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是我们,因为按照方位,我们的路线是走偏南的山脉。显然有群人也在翻越翠峰山脉,只不过他们取的是东面的路线。”

  “那会是谁呢?”叶天龙陷入沉思之中。难道说是盗贼们也想到了翻越翠峰山脉来攻击法斯特的腹地吗?还是说,法斯特这边另有人马也和他想到块去了?可是根据他所掌握的资料来看,安德列三世并没有再派出新的人马前来青州,而且也不可能再派人马到青州了。

  深夜的山区,莫干人的鼓声还在不停的响着,显然是还在传递情报,每声鼓响都给叶天龙他们的心中疑问加上份量。

  “根据莫干人的鼓声判断,有个点应该是在我们的东北处发出的!”索冲思索了片刻,开始说出自己的判断。

  “很明显,这个山区的莫干人并不都住在同的地方,从刚刚的鼓声可以听得出来至少是三处的莫干人在互通情报。”

  龙灵儿马上提出异议,“难道不可以是莫干人在追踪敌人的时候分成了三队,相互间用鼓声进行联络?”

  索冲迟疑了下,点头道:“这也是种可能。但不管怎么说,现在我们再往前去,就很可能与莫干人相遇了。对于莫干人来说,我们这些进入他们圣山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

  叶天龙想了想,断然道:“现在我们已经走到这里了,不可能再改变路线的。大家小心点,随机应变吧!”

  ※※※

  接下来的两天,大家都提高了警觉,前进的时候,就把前哨放到前面很远的地方,可以说是步步为营。但出乎他们的意料,除了晚上持续不断的鼓声表明莫干人就在他们的附近之外,根本没有发现丝莫干人的踪迹。

  但越是这样,叶天龙他们就越发的谨慎起来。这里是莫干族的领地,号称“山地之王”的莫干人在这种环境中的战斗力比起以前他们遇到的高岳族还要可怕数倍。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突然冒出来朝他们发动攻击呢?

  根据索冲的介绍,叶天龙他们知道莫干人对于胆敢闯进他们领地的外人有着极大的仇视,往往是不由分说,在来人不注意的时候发动突然袭击,将侵犯领地的外人斩尽杀绝。所以队伍中的每个人都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们经常把游动哨放出了里之外。

  除了精神高度集中之外,这路的行军倒也相当愉快,至少是比起先那段山路来得轻松愉快。

  这带的山区好像是被四周的高山包围起来的世外桃源人间天堂,他们所经过的地方到处开满了各种不知名的野花,五颜六色缤纷夺目,黄蜂花蝶也欢快的在花间翻飞嬉戏。温馨的花香混着脚下山野的味儿,清新宜人,使人陶醉。

  山区满是原本生长在温热带的树木,山风吹过,长长的枝叶随风婆娑,好像是千万只手臂在温柔地拨弄着。看到这样的情景,大家行军的速度无形中也加快了不少。

  到了第三天的上午,按照索冲的朋友所画的路线,他们快要走出这片山区。走过这片的山区,再翻过个山隘口,就踏进青州的地界,那边虽然还是山区,但已不像这些山峰那样的险峻。知道了这个情况的士兵们更是精神振奋,行军的劲头更大了。

  走在最前面依然是叶天龙和索冲,以及近卫团的长官龙灵儿,他们组成了最强大的武力前锋,在他们的两翼,是十名武技高强的近卫团战士。在他们的后面是大队的近卫团战士,他们和叶天龙保持着目力可及的距离。

  踏上这带的山林,叶天龙的心中马上浮起了种古怪的感受,好像是有谁在重重的密林后面窥视着自己的动静。走了数十步,这种感觉越发的强烈起来,他扭过头来,正对上了龙灵儿那双会说话的眼睛。

  龙灵儿那双美好的月牙眼闪动着异样的神采,叶天龙刹那间明白了她想要告诉自己的东西。他深吸了口气,将自己的心神松开,运气周后,他的心神开始向前方伸展过去。

  穿过茂密的山林,叶天龙突然“看到”幅难以相信的场面,密密麻麻的小人挂在树枝上,贴在树干上。

  说他们是小人,是因为这些人的身量不到四尺,看起来像是只有十来岁的小孩子那样,但他们的面部却已经是十足的成丨人模样。这些人全身呈现出种奇怪的褐色,似乎是与山林融为体,只有胯间围着小块的布料。

  发现了叶天龙和龙灵儿的异样神情,索冲停下了脚步,警觉地问道:“有什么情况吗?”

  叶天龙和龙灵儿对视了下,经过这段时间的灵欲相交,两个人已经到了心神相通的地步,龙灵儿想要冲杀过去,但叶天龙并不想这样做。

  “是的!”叶天龙高高举起了只手,对索冲沉声说道:“在前面的林中有人在看我们!”

  看到主将的举手,所有的近卫团战士的心猛的提了起来,他们本能的紧了紧手中的标枪和盾牌,在战斗中,只有这才是他们生命的保障!随着叶天龙的手有力地往前挥,所有的战士的注意力都达到了最高点,他们摆开了战斗的阵势往前缓缓压过来。

  龙灵儿的眼中神光大盛,有如实物的目光似乎是要透过前面的密林看到里面的动静。后面的战士越来越近了,她突然说道:“他们要过来”

  龙灵儿的话才起了个头,从对面的密林中传出了沙沙的响声,叶天龙马上大喊声:“布盾!”

  霎时,阵如雨般的暗器从前方的密林中射出来,目力敏锐的叶天龙看得十分真切,这些暗器是通体黝黑的吹箭,长度不到两寸,但飞行的速度极快,在空中闪而过,在空中划出条黑色的细线,如果不留神的话,的确是难以躲避。

  漫天的吹箭好像暴雨打残花般的打在近卫团战士树立的盾牌上,发出劈里啪啦的声音。

  这时候才看出来于凤舞为近卫团所设计的应变阵型的周到,就在叶天龙的警告声发出之际,所有的战士已经齐齐张开了手中的盾牌,前面的士兵往后退半步,后面的士兵则是前踏半步,高举手中的盾牌,他们巧妙的站位使得盾牌刚好在队伍的前面组成了道钢铁的屏障,盾牌相互间的搭接简直是天衣无缝,将后面的人完全保护起来。

  叶天龙和龙灵儿以及索冲三人组成了三才的阵形,边挥舞手中的盾牌抵挡不断朝他们袭来的吹箭,边缓步往后退,直退到自己方的盾牌阵前,方才停下脚步。

  叶天龙舌绽春雷,朗声道:“我们是来自法斯特的军队,对你们没有恶意,只是想借道去青州,请你们的主事人出来谈谈!”

  回答他的是阵更加猛烈的吹箭,似乎是认定了他是领头的,攻向他的吹箭明显多起来。此时自认功力不够的索冲已经退进了近卫团战士组成的盾牌阵里,外面只留下了叶天龙和龙灵儿两个人。

  叶天龙心头火起,知道有些时候是定要用实力才可以说话的,他边挡开飞来的吹箭,边对身边的龙灵儿说道:“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龙灵儿早已是跃跃欲试,闻言便娇叱声,伸出只晶莹如玉的小手,掌心吐劲,道劲气磅礴而出,化作团狂风,直扑前面的密林,所到之处枝毁叶飞,气势迫人。叶天龙的动作也不慢,大喝声,手中的标枪化作道惊电,直奔目标而去。

  注满真气的标枪带着风雷声,连击毁了数棵树木,树木倒下时发出的轰响夹杂着数声的惊叫,来不及逃脱的小人被压得哀哀直叫。

  近卫团的战士们发出震天的喝彩声,主将的神勇给了他们更大的自信。以叶天龙和龙灵儿两个人为顶点的三角形的阵形开始向前推进,所有的战士们都举起了手中的重标枪,枪尖斜指向天。

  叶天龙他们的攻击似乎是引发了小人们的凶悍之气,霎时间,密林中传出了吱吱的怪叫声,枝叶摇动声不绝于耳,小人们也开始朝他们扑过来。

  "106"

  在小人们吱吱的怪叫声中,近卫团的士兵也发出了迎战的呐喊声,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从密林扑出来的小人们这种模样让近卫团的士兵大吃惊,但他们阵脚不乱,前排的盾牌开,二十枝标枪同时飞出,呈扇形展开的第波攻击给了刚刚露出头的小人们极大的威胁。

  但小人们的身手的确敏捷,他们能在树林之间高窜低伏,飞跃有如平地。仗着如此的灵活机动,小人们避开了近卫团的标枪攻击,从各个角度向他们扑来,不时从他们口中发出的吹箭更是给近卫团的士兵造成很大的麻烦。

  两侧的密林中也传出了沙沙的响声,枝叶晃动越来越近了,显然有些小人是从侧面上来了。混战就要开始了,索冲突然闪到叶天龙的身边低声道:“大人,在这种的地形和莫干人交战是不适合的!”

  “他们真的是莫干人?”叶天龙虽然猜测到这种答案,但听到索冲的话,还是感到微微的失望,“长得可真够难看的!”面对于这种严重缺乏美感的对手,自认是美学专家的男人感到极为无聊。

  “咦”没有想到自己的主将会在这个当口说出这样的话来,索冲除了目瞪口呆之外,实在想不出该如何回答。但值得他高兴的是,虽然刚刚说过十分无聊的话,但他的主将还不失为个当机立断的男人。

  “这个地方太拥挤了,大家到后面开阔的地方再和这些矮子们玩!”

  从叶天龙的口中出来的话其实是撤退的意思,但听在士兵的耳朵里却是相当有鼓动力,索冲不禁暗自佩服,行为不大安分的男人居然会有这样种能力。

  龙灵儿声令下,近卫团的阵势两翼展开,正好将从两侧攻上来的莫干人挡在盾牌阵的外面,阵中的士兵有条不紊的快速朝自己的后方移动。

  矮小的莫干人虽然想靠近他们的阵势,但都被从盾牌阵中突然刺出的标枪挡了回去,而他们发射的吹箭大都打在盾牌上,也发挥不出什么作用来。再说,他们每个人所带的吹箭也经不起持续的发射,现在的发射密度就已经不如之前那么猛烈了。

  叶天龙和近卫团的士兵起退出了这座密林,在相对开阔的山坡上列下阵势。而那些莫干人则是冲到林地的边,也开始停下脚步,显然是对叶天龙他们的实力有所顾忌。

  在刚才短暂的接触中,有几个近卫团的士兵被乱飞的吹箭射中,虽然他们都只是擦伤而已,但显然这些吹箭都是淬过毒的,此时他们皆是陷于半昏迷的状态中,经过紧急的处置,暂时是性命无忧。

  但这样来,近卫团的每个人都更加认识了莫干人的威胁,如果说在近战之中,这些可怕的吹箭会成为致命的武器。

  看到这样的情况,叶天龙知道如果强行进入密林中与这些莫干人交战,自己的近卫团士兵定会有不少的损失。但可恶的莫干人偏偏又不出来,就躲在密林中和自己对峙,这样耗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但眼前的这座密林却又是他们的必经之地,就算他们想绕道也是不可能。因为这片的密林绵延数十里,边连接着陡峭的山壁,边是深深的绝谷。而根据索冲的朋友描述,这片的山林足足要走两天以上,全部是温热带的树木,枝繁叶茂,对于莫干人来说,是最好的藏身之处。

  喊了阵话,想和莫干人谈判,却毫无回应。叶天龙时也拿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再看看龙灵儿和索冲也是无计可施,他不由得将心横,踏上步大喝道:“如果你们再不出来,我们就放火烧了这片山林!”

  此言出,所有的人都大吃惊,放火烧山,绝对是件难以置信的事情。索冲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叶天龙已经回头大声命令士兵将火把点起来。

  数支火把很快就亮了起来,索冲拿着火把走到叶天龙的身边,低声劝阻道:“大人,他们可能是听不懂法斯特的话。放火烧山可不是件小事,旦火起,不是天两天可以熄灭的。”

  叶天龙哼了声,大声道:“他们听不懂的话,那就算是他们自己倒楣了!”说罢,他下令士兵们准备要投掷火把。

  索冲发急道:“大人,火起的话,整个山林全部会遭到破坏的!”

  叶天龙“嘿”了声,将手指面前的山林道:“反正我们也被困在这里了。只要烧了山林,我们就可以继续前进!”说罢,将手扬,作势要丢出火把。

  索冲还没有来得及再说什么,林中突然传出了句话:“可恶!你胆敢放火!”虽然说有些生硬,但毫无疑问是法斯特的语言,吐字相当清晰。

  索冲不由得吃了惊,难道说叶天龙早就知道莫干人会有这样的反应吗?他对自己的主将更加佩服了。

  叶天龙肚里发笑,口气却是十分的强硬,冷冷地说道:“如果你们不出来的话,就让你们看看我敢不敢放火!”

  说罢,威吓性的将手中的火把丢到了密林前面的地上。看到法斯特的士兵真的要放火,林中的莫干人无法沉默下去了。枝叶摇动中,无数的莫干人现出身来,在叶天龙的面前排出半月形的阵势。

  “就怕你们不出来!”叶天龙心中暗暗得意,拿过另外支火把,高高举起,大声喝道:“叫你们的头领来和我说话!”

  从莫干人的阵营中出来了个身高四尺,头大如斗,双目鼓鼓的男人,他的身上披了件皮革制成的甲衣,在众赤裸上身的莫干人中显见其地位不低。

  男人的大嘴咧,用手中的短枪指面前的叶天龙,“小子,你胆子不小啊,闯进我们的圣山,还敢在这里放火烧山!”

  “人长得这么难看,话说得更是难听!”叶天龙摇着脑袋,不屑地说道:“我不和丑陋的家伙打交道,换个漂亮点的家伙过来!”

  这话出,索冲暗暗叫苦,他知道莫干人的自尊心最为强烈,叶天龙这样说,谈话的事情就无法继续了。旁的龙族美少女却是笑得花枝乱颤,浑然不觉场冲突就要开始了。

  男人那张褐色的脸庞下子变得黑起来,双目翻,凶光毕现,手中的短枪高高举起。索冲心中暗道:“来了!”他已经准备好交手了。

  突然从密林中闪出了名莫干人,附在说话的那个莫干人的耳边低低的说了句话。只见这个为首的莫干人用力摇头,显然不同意,但后来出现的莫干人又在他的耳边急促地说了段话,这个为首的莫干人便狠狠地吐了口气,十分勉强的点点头。

  叶天龙不耐烦地说道:“你们商议好了没有?”

  “小子,算你运气好,我们的大王要见你。现在就在这个林中等你,你有没有胆子过来?”

  为首的那个穿皮甲的莫干人凸眼瞪,似乎是连眼珠都要掉出来般,引得龙灵儿又是阵笑声。

  叶天龙哈哈笑,将手中的火把交给身边的索冲,举步往前走去。

  “慢着,你不能就这样过去,把身边的武器全部放下!”那个莫干人的短枪朝叶天龙摆,指了指他身上的盾牌和烈火剑。

  法斯特的士兵阵微微的马蚤动,赤手空拳进到莫干人的阵营中,谁知道这些莫干人安的是什么心肠?

  望着用挑衅性的目光看自己的莫干人头领,叶天龙只是微微笑,阻止了索冲的劝说,又看了眼龙灵儿,将身上的武器卸下后交给了身后的战士,豪气干云的往莫干人的队伍走去。这瞬间,所有的人都朝他投以无比的敬佩,就连那个为首的莫干人也不禁对他减少了三分敌意。

  这样赤手空拳走向刚刚还是敌人的阵营中,的确是需要非常大的勇气。虽然索冲感到这样做法是有勇无谋,但他对这个男人越发的看不透了,能巧妙的将莫干人从密林中逼出来,说明他的心计十分高明。

  兴许是另有自己看不懂的妙计吧?索冲在心中这样对自己说,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主将根本就是在赌博而已。

  看到众人的敬佩目光更让叶天龙十分得意,他从莫干人的中间穿过,昂然走进了密林中。虽然表面上是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暗地里他已经是提足了十二分的功力,毕竟凶险莫测。因为他这样做仅仅是出于他的赌性,如果在这里和莫干人发生冲突的话,绝对是会延误他的计划,甚至可能使得整个计划失败,而这个计划的出台是他最为得意的事情,所以他要争取切的可能和莫干人谈判,加上他现在对自己的武技有着相当的自信,才敢孤身人进入林中。

  林中埋伏着数量可观的莫干人,从外表看起来和密林外面的那些莫干人战士差不多,但叶天龙却从他们的身上感觉到种高手的气势,他不禁有些后悔起来,万动起手来,这些莫干人将是他最大的障碍,他还真的没有把握从这些人的重围中杀出去。

  但是此时已经骑虎难下,叶天龙也只有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在个莫干人战士的带领下,叶天龙来到了密林的深处。领路的莫干人行到个地方,突然停下了脚步,向他做了个手势,示意叶天龙自己个人过去。

  叶天龙满怀狐疑地走了几步,看到前面有个身高不及四尺的小女人正站在棵大树下,她的全身只穿着件用细草编织的短裙。说她是小女人,是因为她的胴体发育已是完全成熟,长长的黑发高高的盘在头上,粉面桃腮,双大眼如深潭秋水,胸前的双丸丰挺饱满,腰肢细细的,肌肤更是生得柔嫩白晰,光泽如玉,竟然是个特别出色的小美人儿!

  “莫干族的女人会有这么漂亮吗?”叶天龙不禁暗自纳闷,从莫干族那些男人来看,他们之间的差距也未免太大了!

  “你跟我来!”这个莫干族的小女人转身就走,叶天龙连忙跟了上去。

  看着前面的小女人扭动小腰肢,不到三寸的草裙有规律的晃动,透过其中的间隙,还可以看到翘挺白皙的粉臀,她居然在里面没有再穿什么东西了!

  叶天龙顿时产生种不真实的感觉,好像在做梦般。刚刚还是和相貌古怪的莫干人在交战,转眼间又看到如此动人的小女人,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跟了数十步,叶天龙看到前面居然站立着十几个小女人,全部是和带路的这个小女人样的打扮,但她们的手中多了把和她们的身高相差无几的枪,模样和叶天龙看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