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女的眉心上。

  虽然看起来他的动作不快,但那个侍女却感觉到所有的方位都被这指头控制,不管如何就是无法避开。

  “扑通”声,叶天龙恰到好处的指将侍女点倒,让她昏迷却不至于致命。

  两个人的接触是非常快的,当侍女倒下的时候,道薄如纸,色若淡蓝的条形暗器从他的身后翩然飞过。显然,如果他刚才是往后退,或者是原地不动的话,都是这暗器的攻击范围。

  但这暗器在空中也没有飞多久,突然从后方伸过只纤纤的玉手将其没收,然后这只晶莹白嫩,十分可爱的小手摊开,掌心中淡蓝色的条形暗器原来是把微缩的小剑,只是这小剑没有了横铛。

  “果真是公孙世家的无翅剑!”

  在叶天龙的后面现出身影的是柳琴儿,正是她的“玉女摘星手”接下了暗器。身紧身的水靠滴水不沾,在灯光下闪着奇异的光芒,这是用东海种非常稀有的“变形鲨”的皮制成的,它可以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改变颜色,可以说是极为罕见的宝物,也只有晨月的“玉鸣阁”才弄得到这样的宝贝。

  叶天龙随手将壁灯点燃,然后神色轻松地说道:“十三娘啊,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刚才还是亲亲热热的,怎么转眼,就送我把淬毒暗器呢?”

  当柳琴儿的身影出现的时候,十三娘的脸色已经变得灰暗,她知道已经落入个圈套之中,面对这样的两个人,她根本没有分的胜算。

  “我已经把情报发出了,要杀要剐随便你吧!”十三娘银牙暗咬,勇敢地说道。

  叶天龙微微笑,并没有说话,而是轻轻指了指舷窗,十三娘回头看,脸上顿时片死灰。蜂鸽正在窗外拍打着双翅膀,却好像被无形的网挡住般,根本无法移动。

  “进来吧!”

  叶天龙扬声叫道。话音未落,道优美的身影从小小的舷窗跃进了房间里面,落地之后朝叶天龙叫了声:“公子!”然后将手中的那只奋力挣扎的蜂鸽递到了他的手上。

  十三娘知道这个俏丽迷人的少女是玉珠,真难以想像以她这样的身躯怎么可以从这么小的舷窗进来?

  玉珠也是穿着和柳琴儿样的水靠,两个人那曲线玲珑,曼妙无比的娇躯线条在紧身的水靠下毕露无余,让同是美女的十三娘也自叹不如。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的谈下了吧?”叶天龙和和气气地说道。

  话音入耳,将十三娘的胡思乱想打断,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她还会想到和别人比身材的事情。其实原因很简单,十三娘也是个美丽自负的女人,看到同样美丽动人的美女,自然会有不服气的念头涌起。不过说到底,还是她的涵养心境不够。

  “我不会说什么的!”十三娘冷冷地回道:“休想从我口中得到什么!”

  叶天龙叹了口气,“我实在不想伤害像这样位美女,而且你也是受人指使,说不定还是被人利用的呢。”

  柳琴儿不耐烦地说道:“天龙,不要和她啰嗦,就让玉珠妹子来对付她好了!”

  玉珠也在旁边应道:“是啊,公子。不如就让我用“阴魂读语术”来对付她好了!”

  十三娘的脸上片煞白,显然她是知道“阴魂读语”术的来历和可怕。

  将这切看在眼中,叶天龙嬉皮笑脸地说道:“我的两个小乖乖吃醋了!”见到柳琴儿和玉珠的娇靥是齐作色,他又马上正色道:“将她们都带回去吧!”

  话没有说完,他条腿已经迈出了房间的门槛,转眼就不见了。柳琴儿和玉珠相视笑,也忙带上十三娘和那个侍女出了房间。

  "104"

  叶天龙他们出了船舱,整条画舫早已在女神战士和金凤卫的控制之下,她们也是和柳琴儿玉珠样的从水下过来的。

  身紧贴的水靠下面辛西雅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呈现出让人惊心动魄的感觉,颀长的身量似乎要溶进头顶上那繁星如棋的夜空中,叶天龙看到站在画舫前头的这幅盛景,顿时为之呆。

  听到叶天龙的脚步声,辛西雅转过身来,“公子,全部准备好了,我们是不是现在就靠岸?”

  没有说话,叶天龙只是点点头,走到辛西雅的身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头。是现在就靠时为此刻他的心中是万分的惋惜,如此个拥有完美身材和绝世娇颜的美女却无法像正常人样享受到爱情的甜美,就算是永远不老的生命对她又有什么意义呢?

  画舫无声的划开水面,到岸边,就引起了某些人的关注,因为是不夜的风月场所,也有不少的势力插手其中的管理,分享丰厚的利益。但叶天龙他们根本不给这些人丝盘问的机会,马上将所有的人全部带回了他们下榻的客栈。

  火光下,柳琴儿辛西雅她们这些美女的形象特别的醒目,这样的情况入到消息灵通人士的耳中,自然猜得出她们的身份来历,这些母老虎惹不得!

  客栈的大厅中,于凤舞和晨月含笑迎上满载而归的叶天龙他们。见到当头的叶天龙脸上没有丝的笑意,不禁同时愣。

  “这里交给你们,我马上就要动身了!”说罢,叶天龙匆匆往后面行去。

  “难道说今天的行动他不喜欢?”晨月颇感意外地望着叶天龙的背影,“明明是他自然提出来的啊?”

  于凤舞轻轻摇头,练成“龙之心经”的她现在已经和叶天龙达到了心意相通的地步,自然明白叶天龙心中的想法。

  “他在为辛西雅的不幸感到遗憾!”于凤舞的美眸投到了刚刚踏进大厅的女神战士首领。

  “不幸?”晨月不解地反问了声。

  于凤舞笑而不答,吩咐金凤卫将带来的人进行分别盘查。那些不相干的仆役稍微盘问下就放掉了,只有白牡丹碧玉和十三娘,以及她们三人的贴身侍女被扣留起来。

  叶天龙准备妥当,回到大厅的时候,他的心情也变得好起来了,含笑问于凤舞道:“收获如何啊?”

  晨月横了他眼,轻笑道:“今天就是夫君大人的收获最大了!”然后形状美好的黛眉挑,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那三个女人的服侍定很周到吧?”

  叶天龙顿时感到数双目光投到自己的身上,知道在座的美女都在注意自己,便笑嘻嘻地说道:“各位夫人,这都是经过你们批准的哦!再说,应付她们是很吃力的件事,我也是勉为其难罢了。”

  柳琴儿的小嘴撇,没好气的说道:“看你乐不思蜀的样子,哪里是辛苦了?”

  叶天龙马上举手直呼冤枉,玉珠怯怯的出声道:“二姐,公子这样做不是和大家商议过的吗?这样大张旗鼓的游玩行乐,目的是吸引敌人的注意力,以此来掩护公子他们的行动。”

  于凤舞颇为怜惜地搂住玉珠的纤腰,含笑道:“好啦,好啦,不要再说了。看看连我们的玉珠妹子都发话啦!”玉珠涨红了张俏脸,连忙说道:“大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柳琴儿也轻轻掐了把玉珠的玉手,笑道:“看你这个样子,大家都是开玩笑的啦!”此言出,众人皆笑。

  叶天龙则心满意足地点头说道:“看来只有玉珠对我最好了,来,来,就让我好好疼疼你吧!”说着,他朝玉珠伸出双手,玉珠羞得俏脸通红,将个身子埋到了于凤舞的怀中。

  “你们都不许欺负玉珠好妹子!”于凤舞的这句话说出来,大家笑得更厉害了。

  笑了阵,于凤舞才将话题拉回到正路上来。

  “说真的,天龙的运气好得惊人,居然下子就找到了公孙世家的人,而且还意外的得到了她们接受指示要对付我们的情报!现在我们手头有了这个十三娘,就可以知道公孙大娘的下落,以及公孙世家目前的些情况了。”

  众人头,本来的计划只是有可能会引出公孙世家的人,因为公孙世家在风月场所是很有势力的,而不管是谁得到了公孙大娘,都会利用她来动用公孙世家在这方面的优势,好掌握各地的动静。

  素来厚脸皮的当事人却是副洋洋得意的样子,自得其乐地说道;“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局,所以才会设计出这样的计谋来!”

  这种没有逻辑性的胡言乱语,自然是不会得到众人的认同,唯的结果就是众女皆向当事人投以个“早知道你就会这么说!”的白眼。

  已经习惯了这样场面的当事人自然不会把这些小事放在眼中,叶天龙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突然凑到于凤舞的娇靥上,重重的亲了口。

  “亲爱的夫人,这里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受到这样的偷袭,有着美女战神称号的女人没有丝毫的惊慌和羞涩,而是伸出白嫩晶莹的纤手拍了拍叶天龙的脸庞,柔声说道:“乖,不要闹了!”

  没收到意料之中的效果,叶天龙大感泄气,他只好干笑了两声,道:“这里的事情麻烦你们大家了,如果有公孙大娘的消息,也不要急着出动,定要等我回来啊!”

  晨月笑道:“夫君大人但请放心,我们定会把英雄救美人的机会留给您的!”

  叶天龙乐颠颠的在晨月的俏脸上摸了把,笑道:“小妖精,就是你会作怪!”然后站直身形,朝众女抱拳道:“各位美女,小将去也!”见到他这副模样,众女顿时笑作团。

  娇笑声中,叶天龙大踏步地往外行去。走到大厅的门口时,突然听到于凤舞的声娇唤:“天龙!”声音中透出了万般的深情。

  叶天龙的身子顿,转过身来,却看到众女这时候都已经是站起来,每个人的美目都充满了关切的神情,真是千种柔情尽在其中!

  玉珠飞身而出,掠到叶天龙的身边,轻声道:“公子,多保重!”

  叶天龙笑道:“小傻瓜,你也多保重!”

  ※※※

  为了这次行动的隐秘性,叶天龙把素来不离开自己左右的玉珠和辛西雅以及那些女神战士全部留在了洛美,而且还要她们不时在众人面前露下脸,好让别人确定他还在此地整军。

  为了逼真,于凤舞甚至还将个身材与叶天龙差不多的女神战士进行了番改装易容,以备不时之需。当然她的手艺没有身为大策法师的倩公主那么好,只能在远远的地方看看相似而已。

  而且玉珠也会在两天后离开洛美,趁叶天龙不在身边的这个机会回她的族人居住地趟。按照她们族中的规定,当族中有人被揭开封印之后,就可以回族中学习那些被先人封印的暗黑族最高级的魔法和武技。

  因为只有在拥有了超乎常人的魔力和生命力之后,才可能学习这些魔法和武技,不然的话,肉体根本承受不起那可怕的反噬,只会落得个形神俱灭的下场。

  自从揭开封印之后,玉珠直和叶天龙在起,根本无法抽出时间回族趟,而且更主要的是,玉珠感到自己每天都在进步,所以也不把这些放在心中。

  但在和王师相处段时间之后,她才感到自己的功夫还有很大的差距,而在和叶天龙合体时她又得到了暗黑大魔神的大部分真气,越发感到有进步提高自己的需要,所以她才会趁这个时机也回族趟。非但是学习更高级的功夫,还可以好好的融合这些真气。

  而且她还有个私心,想把那些族人也引到叶天龙的身边,如果他们也被揭开封印,虽然说人数不是很多,但对叶天龙的帮助就非常大了。

  “就让玉珠陪公子走几步吧?”玉珠的明眸中带着十分热切的眼神。

  看看厅中的众美女,再看看身边的玉珠,叶天龙的心中感到阵感动,这个时候,他真想放下切,就这样和这些美女们过快乐的生!

  但他也知道这个想法是根本不可能的,自己既然已经走到如今的地步,就只有继续前行,唯的愿望就是不要带给这些美女们丝毫的伤害!

  叶天龙收拾起自己的心情,轻巧地捏了捏玉珠秀气的鼻子,笑道:“不用啦!你记住早去早回,我会在我们自己的城中等你回来的!”

  说到“我们自己的城”时,所有人的眼光都是亮,这的确是非常有诱惑力的词语,而于凤舞早已在青州的版图上圈定了日后他们建立首府的地点,现在就等他们去占领建设!为了早日实现这样的目标,他们会更加努力的去做!

  看着叶天龙消失在夜色之中,众女才重新落座,开始安排起下步的行动。

  ※※※

  被带到偏厅的十三娘看到坐在主位上的绝色女子,便知道她是威震大陆的美女战神于凤舞,这并不是因为她曾经看到过于凤舞的画像,而是于凤舞浑身所散发出来的高贵气质,无言的威势,以及那双闪动着智慧的光芒,似乎可以把人心都看穿的美眸。

  虽然十三娘自负是绝色佳丽,但看到于凤舞之后,马上就感到自己是多么的自不量力,和于凤舞比起来,她只能算是明月边上的颗小星星而已。

  “我们不要打什么圈子了,你可以告诉我,监视的指令是谁下的?”

  于凤舞略举手,示意押着十三娘进来的两个金凤卫退下。十三娘收拾起自己的纷乱的心绪,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对于凤舞的问话并不回答。

  于凤舞见状,淡淡的说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只是奇怪你们公孙世家素来是不介入官家之事,这次为什么会突然变了作风呢?”

  看到十三娘的粉脸上依然没有丝变化,于凤舞摇摇头,她其实已经运用“观心之术”大致了解到十三娘心中的想法,加上之前的情报和推论,应该说,她已经基本上了解到整个事情的状况。

  “你不觉得奇怪吗?”于凤舞沉声说道:“你们的家主公孙大娘自登上家主大位之后,向是奉行故老相传的家规,不介入各国的政治之中,可现在居然会自己亲身出面,要求你们多注意各地官家的情报,而且要密切注意前去青州平乱的东督,对他的举动都要留心。这不是完全变了风格吗?”

  十三娘的脸色终于大变,于凤舞的每句话都是说中了她的心中所想的!她心惊神颤地站着,听着于凤舞继续往下说。

  “你们的家主在艾司尼亚的时候,遭遇了敌人的袭击,身受重伤,后来是被我的人救回来的。”

  于凤舞把当时情况说了遍,随着她的话语,十三娘越来越软化,她的态度慢慢地转变过来。

  于凤舞最后说道:“我们估计公孙大娘是落入对头的手中,他们定会利用她来操纵公孙世家的人。如果想救你们的家主,最好是和我们合作!”

  十三娘不得不相信于凤舞所讲的话,她无力地坐到椅子上,软弱地说道:“怪不得那天家主来的时候,看起来有些奇怪”

  “公孙大娘来过这里?”于凤舞的神情振,连忙追问道。

  十三娘整理了下自己的思绪,叹息声,慢慢地说道:“是的。家主是在男二女三个人的陪同之下找到我们,亮明身份之后,就是交待我们洛美地区的人注意东督大人的行踪。我看她对那个年轻的男人的态度非常特别”

  “年轻的男人?!”于凤舞大感兴趣,“你把他们三人的样子说下。”

  “当时我也感到有些怪异,所以还特意暗中调查了下,发现他们居然还带着大批的手下,那两个女人也是十分怪异,浑身散发出可怕的气势!”

  十三娘努力回忆当时的情况,把三个人的相貌和身材说得非常详细。

  她不愧是公孙世家派在洛美地区的负责人,虽然是只看过次,但把来人的特点把握得十分到位,每个人的特征都描述得十分详细。

  听罢十三娘的介绍,于凤舞的脸色也是大变,居然是三太子亲自出马,他带着那些奇怪可怕的人马来青州想干什么?

  瞬间,于凤舞的心中闪过无数的判断,很快就知道答案只有个,那就是为了对付叶天龙,为了得到那把传说中象征着天命的圣魔神剑!

  可是现在法斯特正在准备对武安用兵,尤那亚他用什么样的借口离开艾司尼亚呢?唯的可能是,父皇派出寻找这把圣魔神剑的人绝对不只叶天龙个人!

  于凤舞虽然担心叶天龙这次行动的成败,但现在已经是长剑出鞘,利箭离弦,根本没有回转的余地,她只有暗暗祈祷切顺利。

  十三娘虽然在于凤舞的劝说下同意和她们合作,但她却不能公然违反家主公孙大娘的命令。于凤舞也是颇为赞赏她这种态度,于是便下令将她和其他两个女人以及她们的侍女全部扣留在客栈之中,对外宣称是叶天龙看上了她们三个人,要她们多陪伴段时间。

  之后,十三娘每天的情报是照常发出,只是执笔的人已经换成了于凤舞她们,自然所出的报告都是叶天龙在洛美城流连忘返,在整军的行动完成之前,根本就不想动身前往青州。

  但这个官方的版本也只能让对方将信将疑,只是很快传来的地下版本证实了这个情况的准确性。

  因为第二天,洛美城就流传着个传说,说艾司尼亚来的东督叶天龙大人昨夜在长明湖带着妓女饮酒作乐,偷尝风流滋味,不料却被他的娇妻们当场捉在床,连带着那些妓女都被抓到驻地扣起来了。

  因为为首的是名震大陆的美女战神于凤舞,就连洛美城主宁科也不敢真的去证实这个版本的真实性。

  于是,这个黑市的版本流传得越来越广泛,经过众人的加油添醋,整个事件是越发的活灵活现,当时东督大人如何左拥右抱,连床大战,美女战神带着他的众娇妻是如何捉在床,每个细节都被人津津乐道,说个不休!

  素来爱好这些新闻事件的洛美市民们真是大饱耳福,好段时间没有听过这样好听的新闻了,所以经传开来,就是轰动时。

  当传到于凤舞她们的耳中,她们除了苦笑,也不好多说什么,这种事情,本来就是越描越黑。于凤舞不禁想到,这下子,叶天龙的名头倒是传遍了洛美的每个角落,只是以这样不光彩的形象,着实出乎意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