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推掉这个任命,他也会另外想办法让自己就范的。

  想到这里,他不禁在心中暗道声:“这只老狐狸!”

  柳琴儿和玉珠也深感意外,没有想到于凤舞对叶天龙的用情如此之深,决意为他而舍弃显赫的荣耀和地位,这让同为女人她们也极为感动。

  于凤舞似乎感受到身后男人的心事,转首献上个深深的热吻后,柔声道:“天龙,你也不要太轻看自己了,如果我认为你做不到东督这个位置的话,那么在陛下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就会替你拒绝掉的。”

  见叶天龙的心情还没有完全转过来,于凤舞又用温软的双手捧住他的脸庞,坚定地说道:“天龙,我对你是很有信心的,你定会是个好的东督。”然后嘟起娇艳欲滴的樱唇在他的脸上亲了下,笑着说道:“你可是传说中的天下第人啊,怎么会连这么点小事都没有信心呢?”

  听到于凤舞说起这件事,叶天龙顿时哈哈大笑,然后紧抱住于凤舞的纤腰,将自己的下巴放在她的香肩上,若有所思地说道:“我可是真的不知道,晨月居然把我说成是天下第人?”

  玉珠却在旁用力地点头道:“晨月小姐不会说错的,公子定会成为天下第人的。”

  叶天龙连忙制止她的话,“这可是大逆不道的话啊,还是少说为妙。”

  于凤舞不以为然地说道:“在自己家里说说有什么关系?只要别在外人面前谈这些就可以了。”然后停了下,续道:“这两天过得很快乐吧,晨月是不是很中你的意啊?”

  叶天龙笑道:“我怎么嗅到丝的酸味呢?哈,我们的飞凤将军也会吃醋吗?”

  于凤舞捏他把道:“我才不会去操这份心思呢!我是说晨月有没有把你喂饱啊?”

  “呵呵,原来这样啊!”叶天龙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晨月的花招倒是挺多的,可是象她这样个新人怎么会是我的对手呢?”然后在于凤舞的粉脸上重重的亲了口,又道:“你还别说,我正想着要把这些日子以来你们欠我的债收回呢!”

  话音未落,他的双手开始不规矩起来,在于凤舞香喷喷的娇躯上是上下其手,张大嘴也是老实不客气地在她的粉脸上东嗅西嗅。

  于凤舞连忙用手去推他的身子,口中也热情地说道:“不要在这里,我们到里屋去吧!”

  叶天龙抬起头来,朝柳琴儿和玉珠意气风发地说道:“我们走吧!”

  柳琴儿和玉珠连忙应了声,嘻嘻哈哈地拥上来,将刚刚从椅子上站起来的叶天龙围在当中,于凤舞好像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般,柔若无骨的双手紧紧揽住叶天龙的头颈,个人被他抱在怀中。

  正在纠缠不清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辛西雅的声音:“龙小姐,你有什么事情吗?”

  “啊,辛西雅姐姐,我要找于姐姐啊!”说话间,门被推开了,龙灵儿的小脑袋探了进来。

  被打扰了好事的男人在心中暗叹了声,这个时候于凤舞连忙从叶天龙的身上下来,略显不好意思地望着龙族的少女,问道:“龙小妹啊,你找姐姐有什么事吗?”

  龙灵儿先是瞪了站在边的叶天龙眼,让这个心有余悸的男人感到摸不着头脑,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个龙族的少女,让她对自己好像是很感冒的样子。

  龙灵儿朝于凤舞点头施礼,今天的头发是条马尾辫,很有精神的随着她的动作甩动。她对着于凤舞笑道:“是的,于姐姐!看我找到了什么?”

  龙灵儿的变化让叶天龙心中直犯嘀咕,为什么自己的待遇和别人不样呢?看她对其他他都是热情有礼,却对自己总是副敌意很深的样子,真是奇怪。难道说是因为自己和倩公主的关系,她就连带的将自己也归到对面去了?

  于凤舞望着龙灵儿微笑道:“是什么东西啊?”

  “我今天出去玩,结果拣到个人耶!”

  “什么,什么?”叶天龙失声道,“你说你拣到什么?”

  龙灵儿白了他眼,副“你怎么这么笨”的样子,没好气地答道:“我说我拣到了个人!”

  叶天龙在心中哀叹声,对龙灵儿道:“人也能随便拣的吗?”

  龙灵儿嘟嘟小嘴,副“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样子,对于凤舞甜甜笑道:“我们去看下吧?”

  叶天龙还没来得及提出反对意见,于凤舞已经望着他说道:“这个人是有些奇怪,天龙我们去看下吧!”

  叶天龙本来想问声“你怎么知道这个人有些奇怪的?”想了想,他还是忍了下来,先这个人到底是不是象于凤舞说的有些奇怪,再问也不迟。

  他们跟着龙灵儿到了前面的处房间里,和叶天龙久违的左兰心居然坐在床前的椅子上,见他们进来,连忙站起身来,温柔的向他们打过招呼。

  龙灵儿指了指床上的个女人道:“就是她啦!我发现的时候她已经身负重伤,连说话都很困难,我只好将她带回来了。”

  众人走近看,这个女子的身上有数处伤口,玄黄的罗裳上血迹斑斑,而且从伤口的样子来看,是被加注魔法的利剑所伤。最可怕的处伤口是在她的脸上,道焦黄的剑伤将这张优雅精致的美丽脸庞破坏殆尽,看上去甚至有些触目惊心。不过现在这些伤口都已经止住血了。

  龙灵儿握住这个女子的手,将真气传入她的体内。运行周后,女子原本苍白的脸上现出丝的血色。

  叶天龙看了看左兰心,突然歉声道:“左姑娘,真是不好意思,回来后直没有去看过姑娘,不知道姑娘在这里住得习惯吗?”

  左兰心的俏脸微红,低声道:“多谢将军关心,小女子切都好!”

  柳琴儿在边道:“天龙,在你昏迷的时候,她都来看了你好几次呢!”

  叶天龙见左兰心和她们相处得也是十分融洽,心中甚是高兴。正想再说话的时候,床上的那个女子嘤咛声,醒了过来。

  众人起围了上去,番话下来,知道了这个女子名叫柔娘,是名自由舞娘,跟着个歌舞团准备来艾司尼亚献艺的,谁知道在半路上遇到盗贼团,要将她们抢去当奴隶卖掉。场战斗下来,只有她逃出了魔掌,但也因为受伤过重倒在半路上,幸亏龙灵儿发现将她救回来。

  对于柔娘的这番言辞,叶天龙却是感到疑点颇多,他第个提出问题。

  “你个舞娘怎么可能逃过盗贼的魔掌呢?从伤势来看,这些盗贼可不是普通的高手,能使用加注魔法的利剑,可至少是魔剑士级的人。”

  柔娘赫然道:“我曾经随公孙世家的人习过剑舞术,所以”叶天龙于是也释然了。公孙世家的剑舞术被誉为大陆七大奇术之,是可以和魔剑士较长短的。

  龙灵儿本来是要说什么的,见叶天龙这样的反应后,就朝柔娘神秘的笑,不再开口了。看到这个扎着马尾辫,精神十足的俏丽少女这意味深长的笑容,柔娘突然感到心里阵发虚。

  她突然想到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势,居然会在短时间里得到相当可观的回复,这说明在眼前的人中,有非常高明的治疗专家。但看来看去,除了个男人外,都是貌美如花的美丽女子,而且年纪还都是相当轻,这可是非常让人吃惊的。

  于凤舞也望了下龙灵儿,然后对叶天龙说道:“在帝都附近居然有这样伙拥有魔剑士的盗贼团,那你这个新任的东督可要好好努力了。”

  “东督?”柔娘的心中跳,先看了下眼前的伟岸男人,再仔细看看于凤舞那举世无双的花容月貌,顿时将传闻中的人物和眼前的男女联系起来。刹那间她明白了自己现在的所在。

  经过柳琴儿的提议,玉珠的附议,无处可去的柔娘就暂时在飞凤府安下身来。龙灵儿随即宣告,要把柔娘脸上的伤痕完全去掉,恢复她原来的美丽。这让深受其害的男人嗤之以鼻,这位龙族少女如果说别的东西,他还可能信,如果说她的医术,那只能用蹩脚两字来形容。

  于是叶天龙和龙灵儿立下了赌约,七天之内,如果龙灵儿做不到她所说的,那么就算输了,反之就是叶天龙输了。输的人就要答应赢的人三件事。

  击掌约定,又请了于凤舞作公证人,信心十足的男人在心中盘算着自己胜利之后,就要把这个恶魔少女赶出自己的视野,当然是在不给她“龙之心经”的前提之下。因为练有小成的于凤舞告诉他,练了“龙之心经”后,对魔法的防御能力提高了不少,还有就是得到可以察觉别人心思的观心术,这对于任何个人来说,都是无价之宝。

  这时候叶天龙却忘记了自己在龙族少女的面前从来就没有占得先机,这次的赌注会成为他辈子的噩梦。可惜他不是未卜先知的神,所以对七天之后的结果充满期待。

  ※※※

  第二天,法斯特皇帝安德列三世的诏书通过中书省和军部传出,法斯特帝国的男爵叶天龙万骑长即日起就任帝都艾司尼亚的东督,开府设帐,同时晋升为帝国子爵。

  石激起千层浪,此诏书经公布,顿时举国哗然。

  法斯特的皇帝安德列三世任命了新任的帝都东督,人选竟然是那个在天风战役中异军突起的男人叶天龙,而且还允许他开府设帐,这可是法斯特开国以来从未有过的殊荣。这个消息有如暴风般传遍了帝都艾司尼亚,听到的人无不惊讶万分。

  叶天龙是谁啊?在几个月前,还是个默默无闻的法斯特西方军团的百骑长,不客气的说,象他这样的人在法斯特,满地都是,随手抓就是大把。虽说他在天风战役中立了大功,不过那也是飞凤将军于凤舞的指挥有方,他只不过沾了运气的光而已。

  真不知道他那点生得好,居然这么被皇帝陛下看重,连三级跳,从个百骑长到法斯特帝国中最有权势的几个人之,他仅仅花了不到半年的时间。

  如果说是树大招风的话,那么叶天龙的平步青云的确让许多人看得眼红。有人嫉妒,有人羡慕,但也有人在暗中冷笑,看他怎么死?更有人私下里摩拳擦掌,准备要让这个讨厌的男人死得难看。

  由于帝都艾司尼亚处在大陆的中央,又是黄金通道的重要枢纽,这个消息很快随着南来北往的客商传遍到各地。而这个时候,因为法斯特帝国与武安国的联姻,大陆诸国的使团也都来到了帝都艾司尼亚,因此这个消息更是神速无比地传到了他们本来就十分敏感的耳朵里。

  这个幸运儿顿时成为各国使团瞩目的焦点,各国的势力都接到了上峰的明确指示,明的暗的各种人士都在仔细打听这个男人的切资料,以求掌握最详尽的情报,好作为以后行动的指导。

  而此时的飞凤府并没有出现太多的庆贺之相,因为这个掌握着帝都兵权的男人正望着手中的名单在发呆。

  这是张由军部发来的将官名单,上面的那些人就是这次军部转拨到他帐下的部曲,除了他自己点名要的索冲,以及被正式任命了城卫千骑的左岛近外,其他的人全部出自军部尚书尤那亚之手。

  “群乌合之众!”

  这是于凤舞看到这张名单的时候的第个评语,她的话让原本沾沾自喜的男人阵发愣。

  听完于凤舞的介绍,叶天龙才知道原来自己得到都是烫手的山芋,群在军部最不受欢迎的武将,也是最不听话的部下。他不禁在心中大骂那个卑鄙的殿下,居然出这样的招儿。

  很明显的,尤那亚就是要让自己出丑露乖,把这些军中最难对付的人都弄到自己的下面,办起事情来定是难上加难。

  想了半天,叶天龙还是无计可施,索性丢开了名单,抓过酒杯,大大的喝了口酒。

  在旁直静观的柳琴儿见状笑道:“天龙,你不要太过烦恼了,说不定这些人中也有奇才,人们不是说人无完人,往往真正有才能的人都是些行为古怪的人。而现在这些人之所以在军部不受欢迎,也只是他们的行为与众不同嘛!”

  叶天龙听罢拍自己的大腿,赞道:“对啊,我怎么就不会这么想呢?还是我的好琴儿说的妙,真正有本事的人都是最不服人的。拍马屁,人云亦云的家伙都是没本事的庸才。”

  于凤舞用赞许的目光望着叶天龙道:“不错,他们在别人的手下都是乌合之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但我告诉你,他们中还是大有高手在的。比如说这个人吧。”她的纤纤玉指点在了名单的最上面。

  叶天龙低头看,口中念道:“庆计!?”

  “就是他!”于凤舞的粉脸上现出丝的回忆之色,缓缓地说道:“他在枪术上的造诣绝不在我之下,而且是个很有天赋的男人。”

  受教的男人从于凤舞的神情和语气中似乎听出点什么东西,心中不禁微微有些怪异,“如果他真的这么厉害,为什么还会只是个赋闲的万骑长?”

  于凤舞摇摇头,解释道:“他的身份是帝国的世袭男爵,本来是前途无量的男人,可惜因为在生活上态度轻浮被贬”说到这里,她的美眸中闪过丝茫然。

  在这切看在眼里的男人知道其中必有内情,等会儿定要弄个明白。

  叶天龙嘿嘿笑,道:“生活态度问题?”

  于凤舞收拾起自己的心情,娇嗔道:“是不是觉得遇到知己了啊?”

  叶天龙连呼冤枉,辩解道:“我的生活态度是要多好就有多好,都可以称得上是模范人物了。”

  于凤舞白了他眼,没好气地说道:“鬼才信你呢?”

  叶天龙呵呵笑,自我陶醉道:“如果我不是个优秀青年,你们这些帝国之花会看上我吗?”

  柳琴儿笑嗔道:“果然是非同般的优秀,脸皮厚得刀枪不入!”众人阵哄笑。

  笑过之后,于凤舞才解释道:“庆计是个很受女人喜爱的男人,可是有次他和个女人好上后,才知道这个女人是南方军团的军团长忽兀术的妻子,结果这件事闹到皇帝陛下那里,于是大好前途毁于旦。”

  柳琴儿在边补充道:“其实他这个人非常骄傲的,如果认为个人不值得交往,就会理也不理你,所以在军部得罪了许多的人。”

  叶天龙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口中喃喃道:“有意思,这个家伙倒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呢!”

  “所以呢,只要你留心观察,这些人还有几个是很有意思的。”于凤舞点了点另个名字,“比如说这个人。”

  叶天龙念道:“东督府参军石义信!他又是怎么个人啊?”

  在叶天龙的逐追问下,于凤舞将这些人的情况详细道出,让叶天龙对自己的部曲有了个颇为详尽的了解。

  里面真是什么样的人物都有,看来明天去城卫军升帐的时候,倒要好好计划下,省得到时候手足无措。

  今后自己的日子定会非常有意思的,叶天龙望着桌子上的名单微笑起来,然后慢慢陷入了沉思之中。

  "48"

  晨雾散去,艾司尼亚又迎来了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初升的太阳给帝都的建筑涂上了层金色的光辉,象征着这个法斯特帝国的行政和经济中心无以伦比的辉煌。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多,市集上的各种声浪此起彼伏,叫卖声和讨价还价的声音给这座庞大的都市增添了无比的活力,这个时期的法斯特人无不尽情享受着强大帝国带来的荣耀和富足。

  城卫东督的官署是位于艾司尼亚东城市集附近的个庞大的建筑群,采用正统的中心轴对称的建筑法,共有三重进深,两边都是可供士兵休息的居所。大部分的城卫军没有事情的时候都是驻扎在帝都外的卫城里,只有轮值守卫的士兵会进驻到这里。

  东督的全称是法斯特帝国首都艾司尼亚城警卫军东门提督,因这个称呼实在是冗长,念起来十分费力,除了在正式的场合中用这个全称外,人们都将它简化为东督。

  东督办公的地方就在最后的进铺着刻花地砖的大厅,大厅的正上方挂着由法斯特皇帝亲手书写的牌匾,“城卫大堂”四个金碧辉煌的大字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夺目的光芒。

  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地方的威严,从这里发出的命令将直接影响到帝都艾司尼亚的方方面面。因为这里不仅仅是处理东城区事务的地方,其他几个城卫的提督也会经常出现在这里协同处理帝都的事务。只不过自从安德列三世让东督这个位子空出来以后,这个地方就变得冷清了许多,往日人来人往的热闹被在庭院散步的小鸟代替。

  现在深锁的后进大门终于要打开了,这座城卫大堂要迎来它的新主人。

  老余是在东督官署服务了几十年的老勤务兵,知道今天有新的东督来,所以大早就来到了东督官署,将后进的大门打开,又将城卫大堂打扫得干干净净,静候信任东督的大驾。

  早上八时正,站在后进大门外的老余看到了个和自己穿着同样制服的男人走了过来。这个年约三十左右的男人衣服虽然有些旧,但十分干净清爽,穿在他身上自有番特别的味道。

  “早上好!”

  男人朝老余点头打了个招呼,然后站在他的身边,和他随意地聊天起来。

  “难道说他是军部新派来的勤务兵吗?”

  老余的心中有这样的怀疑,但见这个男人态度随和,说话风趣,很快也消除了戒心,和他十分熟悉地谈起城卫军中的风闻趣事。

  这时候,左岛近索冲以及其他将领们也来到了城卫大堂,开始了他们相互之间认识的第步。闻名不如见面,原来倍受军部大员们排挤和白眼的男人在惊叹声中变得十分熟悉起来,现在他们只等着新任的东督大人叶天龙的出现了。

  九时刻,预定的东督升帐时间已经过去刻钟,可是事件的主角依然没有登场,索冲和左岛近心中暗暗焦急,第天的上任,叶天龙就迟到,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兆头。

  九时三刻,外面终于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到了后进的大门外,骏马的嘶叫声连续响起,马上的人纷纷跃下。

  站在门口的老余和那个男人看得十分清楚,来的是个身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