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各种因素的,其中于凤舞的因素是最大的,为了不要惊动太多的有心人,以免受到他们莫名其妙的干扰,所以大家还是举行个简简单单的仪式最好了。

  “傻瓜,姐姐嫁人了,还是会和你在起的啊!”于凤舞爱怜地拍了拍龙灵儿的小脑袋,她感受到龙灵儿对自己的深深依恋和感情,这让她十分感动,同时也感到有些担心。所以才在商议完婚礼操作的事宜,就把龙灵儿叫到这里,准备和她好好谈下心。

  “真的?”龙灵儿抬起头来,美丽的月牙眼闪闪发亮,好似两颗璀璨的明珠美钻。

  “姐姐是很高兴有你在身边的,也希望你永远作我的好妹妹,只是”

  于凤舞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龙灵儿急忙打断了,她用十分急切的口吻认真地说道:“不会的,你永远是我的好姐姐!”

  说罢,龙灵儿轻呼了口气,视线转到了凉亭的外面,轻轻说出了发自内心的话。

  “我真的很高兴能认识姐姐,我只要永远和姐姐在起!别的我什么都不在乎!”

  于凤舞的心里微微惊,顿时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在心头蔓延开来。这个美丽活泼的龙族少女竟然真的是喜欢上她了,这倒是她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虽然之前有这样的猜测,但现在转变为现实存在,个中滋味真的是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

  ※※※

  叶天龙望着坐在面前的柳琴儿,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啦,你好像在生气耶!”

  柳琴儿皱了皱眉头,没有好气的回答道:“我生什么气啊?我哪里有时间生气呢?”

  现在他们两个人正是在去往柳琴儿在艾司尼亚的伯父那里的马车上,柳琴儿的父母已经亡故,身边也没有什么亲人,就这个伯父算是她的长辈,因此叶天龙想到要正式向他提出与柳琴儿的婚事,也算是对柳琴儿的尊重。

  “喝,居然还说没有生气呢!”素来脸皮厚胆子大的男人可是在花丛中打过滚的,怎么看不出来柳琴儿的心事。柳琴儿显然是看到了叶天龙在向于凤舞求婚的场面后,联想到自己身上,觉得有些不平。

  叶天龙断定自己绝不会看走眼的,自然也想到如何来解救,到柳琴儿的长辈家里正式提出求婚,也算是他对柳琴儿的个小小的补充,而接下来的就是要把这个心里生了闷气的女人逗开心起来。这点手段叶天龙自认是有的。

  见柳琴儿把头转到车窗外,不再看自己,叶天龙毫不气馁,眼珠转,就起身坐到了柳琴儿的身边,伸手便将她的纤腰揽过来。

  “干什么?”柳琴儿的娇躯硬,转过螓首不悦地望着叶天龙。

  “不要生气啦!”叶天龙的嘴巴凑到柳琴儿的小耳边,热气直扑完美无瑕的晶莹耳轮,“我知道你在抗议我做得不公平,但是我那时也是临时起意的。别生气啦,算我不对,向你陪罪好不好?”

  说罢,不待柳琴儿反应过来,他的大嘴已经用力压在了柳琴儿香软的樱唇上面,大力地痛吻起来。

  “唔”

  柳琴儿先是娇躯生硬,做出挣扎的样子,但在叶天龙熟练的手段下面,她很快就软化下来,开始有了迎合的举动。

  把柳琴儿吻得快喘不过气来,叶天龙才离开她的樱桃小嘴。望着娇靥浮上层霞光的柳琴儿,叶天龙笑嘻嘻地说道:“现在不生气了吧?”

  “哼,我怎么当得起,要大人你来赔罪!”柳琴儿是输人不输口,小嘴撇了撇娇嗔道。老实说,起初她是有点感到不平,叶天龙对于凤舞来上那套,自己却没有这种待遇。但这路上,叶天龙直对她赔小心,说着好话,她也已经有些回想过来,知道这个男人还是非常在乎自己的。

  同时柳琴儿冷静下来后就想到自己和于凤舞的确不是样的,自己本来就是想让于凤舞作大姐的,为什么还要去争这下呢?刚才出发的时候,看到于凤舞对她也好像有些歉意的样子,更是让她感到于凤舞对她的姐妹情谊,想想也好笑,自己居然会生出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

  看到柳琴儿的神情有所活动,叶天龙知道她的心已经回转过来了,心中更是热,紧了紧揽在她小蛮腰上的大手,将柳琴儿的个娇躯拉进了自己的怀中。

  柳琴儿舒服地贴进叶天龙的胸膛,感受难得的两个人空间,自从回到艾司尼亚之后,这样的时光基本上就没有了,因为平时大家都在起的。

  叶天龙低头嗅了嗅柳琴儿透着香泽的秀发,心中突然冒出个念头,低头凑到她的耳边低声说道:“亲亲,我想”

  “你想什么啊”

  柳琴儿正奇怪地抬头,突然感到只魔手从自己的胸襟处滑了进去,在自己娇嫩的酥胸上活动起来。受到这样的突然袭击,柳琴儿不禁发出了声低低的惊呼声。

  护着马车的女神战士们耳目是极为灵敏的,即使是在嘈杂的街市里这样轻的惊呼声也点不漏地落到她们的耳朵里。

  辛西雅的声音在马车里低低的响起:“公子,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柳琴儿大骇,连忙用手按住叶天龙的大手,想要起身的时候却被叶天龙用力压住,时挣脱不得。

  “没有事情,切都好!”

  叶天龙笑嘻嘻地回答,同时又凑到柳琴儿的耳边说道:“乖乖,让我来好好补偿你吧!”

  话音未落,他的只大手已经不安分地滑到了柳琴儿的腰下,趁女主人不注意的时候,将八幅面的百褶罗裙掀开。

  柳琴儿吓了跳,正要挣扎的时候,叶天龙“嘘”了声,低声说道:“她们都在外面呢!”

  “咦”柳琴儿愣,刚想说“你知道她们在外面还要这样做”的时候,顿时感到下体阵酥麻,原来叶天龙已经拉下了她的亵裤,开始施展他的五指功夫。在这期间,叶天龙那只占领了柳琴儿酥胸的魔掌则在她美好柔嫩的玉峰上大肆活动,极尽挑逗之能事。

  对于柳琴儿来说,叶天龙的挑逗是她永远无法抵抗的,因为他知道她身上每处的敏感区域,知道如何才能让她得到更多的快乐,加上他在耳边的情话低语,更是让她心神迷醉。

  不消片刻功夫,柳琴儿已经是情动似火,个娇躯发热变烫,双手情的在叶天龙雄健的身躯上抚摸着,索求着。

  当叶天龙慢慢进入柳琴儿那已经完全濡湿的花径时,那种熟悉的涨满感让柳琴儿忍不住发出了满足的娇吟声。现在他们两个是呈相对而拥的姿势,叶天龙将柳琴儿抱在自己的膝上,撒开的罗裙把两个人的下半身遮得严严实实,但个中的春光却是不足为外人道。

  柳琴儿的双秀美修长的玉腿左右分张挂在叶天龙的大腿外,那条丝织的亵裤早已落到了条玉腿的腿弯处,大腿根处神秘迷人的胯间,那芳草萋萋的桃源胜地虽然是和叶天龙紧密结合,但仍然有丝丝的蜜汁溢出微垂,并随着叶天龙的扭腰而滑落横流,这光景真可谓是绮丽无比,春色无限。

  为了让柳琴儿更快的到达快美的巅峰,叶天龙尽力施展其技巧和功夫,让自己的庞然大物在温热柔嫩的花径里翻江倒海,连续不断地击中幽深的敏感要害。

  柳琴儿可就美了,从花径深处窜起的阵阵电流在娇躯里面翻腾奔流,酸麻酥痒,各种滋味如潮水般的将她淹没,她发觉今天的叶天龙特别的厉害,才会儿功夫,就已经把她送到了快美的巅峰,从心底深处发出的激颤让她忍不住要娇哼腻语出声。

  “唔”

  荡人心魄的媚声刚发出,柳琴儿忽然间想到现在自己是处身行驰在大街上的马车里,这里可不象是在家里,太大的动静就可能被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群听出来,加上护卫在马车周围的女神战士可是耳目灵敏无比的超级高手,自己发出的声音稍微大点,别说她们,就连马车的御手都有可能听出来。

  万被她们察觉出里面的动静,那光景可是真的要羞死人了!

  想到这里,柳琴儿拼命压抑住自己的声音,同时用只玉手挡在自己的檀口前,生怕不小心泄漏出只言片语。

  柳琴儿这紧张不打紧,她那花径顿时变得紧凑无比,将里面的庞然大物夹得紧紧的,那种蠕夹之感让叶天龙舒爽之极。兴奋快活之余,叶天龙便更加起劲地扭动点刺起来。

  这下子柳琴儿可苦了,阵阵的激颤不停息地从身上生起,让她忍不住想哼叫出声,可是又不能惊动外面的人,只好苦苦忍耐,但这事情就是这样奇怪,柳琴儿越是想忍耐,那种快美的感觉就越发的高涨,花径的感受就越发强烈。

  苦忍了不到几分钟,柳琴儿感到自己的全身都快要麻痹掉了,无边的快美完全占据了她的身心,而且她感受到自己好像到了个全新的巅峰,比之以前的更加美妙,就如同练武突破了个关口,达到了新的台阶样。

  先是轻轻的呻吟,再来就是娇吟腻声连连,此时的柳琴儿已经完全顾不及外面的人了,叶天龙见她的声音越来越大,心下得意之余也感到有些不妥,连忙用嘴堵住柳琴儿的樱桃小口,只让她从鼻子里发出使人性致高涨的喘息声。

  实际上马车里面的动静早已被女神战士们察觉出来,但跟随叶天龙有些时日的她们对这个男人已经有相当的了解,对这种情况有些见怪不怪了。辛西雅虽然无法享受,也对此种事情无所知,但见到叶天龙乐此不疲的样子,心中也不免感到有些好奇,便多留心查听具体的动静。

  而虽然柳琴儿不想让别人知道,但她和叶天龙在马车的韵事还是在日后成为她们姐妹之间的件“美谈”,为她们的生活添上值得回忆的笔。这是她始料不及的,也是让她啼笑皆非的。

  马车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柳琴儿已经连续两次登上比以前更高的高嘲巅峰,她全身酥软的挂在叶天龙的身上,享受着快感的余波,身心无比轻松快乐。

  马车的窗被轻轻敲了下,辛西雅的声音传来:“公子,到了!”

  柳琴儿惊,从叶天龙的怀中抬起头来,呓声道:“这么快啊!”

  叶天龙“哈”了声,在她的娇靥上印了吻,笑道:“还快啊?都走了三刻钟了!”

  柳琴儿娇靥通红,嗔怪地捏了叶天龙把,道:“都怪你!”

  叶天龙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他知道有时候女人就喜欢说些不知所云的话,所以他也只是笑了笑,殷勤地把柳琴儿扶下马车。

  欢爱之后,红霞尚未完全从柳琴儿的粉脸上褪去,美目中的春情更是无比诱人,这样的柳琴儿去拜见她那伯父,自然会引得不少人心里大起嘀咕。

  不过别人怎么看,叶天龙根本就不会放在心里,他是依足礼数来向柳琴儿的长辈求婚的,切都是按照法斯特帝国最高的规格来,让柳琴儿大有面子。

  "75"

  得到叶天龙被安然释放的消息,东督府的所有将士都为之十分高兴,连这样的大难叶天龙都可以逃掉,这个男人的运气还真不是普通的厉害,跟着他逢凶化吉的几率定很大,在这样的心理之下,他们的忠诚心也就更加的坚定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非但是叶天龙自己不知道,就连那些看他不顺眼的人也是料想不到的。

  当这个消息传到那个始作俑者的耳朵里时,她却已经没有了生气的时间,因为从早上起,让她感到头疼的事情接连不断的发生。

  自己在艾司尼亚苦心经营的个情报网居然莫名其妙的出现了断裂,本来通过这个情报网她可以得到了许多机密的情报,就连这次三个国家准备联合进兵侵犯武安的情报也是这个组织的功劳,可以说这个组织是自己的另个耳目,失去它的话,自己将变得又聋又瞎。

  敌人开始动手了,可是自己还不知道究竟是哪方面的敌人,这问题让她头痛不已,为了尽快解决这个问题,她只有动用手头可以用的最大限度资源,即使为此而暴露身份也没有办法,而且她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这次的敌人绝对已经发觉到她们的真正身份,所以想再保密也没有什么必要了。

  鲁图先的确是在肃清武安的人,他虽然不肯出面作证来洗脱叶天龙的罪名,但对于陷害叶天龙的人却是十分痛恨,更何况武安的情报网在艾司尼亚的存在对于自己这方的行动点好处都没有,要把艾司尼亚牢牢地控制在自己这方的手下,这是他的既定目标,是以武安的人只不过是他拿来开刀的第个而已。

  而叶天龙神奇般的重新回到东督府,更是让鲁图先深信不疑,这个男人就是值得自己效力生的主君。

  鲁图先这样的行动很自然地引起了其他方面的注意,没有想到这个素来不得人心的无情男人居然是个这么有实力的活跃份子,原先没有把鲁图先放在心上的人开始有些后悔,同时便仔仔细细地调查这个男人的来历。

  叶天龙出现在东督府的时候,受到了部下的热烈欢迎。每个人发自内心的快乐让叶天龙也十分感动,原来自己在部下的心目中还是这么有地位的。

  在东督府坐了会儿功夫,叶天龙就感到无聊起来,看着自己的部下忙忙碌碌的样子,再看看自己悠闲的模样,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可是真的想插手的话,又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好干的。

  原本他是下定决心今天下午要好好在东督府里干点事情,来感谢部下将士对自己的支持和爱戴,可是他这个有史以来最懒惰的主将做什么事情都好像在给别人添乱子,这所谓的“注定无所事事的人是不能变得勤快的”!

  整个东督府的运作就好像是部已经磨合好的机器,在石义信的主导下每个人都各司其职,叶天龙的热心加入如同在这部机器里面丢了块小石头,非但没有帮助,反而让整个运作出现不应有的停顿和呆滞。

  发觉到这点的石义信不禁感到好笑,自己的主将居然是这样种人,这倒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不过他也知道身为上者,最重要的是将自己的部下调整好,让他们发挥出最大的能量,而这点正是叶天龙做得最好的。

  “叶大人,如果你真的想帮忙的话,还是请到别处去帮助别人吧!”

  不知道是谁先忍不住说出这样的话,反正后来大家都是这样对叶天龙说,让突发热心的男人只好摸着鼻子跑回了东督的办公房,在这里,身为东督参军的石义信正十分自如地处理下面传来的各项事务。

  听到叶天龙的脚步声,石义信连头也没有抬下,边处理手头的事情,边说道:“大人,可不可以麻烦你给下官倒杯茶啊?”

  “可以,可以!”

  终于有人求自己做事了,叶天龙满心欢喜,连忙跑出去端了杯茶进来。这举动落到跟在他身边的玉珠和辛西雅眼中,她们不禁好奇地问道:“公子,这些事情你可以让勤务兵去做的吗?”

  “但是我想好好做点事情啊!”叶天龙想也不想回答道,把茶放在石义信的办公桌上,然后说道:“参军大人,好好努力啊!”

  玉珠和辛西雅正感到有趣的时候,叶天龙已经突发奇想,让自己的女飞卫进来帮助自己泡了许多杯茶,然后让她们端着去送给自己那些忙碌的部下。他这举动让那些部下感到更是干劲冲天。

  “好了,现在我们去临湖居吧!”

  干完这件事,叶天龙开始身轻松地离开东督府,这更是让玉珠感到奇怪。

  “公子,公子,我我想问个问题!”

  “什么事啊?”

  “为什么你刚刚说要好好做事,转身又要离开了呢?”

  “这个嘛,我不是做好了吗?”叶天龙嘿嘿笑,“去抢别人的工作可不是我的爱好,我现在已经慰劳过他们了,让他们自己努力工作就可以了。”

  听到这话,玉珠真不知道该佩服还是好笑,这个男人的想法的确是有些与众不同。

  还没有走出东督府,倩公主突然从外面跑进来了,她经过小小的改装,看起来就象是个艾司尼亚普通的富家小姐,身边没有带个侍卫,看到这样的情形,玉珠在心底暗暗偷笑了声:这位公主绝对是偷跑出来的,看来她已经决定要缠上公子。

  “你们到哪里去啊?”

  见到叶天龙他们,倩公主就双眼发亮,连忙问道。

  “你是偷跑出来的吧?”叶天龙将脸正,“怎么可以穿成这个样子?如果被别人看出来就麻烦了!而且也太危险了!”

  “嘻嘻,我才不怕呢!”倩公主笑容满面,毫不在意地说道,“有你在我的身边,你会保护我的吧?”说着,她的双手已经抱住了叶天龙的只手臂,十分亲密地摇动着。

  “可是,可是”叶天龙感到自己的头又有些大起来了,但想起了安德列三世和自己的约定,谈话中所流露出来的意思,自己是无法拒绝的。

  “如果让陛下知道你这个样子,我可就有麻烦了!”叶天龙只好换个角度来说。

  “父皇才不会呢!”倩公主皱起了她那漂亮的瑶鼻,“快说吧,我们去哪里玩?”她倒好,方才还是问叶天龙你们去哪里的,现在已经变成我们去哪里玩了。语气的改变是如此的自然流畅,让叶天龙也感到佩服,他知道自己今次是被这个美丽的公主缠定了,所幸的是,自己并不排斥这样的纠缠,相反的,这样的事情让他感到十分骄傲。

  叶天龙状似无奈地说道:“好吧,好吧。我们起走!”

  倩公主高兴地跳起来,喜孜孜地拉着叶天龙的手,就往外面走去,口中问道:“我们先到什么地方呢?”

  叶天龙笑,说道:“你跟我来就可以了!”说罢上了自己的战马,玉珠和辛西雅她们也纷纷扳鞍上马。

  叶天龙看到倩公主没有骑马,就想让人给她牵匹过来,谁想他还没有开口说话,倩公主已经腾身跃到了他的马上,坐在他的前面。

  “喂”

  个香软的娇躯靠进自己的怀中,本来应该是非常高兴的事情,特别对叶天龙这样的人来说,可是想到万这事传到安德列三世的耳朵里面,那就难以交待了。

  “你还是另外找匹吧,这个样子给别人看起来不好的!而且对你的印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