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雪姬的攻势减了三分,渐渐地落入下风。

  这边战得如此热闹,却没有人来过问,显然是有权贵之士参与其中。雪姬在奋战的同时,想到这点就不免暗暗叫苦。她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前来追杀她们的鬼忍众和法斯特的权贵定有了私下的交易,得到法斯特当权人士的支持,自己这方以后的日子会更加的难过。

  附近的居民则早已被吓得躲在家里,连大气也不敢出,有几个大胆刚想出来看下,见到漫天的刀光剑影,马上吓得缩了回去。

  ※※※

  但这个地方并不是艾司尼亚今晚唯在忙碌的地方,在帝都的另外边,已经安静下来的飞凤府里突然间冒起了冲天的大火,橘红色的火焰将艾司尼亚的夜空照亮了角。

  飞凤府的失火顿时引发了周边府第的混乱,飞凤府里的人们是忙做团,他们从睡梦中被惊醒过来,甚至还弄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情况。而驻守艾司尼亚的城卫军发现了这个情况之后也连忙出动,赶往出事的地点。急促的脚步声将沿途上的居民也吵醒过来,对于这些帝都的市民来说,今夜的艾司尼亚真可谓是热闹之极。

  当火起的时候,飞凤府的男主人叶天龙正在向女神战士的首领辛西雅诉苦。原本应该是在舒服的洞房里面享受美妙情爱的男人居然会落得如此下场,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原来在婚礼结束之后,叶天龙满心欢喜地去敲于凤舞的房门,可是于凤舞却婉言谢绝了他的进入,理由是身为众女的大姐,要做出个表率,今天晚上不应该是由她先来和叶天龙享受鱼水之欢,而是要他先考虑到别的姐妹。

  在于凤舞那里碰了个软钉子的男人只好改道往柳琴儿的房间走去。谁知道柳琴儿却说自己怎么可以在于凤舞之前和叶天龙享受鱼水之欢呢?往日里也许关系不大,可是今天这样特别的日子里,叶天龙还是应该先从于凤舞开始。

  吃了两碗闭门羹的叶天龙心思转,自然想到了对自己从来没有反对意见的玉珠,等他兴冲冲地跑过去,谁料到今天的玉珠也摆出了副同样的理由,自认是作妾的她如何肯在今天晚上抢了主母的位子。

  转了两个圈,叶天龙发现了这样个事实,身为有三个新妇的新郎,他居然在今天晚上找不到张可以睡的床。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说出来的话绝对是没有肯人相信的。

  没有举行婚礼还好,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结婚了反而变成这个样子,百思不得其解的男人不禁心下暗自嘀咕:“也许她们想联手给我点颜色看看?哼,没有你们我就睡不着了吗?”

  叶天龙气之下干脆不再来回奔波了,改而把脑筋动到别人身上,但他想不到的是原本和他眼来眉去的金凤卫,居然也都摆出了副大义凛然的态度,说什么也不肯在今天抢了小姐的美事。

  万般无奈之下,叶天龙只好作罢。但心火难熄的他想想实在不爽,既然是你们不肯陪我,那我也不要陪你们了!有了这种想法的男人心下发狠,干脆把脑筋动到了女神战士的首领辛西雅身上。

  想起当初看到她的娇躯,完美无瑕,丰满健美,好色的男人早就产生动她的念头了,不如趁这个机会,也算是给那些拒绝自己的女人们点颜色,看谁怕谁啊?

  主意打定之后,叶天龙马上去敲开了辛西雅的房间,已经安歇下来的女神战士首领对叶天龙的深夜来访虽然感到有些惊讶,但还是将他让进了自己的房间。

  看到辛西雅只穿着薄薄的睡袍,叶天龙的眼睛顿时大亮。透过丝织的睡袍,辛西雅那丰挺茁壮的双峰隐约可见,大开的领口处那雪白耀眼的柔肌更是让人无法将目光移开。

  “公子,你怎么”辛西雅的话还没有问完,叶天龙已经长叹声,显出副十分可怜的样子。

  “我真是好可怜啊!”

  叶天龙说话的同时,径直走到辛西雅的床边坐下来,没有发现自己的主君另有图谋,女神战士的首领也就随之坐到他的旁边,微靠着床头,不解地望着叶天龙。

  “她们居然都不理我了!”叶天龙哭丧着脸,用十分伤心的口吻说道。

  “不会吧!”辛西雅不由得大吃惊,她实在想象不出来,新婚的第夜,作为新郎的男人会被他的新娘们拒绝。

  “真的!不然的话我怎么会跑到这里呢?”叶天龙说着,突然把扑过去搂住辛西雅的娇躯,将自己的个脑袋埋到辛西雅那高耸秀美的玉峰之间。

  辛西雅本能地伸手将这个男人抱在自己的怀中,安慰道:“公子你放心,我看凤小姐她们绝不是这样的人!不如你再回去”

  “不”叶天龙摇摇了头,他现在是充分感受到女神战士首领的丰满迷人之处,柔软而极具弹性的双峰虽然是隔着层的衣服,依然可以体会到它那无以伦比的触感,更让好色的男人感到兴奋的是,辛西雅的丰满程度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真是又大,又挺,又软!绝对是真正的极品啊!”感到非常享受的男人在心中暗暗称赞不已。

  没有察觉到叶天龙是图谋不轨,辛西雅还是抱着他的头,听他絮絮叨叨地讲着不知所云的话。因为正忙着动脑筋想办法的男人已经无法再分心去组织自己的语言了。

  “可恶!这是怎么回事啊?”

  忙活了半天,叶天龙发现自己居然是在做白工,任他使尽了其练就的高超技巧,成熟美艳的女神战士首领就是没有点动情的迹象。他这些手段可是在别的成熟女人身上百试百爽的,不想今天会在这里碰到个大钉子。

  "79"

  气之下,叶天龙干脆采用直捣黄龙之势,不再花心思在前面的调情上,而是直接伸手滑进辛西雅的睡袍里,兵分两路,上下其手。

  当叶天龙的大手在辛西雅丰柔润挺的双峰揉捏的时候,再迟钝的女人也知道这个家伙想干什么了。辛西雅的娇躯微微颤,轻轻呻吟了声,似乎是感到有些不舒服,但奇怪的是她并没有阻止叶天龙的举动。

  见到自己这样的行动还是对辛西雅不能产生效果,心中大生挫折感的男人顿时再也沉不住气了,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甚至有些急躁粗暴起来。

  辛西雅只有在叶天龙用力的时候发出轻轻的呻吟,但这也只是因为感到不适而发出来的,根本没有丝别的感情在里面。即便是叶天龙的手指在女人最敏感的神秘禁区大肆活动,探进那幽深奥妙之处,辛西雅除了不安地扭动娇躯外,依然没有其他的反应。

  这样的结果对于自诩为美女鉴赏家和花丛老手的男人来说,简直是极大的打击和污染,时火起,叶天龙正待要霸王硬上弓,忽然从外边传来警讯以及喊打喊杀的声响。

  辛西雅惊而起,“公子,有敌人来了!”

  叶天龙正感满腔的火气没有地方发泄,立刻站起来喝道;“什么混帐东西,竟敢来老子的府上闹事!走,把他们统统砍掉!”

  辛西雅应诺声,毫无羞涩感,也不避嫌地在叶天龙面前脱下自己已经被这个男人弄得凌乱不堪的睡袍,丝不挂的健美胴体就这样露在叶天龙眼前。

  看着辛西雅飞快地穿好劲装,戴好装备,叶天龙暗自叹息:“也许真的是自己对这个女人没有丝的吸引力,在她的眼中,自己到底是什么东西呢?难道她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个人吗?”

  在和叶天龙出去的时候,辛西雅似乎是发觉到叶天龙的心思,在经过叶天龙身边时低声说道:“公子,对不起!”

  叶天龙摇头苦笑道:“这是什么话?是我自己太”

  辛西雅叹息声,用低低的声音说道:“我们女神战士自从诞生以来,就是对情欲完全没有感觉的,而且也不具有生育的能力。这就是我们为得到强大生命力和战斗力所付出的代价!”说罢,她抢先走出了房间,开始招呼她的姐妹们。

  叶天龙望着辛西雅的背影,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这样的人还是女人吗?也许在女神战士的心中都背着个无法比拟的负担。

  ※※※

  飞凤府冲天的火光之中,数百名头扎红巾,杀气腾腾的武士在他们那个全身片红的女首领带领下,从四面八方越墙而入。装备着与法斯特正规军所使用的武器没有多少差别的他们带给飞凤府的冲击是可怕的。

  刚刚还是在婚礼的欢乐之中,现在居然会受到这么强大的攻击,两者的差距实在是有够大的。飞凤府的下人们和那驻扎在这里的近卫步兵团的战士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应该说敌人是很会选择时机的,在这个时候正好是忙了天的人们安然欢快地入睡之时,而结束了婚礼的新人们则定是在过洞房花烛夜。挑选这个时候杀进来,绝对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能策划出这样的行动,足以说明了入侵的敌人绝非泛泛之辈。

  近卫步兵团的战士们原本以为是因为婚礼忙乱的缘故导致府内失火,故此他们跑出来是为了救火的,突然间看到这么多的敌人冲杀过来,不免大吃惊。在近卫步兵团里有不少是有见识的人,他们更是从敌人的架势看出了他们的来路。

  “疾风狂盗!”

  “是疾风狂盗!!”

  他们大叫着仓皇退后,没有准备的他们如何是这些疯狂盗贼的对手,更何况这些疾风狂盗还有着悍不畏死的美名,战斗力更是在普通法斯特士兵的水准之上,象他们这些刚刚组建的轻装步兵,又是在赤手空拳的状况之下,没有四散而逃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疾风狂盗的女首领火娘子双手提着长短的两把利剑,左砍右杀,十分彪悍的样子,看得她的手下盗贼们个个更是嗷嗷直叫,精神百倍,发狂般地挥舞着手中的武器,不管看到什么都要砍几下,倒也平添了几分战力。

  但疾风狂盗的得意没有维持几秒的时间,那个很有责任心的近卫步兵团指挥官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了。这个美丽的团长大人是在闻警后马上就冲出了自己房间,因为她并没有入睡,甚至连衣服都还没有换。

  “准备战斗!”

  龙灵儿的娇叱声让近卫团的战士们心下定,而她接下来的表现更是让他们士气高涨。

  “地龙三光波!”

  随着龙灵儿的双拳交叉旋舞,两道纠缠在起的真气钻进了地面,两个冲到她前面的盗贼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突然间发觉到自己的脚下原本坚实的大地传出隐隐约约的龙吟声,接着隆起震动,地面炸裂开来,冲起了三道冲天的光柱,夹杂着蕴含可怕劲气的碎石土粒,路传播过去。

  惨叫声四起,杀得正起劲的盗贼被这光柱沾身就倒,根本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来。完全被击中的那两个盗贼更是可怜,当场尸骨无存,爆裂成数十块飞散。

  火娘子的眉头皱,敌人的强大有点出人意料,这个看起来娇小玲珑的美少女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竟有身绝不输任何人的武技。不过她这次前来已经有了万全之策,即使出现这样意外的变化,倒也不会乱了自家阵脚。

  火娘子大喝声,将手中的短剑猛然往地下斩,吐着赤色剑芒的短剑准确地击中了光波蔓延的路线,使得这条土龙真气为之滞。

  “疯刀四武士,出阵!”

  随着火娘子的娇叱声,四个面目狰狞的大汉提着锯齿形的长刀从人群中跃而出,四把满含真气的锯齿长刀在龙灵儿的身前组成了绵绵的刀网,吐出的阴寒潜流迫使龙灵儿改变了继续发动真气攻击的念头,认真地应付起面前的敌人。

  此时的轻装步兵团战士已经稳住阵脚,开始和这些疾风狂盗正面交锋。龙灵儿的这段时间的高强度训练果然没有白费,成军不久的步兵战士居然能和这些在大陆纵横时,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盗贼武士打个不相上下。

  这让火娘子感到有些意外,这种集团战斗不象是单兵交手,除了个人的武技之外,还有个相互之间的协作,如果说是百个各自为战的高手和百名久经训练的战士对阵,绝对是有输无赢,说不定不到片刻工夫就要被屠杀得清洁溜溜。因为在同时间里面,可能有数把刀在向你砍来,哪里有足够的时间让你做好架式,将招式完整地使出来。当然,如果武技到了火娘子这个级数,结果就不样了,她们能够使出威力强大的必杀技,在瞬间就将敌人打倒了。但即便是如此,如果这些真正的高手陷入重围之中,结局也是很难说的,毕竟个人的体力和真气也有用尽的时候。

  在火娘子想来,她的手下盗贼应该是要比叶天龙的近卫团战士强上数倍的,无论是战斗的技巧还是对战场的判断力,拥有丰富经验的盗贼们定是吃定了近卫团的战士,就算装备的话,轻装步兵的配置也绝不会好过他们。

  但现在的情况却是双方杀得难解难分,狂盗们并没有占到多少便宜。这已经是今晚的第二个变数了,火娘子暗暗告诉自己,绝不能再让第三个变数出现。

  “速战速决!”

  火娘子的长剑举起来,她要乘叶天龙和于凤舞她们正在连床大战的时候去突袭他们,这也是她选择今晚进攻飞凤府的原因。相信正在床上奋战的叶天龙和于凤舞她们定是没有多少的精力来应付自己的攻击。

  火娘子的长剑好像是个信号,数十个服装各异的人从战斗中跃了出来,他们中间有男有女,年纪也各不相同,但只有点是样的,方才的战斗好像只是热身而已,从他们的脸上根本看不到丝使力的痕迹。

  与此同时,从疾风狂盗的后方升起了数十个橘红色的火球,每个都大如拳头,呼啸着飞过盗贼的头上,到达了近卫团战士的上方。

  这是疾风狂盗中的黑术士开始发动攻势了,他们虽然说魔法造诣不是很高明,但是个盗贼团中能拥有数十位这样的魔法师已经是非常不简单了,也难怪疾风狂盗能在大陆上纵横时。

  火球在战士的头上爆裂开来,变成漫天飞舞的火雨,纷纷扬扬地落下。

  “火雨金花飘!”

  数十个黑术士发出的火系魔法攻击对于还没有受过抗魔法训练的近卫步兵团战士来说,简直就是场灾难。被沾到的战士几乎没有个不受伤的,所区别的只是伤情的程度而已。

  发现疾风狂盗使用魔法攻击的时候,龙灵儿就在心中暗暗叫苦,她自己是不怕任何魔法攻击的,连带着也没有给近卫团的战士提升抵抗魔法攻击的能力,情知不好的她也只有把满腔的怒火倾倒在前面的四个家伙身上。

  经过两个回合,龙灵儿基本上摸到了对手的实力,这四个使锯齿长刀的家伙倒也真有些功夫,又练有怪异的真气和合击术,再加上那股彪悍的气势,有如疯子般的攻击,的确是会让任何个人感到头痛的。

  他们奋不顾身的攻击,让对手感到即使伤了他们个,也会因为这瞬间的空隙使得另外三个有可乘之机,从而造成自己的受损。但现在龙灵儿就要利用他们这种心理,这种拼命的气势来击败他们。

  火娘子的俏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意,看到魔法攻击的效果,她自然有高兴的理由,现在的局势已经被自己本方掌握,原来敌人有这样个致命的弱点可以利用的,那么这里就不再需要自己担心了。

  自己要在第三个变数出现之前,就把今晚的行动结束。想到这里的火娘子示意跟在自己身边的那些高手随她出动。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千算万算,火娘子还是没有算到今晚上最大的变数竟然是叶天龙被于凤舞她们拒之门外,非但没有连床大战的可能,就连床边都没有给他摸到。

  正当疾风狂盗中的黑术士准备再度发动魔法攻击的时候,于凤舞柳琴儿和玉珠都赶到现场了。她们三个人怎么会在起出现的,这里还有个缘故。原来她们发觉到叶天龙居然没有到她们三人中的任何个房间里面过夜,顿时心中大感疑惑,这位特立独行的夫君别不是又在玩什么花样吧?

  于是三个女人便聚集到了起,开始讨论起来。她们也没有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情,最大的原因是在她们自己的身上,正在猜测叶天龙的去向时,发觉到外面乱起来,便马上赶往出事地点。

  同样是数十个火球升起,呼啸着往近卫团战士的头上飞去,有些惊慌失措的战士们正要想办法躲避的时候,就听到后面传来了声充满气势的娇叱声。

  “贼子好胆!休得猖狂!”

  “于将军来了!”

  “于将军来啦!!”

  说来也奇怪,于凤舞的声音好像天生就有种能使人镇定下来的能力,听到这个声音的战士无不感到精神抖擞,先前那种惊慌失措的心理顿时化成飞灰。近卫团将士的士气变化让与之战斗的疾风狂盗也感受明显,这是种莫名其妙的强烈信心。心理的相互牵制之下,疾风狂盗的气焰不免为之压。

  如果仅仅是依靠心理的影响,于凤舞便不会被称为美女战神了。就在那些火球爆裂开来的同时,平地倏然起了阵强烈的旋风,淡青色的轻烟裹着点点的火花反向扑往盗贼兵的身上。

  “狂风卷云走飞沙!”

  于凤舞最擅长的风系魔法中的高阶攻击魔法,哪里是疾风狂盗那些黑术士所发出的火球术可以抵挡的。落入盗贼阵中的火雨对盗贼们身体上的伤害倒不是非常大,但是心理上他们却是益发的低下。自己人发出的魔法攻击反而变成敌人用来对付本方的武器,想到这些,也难怪他们会产生泄气感。

  “真该死!”火娘子见状大为生气,顿足道:“她怎么会这么快出现的?”今晚的主要目标居然如此神速地赶到现场,似乎在宣告此次的行动已经成为无意义的攻击。

  “你才是该死呢!”生冷的声音在她的身右响起,“原来就是你这个狠毒的贱人,上次在天牢被你逃掉了,居然还敢来这里撒野!”

  火娘子还没有转过身来,叶天龙已经挥着烈火神剑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