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笑,说道:“丽蝶,你知道吗?你成了不死之身了!”

  “什么?”玉珠和丽蝶均诧异不已,异口同声地叫起来。

  叶天龙兴致勃勃地说道:“你看!”抽剑在丽蝶的手上划了道口。

  丽蝶惊呼了声,害怕地往后退。却被叶天龙抓住肩头,动弹不得。

  丽蝶哭泣道:“你要干什么?不要杀我!”

  叶天龙又好气又好笑,喝道:“别哭了,我怎么会杀你呢?”

  丽蝶害怕的抽泣着,不敢哭了。她睁着圆大的眼睛愣愣的望着叶天龙,副受惊吓坏的样子让叶天龙又好笑又心怜。

  叶天龙拿起丽蝶的小手,柔声说道:“你这么乖,这么听话,我怎么舍得伤害你呢?小傻瓜!”

  “那你”丽蝶眼睛红红的望着叶天龙。

  叶天龙将她的小手放到她的眼前,“不痛了吧!看看!”

  丽蝶不敢相信地望着自己晶莹如玉的小手,上面居然只有几滴血,刚才的伤口早已消失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丽蝶反复地翻看着自己的手,柔嫩的小手上丝伤痕都没有,甚至比以前更加红嫩了。边的玉珠也羡慕地看着丽蝶,她对叶天龙的神通更是感到迷惑了,这个男人总是让人看不透。

  终于认识到自己的能力,丽蝶破涕为笑,扑上前去,抱住叶天龙的腰,颗螓首埋在他的胸口,“谢谢你!谢谢!”那知叶天龙心中也感到丝痛惜,不死之身任谁也是梦寐以求的,只是他生性豁达,既然事已如此,他不禁好人做到底了。

  叶天龙的嘴巴凑近丽蝶小巧的耳朵,“我会向于凤舞将军推荐你,让你加入她的军队。”

  欣喜若狂的丽蝶仰起头,杏眼中泪光涟涟,不相信地问道:“真的,真的吗?”得到叶天龙的肯定回答后,她喃喃道:“这叫我如何谢你呢?”

  叶天龙哈哈笑,道:“不如让我多干几次吧!”这话说得丽蝶娇羞万分,只是将他紧紧抱住,从这刻起,她的颗芳心就完全放在了叶天龙的身上了。

  "10"

  当叶天龙和两女回到阵前,山下的战斗已经进入尾声了,法斯特军完全掌握了主动权。凤舞军团的铁骑兵在战场上纵横驰骋,迅疾如电,刀锋所指,血花飞溅。

  原来于凤舞已经看穿了兽人之间的裂缝,下令法斯特军不要理会失去战意的其他三族士兵,专心猛攻列特的狮兵。在她巧妙的指挥下,凤舞军团摆出了终极阵法“凤舞九天”。只见阵中狂风大作,狮兵们无不叫苦连天,被吹得东倒西歪,而疾驰而过的法斯特骑兵却不受丝毫的影响,干净利落地屠杀着。

  加上山上法斯特军的魔导之炮的轰击,陷于两面作战的狮兵很快陷入混乱,伤亡惨重,他们被魔导之炮更是轰得心惊胆战,这绝非是凭血气之勇所能抵挡的。他们的斗志如同日光下的冰雪消融了。

  混乱中,员狮将拉住列特,大叫道:“大王,事不可为,还是退兵吧!”

  列特望着惨叫连连的狮兵,被法斯特的重骑兵如割草芥般的杀戮,那场面真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他愤怒地挥棒将冲到自己身边的法斯特骑兵打下马,但这根本无关大局,法斯特军已完全掌握了局面。

  身经百战的列特深知再这样下去就有可能全军覆没,他抹了把脸上的汗,望着举枪正向他疾驰而来的于凤舞,在她的身后,杆的飞凤旗正迎风飘扬。于凤舞枪如神龙出海,每次出手都有兽人惨叫着倒下。几名凶悍的狮将在她的面前连招都递不上,就纷纷被刺落马下。

  列特心痛自己的爱将被杀,不禁拍马上前,咬牙切齿地说道:“于凤舞,我与你势不两立!”

  边的随军参谋挥剑挡过砍来的大刀,反手将名法斯特军骑兵震退,焦急地对列特说道:“大王,还是退兵吧!看看别族,他们全都保全了兵力呢。小心他们才是最紧要的事!”

  这话如兜头冷水,杀红眼的列特猛醒,掉转坐骑,大叫道:“全军撤退!”

  听到这个命令,早有二心的三族转身跑得最快,被留在后面的狮族顿时成了法斯特军痛打的物件。于凤舞枪将名狮将挑落马下,然后举枪娇叱道:“列特逃了,儿郎们,给我将他拿下!”法斯特军闻讯无不精神大振,而士气低落的狮兵们更是只恨少生了两腿,丢盔弃甲跑得飞快。士气高涨的法斯特军乘胜衔尾追击,直追出三十里外,杀得狮兵溃不成军,血流成河,这才罢手收兵。

  惊魂未定的列特奔出五十里后才停下来,开始收拾残兵败将。望着来时的二十万雄兵变成眼前这区区十来万残兵,列特真是欲哭无泪,只得仰天长叹,“天亡我也!”然后望向法斯特的方向,恶狠狠地说道:“于凤舞,你这贱人,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方解心头之恨!”

  随军的大臣提醒道:“大王,现在我军实力大减,国内各族势力势必攅头,我们得好好谋划番。”这句话打断了列特继续发挥他口舌功夫的兴致。

  列特点点头,沉吟道:“不错!早已虎视眈眈的卜哥和灰贝都可能趁机发难,我真的要小心应付。”他举目望瞭望四周个个狼狈不堪的手下,有气无力地说道:“我们先回自己的城池,再作打算。”

  自此,在大陆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第次天风战役”以法斯特大获全胜而告终。武安和亚素均元气大伤,特别是亚素,在很长的段时间里,强悍的兽人们再也无力南下,直处于种守势。

  ※※※

  踌躇满志的叶天龙领着众将士以胜利者的雄姿下到山来,早已等候的众人欢呼着迎上前来。柳琴儿更是浑然不顾别人的反应,纵身将个柔软娇躯投入他的怀抱,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腰,泪水抑制不住地流下来。

  叶天龙双手搂着柳琴儿甜美动人的身体,双目望向站在爱马飞云旁边的于凤舞。于凤舞的凤目中正放射出万种柔情,深深注视着他,那沥沥深情足以溶钢化铁。她正强行克制自己的神态,作为军之主,总不能像柳琴儿那样失态,在众人面前将自己的情感表露无余。

  温香暖玉抱满怀的叶天龙深切感受到怀中美女和眼前的于凤舞对自己浓浓的爱意,他觉得此刻人生是如此的美好。他真要感谢这场战争了。

  旁的众将无不用又羡又慕的眼光看着叶天龙,为他得到了军花而感到暗自心伤。凤舞军团的将领中爱慕柳琴儿的比比皆是,因为于凤舞是众人心目中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神,对于凤舞他们只有崇拜敬仰之心,即使想也不敢表达,知道自己配不起她。而柳琴儿的美丽大方,善解人意让她在他们中大受欢迎,很多人都明里暗中追求着她。今天柳琴儿的举动无疑表明她已是心有所属,名花有主了,这足以打破无数个醋坛子。

  得胜的法斯特军当夜大摆宴席,众将士纵情狂欢。第大功臣叶天龙更是众人的目标,将官们纷纷向他敬酒。心情舒畅的叶天龙是来者不拒,杯到酒干。片刻后便有了几分醉意。于凤舞也照例向众人敬了几杯酒以示感谢,坐了会儿就离开庆功宴,她知道有自己在,将士们会有所顾忌,再加上她也不喜欢这种乱糟糟的场面。

  早知她脾气的凤舞军团将官也毫不在意,待于凤舞离开,马上就放浪形骸起来,抓着上酒的女兵们调笑挑逗。时间,酒席上女人的娇嗔,男人粗犷的笑声,响成片。

  这样的场面叶天龙最喜欢,也最拿手了。他马上不甘人后地搂住个经过身边的美貌女兵,挑逗起来。美人爱英雄,对于这位初立大功的年轻将领,女兵也乐意给他占些手眼便宜。再说如果能把叶天龙吊上手,让他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那更是好事件。因为她相信这位千骑会升为万骑长,成为帝国的新贵。

  正在两人不可开交之际,个年轻貌美的金凤卫匆匆来到帐中,往叶天龙这边行来。对于于凤舞身边的亲卫队,将领们也只有口上占占便宜,除非她自己愿意,没人敢对她动手动脚,毕竟于凤舞在他们的心目中犹如神明般,谁也不敢惹她生气。所以这个金凤卫倒是没有困难的到了叶天龙的身边。

  叶天龙正得意洋洋地香着女兵的粉脸,逗得她娇笑不已。冷不防把女声在耳边响起:“柳队长有请叶千骑!”

  叶天龙不情愿地转过脸来,望向发声的边,身右的金凤卫正含笑望着他。这个金凤卫水汪汪的大眼睛似乎会讲话般,看得叶天龙心神微荡。

  见叶天龙直直的望着她,这个金凤卫脸红了下,“请将军跟我来!”说罢,娇躯转,柳腰款摆地往外行去。叶天龙如同被催眠般,忙跟了上去。剩下那个女兵直跺脚,但很快就有将领来趁势安慰。

  走出喧闹的大帐,被冷风吹,叶天龙微昏的脑袋清醒起来,这才发觉自己居然像只呆头鹅般只顾跟着这个金凤卫,什么话也没说。

  暗自嘲笑了下,叶天龙清了清嗓子,双眼骨碌碌地看着这个金凤卫轻扭的纤腰和微摆的香臀,真是款摆生姿,别具风情。

  “请问这位姑娘,我们到哪里去?”

  这金凤卫脆生生的轻笑声:“现在带你去凤帐!”其声如银铃煞是悦耳。

  跟在金凤卫后面步之遥的叶天龙看她走路扭腰摆臀的样子,便知她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处子,不禁色心大炽,暗暗吞了口口水。

  “嘿!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金凤卫低声道:“像我这样的小兵,千骑何须知道我的名字。”

  叶天龙色心不死,精于此道的他如何会被这点挫折击败。他赶上步,人到了她的身边,嗅着她娇躯淡淡的幽香,在她的耳边轻声道:“那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吗?”

  感到叶天龙呼出热气吹到自己敏感的耳朵里,金凤卫大羞,连耳根都红了,颗螓首直垂到酥胸,阵急走。

  “哎哟!”不知踩到什么东西,金凤卫整个娇躯踉跄了下。

  叶天龙趁势抱住她柔美的娇躯,口中直道:“小心,小心!”

  “啊!放开我!”金凤卫大羞,挣扎着要离开他的怀抱。

  如此机会,他怎能放弃。叶天龙非但不放,反而紧紧抱住她的纤腰,在她的挣扎下充分享受着她娇躯无比的柔软,无赖地说道:“如果你不告诉我名字,我就不放!”

  这金凤卫被他抱得浑身发软,无可奈何地说道:“我叫田恬。好了,快放我下来!”

  叶天龙念了几遍她的名字,连声道:“好名字。果然是人如其名,是个甜甜的可人儿。”说话间,他还是抱着田恬,被他强烈的男人气息所迷惑,田恬欲拒无力,半依半抱地靠在他的怀中。

  眼见快到于凤舞的凤帐了,田恬哀求道:“叶千骑,到了。你快放开我吧。不然会被柳队长她们看见的。”

  叶天龙得寸进尺地说道:“你给我香口,我就放你下来。”

  田恬知道今天不给这男人点甜头,是不能罢休了,于是又乖又巧的凑过粉脸来,将娇美粉嫩的玉颊放到他的大嘴边。哪知叶天龙趁机低头,张大嘴压在她的樱桃小嘴上。

  “嗯”田恬的小嘴中只来得及发出半声,就被叶天龙的舌头占据了。灵活的舌头在她的口中肆无忌惮的横行,扫荡着每个角落,最后挑出她的丁香小舌,吸进自己的嘴巴里,用力猛吸起来。田恬感到阵晕眩,心都要被吸出来似的。加之叶天龙又用舌头上下舔着她的香舌,田恬除了从琼鼻中发出呜呜的哼声外,整个娇躯全倒在叶天龙的怀中。

  叶天龙边深吻着田恬,只大手还在她动人的娇躯上游走摸索。渐渐的,田恬的娇躯变得火热起来,香舌也在叶天龙的引领下,开始生硬地回应着他舌头的挑逗。

  “哎哟!我道怎么回事?这么久还不来,原来在这里偷香呢!”柳琴儿的声音煞风景的传到了两个吻得浑然忘我的人的耳朵里。

  田恬的娇躯硬了下,忙用玉手去推叶天龙的胸膛。叶天龙的嘴离开了她的樱唇,看到田恬的粉脸红似三月的桃花,水汪汪的大眼中快要滴出水来,于是意犹未尽的抱住她想逃开的娇躯,狠狠的在她的俏脸上亲了口,才松开了揽在田恬纤腰上的双手。

  羞涩万分的田恬如蒙大赦般,转身溜烟地跑开了。偏偏柳琴儿还在后面娇笑道:“田恬,凤姐让你进帐,她还要你的服侍呢!”说罢,又是娇笑不已。

  看着田恬消失在转角后,柳琴儿得意洋洋地转回头,赫然发现叶天龙正站在自己的面前,不禁低呼声,退后了半步。

  叶天龙不怀好意的看着脸上笑容未敛的柳琴儿,“你知道吗?破坏别人的好事,可是要受到惩罚的。”不待柳琴儿分辨,抓住她就是阵痛吻。柳琴儿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下,就热烈地回吻着叶天龙。

  两条舌头追逐缠绵着,叶天龙痛快地吸吮着柳琴儿那芳香的津液,同时双手饥渴地在她娇美的身上探索。

  半晌,两人才喘呼呼的分开双唇。叶天龙看着热情似火的柳琴儿道:“敢坏我的好事,看我待会儿怎么收拾你!”

  “饶命啊!夫君大人!”柳琴儿佯装害怕,“琴儿知错了,望夫君大人手下留情!”

  然后她攅起螓首,笑嘻嘻地说道:“不如请夫君大人让我将功补过,将田恬抓回来献上。”

  叶天龙将她拦腰把抱起,柳琴儿的双手自然环上了他的头颈。叶天龙大步往她的营帐走去,口中说道:“你还作怪,看来今天非要把你搞得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不可。”

  柳琴儿红艳艳的小嘴凑到了叶天龙的耳边,腻声道:“待会你想怎样就怎样!现在先到凤姐的寝帐吧!”叶天龙心头热,兴冲冲地道声:“遵命,我的夫人!”

  到了于凤舞的寝帐前,站在门口的两个于凤舞的贴身侍女见到抱着柳琴儿的叶天龙,无不露出神秘的笑容,掀起了帐门,恭敬地让进了他们两人。

  进温暖如春,充满女性芬芳馨香的寝帐,叶天龙的眼睛亮。在明亮的灯光下,薄施脂粉的于凤舞穿着身淡紫色轻便的睡袍,螓首微垂的坐在软榻上,那优美的姿态恍若天仙。时间叶天龙不禁看呆了,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柳琴儿从他的怀中跃下来,俏声道:“凤姐,人给你带来啦!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说罢转身离开了寝帐。经过叶天龙的身边时,给了他个意味深长的眼色。可惜叶天龙如同只呆头鹅,傻傻地望着眼前流露出十足女人味的于凤舞,根本没注意到她。

  好半天,于凤舞慢慢攅起螓首,张精致的俏脸望向叶天龙。刹那间,叶天龙感到自己的心猛烈的跳动。此刻的于凤舞展现出她从未有过的娇柔妩媚,只见她蛾眉淡扫,霞生双颊,樱唇娇艳欲滴,双凤目中飘出勾魂摄魄的眼波,和平日里那个英气逼人的飞凤将军恍若两人。

  于凤舞轻启朱唇,说道:“叶千骑,请坐!”

  “啊!坐,坐!”叶天龙慌忙应声,心神不定的走到椅子边。“砰”的声撞上了椅脚。

  “哎呀!好痛!”叶天龙痛叫了声。

  于凤舞忍俊不住,“噗哧”声。笑出声后,于凤舞不好意思地伸手掩住小嘴,眼含笑意地望着叶天龙。这撞把叶天龙给撞醒了,暗道自己怎么会如此失态,真是大失老手的风范。

  其实这也难怪,于凤舞本来就是个美艳无比的绝色佳人,出于女为悦己者容的心理,她又精心打扮了下,加上叶天龙以前直看到的是英姿勃发威风凛凛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于凤舞,而此时这样纯女性化的于凤舞带给他的冲击是可想而知的。

  蓦然,叶天龙的视线落到了于凤舞的玉颈上,洁白如玉线条优美的玉颈固然迷人,但此刻最让叶天龙心神激荡的却是衣领下露出的那块胸脯,在雪白闪光的肌肤上个月牙形的玉挂件,在灯光的照耀下发出碧绿的光泽,古拙的样式说明了这件玉器的珍贵。

  “这个”无法形容叶天龙此刻的心情,有如巨雷轰击,他的颗心似乎要裂开般,伸手指着那个月牙形的玉器,声音不禁颤抖起来。

  于凤舞也是神色激动,凤目直直的望着叶天龙,眼中所透出的是如海般的深情。她轻启动檀口,强抑激动的心情说道:“这是“月牙心”,你也知道它吗?”

  叶天龙喘了口大气,略微定了定神,声音依然带着丝颤抖的说道:“这个东西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我自小就戴着的!有什么不对吗?”

  “不对!月牙心是我个好友的家传之宝,怎么会到你的手上?”

  “个好友?”于凤舞略带诧异的望着叶天龙,“仅仅是好友?”

  “那个”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叶天龙心思电转,他知道如果在这个时刻告诉于凤舞事实,可能就会失去她,因为在个女人面前说另外个女人,任谁也会妒火中烧,而且眼前的女人于凤舞又是如此出色的绝世美女,裙下有无数的追求者。老实说自己是配不上她的,能得到她的青睐,已经是自己天大的福气了。

  “不应该告诉她!”心中刚升起这个念头,他突然想起于凤舞方才的话语,那种奇怪的神情,“这其中定什么蹊跷!这月牙心肯定和她有关系!”

  “要是她是故意这样做的,那我就不可能瞒过的。果真如此,反而会适得其反!算了,老子就赌这把了!”

  想到这里,叶天龙暗中咬咬牙,说道:“她是我青梅竹马的女友!这月牙心就是我们的定情之物!”说到这里,他细看于凤舞的脸上,由于已经平静下来,他轻易就发现了那张动人的玉脸上所流露出来的激动和欣喜。

  “有门了!”他在心中暗自叫好,便续道:“可惜她因故离开了我,到帝都去了,后来就失去了联系,我再也没有见过她了。但在我心中,她永远是我的妻子!”

  “啊!天龙,我太高兴了!”于凤舞听到这里,已经情不自禁的冲上来,紧紧抱住了他的身躯,口中喃喃道:“我就是,我就是”

  虽然心中有了准备,可这个冲击还是让叶天龙感到阵晕眩。竟然会是这样,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