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于凤舞的双玉腿用力夹了下,吃吃笑道:“坏蛋,还不老实交代!刚才那么多人,我也不好意思多问,现在吗,你就给我说来。”

  叶天龙边慢慢动起来,边在于凤舞的耳边细细道来,随便把自己心中的那些疑惑都倒给这个才智绝世的美娇娥。

  于凤舞在轻喘娇哼之中,边享受着爱郎的轻怜蜜爱,边在脑海中整理叶天龙所说的情报。可就算于凤舞再有智慧,她也想不到那中间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来,可以肯定的只有武安的秀公主绝对不安好心,叶天龙在昏睡的那段时间里,她定借机动了手脚,可最后为什么叶天龙会被丢到湖边去的?这样的结果又好像她仅仅是想惩罚下叶天龙而已。

  于凤舞当然想不到,叶天龙被丢到湖边的原因,竟然是他会在昏睡之中强犦了那个计划的主谋秀公主,从而让这个计划出现些变数。而叶天龙这样的变化玉珠是有些知道的,因为在服侍叶天龙洗澡的时候,她发现了叶天龙身上不样的地方,某些遗留的痕迹,但那个时候的她早已是春心难抑,也就把这事情放到边了。

  真正发生这个变数的原因其实是由于叶天龙特殊的天赋,他和晨月的那次合体并没有完全消去他体内的异常,只是使之潜伏起来,加上以前他又被倩公主下过“天魔之欲”,这个几近失传的法术在叶天龙身上也留下了后遗症,这些在平常的时候不会显现出来,但经过秀公主那特殊的迷魂茶引,才使得深藏在他身上的暗黑魔神再次活跃起来,已经和“天魔之欲”结合的魔神十分自然地将眼前的美丽公主当作最好的猎物。

  当发泄之后,虽说暗黑魔神再度蜇伏起来,但残余的气息还是对暗黑族的人产生极大的吸引力,所以才有玉珠那突如其来的情动如火。这些事情所有的当事人都是无法得知的,于凤舞作为局外人更是无从知道。

  在两人几尽欢畅之际,于凤舞的心中有着隐隐约约的不安,她知道应该很快就会知道叶天龙今天下午所行的后果,而且她相信困难将是非常巨大的,武安的人费那么大的心力来布那局,肯定会是个很大的阴谋。可惜的是,自己在这阴谋浮出水面以前,无法进步了解,从而布好应对的措施。

  ※※※

  于凤舞的预感点都没有错,后果出现得很快,而且很可怕。

  就在第二天的早上,精神抖擞的叶天龙踏进东督府的大门,刚刚想和迎面出来的石义信打个招呼,却见这位东督府的参军是脸的土灰,眼中尽是焦急之色。

  “怎么啦?我的参军大人,昨天晚上去暗香阁的事情被夫人发现了?”

  叶天龙笑嘻嘻地开了个自以为好笑的玩笑,但却是没有个人响应,正在奇怪之际,两边涌出了大批的宫廷侍卫,将叶天龙团团围住,个个如临大敌,刀枪在手。

  玉珠和辛西雅以及那些女飞卫见状也亮出了兵器,护卫在叶天龙的身边。

  “这是怎么回事啊?”大惑不解的叶天龙望着石义信,只见石义信苦笑着说道:“大人,现在你明白了吧?我们为什么都是那副模样。”

  叶天龙看了看庆计,左岛近索冲等东督府的将领们,他们每个人都是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不禁大声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天龙,你的事情犯了!”个冷冷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叶天龙回头看时,见到个马脸的男人正朝自己走来。他认识这个家伙,宫廷侍卫长古德。

  “我到底犯了什么事情?”叶天龙紧盯着古德,愤愤地问道。

  “昨天下午,你带人将军部的秘书官特里尼和中书省的礼宾长普尔杀害了,还敢说没有什么事情吗?”

  古德的话让叶天龙阵发昏,他看了看石义信他们,见到他们朝自己点点头,知道这些事情果然是真的,但是为什么古德口咬定是自己所为呢?

  “分辨的话就到陛下面前说好了!”古德挥手,下令道:“把他带走!”

  玉珠和辛西雅都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叶天龙,只等叶天龙声令下,她们就掩护叶天龙突出包围圈。叶天龙知道她们的想法,但他并不甘心就这样背上个莫须有的罪名,只要有机会,自己还是试试看吧。

  然而带到安德列三世面前后,叶天龙才知道情势有多么的不利,几乎每个时间段里都有人看到自己的行动,将他的行动路线描绘得清二楚。

  每个证人都是信誓旦旦地说亲眼看到是叶天龙带着几个人和两个被害人起出现过,他的身材,他的衣服,绝对不会看错的!

  叶天龙这才知道自己这个跟头栽得有多大,定是那个武安的秀公主派人假冒自己去干下这些事情来的,但是他要是说自己那个时候是和秀公主在起的话,想来不会有人相信的。

  现在唯的办法就是口咬定不是自己做的,反正他们只能证明个像自己的人在被害人附近出现过,没有确切的证据和证人。

  然而叶天龙还是低估了敌人手中的牌,尤那亚在征得安德列三世的同意之后,将个最有力的证人带上了议事厅。

  “特里尼被杀的时候,刚好是在和她燕好之后,可以说她是那次谋杀的唯目击证人!”

  尤那亚的话在厅中回响着,自信而有力地态度感染到厅上的每个人。

  叶天龙心中也是大喜,他想到如果这个女人看到过凶手的模样,那么自然分辨得出来自己不是那个杀害特里尼的人,然而当他走到那个女人的面前时,女人马上指着他叫起来:“就是他!就是他!”

  “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姑娘为什么会这么肯定是我呢?”

  叶天龙试图说服这个有些紧张的女人,可是这个女人定下神来看了半天,依然还是十分肯定地说道:“就是这个人,我绝对不会忘记的!”

  “可是如果是我的话,为什么不把她也起灭口了呢?”

  见让这个女人改变口径是不可能了,叶天龙换了种方式,希望推翻这个女人的证词。

  “因为你是和我见过之后,才和特里尼大人起出去的!”女人的话把叶天龙的最后丝希望也打碎了,现在的他真的是无话可说了,整个计划是如此的周密,让他根本没有机会翻身。

  “叶天龙,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安德列三世毫无表情地看着叶天龙,似乎是要下判决了。

  “动机?我为什么要杀他们两个人,这个需要理由的!”叶天龙抓住最后的丝希望,连忙叫起来。

  尤那亚冷笑声,“这要问你自己了,也许是因为女人的关系,也许是因为他们两个人都看不起你的缘故,反正现在是人证物证俱在,你是逃不掉的!”

  无计可施的叶天龙只好咬咬牙,望着安德列三世说道:“陛下,既然如此,我不得不老实说了,当时我是和武安的秀公主在起”

  “笑话,这样的借口亏你想得出来!”列席旁听的二太子打断了叶天龙的话,“因为那个时候我正好和秀公主在起欣赏歌舞!”

  叶天龙的颗心终于沉到了谷底,现在的他真的是百口难辨,所有的证据都是不利于他的,而死掉的两个人都是很有份量的官员,特里尼是三太子尤那亚的得力幕僚,普尔则是左宰吉里曼斯手下最有才华的外交大臣。在朝中,这两个人也是深得安德列三世的信赖。

  秀公主为什么借他的身份杀掉特里尼和普尔呢?叶天龙实在不明白那个女人的想法,可是有点是无庸置疑的,那个女人做得相当漂亮,套在他脖子上的圈套已经被收紧了。

  议事厅中的空气凝重起来,众人的眼睛都望着坐在王座上的皇帝安德列三世,看他到底要给这个莫名其妙深受其宠爱的男人什么样的判决,这样的罪名之下,就是安德列三世想给叶天龙解脱也是困难重重,尤那亚和吉里曼斯是绝对忍不下这口气的。

  叶天龙无言地低头,心中突然冒出滑稽可笑的感觉,自己这样个地方的百骑长能在极短的时间里连越数级,到达了法斯特帝国最有权势的中心,时的冲动不查,莫名其妙的成为现行杀人犯,结果不止是被打回原形,甚至有可能会小命难保。

  回想这切,就像是做了场梦般,而现在就是梦醒的时刻。

  "69"

  新任的东督叶天龙因为杀人被下了大牢,两天之后即将被判决!被害人也是艾司尼亚的上层人士,是两个拥有世袭爵位的贵族大人!

  这个消息象长了翅膀样很快传遍了整个艾司尼亚,就象当初叶天龙被任命为东督那样引起巨大的轰动,甚至可以说叶天龙此次的获罪下牢比他突然间登上东督的位子更加让艾司尼亚可敬的市民们有了谈论的佐料和兴趣。

  时间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在艾司尼亚的大街小巷以风般的速度从个的嘴巴传到另个人的嘴巴,大家最津津乐道的条消息自然就是这位以好色出名的东督杀人的原因竟然是和那两个被害人争风吃醋,说的方自是口沫横飞,把事件说得活灵活现,好像当时他就在现场般,听的人则是瞪大眼睛,口中啧啧称奇,不时的摇头晃脑,加上适时的提问使得整个事件的过程越发的完满。

  当这些消息传到那个始作俑者的耳朵里,心中的得意自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了。切都是按照设定的剧本来上演,而且观众的反应还超过了预期,这对于个导演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有成就感了。

  但是东督府并没有因此陷入人们想象中混乱的境地,这得完全归功于东督参军石义信的沉稳和冷静。

  “你们每个人都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其他的不用你们来操心!”

  当看到他还是如既往的镇定,让东督府的事务运作平稳地进行,心中产生摇动的东督府将士们也平静下来。

  不过说来也是很有意思,没有了叶天龙,失去了主人的东督府之所以还能正常运作的最大原因竟然是那位原本身为东督的叶天龙从来就很少真正经手东督府的事务,从他开府以来直都是石义信在负责处理切事务,很多时候叶天龙的职责就是证实东督的存在,出席需要东督出面的仪式,所以叶天龙的存在与否并不对整个东督府的机构运转产生很大的影响,对于这点,身为当事人的叶天龙如果知道话,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难过?

  然而在平静的后面,敏感的人们还是发觉出丝的暗流,身为东督副将的庆计将派出的执法队全部撤回,进行全面的整合治理,他在这个时候所做的这个动作隐隐约约让人从中嗅到不样的气氛。

  但对于那些有心人来说,最让他们放心不下的还是于凤舞所在的飞凤府,前些天刚刚成立的近卫步兵团就驻扎在这里,加上她本身的强大实力,以及对法斯特的强大影响力,她会眼看着叶天龙成为个待决的杀人犯吗?

  当叶天龙身边的那些女亲卫们飞马赶回飞凤府,艾司尼亚所有的有心人都睁大了眼睛,拉长了耳朵,留心着飞凤府中的举动。但是让他们失望的是飞凤府看起来也是切如常,并没有出现要进行番大动作的迹象。

  飞凤府的大厅,现在是清色女人的天下,凡是和叶天龙有关系的女人全部到场了,她们或坐或站,而所有的目光则都聚集在有着美女战神之称的于凤舞身上。

  望着满脸焦急之色的玉珠和辛西雅,于凤舞摇摇螓首,和声说道:“你们的心情我是知道的,但是这绝对不能蛮干,除非是造反,否则我们就只有按照现在的规矩来行。”

  柳琴儿在后面哼了声,不满地说道:“现在哪里还有多余的时间来让我们推翻这个案子,陛下将在天后作出最后的判决,而所有的证据都对天龙十分不利。”

  “琴儿!”于凤舞转过身来,不悦地说道:“你也这样说?只要还有点时间,我们就有办法去找出其中的蛛丝马迹,而如果味蛮干的话,反而让天龙的处境更加困难。”

  坐在边的左兰心思索着说道:“现在叶大哥最大的不利就是那段时间里他确实没有和别人在起,也就是说没有个人可以证明他当时不在凶案的现场,而对方却能提出证人来指证,再加上那件事发后被找到的沾有血迹的衣裳,这些情况综合,那”

  于凤舞轻叹了口气,说道:“左家妹子说得是,天龙在那段时间的空白让我无法找出有力的证据。”

  柳琴儿恼恨地跺脚,怒道:“都怪那个该死的女人,只要她出面证明下就可以了,可现在她居然口否认掉!天龙什么样的女人不好找,居然会”

  于凤舞苦笑声,说道:“这也怪不得别人,说来说去也只能怪我们的夫君自己太好色,看到美女在眼前,就会忘记了切。”

  正在商议之际,侍女来报,范铜和鲁图先来了。

  于凤舞精神振,马上让人将他们两个人领进来。不便露面和不想露面的女人都纷纷起立转到大厅后面,厅中只留下了于凤舞柳琴儿玉珠和龙灵儿,以及女神战士的首领辛西雅。

  身材高大的范铜率先大步流星地进来,面无表情的鲁图先则跟在他的后面,看似缓步行进,但却能始终保持着和范铜的步距离,这也在无形之中告诉用心观察的人们,他的实力并不在范铜之下。

  “大嫂,是不是要去搭救老大啊?”范铜进来就朝坐在上面的于凤舞大声说道,“你只管下令吧,我老范愿意打头阵。”

  在范铜后面步的鲁图先则踏上步,朝于凤舞行礼后说道:“图先蒙于将军的召见,请教有什么事情?”

  于凤舞挥手阻止范铜的继续说话,那双明艳照人的美眸射出两道锐利的神光,落在鲁图先的身上,似乎是要把眼前这个人完全看穿。鲁图先的心脏不由得不争气地猛跳了几下,但他的脸上却是依然毫无反应,神态谦恭地望着于凤舞。

  “鲁先生,你是知道天龙当时在什么地方的,是吗?”

  于凤舞轻轻地说来,听在厅中的众人耳朵里,却是不亚于声巨雷。当下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落到了这个素来阴沉而无表情的男人,下子承受到如此之多美丽女子的注目,定力不够的男人真的会手足无措起来,可是鲁图先还是副平静无波的样子,至少在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

  于凤舞将鲁图先眼中的丝轻微波动看在眼中,就更加坚定了她心中的判断,便毫不迟延地继续说道:“我想知道当时的情况,鲁先生可以告诉凤舞吗?”

  感到身上被数道厉芒所笼罩,鲁图先缓缓抬起眼睛,不错,玉珠辛西雅以及旁的龙灵儿都是神光湛湛地盯着他,尤其是玉珠的眼神,简直比有形质的利剑还要锐利,让人从心底泛起丝寒意。

  鲁图先的嘴巴刚想动,于凤舞已经轻轻摆手,“鲁先生,我们大家都是明白人,不要再绕什么圈子了。我想大家还是开诚布公地谈谈好!”

  站在边满头雾水的范铜这下好像明白了点什么,怒吼声,伸手将鲁图先的胸襟抓住,咬牙切齿地说道:“好你个小子,敢骗你家爷爷!”

  “放手!”于凤舞喝道,“范兄弟你想错了!”

  听到于凤舞这样说,范铜悻悻地松开手,经过几天的相处,他现在对于凤舞这个美丽的大嫂可是敬为天人,十分听话。

  鲁图先将衣服整理了下,望向于凤舞的娇靥,无奈地说道:“于将军实在厉害,我的确是知道叶大人当时在什么地方,和什么人会面。”

  柳琴儿腾的站起来,盯着鲁图先怒道:“那为什么”

  “琴妹!”于凤舞打断了柳琴儿的话,然后对鲁图先说道:“她们是武安的人吗?”

  鲁图先肯定说道:“正是她们!叶大人进去不久,武安的人就穿着叶大人的衣裳出去了。其实被杀的那两个家伙也是活该,武安的人已经盯住他们有段时间了。”

  于凤舞点点头,慢慢说道:“原来是这样,武安的人的确有杀他们的理由。天龙的出现只不过是给武安的人多了选择而已。”

  鲁图先的眼中闪过丝的讶色,眼前的这个绝色女子果然不愧是智慧如海的战神,仅仅从自己的两句话中就将整个事件串连起来,而且她到底是怎么看出自己了解整个事件的,他实在不明白。但他不知道,更让他吃惊的事情还在后面。

  于凤舞见众人还是不大明白的样子,便向她们解释道:“武安刚刚发生了百年不遇的旱情,加上天风战的惨败,国内的局势已经相当不稳定了。”

  “这和武安的人去刺杀有什么关系吗?”柳琴儿还是不太明白。

  于凤舞笑了笑,轻轻地说道:“听说过什么叫做落井下石吗?既然现在的武安已经实力大减,想要扩大自己势力的人怎么会轻易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呢?”

  “啊,我明白了!”柳琴儿低叫声,“怪不得这次的婚礼连海鹰扬也赶来了,而他的鹰扬军团也开始调动,原来是准备要趁火打劫。”

  于凤舞赞赏地看了眼柳琴儿,说道:“就是这样。还有,看样子这次的出兵是尤那亚和吉里曼斯两个人合谋的结果,作为他们两系中的主战派份子,特里尼和普尔两个家伙定是要出大力的。”

  “于将军的分析实在精确!”鲁图先接口说道:“这次的密谋出兵武安,不但有我们法斯特的军队,还有其他两个对武安窥视以久的国家楚越和英西。而被杀的两个家伙正是在其中奔走联系的骨干。”

  “可是武安他们不是将个公主嫁给我们的二殿下,而且还割了地向我们求和吗?”柳琴儿迟疑地说道:“现在我们法斯特这样做不是太没有道义了吗?”

  于凤舞摇摇头,悠然说道:“傻妹妹,只要有更大的利益可得,谁还会顾忌到道义这种只能贴出来给别人看看的装饰品呢?”

  旁的玉珠终于忍不住说道:“鲁先生既然知道当时的具体情况,为什么不站出来作证,好洗脱我家公子的罪名呢?”

  玉珠的话将大家的注意力重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