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闹的主题。在倩公主她们没有到来的时候,会场的人就在闹着要宁素女出场。

  当时是卿云以百二十枝花的惊人身价翩然下场,众人都在等待着最后的压轴戏,他们几乎是屏住呼吸,静侯宁素女的出场,想看看这个名动艾司尼亚的绝代佳人会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绝妙歌舞,以及她到底会以什么样的身价登上今年的花魁。

  哪里想到,高老大却在这个时候宣布卿云就是今年的花魁得主了!

  这下子众人就炸了锅,特别是那几个专门准备好要把宁素女抢到手的贵客哪里肯罢休,立刻点名要求宁素女出场。其他的人见状也是大力鼓噪,不管怎么说,能看到宁素女的场表演也是非常难得的,这样的机会自然不肯放弃了。

  高老大怎么解释也无济于事,不少人更是指责高老大暗中操作,将宁素女藏起来或者早以送给某个权贵了,却利用宁素女在这里欺骗大家,引众人上钩!

  正在喧闹之际,倩公主她们的进来使得这场戏出现了中断。

  这时候,好多人也看到倩公主所出示的请帖,知道这位公子原来不是自视其高,而是有高老大的请帖,虽然在心中猜测此人的来头,但原本的轻视心理已经收起来了。听到倩公主这样说,众人便又开始强烈要求宁素女出场了。

  高老大额头上冷汗都冒出来了,她知道如果这件事不解决好的话,她的“暗香阁”声誉会在艾司尼亚落千丈,个弄不好,得罪了这些出手大方的贵客,今后的日子定会非常不好过。

  左思右想,高老大将牙齿咬,决定公开宁素女变丑的秘密,反正也是无法守多少时间的,再说经过艾司尼亚这么多的名医和治疗师的诊断,完全没有恢复容貌的可能。

  正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揽镜暗自伤感的宁素女听到高老大的召唤,不禁暗自愣。

  虽然舍弃绝世容颜是自己的选择,但宁素女只是想暂时的改变,为得是找到个能真心对待自己的人,可是从昏迷中醒来,却发现实际情况和自己的预料有太大的出入。

  主持人维尼的失踪,让她升起种不祥的预感,等到那些治疗师的结论出,天地下子在她的眼前颠倒了!她越来越后悔自己的时冲动,尤其是看到自己这张扭曲变形的脸之后,千般滋味霎时涌上心头。

  在拥有绝世的容颜时,也许她并不在乎,甚至有些厌恶由此带来的命运。但真的等到失去,而且是永远的失去之后,她才感到有多么的宝贵!特别是在看到别人投射过来的可怜眼神,让她感觉到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被叫了好几声,宁素女才站起身来,突然间感到眼前阵模糊,她发觉到自从醒来后,精神好像不时出现恍惚,无法保持完全的清醒。也许是那个魔法的后遗症吧?宁素女这样想着,在脸上挂起了张面纱,随来人往大厅行去。

  看到宁素女面带轻纱,婷婷袅袅地进入大厅,所有的人都感到精神大振。高老大将她领到舞台上后,突然伸手将她脸上的面纱摘下来。

  “各位大爷,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让宁素女参加今天的花魁大会了吧?”

  听到台下众人的惊呼声,宁素女的心中阵惨然。

  “这是什么东西啊!简直是鬼女吗,她会是那个貌比天人的宁素女小姐吗?”

  有人忍不住大叫起来,其他人也随声附和,指责高老大偷梁换柱,用个这么丑陋的女人来代替宁素女小姐。

  高老大不禁苦笑道:“有钱好赚的事情我为什么会不干呢?宁素女变成这个样子,我也是无可奈何啊!如果不信的话,你们可以上来辨认下啊!”

  听到高老大这样说,又经过仔细的辨认,众人终于确定了宁素女的身份。没有想到心目中的天仙女神会变成这个样子,人们感到深深的可惜,同时为觉得自己以前白白在宁素女身上花了如此多的心血。

  看到原本是自己石榴裙下的崇拜者露出如见鬼魅般的神情,从自己的身边远远避开,宁素女的心中产生没来由的伤心和无助。她突然间想到,自己在这个世间好像是无根的浮萍,以前还可以靠绝世的容颜立足,现在能有什么可以依靠呢?

  高老大的声音在边响起,“各位大爷,你们不是要让宁素女竞选花魁吗?现在她人已经来了,就请各位大爷开始吧!”她是恼怒刚才这些人对自己的无理纠缠,还有就是对宁素女产生莫名的恼恨。

  会场顿时阵沉默,这个样子的宁素女谁会喜欢呢?看到她那张足以让人做恶梦的鬼脸,他们甚至连再看眼的兴趣都没有了。

  将人们的反应望在眼中,宁素女感到阵悲哀。就在这时,个清脆的声音在安静的大厅中响起。

  “我送宁素女小姐千枝花!”

  好像声巨雷在众人的头上炸响,大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这样的女人会有人出到十万金币的天价吗?

  发出声音的地方顿时成为全场目光的焦点,只见倩公主安然自得地坐在那里,饶有兴趣地看着台上宁素女和高老大。

  高老大惊吓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这样的天价是她想都没有想过的,而且对像还是个面如魈魅的女人,就算是变容以前的宁素女,高老大也只是想到两万金币左右。

  宁素女却是娇躯剧震,眼中的泪水悄然滑落。她不知道是该哭,还是笑?

  ※※※

  花魁大会结束了,留下的是个难以置信的天价和个绝无仅有的花魁,这样的事件在大陆的青楼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也可以说,它创造了个没有人可以望其项背的纪录。

  艾司尼亚的好市民又多了条可以发挥他们想像力和口才的新闻,只有远在青州的叶天龙莫名其妙的背上笔数目庞大的债务,因为倩公主虽然报了价,却没有付这笔钱,而高老大也不敢马上向她要,只好把这笔债务记在了可怜的叶天龙身上。

  "110"

  终于要走出山区了,队伍中的每个人都感到十分兴奋,无形之中也都加快了行军的步伐。龙灵儿更是在叶天龙的耳边直嘀咕,下山的第件事情就是好好洗个澡,再美美地吃顿。叶天龙也是大为赞同,在这个渺无人烟的山区中钻了半个多月之后,这两件事的确是大享受。

  叶天龙龙灵儿两个人和十六名战士是作为前锋走在队伍的前面,两个人正说得高兴之际,突然间枝羽箭划破长空,朝叶天龙的面门飞来。

  “是盗贼吗?!”

  “我们遭遇伏击了吗?!”

  满腹的兴奋顿时化为震惊,叶天龙险险转开头,那枝后继无力的羽箭从他的耳边掠过,疲惫的落在他的脚下。

  叶天龙抬头看,只见从前面的山包后面涌出了大批的人马,他们都是些衣衫褴褛的汉子,正呈马蹄形朝这边包围过来。他们手上的武器不,有锄头有牛刀有镰刀还有生锈的大刀。

  “这是些什么啊”

  叶天龙和在他身后火速列阵的近卫团战士全部傻了眼。这是哪门子的盗贼啊?奔得近前来的这些盗贼,人人面有菜色,有些个甚至连拿武器的手都在发抖,如果他们手中的家伙勉强可以称得上是武器的话。

  龙灵儿也是看得摇头不已,这样的敌人简直太缺乏对抗性了!她本来想见面就给对方来个下马威的,现在也没有了这个兴致。

  “留下所有的食物与钱财,我们就让你们走!!”冲到叶天龙跟前的数个大汉齐声吼叫。当中有个大汉手中拿着张猎弓,看来是方才那枝羽箭的主人。

  叶天龙还没有回话,龙灵儿已经眨着月牙眼,吃惊地说道:“你们别开玩笑啦!用这些武器就想打劫?我看它们只适合种田吧?”

  “胡说!”手持猎弓的大汉吼道:“再不交出食物和钱财,我们会杀人的!”

  叶天龙哈哈大笑起来,他扬手中的重标枪,大声说道:“看到没有,我这个才是真正杀人的武器!”

  人群中发出阵鼓噪声,手持猎弓的大汉将手高举,众人便安静下来。

  “就算你的武器再好,也只有十八个人而已,我们这里可有好几百人!”

  叶天龙的心中动,看来这个大汉是这些人的首领,而且看样子他们也不是什么凶狠之辈。这样的人怎么会来作强盗呢?

  很快他的心中有了计较,朝大汉傲然说道:“在我看来,就我们这些人已经足够打发你们了!”

  这下子,连这个大汉也勃然色变,“没有见到过像你这样狂傲的人,看来你们是不想活了!”说话的时候,从大汉的身边跳出四个人,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吼叫着朝叶天龙扑过来。其他的大汉也开始呐喊着往前移动步伐。

  叶天龙长笑声,将手中的重标枪往地上插,盾牌在身前挡,同时下面闪电般的出脚。四个人根本没有近身的机会,几乎就在他们扑出的同时,就已经倒飞向人群。

  “升盾出枪!”

  叶天龙声如雷鸣,身后的近卫团战士应以声大喊,左手挽着的盾牌往上升,人往两翼分张,从盾牌后面吐出的标枪尖在阳光下闪闪生光,这种强烈的搏杀气势压得对方的脚步为之顿。

  倏然,从包围圈的外面传来了惊叫声,接着是近卫团战士震天的呐喊声,是走在后面的大队人马到了。在索冲的指挥下,近卫团的战士分成两路,像把钳子般朝这伙人急速围过来。

  看到大批全副武装的士兵朝自己这边冲杀过来,这些衣衫褴缕的强盗顿时惊慌失措,纷纷掉转身子,想要夺路逃走。

  就听到叶天龙声大喝,“全部给我站住!逃的话格杀勿论!”声如沉雷,震得众人阵耳鸣。

  近卫团的战士马上示威性的投出了排的标枪,阻断他们逃跑的路线,让他们见识到远攻的实力。看到近卫团如斯的声势,为首的大汉面色惨,他身后其他的人更是双脚发软。

  “我们是来清剿盗贼的法斯特军队,你们为什么要在这里打劫?”

  叶天龙望着手持猎弓的那个大汉,神情严肃地说道:“你们和盗贼联盟的人有什么关系吗?”

  “法斯特的军队?”

  人群中发生了轻松的马蚤动,那个大汉面现喜色,惊疑交加地问道:“你们真的是法斯特的军队?是来青州消灭盗贼的?”

  叶天龙点点头,沉声说道:“我是法斯特的东督叶天龙!奉陛下之命前来青州剿匪的!”

  霎时间,所有的强盗全部跪倒在地,齐声说道:“叶大人,求你救救我们吧!”

  近卫团的战士全都愣,叶天龙见状便知道自己刚才的猜测没有错,这些人并不是盗贼。他沉声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在这里聚众打劫!难道不知道这是犯法的事情吗?”

  为首的大汉俯身拜倒,大声地说道:“叶大人,我们都是被盗贼迫害,逃离家园的农夫。因为实在没有东西可吃,所以才带写人出来打劫的!我是为首的,有什么罪名就让我王广个人来承担,请大人饶过他们。”

  他停了下,沉重地说道:“要不是实在活不下去了,也不忍看着家中的妇孺老少饿死,我们也不会这样做!”说到后来,他的虎目中已经是泪水盈眶,其他人也是哀声连连,让人闻之鼻酸。

  龙灵儿还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的大汉哭泣的,她不禁也感觉心中酸酸的,对那些造成这种状况的盗贼越发的痛恨。说真的,她还从来没有过这么痛恨的感觉,对于将要成为她对手的盗贼兵来说,这将是他们生的噩梦。

  她悄悄地拉叶天龙的手臂,轻轻地说道:“大哥,他们好可怜啊!”

  叶天龙点点头,这群只能算是饥民。他把上前拉起王广,下令让士兵将身边的食物分些给他们,在他们不住的感恩声中对王广说道:“带我们到你们的村子里!”

  随着王广他们来到他们住的地方,情况真是非常可怜。上千人都是住在些用木头和草搭建的草棚,全村连间像样的屋子都没有。

  听到叶天龙他们是来消灭盗贼的,这些村民全部十分激动,纷纷要求加入他们的阵营,但都被叶天龙拒绝了,因为让这些没有经过训练的百姓参加战斗,反而会拖累了近卫团的战士。

  当晚,叶天龙他们和王广等些村人进行了次细谈,了解到目前青州的些详细情况。

  自从青州的叛乱爆发之后,原本盘踞在任丘城附近山中的盗贼联盟也乘机出兵占领了任丘城,并以此为根据地四下扩张,为自己打下了青州最南的块地盘。要不是火娘子衔恨带着她的精锐人马去艾司尼亚对付叶天龙,结果全军覆没,也许盗贼联盟的声势更加强大了。

  随着地盘的扩大,盗贼们的野心也越发的大起来,为了能获得更大的地盘,就需要更多的军队,所以他们在自己的地盘上大肆的强行征兵,弄得领地内的百姓苦不堪言,怨声载道。而王广这些人正是为了逃避盗贼兵的迫害,才离开自己的家园,逃到山区里面。

  盗贼联盟的大军兵发临河地区之后,留在任丘城出任守将的盗贼头目巴力是火娘子的亲信干将,向来在盗贼联盟中负责后勤工作。

  盗贼们在任丘城中囤集了大量抢来的粮草和财物,城中目前有千的盗贼兵,以及从下面各村镇强行征来正在进行训练的新兵四千。

  面对这样的情况,叶天龙他们经过番商议,终于有了个完整的计划。

  ※※※

  这日的下午,支押送粮草的队伍刚刚离开任丘不久,任丘城下来了男女两位年轻人。两个人都是穿着宽大的平民服,男的固然气度不凡,但他身边的少女更是清秀脱俗,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把守城门的几个盗贼兵见到这少女,顿时眼睛都直了。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动人的少女,光是那双弯弯的月牙眼轻轻转,就足以让他们的心随之狂跳。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从什么地方来的?”

  位小头目抢出步,拦在少女的面前,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的俏脸。

  迟步的几个盗贼兵也不甘落后,急忙跟了上来,嘻皮笑脸的把两个人围在当中,闪着邪色的眼睛都落在那个美丽的少女身上。

  看到这样的架势,经过身边的市民都知道这些无恶不作的盗贼兵想要干什么,但他们除了暗自为美丽的少女叹息之外,也不敢多停留,生怕惹上事端,连累到自己。

  面对七八个恶形恶像的盗贼兵,听到他们发出的不怀好意的笑声,非但那个男人毫不害怕,甚至这个美丽的少女也不见丝毫的畏惧之色,相反的,她的娇颜上还露出了丝顽皮的笑意,伸出嫩白如玉的小手,指了指城里,俏生生地说道:“这位大哥,这里是任丘城吗?”

  “咦?”

  没有看到意料之中的场面,那个盗贼小头目不由得愣了下。往常像这个娇小可爱的少女被他们这样包围,没有个不是花容失色,哀求连连的,有如落入虎口的小羊羔,可是这个少女却是浅笑俨俨,神态自若。

  没有等到这个盗贼小头目警觉过来,旁的个盗贼兵被这少女如花的娇靥所迷惑,滛笑着伸手去摸少女的柔荑,口中怪笑道:“小姐,这里就是任丘城,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少女脸色正,说道:“这样就好!”

  说罢,手指伸,正点在这个盗贼兵的眉心处。这个盗贼兵当下连哼都没有哼声,就软倒在地上。

  “你干什么?”其他的盗贼兵几乎是同时大叫起来,但他们还没有来得及用上手中的武器,站在边的男人铁拳闪电般的轰出,霎时拳头着肉的声音连珠炮般响起,被击中的盗贼兵无不惨叫声,整个人倒飞数尺,落下时已经成为具没有生命的尸体。

  在众路人的惊惶和恐惧中,男人收回拳头,把扯掉了身上的平民服,露出了里面身的戎装。

  “我是法斯特的东督叶天龙!大家不要惊慌,我们是来消灭这些可恶的盗贼!”

  叶天龙边说着,边拔出了烈火剑,轻松的将旁还没有回过神来的盗贼兵小头目斩杀。他身边的龙灵儿也扯掉了身上的平民服,向把守城门的盗贼兵发动攻击。

  这时候在旁也有十数个大汉齐声呐喊,也扯掉了身上的外衣,露出了法斯特军的服装,他们是随叶天龙和龙灵儿起行动的近卫团好手,抽出武器向盗贼兵杀去。

  “法斯特军来啦!”

  “叶天龙来啦!”

  猝不及防的盗贼兵根本没有想到法斯特军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只有本能的大喊大叫起来。惊慌失措的他们根本没有战斗力可言,再加上面对着叶天龙和龙灵儿这样的高手,简直可以说是不堪击。

  在叶天龙和龙灵儿的带领下,静心挑选出来的十几个近卫团战士抖擞精神,有如虎入羊群,杀得痛快淋漓。但他们并不抢入城中,而是要将这个城门占住,好接应外面的近卫团战士进城。

  因为单单靠这六百名的近卫团战士是无法硬攻有数千盗贼兵把守,防御设施十分完备的任丘城,叶天龙他们唯可以利用的就是敌人不知道他们已经到了任丘。所以叶天龙他们才会设下这样的偷袭之计。

  此刻在城外,见到这边的信号,所有的近卫团战士在索冲的带领下正急速地往任丘城靠近。

  城门口的战斗以及盗贼兵的惨叫声,好像是颗石子投入水中样,将混乱的涟漪急速的扩散,加上市民的奔走呼号,越发加剧了任丘城的混乱。

  等到那些机灵的盗贼兵想到要拉上吊桥时,才发现吊桥的缆绳已经被叶天龙他们砍断了,根本无法拉上吊桥。

  任丘城的守将巴力正抱着个抢来的少女玩乐,听到护兵的禀报,不禁吓得从床上跳起来。定了定神,他猛然间想到刚刚收到的情报,叶天龙他们还在临河地区聚集人马,准备和火娘子他们对阵,便怒吼起来。

  “这是不可能的,叶天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有盟主的三万大军守在临河,他们难道是飞过来的吗?”

  报信的护兵战战兢兢地说道:“巴力大人,现在东城门口正在发生激战,他们自报是法斯特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