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子让出来。宁素女便在江芊芊空出来的地方跪拜,然后坐起娇躯,伸出双欺霜赛雪的玉手为叶天龙把盏斟酒。

  叶天龙近距离的细看宁素女,插着玉钗的盘龙髻上缀满珠花,乌黑闪亮的秀发香气四溢,和谐的五官,甜甜的莹洁脸庞,小樱唇更是红似火般。而且他注意到宁素女和绿燕瑞雪江芊芊五女的衣裳有很大的差别,五女的春衫无例外的又薄又轻,而且领口开得极低,露出大片莹白的酥胸,甚至在低头时可看到深深的||乳||沟,而通过薄薄的罗裳和细小的鸾带,虽然可看出宁素女的身材确实诱人,但巧妙的设计让人无法真正看到丝的大好春光。

  素来色胆十足的男人趁宁素女为他奉酒之际,伸手将她的纤纤柳腰揽住,让她个香软的娇躯偎进自己的怀中,藉机感受她那丰盈的双峰和逼人的青春活力。

  “啊”

  宁素女娇羞不胜地低吟声,柔软的娇躯像只受惊的小鸟般轻轻颤抖,微蹙下春山黛眉,将白玉杯双手奉上。

  叶天龙手接过酒杯,忍不住在她的小樱唇上吻了下,却见她浑身滚烫,连耳根都变得通红,星眸半闭,紧张地呼吸着。

  “怎么回事,她好像并不喜欢这样?”

  灵识日渐敏锐的男人突然从怀中美人的身上感到股奇异的感觉,自诩为女人专家的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如果换作平日,他说不定更要好好地占番便宜,得足好处才收手。可此时此刻他的心中突然涌起了股怜惜之情,似乎不忍伤害到怀中这柔弱的美人。

  叶天龙将手放开,坐正了身躯,双手端起白玉酒杯道:“还是由我敬小姐杯吧!方才的歌声真是九天仙乐,人间哪得几回闻啊!”

  宁素女对眼前男人的突然转变感到无比的奇怪,从来男人都是在抱住自己后不尽情抚弄番是绝不松手的,虽然自己对此非常厌恶,但身不由己,也只有强颜欢笑,谁叫自己有如此美丽的姿色?

  现在这个叫叶天龙的男人之前的举动无不显出他的好色本性,在等待进场的时候,宁素女已经成为看到了他在瑞雪和江芊芊身上的作为,可是为什么在完全可以玩弄自己的时候却停手了呢?

  宁素女的美眸中闪过迷惑的神情,在对上叶天龙那灼灼的目光时,不禁垂下螓首,发觉自己有些失态,她连忙端起了席上的另杯酒,低声温语道:“大人过奖了!”

  叶天龙举杯饮而尽,见宁素女姿势极其优美的将酒喝下,神态温婉,我见犹怜,不禁柔声道:“不如你就坐在这里陪我说会儿话吧!”

  宁素女的美眸中闪过喜悦的神色,低低的应声。江芊芊从后面压在叶天龙的背上,低声道:“大人,那奴家呢?”

  感到背上双丸的惊人弹跳力和丰盈度,叶天龙反手大力在江芊芊的粉臀上拍了记,笑道:“你当然是坐到我怀里了!”

  “大人你好坏啊!”江芊芊双绵软的小手抱住叶天龙粗壮的脖子,吐气如兰地说道:“为什么奴家的待遇就这样子?”

  叶天龙笑笑不语,只是转脸在江芊芊的粉颊上亲了下。

  马可布威在边笑道:“大人竟会如此的怜香惜玉,对宁素女小姐可真是疼爱有加。”

  杰夫特也在边接道:“今年的选魁开花盛会,宁素女小姐也在其中,叶大人可有兴趣?”

  听到选魁开花大会,宁素女的眼神黯淡下来,为叶天龙斟酒的玉手也微微的颤抖。

  “哦,是吗?”叶天龙望着宁素女,突然间他想起来自己方才看到过的那张千花贴,上面那个蒙面的宫装美女就是眼前的这个宁素女。

  宁素女微微点头,低声说道:“希望大人到时候多多关照素女!”

  叶天龙点头道:“到时候我定会去的!”

  瑞雪的小嘴凑近叶天龙的耳边,腻声说道:“叶大人如果真的要疼爱素妹妹的话,那时可别让其他男人将我们的素妹妹捧上花魁的位置喔!”

  叶天龙眉头微皱,问道:“这是为什么?”

  瑞雪看了眼神情复杂的宁素女,轻叹了声道:“因为谁把花魁选出来,那个当花魁处子之身就要由他处置,之后还要陪那个人三天!”瑞雪是真的有些可怜宁素女,因为宁素女在暗香阁中温柔可亲,人缘最好,从来不和别的姐妹争什么,虽然现在她是最红的个清倌人,但对别人依然是谦虚有礼。最重要的是瑞雪知道如果被个自己完全不喜欢的男人夺去处子之身,那是多么的痛苦。

  叶天龙摇摇头,天下的青楼都是样的,即使是最红的姑娘也不过是男人手中的玩物,不幸的事情每天都在上演,暗香阁岂能例外?只是现在的对象让人感到心疼,不过反过来说,像宁素女这样的绝色,那些男人为了亲芳泽,定会不惜代价的,到时候这个花魁的价码可想而知。

  马可布威突然神色紧,从席上站起来,双大环眼中爆出摄人的电光。

  “怎么啦?”叶天龙惊讶地说道。

  此刻杰夫特的脸色也微微变,虽然没有站起身来,但浑身上下骤然发出股凌厉的气势,有如头蓄势以待的大豹。原本春意融融的大厅倏然变得肃杀起来,股无法言语的冷冽之气渐渐弥漫其间,似乎是转眼的功夫,这里再也找不到丝香艳的感觉。

  大厅里的女人顿时花容失色,以为是自己的服侍不周,导致客人的不满,她们知道现在厅中三人的身份,连忙俯首于地,惶恐不安地静待客人的发作。

  叶天龙先是吃了惊,待凝神细查后才恍然大悟,他望着马可布威说道:“大人果然好耳力,居然听得出有人侵入此地!”

  马可布威徐徐散去全身的功力,口中应道:“叶大人过奖了,我也只是觉察到些奇怪的情况而已。”

  杰夫特望了眼马可布威,知道这家伙的功力比自己要好上点,虽然心中不快,但也不可奈何,为了表示自己并不输他多少,杰夫特便沉声道:“入侵的人已经离开了,要不要去查查看?”

  叶天龙暗暗发笑,心道:“查什么查,她们现在还在厅外呢!”他摆手说道:“我看算了吧,来人也没有什么敌意,何必要弄得别人不安呢?”

  马可布威返身坐下,淡淡地说道:“叶大人说的极是,而且来人既然有隐身的奇术,也算是高明了,如果真要查起来是十分费劲的。”其实他心里想到的是来人可能会是鬼无月手下的那些鬼忍众,所以还是不要深究的好。

  杰夫特也想起了具有隐身术的人在大陆上并不多见,而左宰府中就有些神殿的高手具有这样的奇术,莫非是他们来了?是以他也改口同意叶天龙的提议。

  席上遇到这样的小插曲,杰夫特和马可布威都暗自欢喜,知道叶天龙的功夫比起自己来还差那么点,心中自然放心不少。

  叶天龙朝众女满含歉意地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惊吓了各位美人!”众女心头的石头登时落地,粉脸上又重新现出如花的笑靥。

  众人正要重新开始,个美婢匆匆进来,在杰夫特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杰夫特的脸色顿时奇,望着叶天龙,这让在边旁观的叶天龙和马可布威时均感摸不着头脑。

  "53"

  等这个美婢退下后,杰夫特望着叶天龙低声道:“左宰大人来了,就在后面的别院里。”

  “什么?”叶天龙不禁感到意外,吉里曼斯这个时候来干什么?

  马可布威更是大为吃惊,吉里曼斯竟然不声不响地来了,这其中有什么奥秘吗?

  杰夫特苦笑声,说道:“左宰大人想请叶大人过去,所以这里的宴席只有结束了。”

  叶天龙心神电转,吉里曼斯这时候来找他,最大的可能就是为下午被自己扣留的那批左宰府的剑士,因为如果明天被自己公开处理的话,左宰府的面子就不好看了。想来应该是这个原因吧?

  想到这里,叶天龙站起身来,神情潇洒地说道:“既然左宰大人有请,天龙自当从命。各位美人儿,我们后会有期!”然后在瑞雪和江芊芊的粉颊上轻轻吻了下,说道:“我以后再来找你们。”

  瑞雪和江芊芊媚笑道:“叶大人莫要忘了这话啊,奴家可是翘首以待!”

  “定会让你们知道本大人的厉害!”

  说罢叶天龙又含笑朝宁素女点点头,道声告辞后离席而去。

  出了大厅,叶天龙见四下无人,便低声道:“你们两个不许泄漏行藏,不然的话,我绝不饶过你们!”

  左边传来玉珠的声音:“知道了,我的爷!”

  但右边的刁蛮公主却是调皮的笑,说道:“你怎么不饶过我啊?难道说要打我的屁股吗?”

  “乖乖,这小公主发浪了!看老子以后怎么收拾你?”

  心中虽然这样暗叫,但叶天龙也知道现在不能把这个公主给得罪了,连忙笑道:“小将怎么敢啊!只是小将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身边有这样高明的美女。”

  倩公主嘟喃句:“没胆鬼!”正想再说什么的时候,玉珠的声音传来。

  “小心,有人来了!”

  到了杰夫特所说的那座别院,叶天龙就看到了数十个彪形大汉正站在门口,个个均是脸的强悍,腰间则挂着刀剑,显然是吉里曼斯的护卫亲随。

  位年约半百出头,秃顶凸肚的中年人从人群里面迎出来,向叶天龙施礼后恭敬地说道:“叶大人好,我家大人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叶天龙打量了下这个相貌平平的男人,虽然直觉告诉他这个人非常不简单,可是怎么也看不出来此人的厉害之处,他便和声问道:“请问这位先生如何称呼?”

  秃顶的中年人含笑道:“鄙人于勒连,是左宰府的外管家。”

  从平凡的外表看来,这个管家的确是没有点值得注意的地方,但叶天龙知道能在左宰府当上管家,此人绝非普通的角色,自己的直觉点都不会错的。

  叶天龙在于勒连的引领下,进了春意暖暖的花厅,胖胖的吉里曼斯正舒服地斜靠在软榻上,由两个俏丽的女子左右服侍着,还有个美婢则在他的脚下为他按摩着,显得神气十足。

  见到叶天龙进来,吉里曼斯收回了在美女娇躯上游动的胖手,推开了身边的美妓,大笑着站起来。

  “不好意思,打扰了天龙的雅兴,这个时候还将你找来!”

  叶天龙施礼道:“左宰大人这么说就见外了!”

  吉里曼斯上前拍了拍叶天龙的肩头,笑道:“这里的姑娘不错吧?”

  叶天龙由衷地说道:“实在是好的不得了!”

  说笑了几句,吉里曼斯看似无意间想起的样,望着叶天龙道:“听说今天下午东督府抓了批闹事之徒?”

  叶天龙暗叫声,“来了!”

  他将脸色正,应道:“大人说得没错,是有批不法之徒被我的副将庆计抓到东督府去了。”

  “庆计?”吉里曼斯先是愣,然后笑道:“天龙真是厉害,上任第天就为艾司尼亚的治安而努力了!”

  叶天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大人过奖了,新官上任三把火嘛。”

  “那你准备如何处置这些人呢?”

  “当然是披枷示众了!”叶天龙重重的说道,“我要以此为契机,将艾司尼亚的治安状况完全改善!”顿了下,又道:“大人你知道吗?这些家伙居然还冒充是左宰府的人,想败坏大人的名声!我不好好地教训下他们,岂不是连大人的名声都有亏损吗?”

  吉里曼斯道声“好!”,然后又轻叹了声,说道:“不过我想请天龙放过他们,因为这些混蛋还真是本府的人,都怪我平日疏于管教,所以天龙如果要么样做的话,那左宰府的面子可就难看了。”

  “是吗?”叶天龙装出副吃惊的样子,然后点头道:“既然左宰大人这么说了,那我就放他们马。”

  见叶天龙这样好说话,吉里曼斯不由得大喜,本来他以为要经过番口舌才可以说得动,不过这样更好,说明了叶天龙是要靠近自己这边的。

  “好极了,我马上派人去把那些混蛋带回府,好好教训番。”吉里曼斯十分亲热地拉起叶天龙的手道:“天龙,过两天我请你到本府聚!”

  “多谢大人的好意!”叶天龙躬身答谢,然后挺起身躯,望着吉里曼斯说道:“虽然那些家伙不用披枷示众,但现在还不能放人。”

  吉里曼斯的眼中闪过丝冷电,奇道:“为什么?”

  叶天龙状极气愤地说道:“大人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他们抓起来吗?”

  吉里曼斯摇摇头,“愿闻其详!”

  “那些混蛋居然破坏我的好事,在我喜欢的女人店里闹事,还要把那个女人带走,大人你说我火不火?”叶天龙越说越火,“我不把他们教训番,那我还有什么面子吗?”

  “原来这样啊!”吉里曼斯在心中大骂向自己打报告的家伙,“那个混蛋,居然没有说清楚这个原因。”他点头道:“天龙做得对,怎么可以饶过破坏此等好事的混蛋呢?”

  叶天龙说道:“请大人体谅卑职的心情!”

  吉里曼斯十分理解地点头,心想:“我还以为你真的是要在东督的位子上大展拳脚了,原来竟是为了争风吃醋的事情。”他气愤地说道:“那班混帐,竟敢坏天龙的好事,着实应该吃点苦头!”

  叶天龙感激地望着吉里曼斯说道:“左宰大人能够这么说,卑职就安心了。”

  “不过本宰希望天龙还是给他们留点面子。”吉里曼斯连忙接道。

  叶天龙用力点头,道:“左宰大人有令,卑职怎敢不从,我会将他们背杖四十,然后就放他们回去。”接着他诚恳地说道:“不过卑职希望大人能仔细下这些人的行止,免得日后又坏了大人的名声。”

  吉里曼斯暗道:“除了你这个小子外,谁敢动我的手下?”不过他脸上也装出副非常感谢的样子道:“多谢天龙提醒,我会好好注意的。”

  正事告段落,吉里曼斯对正想藉机离开的叶天龙道:“这里刚刚推出种新鲜的节目,我已经吩咐她们去安排了,不如天龙来陪我起欣赏吧。”

  叶天龙奇道:“那怎么高老板没有对我说呢?如果有好的东西,她应该尽力推销才是啊?”

  吉里曼斯诡异地笑,说道:“那是因为高老板还没有摸透天龙的脾气,这些东西是不对外人推出的,只有贵宾级的人才有机会看到的。”

  这话勾起了叶天龙更大的好奇心,他便坐到吉里曼斯的身边位置。

  等了会儿,终于见到四个千娇百媚的女郎合力抬着个大圆盘进来,她们将黑亮的秀发盘成高高的顶髻,珠翠满头,然后下面就只穿着水红色的小坎肩,将将把高耸丰隆的玉||乳||遮住小半,雪白的酥胸露出来,在灯光下夺人心神。

  裸露着的玉藕似的丰润粉臂上都箍着圈黑色的臂钏,光洁的小腹上,有块晶莹的宝石嵌在小巧的肚脐处,显得十分性感。

  最抢眼的还是她们的下身,用垂到膝盖上的无数条明珠窜子作成的闪亮珍珠裙,在走动之间根本无法遮住里面那诱人的春光,迈步跨腿时,迷人的方寸之处忽隐忽现,极为抢眼。

  真没有想到暗香阁中有这样的装束,叶天龙顿时感到大开眼界。身边的吉里曼斯也是双色眼大放光芒,盯着前面的动人胴体猛看,毕竟他也是第次看到如此香艳媚惑的装束。

  四个美婢走到吉里曼斯和叶天龙的跟前,阵阵的肌肤幽香传来,令人欲醉。将那个盖着大罩子的圆盘放到叶天龙他们前面的桌子上,四人同时盈盈敛衽行礼,银铃似的燕语齐吐:“小婢们见过大爷!”

  叶天龙才微微颔首,吉里曼斯已经急忙摆手道:“快些将罩子打开!”

  四女齐声应道:“是!”

  随着四女合力把罩子打开,股醉人的香气顿时弥漫在整个小花厅里。

  “这是什么啊?”叶天龙看得目瞪口呆,再看身边的吉里曼斯也是身子震,直勾勾得望着前面。

  盘子里面摆放着圈八个洁白的玉器,每个都做成种盛开的花朵的模样,雕刻的刀功十分细致,形态极为逼真,连花蕊细丝都雕刻出来,颤巍巍的在空中抖动。在八朵精致白玉花所围成的圈子中间站着个身材娇小玲珑的女孩,其实不应该说是女孩,因为她已经完全发育好了,丝不挂的娇躯是曲线玲珑曼妙,个成熟的女人应该有的样子都有了,只不过比她们小号而已。

  让叶天龙感到震惊的是在这个小美人的身上所带的装饰品,在相当隆起的小蓓蕾上,那两点嫣红的顶端上都挂着只玉铃铛,小小的香脐上也嵌着块火红的红宝石,和白得近乎透明的肌肤交相辉映,显出种奇异的美丽。在她不胜握的纤纤细腰上也挂了六只同样的玉铃铛。再往下看,美妙神秘的三角区域竟然缀着朵灿烂夺目的珠花,非常巧妙地将那最迷人的方寸之地遮掩起来,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可以看出这朵珠花是插在那上面的。

  四个美婢往两边分,同声娇语:“请大爷欣赏“花间蝶舞”!”

  盘中的小美女开始缓慢地扭动起小腰肢,酥胸前的小蓓蕾也随之轻微晃动起来,清脆的玉铃声便慢慢响起,舞姿固然优美,所发出的玉铃声更是让人惊叹,因为玉铃声所组成的竟是曲十分美妙的音乐。

  舞蹈渐渐地加快起来,小美女娇嫩雪白的胴体上也渐渐浮起层奇异的粉色,看上去是如此的动人心弦。

  在急促的音乐声中,这个小美女居然跃而起,跳上了四周的玉花上,两只雪白的素足轻巧地点在白玉制成的花朵上,进退有方,腾挪跳跃,高举低抬,那情形真要多美就有多美!

  叶天龙和吉里曼斯看得如痴如醉,这样的舞蹈真是平生想也没有想过的,香艳妩媚,轻灵曼妙,真是让人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了!

  要在质地极脆的白玉上跳舞,身轻如燕固然不能少,更要有极高的轻身功底,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