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自己已经是贼去楼空,之前的那几招将她身上的能量尽数耗尽了,也双腿软坐到了地上。

  于凤舞伏在叶天龙赤裸的胸膛上,听着他雄健的心跳声,感到自己是如此的心神俱疲。但同时她的心情却是欣喜不已,失而复得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好。

  这时的天空已经恢复正常,黑云散去,明月现出,如水的月光照着片凌乱的大地,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在每个人的心中升起。虽然她们不明白为什么最后刻会出现那样的变故,但这的确是件值得庆幸的事情,毁灭的命运没有临到地上的生灵头上。

  远处的喊声响起,左岛近和那些金凤卫策马来找他们了。

  "36"

  “这是哪里?我在什么地方?”

  叶天龙发现自己行走在个昏暗的天地之间,四周都是翻腾的云海,此起彼伏,厚薄不的浓云在他的身边盘旋着,缭绕着,但永远到不了他的身上,似乎是挨近他的身体马上就会消化,然后在前面某处又重新生出。就这样无休无止,连绵不绝。

  “难道说我死了?!”

  叶天龙突然间冒出了这样个念头,旋即他又加以否认。想自己也没做过什么好事,都说“祸害遗千年”,自己虽够不上祸害的水准,但至少怎么也归不到“命不长”那类里去,应该不会在大好时光就呜呼哀栽了。

  想到这里,叶天龙突然又想起了为自己而死的金凤八卫,如果说自己也死了,那么应该会看到她们了。她们在哪里呢?

  在前面发出了道闪光,划破了遮天蔽日的浓云,现出了光亮的地方。叶天龙心中动,连忙朝那个方向奔去。

  这时他才吃惊地发现自己居然是踩在云端,在他的脚下是厚厚的黑云,样子十分吓人,但踩上去却是极为松软舒服。

  越跑越亮,前面的闪电越来越多,有些似乎是打在他的身边,撕开了周遭的浓云,让亮光透进来。

  倏然前头片大亮起来,叶天龙不禁被眼前的情景看得呆住了。

  展现在他眼前的天地是个非常奇异的空间,叶天龙感到自己站在了某道看不见的界线上,在他的左边是完全黑暗的天地,没有丝的亮色,有的只是呼啸的狂风,暴乱的闪电。在他的右边则是个无比灿烂的天空,风和日丽,偶尔从上空飘过的几丝白云如棉如絮,显得如此的宁静和安详。

  声巨响,叶天龙转过头去,看到了左边黑暗的天地正闪着道撕裂天地的惊电,接着是个庞大无比的身影从里面现出身来。

  个女人,叶天龙的眼睛马上亮。

  这是个美丽无比的女人,这个女人不同于叶天龙以前所见过的任何个女人,这是种摄魂勾魄的艳丽,尤其是成熟之极的诱人风情,能够轻而易举地勾起男人最原始的欲望。

  身欺霜赛雪的肌肤好像从来没有经过阳光的洗礼,显出了丝病态的美感,但丰满的娇躯在漆黑的轻甲紧裹中所透出的惊人曲线足以让男人难以自持。

  但让叶天龙最为震撼的是这个女人的背后,从她无瑕的香肩望去,背后有对巨大的光翼,这是六翅黑色的光翼,扇动之间,狂风大作,让人难以忍受。

  叶天龙想了半天才记起自己小时候在神殿里看到过的图案,那些描绘着众神之战的壁画,好像有个女神就是这个样子,是列在众多壁画的最前面几幅。

  随着这个女神扇动背后的黑色光翼,举起手中的闪电,不错,她的手中拿着的武器居然是闪烁的电光,吞吐伸展不定的闪电在她的手中颤抖着,轻鸣着,原本清丽的那半边天空开始发生异常的变化,好像是无数的流星从无边的尽头飞奔而来,发出摄人的啸声,纷纷扬扬地落下。天空的颜色也渐渐变得血红起来,黑暗的天地在往这边扩展,似乎是张开大口要将它吞没。

  叶天龙目瞪口呆地望着这切,好像身在其中,又似在站在这个天地的外面看着眼前发生的切,因为落下的流星每当快要到他的身边时,就会完全消失,宛如在说明这切都是虚幻。

  无边的白云狂涌而来,将从黑暗天地刮来的狂暴之风挡住。然后白云左右裂开,从中现出了位和先前那个黑暗光翼女神模样的女神。无论是形态,面貌,身材,穿着打扮,没有丝的差异,但除了点,从白云中现出的这位女神身后的光翼是灿烂的颜色,这是发出万道金芒的雪白的光翼。还有就是这位有着雪白光翼的女神脸上所表现出来的气质,温婉圣洁,给人种平静柔和的感觉,让人产生出要敬拜的冲动。

  刹那间,叶天龙明白了,他现在看到的景象就是传说中“创世之战”的幕,但好像神殿的壁画中没有出现过这样幅图案,自己怎么会处身在这里呢?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就在叶天龙惊疑不定之时,有着黑暗光翼的女神“月”和有着雪白光翼的女神“风”在空中激烈的交手起来。天神之间的战斗是如此的可怕,那激荡的气氛好似要将整个天地毁灭,她们虽然没有华丽的招式,也没有用什么魔法,但每次举起手中的闪电,整个天地都在颤抖震动,叶天龙也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脚下在震动,摇晃。

  叶天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会闯进了天神的战斗之中,如果说这是场梦,那么自己的感受不应该这么强烈,真实,激荡的劲气都吹得他肌肤生痛,但若说这不是场梦,可那些呼啸而来的流星,坠落的碎片,还有闪电交集爆发出的可怕霹雳,都落不到自己的身上,好像在自己的身前有道无形的壁障,将对自己构成危险的所有东西都拒之门外。

  脚下的震颤越来越厉害,似乎是整个天地要倒转过来。

  叶天龙从惊疑中清醒过来,空中两个女神的战斗越来越激烈,每记闪电的硬碰都爆发出强烈的光芒,照得天地片大亮,四溢的流光散电在无尽的空中开出了美丽无比的图案。

  “太危险了,快点离开这里吧!”

  担惊受怕的男人马上将这样的念头化作行动,飞快地转过身来,准备施展全力逃离眼前可怕的战场。

  倏然身后传来了声撕裂天地的巨震,片耀眼的白炽强光照亮了所有的切,可怖的尖利啸声和强大无匹的冲击波将整个天地完全充满。

  “不好!”这个念头刚在叶天龙的脑中冒出,他脚下的天地已经崩塌了,个身子朝下方无边无际的黑暗坠下。

  惨叫声中,不幸的男人转头去看了下身后的战场。不看还好些,这看,叶天龙不禁吓得魂飞魄散,将双眼闭,心中暗叫道:“完了!”

  原来不知何时,那两个交战的女神居然都已经化为两道绚丽无比的光波,朝他这边急速飞来。

  “轰!”

  成为两道光波交汇点的不幸男人发出了可怖的惨叫。叶天龙的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他感到自己的身子好像是被生生撕裂成两半,又好像是有群失去笼头的野马在体内肆意地践踏,每块肌肉,每寸肌肤都承受着无比的痛楚。

  在行将昏迷之中,他依稀看到了于凤舞那张让他迷醉的俏脸出现在自己的前面,朝他深深地笑,然后往前走去。

  “别走啊!快来救救我!”

  看到丝希望的男人发出了全力的呐喊声。

  ※※※

  下刻,叶天龙从床上惊醒过来,感到自己全身乏力,似乎是小时候生那场大病时无力的感觉。

  “天龙,你终于醒了!”

  耳畔传来了他十分熟悉但又不敢相信的甜美声音,圆润而且悦耳,好似春风抚过他的心灵。

  叶天龙慢慢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张美得让人屏息的粉脸,只是原本洋溢着动人之色的脸庞上隐隐现出丝的憔悴。不错,真的是他曾想过无数遍,也深深刻在自己心上的美女战神于凤舞那张绝美的玉靥。

  叶天龙举起无力的手轻轻拭去了于凤舞脸上的清泪,声音低微但语气稳定地问道:“我现在是在哪里?”

  于凤舞娇靥生笑,但美眸中却是有难以抑制的泪光,低低的说道:“我们已经回到艾司尼亚了,这里就是你住过的飞凤府。你直都昏睡着,大家都担心死了。”

  叶天龙呆了下,不禁问道:“她们都没事吧?”

  于凤舞点点螓首,叶天龙松了口气,这么说来大家总算平安回到了帝都艾司尼亚,这真是太好了。他实在担心遇到袭击后,柳琴儿和玉珠她们有什么闪失,那可是无法弥补的损失。

  想起事,叶天龙望着于凤舞的粉脸道:“你怎么来的,不是说要去攻击亚素的天狼关吗?”

  于凤舞见叶天龙的情形益发的稳定,精神也越来越佳,她的心情也是大好,就微微笑说道:“我攻下天狼关后,连夜赶路来寻找你们,好在那个时候终于让我赶上了”说到这里,她不禁想起那时的惊险,心中不禁阵感触,如果她迟到半步,谁能料到之后的事情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叶天龙看到于凤舞眼中闪过的丝惊色,不禁心中也是大为生怜,这个情深似海的美娇娆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佳偶,却是对自己如此用心注情,怎么不让他心神俱醉。

  想到这里,叶天龙不禁心生怜惜道:“凤舞!你消瘦了不少啊!”

  于凤舞的美眸中蒙着层水雾,却是满怀欣喜地柔声道:“看你说的,我哪里这么不经事。”接着转身拿过碗浓浓的参汤,用银羹舀起,递到了叶天龙的嘴边,低声道:“来,把这喝了!”

  柳琴儿和玉珠从门外几乎是飞奔进来,直冲到了叶天龙的软榻前,两张美丽的脸庞上均是掩饰不住的喜色。

  看到精神变得越来越好的叶天龙,柳琴儿含泪带笑道:“天龙,你知道吗?自从那天你和八卫在小湖遇敌剧战之后,你已经整整昏睡了七天!”

  叶天龙喝下了口参汤后,叫了声:“好苦啊!”然后奇道:“我真的已经昏睡了七天?我只是记得在那个美丽的小湖处遇到女神战士的袭击,金凤八卫她们”说到这里,他的眼中现出悲愤的神色,心中痛,不由得张口喘了口大气。

  于凤舞嗔怪地看了眼柳琴儿,然后握住叶天龙的只手,柔声道:“天龙,你不要太难受了。失去八卫她们,我也很难过,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还是先把身体养好吧!”

  柳琴儿也在边点头道:“就是啊,天龙你还是先养好自己的身体。看到你直昏睡不醒,大姐她不知有多担心,几乎是天天都守着你,连晚上都不肯离开你呢!”

  于凤舞回瞪了柳琴儿眼,娇嗔道:“可是有个人不是比我还厉害吗?不知道都在暗地里流了几次眼泪,还取笑别人。”

  柳琴儿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大方地说道:“那是自然,我不为自己所爱的男人哭,难道还要为别的男人哭不成?”

  美人恩重情深,让叶天龙感动不已,望着眼前这两个绝色的佳人,他反手握住于凤舞的玉手,然后另只手则抓住了柳琴儿的小手,感动地说道:“上神对我叶天龙真是太好了,让我能遇到你们!”

  于凤舞望了望直站在边不发声的玉珠,轻笑着摇头道:“天龙,对你最好不是我们两人,而是另有其人!”

  叶天龙愣,望了望明眸中异彩连连,只用满含深情的眼神与他纠缠的玉珠,脱口而出道:“那个人是谁啊?”

  柳琴儿将玉珠推到了叶天龙的前面道:“那个人自然是我们的玉珠妹妹啦!你知道吗,她可是为了你不惜毁灭自己,发动禁忌的魔法摧毁切呢!”

  玉珠的俏脸上现出不好意思的神情道:“我差点儿就铸成大错了,那时我还真的以为公子你已经”说到这里,她突然收住了口,将下面的话吞下。

  叶天龙知道玉珠下面要说的话,她竟然怕当自己的面说出“死”字,会让自己感到不舒服,他不禁摇摇头,含笑对玉珠说道:“你好像也清减了不少,莫非你也在暗地里偷哭不成?”

  柳琴儿“噗哧”声,笑道:“你以为你真的这么讨人喜欢吗?有我这样个傻女人为你哭也罢了,还要我们的玉珠妹妹也为你伤心,太会自我陶醉了吧!”

  于凤舞在边柔声道:“玉珠她是因为当时用了那个禁忌的魔法,才让自己的内力和体力大损的,现在已经好多了,当时看上去简直就象个快要死的人样,可怕极了。”

  叶天龙感激地望了眼玉珠,玉珠倒不好意思地说道:“公子,你别听大姐的夸大其词,我那里有她说的那么严重,只是耗损太多,再休息几天就会没事了。倒是公子你的伤势十分奇怪,体内的数道劲气在纠缠不休,无论用什么方法也不能将它们制服,几乎所有的治疗师都说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叶天龙愣,暗自运气查看自身的状况,他不运气还好,这运气,就觉得体内气血翻腾,劲气倏然狂涌如风暴,数道完全不相同的强劲真气在里面四处急速奔走流转,好似群野马在横冲直撞,这是如同自己的灵魂都要被赶出体外般的无边痛楚,让他除了咬牙苦撑以外,别无他法。

  于凤舞三人见叶天龙突然间脸色大变,额头也冒出了细细的冷汗,不禁大吃惊。于凤舞连忙通过握着的手将自己的内劲传入叶天龙的体内,口中急道:“天龙,快些放松下来,不要再运气了!”

  柳琴儿和玉珠也急忙上前各自运气来压制叶天龙体内狂暴的劲气,好阵子,叶天龙才慢慢恢复正常,脸色苍白地望着于凤舞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于凤舞苦笑声道:“我们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那天你昏倒之后就是这个样子了。我们回到帝都后,找了国内最高明的治疗师,他们也束手无策。陛下甚至将自己御用的宫廷大治疗师也派来了,还是没有办法。尚幸你除了昏睡以外,状况直没有恶化,切如常。”

  叶天龙感到自己的眼前阵灰暗,难道自己以后就直这个样子,再也不能运气,再也不能使用武功了?

  柳琴儿在边接着道:“大姐甚至还问过龙族和神族的人,她们对你现在的样子也说不出所以然。现在我们只是知道你体内的这些失去控制的劲气包括了龙族的内息,暗黑族的魔气,还有风灵之真气,其他些杂乱的气息则没有象这三股劲气这么强大。”

  叶天龙更是气诿,如果真的象柳琴儿所说的那样,自己现在的样子简直就是个大皮囊,里面装着各式各样的劲气,这,这不是大杂汇吗?

  "37"

  正在彷惶无计之时,于凤舞望着叶天龙道:“天龙,你要不要见见神族的人?”

  “神族的人?”叶天龙不解其意地望着于凤舞。

  于凤舞解释道:“就是那些和你们交手的女神战士们,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后她们就莫名其妙地跟着我们,直说要奉你为神主?”

  叶天龙听是那些女神战士,不禁心头火起,怒声道:“她们还要如何?想起八卫她们就死在她们手里,我就恨不得把她们全部杀掉。”

  于凤舞摇摇头,柔声对叶天龙道:“你先见见她们吧,毕竟她们也是受人所托,而且现在看她们对你的态度,完全不同于那天。”

  叶天龙怒极反笑道:“好,好!我现在就去见她们!”说着,就想从床上爬起来,于凤舞和柳琴儿连忙按住他。

  于凤舞对玉珠道:“玉珠妹子去把她们叫来吧!”

  玉珠走了出去,很快就和那个女神战士的首领起出现在了叶天龙的眼前。

  现在这个女神战士首领的打扮已经不同于叶天龙那天看见的样子,除了头上金头箍后头如同瀑布般的金色长发,耀眼夺目。浑身上下穿着件轻便的柔袍,在腰间轻轻扎了条湖绿色的腰带,将修长的下身和丰满的上身划分的极为恰当。

  看到叶天龙被于凤舞和柳琴儿扶起坐在床榻上,这个女神战士首领居然言不发,立时俯身跪在他的面前,跪拜后抬起的脸上那双明媚的大眼睛中透出极其热切的眼色,用十分恭敬的语气说道:“神主大人,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她这俯身更是了不得,从高耸的酥胸前交叉而过的柔袍襟口落下,嫩滑雪白的大片胸脯以及硕大浑圆的双峰大部分均暴露无遗,肉光致致,夺人心神,简直足以让任何正常的男人为之窒息。

  叶天龙也不由得深窒了下,想起了八卫的牺牲,才将自己的眼睛从那迷人的盛景处移开来,恨恨地说道:“我不是什么神主,我们之间可是有着刻骨之仇的。”

  女神战士的首领惶急地说道:“神主大人,请允许我把全部的事情说完,之后再任凭大人发落。”

  叶天龙还想再说什么,于凤舞轻轻握他的手,用眼神示意他先听下。叶天龙望了眼于凤舞,然后又见柳琴儿和玉珠的眼中都流露出祈求的眼神,不禁心中软,点头道:“好吧,你就说吧!”

  女神战士首领欣喜道:“是,神主大人!”

  作为神三族之的女神战士,她们是拥有无限的生命力,强大的战斗力的生命体。但作为付出的代价,她们也永远失去了生育下代的能力,也就是说,当初由“风”神所创造出的这族,从诞生之日起,她们的人数不会再增加了。在漫长的众神战争中,女神战士族的人数有了很大的减少。在创世神将“风”“月”两女神封印起来后,他对女神战士族的启示就是,要她们直守在风神之林,直到有人将她们族的神器“飞电标枪”,也就是作为女神战士首领的她手中的那把由“风”女神所亲制的“飞电标枪”完全摧毁,那么就表示这个人是创世神所预立的神主,所有的女神战士都要奉他为主,完全服从于他的命令。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样的人直没有出现过,即使是在“百族大战”中,众多的强横种族出现,但也没有个人能将她手中这把“飞电标枪”摧毁。当时是因为女神战士们受到了其他神族的极力怂恿,离开了风神之林,加入战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