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遁入山林,所以他们才会对进入他们领地的人类十分不友好。

  而他们到的那个藏春谷其实就已经是莫干人的领地,只是那个时候,莫干人的注意力全放到尤那亚身上了,所以才会让他们轻易抵达了密林。因为密林已经是莫干人的最后道防线,叶天龙他们的出现自然会引起莫干人的攻击。

  “你的运气真的很好。如果不是尤那亚带人正在攻击我们,你是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松地通过我们的领地。”

  雅兰的手在叶天龙赤裸的胸膛上温柔的抚摸着,口中喃喃的说道:“谁知道我时好奇,想看看你的模样,结果莫名其妙的相信你,还喜欢上你。”

  叶天龙暗中苦笑,他知道雅兰所说的喜欢是什么意思,自己就像是被皇帝宠爱的个女人。但反过来想,自己也没有吃什么亏,大家各取所需罢了。于是便悠然地说道:“我这个人向运气很好!”

  雅兰含笑摇头,只是用双小巧玲珑的玉足在叶天龙的小腹下面轻轻的动着。

  “住手,你再这样做,我会忍不住吃了你的!”

  叶天龙感到自己的分身被夹在双温润如玉,柔嫩绵软的玉足中间,轻轻的搓,慢慢的揉,那种异样的触感直冲丹田,他不禁叫起来。

  雅兰吃吃地笑起来,并不停下双足的活动。叶天龙故意将脸板,沉声说道:“你怎么不听话?”

  雅兰媚笑声,凑近叶天龙的耳边,腻声说道:“你只是叫我住手,并没有叫我住脚啊!”

  叶天龙再也忍不住了,正想翻身上马的时候,雅兰轻轻拦住了他的举动。

  “这次让我来!”

  说罢,她爬到叶天龙的腰间,轻轻扭动柳腰,坐了下去。原来雅兰实在不甘心败在叶天龙的手中,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所以要再次挑起战火。

  她还有个想法是,今日会,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这样神勇的男人是她第次遇到,自然要好好的尽兴。

  套啊,弄啊,雅兰娇喘不已,头昏神眩,个娇躯软在叶天龙的身上再也无力动弹为止。

  ※※※

  夜的风流,早上起来已经是春梦了无痕!

  雅兰女王已经和她的族人离开了营地,只留下个莫干人负责将叶天龙带出这片山区,和索冲他们会合。

  叶天龙也知道这个雅兰女王和自己仅仅是肉体的情欲而已,想到她的后宫有不少的男人,自己只不过是她生命中的次意外而已。

  反过来,对他自己来说,这也是次相当不错的遇合,彼此之间仅仅是为了享受快乐而在起。

  扪心自问,他还是有点喜欢雅兰的,因为她的毫无掩饰,大胆泼辣的作风,也因为她这种娇小玲珑的娇躯,这是他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站在莫干族空荡荡的营地,叶天龙没来由的阵感触,对于这些莫干人来说,每天的生活都是简单的重复,但他们难道说就不快乐吗?

  摇摇头,叶天龙收拾起自己的心情,跟随着为他带路的莫干人走出营地。寂静的营地中,只有那些楼房沉默不语的站立。

  "108"

  斜阳将万道金光洒在碧绿的水面上,澄清如镜的湖面波光粼粼,闪闪,有如打碎的玉盘,又好似满地的珍珠在慢慢滚动,耀人眼目。靠湖边处茂盛的水草间不时飞起轻灵的水鸟,在湖面上曼妙地掠过。

  这是个宁静安详的下午!

  宁素女出神地望着湖面已经有好长的时间了,双美眸中神情迷离,恍若七彩的美钻,时时变幻出不同的光彩。

  作为“暗香阁”的红牌清倌人,宁素女有个最大的爱好,只要是没有事情,她定都会在这里站上老半天,欣赏湖面的万种风情,疏解心中的郁闷,也只有这个时候,她的心情才会像这湖面样渐渐平静下来,进入明镜如水的境地。

  即使是名动艾司尼亚,受到众达官贵人的追捧,宁素女还是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身份,个供人赏玩的玩偶而已,男人喜欢的不过是自己的姿色和个才女的名声,当韶华失去风貌不在的时候,自己还不是和那些可怜的姐妹样被弃之如蔽帚。

  阵微风轻轻吹拂过湖面,将朵湖岸边的残花吹得东倒西歪,顺风在水面上飘飘荡荡。

  宁素女的心中阵没由来的感触,这花不正是自己的写照吗?人海茫茫,自己有如无根的飘萍,随波浮沉,不管心中有多少的苦楚,还得笑脸相迎那些自诩风雅的生张熟李。她又不像有些姐妹,用眼前的享受和快乐来麻醉心灵,或者干脆认命的接受事实,甘心情愿溶入这种迎来送往的生活。

  在她的心中,还有份为人不知的高傲和圣洁,这也正是她痛苦的地方!

  想到明天就是选花魁的日子,宁素女的心就莫名的抽动了下。不知道会是哪个有钱有势的男人买去自己的清白身子?是权势惊天的重臣,还是家财亿万的富翁?是风流倜傥的世家子弟,还是庸俗不堪的中年商人?

  但不管是谁,都是自己悲惨生活的开始,从此以后就要正式接客,除非是那个买下她的初夜权的男人出钱将她赎买回家。不然的话,即使是被选为花魁,还是要沦为男人的玩物,只不过是最高级的玩物而已。

  而她最怕的是落到那些有特殊爱好的贪色老头手中,记得阁中有位姐妹,是前年选花魁时的第四名,而花大价钱的就是个这样的老头,虽然已经是风烛残年,可这个老头还是将可怜的姐妹足足折磨了三天三夜,将其蹂躏得体无完肤,几乎是奄奄息才放手。

  据说当约定的三日期满以后,看到那副惨状,没有个人不感到伤心的,但这是阁里的规矩,谁也不敢破坏。

  想到这里,宁素女不禁暗中打了个冷战,她暗暗祈祷自己千万不要碰到这样的男人,如果真的是这种情况,那她就

  湖面的涟漪将斜阳的血色反射到宁素女的美眸中,让她的眼前片血红色。

  “唉!”

  宁素女呆呆的想了半天,心情直无法像以前那样平静下来,她只好长长的叹息了声,缓缓转过身来,正要准备回去之际,却听见身右也传来了声叹息。

  宁素女时好奇,循声望去,只见个粗布衫的白发男人正低头站在花丛之中,手中拿着花剪,呆呆地望着眼前的菊花。

  “维尼大叔,你好!”

  听到宁素女的招呼,男人连忙抬起头来,他的脸上到处都是大小不的疤痕,看起来极为吓人。

  “宁素女小姐,下午好!”

  维尼的眼睛里透出股怜惜的神情,弯腰向宁素女施礼。他能进“暗香阁”也是宁素女的同情心。

  半年前,宁素女与他相遇的时候他几乎要倒毙在路边,人又长得这么可怕,如果不是宁素女的说情,“暗香阁”的老板根本就不会收留他这样的人。

  维尼这个名字也是宁素女替他起的,因为在她的家乡,“维尼”这个词就是沉默不语的意思,宁素女取这样的名字是意指他不会说话。

  也因为这样的关系,宁素女对他十分照顾,有时喜欢和他说话,当然是她说维尼听了,而维尼那双眼睛似乎也可以传递出很多的东西来,两个人之间渐渐产生了种有如父女亲人般的感情。

  似乎是要将心中所有的担忧和苦闷都吐出去般,宁素女长长的出了口气,转身就要离去。

  “小姐”

  身后传来了维尼急切的声音,宁素女停住了脚步,并没有回头,等了会儿,见他没有下文,正要起步时,只听得维尼说道:“小姐,您不想在花魁会上任由别人指点,是吗?”

  宁素女的娇躯猛的震,急转身望着维尼,美眸中的神色将她的心情表露无余。

  似乎是受不了宁素女的目光,白发的男人低下头,望着手中的花剪。

  “小姐想找个真心对您的人吗?”

  宁素女犹豫了下,点点螓首,轻声说道:“维尼大叔,你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苦笑了声,续道:“我的身价是全艾司尼亚最高的,能出得起的又有几个人呢?”

  维尼默然,他知道宁素女说的是实话,高老大在宁素女身上是下了大本钱的,当然要得到最大限度的回报,除了权势惊人,富可敌国的几个大人物外,真正可以出得起赎买宁素女的数目的人还真是难找。

  他拿起了花剪,眯起眼睛看了会儿,突然伸手朝眼前朵娇艳美丽的花瓣用力剪去。

  “卡嚓!”声,娇嫩的花瓣轻轻的飘落,株美丽的花木顿时黯然失色。

  宁素女出神地望着坠落在维尼脚前的花瓣,心中升起种莫名的感慨。时下人常常以花来比喻美人,那么花的命运是不是就代表了人的命运?

  “如果失去了美丽的花瓣,这株菊花将不再吸引人的注意,也不会有人想摘取它的花朵了。”

  维尼的声音在宁素女的耳边有力的响起,冰雪聪明的宁素女顿时领悟到维尼话中的含义,如果说自己没有如此出色的外貌,就不会落到如今的地步,也许自己会像个平凡的普通妇人般,平平安安地过生。

  “我有个办法可以让小姐得到真心对待你的人,但要小姐暂时舍弃如花般的仙容。”

  维尼眼中闪过异样的神采,灼灼地望着宁素女,“小姐愿意吗?”

  宁素女轻轻地抚摸着自己如花似玉的娇颜,美眸中是如迷的神情,维尼慢慢低下头去,开始整理收拾起工具来。

  “我现在的相貌就是用种魔法变成的,它不会和别的易容术那样经不起仔细的观察,也不可能被其他的方法所恢复,只有施法的人才知道如何解。”

  “你到底是什么人?”宁素女突然冒出了这样句话。

  维尼的眼中闪过赞赏的目光,不愧是见过无数世面的美女,遇到如此突然的事件,宁素女依然能十分镇定的对待,说明自己的眼光没有出现错误。

  “我是什么样的人并不重要,小姐你想不想赌下自己的命运才是最重要的!”

  维尼猛的抬起头来,直视宁素女的美眸,似乎要看到她的内心深处。

  “去选花魁,是走别人的老路,阁里的不少女人都是这样过来的,她们的得与失都摆在你面前。改变相貌,看看到底有多少人会对你付出真心的关爱,然后从中选出个真心人,??到那个时候再恢复相貌。小姐你会选择哪条路?”

  宁素女张了张小嘴,但并没有说什么,维尼知道她这个时候定难以决断,便说道:“如果小姐没有这个想法,那么就当我没有说过这件事情!不然的话,晚上你来后院的花房找我。记住,是今天晚上!”说罢,维尼拿起工具转身离开。

  ※※※

  入夜时分,“暗香阁”变得十分热闹起来,车水马龙,但真正的豪客却是知道明天才是最为精彩的时候,而且按照惯例,预定明天出场的那些清倌人今天都不会出来会客的,因为她们要好好的梳洗打扮番,以期用最亮丽的面貌出现在花魁大会上。

  明亮的月光,增添夜兴的高昂,“暗香阁”里正当热闹非凡,极目尽是饮酒作乐的寻欢客,莺莺燕燕们则是蛇腰款摆地穿梭于其间,无处不浮荡着让人心跳的滛声浪语,副满园笙歌的放荡景象。

  而在“暗香阁”的后院却是另外副清冷的场面,因为这里是供仆役们居住的地方,而这个时候正是仆役们最忙碌的时刻,自然是全部出动。这里除了被夜风吹拂的枝叶在沙沙作响以外,就只有不时冒出的几声夜鸟的鸣叫。

  道纤细的人影轻轻推开了最边上的花房的木门,老旧的木门转动时发出了难听的声音,让来人不禁吓了跳。

  “小姐,你终于还是来了!”

  昏暗的灯光下面,维尼的脸看起来更加的可怕,简直就是来自九幽的厉鬼。幸亏宁素女是往日看惯了的,虽然心中暗暗发颤,但至少在表面上看起来十分镇定。

  “是的,我想过了!”宁素女神情坚定地说道:“只是我想知道你的身份!”

  “你怕我欺骗你吗?”维尼暗自笑,“如果说我随便编个故事,你也无法查证虚实,又何必在意这件事呢?”

  宁素女颇为泄气地说道:“你说得不错,只是人总是要自我安慰下的!”

  说到这里,她自嘲的笑了笑,“好像确认下你的身份,我的感觉会好些。”

  维尼微微笑,点头道:“我知道小姐的心情是很复杂的,但我的事情和小姐点关系都没有,如果知道了,说不定反而成为你以后的个负担。”

  宁素女点漆般的美眸轻转了下,突然朝维尼躬身施礼道:“多谢先生的番苦心,宁素女知道了!”

  维尼颔首,这个美女果然是秀外慧中,实为不可多得的绝色佳丽,想到这里,他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个疯狂的念头,如果说自己趁机把她也带走的话

  想到这里,他的心不禁阵发热,看宁素女的眼神也有些不样起来。

  “维尼大叔,你怎么啦?”

  宁素女温柔的声音将他的心神从无边的遐思中拉了回来。维尼摇摇头,自己怎么会想到这样的事情?如此乘人之危,简直就是无耻之尤!

  他凝神再仔细看了看宁素女那张明艳照人的娇颜,心中不由得暗叹,此女不愧是名动艾司尼亚的艳姝,娇媚诱人,又惹人怜惜,就连自己这颗死水般的心也会为之波动。

  旋即,他又突然想到,刚才如果不是宁素女这声“维尼大叔”点醒了他,自己真可能会陷入不义的境地,难道这是个巧合吗?还是说她已经看出了自己的心思?

  想到这里,维尼不禁暗中摸了把冷汗。他稍稍定了下神,对宁素女轻声地说道:“你跟我来吧!”说罢,便从墙角的柜子里拿出了包东西。

  后院的西边有间堆放杂物的库房,自从维尼来了以后,他便把这个库房整理出来,给自己放些工具,也当作花房使用,极少有别人进来。

  宁素女跟着维尼进了这个房间,才发现在房子的正中间留出了大块的空地,有七盆花正按照七星的方位布置在空地的周围,从正上方的天窗射下的月光刚好照亮了这个范围。

  “这是种魔法七星阵,魔法师就是靠这种魔法阵来召唤属于自己的魔灵。”

  看到宁素女疑问的目光,维尼稍稍解释了下。他准备召唤魔灵来改变宁素女的外貌,这是种消耗大量魔力,但十分安全的做法。

  因为对于魔法的操纵性,原来就是魔力集合体的魔灵要比自己的魔法师主人来得熟练自如的多。但因为召唤魔灵是需要定的时间,场所,而且还需要定的道具,在真正的战斗中,极少人会用到这招。而如果个魔法师练到可以轻松的召唤魔灵时,自然已经达到了策法师的级数,那时随便什么样的魔法在他的手上,都可以发挥出极大的威力来,这样来,也就不用消耗大量的魔力来召唤魔灵了。

  宁素女照着维尼的要求,在七星阵的阵心位置盘腿而坐,双掌相合,掌心虚悬微触,然后双眸轻拢,调整呼吸,平心静气,慢慢进入种空灵的境界。

  看到从来没有接触过魔法的宁素女居然这么快的进入状况,维尼不禁暗暗称奇,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子有着相当可观的魔法素质,如果有机会学习魔法的话,她的发展是非常值得期待。

  将随身带来的那包东西打开,取出了七根蜡烛,点燃之后按照方位放在宁素女的四周,然后又拿出了朱笔在地上快速的画起来。

  切就绪,维尼深吸了口气,让自己静下心,双手慢慢提升到胸口的位置,默然运功,精气神开始凝合。

  双目猛的张,如电神光湛湛,布衫的衣袂出现水波涟漪般的摇动,满头的白发无风自动。

  蓦的声低喝,维尼的双掌外吐,快速的在身前结出奥妙的手印。倏然,股怪风升起,吹得烛火摇摇欲坠,但很快的,似乎是受到种莫名的压力,怪风在宁素女的身边聚集起来,红红的烛光被拉长成线,就连颜色也变成了惨绿色。

  整个七星阵已经被种神秘的力量笼罩住,怪异的压力,正向阵心的宁素女压迫收束撞击,而力源是来发自于维尼的心神。

  “听从我的呼唤,魔灵现身!”

  随着维尼念出最后句咒语,所有的烛光顿时为之暗,黑暗之中传出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声息,奇形怪状的朦胧虚影在月光下飘动,时幻时灭,让人难辨其形状。

  维尼眼中的神光暗,收回了心神,正要松弛下来之际,突然浑身震,脸色苍白地望着七星阵中出现的怪异情况。

  道目力难及的旋风在不住的转动,其中似乎有样东西像鬼魅,也像动物,倏忽而没,瞬息而逝,没入阵心处宁素女的娇躯,瞬间,维尼似乎看到了宁素女的娇躯发生了些轻微的变形。

  “这是怎么回事?”

  面对眼前超过自己认知的状况,维尼目瞪口呆。他的魔灵现身时,根本不是这样的场面,因为照例召唤出来的魔灵应该是和他签订契约,与他的心灵相通,但现在他的心灵感受不到丝来自魔灵的气息,相反他感受到种莫名的魔力朝自己涌来,好像潮水般,压得他呼吸都有些困难。

  本来在魔法上的造诣就不是很高的他开始感到害怕起来,不知道被召唤出来的是什么样的东西?同时心中也十分纳闷,完全是按照样的方法来召唤魔灵,为什么这次和以前的截然不同?

  这时,阵心的宁素女梳理整齐的秀发猛的散开,开始急速的飞扬,明艳动人的粉脸上的肌肉开始不断呈现收缩松弛绷紧扭动等等形状,令人看了不由得心中发毛。使人倾倒的那份美丽此时已经荡然无存!

  虽然心中有恐惧,但他知道现在的情况对于处身阵心的宁素女绝对是有百害而无利。承受着从阵心发出的强大力量,维尼飞身扑出,同时口中大叫道:“宁素女小姐!”

  “大胆!”

  宁素女猛的张开眼睛,原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