时我已经天没有吃饭了,肚子饿啊!”

  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答案,索冲呆了下,然后和崔望起捧腹大笑,笑得王广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山贼的头目显然是没有想到这样的情况,原来这副衣甲是可以这样打破的,阵不知所措之后,才定下神来,指挥着山贼朝任丘城逼近。因为这个时候退兵的话,无疑更加助长了法斯特士兵的士气,使得山贼的士气更加低落。

  “准备战斗!!”

  索冲声大喝,城上的气氛顿时为之紧。城楼上的大型弩车和抛石机也开始了方位的瞄准,只是山贼们的阵型分得很开,这种用来对付密集队伍的重型武器也发挥不了真正的作用。

  山贼的阵列前进了二十步,快要进入法斯特士兵的射程了,在他们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悠长的号角声,伴随着暴风骤雨般的马蹄声,大地发生微微的颤动。

  心中惊的山贼回头望去,尘土飞扬中,红色的大旗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接着是身穿红色盔甲的骑兵排成的整齐队伍飞驰而来,有如片急速跳跃的火焰压向他们。

  “太好啦,是庆计大人的红色枪骑兵!”索冲兴奋地向士兵们宣布道,“我们的大军到了!”

  虽然城上的士兵和王广崔望样,还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但他们从索冲的表情看得出来,来的定是本方的军队。

  ※※※

  看到法斯特的骑兵旋风般的朝自己直冲过来,山贼的阵营中出现了轻微的马蚤动,但很快就摆出了副迎战的架势,毫不畏惧的冲向红色的火焰。

  按照山贼的装备来说,只能算是法斯特的轻装步兵,他们居然敢直接迎上骑兵的强力冲击,这足以让人感到吃惊,甚至可以怀疑这些山贼是不是有问题了?

  但是庆计的骑兵并没有出现丝毫的惊讶,依然举着手中的长枪放马朝山贼的阵容狂冲而来,转眼之间,双方的面孔都可以看清楚了。

  山贼们举起了手中的武器,挥舞着,他们已经设计过这样的战斗,只要对手发现无法攻破自己身上的衣甲,便会陷入恐慌之中,然后变成单方面的杀戮。

  战马的喷鼻声,士兵的呼吸声,似乎是下子在面前放大了,山贼的兴奋度也提到了最高点。位列于阵营最前面的几个山贼已经瞄准了跑在最前面的那个法斯特骑兵,这个家伙的脖子上围着条绣有徽章的金丝泛边领巾,定是法斯特骑兵中的将军级人物,将他打下马,提着他的脑袋,定是件大功!

  马当先的庆计手中的烈焰枪在空中划过道优美的弧线,口中大喝声:“滚开!”

  烈焰飞腾中,应声而起的是两个冲在最前面的山贼。虽然身上没有伤,但他们的身躯却被烈焰枪扫得横飞起来,重重的撞到后面的同伴身上,下子就向后倒下片。

  庆计身后的千枪骑兵同时发出呐喊声,队形变,分成三路纵队,狂野地冲入山贼的方阵中,手中的长枪左右扫荡,将挡在路中的山贼挑倒撞飞。

  可怜的山贼这时才发现自己犯了个很大的错误,他们没有把骑兵冲刺时的强大冲击力计算在内,这种可怕的冲力并不是他们这些轻装步兵的血肉之躯可以抵挡的。

  眨眼之间,山贼的方阵就被冲得七零八落,虽然说他们并没有受到真正的人员伤亡,但骑兵飞驰而来所蕴含的绝大冲力让他们体会到光光靠身刀枪不入的衣甲并不能随心所欲主导场战斗。

  边是训练有素的精锐骑兵,边是缺乏组织性的山贼,这样的对敌组合,结果是早有准备的精锐骑兵有如把锋利的快刀裁剪薄薄的绢丝,干净利落地切割山贼的队伍,将他们分成数个相互间无法照应的小团队。

  本来战斗的时候就是拥而上,各自为战的山贼被这样分割后也没有再想到如何重组队形,有些彪悍的山贼急吼吼的想找人厮杀,而有些胆小的则是开始动起保身的脑筋来。

  庆计的枪骑兵穿过了山贼的阵容之后,在山贼的后面重新列队。

  千名骑兵在任丘城下背靠着护城河,火速形成六行的横阵,期间除了战马的嘶叫声和马蹄声外,只有甲胄和武器磨擦发出的声响,根本没有别的杂音出现,即便是几个被山贼的刀枪划伤的骑兵也没有多吭声,随着队伍做出进退回旋的动作。

  所有的动作都在很短的时间里面完成,没有出现丝毫的混乱,简直就是场漂亮的马术表演!把守在城楼上的法斯特士兵看得目瞪口呆,王广和崔望也是大为赞叹,这样的指挥骑兵,如臂使指,运用自如,上下浑然体!

  ※※※

  红色枪骑兵搅起的尘埃刚刚落定,在山贼的阵前就出现了法斯特步兵的庞大阵容,叶天龙神采奕奕的立于本阵前方,在他身边是左岛近和范铜两位有如天神般的巨汉。

  “杀啊!最前面那个家伙的头可以得万枚金币!!”

  顿了下,从山贼的阵容中突然传出了这样的喊声,刚刚定下神的山贼顿时好像戳破了窝的马蜂样,不甘落后地朝叶天龙杀去。

  “太瞧不起人了,我的脑袋居然只值万金币啊!”

  听到当事人这样不满的嘀咕声,左岛近和范铜不禁呆了下。但也没有让他们多想什么,眼前的山贼已经蜂拥而来。

  叶天龙左盾右剑,毫无顾忌地迎向山贼队伍,手中的烈火剑在和第个山贼的武器接触的瞬间有个巧妙的变线,从斜向架开了对手的大刀,斩在他的胸肋部。

  “小子,你死定了!”

  那山贼的嘴角流露出丝残忍的笑意,对叶天龙的这剑毫不在意,只管抡着大刀朝他的脑门砍去。

  叶天龙知道这家伙是仗着身上这副怪异的衣甲可以抵御任何外来的伤害,但见到这样个小兵也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倡狂,火头的无明火起,便用上十成的功力狠狠地斩下。

  烈火剑似乎是感受到主人的愤怒,剑身爆出赤红的光芒,没入山贼的身躯。这时山贼的大刀才到了叶天龙的面前,但已经无法再继续前进点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

  山贼的手晃,缓缓低头看到自己的胸口鲜血狂涌而出,声悲鸣,他发现自己所依仗的护身甲已经被剑破开个大口。倒下去的时候,山贼的眼睛中还是副不信的样子。

  叶天龙也呆了下,他本来的想法是,虽然不能破掉山贼的衣甲,可自己十成的功力足以将其震飞,所以他才不在意这山贼的大刀攻击,但没有想到自己的剑可以击破山贼的护身甲。

  “真不愧是神器啊!”叶天龙兴奋地扬烈火剑,有了这样的发现,他现在更加没有什么顾忌了。在用盾挡下第二个山贼的刀后,叶天龙反手就是斩击,当烈火剑划过时,带走的是对方的生命。

  这时候,左岛近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