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和你多磨,你就不要想这些多余的事情了,你现在乖乖的解开身上这件战斗服,我们还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不然的话,逼我们动强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面对晨月无情的威胁,怪人却突然发出阵奇怪的笑声,“你们这些人真的很有意思啊!有唱红脸的,有唱白脸的,下子这样,下子那样,不小心真的就会被你们弄糊涂了,可惜我知道件事情,那就是你们无法解开我的战斗服,所以,你们的威胁是没有作用的。”

  “哈哈,我们至少有三种办法打开你的战斗服。”直站在边含笑观望的于凤舞淡然笑,对怪人说道:“只是我不忍心破坏你身上这件难得的战斗服,所以才让你猖狂到现在。”

  “三种?不可能的。”怪人把头摇得像波浪鼓般,直道不相信。

  “这样吧!我们来打赌,如果我说出三种可以打开战斗服的办法,你就乖乖的自己打开战斗服,出来和我们好好聊聊,如果我说不出来,那么你就自由的离开这里。”于凤舞看着怪人步步走进自己的计划当中,神情就显得更加轻松了,她进步抛出了令怪人无法不动心的诱饵。

  “没有问题,我设计的战斗服,怎么可能会让你们轻易打开呢?”

  怪人十分自信的口答应下来,不过,有些贪得无厌的他还趁机提出了要把那金属怪鸟起带走的条件。

  于凤舞当然是不会同意的,但经过怪人再三的说辞,拉锯似的谈判,于凤舞终于让怪人吞下了她精心安排的诱饵,如果于凤舞胜出的话,那么怪人就必须把自己的身份来历和所有的情况告诉于凤舞。

  击掌立誓之后,于凤舞十分轻松的转首望向叶天龙,含笑说道:“第种办法,就需要我们的陛下出马了。”

  叶天龙会意的笑,缓缓向怪人伸出了右手,还没有等到怪人明白到是什么事情的时候,叶天龙的手中已经多了把烈焰飞腾不时闪动着暗黑剑芒的神兵利器。

  “这好像是传说中的天魔圣剑啊!对,就是它。”怪人显然十分清楚神器的来历,沉闷怪异的声音当中也透出了惊诧。

  “用天魔圣剑打开你身上的战斗服,应该是点问题都没有的吧?”边说着,叶天龙举起天魔圣剑朝怪人比划了下。

  怪人吓得惊叫声,连忙后退了步,“我还真的没有想到这把具有虚无毁灭力量的天魔圣剑会出现在大陆上,它的确是可以打开我身上的战斗服的。”

  怪人十分干脆的承认了,而且对于眼前这样把传说中的神器,似乎有更多的羡慕和好奇。

  “如果把你整个人放在火上烤的话,你能够忍受多久?”

  龙灵儿的询问,让怪人下子就傻眼了。

  “前面两个都是取巧的办法,而我现在说的,你会心服口服的。”于凤舞似乎是知道了怪人心中的想法,她缓缓的对怪人说道,美妙如天籁的声音中带着令人无法抗拒的魔力,因为于凤舞在暗中使出了学自龙之心经上的技巧,“迷魂术加上读心术,你认为你能够坚持多久呢?”

  怪人这下整个呆住了,半天才苦笑着说道:“我还以为万无失了,原来有这么多的漏洞,罢了罢了,我认输就是了。”

  脱下战斗服,所有的人都为之愣,里面的人居然是个身材娇小玲珑的美丽少女,看身量甚至还不如倩公主和龙灵儿,天蓝色的披肩长发金黄铯的眼睛瓜子形的脸蛋,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她都只是个尚未成年的少女而已。

  但是随着交谈下去,大家再也不敢小视这个少女了,因为这个自称幻云的少女居然是战斗服和金属怪鸟的设计和制造者。

  原本对设计和制造机巧器物具有相当兴趣的晨月,在和幻云深入交谈之后,也不禁暗自佩服这个少女的脑袋瓜子里的奇思妙想。

  原来幻云是出身于天机族,自小就很喜欢摆弄技巧器物,战斗服和金属怪鸟就是她经过长期的设计和制造后完成的,她把大量纯度极高的魔导晶石和金属融和在起,经过多次的失败之后,终于完成了件刀枪不入,具有各种魔法技能的战斗服,以及借助风系魔法可以在空中自由飞翔的飞行器。

  只是没有想到,在实验的时候表现十分出色的飞行器,第次正式进行高空飞行就出了事情。

  本来好好的操纵着飞行器,以风系魔法能量为动力,在高空中进行自由翱翔的幻云,正在得意的欣赏下面的风光之际,突然间遭遇了阵强烈无比的风系魔法能量撞击。

  超过负荷的魔法能量加在操作台上,当场就把飞行器上的控制中心破坏了,于是失去控制的飞行器就在高空中翻滚着开始坠落,幸好幻云身上这件战斗服是综合了各系魔法能量的,因此在坠落的过程当中,给了幻云的身体最大的保护,不然的话,也许幻云早就被暴走的魔法能量击成重伤了。

  但是防护的魔法能量也终究有个限度,当快要坠落到玉带湖的时候,战斗服上的魔法能量也完全告罄,也因此,幻云才在飞行器落到玉带湖时产生的强大冲击力撞击之下,陷入了昏迷之中。

  听到幻云所制造的战斗服居然可以在平时吸收和储存魔法能量,简直比般的神器还要高级了,而且联系到于凤舞和宁素女身上的那两个风之精魂石所余下来的宝石,这个幻云还真的不是普通的人。

  时心动,叶天龙不禁向幻云提出了请求,邀请她为自己制造这样批战斗服,并在研究和改善好飞行器之后,也为自己打造这样部飞行器。

  如果能够坐上那样的飞行器,在高空中自由飞翔,那定非常有趣的!仅仅只是想到男人,此时还根本没有意识到,飞行器在军事上的重大意义和作用。

  于凤舞和晨月还以为幻云会拒绝叶天龙的要求,毕竟彼此之间还不是非常熟悉的情况下,让幻云把她费尽心血制造出来的宝贝贡献出来,实在是说不过去。

  但是不料已经了解了叶天龙和于凤舞等身份的幻云,却显得十分高兴的应承下来了,只是她提出了个要求,那就是叶天龙必须全力满足她在材料上的需要以及创造最佳的研究条件。

  “这个太简单了,我定会全力支援你的工作。”

  大喜过望的叶天龙口答应下来,但是等到幻云开出了所需材料的清单后,他却傻眼了,因为制造这些东西,需要纯度极高的魔导晶石,而此时叶天龙的手头根本就已经没有点魔导晶石的存货了,况且制造魔法器物,也需要大量的魔导晶石。

  苦笑不已的叶夭龙只好请求幻云暂时先作些其他方面的研究,并且在各部门之间还特地设立了个天机研究院,任命幻云为研究院的院长,下手谕责令政府各部门必须全力配合天机研究院的工作,满足幻云提出来的任何需求。

  听到这样的安排,下面的大臣无不感到十分的不解,有些人更是认为叶天龙是在胡闹,但是主政的三个女人,于凤舞晨月和月如却立场致的保持沉默,似乎默许了叶天龙这样的胡闹。

  倩公主和龙灵儿倒是非常高兴了,幻云本来就长得相当可爱,而那些古灵精怪的想法更是助长了两个少女欲望,短短的时间里,幻云就成为她们两个都喜欢的玩伴了。

  第九章~天狐幻形~

  二十七日的入暮时分,支庞大的车队驶进了艾司尼亚,看到车队前面行道旗上的徽号,人们无不为之精神振,大陆上七位歌舞大家之中排名仅次于月如的嫣无双终于也抵达艾司尼亚了。

  嫣无双,十四岁时出道,在云阳王的次国宴上崭露头角,随后开始在大陆上巡演,靠着手出神入化的玉笛,被人称为玉笛飞仙,因其出身云阳,甚至被誉为云阳之国宝。

  五年前,嫣无双曾经应安德烈三世的邀请来到艾司尼亚,在无忧宫的曲“春华无双”可以说是惊天动地,据说当时在场的众人全部久久说不出话来。

  下榻在月如早已准备好的宾馆后,嫣无双的拜帖便被专人送到叶天龙的案前。

  “好大的架子,居然让我去见她!”手拿着嫣无双的拜帖,叶天龙不禁摇头啧啧称奇道。

  “当然啦,本来每位歌舞大家都是有自己的脾气和性格,而嫣无双的脾气更是我们七个人当中最大的个。”月如微笑着对叶天龙说道:“要不要我陪你起过去拜访下嫣无双?”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难道还怕见不到她吗?这里还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你去处理,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些小事上了。”

  拒绝了国务秘书的提议后,有很多宽余时间可以浪费的男人整装出发了。

  听月如回来说了情况之后,于凤舞和晨月她们不禁同时摇头苦笑。

  柳琴儿则忍不住责怪月如道:“你不应该让陛下前去宾馆见嫣无双的,再怎么说,这也不符合国礼的。”

  “琴儿啊!你难道还不知道我们这位陛下的脾气吗?”在边的于凤舞放下手中的档,抬起头来笑道。

  而旁的晨月更是连头也不抬起来,随口说道:“能够这样的摆起架子还真是相当有趣,嫣无双她实在很懂得男人的心理,尤其是我们的陛下还是个好奇心严重过剩的男人呢!”

  叶天龙抵达嫣无双下榻的宾馆时,已经是华灯初上,艾司尼亚的街道上处处都是灿烂的灯火,恍如天上的繁星。

  边感叹着晨月和月如她们的治理手段,叶天龙边大摇大摆走进了宾馆。

  虽然这间宾馆的外面看起来并不出色,但内进的房舍,却别有洞天,切的家俱陈设,皆是名贵的珍品,连客厅中的字画,也都是出自名家的手笔。可以说,为了准备六大歌舞团住宿的地方,月如也花费了不少的心血。

  站在宾馆的客厅中,叶天龙不禁产生出种身入豪门的感觉,上面的太师椅都是梨花木雕花的,长案古色古香,盆栽的鲜花异香扑鼻,旁边橱架上的古玩更是艺术珍品。

  灯火明亮,用的都是七柱的名贵烛台,比起规定皇室专用的九柱烛台仅仅小号而已,而且这些烛台古色古香,显然是出自名匠之手。

  虽然对于眼前这些琳琅满目的艺术珍品并不了解多少,但叶天龙还是忍不住仔细欣赏起来,因为它们至少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赏心悦目,令人的心情也不禁平静了许多。

  正在打量之际,叶天龙听到了阵细微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是两个人。

  人未曾进来,淡淡的幽香便开始在整个空间里迷漫,让人闻到后不禁产生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叶天龙忍不住转头看去,果然是两个漂亮的女人缓步进入客厅。

  个徐娘半老,依然风华绝代的美丽女人陪伴着个绝色美女出现在叶天龙的眼前。所穿的淡绿淡紫色衣裳,充分表露了她们那令人心动的美妙曲线,但仔细看过去,却是点也不显得暴露或过分。

  虽然美女的姿容可以称的上是绝色,但看在叶天龙的眼中却是相当失望,也许是来之前将这个号称玉笛飞仙的歌舞大家想的太出色了,没有想到亲眼见到之后也不过如此而已。

  将叶天龙的细微神情变化都看在眼中,风华绝代的中年美女和年轻的绝色美女均是微微楞,她们实在想不到,眼前这个传闻中好色的男人居然会面对自己两个人表现出平静,甚至有些失望的神色来。饶的她们见过了无数的男人,也时无法适应眼前这样种难以言状的气氛。

  其实说起来,叶天龙的要求的确是非常过分了,因为他现在每天在身边见到的无不都是举世罕见的美女,而且她们每个人都可以说各有风情,于凤舞是兼具才华和美貌的女神,晨月是柔弱中带有刚强的智慧美女,月如则是丰腴冶艳,龙灵儿充满了不羁的野性,其余的诸女也是春兰秋菊,各胜专擅,所以眼前的这两个美女自然是难以在他的法眼中得到更多的青睐。

  如果真的要说优势的话,眼前那个风华绝代的中年美女倒是更让叶天龙欣赏。她的那种在眉梢眼角透露出来成熟风情,就绝非她身边那个绝色美女可以比拟的,虽则说年轻的绝色美女比她更多几分姿色,也有年纪的优势和青春的魅力。

  极其短暂的沉默之后,两个美女马上敛身向叶天龙行礼道:“参见陛下。”

  叶天龙十分平静的点头,但随后两个美女的自报家门却让他不由得神情微动。

  出乎叶天龙的意料,眼前那个徐娘半老,依然风华绝代的美丽女人才是玉笛飞仙嫣无双,而另外那个年轻的绝色美女只是嫣无双的弟子嫣凌波。

  “你说请我来,是有要紧的事情想和我说,那么现在可以说是什么事情了。”叶天龙毫不客气的在主位上坐下,望着嫣无双沉声说道。

  “尊敬的陛下,您还真的十分厉害,居然看出了奴家写在拜帖上的暗语,奴家实在万分佩服。”嫣无双并没有回答叶天龙的问题,反而是浅笑盈盈,眼波流转之间,流出了风情万种,令人难以相信如此灵活多变的眼神会出自个半老的徐娘。

  “废话少说,云阳王让你给我带来什么消息?”叶天龙丝毫没有受到嫣无双的媚眼和风情所惑,十分冷静的对她说道。

  叶天龙之所以肯来见嫣无双,固然是出于好奇心,但很大的部分原因还是他在嫣无双的拜帖上看到了他当初和云阳王所约定的暗语。因为想在了解事情之后再和于凤舞她们说,因此叶天龙没有把这个隐秘原因告诉月如。

  轻轻的叹息了声,嫣无双望向叶天龙说道:“云阳王他说陛下您定会出手帮助他,看来还真的是点都不错,陛下您确实和云阳王之间已经有约定。”

  叶天龙的眉头跳,眼神转为凌厉,对嫣无双说道:“你居然戏弄我,大胆!”

  嫣无双并没有被叶天龙投来的如刀锋般的眼神吓倒,依然浅笑盈盈的对叶天龙说道:“这只能怪云阳王他太没有定力和分寸了,居然糊里胡涂的说出这么重要的事情,陛下您和云阳王这样的人约定,实在有些轻率啊!”

  “不要再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了,你知道这里可不是你开玩笑的地方。”叶天龙的语气越来越冷,蕴含暗黑杀气的气势从他的身上跃然待发。

  嫣无双和她身边的嫣凌波同时脸色微变,显然是感受到了叶天龙那隐隐透出的强大气势的可怕。两双桃花媚眼之中闪动着警戒的光芒,两双原本拢在长长绣花衣袖里面的玉手也慢慢伸出了大袖。

  “你们真的想在我面前捣鬼吗?”叶天龙虽然感受到嫣无双和嫣凌波传来的力场波动,但他还是十分托大的坐在原地,继续在语言和气势上给她们压迫。

  嫣无双的只玉手缓缓举起,向叶天龙摊开后,在晶莹温润的掌心处,是根短短的金针,依然晶亮动人的明眸,似笑非笑紧盯着叶天龙,慢慢的说道:“陛下,您应该还记得和云阳王之间的约定吧!您看看,这根金针是不是当初您和云阳王之间的信物?”

  “不错,这样的金针,我手中也有根。”叶天龙的神情略微轻松,但是暗中还是相当的警戒,因为他的感觉告诉他,眼前这两个美女绝非心怀和平。

  “两根金针合在起,就表示奴家的确是云阳王的信使。”

  嫣无双似笑非笑的神情在叶天龙的眼中看来,实在有些不舒服。但是叶天龙已经认出嫣无双手中的金针的确就是当初他和云阳王约定的信物,为了确保彼此之间的真实可靠联系,当时是将根金针断成两半,叶天龙和云阳王两个人各自持半的金针,以后的信使来往,就必须要以暗语和金针同时对上,才能够确定信使的身份。

  “不错,现在我可以确认你是云阳王的信使了,到底云阳王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你就快点说出来吧!”

  叶天龙的心神略微松懈,刚刚松了口气,出声催促嫣无双。突然感觉到阵奇异的警兆从心底涌出来,甚至令他的汗毛都为之立。

  叶天龙的脸色沉,虎目彪圆。眼前那位直没有出声多言的嫣凌波已经对他展开行动了,那张原本美丽娇艳的面庞渐渐变型,肌肉在扭曲变化,本来美好的樱桃小口,慢慢长出可怕的尖利獠牙。

  “你知道你的弟子在干什么吗?”

  边全力戒备,叶天龙边沉声喝问嫣无双道。但是叶天龙的努力换来的,却是嫣无双的轻笑,而且还是充满了得意味道的笑声,笑声虽然悦耳,但叶天龙却听出了其中所暗含的张力。而且此时,嫣无双的脸庞也开始在慢慢变形,樱桃小嘴和琼玉瑶鼻起往前凸出来,脸型点点的拉长。

  “你知道这样做,需要付出的代价有多大吗?”

  叶天龙字吐,声如沉雷。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嫣无双和嫣凌波两师徒正要合力对付他,虽然叶天龙还不知道她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此时已经没有时间去细细追查了。

  浅雾暗涌,阴风乍起,烛火摇摇,嫣无双和嫣凌波两个女人看起来显得有些不真实,衣裙无风波动,身形开始慢慢变幻。

  “你们才这么点点的道行,居然也敢在我的面前卖弄!”

  叶天龙继续说道,他的声音放轻了,但每字却直钻耳膜,嫣无双和嫣凌波两个人那变得扭曲狰狞的脸孔,随他的每个字,变化就会停顿下,然后又继续变化。

  “天狐幻形,不过如此而已。”

  话虽这么说,叶天龙的神情也是傲然,但他这时已经从座位上站起来,双手左右伸展贲张,暗黑的气劲快速在他的身边涌动,甚至带动了周边的桌椅,沉重的太师椅在地面上滑动,发出了刺耳的响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