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给老子滚开!”

  两道强劲的拳风在“天罗宝帐”外相撞,劲气狂飙中,铁拳在空中结结实实的撞在起。

  叶天龙的身子狂震,胸口好像被万斤大锤猛烈的撞了下,闷哼声,张口吐出了口血,仰面倒在了后面晨月温软的娇躯上。轮到功力,他毕竟还不是鬼无月的对手。

  鬼无月的眼中闪过惊疑和遗憾的神情,他没有料到这个男人也有这样的功力,自己的十成功力全力击,居然也只能将他击伤,这已经超过了他的预算。当然,如果他能再追加击,定可以将叶天龙击毙的。

  可是现在他已经没有机会了,于凤舞,玉珠和辛西雅已经从三个方向朝他杀来,人还没有近身,三道可怕的真气已经朝他涌来。尤其是玉珠和辛西雅更是杀机毕露,十二成的功力全部攻出,黑色的剑气和白炽的电芒几乎要将整个空间吞没。

  鬼无月知道自己再厉害,也没有办法身在空中同时接住这三个愤怒女人的攻击,手中的玉杖在面前舞出道密不透风的杖轮,迎上了辛西雅的飞电标枪和玉珠的长剑,同时另只手倏然涨大成巨灵掌,雾气的飘动中透出三道寒气,攻向于凤舞。

  三女同时心中怒,鬼无月竟敢人敌她们三人,这也太不自量力了,她们更加催动真气,狂猛的冲向身在半空的鬼无月。

  真气的爆裂声中,结界终于被女神战士们攻破了,身手快捷的四个女神战士已经冲进了房间里,四把吐着电芒的飞电标枪直奔尚未恢复过来的四阴神。

  半空中的四个人交汇在起,鬼无月大喝声,个身形突然加速上升,杖轮消失,但却是带着玉珠的暗黑剑和辛西雅的电芒往上冲去,而那巨灵掌与于凤舞的光枪快要接触的时候,也非常巧妙的缩回,变成牵引之力让于凤舞的劲气改变方向。

  这数股无上的真力在鬼无月的导引下直接击中了“玉真白屋”的屋顶,轰然声中,这可怕的能量冲破了“玉真白屋”的神秘力场,将屋顶冲出个大洞,明亮的阳光霎时涌进了这间混乱不堪的房间里。

  “走!”

  鬼无月藉势飞出了“玉真白屋”,声音在空中传来,房间里的四阴神奋起最后的力量,拚就受到女神战士的击,纵身跃起,消失在透空而入的阳光中。

  “不要追了,让他们去吧!”于凤舞喝住了正要腾身而起的女神战士。

  玉珠和辛西雅早已将叶天龙从床上扶起来,叶天龙张口又吐了口血,大骂道:“什么东西,居然来偷袭我!”

  于凤舞见他倒是精神十足,颗芳心顿时落地。因为叶天龙刚好在完全恢复真气的时候和鬼无月对了拳,那时他体内的那股莫名的庞大劲气尚未消去,所以即使鬼无月要比他高上两级,也无法真正将他重伤,只是让他浑身无力了下。

  柳琴儿见外面涌进来的人越来越多,连忙手忙脚乱的将晨月和叶天龙遮掩起来,让别人看到两个人这般赤裸裸的样子总不是件好事。

  得知自己的当主居然完全恢复,“鸣玉阁”的人是欣喜若狂,对救了当主的男人更是恭敬有加,以最高的礼节招待了叶天龙行人。但真正出席他们宴会的却只有恢复精神的男人,于凤舞她们都借故和晨月躲到后面聊天去了。这也让叶天龙心中直嘀咕,他对晨月可是心有戒备,这个女人太厉害了。

  ※※※

  内堂的小花厅里,灯火辉煌。叶天龙踏进后,不由得愣,整个花厅里只有晨月个人坐子那里。

  “凤舞她们呢?”心有余悸的男人沉声问道。

  晨月横了他记妩媚无比的眼神,“难道你就记得凤舞她们吗?”

  叶天龙心中暗道:“废话,老子不记得她们,难道说还要记得你吗?”他望着晨月的如花似玉的俏脸,不可否认她的殊色,这是绝不输于凤舞的美丽,而且现在她摆脱了“天阴真葵”的折磨后,恢复了红润的樱唇有着种极度吸引男人的魅力,加上透明的雪肤和乌黑的秀发,组成了世界上最美丽的面容。

  “凤舞不是说要我到这里来找她吗?”叶天龙冷着脸道。

  “你为什么不对我好点呢?”晨月无限幽怨的说道,眼中的神情让叶天龙阵心软。

  叶天龙深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翻腾的想法,摇头道:“因为我害怕你,害怕再次被骗!”

  晨月哀怨的叹了口气,从椅子上盈盈站起来,移到叶天龙的身前,香喷喷的娇躯几乎贴上了他的身体,低声下气的说道:“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

  叶天龙不由自主伸出双手,捧起这个与自己有了合体之缘的美女的俏脸,无瑕的脸蛋有如婴儿的肌肤样的嫩滑。晨月的美目中现出了极其诱人的异彩涟漪。

  “你知道吗?你真是个可怕的妖精,哪个男人可以抵挡住你的诱惑?”

  晨月无声的媚笑,香软如绵的玉手缠上了叶天龙的头颈,用近乎耳语的声音说道:“我只要诱惑你就行了!唔唔!”

  意志力薄弱的男人终究没有挡住绝色美女的如此诱惑,重重的吻在她湿润的樱唇上,尽情地享受怀中玉人的红唇香舌。火热的娇躯在他的怀中难耐的厮磨扭动。

  叶天龙直吻到晨月快要断气的时候才放开她的香唇。他望着湿淋淋的美目道:“我警告你,如果再象上次那样的骗我,我绝不会饶过你的!”

  晨月娇喘点点地答道:“你终于原谅我了!”说罢,又凑过香唇狠狠咬了他口后,柔情似水地说道:“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骗你了!我的爱人,这两天让我们好好相爱吧!”

  叶天龙愣,“这两天,难道说你要离开我?”

  晨月轻轻厮磨着他的胸膛,欣喜地说道:“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是的,我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

  “为什么?”叶天龙略带迷惑地望着俏脸火热的晨月。

  “不要问什么,以后你会明白的。”晨月紧紧搂住叶天龙的身子,“等我完成心愿后,就会再次回到你的身边。”

  叶天龙的耳边突然间响起了玉珠那俏丽的声音,“公子,大姐让我告诉你,好好对待晨月,她以后会是你有力的帮助。公子你还是好好享受吧,嘻嘻!”

  既然是这样,叶天龙露出了会意的笑容,这件差事对他来说倒是胜任愉快,而且是最擅长的。

  随着两个人身上衣裳的脱落,小花厅里热度上升,春意暖暖。让叶天龙感到意外的是,晨月对房中术的了解,甚至超过了他这个花丛的老手。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少秘密还瞒着自己啊?享受之余,叶天龙不禁在心中发出这样的疑问来。

  叶天龙将晨月的娇躯抱在怀中,坐在椅子上,晨月马上乖巧地上下动起来,手法由生疏到熟练,让叶天龙尝到无边的快乐。

  叶天龙揽住晨月纤细的小蛮腰,边助她臂之力,边在她的小耳边取笑道:“好厉害啊,你怎么对这些事情如此了解?”

  晨月娇喘吁吁地回答道:“我看过所有的奇书,这些东西自然也会在其中的,你可别以为我”

  话未说完,叶天龙已经吻住了她的香唇,大力地动起来。这下让晨月尝到了无上的快美,娇躯上泛起了层娇艳的粉色,双手只有紧紧抱住他的头颈。

  两唇分离的时候,晨月早已是美目如迷,编贝的玉齿咬着鲜红的樱唇,瑶鼻中娇吟不绝如缕,晶莹的鼻翼张合,那模样真是又娇又美,逗得叶天龙情火更炽,开始发动最狂野的攻击。

  椅子的摇动声,晨月甜美的娇吟声,伴随着叶天龙粗重的喘息,在这个暖暖的小花厅里不住的回荡。

  无数次的魂飞天外,神智迷茫,晨月终于知道这个男人的厉害,她只有出声求饶,哀求他的怜惜。

  当叶天龙火烫的元阳疾劲地冲射到她的体内,最深之处极敏感的地方受到这样前所未有的刺激,让晨月的双美目顿时为之大睁,浑身痉挛着发出极乐的哭泣,四肢紧紧纠缠住男人的身躯,似乎要将自己溶进他的身体里面。

  仅仅夜之间,晨月就从少女完全转变为成熟的少妇。

  知道接下来要有好长段时间不能见到这个带给她无穷欢乐的男人,晨月在离开帝都的前天,从白天到黑夜,和叶天龙抵死缠绵,次又次的让这个男人将自己带到无上的仙境,品尝着男女情爱所能达到的最高境地。

  在次雨露承欢之后,晨月神情庄重的告诉叶天龙,让他以后少用“吸精搜髓大法”这门功夫来吸取女人的真阴,只要用来提高床第之间的欢乐就行了。因为叶天龙现在的功力已经到了个瓶颈,加上他体内的“九炎神脉”所蕴含的怪异真力,如果过多的吸收别的女人的元阴,反而乱了体内的真气,毕竟是别人的东西,太多就会太杂。

  晨月望着叶天龙的眼睛,深情地说道:“我不希望你再次出现象这次的情况,毕竟你身上的“九炎神脉”只是传说中的异象,到底能给人带来什么样的好处,没有人能完全知道。”

  叶天龙默然,他知道晨月说的意思,如果说常人能藉着“吸精搜髓大法”直提高自己的能量,可他自己就可能不行,因为没有人知道“九炎神脉”所含的内容,流传下来的均是些片断,自己还是老实点的好。万再象这次样的情况发生,就不知道该到哪里再找个象晨月这样的身具“天阴真葵”的女子来解救了。

  叶天龙温柔地抚摸着晨月那晶莹如玉,堪盈握的酥胸蓓蕾,在她滑腻的粉脸上轻吻了下,感激地说道:“我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

  晨月亲昵地说道:“知道就好,我可不想我的爱人有什么事情啊!”然后又附到他的耳朵边,腻声道:“让我们再来吧!”她的情话自然又次引起了叶天龙情的反应。荡人心魄的媚声娇吟再度在叶天龙的耳边响起。

  ※※※

  第二天大早,几尽销魂的两人终于要分离了。

  在众高手家将的护卫下,晨月带着贴身侍女如兰坐上了特制的马车,往北而去。因为离开“玉真白屋”的第件事,她就是要好好的各地的风土人情,同时也是实地去视察下旗下各店的工作。这也是她完成心愿的第步。

  "44"

  回到了飞凤府的男人,还没有从昨晚的销魂蚀骨爱情和今早的离别中清醒过来,飞马而来的宫廷侍卫带来了道安德列三世的旨意,让他不得不马上打起精神赶赴“无忧宫”。

  这次皇帝的召见是在“无忧宫”的内廷个雅致的暖阁里接见叶天龙,此举显出了法斯特皇帝对这个男人的看重和宠爱。

  在宫廷侍女的迎领下,叶天龙沿着长长的回廊慢慢前行。他的脑中转着无数的念头,却实在想不出这个时候安德列三世用这种带有私密性质的召见,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这样来,被那些有心人看在眼中,不知会起什么样的心机呢?

  正在思忖之间,那个领路的宫廷侍女突然转过头来,对他微微笑,眼波流转,似乎要说什么话。

  叶天龙的心中跳,猛然间想起这个领路的宫廷侍女其实就是安德列三世身边的女官,好像在那天封爵的时候打过眼,只是现在她没有穿着那套代表女官身份的服饰,所以他没有认出来。

  既然知道眼前这个女官在皇帝身边有定的地位,而且又是负责文书事宜,叶天龙灵机动,用试探的口气说道:“可否请教下姐姐的芳名啊?”

  这个娇美的女官似笑非笑地横了他眼,然后轻声说道:“大人不必客气,奴家叫上官清儿,大人以后就叫我清儿吧。”

  “清儿!”叶天龙在口中念了声,然后赞道:“真是人如其名,清丽无比啊!”

  上官清儿俏脸现出不信的神色道:“大人身边的美女无不是绝色佳丽,象奴家这般俗脂庸粉如何入得大人的眼?”

  叶天龙微微笑道:“清儿姑娘太谦虚了,春兰秋菊,各有所长,不信的话可以问问其他人,哪个家伙不认为姑娘是清丽脱俗,那肯定是他瞎了眼。”

  上官清儿心中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在说她好话,但听到这样的赞美,作为女人自有受落。她也娇靥含笑道:“大人想说些什么,但请指教。”

  叶天龙暗叫了声,“好家伙,的确是个很上路的女人。看来她还是很不简单呢。”于是他也开门见山地问道:“清儿姑娘知道这次陛下召见鄙人到底是为何事吗?”

  上官清儿素手掩着小嘴,轻笑声,道:“恭喜大人了,是天大的好事!”

  心中略安的男人还想着继续追问,突见上官清儿的脸色正,前行了步,和他拉开了距离,只顾往前行去。

  叶天龙心中愣,原来已经转过了回廊,前面雕花盘龙的阁门在望。而且他也明白了为什么上官清儿会有这样的转变,因为在那阁门的前面,正站立着个同样清秀的侍女,不用说,肯定也是安德列三世身边的女官了。

  看到上官清儿和叶天龙前后地走来,站在阁门前的那个女官迎上来,口中低声对上官清儿埋怨道:“怎么这么慢吞吞的,陛下在里面都等不及了。”

  上官清儿歉笑着,道:“娟儿你怎么会站在门口的?”

  这个叫娟儿的女官有着非常秀气的脸庞,此时她微微皱鼻子,道:“清儿,陛下让我们两人都守在阁门口,让叶大人个人进去。”

  上官清儿和那个叫娟儿的女官两个人留在了阁门外,叶天龙轻轻地推开了用上好的檀香木所制的门,恭恭敬敬地走了进去。

  阁门无声的在他的身后关上了,股醒脑的清香扑入鼻子,让这个心有疑惑的男人不禁精神为之振。

  安德列三世从白玉的书案后面抬起头,望着朝自己面前走来的叶天龙,温声说道:“朕听到天龙你身体康复的消息,实在是高兴啊!”

  叶天龙连忙俯身拜倒,口中谢道:“微臣在病中之时,蒙陛下亲自来探望,实在让小人感恩不尽!”

  安德列三世用柔和的声音道:“天龙,不必多礼,快起来吧!”

  叶天龙推辞不过,只有在书案前的张椅子上坐下来。

  安德列三世含笑望着叶天龙道:“天龙,你的伤全好了吧?当初是怎么回事,凤舞只说你们是遇到盗贼团,但那时发生的异变又该做何解释呢?”

  叶天龙心道:“这叫我如何回答,难道说是因为你的三儿子派人来刺杀我?再说了,连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当时的情况,问那些可恶的女人,却是个个都不说,还拼命的笑老子。”

  但是皇帝的问话又不能不答,没有办法的男人只有本正经地施展他那胡说八道的功夫,根据于凤舞的情节将个事件扯得尽量合理合情。

  安德列三世也不知道是真的相信他的这番半真半假的话,还是他的重点不在这里,状似关切地听完他的故事,然后又谈了几句关于叶天龙怪伤的事情,就开始将话题转变了。

  看似无神的眼睛突然闪过丝光芒,有如划破浓雾的闪电,安德列三世望着叶天龙的眼睛状似轻松地说道:“你这次为朕立下了汗马功劳,想要朕给你怎么样的赏赐呢?”

  将眼前这个老人的这些变化尽数看在眼中,原本有些看不起这个古稀老头的心突然警觉了起来,叶天龙不禁想到如果没有超人等的实力和手段,安德列三世能够统治了法斯特帝国将近六十年之久吗?这老头平庸无奇的外表下,肯定有着不为人知道的可怕吧?

  这样想,他对眼前的老头突然有了份凛然和敬意,也更加小心翼翼地猜测皇帝话中的含义。

  叶天龙平静地望着安德列三世,道:“微臣只是尽力而为,何来功劳,陛下应该赏赐的是那些真正出力的将士们!”

  安德列三世轻拍下白玉书案,叹道:“居功而不傲,能够为手下将士着想,天龙啊,你真是太合朕的心意了!”

  叶天龙心知肚明,今天的戏肉终于来了,不知道这个皇帝会给他什么样的安排?

  这几天来和于凤舞她们的相处,叶天龙已经对帝都的政治圈了解得七七八八了,知道现在的宫廷生态,个中的各大势力盘根错节,想要独身自好的人是根本无法在宫廷中立足的。如果说在朝中只是做般普通的小鱼小虾,铁定会成为别人的口食。所以他现在是要以退为进,看看风色再作道理。

  见叶天龙不为所动的样子,安德列三世突然站起身来,走到叶天龙的身前,手压在他的肩膀上,口中低声道:“朕要封你为帝都东督,以子爵的身份开府设帐,自组部曲。”

  安德列三世说这句话的声音虽然柔和平缓,但落在叶天龙的耳朵里却是如巨雷轰鸣。坐在那里的身子猛的震,他抬起头来,用复杂难明的眼神望着眼前的法斯特皇帝。

  的确,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是太过震惊了。这个任命只能用步登天来形容,从男爵升到子爵倒是平常,老实说法斯特帝国的低级爵位有些泛滥的嫌疑,只有伯爵以上的爵位倒是真的有点份量。

  但是他这样被封为东督就是很大的事件了,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凭着两三件功劳,让他从小小的百骑长就作到了帝都的东督,这对于那些身经百战的朝中宿将来说,简直是有些不可思议,他们的抗议声定会很响亮的吧?

  因为帝都的东督在军中的地位是仅次于那些手握重兵的军团长,但要说起权势和影响力来,却是绝对要超出那些军团长的。因为东督的手中掌握着号称“帝国禁卫军”的八万城卫军,也就是那些武力最强大的甲胄骑兵,全权负责帝都艾司尼亚的安全。

  在法斯特帝国,这些甲胄骑兵都是由身家良好的骑士出身,经过严格的训练和挑选后进入城卫军,但这时还只能作为个见习甲胄骑兵,他还要到神殿所设立的学校中学习各式各样的魔法知识,等到二年的学习期满后,如果表现出众的,也就是能达到魔剑士水准,或者接近这水准的见习甲胄骑兵则被挑到宫廷中出任宫廷侍卫,其余的就进入城卫军。因此,法斯特帝国的城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