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将“风之精魂石”小心的交给于凤舞的贴身金凤卫收藏起来,又嘱咐她们好好看护于凤舞。

  出了凤帐,就听见前面的战场上传来了震天的呐喊声,叶天龙和龙灵儿到前面看,原来是海鹰扬亲自上阵,带领全军向营垒发起令人窒息的猛攻。

  因为接到了天龙军团的援军正在集结的报告,海鹰扬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便决定全力做最后次冲击,只有拿下清江大营,他在高楼镇的损失就可以弥补过来。

  “味的防守,是很难抵挡住鹰扬军团的猛攻了。”左岛近边大声命令士兵拚死防守,边下令让甲胄骑兵在营门处集结,“定要出动反击他们下,把他们的部署打乱才行。”

  “这种事情,就交给我来做吧!”叶天龙出现在左岛近的身边,望着集结在营门处的甲胄骑兵说道。经过刚刚在缺口处的浴血奋战,千名甲胄骑兵已变成了八百名。

  “陛下,您怎么可以”大吃惊的左岛近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叶天龙打断了。

  “我喜欢冲锋陷阵的感觉,尤其是现在这样的场面,我更要让我的士兵们知道他们为之战斗的,到底是怎么样的个人。”

  左岛近的眼神闪过阵激动之色,有这样疯狂的主君,虽然是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但却也让人十分敬佩。他无声的低头,行了个武将的军礼,然后就转身去继续指挥士兵做好防守的事情。

  “我需要无畏的勇士,无敌的战士。”

  骑马站在甲胄骑兵的前面,叶天龙大声的宣布道,身黑色甲胄的他,背后插上了黑色的飞龙旗,显得又冷酷又神采飞扬。但是最惹人注目的,还是他身边的龙族美少女,那身特制的衣甲,透出她那玲珑有致的健美身材,加之修长雪白的大腿闪闪发光,让年轻的甲胄骑兵看的眼睛发亮,都有些神不守舍了。

  “告诉我,你们是我需要的吗?”

  “是!”

  甲胄骑兵们的热血开始,叶天龙要亲自带领他们杀出去,而且还有龙灵儿这样的龙族美少女和他们起战斗,他们每个人的心中都燃起了无边的炽热火焰。

  蓦的,阵急促而又充满了力度的琴声突然从队伍的后面传来,是月如弹奏出来的无上七弦琴音。

  她和晨月是在接到叶天龙的传讯后,从帝都赶来清江大营,准备使用“风之精魂石”救治于凤舞的,不料到大营,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

  听说叶天龙要亲自带领甲骨骑兵冲阵,月如不禁有些兴奋的以琴声为他送行,充满了杀意的琴声有如风雷贯入甲胄骑兵的脑海,每个人心中的疯狂执念瞬间被引发出来,每双赤红的眼睛,燃烧的似平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火焰。

  “很好,开门!”

  心中的杀戮和对血腥的渴望开始慢慢被琴声唤醒,叶天龙的双眼之中燃起了黑色的火焰,他调转马头,大声对守卫营门的士兵下令道。

  营门尚开半,叶天龙便马当先冲了出去,长剑挥出,正冲到营门口的几个鹰扬军团士兵立刻被斩断,鲜血如喷泉般的喷出来。

  龙灵儿紧随叶天龙的后面,记龙爪击出,迎面的数十名鹰扬军团士兵好像被龙卷风刮到般,飞出去老远。

  没有想到敌人会开了营门冲出来,猝不及防的鹰扬军团士兵死伤惨重。抬着撞木和云梯的士兵纷纷丢下撞木和云梯,掉头就跑。

  浓烈的血腥味和战场上的硝烟味,给了叶天龙和甲胄骑兵更加强烈的刺激,虽然月如的琴声已经听不见了,但他们的脑海之中,却依然不陆样烤清在回旋。他们的眼睛之中都燃起了更加炽烈的赤红火焰,疯狂的近乎忘我的冲杀,在鹰扬军团的阵中制造了大量的伤亡。

  尤其是毫无近战能力的投石车弓箭手和魔法士,遇到叶天龙他们这样疯狂而可怕的冲杀,下子便被冲乱了阵脚,而转身逃跑的他们更是成为叶天龙行最好的杀戮对象。

  正在前面带领部队攻打营垒的海鹰扬发觉到自己的后方变故,见到天龙军团的骑兵居然在自己的阵中如入无人之境,不禁怒火冲天,在命令部下继续强攻营垒之外,他自己返身回来组织部导和敌人冲出来的骑兵交战。

  杀得火热的战场上,海鹰扬看清楚了居然是叶天龙亲自带领着甲胄骑兵冲杀,狂喜之余,不禁也暗自心惊。

  “拿下叶天龙者,封侯万户,赏万金!”

  边设下重重的包围堵截叶天龙,慢慢减少他回旋机动的余地,边命人传令全军,激励自已的部下。

  海鹰扬知道这是个极为难得的机会,只要在这里捉拿或杀死叶天龙,就能够完全改变整个法斯特的局势。

  解州城,东方军团克洛索斯的府邸。

  望着个脸色发青的男人缓缓走进来,克洛索斯不禁有些怀疑,叶天龙是不是手下都没有人了,居然会派遣这样个看上去很不健康,甚至都有点龌龊的男人作为他的使者。

  听说是叶天龙的使者前来求见,克洛索斯早早便让人在大堂上摆设了口大大的锅,在里回放上满满的水,锅下面烧火到锅里的水,同时又召集了近百名身材魁梧的士兵,手持大剑,在大堂的两边排列,直从堂下排到他的座位前面。

  本想给叶天龙的使者个下马威,可是现在克洛索斯却有些后悔了,因为眼前这个中年男人让他感到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了。

  “计无咎,见到本将军还不下跪!”

  随着克洛索斯的声大喝,堂上所站立的士兵立刻拨出了大剑,同声喝道:“跪下!”

  声震屋宇,连墙角的粉尘都瑟瑟落下,大剑寒光凛凛,杀气慑人,但计无咎却是毫无所动,仅仅长揖下,便挺身傲然而立。

  两边的士兵怒目抢出,手中的大剑左右架上了计无咎的肩头,“还不跪下叩见我家将军?”

  面对士兵的厉声怒喝,计无咎不禁微微笑。,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下,而是对克洛索斯道:“这就是东方军团的待客之道吗?”

  “客人?”克洛索斯冷冷笑,“你看到下面那口大锅了吗?如果你要作说客的话,那里就是你的位子。”

  计无咎大笑道:“外人都说东方军团的克洛索斯将军如何神勇,如今看来,实在是个胆小鬼啊!”

  “你竟敢说我是胆小鬼?”克洛索斯的瞳孔微微缩,眼露杀机,盯着计无咎怒声说道。

  “不错,你现在有这么多的持剑武士在身边保护,却还惧怕我这样个手无寸铁的人,难道不是个胆小鬼吗?”计无咎收起了笑容,十分镇定的对克洛索斯说道。

  克洛索斯冷冷的哼了声,道:“笑话,我怎么会怕你呢?”

  “既然你不怕我计无咎,那又为什么担心我来作说客呢?”

  克洛索斯不禁微微滞,转口喝道:“果然不出我所料,你是来做说客的。”

  “将军大人你说错了,我今天并不是来做说客的。”计无咎凝视着克洛索斯,个字个字的缓缓说道:“我是来救你和解州的百姓。”

  “救我和解州的百姓?”

  克洛索斯瞪了计无咎半晌,突然出声喝退了大堂上的持剑士兵,命人给计无咎搬来了椅子,请他坐下。

  “先生为何说是来救我和解州的百姓呢?”

  计无咎反问克洛索斯道:“我想请教下将军大人,现在解州城里的情况到底如何?”瘊绮趖'秭“市面萧条,很多人因为害怕而逃离了解州。”克洛索斯十分老实的回答道。“而将军大人起事之前呢?”计无咎继续追问道。

  “这个”克洛索斯有些退疑,那时赋闲在家的他自然是知道,虽然于凤舞夺取解州城时给解州城造成了不少的损失,但随后进行的治理和开发很快便让解州城变得充满了生机。

  “将军大人可知现在解州周围的形势吗?”计无咎突然转过话题,问克洛索斯道。

  “哼,叶天龙现在把大部分的兵力都集中到清江州,现在解州附近根本就没有多少军队可以调动。”克洛索斯说道:“你来解州,还不是因为害怕我会出兵继续攻打周围的州城。”

  “非也,非也。”计无咎微微笑,道:“可以请问下,将军现在有多少可用的兵马?”

  “你问这个干什么?”克洛索斯有些警惕的问道。

  “现在解州城里总共只有八千名士兵,就连防守都相当紧张,如何能够出兵攻打周边城镇?就算大人你临时抓丁征兵,也不可能马上形成多大的力量。尤其是解州的人已经品尝过我们陛下治理时的好处,他们又怎么会甘心为将军大人作战呢?”计无咎毫不客气的道出克洛索斯的劣势和解州的虚实,“将军大人当时手握六万余勇猛之士,拥有整个解州的力量,都没有能够抵挡我们,如今这区区孤城寡兵,如何能够抵挡?再说,现今解州城的周边都已经是我们陛下的土地,庆计大人的军队离解州也不过三天的路程。”

  “哼,危言耸听,派胡言。”克洛索斯话硬,气却有些短。

  “将军大人是明白人,自然知道在下所言并非虚妄。在下只怕当庆计大人的铁骑临到解州,到时侯玉石俱焚,岂不痛惜。”

  “先生未免把庆计看的太厉害了吧?”克洛索斯颇为不服的望着计无咎。

  “将军大人有所不知,现今庆计大人的铁骑横扫离源西唐和广夏三州,其兵锋所向,无人可敌。疾风将军之名,已然广为传扬。”

  计无咎正色对克洛索斯说道,同时从怀中掏出封密函,“在下来解州之前,曾去拜会将军大人的太夫人,这是她让在下带给你的亲笔书信。”

  克洛索斯的身躯猛的震,恶狠狠的盯着计无咎,那眼光神情,似乎是要把计无咎整个吃掉般。

  风月大陆第三十集

  第章陷阵对决

  法斯特历五三九年十月十七日,清江州。

  被低矮的山丘和辽阔的大河围绕起来的大片平原地带,无数的法斯特士兵在疯狂的呐喊,在忘我的厮杀,刀与剑不断发生猛烈的撞击,空中掠过道道的闪电和火焰,伤亡者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交织成个血火的地狱。

  经过开始段时间的混乱后,鹰扬军团的士兵在他们的军团长海鹰扬亲自指挥下,终于组织起有效的队伍,将突入他们阵中的叶天龙和龙灵儿以及甲胄骑士团团包围起来。

  身边的甲胄骑士人数虽然在慢慢的减少,但是叶天龙和龙灵儿却是越战越勇。

  叶天龙身上的盔甲上沾满了敌人的鲜血,他的双目之中燃烧着黑色的火焰,尤其可怕的是他手上那把燃烧着黑色火焰的天魔圣剑,因为吸取了太多人的生命和鲜血,现在剑尖上爆吐着三尺长的黑色剑芒,每次的挥出,必定会吞噬掉许多生命。

  而直跟随在叶天龙身边的龙灵儿,黑色的披风也早已被鲜血打湿,但是身上那副五彩的衣甲却依然艳丽夺目,不断发出的强劲龙气,使得她身边的空间充满着晶莹的波光。

  灵活无比的身形凌厉无比的攻击,让龙族的美少女在这刻起,成为鹰扬军团众多将士心中永远的梦魇,即便是在战斗结束之后很长的段时间里面,提起这个身穿五彩夺目衣甲的美丽少女,鹰扬军团的士兵还是忍不住阵心寒和发抖。

  杀得性起,叶天龙边奋力挥剑攻击,边忍不住胸中充溢而出的兴奋和无边的杀意,张口发出长啸,与之心灵相通的龙灵儿也几乎同时发出了震天的龙吟,个声音雄浑中带着睥睨天下的傲气,个声音清越中充满了无比的威势,两者交织在起,浑然体向战场的四方传去,高亢处直冲九霄云外。

  当头疾冲而来的队鹰扬军团骑兵,被这震撼心魄的声音冲,无不感到脑门欲裂,手脚发软,而他们胯下的战马几乎同时四脚软,战战兢兢的扑倒在地,烟尘飞扬,人马的悲鸣声随着翻滚不断传来。

  “简直就是可怕的恶魔,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

  看到叶天龙和龙灵儿联手制造出来的如此震撼心魄的气势,即便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也不禁感觉到阵心寒,尤其是叶天龙那种睥睨切的气势,在他们心中种下了不能也无法抵抗的念头。

  甲胄骑士在叶天龙和龙灵儿的带领下,狂野的向前冲杀过去,面对如此强悍可怕的敌人,心寒胆颤手脚发软的鹰扬军团士兵无不本能的走避,那情形有如波开浪裂,挡者披靡。

  站在塔楼上指挥军队堵截和迎战叶天龙的海鹰扬对于自己部队的表现,不禁连连摇头苦笑,不过,现在他的心中,对于叶天龙此刻惊人的表现,也忍不住暗自赞叹。

  虽然海鹰扬和叶天龙的接触不是很多,但是每次的接触,都让他对叶天龙有了不同的认识,他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叶天龙,已经完全超过了他的想象,如果说以前他从心底看不起这个好色无赖男子,认为他根本不配作自己君主尤那亚的对手,但是现在他已经十分确定,眼前这个风评极差的男人,绝对是自己主君最强大的敌人。

  想到这里,海鹰扬更加坚定了个念头,必须在这里把叶天龙除掉,如果放过眼前这样的个大好的机会,他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旗号挥舞,层层的队伍按照海鹰扬的部署,不断压过来,在叶天龙前进的方向上布下了严密的阵线,刀山枪林,明晃晃的耀人眼目,同时,魔法士也开始在预算的路线上准备魔法阵。

  叶天龙和他的甲胄骑士连闯了数道阵线之后,居然开始改变方向,队伍旋转着避开了海鹰扬部署在前面的厚实阵线,在鹰扬军团的整个战场上划出了道漂亮的弧线,再次打乱了海鹰扬的计划。

  “该死的,居然不是突围。”

  海鹰扬下子便意识到叶天龙的这次行动,仅仅是次突击而已,并不是他刚刚所判断的那样,叶天龙带领人马出阵是为了和柳琴儿的大部队汇合,再里应外合打破他对清江大营的攻击。

  当下,原本在高高塔楼上指挥的海鹰扬下了塔楼,跃上战马,带着手下的队亲卫魔剑士,向叶天龙的方向疾驰而去,同时塔楼上的指挥旗号开始不断的变化。

  “那个混蛋到底在什么地方啊?”

  边用力咒骂着,鹰扬军团的头号勇将博加德边狠狠的吐了口唾沫。博加德已经在战场上寻找叶天龙很久了,只是直没有机会和叶天龙对上手,对于叶天龙敢亲自带着甲胄骑士冲阵,他也十分佩服叶天龙的勇气,但同时也越发激起了他打倒叶天龙的欲望。

  “将军,他好像又向这边杀过来了。”

  跟在博加德身边的骑兵抬起头来,看了看高高挂在指挥塔楼上的战旗,显示敌人行动方向的战旗正慢慢移向他们的方位。

  “太好了,这样的个大功劳,我们可不能让它白白溜走”

  话还没有说完,本阵前面的士兵阵喧哗悲叫,烟尘滚过,叶天龙和龙灵儿带着甲胄骑士出现在距离博加德不到百步的地方。

  “叶天龙,你快下马就擒,不然的话,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博加德大叫着,策马冲过去,但是他身边的名副将抢在他之前,跃起菊花青色的马迎向了叶天龙,这个副将也是相当有武勇之名的骑士,他手中那把十字长枪曾经饮过不下百名敌人的鲜血。

  “无名小卒,死!”

  叶天龙根本没有作势,手中的天魔圣剑向前挥出。

  黑色的雷电在众人的眼前掠过,副将的十字长枪分崩碎裂,接着是他整个人和胯下的战马起成为两半,分为二的骑士和他的战马还向前冲了几步,才猛的分向两边倒下,人和马的鲜血有如喷泉般的冲向四周。

  看到自己手下个实力不俗的副将居然连招都没有走过,便在叶天龙的剑下送了命,博加德不禁心中紧,眼神开始收缩起来,而他身边的士兵则在血雨的笼罩之下发出了阵惊呼。

  “叶天龙,你纳命来吧!”

  猛的吐了口气,握住武器的手臂上显出用力的肌肉线条,博加德像是为自己打气鼓劲般的大叫着,驱动胯下的战马向前疾冲。

  感受着迎面扑来的强大劲风和潜力,紧张和兴奋交织在起的心痛,让博加德的气势更加高涨,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劲气甚至鼓动了他周边的骑士同发出近乎疯狂搏杀的呐喊声,熊熊的战意从他们的心底燃烧起来,驱走了心中原本的害怕和恐惧。

  但是勇气如果没有相等的实力来帮助,那就会演变成场可怕的悲剧,博加德和他的骑士这种行为是值得赞赏的,可惜因此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高了。

  高速突进的叶天龙,手中的天魔圣剑不断幻出死亡的黑光,破空的锐利鸣声直透心腑。而落后他半个马身的龙灵儿,在天魔圣剑的黑色剑芒遮蔽之下,纤巧的身影突然腾空而起。

  马当先,跃马突进,全神贯注于叶天龙身上的博加德,眼前突然出现了条修长的大腿,雪白晶莹近乎透明的肌肤,圆润丰盈,没有丝的多余线条,而包裹着秀美小腿的黑色长筒战靴却透出了无边的杀意,尖尖的战靴头部向上勾起,呈现出道美妙又充满危险的弧线。

  “好漂亮的大腿啊”

  本能的第个反应,博加德是发出了由衷的赞叹,由腿及人,想来这条大腿的主人定也是个绝世的美女,但武将的本能却在同时间提醒他,这条近乎完美的大腿充满了无比的危险,而且这个危险将直接关系到他的生命。

  口中厉声怒吼着,博加德手中的武器在身前划出了重重的网影,不断涌溢出来的如山潜劲在他身周布下严密的防御网,但这切均毫无意义。

  护身的真气没有丝毫的防御作用,被强劲的龙气冲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