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线无意中落到腰间的小袋,蓦然脑中灵光现:“太好啦!就用它吧!”叶天龙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叶天龙掏出了曾经用在柳琴儿身上的迷魂药物,这是种药性温和的蝽药,除了能慢慢的激起女人的本身欲外,还会让她感到身子发虚,四肢无力。嗅过这药的人就像做了个春梦样,所以它有个好听的名字“春梦”。

  缕淡淡的轻烟开始在帐中扩散。渐渐的,疯狂挥剑的三人无不突然感到身上的疲劳感在加深,同时心中还升起种异样的感觉,不由得慢下了挥剑的手,剑尖上的青色火焰也消失了。

  叶天龙在心中暗数到五十,就冲了进去,威风凛凛地大喝声:“大胆狂徒,还不放下剑来!”他的话音刚落,三人手里的剑居然真的就掉了下来,同时身子软,坐到了地上。

  于凤舞心神卸,水幕哗的散落,淋湿了周围的地面。这个男人来的太及时了,因为浴盆里的水越来越少,水结界快要撑不住了。心神疲惫的于凤舞无暇顾及其他,马上闭目调息起来。她感到自己已经贼去楼空了,这段时间的对抗,几乎耗尽了她的体力。

  叶天龙乘机在边大饱眼福,双贼溜溜的眼楮放肆的爬行在于凤舞的娇美胴体上。此时坐在浴盆里的于凤舞几乎是全部裸露出来了,因为浴盆里剩下的水刚好只满过于凤舞那双修长浑圆洁白如玉的大腿,丝不挂的绝世胴体在灯光的映衬下,发出动人心魄的魅力,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倾倒。

  叶天龙暗道:“可惜!”因为他施放“春梦”的时候,于凤舞在水结界里,没有受到它的影响。正当叶天龙懊悔不已的时候,无力的坐在地上的个黑衣人,吃力的捡起剑,狠狠向叶天龙砍来。

  这时心火正旺的叶天龙,反手就是剑,血光乍现,黑衣蒙面人的脑袋滚落。叶天龙不做二不休,挥剑又就砍掉了第二个蒙面人的脑袋。最后个蒙面人看到失去抵抗力的同伴被人这样砍掉脑袋,不由尖叫起来。

  看着那个可怕的男人手里提着滴血的长剑向自己走来,脸上杀气腾腾。偏偏自己又全身乏力,她的双眼中流露出丝惧意,拼命的摇头,想往后退缩。

  这时于凤舞睁开眼,叫了声:“留个活口,问口供!”她的声音中还带着丝倦意。

  叶天龙转身恭敬的应道:“是!”然后把那个蒙面人提到于凤舞的跟前,自己站在于凤舞的身边,双眼偷偷的看着于凤舞的美丽胴体。

  于凤舞浑然不觉被叶天龙看光了春色,对那个蒙面人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见那个蒙面人拒不回答,叶天龙剑挑下她的蒙面巾。

  “好个漂亮小妞!”叶天龙在心中暗叫了声。只见这个女孩长相十分清秀,柳眉大眼,薄薄的小嘴,尖尖的的下巴。女孩倔强的看着他,仍是言不发。

  叶天龙拿还在滴血的剑在女孩的脸上晃了下,缓缓的说道:“你很漂亮。但不知道把你的鼻子割掉后,你还会这么漂亮吗?”

  女孩秀丽的脸庞抽搐了下,先前叶天龙的残酷证明了他的话绝对不是说着玩的。想到自己的秀丽脸庞上没有了鼻子,那种情形让人不寒而栗。这时,叶天龙的剑尖已经伸到了她的鼻尖。感到到丝寒气,女孩叫了出来:“住手!我说啦。”其声音还甚为清脆悦耳。

  于凤舞嘉许的看了看叶天龙,开始发问。叶天龙收剑站在边,眼楮不时溜到于凤舞的身上。

  随着问话的深入,于凤舞的脸色沉下来。

  原来这个女孩是大陆另个军事强国亚素高价聘请的魔剑师,名叫玉珠。位于大陆西北的兽人之国亚素早已不甘心呆在贫瘠的西北土地上,他们也想占据这块肥沃的土地。此次,乘两军交战之际,想同时刺杀两军的主帅,然后趁两军混乱之机,击溃两军,占领大湖地区。

  这个“石二鸟”之计,的确狠毒。这样来,法斯特和武安都会元气大伤,短期内将无法对亚素构成威胁。

  叶天龙本来还听两句,但渐渐的,被于凤舞的迷人娇躯吸引住了。他的眼楮盯着于凤舞那比柳琴儿美丽诱人许多的酥胸,心里想:“如果抱在怀中,那滋味真是要多美就多美。”想到这里,叶天龙的双眼都看直了。

  这时,玉珠那苍白的俏脸上出现丝艳红,小嘴微微张合著,开始难过得轻扭娇躯。于凤舞发现玉珠奇怪的表现,转头不解的看了看叶天龙。这时她才发觉这个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正目不转楮的盯着她。

  于凤舞的玉脸飞红,狠狠白了眼这个好色的男人。见叶天龙浑然未觉,便伸出根春葱玉指,向叶天龙勾了勾。叶天龙像被迷魂般,将脸凑了过去。

  “啪!”于凤舞挥手在叶天龙的脸上留下了个红红的手印。

  “啊”叶天龙捂住被打的脸,脸无辜的看着薄怒的于凤舞。

  “好色的家伙,还不出去!”于凤舞红着玉脸娇叱道。

  醒悟过来的叶天龙突然抓住于凤舞的双手,大嘴压在她娇艳欲滴的樱唇上,通热吻。于凤舞浑身僵硬了下,眼中闪过丝羞怒之色,正待极力抗拒。突然她那明媚的凤眼亮了起来,现出了惊喜的神色,接着整个娇躯很快便软了下来,娇喘咻咻的任叶天龙的舌头在自己的檀口里放肆的搅动。

  半天,叶天龙才喘呼呼的离开于凤舞的樱唇。看着软在盆里,胸口不住起伏的于凤舞,那娇媚可人的模样,叶天龙感到心火都要冒到头顶了,恨不得马上搂着她大干场。但仅存的理智让叶天龙强压心头的欲火,躬身道:“小将遵命!”

  于凤舞眼光迷茫的望着叶天龙走向帐门,樱唇张了几下,此刻,她的心中已经是百味杂陈,渴望着这个男人能留下来。

  叶天龙快到门口了,突然又立住脚折返过来。

  望着大步向自己行来的叶天龙,于凤舞的芳心猛跳起来,她感到自己的手脚都有点发软了。

  叶天龙把抓起地上的玉珠,说道:“这个女人就让我来处理吧!”这时药性发作的玉珠,浑身滚烫,整个人恍若无骨般的软在叶天龙的身上,只是口中不住的娇喘。

  于凤舞软弱的点点头。目送着叶天龙抱着瘫在他怀里的玉珠走出帐,于凤舞的心中竟然有点羡慕起玉珠,巴不得那个女人是她。

  “我是怎么啦?”察觉到自己居然有这样的念头,于凤舞大吃惊。难道说自己爱上了着个好色的男人吗?于凤舞拼命的晃了晃螓首,仿佛要把这个念头摇出自己的脑海。

  “现在还不能肯定他就是”于凤舞收拾心情,让自己能冷静下来。

  其实于凤舞不知道,她是由于嗅到了点点“春梦”,才让她心底的欲高涨起来,不然的话,虽然叶天龙触动了她芳心深处的那根弦,但她那原本尘不染的芳心也不会如此轻易的被打动。

  这点,叶天龙自己也不知道,于凤舞还是嗅到了他的“春梦”,而且还产生这样的功效。此刻的他急着要发泄心中的熊熊欲火,而玉珠正是个极好的对象。

  于凤舞懒懒的起来,穿好衣服,出去把被制的警卫解开,吩咐她们把场面整理好。然后她个人进了自己的寝帐。

  个人躺在宽大柔软的床上,于凤舞的思绪又开始乱起来。她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着对付亚素的计策。但是在审问玉珠的时候,她那聪慧的头脑就已想好了应付的方法。

  翻来覆去,于凤舞还是无法静下来,她的脑海不时出现叶天龙的脸,和他那灵活热烈的舌头。方才那个热吻就像火种样,点燃了于凤舞心中久蕴的情火。

  于凤舞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叶天龙的脸孔,就好像他就站在自己的眼前,渐渐的,叶天龙的面孔和另外个幼稚的脸庞重叠起来,越发的清晰,“难道真的是他吗?可这个男人是这么的好色,在军中的风评也不好,与自己心目中的他有太大的差距了,如果说不是,那个牙印又是如何解释呢?”

  ※※※

  抱着娇躯滚烫的玉珠,叶天龙意气风发地回到自己的帐中。今天晚上,他要好好地享受这块来之不易的美肉。

  把娇躯软得好像没有根骨头的玉珠丢到床上,叶天龙先自顾脱掉自己的衣服。

  然而,当叶天龙脱掉玉珠身上的劲装时,却有了个惊人的发现,使得他停下了手,不得不将满腔的情火暂且压下。

  “咦!”叶天龙的视线落到了雪白光滑的酥胸上,在白晰细致的肌肤上有条黑色的蛇形图案。他把抓起了玉珠的右手,果然不出所料,在丰腴雪白的粉臂上,赫然印着个黑色的图腾。叶天龙认得这些图案的含义,它是大陆上极其神秘的暗黑族的标志。

  据说是在千年之前,百族大战的时候,有个种族和暗黑之神签订了远古的契约,从它那里得到了超乎常人的魔力和生命力,在大陆上称雄时,这个种族就被人称为暗黑族。

  传说中连神族都曾经败在他们的手下,最后神族花了极大的代价才击败了这个可怕的种族。时间流转,所有的人都认为那些全是传说和神话,的确在百族大战后再没人看到暗黑族的后人出现在大陆上。

  叶天龙没有想到,居然让自己踫到了个暗黑族的人,他现在可以肯定玉珠是个百分百的暗黑族的后人,因为这两个黑色的图案与那个传他奇功的奇怪老人所说的暗黑族的特征完全符合。

  “中大奖啦!”叶天龙兴奋地搓了搓双手,有了神秘的暗黑族少女的帮助,他的神功可以更上层了。

  心中有了决定的男人毫不迟延,开始按照自己所知道的行动起来。而此时的玉珠早已是情火燎原,不可抑制了。

  春风度之后,“春梦”中使人无力的药性解开了。而叶天龙也从玉珠的身上得到了极大的生命能量,他马上感到自己通体舒泰,神清气爽。以前许多艰涩不通的地方,无不豁然开朗。他知道自己的功夫已经大大的前进了步,正如所预期的样,他的无名神功已经成功越过了第阶段,可以说是有了质的飞跃,从此他也可列入了流高手的行列。

  望着初尝爱欲的玉珠,老于此道的叶天龙并没有就此罢手,他继续乘胜追击,毫不停歇地再次向身下女人发动攻势。

  因为他知道只有在彻底的欢爱后,那种极度的松弛状态下,才可解开暗黑族的强大封印。

  叶天龙使尽浑身的风流解数,猛烈的冲击次又次的把玉珠带上快乐的颠峰,她的魂魄好似被炸得粉碎,她的意识直飞上了九天云外。

  望着身下还沉浸在甜美快乐之中的玉珠,叶天龙凝神提气,口中低喝声,在她的耳边轻声念道。

  “神之契约,汝之契约,吾之契约按照远古的约定,打开心底的”

  “啊”玉珠猛地睁开了双尤自不停颤抖的紧闭美目,紧紧望着眼前的男人。充斥着极度舒爽感而变得空空如也的脑海中某处开始苏醒,遥远的记忆潮水般涌向心头。

  “我的主人,请接受我吧!”从玉珠的眼角流下了欢喜的珠泪。多年的等待,族人的传说,突然在不经意间成为现实,巨大的冲击让玉珠不能不流泪。

  暗黑族的人如果被人揭开封印,按照古老的族约,揭开封印的人就成了她的主人。但在这漫长的岁月中,还没有个这样的人出现,而暗黑族的人也越来越少了。揭开封印后,暗黑族的人就将拥有近乎无尽的生命和强大的魔力。

  叶天龙低喝道:“开放你的心,接受我的精神!”此刻的玉珠全身正处在极度的放松中,很轻易的就做到了这点。

  随着叶天龙在她的耳边轻声念动咒语,玉珠的全身散发出淡淡的光芒,而身上那两个图腾似乎要浮出身体,有种跃然而动的感觉。她双明亮的大眼楮中则是神光大盛,满头的秀发开始悬浮起来,向四周张大外伸。

  叶天龙念完最后句,便全身无力的趴在了玉珠柔软的娇躯上,这段咒语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心灵力。这时,他突然感到股莫名的浩大能量从玉珠的身上狂潮般涌出,那强大的震撼力冲击着自己异常难受,几欲干呕。

  叶天龙张大嘴巴急促的喘息着,玉珠全身渐渐恢复原样,只有那双大眼变得深不可测,又黑又沉,似乎可吸光所有的光线般。

  而她身上的那两个黑色的图案,代表着暗黑族身份的图腾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少女温润如玉,洁白无瑕的胴体散发着无穷的魅力,从这刻起,玉珠便真正拥有了魔神般的实力,只要经过不断的修炼,达到天神的境界也不再是梦想。

  玉珠心念动,在她的纤纤玉指尖就出现了个黑光球。轻轻挥,光球飘向边的盔甲,无声无息击穿了坚硬的铁甲。这个无坚不毁的暗之光球,玉珠平时要运气好久,才可能成功,现在却是如此轻松地形成,玉珠真是兴奋极了。

  玉珠无限柔情地轻抚着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叶天龙舒服得发出呻吟声,渐渐进入了梦乡。玉珠惊奇地发现,即使是睡着了,这个男人还是紧紧搂着自己,异常的充实着自己窄小紧凑的体内。看来自己的主人还不是般普通的好色啊!玉珠带着这样的念头,也沉沉的睡去了。

  ※※※

  而此时此刻,帐内的两个人都没有料到,有双眼楮正在看着他们的举动。这是双明亮摄人的凤眼,平素象泓清泉的眼中流露出迷茫的神色,说明了主人的困惑。

  “真的是他?!”于凤舞来这里已经偷看了好会儿,她为了解开心中那藏了多年的秘密,才会不顾切,以主帅的身份却来个百骑长的帐外偷看,传出去简直是天方夜谭,可她是无法再忍下去了。

  于凤舞到的时候正是叶天龙替玉珠解开封印的时候,凭她现在的实力,帐内两个精疲力尽的人是无法察觉的。看到这般香艳的情景,于凤舞本来是要马上离开的,可是叶天龙背上的个月牙伤痕让她留住了脚步。

  “如果说不是他,那可真是太巧了,居然也有这个伤痕?还是在同个地方,但若不是用月牙心所伤,他可以用治疗魔法将伤痕复原的!定是他啦!”

  想到这里,于凤舞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见帐内的两人都入睡之际,跃进了帐中,股浓浓的春意扑面而来,让还是云英未嫁的她不免粉脸发烫,暗中轻啐了口,“你为什么变得如此风流啊!”

  站在榻前,于凤舞银牙轻咬,伸出微颤的玉手轻触叶天龙背上的伤痕,那浓烈的男人气息让她的颗芳心乱跳。证实了那个伤痕是低下去的后,于凤舞甚至感到自己的樱口都有些发干了,她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个碧玉般的月牙状东西,只有两寸见长,在叶天龙的背上那伤痕处比划了下。

  “啊!”于凤舞是珠泪满眶,不禁喃喃道:“月牙心啊,月牙心,我终于找到了他了,你以后也可以重见天日了。”说着,她情不自禁的伸手去触摸叶天龙耳朵边的牙印。

  “这么多年,你还直留着这个吗。”

  叶天龙低低的梦呓了声,吓得于凤舞连忙从帐中飘身离去。

  站在大帐外,被夜风吹拂着热热的粉颊,于凤舞的心飘到了遥远的过去。同样在晴朗的夜空下,个小女孩和个男孩相对而立,男孩拉着女孩的小手,坚定的说道:“我长大了,你定要作我的妻子喔!”

  女孩的眼楮像明亮的晨星,在黑夜中闪闪发光,“你真要我作你的妻子吗?可我不在你身边,你就会把我忘记的,就象我父亲忘记我母亲般。”说着,女孩的眼楮微微湿润。

  “不会的,我愿意对神发誓,”

  女孩的小手挡住了他的嘴,然后认真的望着男孩的耳朵,“你的背上那个伤好了吗?”

  男孩笑了起来,“那时候你好凶啊,在我的背上留下了这么个伤口,现在好的差不多了。只是伤痕好像褪不掉,连治疗师也说没有办法。我看这个就当作你在我身上的纪念吧!”

  女孩突然凑过脸去,在男孩的耳朵上深深咬了口。在男孩的痛呼声中,女孩松开口,但那牙印已经深深的印在男孩的耳垂上。

  “你不许把这个牙痕消掉。这样每当你摸到这个痕迹,就会想起我来。答应我要直想着我,我会直等你来的!”

  男孩嘀咕道:“那个背上的伤口不行吗?还要在我的耳朵上来下,真是可怕啊!”说着,还摸了摸尚在流血的耳垂,雪雪呼疼。

  女孩凶巴巴的说道:“怎么啦,这就嫌我凶了?在背后,你摸不到,怎么能记起我!如果嫌我不好,那你就别理我了!”说着,女孩转过身,低头不语。

  男孩吓得连忙凑过身去,“怎么啦,生气了?唉,是我不好,这样吧,我把这边的耳朵也给你咬下,如何?别生气啦!”

  想起那时男孩那笨拙的样子,于凤舞不禁泛起丝发自内心的微笑。

  “将军,夜寒露冷,请回帐歇息吧!”巡夜的金凤卫在她的身边轻声道。

  这话打断了于凤舞的回忆,让她想起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他现在是个百骑长,又是那么风流好色。唉,虽说男人都这样,可”想到这里,她的思绪万千,心乱如麻。

  这夜,有人安然入睡,有人夜不能寐,更有甚者,有人失去性命。

  "5"

  古帕从今天早上起就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作为个戎马生的老将,他的这种由久经阵仗磨练出的预感般都是十分的灵验,几乎可以说是屡试不爽。

  而此时居然会出现象当年他意气风发之时却被意外的敌人打得溃不成军,受到生中最大的挫折时的那种莫名其妙的无望和沮丧感。这让他感到丝心寒。

  “难道今天会被那女人击败?”他是带着这样的疑问走上战场,越发小心谨慎的和对面那个值得尊敬的女人进行了场斗智斗勇的大战。

  和前几次样,你来我往的战斗后,双方各有伤亡,谁也没有占得多少便宜。

  “不是为这个?还是因为人老的缘故,感觉变差了?”

  当古帕整军回营地后,才知道自己的感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