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上来干什么?”

  “有人教徒弟不认真,我只好带他来见识下真正的武技。”王师微笑道。

  “他不是我的徒弟。”风月真君虽然这么说,却还是对叶天龙说道:“小子,看得出来,你现在的功力大有长进,居然在帝都闯下片好大的名声,也不辜负我的番心思,现在就把当年没有传的真正的剑术告诉你。你仔细听好了!”最后的句话语气突然加重了,震得叶天龙耳鼓阵颤动。叶天龙慌忙凝神,运功于耳朵,虽感风月真君此时传艺有些奇怪,但他心中还是欣喜若狂。

  也不见风月真君如何作势,他的嘴唇阵张合,叶天龙就听到个平和有力的声音在自己的耳朵里响起来。当前面的两句话入耳朵,叶天龙的精神就马上为之大振,原来风月真君是要把他融合了风之神殿和月之神殿两种剑术绝学之后,在这几年间悟出来的三招精妙绝伦的剑术向叶天龙传授。

  风月真君很快就把三招剑术仔细述说了遍,讲完之后问叶天龙道:“你记住了吗?”

  见到叶天龙轻轻点头,风月真君感到十分惊讶,他的心中已经做好准备要再说几次。“这个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起来了?”他的心中不禁升起个老大的疑团。

  叶天龙之所以能听遍就记住了,是因为他发现风月真君所讲的原理和王师这些日子对自己说的非常接近,所不同的是,风月真君将其具体化,说的更加详细,而且以前他从风月真君那里已经学得的些基础,所缺少的只是剑术的神韵,经过这段王师的开导,他已经掌握了不好,再经由风月真君这指点,自然是豁然贯通,把握了其中的神髓。

  “好了,现在你在边好好看着!”

  风月真君转身面对直含笑而立的王师,面色肃,道:“现在轮到了结我们之间的事情了。”

  王师轻叹声,摇头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放不开吗?”

  风月真君没有多话,只是慢慢抬起了右手,捏了个剑诀,对他这种级数的高手来说,手中有剑无剑已经是没有什么区别。

  四周的罡风似乎是下子停止了,连空气也停滞不动了。王师的神色凝,面对这样的强敌,他不敢托大,也马上立下了门户,双手盘在胸前,眉心处隐约现出团若有若无的光影或雾影,时隐时现,时胀时缩,与他呼吸的节律是致的。

  两道目力难及的气旋急速前涌,两相接触的时候,王师和风月真君两个人都是身躯猛的晃,气旋缠在起,似乎是停顿了,两人势均力敌。

  倏然,怪异的气旋急速流动起来,两个人的身遭都是狂风大作,发出鬼哭神号似的呼啸,似乎连脚下所站的塔身也开始摇晃起来。不知何时起,晴朗的夜空中雾气开始涌腾,不过奇怪的是范围仅仅在镇安塔的附近。

  浓云掩月,蓦然天宇中数道金蛇划空,耀目生华,随即声暴雷天动地摇,震得叶天龙头昏眼花。

  “乖乖,怎么可能同时使用武技和魔法呢!!”叶天龙气运双足,让自己不至于从塔顶滑动,口中怪叫道。

  “笨蛋!”王师和风月真君居然还有心情旁顾,不谋而合的开声骂道。叶天龙顿时傻了眼,这种情况下,还能分心来教训自己,这两个老头为人师的欲望未免太强烈了些吧?只是他不知道,其实刚刚的情况只不过是她们两个人交手之前的序幕而已。

  对于王师和风月真君来说,他们所争的不过是武道上的分歧,个认为只有霸道是武技的最终之理,个则认为王道才是天下武技的根本,他们经过多年的交手,已经对对方的武技有了很深的认识和了解,才发现原来两者的道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所不同的只是手段而已。因此他们的印证已经变成对自己的武技种认可和探索,而到了他们这样的级数,想找到个真正可以搏的对手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也是他们这些年来直没有中断对决的原因。

  而叶天龙的存在,让他们发现了种在王道和霸道之外的东西,这个男人的特殊之处使得两个人都忍不住想看看他到底可以做到什么样的程度,所以王师才会那么费心的教他,而风月真君也是用他自己特别的教法来指导叶天龙。

  相互对视了眼,还是风月真君向叶天龙解释道:“魔法其实就是利用天地之间的外在能量,它和武技是殊途同归的,两者的最终是没有区别的。”

  王师续道:“武技和魔法的区别就在于个从外部入手,个是从内部开始,当练到至高的境界,武技就是魔法,魔法也就是武技。现在所谓练到魔神级还是天神级,其实他们都只是摸到武道至极的途径,以后修炼的路还很长呢!”

  叶天龙听得目瞪口呆,山还有山高,他想到自己刚刚将魔神之力吸收,对自己的武技进展不免沾沾自喜,现在才明白到,原来自己的功夫还差了许多。但他没有想到自己面前的两个人是什么身份?天下想再找出个可以和王师风月真君两人较长短的人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心潮起伏之际,只听得风月真君大喝声:“风起云涌玉钩斜!”

  叶天龙的心神凛,这是风月真君刚刚教他的三招剑术之,他自然是睁大眼睛要看个明白。

  风月真君的双指虚并,斜斜划出,霎时风雷大作,狂风卷着阴云压向对面的王师,然而真正致命的却是从虚捏的剑诀中疾射而出的两道惊电,恍若半空出现的两轮弯月,左右循着奥妙的路线旋转呼啸。手中无剑,但比手中有剑更加可怕,因为这样的转向更加灵活多变,其势真似羚羊挂角,让人无可捉摸。

  王师的嘴角流露出丝镇定的微笑,个人化作怒海的叶扁舟,又似风中的柳絮,自如地进退于惊涛骇浪之间,同时双掌扑捺,挥洒出漫天的劲风,有如洒开的大网,罩向了两轮玉钩。

  二道身影在狂风中翻腾,金蛇刺目,劲气相撞发出的爆响震耳欲聋。

  “你休想逃避!”风雷声中,传出了风月真君的怒吼声,“月映西窗东风醉!”

  风月真君使出了三招剑术中的第二式!

  风雷大作,搅起豆大的雨点劈头盖脸地落下,招之内居然同时可以使出风系电系水系三系的魔法,来辅助玄奥的剑术,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王师的脸上失去了镇定的微笑,他开声吐气,双掌分,神速无比的在自己身前结出了数道印符,“天风雷火,阵列于前!”

  响起三声怪异的震鸣,在空中发生三次目力难及的狂野接触,每次接触皆似乎有电气火花迸爆,接触的劲道骇人听闻。

  叶天龙看得瞠目结舌,四散溢出的劲气推得他身不由己地退了好几步,个身子已经到了塔顶的边缘,如果换作还没有融合魔神之力的他,此时早已是从塔顶落下了。

  镇安塔也似乎是受不了催压,摇摇晃晃,塔身也格格作响,有些地方挑檐甚至开始脱落,金铃个接个的掉下来。

  “砰!”的声巨响,镇安塔顶上的金宝瓶终于忍受不住如山的劲气,爆裂成无数的碎片四下飞散。时间,烟尘漫天,飞石走砂,声势极为骇人。

  想起事,叶天龙的脸色不由得大变,急忙运足真气大叫道:“住手!!”

  "100"

  可惜叶天龙这个时候才想到已经是为时太晚,两个已经斗出真火来的人哪里还有时间理会他的喊叫。只听的风月真君声狂笑,“痛快!真痛快!”

  “惊风覆月天地倾!”

  风月真君引以为傲的最后招剑术带着排山倒海之势疾扑王师,手中由真气凝集而成的利剑,光华耀目,有如划破天际的流星,瞬时便将整个天地充满,霎那之间,叶天龙感到自己的眼前再也看不到别的东西,天地之间似乎就只剩下这道无穷无尽的惊电呼啸而来。

  王师仰天长啸,全身的衣袍猛烈外张,原先含而未发的劲气有如山洪暴发般尽数释放出来,左掌化圆,右掌从那逐渐扩大的圆圈中看似缓慢实则迅疾如电的击出。

  “王道无极!”

  随着字吐,周围的空气似乎都被那个圆圈吸收般,急速汇流凝聚,气流高速地流转甚至发出了锐利的尖鸣。当掌影从圆圈中出现的时候,有若云天深处传下的隐隐阴雷声,在叶天龙的耳际连珠炮般的响起。

  长啸震天,掌影似乎是在无限的扩大,伴随着天雷轰鸣下击,让人心生莫可抵御的感觉。叶天龙这时才想起来,晨月说的王师只用招便击退了所有的敌人,可能当时他还没有用上全力。

  雷霆万钧的相触,爆出满天雷电,罡风四下狂泻,三丈方圆内爆发的潜劲,足以将功力不够的人震成肉饼,叶天龙身上的衣服化成片片飞走,显然他的护身真气仅仅能保护住他的身体,无力保护他身外之物。

  声霹雳震天,两道人影急剧分张,在空中倒飞翻腾。王师和风月真君两个人的全力击,后果是两败俱伤,谁也没有占得多些的便宜。

  但更让人心惊的事情出现了,镇安塔显然是无法承受两大高手发出的如此可怕的潜劲,上半部份的塔身在摇摇晃晃中分裂瓦解,轰然塌落,烟尘遮天,碎石杂物有如雨点般落下来。

  三个人同时惊呼,连忙变幻身形,随着纷纷扬扬的落物往下坠,不住地改变姿势好找个准确的落脚点。

  叶天龙眼疾手快,在半空中把将发出震颤的烈火剑连鞘抓住,换了口气后,狼狈不堪地落到了只剩下半截的镇安塔上。

  稳定了下情绪,叶天龙举目四顾,离他八尺远的地方,王师和风月真君两个人相隔数丈而立,脸色片苍白,双目中神情有些萎顿,看样子是受伤不轻。

  风月真君跺脚,叹息声道:“还是没能胜过你!!”说罢,飞身而去。

  王师看了看脸色不正常的叶天龙,轻轻呼了声,道:“好险,差点儿就败给他了!”他没有想到,原来在武技的颠峰,王道和霸道是会走上同样的道路,现在的风月真君可以说和他是站到了同点上,两个人再也没有丝的差距。

  “我的内伤不轻,要觅地好好潜修番,替我跟凤儿说声。”王师说罢,也要转身离开,叶天龙连忙叫住他。

  “现在闹成这样,你们两个家伙都拍拍屁股走人,叫我怎么办?”

  王师怪笑声,道:“你想我把你带来是干什么的啊?你不收拾残局,还有谁来收拾呢?”

  叶天龙顿时傻眼了,王师走到他的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呵呵,你也得了不少的好处,应该有所表示吧?”突然他顿了下,道声:“不好,她们来了!”话音未落,人已经消失了。

  “喂!”叶天龙刚叫了半声,就听得下面传来了于凤舞焦急的喊声,原来是于凤舞她们担心这边的情况,偷偷跟上来了。他心中喜,连忙应声下去。

  看到叶天龙身上丝不挂,赤裸裸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所有的女人不禁都惊呼声,羞得玉颜绯红。玉珠和辛西雅连忙解下了自己的披风,给叶天龙裹起来。直到这个时候,叶天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的异状,只好摸着鼻子朝自己的娇妻们傻笑不已。

  “太可怕了!”柳琴儿看着眼前只剩下半截的镇安塔,心有余悸的说道,“镇安塔居然会被削去半,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于凤舞摇摇螓首,苦笑道:“两位老人家还真会选地方,三下两下就把镇安塔给毁了,自己跑掉了,却让天龙来顶缸。”

  语点醒梦中人,原本裸身裹着披风就感不自在的叶天龙马上说道:“不好,要是被抓住的话就麻烦了,我看我们还是先溜掉吧,到时候查起来,就给他来个死不认帐!”

  玉珠苦笑道:“公子,我们还跑得掉吗?”

  “咦,这是”叶天龙看到众女怪怪的模样,举目望去,顿时吓了跳。非但是负责警戒的城卫军跑来了,大批的宫廷侍卫也被这里的声响吸引过来了。可怜的城卫军们看到自己的主将怪模怪样站在那里,顿生不妙的感觉。而对于宫廷侍卫们来说,这个新闻不断的东督大人实在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不用说,明天艾司尼亚的头条新闻定是关于这个法斯特空前绝后的东督大人。

  叶天龙仰天哀叹声,说道:“苦也!这不是人赃俱获吗?”于凤舞她们看到这个家伙裹着披风说这样的话,就是想不笑也难。

  ※※※

  拿眼睛偷偷看在自己面前踱来踱去脸色极坏的法斯特皇帝陛下,叶天龙的心中暗暗发愁,这下子真是大祸临头了,艾司尼亚的象征之镇安塔在自己的手中被毁坏了,真不知道安德列三世要如何处置自己?

  “你说说看,这是怎么回事?”安德列三世停下了脚步,沉声问道。

  “都是王师和风月真君那两个老家伙,年纪都那么大了还要打架。真不知道那两个老家伙哪里来的火气那么大,镇安塔也太不坚固了。”

  叶天龙脸无辜地说道:“就那么碰了下,结果就”

  “就碰了下?!”安德列三世的眼睛睁大了,“镇安塔怎么样啦?”

  “呃,”叶天龙咽了口唾沫,费力地说道:“倒倒了半”

  “倒了半!”安德列三世点点头。看着自己的东督大人穿着件极不合身的城卫军军服,显然是临时从哪个家伙的身上借来的,想起叶天龙被发现光着身子的样子,法斯特的皇帝也只有在心中暗笑。

  “那你说该怎么办呢?”安德列三世扳着脸说道。

  叶天龙垂头丧气地答道:“罪臣任凭陛下处置!”不过他心中也暗自安慰,自己不管怎么说也是皇帝的女婿,安德列三世总不会处罚太重。

  “算了,你花钱重建镇安塔就可以了!”果然皇帝的口风松了下来,叶天龙不由得大喜,连忙应声不迭。

  “很好,当初建设镇安塔的费用总共是”安德列三世望了望身后随侍的贴身内侍高德安,后者马上会意地说道:“四亿八千万金币,如果算成现在的物价,大概是三十二亿七千万左右!”

  说的人虽然十分轻松,听的人却是有如重锤敲心。听到内侍头子口中出来的天文数目,可怜的当事人是脸煞白,瞠目结舌,久久说不出话来。

  “天龙先交半吧!”安德列三世本正经地说道,“剩下的可以慢慢来。”

  叶天龙苦着脸说道:“陛下,这样的话,那微臣只有去睡马路了。不,就算是把我卖了凑不足这半的数目。”

  安德列三世嘿嘿笑,道:“那就把你身边的那些美人侍卫卖掉好了!”

  “哼,想打这个主意!”叶天龙心中暗骂,口中也只好求饶道:“陛下,这万万使不得,可不可以用别的代替啊?”

  “看不出来,你这么花心的家伙居然还会对身边的女人这么有情义!”安德列三世颇感意外的说道。

  叶天龙干笑两声,这时才明白原来自己在这个皇帝岳父心目中的印象居然是如此不堪,想来如果不是于凤舞的关系,也许自己根本不可能进入安德列三世的视线之中。

  “那我就放你马,从你的薪水里扣。”安德列三世的要求又退了步,“从现在起,你将领不到任何的薪水,非但如此,你还要努力工作来偿还这笔债务。”

  从来没有想过天上会掉馅饼的男人眼睛睁得老大,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皇帝陛下居然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了自己?用自己的薪水来还,不客气的说,就算是还上百年都可能是个零头而已。

  “不过”安德列三世的口气来了个转折,听得可怜的当事人整颗心顿时被揪了起来,“为了使你能早日还清这笔债务,我现在交给你个有很大收入的任务。”

  叶天龙屏息而立,心知安德列三世说的任务定是非常困难的,但现在他已经是被套上了绳子,就明知是圈套也得跳下去。

  “去找那把传说中的圣魔神剑!”安德列三世望着叶天龙字顿地说道。

  “那把传说了数千年,却从来没有个人得到过的圣魔神剑吗?”叶天龙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据说这把圣魔神剑是创世父神使用过的神器,具有神鬼莫测的威力,更重要的是它有着天命的象征,拥有它的话,无疑就是代表了得到父神的承认,有了大陆之主的名分。

  在大陆漫长的年月里,这把圣魔神剑曾经出现了几次,每次出现都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和争夺,可是没有个人真正得到过这把神剑,因为这神器具有非常神奇的择主之能。相反的,有好几个小国曾经因为被传出现这把神剑而遭到了灭亡的厄运。

  “不错,正是这把神剑!”安德列三世颔首道,“如果我们法斯特帝国拥有了这把神剑,就证明了法斯特将是统大陆的天命之主!”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眼睛闪闪发光,股慑人的霸气油然而生。

  叶天龙苦笑声,“这样毫无头绪,我到哪里找这把破剑啊?”

  安德列三世笑,转为轻松地说道:“我刚刚得到个绝密的情报,在天河地区出现了神剑的踪迹。”

  “可是那个地方正在发生战乱啊!”叶天龙抓了抓头皮,小心翼翼地说道。

  “当然,如果太容易找到的话,那还有什么价值呢?”安德列三世挥挥手,用十分轻松的语气说道:“你这次去,正好可以顺便把天河的叛乱平息下去,再把青州地区整顿下。”

  “顺便?!”叶天龙傻眼了。

  “是啊!”安德列三世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反正都是顺路的。我把青州和原天河的土地封给你,只要你能从叛乱军的手中夺回来,就属于你的领地。好好的经营这些领地,你也可以多些收入,然后就可以早点重建镇安塔了。”

  叶天龙问道:“现在夏赫将军不是已经在青州平乱了吗?”

  安德列三世沉声道:“你和他分成两路进击青州,可以更快的剿灭叛乱军。更重要的是,你还要去青州查办那些失职的官员。”然后他意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