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下,凶狠地说道:“我要把你欠我的连本带利都拿回来!”

  叶天龙哈哈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说吧,你要我怎么做?”

  “首先,你把剑给我!”尤素夫指叶天龙腰间所配的神器烈火剑。

  “没有问题!”叶天龙十分爽快地应道,解下来烈火剑连鞘起丢给尤素夫,他的合作态度让尤素夫心生暗鬼,反倒不敢伸手去接,任凭烈火剑掉在自己身右的地上。

  看了下叶天龙,确定他并没有别的举动后,尤素夫拿剑指叶天龙的右手歹毒地说道:“很好,想要这个小女人的话,就用你的右手来换!”

  绾贞急忙摇头叫道:“大人,不要啊!”话音未落,她的脸上早已被尤素夫重重的抽了两记耳光。

  “闭嘴!你这个臭脿子!”尤素夫的暴喝声中,绾贞的粉颊顿时红肿起来,手指印都可以看到。

  “住手!”叶天龙和庆计同时愤怒的大叫起来,他们脸上的急切之色让尤素夫更感快意,他哈哈大笑起来。

  “你这个混帐东西!快放了她!”叶天龙盯着尤素夫的脸,突然用十分冷酷的声音说道:“如果你再动下她的话,我绝对不会饶了你!”

  感到股冷气从脚下涌起,尤素夫不禁暗骂自己什么这么胆小怕事了。他看了下在椅子里脸上刺痛,状似十分痛苦的绾贞,强硬地说道:“我就要对她不客气,你能拿我怎么办?”

  叶天龙用异乎寻常的平静口气说道:“那你就试试看,到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叫住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我保证,即使是你已经化为鬼,我也会把你抓回来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然后再把你打入九幽无间地狱。”

  虽然叶天龙没有用愤怒的语气,但话语中的狠毒还是让尤素夫感到自己的后脊处冷飕飕的,连拿剑的手中似乎都冒出了丝丝的冷汗。这是种非常难受的感觉,他不知道叶天龙的气势居然会这么可怕起来。

  尤素夫呆了下,突然发狂般的伸手扣住了绾贞的喉咙,大叫道:“叶天龙,如果你再啰嗦的话,这个小女人就没有命了!”

  叶天龙盯着他看了半天,把尤素夫看得心中发毛,生怕他会不顾绾贞的安危冲上来。他大喝声,似乎在为自己打气,“你不要这个小女人的性命了吗?你想让她为你而死吗?”

  “你赢了!”叶天龙咬牙切齿地说道,“放了她,我就随你处置!”

  尤素夫顿时神气起来,“那你先转身,然后慢慢过来!”

  叶天龙深深地望了绾贞眼,绾贞拚命地朝叶天龙摇头,示意他不要听尤素夫的话,那双似乎可以说话的明眸中早已是泪如泉涌。叶天龙微微笑,然后慢慢转过身去。

  “不要啊!”绾贞不顾切大叫起来。她实在没有想到这个素有好色恶名的男人会为了自己这样个毫不起眼的普通女人甘愿接受这样的条件。就连旁的庆计也感到十分惊讶,叶天龙为了绾贞居然可以做到这步,他自问是不可能这样去做的。

  尤素夫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他慢慢提起手中的长剑,当长剑平指叶天龙后背的要害之时,突然松开控制绾贞喉咙的手,个箭步跃到叶天龙的身后,扬起长剑恶狠狠地朝叶天龙刺去,口中大喝道:“去死吧!”

  “不!”绾贞和庆计以及那个金凤卫同时发出惊呼声,绾贞和金凤卫更是同时泪如雨下,双眼紧闭,不忍看到叶天龙血溅当场。庆计想要飞身而出去救叶天龙却是迟了。

  但他们都没有看到,当叶天龙转身的时候,他的眼中闪过奇异的光芒,是那种黑沉之至的神光,获得魔神之力后,他的身体已经被改造成为个十分强横的魔神之体,他的功夫在某些方面的提高是超出所有人的想像。

  而且神器烈火剑已经和他形成心意相通的程度,是以他才会那么轻松的将烈火剑给尤素夫。如果说尤素夫拿着烈火剑来对付他的话,那就是自找死路,可惜的是尤素夫没有伸手去接烈火剑。

  剑尖就要触及叶天龙的背心要害之际,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叶天龙以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轻微地扭动了下身躯,变成了侧身的姿势。

  尤素夫的长剑在刺上叶天龙的时候,已经是变成斜对他的背部,更为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锋利的长剑在叶天龙的身上急速的划过去,将他的衣服划开了个大口,剑刃与他的肌肤发生剧烈的摩擦,发出了有如金属般的声音,似乎在这瞬间,叶天龙的这部分肉体已经重新组合,变得和金属般坚硬。

  尤素夫大骇,原来叶天龙的功夫已经到了让他无法想像的地步,由于他是全力刺出的,等发觉到情势不对想要收回时已经来不及了。

  叶天龙露齿笑,化掌为刀重重的击在尤素夫的肩膀上,就听得骨折的生音传出,尤素夫的肩骨硬生生被他的肉掌砍断。尤素夫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惨呼声,原本在地上的烈火剑也突然自动脱鞘而出,神器爆出耀目的红光在空中闪而过,疾如奔雷,正中尤素夫的背心。

  但尤素夫的厄运还没有结束,空中突然现出道充满死亡气息的黑光,似乎可以将所有的光线吸收,迅疾如电,下便砍掉了他持剑的右手。

  是玉珠不放心叶天龙的安全,还是跟来了。

  这几下都是在极其短暂的时间里发生的,有如电石火花,让人目不暇接。等到人影的闪动结束时,场中就是只剩下尤素夫的惨叫声,地上是只握住长剑的人手。

  “砰!”尤素夫终于忍受不住如此的重伤,个身子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叶天龙的身子也晃了晃,快要软下去的时候,已经被玉珠伸手扶住了。

  “问下他的口供!”叶天龙语气软弱地说道,毕竟刚才是他行险的招,费尽了他全部的真气,所幸的是,他终于成功了。

  玉珠把他扶到张椅子上坐下,然后去抓起了已经昏迷的尤素夫,看了下摇摇头道:“不行了!他就要断气了。”

  这时候,庆计早已把绾贞身上的绳索解下来,得到自由,绾贞马上扑到叶天龙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就在叶天龙为她转身的那刹那间,她发现自己的心已经完全为这个男人所有了。

  “傻瓜,我不是好好的吗?”叶天龙温柔地抚摸了下绾贞的头发,然后呻吟声道:“你再这样压着我,我可真的要受伤了!”

  绾贞马上抬起头来,从他的身上跳开,却被叶天龙把拉住她的手,然后对玉珠说道:“你不用管那个家伙的死活,只要问出来是谁帮助他逃跑的就行了。”

  玉珠会意的点头,突然挥剑砍掉了尤素夫的脑袋,喷出的鲜血让绾贞不禁华容失色。

  “你如果不想看的话,就先回府去吧。”叶天龙温言说道。他知道玉珠要施展她们暗黑族的种密技,也是暗黑系法术中非常罕见的“阴魂读语”,据说可以知道被施术者的前生来世,但因为要将对方的脑袋砍掉才可以施展的,加上练的难度是非常大的,所以是很少有人会使用这种法术的。

  绾贞摇摇头,勇敢地说道:“只要在你的身边,我什么都不怕!”叶天龙轻轻拍了拍她的小手,报以安慰的笑容。

  这时候旁的庆计突然走到叶天龙的跟前屈身拜倒,十分惭愧地说道:“老大,请原谅小弟时的糊涂!”

  叶天龙呆了呆,毫不在意地挥手说道:“算了,做我的小弟你不会吃亏的!”庆计赫然笑,恭敬地应声。

  玉珠抬起头来说道:“公子,他是武安的人指使的,据说当时是武安的隐墨帮助他逃脱的。”

  “武安的隐墨!?”叶天龙呆了下,“我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的存在啊?是什么玩意儿啊?”

  旁的庆计恭声说道:“大人,隐墨是武安的个神秘组织,据说得到了强力人士的帮助,精于暗杀之道,只是人数极少。”

  叶天龙点点头,等自己的真气回复了些,便马上起身先将绾贞护送回府,并做好了足够的防护工作后,和玉珠以及庆计三人起赶往无忧宫。

  "98"

  无忧宫的前面热闹非凡,观礼的民众将这带围得水泄不通,来是想看看今天的婚礼大典,二来是因为这带平日里是不允许普通老百姓靠近的禁区,是以他们趁这个机会也见识下无忧宫。

  见到是东督大人,负责场外警戒的城卫军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恭恭敬敬地将他们三个人让了进去。

  叶天龙眼尖,下子就看到主殿里正被众人围住的于凤舞和柳琴儿两个人。也难怪她们两个人会成为众人注目的中心,她们实在是太出色了。两个原本就是美艳绝伦的美女再穿上盛装的礼服,经过巧手的装扮,任凭你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不免要动心了。

  于凤舞穿着件鹅黄铯的晚礼服,绣着云凤纹的冰丝华丽衣裙呈现出极为动人的线条,外面加上彩丽的流苏小坎肩,举手投足之间领口处丝莹白如玉脂的肌肤闪现,让人恨不得用眼睛挖开摇动的流苏,好仔细看看里面的冰肌玉肤。

  晶莹红润的面庞上那双乌溜溜深潭似的明眸轻转之间便有使人神魂颠倒的魅力,满头黑亮柔滑如丝的秀发上虽然没有太多的珠玉女性佩饰,却是恰如其分的增添了她的动人风情。

  脱下戎装,退出军界之后的美女战神变得更有魅力了!已为人妇的于凤舞举止之间流露出来的成熟柔媚让所有的男人都感到窒息!

  同样出色的柳琴儿是件月白色的晚礼服,收束的腰身和敞开的裙摆显得她是如此的亭亭玉立,国色天香艳丽如花的她正捂住樱唇发出轻笑,那种优美的姿态有如摇曳多姿的荷花,让人看得双眼发直。

  即使是在这样高级的宴会上,几乎所有上流社会的女眷都出场了,灯红酒绿,衣香鬃影,她们这两位美丽端庄的女人仍然是最出色的。

  见到叶天龙朝自己这边行来,于凤舞的眼睛亮,轻轻碰身边正在应酬那些崇拜者的柳琴儿,两个人礼貌地告退而出,去和叶天龙他们汇合了。

  “喝,你们的衣裳还真漂亮啊!”叶天龙笑嘻嘻地说道,还故意用色迷迷的眼光上下打量着眼前美得让人屏息的两个美女。

  “是不是要流口水了啊?”柳琴儿娇滴滴的银铃嗓子悦耳之极,“这可是刚刚换上的喔!”

  于凤舞则在旁边朝叶天龙作了个不着痕迹的切顺利的手势,微笑道:“这可是费了我们不少的力气才打扮好的。”叶天龙会意地点头,他知道于凤舞和柳琴儿在向他暗示那边的情况十分顺利。

  叶天龙轻揽柳琴儿和于凤舞的小腰肢,往无人的地方行去,状似在起十分亲热的私语,实则是将双方的情况交流了下。但这样的举动落在有心人的眼中,更是激起他们的嫉妒,这个无耻的男人简直是个大色鬼,却会得到如此娇艳的帝国之花,真是天理不容!

  ※※※

  尤那亚狠狠的喝掉手中的酒,长出了口气,转头望向身边身形消瘦的男人道:“他们准备的怎么样啦?”男人略躬身,微微颔首。

  “那个混蛋的部下没有什么动静吗?”尤那亚的心腹知道自己的主君指的是谁,自从知道于凤舞和叶天龙好上后,尤那亚就直用“那个混蛋男人无耻之徒”之类的词语来称呼叶天龙。

  “是的,他的部下都在外面警戒,外面的任务已经够他们忙活了。”

  这时走在他身边的海鹰扬修眉微蹙,低声道:“不可能的,就算他是个大草包的话,有于凤舞这样的妻子在身边,也应该有些计划的!”

  尤那亚冷笑声,目光炯炯地望着正和叶天龙浅谈低笑的于凤舞,道:“看她现在副沉浸于爱情之中的模样,哪里像以前那个纵横大陆的美女战神?”

  海鹰扬弧度完美的朱唇抽动了下,俊美无比的脸庞上浮起了个无可奈何的微笑,迎向了朝他打招呼的权贵。

  ※※※

  于凤舞听到叶天龙为了救绾贞不惜走险,使得自己的真气大受亏损,不禁摇头叹息道:“你对她倒是真舍得啊!”

  叶天龙深深地望着她的美眸,用种坚定不移的口吻说道:“不管是你们当中的谁,只要是我所爱的人,我都会这样做的!”

  席话说得三个女人都是大为感动,明眸中异彩连闪。过了会儿,于凤舞才满心欢喜的低笑道:“你真是的,这样的话都说得出来,也不怕被别人笑话。”

  外面的鞭炮声震天响,乐声悠扬,游街的迎亲队伍回来了。众人都往门口行去,争相睹新郎新娘的风采,同时向他们献上祝福。

  丰神如玉的文冶达和秀美绝伦的秀公主齐齐出现在门口,两旁早已等候多时的乐师马上吹奏起来。花童引路,他们两个人沿着大红的地毯缓步前行,接受众人的喝彩。

  叶天龙看得眼热,正在心中盘算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要这样来次,让于凤舞她们风光风光!似乎是心有灵犀点通,于凤舞也在这个时候扭头望了他眼,两个人深情笑。

  突然叶天龙感到自己被人轻轻拉了下,回头看,原来是俏丽的倩公主。

  “叶大哥,我刚刚过来的时候发现件怪事,你过来看看吧!”

  听到倩公主这样说,叶天龙吩咐庆计他们声,便随她走了出去。来到大殿后面处偏房,叶天龙不禁愣,原来应该守卫在这里的两个侍卫居然全身冰冷的直立着,显然已经断气了。

  “我远远看到有数个人影到这个地方就失踪了,觉得有些奇怪便跑来看了下,结果发现他们被人杀死了。”倩公主比划着说道,“这个地方其实是和大殿的后进相通的,可以从上面的承梁上爬过去,直走到现在举行婚礼的大殿。只是很少有人知道,我也是次无意之中发现的。”

  叶天龙的心紧,显然有人也知道这个秘密,才会选择这个地方下手,好在不引起侍卫的注意下接近大殿。

  “你有没有上去查看过?”叶天龙沉声问道。

  倩公主苦恼地说道:“这上面大梁纵横交错,有很多的藏身之处,就算是来上百人都会无影无踪。”

  叶天龙点点头,这下真是麻烦了,如果说现在就在大殿里搜查的话,显然会惊动所有的来宾,各国的使节都在场的情况下,法斯特的面子就难看了。所以最好是悄悄的将这个事件处理掉。但像倩公主说的那样,派人上去查是不太可能的。

  “该怎么做才可以在不惊动众人呢?”叶天龙知道如果在这样盛大的婚礼场面上发生刺杀的事件,那么定会引起极大的混乱,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倩公主在旁边突然说道:“现在差不多是举行仪式的时候了。”

  叶天龙急中生智,突然间冒出了个大胆疯狂的念头,拉倩公主的小手往她的寝宫方向飞驰,同时问道:“龙灵儿和她的手下是不是都准备好了?”

  倩公主点头道:“我们的行动非常成功,个照面就把二哥偷偷藏在秘宫中那些黑衣人全部击毙了,有参加宴会的人都到我的寝宫里换上正式的礼服,留下来的人则换上他们的衣服守在那个地方,看看还可不可以抓到其他人。”

  倩公主说的简单,但其实当时战是相当惊险的,因为不能惊动无忧宫的宫廷侍卫队,免得引起宫中大乱,所以他们的行动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为准则的。如果没有倩公主的魔法支援以及她精心设计制造的魔法弹,要想下子无声无息的击毙所有的杀手,是几乎不可能的,加上这些杀手还装备了威力巨大的魔法远程攻击武器魔法弩,伤亡是少不了的。但他们在于凤舞精确的指挥下,以有备攻无备,先用魔法弹加上倩公主的魔法攻击下子让对方失去了反应能力,然后拥而上举将其消灭。

  到了倩公主的寝宫,叶天龙派小春去把龙灵儿和她的手下人叫来,他自己则开始火速地换起衣服来。倩公主已经在路上知道了他的计划,这样的事情顽皮爱闹的公主自然是不肯放过的。对于倩公主的要求,叶天龙只好答应下来,来是倩公主这次是出了不少的力气,而且她对整个无忧宫最为了解;二来则是把这个刁蛮公主也拉下水,到时候向皇帝也好交待。

  龙灵儿很快就带着几个身手最高的部下出现在叶天龙的面前,听完叶天龙的主意后,她也不禁双目放光,大感兴趣,二话不说,她也马上装扮起来。

  连同叶天龙在内总共十七个人都穿上了身的黑色连身衣,除了将眼睛露在外面之外,其他的部位全部是藏在黑色布料的后面。在倩公主的带领下,叶天龙他们重新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两个冰冻在那里挺立的侍卫依然还在那里。看来这个地方的确是无忧宫里面最不为人所注意的地方之,这么半天也没有人发现这样的异常情况。

  众人上了横梁,进入光线昏暗的顶棚里面,在有如迷宫般的承梁上快速地奔行,倩公主说的点也没有错,如果不是她的带路,初次进来的人绝对会在这里迷失方向的,因为纵横交错的大小承梁好像是个巨大的迷宫,又如张巨大的蜘蛛网,支撑起这座足有四进的宏伟大殿。

  说来也巧,等叶天龙他们走到大殿的上方时,前面那些人也刚刚找到这个正确的地点。共是五个黑衣人,全部穿着和叶天龙他们几乎是样的连身衣,背上系着长剑。

  大殿里面,于凤舞她们正在暗暗焦急,婚礼的仪式马上就要结束了,可是叶天龙刚才跟倩公主出去后直没有回来,真不知道他去干什么了?她们还没有想到别的什么念头,可是对于东督府的某些人来说,自己这位主将可不是普通的人物,别不是趁这个机会和美丽的公主殿下去幽会了吧?

  ※※※

  热闹快乐的婚礼大典上,暗暗焦急的人还真不少。

  尤那亚也是其中的个,为什么文冶达的人还没有出现呢?明明都准备好的行动,根据他的预计,应该是行动的时候了,怎么好像点动静都没有呢?这样来,自己苦心的安排不是就白费啦?

  眼看新郎新娘叩拜完皇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