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里曼斯这样的男人用力压在身上,让她感到阵窒息,梦魇似的连气也喘不过来,只是感到双肮脏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滑动,让她难以忍受。

  公孙大娘只有暗暗告诉自己要忍耐,要等待机会,个她现在最需要的时机。只要给她时间,逃生的机会就会出现。

  吉里曼斯不愧是花丛的老手,知道如何对付个已经知晓情爱的妇人,虽然公孙大娘的心里并不是乐意的,但在他高超的手段之下,也渐渐有些情动的迹象出现。苍白的双颊带上几分红晕,诱人的美目中生出些许春水,都让吉里曼斯感到无比自豪。

  耳边听着身下的美妇人细细的娇喘,吉里曼斯凑到公孙大娘的小耳旁低声滛笑道:“小娘子,现在是不是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公孙大娘也不答话,只将双美目紧紧闭上,粉脸扭到边。吉里曼斯也不在意,继续他的挑逗,直到自认差不多的时候,才开始双手分公孙大娘秀美的大腿。

  公孙大娘心中暗道声:“来了!”她也不多反抗,软绵绵地任由吉里曼斯将她的双腿打开,只有在心底里暗暗念着爱郎的名字。

  就在吉里曼斯将要入港之际,他的嘴角突然露出了个神秘的微笑,可惜公孙大娘并没有睁开眼睛,所以不知道身上的男人有这样的异常举动。

  在感受到火热的东西触及下体时,公孙大娘便深深吸了口气,静心等待那刻的到来。

  殊料变故陡生,吉里曼斯的大手抄,手抓住她丰耸高挺的||乳||峰,大拇指正压在||乳||房下面的某个让她感到害怕的地方。公孙大娘来不及转过什么念头,吉里曼斯的另外只手已经到了她的身下,端起了浑圆的臀部,中指和无名指落在“谷道”的上下两处岤道。

  “啊!”

  公孙大娘的娇躯猛的震,心知大事不好,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吉里曼斯正俯身低头盯着自己,满脸不怀好意的笑容,让她的颗心直落到深渊。

  吉里曼斯张嘴朝公孙大娘喷了口火热的气息,阴阴地说道:“小女人,想在我的面前耍心眼,你还差得远呢!现在我看你怎么弄手段!”

  说罢,吉里曼斯狠狠挺动粗大的腰身,狂野地进入了公孙大娘那已经没有设防的禁区。柔嫩的方寸之地遭到庞然大物的攻陷,让公孙大娘倏然美目圆睁,口中发出声凄厉的尖叫声。

  “不!!”

  城池已经陷落,就算公孙大娘现在如何奋力挣扎,努力推搡压在自己柔美娇躯上正耀武扬威的吉里曼斯也是枉然,相反的,她这样的举动带给吉里曼斯的是更大的快乐。

  看到身下的公孙大娘象只无助的小鸟在风雨中哀鸣,对于有着暴力倾向的男人来说,这是种难以言状的凄美,加上下面从湿热深奥的幽径传来的无以伦比的快美,这简直就是人间天堂,身心两方面都得到极大的满足。

  吉里曼斯边奋力扭动粗腰,让自己朝更高的境界攀升,边低头凑到公孙大娘的耳边,喘着粗气说道:“怎么样啊?是不是很快活啊?嘿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转什么念头,想用上玉蚌含阳术,连门都没有!”

  公孙大娘真是欲哭无泪,她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急色贪恋的吉里曼斯居然有身的好功夫,而且对自己公孙世家的独门绝技有着相当的了解,这个好色的死胖子绝对来历不凡。

  要知道吉里曼斯所说的“玉蚌含阳术”乃是公孙世家的个秘密,只有家主才练有这门奇功,当下任的家主选出后,由前任的家主传下来,家里的其他人等是概不知,就连公孙三娘也不可能知道公孙世家有这样门绝技。

  “玉蚌含阳术”是完全为了应付象现在这样的紧急关头而创立的门绝学,当初创立这门绝技的家主就是考虑到当公孙世家的家主陷入困境,无法使用武技的时候,如何利用自身能力来摆脱劫难。因为公孙世家的家主都是千娇百媚的女人,加上公孙世家对媚术极有研究,因此她自然而然就想到这个方面上来,而这个家主也的确是个天纵奇才的高手,居然真的给她创出了不需要功力就可以进行采补的“玉蚌含阳术”。

  般的采补术都是需要靠施行的人本身真气才可以使用的,功力越深,采补术就会越厉害,但这“玉蚌含阳术”却是完全不需要内力来发动,而且威力十分可怕,能在瞬间就可以把个高手的真元吸光。

  不过这个“玉蚌含阳术”也有个缺点,它吸来的真元不能真正为施术的人所吸收,只能在段的时间内为其所用,过后便会消散殆尽。因此这门功夫就作为历代家主的护身秘传,口授亲传。而这门绝学也的确在以往的日子里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好几次公诉世家的家主被人算计无法运功,或者失手被擒后,总是因有敌人贪恋美色而坠入毂中,从而让她得以逃出生天。

  刚才公孙大娘就是这种情况,她发现吉里曼斯对她另有所图,因此她心中算计着如何使用这“玉蚌含阳术”,虽说这样来有些对不起夫君,但也是无奈之举,逃生之法。

  让公孙大娘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吉里曼斯居然会知道她们公孙世家的这门绝学,而且也知道如何对付,方才他所点的岤道都是属于偏岤,也就是说并不是武技上所用到的那些岤道,知道有这些岤道的存在已经是相当难得,更何况还能找出可以制住“玉蚌含阳术”的那三处岤道,可以说公孙大娘心中的惊骇已经到了极点。

  “难道说自己真的要在这个地方住辈子吗?就这样成为这个男人的玩物吗?”

  随着吉里曼斯的肆虐,公孙大娘的心中突然升起种莫名的绝望。她只有在心中无望地呐喊。

  “赵郎,你知道你的妻子在受苦吗?谁可以来救我?”

  ※※※

  同时间,尤那亚也在忙碌着,本来想和吉里曼斯联手促成对武安的出兵,好让直犹豫不决的父亲安德列三世看到他的能力是足够将法斯特帝国的荣耀持续下去,而且能更加发扬光大。

  万万没有想到半路杀出这样件事情,弄得整个事件是沸沸扬扬,满城风雨,路人皆知,这样来,再机密的计划也会守不住。而且现在他已经可以肯定自己的父亲已经发现其中的奥秘。

  唉,好好的次可以增加印象分的机会,结果却弄得反而使自己失去不少分数,在议事厅的时候,从面色阴沉的父亲那个表情看起来自己离继任者的位子好像变远了些。

  想到这里,尤那亚就气不打处来,虽然他也看出来叶天龙不是真正的凶手主谋,但考虑到自己的损失,以及对这个男人向的厌恶,他还是藉机推了把。但出来后仔细想了下,他才发觉到有些不妥。

  吉里曼斯那个老狐狸居然旁边言不发,显然他比自己更会揣度皇帝的心思,真的冷静下来想想,其实自己也应该采取这样的立场,何必表现得那么积极?落在皇帝的眼中,只会增加他对自己的警惕。

  尤那亚不禁摇头苦笑,为什么自己看到那个乡下的流氓,就会生气火大,做起事情来就不象平常那样的冷静呢?

  现在事已至此,也只有努力采取措施进行补救。与其在事后悔恨,不如想办法减少损失,做点实际的事情,他向都抱着这样的理念。

  在下完几道命令之后,尤那亚就赶往鬼忍众的住处,现在是时候好好使用他们了。

  尤那亚和鬼忍众头目鬼炎的会面是在充满异国情调的房间里进行的。地板的上面铺着厚厚的草席,分隔房间用的是纸糊的格扇,没有座位,只能席地而坐,在房间的面挂着字画,两边是三叠的盆景。

  明亮充足的光线下面,鬼忍众的头目鬼炎看起来也不再是那么阴森森的。穿着长衿大袖,滚边绣花,暗压花纹的长袍服,鬼炎的整个人显得相当有精神,也十分顺眼。

  “老师现在不在这里,太子殿下有什么事情吗?”

  两人例行的客套之后,鬼炎淡淡地问道,他实在吃不准这个俊美的太子到底在想什么。

  尤那亚的脸上挂着足以让女人陶醉,让男人嫉妒的微笑,说道:“鬼无月先生的伤势不要紧吧?实在很抱歉,为了我的事情,让鬼无月先生受累!”

  “没有关系,老师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只是需要再静养些日子。他走的时候交待过,太子殿下这边有消息,马上通知他。”

  “这样啊,可能时间上来不及。”尤那亚略显迟疑地说道,“你们想要查找的对象已经有线索了,我怕来二去,她们又要换地方了。”

  “在什么地方?”鬼炎的神情凛,眼中闪过丝骇人的冷电。

  “就在艾司尼亚!”尤那亚正视着鬼炎的凌厉眼神,虽然还是和缓无异,但在鬼炎看来,眼前这个俊美无比的太子有种深不可测的气势,让人无法探其究竟,看出他心里的念头。

  “既然这样,我们只好先出动,再告诉老师了。”鬼炎的视线落到了尤那亚的身后,在尤那亚身后那面墙上挂着幅秋意图,他似乎能从那稀疏苍劲的枝叶其中嗅到肃杀的气氛。

  “可是没有鬼无月先生的话,对付她们好像人手不够。”尤那亚热心地说道:“需不需要我派些人手?”

  “太子殿下能鼎力支助,鬼炎感激不净!”鬼炎双手按在大腿上,朝尤那亚低头示意表示感谢。

  “不用客气,我以后需要贵方的地方还多的是,合作就应该是相互支持的嘛!”尤那亚连忙摆手,“这样吧,我请我的师门子弟配合你方的行动。”

  “多谢太子殿下!”

  鬼炎心下大喜,有雪山老人的门下子弟相助,这次行动定会十分顺利,如果说能把传国的神器“日剑”和“月弓”从那些叛逆的手中夺回来,自己在主君的面前可就大大的出彩,这个功劳就连鬼无月老师也比不过。

  想到这里,鬼炎的心就阵发热,不过他在表面上还是尽量保持平静,不敢泄漏出内心丝毫的波动,不露声色可是他们鬼忍众最基本的要求。

  尤那亚微微笑,站起身来向主人告辞。他知道这样的诱惑是鬼炎无法拒绝的,接下来要看那些天忍众的表现了。老实说,他也很好奇那个传说中的神器“日剑”和“月弓”到底有什么样的威力?

  ※※※

  “暗香阁”的老板高老大刚刚接待了位她等候多时的客人,将这位贵客安排到后面的秘室里,然后把事情打点清楚。出来的时候突然看到位十分眼熟的金发男子和四名壮汉起踏进附近的个花厅里,随后跟着的是批花枝招展的姑娘,也都是这里的高级歌姬。

  “咦,他不是”高老大摇摇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身边的这几个人非常可怕!”以她的眼力可以肯定的是,那四个壮汉绝对不是普通角色,尤其是当中那个身材不高,但十分强横的男人,用熊腰虎背都无法来形容他给自己的感觉,也许只有“岩石般的汉子”才配得上这个男人。

  出于好奇心,也是种本能,高老大暗中马上派人探了下,报过来的情报让她大吃惊。

  “他居然和来自帕里的人在起,真是太有意思了,太有意思了!”

  高老大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倏地她从椅子上站起来,匆匆忙忙出门往后面行去,“这个情报应该让公子知道,这绝对是个有用的情报。”

  "71"

  帝都艾司尼亚的天牢是专门关押那些获罪的贵族高官,由于被投到这里的人都是由皇帝陛下亲自准许下诏书逮捕的,因此这些可怜的家伙进来之后基本上就没有了翻身的机会。而对于艾司尼亚乃至法斯特可敬的臣民来说,只闻其名而不知详情的天牢则是神秘可怕的场所,在他们的想象之中,这个地方是等同于阴森可怖的人间地狱修罗场。

  在叶天龙被宫廷侍卫们押送进来的时候,他自己也不禁感到意外,眼前的天牢和想象中是完全不同的样子。在他的想象中,天牢应该是和外面的那些大牢相去不远,牢狱就是牢狱嘛,怎么会象是处遍植花草的院落呢?这样的地方与其说是牢房不如说是客栈,而且还是相当不错的客栈。

  这倒并不是因为叶天龙这个东督位子才坐了十几天,还没有来得及去了解天牢的情况,而是天牢这个机构是属于无忧宫的管理范围,因此即便是东督也是无权过问这里的事务。

  由数组院落群所组成的天牢,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就象是般豪门贵族的府第。只有围墙比普通的府第要高厚许多,三丈六尺高的围墙墙顶完全是按照城墙的规格建造,外有雉堞,内有防止警卫跌落的女墙,不时可以看到有警哨伸头向外望,只有这个地方可以感觉出此处的非同寻常。不管白天黑夜,经常有两人为组的巡逻侍卫,在上面往来监督,看警哨是否有打磕睡偷懒的迹象,从这点可以看出这里的警卫是极为森严的,没有特别的技艺和胆量,休想在这个地方讨得好处。

  叶天龙还注意到在整个建筑群的中央有座高高耸立的圆形塔楼,足足有超过六丈的高度,站在上面的人,目光锐利的话是定可以将整个天牢的动静全然掌控。很明显的,这个塔楼定是应急时的指挥中心,起到统带全局的作用。

  例行的手续之后,圆脸无须的司狱长用他那特有的尖细嗓音宣布新来犯人的去处。因为按照法斯特的规定,天牢的事务是由位无忧宫中颇有权势的太监主管的。

  “甲字三号房!”

  那留着八字胡须的侍卫领班应诺声,示意手下侍卫将叶天龙押送过去。

  叶天龙现在住的地方是甲字院的第三个房间,里面的设施相当的完备,较之普通的人家说不定还要好。而偌大的个甲字院里居然只有他个犯人,这说明了叶天龙现在是这里地位最高的犯人,坐牢也要分个地位等级,从而享受到不同的待遇,天牢倒真是与众不同,这也让莫名其妙遭受陷害而感到无奈的当事人不知是该高兴还是难过。

  叶天龙很快就摸清了整个甲字院的情况,因为他除了不能走出这个院子外,其他的行动权力倒是不受任何限制,但这对于叶天龙来说也没有什么意思,他的功力已经被完全制住了,现在的他只是个普通人而已,根本不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享受完顿虽说不上丰盛但也保证营养摄入的晚餐后,叶天龙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整个院子里只有他个人,所以即使他想找个人来聊天也是不可能。他只有躺在床上想着于凤舞她们现在在干什么,是不是在为自己的事情奔走,想来自己出了这样的大事定会把她们急坏了。

  想起那个无缘无故陷害自己的女人,叶天龙又是怒火中烧,如果下次有机会落到自己的手上,自己绝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可恨的女人。可是想到现在自己的处境,叶天龙又感到阵颓然,正所谓的“铁证如山”,大概就是说自己目下的情况吧?

  就这样,无计可施又和外界完全隔绝的男人任由自己的思绪在四处蔓延,漫无目的的在想象的丛林中四处游荡。

  ※※※

  入夜之后,该是掌灯的时分,天牢点起了数十盏灯火,但对于占地面积甚大的天牢来说,这么点灯火根本无法将全部的地方照亮,除了通道和要紧的地方外,天牢中还是有许多处于黑暗的所在。

  时近十月份,天气已经转凉,特别是到了夜里,寒气越来越重,使得夜间的温差降得相当大。般没有事情的人都会呆在自己的家里,不管怎么说,温暖的小窝也比到外头吹冷风来得舒服。

  天牢的附近更是鬼影也看不到支,谁会这么无聊跑到这个让人心惊胆落的地方呢?先不说里面的高手侍卫有多少厉害,单单在这鬼地方的附近就驻扎着支人数达五百的宫卫,除非是失心疯的傻子才会想到跑这里撒野。

  但今天晚上就偏偏有这种不知是傻还是够胆的家伙掩到了天牢的附近。四个女人出现在围墙的下面,她们都穿着青灰色的夜行衣,与围墙的颜色是模样的。因为紧身的夜行衣将她们的玲珑曲线暴露无遗,也可看出这些女人都还是相当有可看性的。每个女人的双手上都有特制的双爪爬墙钩,以护臂作支撑,不但可用手爬墙,更可以作为致命的兵刃。

  三丈六尺高的围墙对于身手超绝的入侵者来说,也许并不是什么难以飞跃的障碍,但冒然飞跃围墙的话,说不定就会招致警卫的注意和无情的攻击,这可不是她们来的目的。

  打头的那个女人身材最为惹火,身手也是最为高超的,她侧耳细听片刻,然后朝其他三个女人打了个手势,度量着走到处围墙下面,开始缓慢地往上爬去。她的动作幅度十分小,在如此死寂的环境中居然没有发出丝的响动,端的是个翻墙的老手。

  从雉堞外冒出个头,仔细察看了下四周的动静,她选的位置真的是十分巧妙,刚好是两处警哨的中间,如果不是接近到近距离的察看,那是根本无法发现问题的。

  对于自己的选择和判断十分满意的女人轻灵地升上了围墙,随后的三个女人也无声无息地上到围墙。四双在黑夜中依然亮晶晶的眼睛相互看了下,点点头,依然是那个身材惹火的女人打头,四个人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四个女人象老鼠般在院落之间穿行,藉着灯火的暗影贴地而走,绕过黑沉沉连绵的房舍,她们不敢跳上屋顶掠走,因为那会惊动高高的塔楼上那些目光锐利的警卫,导致被天牢中众多高手侍卫的围攻。

  ※※※

  将四壁的灯火灭去,只留下桌子上的两枝昏黄的灯光,安德列三世就这样坐在灯光的暗影之中,呆呆地望着手中那条项链,浑然如碧玉般的项链在灯光在照耀下闪烁着柔和又不失晶莹的光芒。

  多少年了?安德列三世的眼睛慢慢湿润起来,只有个人的时候,他才会小心翼翼地揭开心中那道深垂的纱帐,把那里面只属于自己的记忆释放出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心中的这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