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叶天龙定定地望着玉珠黑白分明的眼睛,清澈的美眸纯净得有如无瑕的美玉,熠熠的星钻,切是那么的和谐完美,让他不禁感叹造物主的神奇和自己的福气。

  “你是不是要离开我了?”叶天龙说出了自己的担心。听到玉珠说要好好珍惜这次与自己的情爱,再想想眼前的玉珠与往日不同的地方,叶天龙自然而然地得出了这样个结论:玉珠是要与自己分别了!

  玉珠大惊,连忙摇头叫道:“公子,我怎么会想到离开你呢?”

  “那你为什么那样说呢?”叶天龙心中的块石头落地,他现在已经非常在意玉珠这个默默跟在自己后面的小美人了。

  玉珠不解地问道:“我怎么说啦?”

  叶天龙微笑着,在玉珠的耳边把自己刚才的怀疑说了出来,玉珠不由得紧紧靠在他的身上,以表示心中的感动。

  过了会儿,玉珠才慢慢将缘由向叶天龙细细道来。原来那天叶天龙与秀公主会面之后回来,受到他身上那股莫名的气息吸引,玉珠忍不住与他在浴室里尽情欢娱,最后被弄得精疲力竭,全身再无丝气力。

  不想在第二天的运功中,玉珠发现自己的功力有了个明显的提高。要知道功力达到玉珠这样的级数,对自己的功夫有很深的了解和认识,对功夫的进展也非常敏感。她知道今后功力的增强只能是步个脚印的慢慢来,除非有什么特别的情况出现,要想再如以前那样突飞猛进,日千里的进展已经是绝无可能。

  所以这下的功力提高让玉珠感到十分惊讶,在随后的练习和对阵中更是感受很大,这让玉珠开始认真思考起个中的原因了。经过再三的推敲,玉珠终于断定是在和叶天龙的那次尽情狂欢之时,自己曾发生过奇怪的变化。

  听玉珠这样说,叶天龙也不禁仔细回想起来,自己好像也从其中得到过不少的好处,只是他以为是这些天艰苦锻炼的成果,现在想想,其中果然大有问题。都是样的苦练,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不同呢?

  浴室的水雾缭绕,有如轻纱飘动,让切的东西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朦胧,那么的神秘,有种让人如登仙境的感觉。

  宽大的浴池中兰汤荡漾,略带桃红的娇躯在其中轻轻地浮沉着,黑亮的长发湿漉漉地披在圆润的香肩上,有几丝几缕顽皮的贴在通红的娇靥上,玉珠的檀口中不住的喘息着,娇吟着,双美眸半睁半闭,那模样说有多娇媚就有多娇媚!

  叶天龙每次强有力的进出都带给她无上的感觉,她那春葱般的纤指无意识地轻抚着秀美的玉峰,晶莹如玉的肌肤已经染成了嫣红的颜色,但这不足以表达玉珠体内的炽热,她的娇躯好似座熊熊燃烧的火炉,只想永远这样燃烧下去,直到天地的尽头。

  叶天龙开始从后面发动又次的攻势,透过如雾似纱的水汽,依稀可以见到玉珠那微红娇嫩的幽深之处,正尽情地吞噬着那庞然大物。火热的冲击让玉珠无法自制,她不停地扭动着娇躯,檀口中发出欢快的呼叫,这种酣畅淋漓的快乐让她不能自拔地沉醉于其中。

  不知道经过了多少的时间,次又次有如脱胎换骨般的登仙之感让玉珠再也没有丝动弹的气力,整个人软在叶天龙宽阔结实的胸怀之中,承受着他最强烈的爆发。

  “你美了几次啊?”在叶天龙的扶持下,娇柔无力的玉珠慢慢站起身来,她的双腿软绵绵的,全身的每个细胞都还保留着刚才的疯狂和快乐。

  对于叶天龙的取笑,玉珠只是软在他的怀中,任由他摆布自己,为自己擦干身子,套上雪白的丝袍。

  “来试试看,到底有没有提高啊?”

  等到玉珠的体力有所恢复,叶天龙就迫不及待地催促她运气。玉珠含笑望了他眼,依言低垂眼帘,开始慢慢引导自己体内的暗黑之气。

  这发动,玉珠就明显的感到自己的真气流转得比以前要来得流畅自然,而且也充沛了许多。但她也知道这样的进展比起上次来还是有定的差距,这只能说是功力精纯度的提高,还没有达到层次的飞跃。

  即便是这样,玉珠也感到十分满意了,只要这样持续段的时间,自然也会有个质的飞跃,跨入个新的境地。

  调息完毕,玉珠睁开眼睛,看到叶天龙脸失望的样子,不禁芳心暗惊,连忙问道:“公子,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叶天龙“噢!”了声,摇头道:“没有什么,只是我刚刚调息了下,发现并没有什么变化。我想你也差不多,可能是什么地方还不对,或者说你的判断不对头,功力的提高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玉珠松了口气,微笑着说道:“公子,我倒是觉得好像是十分有效的!”

  叶天龙听罢精神振,忙道:“那就太好了!”接着他呵呵笑,续道;“其实就算是没有效果,至少也是次非常快乐的经验。玉珠你说是不是啊?”

  见到自己的公子又恢复到那种色色的样子,玉珠不禁娇靥飞红,却又不得不芳心暗许,的确像这样尽情的欢娱是非常值得回味的。就算是仅仅为了享受那魂飞魄散的登仙之乐,也是非常值得的。

  看到玉珠俏脸红红的,轻点螓首,叶天龙心中大乐,早已将不能提高自己功力的疑问抛到脑后去了。

  老实说,王师经过对叶天龙的仔细观察和检查后,就已经发现在他的体内隐含着数股强大无匹的能量,如果能将其引发出来,并完全吸收的话,那将是非常惊人的。也就是说,叶天龙可以在瞬间超越大陆目前所有已知的高手,因为王师知道自己的功力也无法与叶天龙身上潜藏的能量相抗衡。因此他告诉叶天龙,只有在某个时机适当的时候,他身上的能量才可以被引发出来,但究竟该如何去做,王师也不知道。

  叶天龙刚刚只是以为玉珠说的就是种办法,当发现对自己没有多少效果时,才感到有些失望。但他生性豁达,又兼美色当前,便放开心怀。

  “既然有效,要不要我们再来次啊?”

  玉珠闻言不禁也微感心动,她抬起明眸睨了眼面前的男人,腻声说道:“公子你”

  看到玉珠眼中闪现情欲的光芒,叶天龙哪里还不知道她的意思,伸手把抓起粉嫩的玉臂,正要再来次的时候,忽然听到声娇笑。

  “哈,果然被我猜中了,你们两个躲在这里享受呢!”

  是柳琴儿的声音,她在书房里没有看到叶天龙和玉珠两个人,便来找他们了。见到眼前的春色,忍不住取笑起玉珠来。“玉珠妹子定是被你喂得饱饱的!”

  脸皮不够厚的玉珠顿时羞得飞似的逃掉了,气得叶天龙直跺脚,长身要去抓柳琴儿来垫背。见到叶天龙那副恶形恶像,柳琴儿也吓得连忙逃之夭夭。

  很快整个内院响起了女人的娇笑声和男人欢快的笑声。对于叶天龙来说,这真是神仙的日子啊!

  "87"

  艾司尼亚的城门口每天都是那样的热闹和繁忙,这些天更是因为要举办法斯特二太子和武安秀公主的婚礼大典显得忙乱不堪。除了各国的使臣以外,不少有名的艺人团体也纷纷应邀来到这个大陆最庞大繁荣的都市献艺,加上各地的商队也想藉此机会好好赚上笔,因此在通往艾司尼亚的大道上,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马队和操着各地语言的人们络绎不绝地经过。

  近午时分,艾司尼亚的城卫军官兵正忙得不可开交之际,从大道的远端浩浩荡荡地驰来了队人马,数十骑身着华服的大汉前后护卫着近十辆大型马车,从这些高矮不的大汉脸上可以看出他们是经过长程旅途的,满脸的风霜却遮掩不住他们的彪悍和精壮,精光四射,活力充足的眼神无疑在告诉别人,他们都是群可怕的高手。

  眼看艾司尼亚高高的城墙就在眼前,当先并骑充当前卫的两个大汉似乎是稍微松了口气,眼神中的警戒之色开始有些缓和下来。

  左边的大汉将控缰的手带,胯下的骏马放缓了脚步,接着他将自己的左手高高举起,很快的,后面的辆马车上升起了面制作精美的大旗,被迎面吹来的劲风展,赫然是幅百花齐放的刺绣,金丝银线,游龙走蛇,如此幅价值千金的刺绣居然会用来作旗子,这个主人实在有够浪费的,而且好像也太招摇了些!

  帝都艾司尼亚青色的城墙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散发着奇异的光芒,带给这群人无比的高大雄伟之感觉。越走近这座著名的都市,越发使人感到自己的渺小和城池的巨大。坐落在陆路交通要道上的艾司尼亚的确就像是个无比高大的巨人每天傲然注视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这就是号称永不落幕的帝都艾司尼亚吗?真是太雄伟壮观了!”

  跟随在那辆升起百花大旗的马车左边的个年轻骑士眯起了双眼,望着艾司尼亚高大的城墙喃喃自语。

  身黑色亮缎的骑装,双做工精细的黑色半高小牛皮马靴,甚至他的双手也套在双漆黑的真皮手套中,手套的上面还有数道奇异的花纹在不时闪动着。看来这个年轻人还不是普通的喜欢黑色,就连胯下的马也是匹神骏的乌骓马,插在马鞍边的枪套上挂着枝通体黑色的刺枪,这是枝轻骑兵战斗用的刺枪,唯不同的地方是这把枪的枪身上没有圆弧的护手。

  相对于他浑身的黑色装束,这个年轻人露在外面的脸上肌肤却是如此的白皙,甚至于可以说是幼嫩有如少女,纤细秀气的脸庞和五官完全破坏了他浑身的装束带给别人的可怕感,他只有不时的紧紧抿住自己薄薄的嘴唇,似乎是想以此来维持自己的威严气势。

  但所有这些都还不能完全表现这个年轻人的奇异,最让人感到惊讶的是他那头长长的头发,如同瀑布般流泄及腰间的长发居然是雪白的,散发著有如白银般的色泽,在法斯特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这个年轻人是如此的奇特怪异,本来应该是任何个人看到都会感到不安,但说来也奇怪,他这样个奇怪的组合却在无形之中带给别人种异乎寻常的和谐和稳定感。

  “小白啊!你是不是感到有些心动?”

  个柔媚娇美的声音从他身边的马车里面传出来,这是个充满了诱惑力的女声,它好像是在你的心底搔动般,让人会不由自主?生出想见其芳容的冲动。

  也许是这个叫小白的年轻人听惯了的缘故,他的脸上还是相当的平静,只是那双长长的修眉微微动了下。

  “如姐,你就别开我的玩笑了,明明知道在约定没有结束之前,我是不会离开你的,你又何必来试探我呢?”

  马车里面传出了阵让人心摇神动的低笑声,里面的那个女人似乎是十分高兴的样子。

  “这么无聊的旅程,如果不逗逗你的话,那还有什么乐趣吗?”

  小白有些无奈地说道:“如姐,你知道我们旋风七十二骑可不是般的雇佣兵,如果被别人知道我们会沦?你取乐弄笑的物件,那”

  马车里面被叫作如姐的女人笑应道:“我知道你们旋风七十二骑的厉害,更知道你这个白发飞虎的赫赫威名。只是”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白发飞虎小白的眼睛亮,朝马车里面说道:“他们出来迎接了,如姐你要不要出去见见他们啊?”

  马车里面的如姐轻轻哼了声,傲然说道:“又没有什么大人物出面,何必要劳动本大小姐的芳驾呢?小白,你去就可以了!”

  “知道了!”白发飞虎嘀咕了声,双脚轻夹胯下的乌骓马,骑向着艾司尼亚方向驰去,满头的白发微微起伏着,有着种说不出的美丽。

  艾司尼亚那边的城门处有数十骑飞快地驰来,带头的是个城卫军的千骑长,远远的便大声问道:“请问来的可是如姬小姐?”

  充当前卫的两个大汉早已拉住了战马,这时大声应道:“正是如姬小姐的车驾!”其声刚猛,自有股慑人之威,显然这两个前卫的骑士有着身不俗的功力。

  这群城卫军策马快要冲到这两个大汉的面前时,突然齐齐个急停,长长的烈嘶声中,人与马齐稳稳当当地立定在两个大汉的面前,这手是如此的漂亮和协调,让从后面驰来的白发飞虎暗暗点头,法斯特的城卫军的确是名不虚传,看来平日的训练相当严格。

  “请带我们去见如姬小姐吧!”城卫军千骑长从马上跃而下,对面前的大汉说道。

  “不行,不行。如姬小姐怎么可以让你们这些人随便见呢!”从两个大汉的身后传来了白发飞虎的声音,他已经到了大汉的马后。

  “你这个家伙又是什么身份?”城卫军的那个千骑长的眼睛落到正从两个大汉的中间穿过停在自己面前的白发年轻人,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惊讶和怒气。

  “队长!”两个旋风七十二骑的大汉在马上向白发飞虎抱拳施礼。

  白发飞虎点点头,然后冷冷地看着城卫军的千骑长说道:“我是谁,你也不配问!”

  “你”千骑身后的城卫军同时大怒,这个家伙也未免太狂了点,居然不把自己这些人放在眼里。

  “如姬小姐是左宰大人请来的嘉宾,你们是不是想在这里惊动她?”白发飞虎毫无表情地看着城卫军,又似乎根本没有把这些人看在眼里。

  城卫千骑长瞪了眼眼前的白发年轻人,他不像那些般的部下,颇有眼力的他从这个年轻人身上看到种可怕的气势,种让人难以抵抗的感觉。又想到杰夫特大人交给自己的使命,他只有强忍了口气。

  “跟我们来!”

  这个城卫的千骑长转身上马,那些部下见自己的长官没有什么表示,也只好恶狠狠地看了眼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白发年轻人,纷纷掉转马头,跟在千骑长的后面。

  在法斯特城卫军的护卫下,如姬和白发飞虎行人被安顿在艾司尼亚最大最好的驿馆,吉里曼斯早已包下了数个大院。自始至终那个如姬小姐没有露下脸面,就连下马车的时候也是在群美丽的侍女簇拥下进到最里面的院子,而且在脸上还挂了层薄薄的面纱。

  但是所有的人都不会感到这个名叫如姬的女人有什么不对,或者说她过于傲慢,因为如姬这两个字就足以使她得到所有人的敬仰和崇拜。

  有着大陆第歌舞名家之称的如姬小姐,据说是某个没落王族的后裔,其在音律和歌舞方面的才能在风月大陆不作二人想,在十四岁的出道演出中,就让所有的观众为之疯狂。之后,如姬开始不定时的在大陆各国作巡回演出,所到之处无不让人们为之倾倒,无数的人为其歌舞而痴迷。

  随着岁月的流逝,如姬小姐的歌舞技艺越发的出神入化,而且在她绝世的容貌上加添了成熟的美艳之后,更是焕发出无可抗拒的魅力,甚至于有人将其奉为大陆第美女,她的举动,颦笑都足以引起大家的轰动。

  大陆上的各国豪门贵族无不以请到如姬小姐来演出而感到无比的自豪和骄傲,老实说,也只有富可敌国的王公贵族才请得动如姬小姐的芳驾。

  歌舞大家如姬小姐莅临艾司尼亚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艾司尼亚,许多人都在打听如姬小姐演出的时间和地点,不惜花费千金来获得张入场的请帖。

  ※※※

  吉里曼斯接到如姬到达艾司尼亚的消息之后,心中是得意万分,他亲自到如姬小姐的住处去拜访这位贵宾,礼遇之重较之国之君也不过如此。因为他实在非常骄傲,这次的行动他已经比尤那亚抢先了步,在陛下面前是大大有光。

  本来尤那亚和吉里曼斯是各自为此次法斯特和武安的大礼准备节目,尤那亚所邀请的是公孙大娘,而吉里曼斯就去邀请如姬小姐,试图压倒尤那亚。现在尤那亚请来的嘉宾公孙大娘落入了吉里曼斯的手里,而吉里曼斯请来的嘉宾如姬小姐却安然到达艾司尼亚,并引起了众人的轰动,可以说,在这局上,吉里曼斯完全压过了尤那亚。

  “真是绝代尤物啊”

  见到如姬,吉里曼斯就在心中暗暗赞叹,他上次见到如姬是在五年之前,今日的她好像比那时更加具有无可抗拒的诱惑力。

  头乌黑泛光,亮可鉴人的黑丝在头上轻巧地挽成个美丽的高髻盘云,横插的根翠玉钗花雕功极其精美,上面的花蕊连细如发丝的细微处都雕刻出来,波纹状的双鬓如烟如纱。雪白透粉的瓜子脸上,双黑白分明,波光粼粼的桃花眼内,闪烁出似云,似雾,似虚,似幻的目光,引得人直想看个究竟。

  小巧尖挺的瑶鼻下,两片如樱朱唇精巧可人,莹莹生光的娇靥上微微隐现两个迷人的梨涡,真是未语先笑,使人如饮醇酒,为之沉醉。

  吉里曼斯和如姬在客厅里还没有客套几句话,就听得外面阵喧哗,而且声音没有停止的迹象,反而是越来越大。很快位如姬的侍女就跑来报告,左宰大人的手下和白公子他们起冲突了。

  闻听此话,吉里曼斯的脸色微微沉,面向如姬满怀歉意地说道:“如姬小姐,真是不好意思。都是我平日管教手下不严,以至于让如姬小姐见笑了!他们竟敢得罪如姬小姐的人,我定要好好教训他们!”

  说罢,吉里曼斯站起来就要出去,谁知如姬在后面轻轻笑,叫住了他。

  “左宰大人不必动气,那个人也算不上是我的手下,不如我们起出。”

  吉里曼斯“哦!”声,颇感兴趣地望着如姬,不知何时,如姬已经挂上了袭面纱,只见青纱低垂的脸庞恰如其分的凸现了那张艳绝人世的娇靥,朦朦胧胧的为如姬增添了几许神秘感,让人不禁产生出亦真亦幻的感觉。饶得吉里曼斯是见惯了各色佳丽的老手,也时为之惊艳。

  她娉娉袅袅地走向吉里曼斯,水汪汪的美眸中闪动着让人神魂颠倒的光彩。

  “小白是我请来保护我们的雇佣兵,他自诩是武技超凡,我倒真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