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刺。但是如果你没有足够的实力,甚至连野蛮斗士的皮毛都无法伤及,特别是当他们开始发狂的时候,他们的皮肤也会发生变化,变成比般铠甲都坚固的天然屏障。

  吉里曼斯是深深知道这些天河国野蛮斗士的可怕,所以看到十五个女神战士居然可以将这些野蛮斗士牢牢挡在圈外,寸步难行,不禁十分惊讶叶天龙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招来的这些美艳女人,真是既好看,又实用。

  他不由得转头望了眼正和玉珠低声说话的叶天龙,心想:“真不知道这个家伙什么地方生得好,居然有如此的狗运,连身边的女人都这么厉害!”

  本来混在女神战士中间的那两个金凤卫已经退到了叶天龙的前面,仗剑而立,全神贯注地望着面前的战斗。

  第次亲身经历如此搏杀场面的倩公主更是兴奋异常,她按照叶天龙的吩咐,发些简单实用的攻击魔法,在后面辅助女神战士的行动。虽说是些相对简单的魔法,可是从她这个大策法师手中发出,威力还是相当可观。那些原本以为自己完全可以抵御魔法的野蛮斗士大吃苦头,不小心,不是被倩公主的电击灼伤,就是被她的火球烧伤,这因为让那个领头的剑士大为凛然,知道凭自己这些人手,还是不能完成任务的。

  没容得他多想,倩公主在叶天龙的指示下,专门对他发起魔法攻击。

  小手指,三点火星成品字形飞出,等到了他的面前,已经变化成三条骇人的火蛇。

  “火蛇之舞!”

  随着倩公主的小手挥舞,三条火蛇好像是有生命的活物,将这个领头的剑士团团围住,上下翻飞,左右盘旋。

  炽热的气流扑面而来,让这个剑士感到有些口干舌燥起来。他现在就象是陷入火炉中般,连四周的空气都是火热的。

  条火蛇扑上来,将他劈出的长剑缠绕起来,剑上传来的灼热感使得他只有在剑上加注内力,而此时另外的两条火蛇已经从左右缠将上来。

  他知道如果被这两条火蛇缠住的话,那就不是下两下可以摆脱的,今晚的任务已经宣告完全失败了,对象之中竟然藏有如此之多的高手,说明了自己这边的情报有缺欠。脚下大地的震动更是明白无误地告诉他,艾司尼亚的城卫军已经出动了强大的甲胄骑兵。如果再迟疑片刻,可能就再也走不掉了。

  当机立断,他运起口精纯的真气,张口喷在正缠住手中长剑的那条火蛇上,浑厚的真气顿时将正要涨大的火蛇生生压制住,从长剑上退了下去,还原成条细细的火焰。

  翻腾的那两条火蛇已经沾上了领头剑士的衣衫,倩公主看在眼中,心中高兴极了,她转头望着叶天龙说道:“我把那个家伙困住了,你要怎么奖励我啊?”

  叶天龙还没有来得及答话,玉珠已经在边接道:“还没有呢,快看他的表现!”

  倩公主连忙看时,只见在火光之中,那个剑士的眼睛倏然大亮起来,神光甚至盖过了火蛇所散发出来的光芒。然后他身上的衣衫突然间向外方撑胀开来,居然将那两条火蛇弹开,显然是无法再伤到他的身体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倩公主口中念念有词,手上也不怠慢,给那家伙补了记电击。

  “脱袍让位!”

  玉珠颇感意外地看着那领头的剑士个身子从倩公主的攻击圈消失,只留下了那件衣衫好像受到无形的支撑而接下了耀眼的闪电。现在的玉珠对大陆各家武功的了解已经绝对算得上是专家,因为平日无事的时候,于凤舞经常和她们几个说些各方面的知识。

  “嘭!”

  倩公主发出的闪电岂是失去主人本体的衣衫可以抵挡,触之下,衣衫上所含的真气顿时烟消云散,围绕在衣衫四周的火蛇立时大放光芒,将这衣衫吞噬得干二净,不留丝毫的痕迹。

  剑士的身影出现在野蛮斗士的身后,眼就看到了辛西雅的飞电标枪吐出雪亮的电芒,消失在前面个野蛮斗士的身上,让他浑身颤抖的连退好几步,气势大为萎缩。再看其他那些野蛮斗士,无不是被面前的女人压得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来,发出的骨刺全部被那闪着银光的薄薄的盾牌接住,丝毫不起作用。

  这也得怪他们的运气实在太差了,什么对手不好找,刚好遇上了和魔族交过无数次手的女神战士,对于这种可怕的骨刺,女神战士们可是知根又知底,加上野蛮斗士的实力又不如真正的魔族狂暴战士,她们应付起来当然是十分自如。

  声尖锐的呼哨声,野蛮斗士和后面的那些黑甲骑士同时急速回撤,断后的人抛出数十个烟雾弹,漫天的迷雾腾空而起,在混乱之中他们将伤亡的同伴也带上,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该死的家伙!”

  很有精神的倩公主生气地跺着小脚。边发出风系魔法,霎时间狂风大作,将长街上空的迷雾吹得丝不剩。

  片刻之后,整条长街上布满了全副武装的城卫军,知道是左宰大人和新任的东督大人遇到袭击后,更是有大批的甲胄骑兵将整整个街区团团围住,非但是石义信带着东督府的众将过来,而且连其他三个提督也赶来了。

  吉里曼斯神色凝重地对叶天龙说道:“此次遇刺,幸亏有天龙的人在,要不然我真的有难了。光光是应付那些黑甲骑士,我的卫士就伤亡过半了,不过他们也没有讨得好去,据我的人报告,黑甲骑士也有十几个伤亡。”

  叶天龙先是谦虚了下,然后也郑重地说道:“真是奇怪,这些人怎么会知道大人的行踪?如果说是巧合,这也太难以置信了!大人以后还要多加小心啊!”

  吉里曼斯哼了声,说道:“当然是有人在通风报信,不然我的行踪绝不可能会被人知道的。往日我出门都带着很多卫士的,这次是临时来找天龙,所以也没有带多少人马,怎么他们就这么准确无误地得到消息,而且能及时地在这个地方埋伏,除了在我的人中有细外,没有第二种可能性。”

  说到这里,吉里曼斯的眼中闪过丝骇人的寒芒,低声对叶天龙说道:“如果查不出来谁是那个细,我要把这些人中有嫌疑的都杀了。”

  “什么?”叶天龙大吃惊,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人啊,为这点小事居然就要杀自己的手下人。他到底有没有把手下当人看啊?

  左宰府的管家于勒连走到吉里曼斯的身边,低声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吉里曼斯的眼中杀机大盛,他对天龙说道:“天龙,我失陪下。”随后就同这个秃头的男人起往后面行去。

  叶天龙心中感到有些奇怪,这个秃头的管家到底发现了什么东西,让吉里曼斯这么生气?他方才注意了下于勒连,知道这个家伙的实力的确很惊人,被击杀的黑甲骑士中有近半的数目就是他的杰作,他手中的那把鬼头大刀真有神鬼莫测的功力,难怪可以当上左宰府的外管家。

  在众多城卫军的簇拥下,石义信来到叶天龙的身边,对他说道:“大人,其他三位提督大人来了!”

  叶天龙是第次见到北督贾拉德,个马脸的矮个子男人。贾拉德在两名面无表情的剑士护卫下来到叶天龙的面前,第句话就是,“叶大人,要不要将这带全部仔细搜查遍?”

  贾拉德的声音和他的个子完全不符,粗犷而且洪亮,显出其精湛的内力。而他的第二句话更是让叶天龙知道这家伙的个性。

  “如果发现有可疑分子,律斩首!”

  “冷酷无情的男人。”叶天龙马上有了这样的概念,如果他知道在艾司尼亚,贾拉德有着“屠夫”的“美名”,也许就不会感到意外了。

  看到石义信朝自己连施眼神,叶天龙点点头,拦住了贾拉德的脚步。

  “北督大人,此间的事情是冲小弟来的,自然让小弟来处理最好。”

  刚刚从温柔乡赶来的杰夫特和马可布威也不想看到这个屠夫在自己的眼前大开杀戮,纷纷出言赞同叶天龙的话。

  贾拉德悻悻地说道:“好吧,既然叶大人要自己处理,那么卑职也只好从命了。不过大人千万不要放过那些贱民,这些家伙都是欺软怕硬的米虫。”

  叶天龙正要回答,数骑宫廷侍卫飞马驰来,原来倩公主那声将皇帝也弄醒了,连忙派人查问究竟。

  知道这个时候去见皇帝陛下,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个男人的身上。

  叶天龙不禁暗自苦笑,匆匆交待了两句,将切事宜托给石义信去处理,自己就往无忧宫去了。

  走的时候,本想把罪魁祸首的倩公主也抓去,不想这个机灵的家伙早已不知去向,溜到哪个地方躲起来了。

  “这个马蚤公主,臭小娘,跑得倒是挺快的!”无可奈何的男人只有在心中暗暗骂了两句,不过想想她这次干的事情,倒也没有多少错误,而且老实说,她还应该是个很香的小女人。至于马蚤吗?嘿嘿,女人在自己的面前不马蚤的话,岂不是说自己很没有魅力吗?

  就这样,叶天龙坐在马上,会儿微笑,会儿又咬牙切齿的样子让身边的人迷惑不解,又觉得好笑。

  "55"

  叶天龙回到飞凤府第件事就是去找于凤舞,因为心中有太多的疑团需要这个才智绝世的美女来解答。

  踏进于凤舞那间充满暖香的温馨香闺,美丽的女主人正穿着宽大柔软的睡袍斜倚在床头,静静等候叶天龙的光临,似乎是早已知道他会来找自己样。

  “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啊?桌子上有八宝冰莲羹。”

  见到叶天龙,美丽的女将军双凤目亮了起来,伸出根春葱玉指点了点床边的书桌。

  叶天龙走到香榻边,坐下来就伸手将这个深情的美娇娥搂在怀中,心疼地说道:“怎么现在还不睡觉?”

  于凤舞挪了挪诱人的娇躯,让自己更加舒服地靠在叶天龙的怀中,然后轻笑声,道:“我知道你回来会晚的,所以让她们都睡觉去了。”

  叶天龙的鼻子中嗅到股从怀中美人儿娇躯上发出的凉森森甜丝丝的香气,让他感到十分心旷神怡,便问道:“刚洗过澡?”

  于凤舞反手揽住他粗壮的脖子,螓首略点,道:“我小睡了会儿,醒来才刚洗澡的。”

  “是不是洗好了等我啊?”

  叶天龙在于凤舞那娇嫩滑腻的粉颊上吻了下,颇为得意地说道。

  于凤舞风情万种地白了他眼,道:“你想的美!”

  叶天龙哈哈笑,又想去吻时,被只白嫩的柔荑挡住了大嘴。

  “在外面混了夜,也不先去洗洗。”

  叶天龙想也对,便将怀中的于凤舞紧了紧,凑到她的小耳边道:“我们起洗吧?”

  于凤舞的娇靥上红云飞起,副娇羞不胜的模样,神情却是千肯万肯。让心满意足的男人忍不住要叹息出声,有妻若此,夫复何求?

  叶天龙的心情大畅,将心中的疑惑朝怀中的天仙美女道来,让这个智慧超人的妻子帮自己拿个主意。

  说到正事,于凤舞便收拾起心情,凤目中现出如海般的智光,将心中的情报整理了下,她望着叶天龙缓缓地说道:“让我们先从天河国的野蛮斗士说起吧。”

  “天河国原是处在帕里和我们之间的个小公国,经常在我们和帕里之间摇摆,国中虽然人口不多,但其斗士团的战力也不容小觑,特别是他们根据百族大战时魔族的狂暴战士演变来的野蛮斗士,战斗力非常可怕。甚至有人说野蛮斗士其实是天河国的祖先和狂暴战士杂交得来的,这也有其可信性。”

  “七年前,在吉里曼斯的策划下,当时任左将军的杰夫特率军六万借道天河国前去袭击帕里,不想消息走漏,帕里的骑兵早早在国境上严阵以待,杰夫特见毫无可乘之机,只好退兵。”

  “也许是怕无功而返太过难堪,不知是谁给吉里曼斯出了个主意,让杰夫特在回国途中,顺手牵羊将天河国灭掉,将天河国并入我国的版图。于是杰夫特在经过天河国的国都天野城时,突然发动袭击,将猝不及防的斗士团尽数消灭,据说天河的王族中只逃出了个王子,其他的全部被吉里曼斯下令处决了。天河国也被改名为天河郡,成为吉里曼斯的封邑。”

  听到这里,心中暗暗吃惊的男人喃喃道:“这些家伙真是好心机,好手段啊!连这样的绝招都想的出来,不过天河的人也是笨蛋,怎么会如此大意呢?”

  于凤舞笑道:“这件事在国际上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帕里的骑兵才会在随后的三年中打着为天河复国的旗号,持续不断地冲击天河郡。”

  “后来就有我们的飞凤将军出场了,对吧?”说着,叶天龙的手还顺便在美丽女将军的身上占了点便宜,“我最亲爱的师父!”

  “师父倒不用叫,你以后每天都抽点时间学些兵法谋略才是真的,我会好好监督你的!”

  于凤舞微笑着说出了让叶天龙感到头大的话来。

  “不会吧,要我读书?我最怕这个了!”

  “天龙,你现在是万众瞩目的东督,有些东西是定要学的。顶多大家都陪着你好了,”于凤舞然后扳着俏脸道,“不然的话,晚上我们就不让你进房间了。”

  叶天龙也知道于凤舞是为自己好,见她开出这样的条件,也只有举手投降途了。不过他也是很会找快乐的男人,马上想到要给自己的学习生活增加快乐。

  “要我学习的话,那就认你作师父吧,这样每当我取得进步时,师父都要象这样的奖励我。”

  说话时,他的手贪婪地抚摸着那百摸不腻的美妙娇躯。

  于凤舞轻舒玉手,拍了拍叶天龙的脸,嗔道:“这是对师父的态度吗?”

  “啊,对不起,请师父饶恕我这个不开眼的小学徒吧!”

  叶天龙的装模作样让于凤舞莞尔,她由衷地说道:“和天龙在起真是很开心。”此话让两个相爱的人不禁同时回到了儿时的欢乐时光,那时傻傻的男孩和聪慧的女孩总有无数的笑语。

  桌子上的银灯爆出了灿烂的灯花,也将思忆中的两人惊醒,叶天龙和于凤舞相视笑,无限的深情尽在其中。

  “你知道吗?其实今晚你们在途中遇刺,最大的嫌疑是暗香阁。”于凤舞望着正深情凝视自己的叶天龙,突然说道。

  “不会吧,怎么可能会是她们呢?”叶天龙大感不解,不由得睁大眼睛。

  “就算暗香阁不是主谋,至少也脱不了干系。而那些黑甲骑士定和尤那亚有关系!”

  于凤舞接着向叶天龙分析了今晚事件,以及她对叶天龙所作行为的看法和建议。她的聪明才智和惊人的洞察力让叶天龙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个美丽的女人能从重重的迷雾中看到事物的本相,的确不愧是美女战神!

  “伟大英明的师父,请受徒儿的拜!”

  又敬又佩的叶天龙本正经地说道,可是他的动作却是没有丝的敬意,用两个指头在于凤舞那丰隆高耸的酥胸上点了不停,口中还念念有词。

  “叩,二叩”

  于凤舞又是好笑又是好玩,渐渐心中升起了种异样的感觉,她那双明艳照人的凤目似乎是蒙上了层水汽,闪着诱人的光芒。

  “很好听,多叫几声师父吧,以后我会多教你几下的。”

  美丽绝伦的女将军发出的腻声娇语,更加增加了男人心中的情火。叶天龙忍不住低头在那圆润晶莹,弧度优美的小耳上舔了下。

  “人家都说,若想会,就要和师父睡!这话太有道理了!”

  说罢,他老实不客气地用嘴巴含住娇嫩的耳垂,厮磨了几下。

  于凤舞的瑶鼻中发出极其诱惑的娇哼声,她知道这个可恶的男人知道自己所有的敏感地带,所以自己对他的抗拒力完全为零。不过她也是很享受他带给自己的快乐,根本不会想到抗拒。

  于凤舞的娇哼声中,叶天龙把将她那横陈的娇躯揽在怀中,大踏步往后面行去,口中笑道:“来,先让我这个小徒儿来服侍师父沐浴吧!”

  于凤舞欢畅地环抱着叶天龙的脖子,娇嗔道:“哪里有这样的徒儿,竟敢对师父动手动脚?”

  叶天龙低头看着她那如花似玉的娇靥,双颊的桃花更增添了其美艳之姿,便摇着头说道:“错了,我不止要对师父动手动脚,而且还要把师父吃掉呢,师父要反对吗?”

  于凤舞伸出管兰花玉指,轻点叶天龙的鼻子,口中轻叹道:“遇到这样的徒儿,真是师门不幸!”叶天龙得意洋洋地进了于凤舞香闺后的浴室。

  因为于凤舞每天都要沐浴,为了方便,在她的房间后面就有座于凤舞专用的浴室,虽然不是很大,但十分精致巧妙,处处可见出主人的心思。

  置身于几乎要把整个身子融化的兰汤玉池之中,叶天龙舒服得恍若登仙,浑身的疲劳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双温润滑腻的柔荑搭在他的肩头,叶天龙转首看,立时目迷五色。

  不知何时,于凤舞居然换过了身的装束,完美无瑕的娇躯上只着件鸳鸯戏水的薄丝肚兜,雪白高挺的酥胸露出大半,白里透红的肌肤令人忍不住要伸手触究竟。

  将头乌黑秀丽的长发散披双肩,于凤舞的明眸凤目中射出丝丝的诱惑,加上樱红的朱唇微微翘起,本来就是绝代佳人的她再摆出如此副娇媚的神态,顿时引得对美女缺少抵抗力的男人心中阵悸动,小腹内突然狂涌出股热浪。

  叶天龙的双眼大放异彩,直勾勾地望着于凤舞以无比优雅的姿态步下浴池,雾气缭绕之中,她的人好像是来自天外的仙女,只是装束缺少了仙女的庄严,更何况在举步行走之间,眼睛贼亮的男人更是发现了其肚兜的下端尖角所对处,双胯之间竟隐约可望见些微芳草。如此瑰丽的奇景,就算是石人也会心动。

  偏偏这个时候,于凤舞还用种极其媚惑的声音说道:“呆子,你在看什么地方,不是说过要服侍我沐浴的吗?”

  回过神来的叶天龙嗅着从于凤舞的娇躯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