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信的再次冲上去,这次是运足了功力,但结果还是样被弹回来。

  内间的叶天龙已经被打出了真火,他虎吼声,在添香再次扬爪冲过来的时候,看准时机,双手齐挥出,击中了她的胸口。沉闷的声响如同是击中面皮鼓,这样的重击也只是让添香的身子停顿了下,马上又再次冲上来。

  这下子叶天龙没有别的办法了,他知道味的躲闪绝不是良策,便让过来势,伸手扣住了添香的脉门,与她近身纠缠起来,同时扭头大叫起来:“你们快来啊,就站在那里看热闹吗?”

  辛西雅咬牙,正待使出绝学强行打破面前那无形的障碍时,就听得身边的玉珠突然惊叫声:“原来是东方的道法术!”

  辛西雅不耐烦地说道:“什么道法不道法的,你没有看到公子正在危险之中吗?”

  玉珠把拉住了辛西雅的手,道:“你不要强行打破那个气网,那样会引起它的爆炸!”

  辛西雅呆,“那怎么办啊?”她真不知道在她们远避人世的这么多年之后,大陆上的人族居然会发展出如何之多的绝技来,这次出来,她们已经见到了不少的武技,都是以前没有见识过的。

  玉珠急忙说道:“据说这种道法术是种与咒术有关的魔法,如果不得其法强行破坏的话,会有非常严重的后果。先让我想想解除它的方法!”

  “咒术?”

  辛西雅灵机动,忙道:“如果是与咒术有关,那就好办了!我们天神之血就是切咒术的天敌!”说罢,她已经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张口道血箭射向空中无形的大网。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原本没有东西的空中出现了强烈的红光,然后很快的消散。

  “成了!”玉珠高兴地叫起来,和辛西雅两个人急忙冲了进去。守在门外的女神战士也纷纷涌进来了,玉珠却马上扬声叫道:“哪几位姐妹快到外面四周巡查番,施展此种道法术的人定还在附近的!”

  早有飞星和沙月应声,带着五六个女神战士飞身而出,这个时候,终于发现此间的异常情况,左宰府的大批府卫都匆匆忙忙从四面八方往这边赶来。这也是吉里曼斯的好心,为了叶天龙能好好修养,将这里的府卫全部撤得远远的,还严加吩咐不得打扰。

  渞乱不堪的牙床上,叶天龙死死地压住添香,少女动人的胴体在他身下奋力挣扎着,衣裳尽数散开,看起来是春光无限,香艳动人,可是当事人哪里顾得上体会下,这可是性命攸关的生死之事。

  玉珠下指如风,在添香的身上连下了十八道指风,锁死了她所有可以活动的经脉,而辛西雅早已口血喷过去,让暴戾的添香娇躯大力地震动起来,然后渐渐陷入昏迷之中。

  "92"

  看到叶天龙还死死压住下面已经昏迷的添香,玉珠不禁好笑地说道:“公子,她已经昏过去,现在没有威胁了。”

  “是吗?”叶天龙将信将疑,慢慢的从少女渐渐恢复柔软的娇躯上爬起来,他方才为了压制这个暴走的少女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真难以想像,这样个娇柔的少女居然会有如此大的力气,他差点就压制不住了,幸好他对这个动作素来有研究,还不至于从马上跌落。

  看到叶天龙这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辛西雅也有些忍俊不住,她含笑道:“公子放心,她已经失去行动能力了!”

  “呼!”叶天龙总算送了口气,他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忍不住破口大骂道:“他奶奶的,居然会遇上这样的事情,真是见鬼了!”

  玉珠在边忙道:“公子,这个添香只是个媒子,真正的施术人还在暗处!”

  听到玉珠这样说,叶天龙收回了正要拍上添香姑娘娇靥的大手,口中喃喃说道:“本来要让你吃几记耳光的。算了,看在你也是个美女的份上,就饶过你这次吧。”

  昏迷不醒的添香似乎是感受到他的这番话,娇躯出现了轻微的扭动。叶天龙满意地点头,旁边的众女早已看得是张口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

  “哪个该死的家伙找到没有?”丢下床上昏迷不醒的添香,叶天龙回头问玉珠。

  “公子,飞星姐她们已经在查了,这个施术的人定跑不掉的!”

  玉珠的话音未落,外面已经传来了女神战士的叫声。

  “看见了,快抓住她!”

  “别让她跑了!”

  众人急忙赶出,只见道矮小的黑影如星飞丸弹,从正蜂拥而来的人丛上空掠而过,其轻身术之好,简直是匪夷所思。由于没有料到这个家伙会从人最多的面冲过去,女神战士们都扑错了方向。

  而那些刚刚涌进来的府卫们还有些摸不着头脑,只是胡乱的挥动手中的武器,大吼大叫番,但是场面是片的混乱,哪里拦得下这个近乎飞行绝迹的黑影。

  叶天龙拍玉珠的香肩,这个暗黑族的美女马上便心领神会,轻巧地纵身往那个黑影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若论到追踪之术和轻身之功,在场的没有个人可以和玉珠相提并论,就算是于凤舞也自认不如玉珠。

  ※※※

  吉里曼斯将艾琳碧丝和尤那亚送到府外,他们两个人是最后批离开左宰府的客人,因为每个人都想和艾琳碧丝多说几句,同时盛情邀请她来作客,结果使得她成为最后个离开左宰府的客人了。

  客套几句话后,不请自来的贵客转身告辞而去。

  看着艾琳碧丝无限美好的身影,吉里曼斯的眼中闪过丝锐利的神光,有如严寒的冷电,只有站在他身边的秃头管家知道这其中的含义,自己的主君已经动了浓浓的杀机。

  背对着吉里曼斯的艾琳碧丝好像是有非常敏锐的神觉,能感觉到身后那满含杀机的眼神,她突然间停下了脚步,缓缓转身,淡淡的眼神从吉里曼斯的身上扫过。

  心中暗暗凛,吉里曼斯连忙换上副笑容可掬的样子,朝艾琳碧丝挥手致意,但没有等到他的手放下来,个府卫匆匆忙忙跑过来,在他的身边低声禀报在后面发生的变故。

  吉里曼斯的脸色为之变,连忙掉头往府里赶去,身后是大批的府卫。把这切看在眼里的艾琳碧丝不禁感到丝好奇。

  “殿下,你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到艾琳碧丝这样的问题,尤那亚微微笑,道:“当然,要不然怎么会让左宰大人这么焦急?只要听听后面的动静,就知道定有什么事情在发生!”

  艾琳碧丝的眼神微微动,悠然道:“殿下真是好耳力啊!”

  尤那亚笑了笑,提议道:“艾琳小姐,让我们也吧?”

  赶到乱哄哄的现场,看到如此副景象,吉里曼斯气急败坏地说道:“真是该死,居然让刺客闹到家里来了!还惊动了天龙,我非要把这些混蛋碎尸万段不可!”

  接着转身对自己的手下怒道:“还好是在其他的贵客都已经离开后才发生这样的事情,不然的话,我的脸面都要丢尽了!真是群饭桶!!”

  叶天龙心急着想要去接应玉珠,也顾不上和吉里曼斯多话,边示意辛西雅带着女神战士出发,边对吉里曼斯说道:“左宰大人,这应该是我这个做东督的没有尽到责任,居然让刺客闹到大人的府上来,我定会将这个胆大妄为的家伙绳之以法!”

  走了两步,他又想到什么的,突然转回来对吉里曼斯说道:“大人,里面的添香姑娘也是个受害者,请不要为难她!等她醒来后,说不定可以从她的口中问出点什么有用的情报来!”

  吉里曼斯点点头,然后对自己的手下人下令道:“你们把府里仔细清查遍,看看有没有刺客留下的蛛丝马迹,然后彻底检查每个人,免得还有什么人成为下个受害者。”身后大批的左宰府里的府卫便应声而去。

  看着叶天龙在女神战士的簇拥下匆匆离开,吉里曼斯站在原地沉思了下,转头对自己身边的秃顶管家说道:“这样的道法术应该是很少有人会用的,你有没有什么线索?”

  秃顶的管家沉吟了会儿,斟酌地回道:“这种传自东方的异术,定要天赋特殊的人才可能习成的,我们只要查出哪些是天生阴缺的人,就会找到这个人。”

  吉里曼斯点点头,说道:“这件事不是时半刻可以完成的。”说着,他的眼睛里闪过阵森寒的杀机,低声下令道:“乘这个机会,你带人去对付莫秀芳和她的男人,好杀杀尤那亚的威风,哼,居然会跑到我的府上来耀武扬威。”

  “大人果然好谋略!”秃顶管家的顶门立刻冒出了亮光,这个时候去对付尤那亚的爪牙,尤那亚就不会怀疑到他们身上,因为整个左宰府都在闹刺客,哪里会想到是他们出动人手的。

  吩咐完自己的管家,吉里曼斯到已经被破坏得不成样子的房间里看了下。看到了房间里面凌乱不堪的场面,他不禁暗中庆幸自己当时没有在这个房间里面,要不然身边原本温柔如水的美娇娘突然间变成个可怕的追魂杀手,没有个人能躲得过这样的劫难。他本来想好今晚上再到这个地方享受番的,连人都已经安排好了,不料会发生这样的事件。

  ※※※

  凭着暗黑族举世无双的跟踪追查之术,玉珠很快就找到了那个黑影的去向,顺着对方留下的踪迹路掠去,同时不时在途中留下了给后面人的记号,好让叶天龙他们能跟上来。

  追出三里左右,那个黑影已经落入玉珠的视线,居然是个身材矮小的女子,贴身柔软的黑色连体衣是用种特别的材料制成,光滑柔软,有如第二层肌肤般贴在她的身上,将她的凸胸翘臀尽现无余,右腰际挂着个鼓鼓的革囊。

  发现敌人的踪迹后,玉珠马上隐起了身影,无声无息的跟在她的后面,这个女子步履有些踉跄,虽然是奋力飞掠,但看起来却是相当困难的样子,好像是受了不轻的内伤。玉珠猜想可能是因为施展的道法术被辛西雅破掉的缘故,使得她受伤不轻。

  排排的屋脊在脚下消失,这个女子竭尽全力飞奔,娇小的身躯摇摇晃晃看似就要倒下去,却能直坚持以定的速度在前进,这让跟在后面的玉珠也不禁暗暗佩服她的毅力。

  突然间这个女子的脚步沉,整个身影往下掉,下子就消失在下面的庭院里。玉珠微微愣,以为是她时的失足,等看到间屋子里灯光闪,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女子已经到了目的地。

  玉珠悄然贴到那间屋子的上面,通过窗缝将里面的情况看得真切,顿时让她暗吃惊。

  房间不是很大,但看上去十分干净,摆设也很简单,只有桌椅,靠里边摆有张简朴的木床,简洁的卧具,所有的切都说明这只是间非常普通的人家。此刻那个身材诱人的女子正被个年轻男子抱在怀中,由于女人生得小巧玲珑,她整个人都被那男子揽在怀中,副娇弱无力的样子,十分惹人怜惜。

  年轻的男子用只手抱住这女人的小蛮腰,腾出另外只手替这个女子脱去身上紧紧裹着的特制连体夜行衣,好让她放松下。玉珠正好看到这个女子已经露出来的面容,竟然是她有过面之缘的小飞燕,暗香阁的那场绝妙的乐舞让玉珠印象深刻,所以她才看到施展道法术的居然是这个小美女,心中的惊讶是难以描述的。

  男子将飞燕身上的夜行衣全部脱下来,因为这件衣服就是贴身的,所以里面再没有别的内衣,雪白的胴体在昏黄的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泽,酥胸嫩蕾,粉弯雪股,女孩子的身量,却是完全成熟的女人胴体,对于男人来说,的确是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燕,让你受苦了!”男子喃喃地说着,手在嫩滑的娇躯温柔地游走起来。

  他的手法是很有效果的,原本已经萎靡不振的飞燕渐渐有了些力气,慢慢抬起头来对男子低声说道:“为了殿下,飞燕万死不辞!”从她软弱的语气中传递出来的却是坚定不移的决心。

  被飞燕称为殿下的男子感动地说道:“我绝不让你再施展这鬼杀之术,看你现在的样子”

  “我没有关系的,只可惜没有杀掉吉里曼斯那个老贼!”飞燕惋惜地说道,“没有想到他根本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让叶天龙住进去了”说到这里,她急喘了两口气,其实被辛西雅破掉鬼杀之术,对她来说几乎要了她的命。

  飞燕从东方的异人处习来的鬼杀之术是种神秘之极的秘术,施展此术不需要高深的武技,只需要寻找到个好的媒子,在其身上种下鬼心,然后施术的人要在其附近三丈内用异术唤起媒子之后,再将自己的精气神加注于媒子身上,好操纵这个人。所以当辛西雅破掉她的鬼杀之术时,她几乎是被去掉了大半的生命力,差点儿就直接从藏身之处摔下。

  也就在那个时候,她才发觉到自己判断失误,便强提口气,急急忙忙撤退。她虽然是不懂别的高深武技,但仗着其天生的异秉练就的轻身飞纵之术却是无人能及的,故能口气逃回到此处,但不想今次流年不利,又遇到了天下最精于追踪之道的暗黑族,把玉珠也带到了这个秘密的地点。

  如果飞燕知道是这样的后果,也许她宁愿死在半路也不回来了,但此刻对此无所知的两个人在室内边疗伤,边相拥而谈。虽然室内的两个人都知道今后的道路是十分艰难的,但他们的心中却是充满了希望。他们的心也贴得更近了。

  ※※※

  叶天龙行人随着玉珠留下的暗记路跟踪下来,不料追到半的时候发生了件让他们不得不停顿的事情。

  指示道路的暗记竟然不见了!

  叶天龙大吃惊,连忙派几个女神战士四下巡查番,结果更让他感到不安,玉珠似乎是下子在这个地方消失了般,她的暗记到了这里嘎然而止。

  “莫非玉珠出事啦?”叶天龙的脑海中很自然的冒出这样的推论,额头上立时渗出层冷汗。他立刻下令让所有的女神战士散开,将范围再扩大些仔细搜索。

  辛西雅见到叶天龙副焦虑不安的样子,便安慰道:“公子,玉珠妹子她那身的武技,没有几个人可以伤到她的,就算是不敌的话也可以逃脱的。”

  这番话让叶天龙放下不少心,暗黑族的惊人实力是他亲眼见到过的,再说如果是遭到伏击的话,这里也定会留下些痕迹的。只是玉珠的暗记为什么断在这里了呢?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女神战士个个消失在夜色之中,只剩下叶天龙个人背手而立,在原地等待她们的回报。阵冷冽的秋风吹过,将地上的杂物带起,在半空中到处飞舞。让叶天龙感到阵莫名的烦乱。

  紧锁的剑眉倏然扬,他的耳朵中忽然听到了丝缥缈如丝的琴音。

  猛然转身,空旷的长街冷冷清清,只有清冷的夜风吹拂着路上的落叶,没有发现点可疑之处。

  “是我的耳朵出问题了吗?”叶天龙自嘲地笑了笑,也许是紧张和担心的缘故吧?对于他来说,玉珠的存在已经是有如生命的部分。

  正待再次回身,突然间耳边再度响起了“铮铮”两声十分清越悠扬的琴声。

  心脏也似乎跟着琴音猛跳了两下,时喘不过气来。叶天龙不禁大骇,四下察看,依然没有看到个人的踪影。

  这时候从耳际隐隐传来了如线般流动的琴声,引得叶天龙顺着琴声行去。行不及远,耳中的琴声开始急促起来,似乎在催促他前进样。入耳的琴声有如是条潺潺的流水到了转弯之处,经过三个跳跃之后,又回到了轻缓的地方,带给人种奇异的平和之感。

  叶天龙虽然不是个很懂得音律的人,但也知道这个人的琴技端的是厉害。又行了几步,眼前突然开阔起来,面前是片小湖,湖边种着几丛修竹。就在修竹的下面白石所砌的桌椅处,个女人正背对他坐着。

  虽然没有看到这个女人的面貌,但叶天龙有种强烈的感觉,这是个绝世美人,光看她那无限优美的背影,比例完美的上半身,雪白修长如天鹅般完美无瑕的玉颈,在银色的月光下闪闪发光的秀丽云髻,就已经让男人为之发狂了。

  在这种地方,这样的夜晚居然会遇到这样个女人,叶天龙感到种有如做梦般的不真实感,他张了张嘴,用发紧的声音问道:“请问,姑娘是”

  暮地里,整个空间再度响起七弦琴所发的天籁,那进退按揉所发的泛音,似乎来自九天之外的仙乐,令人心神为之清,深受感动的叶天龙感到自己的灵台立时变得片空明。

  渐渐地,有如仙乐般的琴声变化越来越多,其音臻至玄妙之境,令人顿生忘我之心。这瞬间,似乎世间万物都静止,连时间也好像停顿,整个人的身心都完全进入了琴声的世界,随着琴声飞翔在九天之外。

  正在心驰神往之际,琴声猛然间顿,爆出的最后个颤音竟然有如巨鼓敲在叶天龙的心上,让他的心阵狂跳。

  叶天龙惊骇不已,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来路?居然有如此神乎其神的琴技,简直可以操人之生死了。

  那女子缓缓转过身来,张让人窒息的绝世娇颜顿时出现在叶天龙的面前,时间让他感到口干舌燥,不由得暗吞了口口水,心中大叫:“乖乖,要死了,世间居然会有这样诱人的绝色!”

  叶天龙并不是没有见过美女的人,不说以前在花街柳巷的荒唐,现在他身边的美女随便哪个都是绝代佳人,但是和眼前这个女人比,就感到大有差别。其实真正说起来,这个女人并没有比于凤舞漂亮,于凤舞那种端庄清丽的高贵风华是任何人也比不上的,胆气不足的男人可能连正眼看于凤舞的胆量都没有。

  可是这个女人就不同,她的身上有种媚到骨子里的魅力,也可以说她比起于凤舞来胜在个“艳”字上,叶天龙看到她的第个感觉就是直接联想到床。特别是这个女人裹着袭雪白的罗纱衣,浑身上下那凸起处有如奇峰怒突,窄小处不胜握,玲珑凸透令人心荡神摇,透过轻纱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