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告诉我,我定会全力以赴。”

  “谢谢!”秀公主感激地望着叶天龙,脸上浮起了不好意思的表情,“为了我的事,让叶大人费心了!”说罢,她的娇躯坐直,副快要起身站立的样子。

  “没有关系!”叶天龙大度地挥手,知道秀公主想要送客的意思,心中却不免感到丝失落,原来还以为有什么好事情呢?

  “其实其实现在就需要叶大人的帮助!”

  秀公主突然凑过来,粉脸贴近了叶天龙,口泽和香气清晰地传到了叶天龙的鼻子里面。素来对女人香气十分敏感的鼻子马上分辨出来,这是女人的天然体香,叶天龙不由得时失神。

  “是什么什么事情吗?”

  老半天,叶天龙的口中才挤出了这样句话,这倒不是说他没有见过世面,只是眼前的这个美丽女人时不时地变化出不同的模样来,让他根本无法捉摸到她的下个动作,这样的感觉是他从来没有经历,再加上她那个高贵的公主身份以及要马上作为人凄的事实,更是让叶天龙不知该如何是好?

  “嘻嘻,要借用下大人的身份。”

  秀公主的话让时陷入神迷情乱的男人清醒起来,这样的话代表着什么样的意思,只要稍微用点脑筋就会猜出来了。

  “你不好”

  叶天龙突然间感到阵无力,眼前的美丽粉脸也开始变得模糊不清,渐渐地秀公主的声音好像是从远处飘过来般。

  “实在很抱歉,只好委屈下叶大人了。”

  “上当啦!”叶天龙的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然后就感到眼前片黑暗。

  秀公主颇感自得的望着昏睡在边的叶天龙,忍不住伸手在他的脸上拍了拍,口中喃喃道:“好色的男人啊!现在知道女人的厉害了吧?”

  接着她转头扬声道:“你们进来吧!”两个侍女应声走进房间,开始为昏睡的男人脱起衣服来。

  奇怪的是,整个过程中,美丽的公主居然都在边观看,非但没有出现应有的不安和羞涩,反而是相当感兴趣地仔细观察着男人的身体。

  两个侍女将叶天龙的外衣尽数剥下,就拿着衣服退出了房间,秀公主却依然留在躺着个半裸大男人的房间里面。

  透过里衣,可以看到叶天龙强壮的身体,秀公主姿态优雅地坐到他的身边,显出了个受到良好教养的公主风度,但接下来的动作就完全有失风度了。

  秀公主伸出小手捏了捏叶天龙的手臂,象是在检查他的肌肉般,然后点着头自语道:“不错,非常结实!”

  她可能是觉得隔着里衣摸叶天龙的胸肌太没有感觉了吧,索性将他的里衣也解开,拍拍捏捏,口中做着不负责任的评论:“真看不出来,这个男人还真有作种马的本钱啊!”

  如果叶天龙昏睡中有知觉的话,定会哭笑不得吧?可惜现在的他只能象头种马样接受女主人的检查。

  ※※※

  秃头的管家出现在杰夫特的府上时,正是杰夫特带着他的部下出门的时刻,见到是于勒连亲自上门,杰夫特连忙招呼道:“于先生,好久不见!”

  于勒连微微笑,说道:“杰夫特大人要出去吗?”

  杰夫特叹了声,说道:“不知道是那个混蛋干的好事,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我已经出动了所有的人去调查了,刚刚接到点消息,我想。”

  于勒连颇感兴趣地说道:“既然是这样,我可不可以跟大人起去啊?”

  杰夫特微微愣,然后笑道:“有于先生起去,自然是求之不得!”他转身让手下人让出匹战马给于勒连,群人马浩浩荡荡开出了府第。

  到达预定的目的地后,在前面带路的武将乔指前面那座农宅,“大人,他们都在里面!”

  杰夫特尚未来得及下令破门而入,宅门已经打开了,从里面鱼贯而出六名男女,个个劲装配剑,显得从容不迫。

  领头的居然是个三十余岁的徐娘,相貌不怎么出色。身材却是第流的,曲线玲珑,浑身媚力,从她身上流露出来的慑人气势看来,当然是有身分地位的母大虫。

  “咦,怎么和情报上不样?”杰夫特的眼中闪过丝疑惑,举起只手,下令手下人下马列阵。

  女人的脸上有着飘忽的笑容,用嘲弄的口气说道:“你们来得还真快啊!怎么没有多来几个傻瓜呢?”

  杰夫特出乎意料的没有发怒,而是阴沉地望着这个女人,他从这个女人的身上已经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乔轻挥手上的军扇,跨步走到这个女人的面前,“这位姑娘少见啊?你们到底是什么来路?”

  “对于快死的人,我想没有必要知道这些事情的!”女人傲然说道,同时慢慢从身上拔出了兵刃。

  漆黑的长剑在阳光中闪着不详的光芒,直没有说话的于勒连眼神动,突然从马上飘身而下,“你这个鬼女人居然躲在这里!”语气中充满了凶兆,让人不寒而栗。

  “你这混蛋,想找死啊”

  女人身边的个中年人怒火勃发,见这个毫不起眼的秃头中年男人居然这么大模大样地上来对自己的长上出口不逊,顿时怪眼彪圆飞身扑出来,劈头就是力道十足的刀,恨不得将这个秃头男刀劈成两半。

  于勒连声冷哼,跨步探进翻掌同时外吐,这掌声势与速度皆让人感到心惊,掌伸便风雷乍起,狂猛奔放力道万钧,前面的气流急剧流涌。

  声爆响,扑出去的中年人连人带刀往后急速滑退,脸上有掩饰不住的苍白惊容。就连站在他后面的两个人,也是被猛烈进爆的劲气所撼动,衣服阵飘动飞扬。

  女人的脸上微微动,恶狠狠地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于勒连,倏然脸色变,举剑上扬。

  “好家伙,居然是大名鼎鼎的狂人屠,真是走眼了!”

  听到这个女人的叫声,所有的人都是心紧。眼前这个秃头的中年男人居然会是二十年前在大陆上横行时的狂人屠余乐怜,个杀人如麻的冷血刀客。

  只有在边的乔依然是不动声色,轻轻摇着手中的军扇,显得切都在其掌握之中,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莫妖姬,上来!”余乐怜将手点,阴狠的说道,“我要知道你们这些混蛋到底是受谁的指使,居然敢在艾司尼亚如此放肆。”

  莫妖姬柳眉倒竖杏眼睁圆,“明明是你们要打上门来,居然反咬口,恶人先告状啊!上!”她扬长剑,踏上了步。

  余乐怜不假思索地拔刀出鞘,平头的鬼头刀散发出慑人的杀气。在他的后面,杰夫特的人也亮出武器慢慢向前移动。

  “杀!”女人的尖锐叫声在场上响起,众人都将手中的兵器紧了紧,在生死搏斗中,只有这个家伙才会带给自己安全的感觉。

  但是情势的变化出乎众人的意料,本来应该冲上来的莫妖姬伙人突然全部往后跃起,闪进了农宅里面,农宅的大门随后重重的关闭。

  “该死的女人!”

  余乐怜见状咒骂声,便挥刀贴地跟进,只是个起落间便已经到了农宅的大门口。

  声呼哨,从左右方向射来了阵箭雨,杰夫特的人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就已经中箭倒地,整齐的方阵立时变得凹凸不平,场面塌糊涂。

  余乐怜大怒,掌将农宅的大门击碎,飞裂呼啸的门板中间射出了两支带着异声的火箭。青青的火光好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飞行之中发出的鬼啸声更是让人心神不定,气浮血散,很难聚集起精神来。

  “该死的,是魔法箭!”

  余乐怜急忙在身前挽出团刀花,接下了这波可怕的攻击。般的武器是很难抵挡魔法火箭的攻击,但他这把饮过无数人的生命的鬼头刀上有着非常可怕的杀气和怨魂,这是足以抵挡任何魔法的攻击。

  两支足以把个高手打入地狱的魔法箭在刀网前面迸裂,发散,化成无数的流光闪电,落在地上的火苗经久不息,散发出股刺鼻的异味,连地面都烧出个深深的坑,可以想象到,如果是落到人的身上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代凶魔狂人屠果然厉害,普通高手连支也接不下来的魔法毒火箭,他居然没有困难地接下了两支,这让暗中的敌人心惊不已。因为时的托大,错误估计了敌人的实力,现在的他们只有另走他路。

  但是杰夫特的手下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第二轮的箭雨洗礼之后,杰夫特身边剩下的人也就不多了。但他们也没有吃太大的亏,杰夫特和乔左右,人化狂风冲到了两边的农宅里面,逐屋击杀那些埋伏的敌人。

  以他们两个人的身手去对付这些普通的弓箭手还不是虎入羊群,惨叫声接二连三的在两边响起来。长啸声从外面传来,那些剩下来的弓箭手开始撤退。

  等余乐怜冲到农宅的里面,莫妖姬和她的人早已经不见踪迹,莫妖姬的话从外面远远传来。

  “今天是次警告,你们的人如果再不守规矩,下次死的人会更多!”

  回到场中的杰夫特望着余乐怜说道:“原来先生是横行天下的高手,杰夫特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余乐怜笑了笑,对乔说道:“我直不知道你会有如此的实力,发现他们是什么来路吗?”

  乔将手中的个弓箭手丢到地上,“这些家伙都是最下层的人,根本不知道内情的。不过刚才那个女人真的是莫妖姬吗?”

  余乐怜肯定地说道:“没有错的,她的那双眼睛我是不会忘记的!这女人绝对是桃花妖姬莫秀芳。”

  “那就不用说了,据我所知,她已经投入了三太子的门下,这些家伙应该是三太子的人!”

  余乐怜“哦!”了声,盯着乔的眼睛道:“你的消息确定吗?”

  “没有错的!”杰夫特在边搭腔道,“桃花妖姬的姘头是契雨达,那家伙可是三太子的得力门客,直负责处理西部事务。”

  余乐怜的眼中寒芒现,“既然这样,我们的目标已经十分清楚了。”杰夫特和乔头道:“还望先生回去禀报左宰大人,这事不是我们这些人可以决定的。”

  ※※※

  秀公主敲了敲叶天龙的脑袋,又在他的身上狠狠拍了掌,“你这种马,以前还这么神气活现,看你现在像头死猪样,还神气不?”

  “女人,你在说什么啊?”

  原本安静的房间里居然多了个奇怪的声音,是男人的声音,但非常奇怪,好像是闷在个封闭的空间里面发出来般。

  秀公主惊,她已经下令所有人不准进来,怎么会有另外个男人的声音出来呢?她四顾了下,没有发现有人的踪迹。正在疑惑的时候,这个声音又再次响起来。

  “笨女人,你看哪里啊,我就在这里!”

  秀公主跃而起,这次她听得真切,是从昏睡不醒的叶天龙身上发出来的,但很奇怪的,她好像没有发现叶天龙的嘴巴在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闷啊,终于有机会可以出来透口气了!”

  叶天龙的眼皮慢慢动起来,然后个人坐了起来,从睁开的眼睛里射出的是两道幽暗带着碧芒的光线。

  “这是怎么回事啊?”秀公主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她傻傻地望着站起来的叶天龙,喝下她的“天息茶”居然还会自己醒来?难道说叶天龙没有中计,而是故意耍弄自己吗?可是刚刚这段时间里面,这个男人好像是完全人事不醒的嘛!

  时慌乱的秀公主没有发觉到眼前的叶天龙和昏睡之前的他已经有所不同了,这个时候叶天龙的眼睛里面有着怪异的神色,这是种狂乱可怕的气息,而且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是让人不寒而栗的气势。

  见到叶天龙慢慢朝自己走来,嘴角浮起了丝怪异的笑容,回过神来的秀公主芳心狂跳,不详的预感顿时占据了她的芳心。

  “来”

  秀公主转身往外面奔去,同时放声大叫。但是她没有想到叶天龙的身手下子变得如此迅捷,她的身子还没有转过半,叶天龙已经到了她的跟前,伸手便将她的脖子捏住,让她发不出声音来。

  秀公主双手齐出,抓住叶天龙的手臂又推又扭,却根本不能移动丝分。

  “小女人,你的胆子不小啊!”

  叶天龙狠狠地说着,同时将秀公主推着压在墙壁上。感受到叶天龙敞开的胸膛传来可怕的热度,秀公主惊骇万分,但她知道这个时候只有自己救自己了。强压心中的惊慌,秀公主运足全身的功力狠狠地掌击在叶天龙赤裸裸的胸口。

  “砰!”的声,有如击在强韧的皮鼓上,发出沉闷的声响,但她的真气好像是泥牛入海,无声无息,根本对叶天龙不起作用。

  “竟敢对本神出手?”叶天龙的脸凑近了秀公主的粉脸,“我会让你受到惩罚的!”

  听出了叶天龙话语中的不详之兆,秀公主魂飞魄散,但同时让她感到奇怪的是,叶天龙的口中呼出的气息带着种怪异的甜香味,使得她闻了以后从心底升起种非常古怪的感觉。

  “救命啊!”

  秀公主突然发现自己脖子上的压力已经消除,自己又可以说话了,不禁马上放声大叫起来。

  “小女人,你就尽量地叫吧!”叶天龙发出了阵嘿嘿的笑声,眼中的黑色更加深沉,“这个地方已经受到了本神的控制,你再叫也是没有用的!”

  秀公主感到自己的眼前片黑暗,听到自己的叫声,早就应该有大批的护卫冲进来,可是现在居然连丝的动静也没有,似乎整个阁楼中只有自己和这个可怕的男人。

  “神啊,快救救我吧!”素来不相信神的女人这个时候也只有这样祈祷了,可是面前的男人却冷酷地宣布:“我就是神,所以你还是叫点别的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向来冷静的她感到自己的脑袋完全混乱了,现在到底是在梦中还是真的在发生这样的事情?

  "68"

  叶天龙的手抬起秀公主圆润诱人的玉颔,让那张精致的俏脸完全呈现在自己的眼前,然后伸出另外只手轻轻拍了拍她嫩滑的粉颊,脸上露出邪恶笑容。

  “小女人,你长得相当不错!”

  闻着从叶天龙口鼻中透出的那股怪异甜香,秀公主的心神渐渐迷乱起来,心神摇荡之际听到这样的话,作为公主那颗高傲的心立刻引起了反弹。

  “放肆!”秀公主强自收摄心神,杏眼圆睁,口气强硬地说道。

  “你快放开我,不然的话”

  叶天龙的手捏住了那张极具诱惑力的樱桃小嘴,让秀公主再也无法说话。

  “小女人,你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吗?”

  只火烫的大手抚上了高耸的酥胸,隔着衣服肆意地揉捏起来。

  “啊!”

  秀公主来不及发出惊叫声,她的樱口已经被男人的嘴唇给结结实实地封起来了。鼻子中发出唔唔的喘息,秀公主奋力地挣扎,却惊骇地发现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着超出想象的可怕实力。她自以为傲的功夫在他的面前好像仅仅是小孩子的玩意儿,根本不的作用。

  口鼻中嗅到的火热香甜味道让她心神摇荡,可是叶天龙粗暴地手法又让她感到屈辱和惊慌。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秀公主的心底不禁升起这样的疑问,连她自己也感到奇怪,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有这样的念头冒出来?

  倏然感到自己的胸口凉,秀公主惊骇地发现自己美好的酥胸已经暴露在空气中,形状优美茁挺的晶莹双峰在男人的面前微微颤抖着,浑然不顾主人惊骇的心情,尽情展现自己的诱人风情。

  秀公主的双粉拳不住地在叶天龙的身上敲打着,但这切都是枉然。魔化的男人根本不在乎这点不痛不痒的抗议。大手在逗弄完丰美的玉山之后,路下移,抚摸着柔软幼滑的小腰肢,最后到了平滑如凝脂般灼热无比的小腹处。

  秀公主的娇躯象是打摆子般颤抖得厉害,她已经知道叶天龙想要干什么了,可是她却没有任何办法来阻止这个可恶的男人下步的动作,而且让她感到绝望的是,叶天龙口舌的纠缠带给她不样的感受。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那股奇异的甜香在她的心中已经深深扎根,让她感到浑身娇慵无力,好像有蝼蚁在自己敏感的地方上下爬行,那感觉是又软又痒,连站都站立不稳。

  看到秀公主的娇躯款款摆动,身躯又颤又抖,琼鼻里的呼吸更是越来越急促,小香舌也开始随之作出反应,眼中的神情渐渐迷茫,很显然她已经动情了。

  叶天龙突然将口从秀公主的檀口上离开,伸出只禄山之爪,抓住了那变得高挺硕大的玉峰,邪恶地笑道:“很快乐吧,小女人?”

  秀公主从漫天的迷情中突然清醒过来,半睁的秀眸也奋力大睁开来,挥手就是巴掌打在叶天龙的脸上。

  “你这个下流,卑鄙,无耻的坏蛋!”

  女人的骂好像也没有什么新的花样,作为个高贵的公主更是少有用恶毒的语言来骂人的机会,秀公主骂到这个程度已经是词穷,只有以拳打脚踢来发泄心中的愤怒了。

  “骂得好!”

  叶天龙嘿嘿笑,扬手将秀公主个娇躯抛到宽长的案几上,案上的白玉茶壶和精致的小杯子以及那个燃着线香的小香炉起被撞飞到地上,跌成片片,开出美丽的花朵。

  “好痛啊!”秀公主时挣扎难起,现在她的样子真的很狼狈,但也是非常的诱人,任何个男人看到都产生出种想要犯罪的念头。

  破开的前裳让酥胸的美好景色览无余,露出的柔细肌肤比之白玉案几更要柔白细腻,双圆滚饱满的突挺双峰散发着无穷的魅力。下面散开的下裳中,两条修长,美直的雪白玉腿半屈半贴,让人不由得兴起欲探其究竟的性子。因为挣扎而散乱的头青丝,加上粉脸那股羞怯哀怨的神色,却使得人不禁心生股怜惜之情,也为她平添了几分楚楚动人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