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说道:“我听人说,克洛索斯将军侍母亲极孝,想必令堂大人托在下带来的亲笔手书,大人定看过了。”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要牵涉到家母的身上。”瞪了半天,克洛索斯的目光下子软化下来,虽然口中还是这样强硬的说,但是他话语之中的软弱却是无法掩饰的,甚至连态度也变得屈服了,“你们到底拿家母怎么了?”

  面对克洛索斯期待的目光,计无咎微微笑,道:“没有什么,和以前样的照顾,只是她的年事已高,实在经不起任何的点打击了。”

  “自古以来,忠孝便无法两全的,家母既然知道她的儿子身为名武将,就应该知道有那样的觉悟。”长长的叹息了口气,克洛索斯的口气变,再次变得强硬起来,“不要用我的母亲来威胁我,在将家母送到帝都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而且在举兵起事的时候,我早已有这样的觉悟了。”

  计无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罢,对克洛索斯说道:“将军大人前天在众人面前没有再让我多说,今天又把我引到内厅谈话,难道真的就点想法都没有吗?”

  见到克洛索斯想开口分辩,计无咎挥手阻止了克洛索斯的举动,继续说道,“将军大人也实在将我们陛下和于凤舞元帅看低了,如果真的要以令堂大人为人质来威胁将军的话,早在将军叛变之时,就要对令堂下手了,其实将军大人您也十分清楚,您的这次反叛,是完全违反天命的,也根本不得人心。”

  “胡说,你家主君叶天龙篡位夺权,才是真正的违反天命,不得人心呢!”

  克洛索斯的反驳虽然显得名正言顺,口气也十分严肃,但计无咎却听出其中的丝心虚和不安,计无咎知道克洛索斯的为人,他不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信守诺言,对部下爱惜关照,可以说克洛索斯在军中的口碑是相当不错的,这也是于凤舞为什么想办法留下克洛索斯的缘故。

  “是吗?将军难道没有看到解州因为你们的这次反叛,各方面都出现了很大的改变?”

  计无咎不和克洛索斯在语言上过多争辩,而是相当直接的指出了整个问题的关键所在。克洛索斯时无语,的确现在解州的市面出现严重的萧条,市民也在种惶恐不安的情绪之中。

  “在下昨天夜里睡不着,半夜起来观星象,发现解州将要出现大灾难了。”见到克洛索斯说不出话来,计无咎微微笑,转了个话题对克洛索斯说道。

  计无咎的话立刻引起了克洛索斯的兴趣,因为平时他对于这种神秘的星象占卜十分关注,也相当的相信,“没有想到先生你还会看星象啊?”

  “在下曾经游学乐山书院,师从星明子先生学习过段时间的星象。”

  克洛索斯知道计无咎所说的乐山书院是位于英西帝国境内的著名书院,而星明子先生更是大陆有数的几个星象大师,但是克洛索斯的心中对于计无咎所说的还是存有很多的疑问,能够有资格师从星明子学习星象学的,实在是非常难得,而在星象这门当中,计无咎的名号却从来没有被人提起过。

  “先生从星象中有什么发现吗?”

  “血光之灾啊!而且就是近日。”计无咎的脸色显得相当沉重,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对克洛索斯说道:“就因为将军大人你们逆天而行,才会让星象发生了很多的变化。”

  “废话,我们马上就要开战的,当然会有血光之灾了!”

  克洛索斯的嘴巴轻轻的动了下,他心中对计无咎的话产生更多怀疑了,眼下这样的局势,即便是最不了解星象的人,也知道叶天龙的军队很快就要抵达解州和克洛索斯的军队战,解州的血光之灾是肯定要发生的。

  “将军大人您误会了,在下所说的血光之灾可不是什么有关刀兵战乱的,您将马上就看到这灾难的临到。”计无咎显得胸有成竹的对克洛索斯说道,他好像是完全看出了克洛索斯心中的想法,这样的神态让克洛索斯有些迟疑。

  似乎是应了计无咎的话,外边匆匆进来名克洛索斯的亲信部下,神色慌张的向克洛索斯报告,在解州城的东南发现了瘟疫。

  “有瘟疫开始蔓延?”克洛索斯的脸色也随之大变,如果这个时候发生瘟疫的话,解州立刻就会成为座死亡之城的。

  “我们已经派军队将发现瘟疫的区域封锁起来,但瘟疫区域内的百姓情绪变得极为不稳定,如果时间长,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

  不用自己的部下分析,克洛索斯也知道情况变得极为棘手,如果整个解州城的市民都知道有瘟疫在发生的话,那么不用说,全部会逃离解州了,即便是军队也会失去大部分的战斗力。

  “虽然城中的大部分救护人员都已经赶到瘟疫区,但他们也无法保证完全可以阻止瘟疫向其他区域的蔓延。”

  亲信部下的汇报进步加剧了克洛索斯的无力感,以解州目前这样的局势,没有外界的支援,要想控制和消灭瘟疫的爆发,是非常困难的,而更为重要的是,在大家的认知里面,瘟疫就是上神降下的灾祸,是对人间的种惩罚。

  挥手让亲信退下之后,克洛索斯呻吟声,对坐在边没有出声的计无咎说道:“这就是先生说的血光之灾吧!还真是来得快啊!”

  计无咎十分严肃的点点头,对克洛索斯说道:“在下就是昨夜看到灾星横掠解州上空,才想给将军大人个提醒的,旦城中的瘟疫控制不住而大爆发,整个解州城将成为无人之地,所以还望将军大人为解州的生灵三思啊!”

  计无咎意味深长的望着克洛索斯说道,话中的意思十分明确,克洛索斯要对整个解州百姓的生命负责,而且克洛索斯在解州的叛乱,经计无咎的暗示,那就是天怒人怨了。

  无言的望了门外眼,长长的叹息了声,克洛索斯无力的说道:“先生,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计无咎微微点头,说道:“于凤舞元帅素来知道将军大人忠义过人,且又是为人称道的孝子,我这次来解州,其实是奉了于凤舞元帅的密令,给将军大人指出条明路,条两全其美的道路。”

  克洛索斯的脸上神情略微显得有些尴尬,摆手说道:“不要再说忠义孝这三个字了,我二三其德,反复变节,又将自己的母亲陷入危险之地,想起来就无颜见人啊!”

  “于凤舞元帅当初把将军的令堂请到帝都艾司尼亚,就是担心将军大人会因为出于爱惜部下之情,而做出些玉石俱焚的不当行为。”

  神情震,克洛索斯用几乎不可闻的声音低低的说道:“难道于凤舞元帅早就知道会发生这些事情吗?”

  计无咎没有说话,而是淡淡的望着克洛索斯,等待他从纷乱的思绪当中理出个头绪来。

  走出克洛索斯的住处,计无咎长长的松了口气,虽然和克洛索斯是经过了将近半天的时间才完全谈妥事情,但总算是顺利完成了今次来解州的使命。

  为了让克洛索斯安心,计无咎还承诺在克洛索斯前往艾司尼亚向叶天龙请罪的时候,他将会直留在解州,来是帮助处理归降的事情,二来是作为人质让克洛索斯的部下安心,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计无咎没有说出来,他留在解州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因为解州出现的这次瘟疫,完全是出自计无咎的安排,作为名在道法术上有过深入研究的人,计无咎在如何制造和散布瘟疫的“施疫术”上有着相当高深的水平,只是制造场瘟疫所需要的原材料获得是非常困难和稀有的,而且进行“施疫术”的过程也是非常危险的,不小心的话,操作者就会成为瘟疫的第个牺牲品。

  除此之外,更为重要的点,是进行“施疫术”的话,在道法术上来说,完全是有违天命的行为,因为最大的受害者乃是无辜的平民百姓,因此,对于进行“施疫术”的人来说,心理上的压力也是非常大的。

  这次如果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可以逼克洛索斯的话,计无咎是根本不会想到使用“施疫术”的,为了进行这次的“施疫术”,计无咎就已经把这些年来辛苦收集起来的原材料全部消耗掉了。

  虽然有些心疼,但计无咎对于自己能够最终顺利的完成于凤舞交待的任务,还是十分满意,要是于凤舞点名让自己执行的任务,到最后却要由庆计的军队来完成的话,计无咎自我感觉就非常不好,甚至会感到在庆计的面前难以抬头说话。

  走在路上,计无咎不由自主的想到,美女战神的确是太厉害了,于凤舞当初点名让自己来处理解州的叛变,就已经把克洛索斯的为人和性格完全了解透了,她所布下的每个棋子都可以派上大用场,每个步骤,也许于凤舞早就算计到了。

  想到这里,计无咎不禁轻轻打了个寒战,也许自己会使用“施疫术”的这点技能,也已经落入于凤舞当初的计划当中,而接下来处置解州的那些对叶天龙王朝不满的家伙,也是要利用自己为人冷酷的特点。

  为自己做完这样冷静到近乎冷酷的分析,计无咎的双目之中却不知不觉燃烧起更加炽烈的火焰,能够在这样的乱世当中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这不是自己直所期待的事情吗?

  第五章五星法阵

  叶天龙站在门外已经半天了,凝神听去,除了六个人的呼吸之外,里面依然没有任何的其他动静。

  晨月月如倩公主龙灵儿和柳琴儿五个人是从早上起,就开始使用风之精魂石为昏迷之中的于凤舞疗伤,但是整整两个半时辰过去了,于凤舞还是没有醒转的迹象,只是她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悠长稳定。

  终于,叶天龙忍不住推门进去,眼前是副奇异的场面。

  整个大厅里面,所有的东西全部除去了,只有正中位置设下了个巨大的五星魔法阵,五星的中央圆圈上摆放了张华丽舒服的绣榻,围绕着绣榻的,是五张梨花木椅子,依次位于五星的五角之上,晨月月如倩公主龙灵儿和柳琴儿便按照五个方位的次序坐在椅子上。

  于凤舞正是平躺在绣榻之上,她的身上丝不挂,雪白晶莹的肌肤宛如上好的白玉凝脂,凸起处如奇峰怒突,窄小处不胜盈握,丰挺浑圆的对玉||乳||高高的耸立于酥胸之上,其美妙结实的形状没有丝毫的改变,修长的双腿并拢,不见点缝隙,只有大腿尽头曲线的变化之处,点点的黑色茸毛闪动着动人的光泽,透出无限的春光。

  在于凤舞的上方三尺之处,风之精魂石便悬空停在那里,淡淡的青色光芒将这个绝色的佳人无限娇媚的胴体完全包裹起来,似乎是有层青光从她的肌肤里面射出来,整个人带着种令人不敢亵渎的高贵风华,端的是有如女神般。

  看见叶天龙进来,坐在正面的晨月第个向他微微点头,接着月如和倩公主等人也停下行动。

  “到底怎么样了?”叶天龙走到绣榻的旁边,低头看了下于凤舞,红润细腻的脸颊上,隐隐泛起丝青色的光芒。

  “还是不行,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晨月轻轻叹息了声,从椅子上缓缓站起来,整整个上午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还要花费极大的心力来推动魔法阵的运行,对于她来说,是相当的吃力。

  “大姐她体内的伤势已经完全好了,甚至我们可以感应到她真气的运行,可就是无法唤醒她。”柳琴儿在边皱起好看的黛眉,有些无奈的望着于凤舞,对叶天龙说道。

  “大姐她的心灵上有层莫名的力量在包裹着,不让我接触。”能够说这样的话,只有是龙族的美少女龙灵儿,因为在起共同练习“龙之心经”的缘故,她的心灵和于凤舞的心灵之间是最有灵犀的。

  “那怎么办?”叶天龙不禁担忧的望着于凤舞,静静的躺在宽大的绣榻上,这个绝世美人的那张清丽秀逸的娇脸,现出丝柔和恬静的微笑,双秀眸微闭,恍若好梦深深。

  “我们时也想不出有什么好办法可以唤醒她。”月如沉吟着,也开始从椅子上站起来,慢慢活动自己的手脚,“我的风雷琴也是以控制对方的心神为主的,因此对于八识的了解,我自信绝不会差任何个人的,只要再多花些时间,应该可以找到办法的。”

  “其实现在控制大姐心神的,就是风系的力量。”倩公主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走到绣榻的旁边边查看,边对叶天龙说道:“大姐她其实直都在练的就是风系的力量,这次她受到的伤害也是风系的力量所致,而风之精魂石更是风系力量的结晶和本源,只要我们找到如何让大姐体内的风系力量得到修复和平衡,她就可以苏醒。”

  对于倩公主这样的分析,龙灵儿则表示了她自己不同的看法。

  走到倩公主的对面,龙族美少女隔着绣榻对叶天龙说道:“风之精魂石可是风系力量的本源所在,它绝对可以治疗所有风系力量造成的伤害,大姐这样的情况,怎么可能还是风系力量造成的呢?”

  “难道是水火神珠的力量吗?”这次,柳琴儿也加入了龙灵儿和倩公主的讨论之中,“水与火是完全相对的两种力量,水代表的是生命的力量,火代表的却是破坏的力量,它们相克却又相生”

  “你们在说什么啊?”对于这些魔法理论上的东西,叶天龙是窍不通,听得莫名其妙之余,便挥手不耐烦的打断了柳琴儿她们之间的对话,“不要说得那么复杂,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凤舞她苏醒,才是最重要的。”

  “暂时还没有想到。”

  这下,是所有在场的女人同时回答他的问题了,知道对于这样个不学无术的男人,要真正解释起来武技和魔法上各种力量的关系,简直就是对牛弹琴,所以她们现在也决定不再多说什么了。

  呆了会儿,叶天龙轻轻叹了口气,挥手对众女说道:“你们先下去休息下吧!这里有我留下来就可以了。”

  “这样不好吧?我们留两个人在这里陪你,其他的人下去休息。”晨月的提议立刻得到其他女人的致同意。

  叶天龙却摇头对她们说道:“我看还是算了吧!你们个上午下来,已经很累了,还是先下去休息吧,等吃过中饭,下午重新开始吧!”

  见到叶天龙如此坚持,晨月等女也只好答应,老实说,她们这样个上午行功下来,也的确是非常累的,因为要控制风之精魂石的力量去推动魔法阵的运行,是需要非常精确的计算和巧妙的配合,任何丝的失误,都会导致难以预计的后果出现。

  “你千万要小心,绝对不要去动魔法阵中央上空的那颗风之精魂石。”

  在离开的时候,晨月和倩公主她们再三嘱咐叶天龙,因为整个魔法阵的运转就是依靠这颗风之精魂石,可以这样说,风之精魂石的存在,就是魔法阵的灵魂所在。

  “知道了,你们还真是啰嗦啊!”

  叶天龙不耐烦的挥手赶人,见状,晨月等众人也只好举步离开了。

  看着晨月和月如等人离开大厅,边说着,边沿着走廊往外走去,直到身影完全消失之后,站在远处花木后面的宁素女才慢慢走了出来。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从早上起,宁素女的心中就直感到种奇怪的莫名的冲动,潜意识中要她往这边走,虽然她知道这边是晨月和月如等人正在为救醒于凤舞而努力,自己不应该来这边打扰,但是心中的欲望却越来越强烈。

  可以说,坐在房间里面,宁素女不管怎么做,都无法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坐立不安的强忍冲动,以至于使得她的心情变得烦躁不安,情绪更是控制不住。

  临近中午的时候,宁素女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脚步,身不由己往这边走来,为了给自己的行为开脱,她不住的安慰自己,这仅仅是因为出自对于凤舞的关心,来看望下于凤舞而已。

  不过,来到这边后,看到大厅门口叶天龙焦急的来回走动,宁素女便再也不敢露面,连忙躲到远处的花木后面,远远的望着大厅门口。

  这时候,就连宁素女自己也觉得奇怪,为什么她的行为会变得如此反常,但她就是无法控制自己,似乎潜意识中有另外个人在指使着她。

  终于等到叶天龙进入大厅,过了会儿,里面的晨月和月如等人纷纷离开,宁素女她才慢慢走到大厅门口。

  轻轻的咬了咬银牙,宁素女举起柔荑敲门。

  “真是的,怎么又回来了呢?”

  站在于凤舞的身边,全神凝视着这个绝世美女的叶天龙不禁嘀咕着,走到门边打开了门。

  见到是宁素女,叶天龙不禁微微愣。

  “陛下,我想看望下于凤舞元帅,可以吗?”宁素女敛身施礼,十分温柔的对叶天龙说道。

  “当然可以啦,只是你千万不要乱动这里的东西。”

  叶天龙连忙将宁素女让进了大厅,却没有看到宁素女的眼神之中多了份平日里没有的光彩。

  飞快的走到于凤舞所躺卧的绣榻旁边,宁素女并没有低头看望尚在昏迷之中的于凤舞,而是抬起螓首,有些痴痴的望着停留在半空之中的风之精魂石。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风之精魂石吗?”

  青色的光芒照耀下,宁素女的脸庞上多了份奇异的狰狞之色,但是对这个素来娇柔文静的可怜女人没有戒心的男人,根本不曾有丝毫的察觉。将大厅的门关上之后,叶天龙也走回到于凤舞的绣榻旁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