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诱,各种手段齐下,很快将艾司尼亚原本盘散沙的地头蛇捏成团,成为股相当可观的势力,顿时这股新兴的东督编外势力和艾司尼亚原来的那几个大势力成为分庭抗礼之势。

  而这个时候,叶天龙也没有空闲的时间,自己的手头必须要有支随时可以出动的武力,这个想法正在变成现实。他不想光靠调动城卫军来处理些突发的事件,因为那样的话需要经过几道手续,更重要的是那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武力。

  在法斯特帝国中,真正有权拥有自己武力的人并不多,但许多的高官都想尽办法组建自己的私人武力,只是区别在于武力的强大和弱小而已,他们拥有少则数十,多则上千的武力。而象尤那亚和吉里曼斯这样的人更是拥有难以想象的私人武力,随时出动四五千的家将是不在话下的。

  叶天龙现在这个位置是经皇帝允许,可以拥有自己亲卫。之前因为有于凤舞的金凤卫在,叶天龙也没有想到这节,但现在经过于凤舞的提醒,他才明白到这件事已经是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了。

  东督府发出了招募亲卫团的公告,时引起了艾司尼亚的轰动,而且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法斯特全境。

  “这个家伙倒是来者不拒啊!”

  尤那亚反复看着手中的报告,短短的两天里,居然有上千人到东督府报名,因为根据法斯特的军制,除了骑士的长子可以继承父业外,其他的儿子就没有了骑士的地位,而且还要自谋出路,投军的话也是以平民的身份,故此不知道要熬到什么时候。现在东督府居然公开招募亲卫,想想东督府在法斯特军中的地位,更重要的是不管是谁,不分地位高低,只要是够水准的人东督府都要,这简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自然是从者如云。

  如果说那些游手好闲的青年子弟投入东督府还可以理解,连不少很有前途的闲职骑士也纷纷想要加入叶天龙的轻装步兵团就让尤那亚感到丝不解。要知道他自己的亲卫家将中也没有很多的骑士,而他这里的待遇之好,装备之良都是数数二的。而叶天龙所组建的仅仅是支轻装步兵团而已,在战场上,这样支部队是属于最弱小的,真正算起来,连野战部队的行列也排不上。

  “因为据说有个传言,如果加入东督府的步兵团的话,就可以有机会得到美女战神于凤舞于将军的亲自指点,这可是许多青年子弟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手下的报告让尤那亚仰天长叹,于凤舞的影响力居然可以达到这样的地步,自己无法得手的这个绝世美女为什么要如此尽力帮助个来自乡下的流氓呢?

  吉里曼斯得到这个消息后,也是吃惊多于不悦。不过他也很快就有了个好办法,让自己的些部下也投到叶天龙那里去,争取掌握更多的控制权,最不济也可以掌握到叶天龙他们的动静。

  等叶天龙发觉其中的奇怪之时,不禁也心中纳闷,查之下顿时气急败坏地把消息的来源给抓了过来。

  “你怎么可以放出这样的风声呢?太不象话了!”

  但是挨骂的男人根本没有丝害怕后悔的表情,还是用他那标准的无情模样回答道:“大人应该看到,这样做的后果是多么的明显,申请加入的人数大增,素质上也有很大的提高。再加上我们对江湖道上各门的控制和管理,应该有大批的人会投到大人的旗下。”

  “你”叶天龙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眼前的男人的确是说得很对,但这种太直接的表达方式没有多少人可以接受的吧?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请允许属下告退,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处理。”

  说着这个消瘦的男人向叶天龙行了个标准的军礼,转身离去。望着鲁图先的背影,叶天龙不禁想到自己将这样的人收到旗下,到底是对还是错?

  不过身为当事人的于凤舞听到后,倒没有象其他姐妹那般的火冒三丈,而是摇头苦笑,然后对叶天龙说道:“天龙啊,你可是找到了个好部下!”

  叶天龙也只有摸着鼻子傻笑的份,心中暗暗决定,如果那个该死的男人不弄出份让自己满意的成绩,马上就要把他开除出去。

  但他的愿望并没有实现的机会,和鲁图先约定的时间还有天,也就是叶天龙所组建的东督府步兵团成立的日子,缺少表情的男人找到了正想在众人面前发表演说的叶天龙。

  “尤素夫的下落卑职查到了,我们现在就出动把他抓起来吧!”

  “先举行完成立仪式吧!”叶天龙顺手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心里盘算着如何给那些投到自己旗下的将士们个好的印象。

  “兵贵神速,他也认为大人定会出席这次的仪式,肯定在防备上有所松懈,这可是个很好的机会。更重要的是,他好像跟伙神秘的人物来往密切,这几天来活动十分频繁,如果先下手为强,可能会有麻烦的。”

  鲁图先腰板笔直,毫无畏惧地直视着满脸不悦的叶天龙,显出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气势。

  “天龙,你还是去吧。”于凤舞出现在叶天龙后面,轻声说道:“这里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说到这里,于凤舞俏皮地笑,“你都放出风声了,我这个当事人总该露下脸吧!”

  叶天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顺便瞪了那个罪魁祸首眼。但最该反省的男人却是毫无愧色,也许是他从来就没有感情的面貌吧?

  鲁图先朝于凤舞施了礼,然后就用催促的眼神无声地望着边的叶天龙。

  叶天龙想了想,对于凤舞说道:“你可以安排好吗?”

  此言出,招来的白眼之数出乎意料的多,非但是柳琴儿和龙灵儿没好气地望着他,就连站在他身边的玉珠和辛西雅也是翻了下眼睛。如果说这里谁最让别人放心的话,除了于凤舞是没有第二个人的。而如果说要选个让人最不放心的人选,自然就是叶天龙了。

  这种气氛连刚刚接触他们的鲁图先也深深感受到了,但他把自己所有的想法都放在自己的肚子里,从他的脸上还是看不出丝的变化。

  也许在别人看来,身为男主人的叶天龙失了面子,但向来不把这些当回事的男人却只是哈哈笑,转身对鲁图先说道:“我们走吧!”

  鲁图先无言地朝于凤舞她们弓身施礼,然后转身跟在叶天龙的后面随他步出了大堂。在离开的时候,突然间有种怪异的感觉从他的身上升起,似乎是冥冥之中有双眼睛在看着他,要把他整个人给看穿了般。

  看着鲁图先的脚步微微顿,然后加快了步伐,龙灵儿在于凤舞的身边低声道:“姐,这个家伙值得注意。”

  “哦,怎么说?”于凤舞的凤眼中闪过丝异色,难道这个男人对叶天龙有二心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刚才的行动就是不明智了。

  “不是!”龙灵儿知道于凤舞的心中在想着什么,连忙解释道:“他倒是十分忠心的,只是他这个人对信念的坚持太过了,而且他的感觉太敏锐,可能怀有奇异的功夫。”

  “这样就好,我还以为是自己的感觉出错了呢?”于凤舞松了口气,“我们也该出发了,走吧!”

  ※※※

  经过初步的挑选,现在这个新组建的东督府步兵团的后备人选是千五百人,但于凤舞的要求却是只要五百人有够了,这仅仅是个万骑长的亲卫团编制,和叶天龙现在的身份是极不相称的。

  于凤舞有她自己的打算,组建这样的军队,必须不要引起尤那亚吉里曼等人的注意,这么点点人数,而且又是轻装步兵的建制,这样来他们会感到无足轻重的,免得树大招风。

  象三太子尤那亚,手中掌握着法斯特大部分的军权,他自己还是拥有支人数超过三千的甲胄强骑兵亲卫团,再加上那些为数众多的普通家将,可以说他在法斯特帝国中的实力不作二人想。

  其次是吉里曼斯的长枪骑士团和神殿的圣骑士团,他们都是极为强大的私人武装力量,虽然不在法斯特军队的编制之中,但其战力绝不容小视。在实力决定切的时代里,权势的大小和其武力的大小是成正比的,反过来,武力的强大也确保了权势的牢固。

  于凤舞是深知这点的,所以她要在不引起别人注意的时候,把叶天龙的第支真正的武力训练成不输于别人的强大战力。而要做到这点,她需要借助另外个人的力量。

  当于凤舞出现在那些应召的人面前时,引起的轰动是让身边的将领也感到意外,石义信庆计和左岛近等人都是第次见识到了这位美女战神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和影响力,因此他们对于那个真正的主将的缺席也没有感到太大的不安,这时的他们已经明白到今天真正的主角是这位才智绝世的美女。

  "64"

  于凤舞勉励了几句话后,就带着她的金凤卫退回到了大堂里,让左岛近将些具体事宜向那些人解释清楚。当听到还要进行第二轮的挑选,所有的人不禁精神振,只要想到于凤舞会是他们的客座指导,自然是人人都想着当那个幸运儿。

  在座位上坐下后,石亦信问道:“请问于将军,叶大人哪里去了?”

  于凤舞微笑道:“他有要紧的事需要马上处理,所以这里的事情让我来帮下忙。还希望各位大人多多关照!”

  东督府的众将领纷纷表示不敢当,庆计含笑道:“难得于小姐大驾光临,我们真的要好好请益番才是!”

  于凤舞淡然笑,说道:“有些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啊!”庆计涩笑声,这时候左岛近进来将众人的注意力引开了,他向于凤舞报告切准备就绪。

  石义信向于凤舞拱手道:“于将军要如何挑选他们呢?”他的话也是众将所关心的,他们每个人都想看看号称才智绝世的于凤舞究竟是如何挑选她的部下,好从中学点东西,说不定这就是于凤舞战无不胜的个原因呢。

  望着众将关注的目光,于凤舞浅浅地笑了,在众人目眩神迷之际,她朝龙灵儿说道:“龙小妹,这件事还得需要你的帮助。”

  “我?”龙灵儿的纤长手指点在自己秀气的鼻子上,有些不信地望着于凤舞的粉脸。

  众将也感到丝莫名其妙,不知道龙族少女来历的他们自是无法想象这样个娇小玲珑的美少女怎么会有能力在挑选将士上有所作为?但更让他们吃惊的还在后头。于凤舞的下句话让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龙小妹,姐姐想拜托你来挑选组建这支队伍,并出任这支轻装步兵的团长,你觉得怎么样啊?”

  “我我可以吗?”向来很有精神的龙族少女也被这样的请求吓了大跳,那样子看得边的柳琴儿不觉好笑。

  柳琴儿拍着龙灵儿的肩头说道:“凤姐姐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定是有她的把握的,你应该对自己有信心的。”

  “我真的可以吗?”龙灵儿还是有点不相信的样子。

  于凤舞也用鼓励的眼神看着龙灵儿说道:“姐姐知道你是这个位置的最佳人选,再没有别的人比你更合适了。但如果说你不喜欢做的话,那就算了,姐姐不会勉强你的。”

  “不!”龙灵儿望着于凤舞的眼睛,下定决心道,“既然姐姐这么相信我,我就做作做看吧!”

  于凤舞轻轻摇着螓首,深深地望着龙灵儿说道:“如果是这样,那还是不要做了。要做就要做最好的,姐姐知道你有这个实力的。”

  龙灵儿的颗心不禁霍霍直跳,向来只是爱玩好动的她突然间感到自己长大了许多,有种莫名的责任感油然而生,于凤舞对她的信任更是让她感到十分高兴,自己也可以帮助到凤姐姐了,而且会成为她不可缺少的个人。

  “放心,我定会做到最好的!”

  龙灵儿跃跃欲试地向于凤舞保证。于凤舞点头微笑,“有你这句话,姐姐就放心了,好好努力吧!”

  “是!”

  她们之间的对话让在边观看的众将感到阵失望,他们实在看不出龙灵儿到底有什么实力,能让于凤舞对她如此相信。不过脑筋转得快的将领想到了个很好的解释,也许龙灵儿只是表面上的个代理人,真正在幕后操纵的会是于凤舞自己,因为象她这样个手握重兵的军团长,总不可能来出任个小小的指挥官。而作为叶天龙组建的第支亲卫团,于凤舞定会关注有加,所以这样来,找个自己信得过的代理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龙灵儿作为她身边的个人,自然是最佳的选择。

  不管别人心中是如何想的,龙灵儿是走马上任了,当上亲卫步兵团的第任团长。而她这个团长上任的第件事情就是挑选自己的部下。

  在所有人都不服的情况下,龙族美少女露了手相当惊人的功夫。记劲气十足的龙爪将三尺外的铁叶盾抓裂,顿时引得片的惊叹声。连庆计和左岛近也感到十分惊讶。这个美丽的少女居然具有如此可怕的实力,他们不禁对于凤舞身边的女人感到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经过第轮挑选的人都是具有相当的功夫基础的,但在龙灵儿更加严格的要求下,剩下了千二百五十七名。当然被淘汰下来的也加入了东督府的执法队,成为庆计手下的员。

  但剩下来的人来不及庆贺下,龙灵儿又宣布,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只要达不到要求的话,就会被淘汰掉,成为执法队的员。

  虽然说东督执法队的待遇也是相当不错的,但这种明显的淘汰制度极大地激起了大家心中荣誉感和竞争力,想到能经过重重选拔,那种特别的自豪感是无法形容的。

  还有更重要的是,每天面对着这样个美丽可人的少女团长,心情应该会是很愉快的吧,如果再有于凤舞和她身边那些美丽亲卫的不时出现,绝对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可惜他们不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清秀可爱的少女团长其实是只可怕的女暴龙,是日后名震大陆的“爆龙团长”,没有个人可以在她的面前搞鬼,他们的苦难日子还长得很呢。

  ※※※

  叶天龙带着玉珠辛西雅以及女神战士们在鲁图先的引领下朝尤素夫的藏身之处。

  到达巷口的时候,范铜和两个青衣泼皮状的大汉已经等候在那里了。见到叶天龙他们的身影,范铜上前步,向叶天龙打了个招呼,然后转向鲁图先。

  “怎么现在才来,那家伙在里面都快活好久了?”

  听到范铜的埋怨声,鲁图先的脸上依然是没有丝的表情,转而朝另外的那两个大汉说道:“里面的情况如何?”

  “鲁爷请放心,点子在里面直没有动静。”左首的那个大汉十分恭敬地回道,“我们有五个兄弟在附近直盯着,从昨天发现点子就开始没有挪过窝。”

  叶天龙笑着对范铜说道:“看来你和鲁图先相处得还可以嘛!”

  范铜憨憨笑,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说道:“他娘的,老鲁这家伙还真不是东西,像个死人样没有点表情,有时真想狠狠地踢他的屁股。不过他也真够狠的,这两天把那些混混整得够呛!”

  即使是这样的话,鲁图先还是好像没有听到般,他朝叶天龙点点头,低声说道:“大人,我们进去吧!”

  叶天龙轻拍鲁图先的肩头,指着旁边的两个大汉笑道:“老鲁啊,我看你现在在他们心目中很有地位,还真是不简单。”

  鲁图先的眉头微微皱,似乎是不习惯于叶天龙这样太过直接的接触,稍微往后退了半步。

  叶天龙已经很神气地朝那两个大汉摆头,“前头带路!”

  两个大汉都是在道上混的人,看到叶天龙的架势便知道是比鲁图先更加有地位的人士,自然是恭恭敬敬地应了声,斜抢上步,走在叶天龙他们的前面。

  到了座半新不旧的宅院前面,两个大汉停住了脚步,将手指说道:“大爷,就是这里!”

  叶天龙仔细打量了下,看上去相当普通的座宅院,三级青石台阶上去后是两扇朱红色的大门,法斯特帝国中中等人家的住宅大都如此,尤素夫能躲到这种地方,如果不是街头泼皮的话,根本很难发现异常的。

  此时的两扇大门紧紧关闭着,里面好像没有点的声响。

  叶天龙又看了看附近的地形,两边的人家和这户住宅都隔着道防火小巷,半开的大门里面有好奇的眼睛,毕竟下子来了这么多美丽的女人,又都是副战士的模样,是足以让平头百姓感到好奇无比的。

  “里面的人真是笨蛋个,他这样关上大门难道就可以表示正常吗?”叶天龙冷冷笑,举手做了个手势。

  身后的女神战士们在辛西雅的带领下,飞身扑上,各按方位将这户人家团团围住,她们敏捷的身手看在鲁图先和范铜的眼中,让他们也自叹不如。

  切准备就绪,范铜大摇大摆地踏上了台阶,他也懒得去叫门了,掌击在门板上,轰隆声中,两扇大门往里飞去,未曾落地已经碎裂成数块破木板了。

  “主人出来见客,好朋友来了!”

  整个院落中回响着范铜那打雷般的声音,隔壁的人家早已吓得大门禁闭。

  叶天龙在后面暗暗发笑,范铜这个家伙还是不改当初在西江时作混混泼皮的脾气,说出来的话带着浓浓的江湖味道。

  显然里面的人没有想到叶天龙他们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不能及时做出正确的反应。过了会儿功夫,里屋才响起纷乱的脚步声。

  声喝骂,数道人影从内堂飞扑而出,气势汹汹地样子好像要把入侵的人给吃了样。

  打头的是两条身强体壮的紫裳大汉,双脚尚未完全落地,便又再次点地飞起直扑面前的范铜,碗大拳头已经亮在身前。

  “揍死你这个不开眼的混蛋,居然到这里来撒野!”

  范铜哪里会把这些个小角色放在眼里,声长笑,依然大踏步往前面走去,同时双掌式平推,迎上对方的双拳。

  “正点子出来,你家大爷找你!”

  范铜的大嗓门中那两个不知好歹的大汉好像被股巨大的力量推着在空中倒飞,眼看就要和后面的人撞上了,但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