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座边的龙王分身罩了下去。

  龙王分身没有丝毫的举动,任凭五色的烟气大网把自己全身包裹起来,他那魁梧的身形也慢慢变得模糊起来,阵阵的轻烟流转,他的身形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青云石座上的“风之精魂石”开始高速旋转,尖利的啸叫声在石室中不断回响,它发出的青色光芒更是大炽,整个石室已经完全笼罩在片夺目耀眼之极的青色光芒之中,只有隐约可见那五色的烟气大网在慢慢收缩,而龙王分身已经幻化成个充满青色烟雾的人影。

  叶天龙和龙灵儿的额头上满是汗珠,脸部肌肉出现用力的线条,双方紧紧握住的手中更是可见滴滴的汗水落下。

  小心翼翼的控制着五色的烟气大网不断收缩起来,叶天龙和龙灵儿感觉自己就像是置身于怒浪惊涛的大海上,不小心就会陷入死亡的漩涡之中。

  终于,龙王分身的影子也看不见了,它已经完全幻化为团青色的烟雾,由五色的烟气网包裹着,缓缓朝“风之精魂石”飞去。

  每前进点,都需要叶天龙和龙灵儿付出极大的力量,幸好他们两人的心灵已经完全联合在起,唯的信念就是定要完成任务,彼此的同心让他们克服了难以忍受的痛苦和几乎无法逾越的阻碍。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五色的烟气大网触及到“风之精魂石”,顿时叶天龙和龙灵儿感到心灵上的压力轻。如果他们睁开眼睛的话,就会看到五色的烟气大网和其间的青色烟雾几乎是下子被“风之精魂石”吸了进去,那速度即便是闪电也无法比拟。

  没有等到叶天龙和龙灵儿松口气,无边的压力突然向他们袭来。

  “风之精魂石”突然间爆发出强烈无比的光芒,空间中力量的波动甚至用肉眼都可以看得十分清楚。接着,整个石室都在不住的摇晃,叶天龙和龙灵儿感觉到自己脚下的地面也在不停的抖动,不时还有阵阵的鸣叫声发出。

  “扑通!”声,再也无法稳住身形的叶天龙和龙灵儿两人大叫着跌倒,两人之间的心灵合力也自然随之消失。

  心头好像是被万钧大锤狠狠地砸了下,叶天龙和龙灵儿不禁发出声惨叫,口鲜血同时喷出。

  不过,龙灵儿还算好,这口鲜血喷出之后,虽然脸色变得苍白,但很快回复了红润的神色,甚至全身也变得轻松起来。

  而叶天龙则是大吃苦头了,因为它的力量被“风之精魂石”吸收了,随着喉头处鲜血的喷出,瞬间他的所有感官和对外界的感知全部都消失了。脸色惨白的他在恢复正常的感觉后,发现自己的力量几乎损失殆尽。

  不过值得安慰的是,龙王分身告诉过叶天龙这样的情况,除了在法阵中得到的力量不能回复外,其他的力量,叶天龙是可以慢慢回复过来的。

  石室的晃动依然在继续,而且还有更加剧烈的迹象,叶天龙连滚带爬到了龙灵儿的身边,伸手将她的柔荑紧紧握住,两个人面面相觑,现在他们也不知道接着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他们唯可以做的也只有等待了。

  终于,等到石室的晃动停止,原本充满在石室里面的青色光芒已经缓和下来,落入叶天龙和龙灵儿眼中的便是那块“风之精魂石”。

  散发着淡淡的青色光芒,似乎有阵阵的烟气在里面流动,“风之精魂石”就这样十分安静的放在青石花的花蕊之上。

  走到“风之精魂石”的跟前,叶天龙和龙灵儿不禁深深被它的美丽所吸引,那种感觉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那种纯净的青色似乎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当龙灵儿缓缓伸手触及到“风之精魂石”时,突然她的内心深处响起了个柔和的声音。

  “如果以后你还想见到我的话,就和这个笨蛋小子同心合,用心灵的力量召唤我。”

  心神震撼之下,龙灵儿的手停住了,她的心中默默的呼唤了声:“父亲大人”

  虽然是龙王魂魄的镜像,但龙灵儿还是从龙王分身那里得到了她从来未曾体会过的父爱。

  感受到龙灵儿心中此刻的波动,叶天龙走到龙灵儿身边,无声的轻轻拍了下她的香肩,“快点拿起风之精魂石,我们要尽早赶回去了。”此时,在清风寨里却是片无比凄惨的场面,整个寨子里面已经找不到几个存活的人了。

  当叶天龙和龙灵儿所在的石室发生摇晃之际,整个清风山就产生了剧烈震动,尤其是中心位置的清风寨,那更是树倒屋毁,飞砂走石,加之空中电闪雷鸣,整个情形就如同是世界末日来临,很多清风寨的人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糊里糊涂的失去了性命,即便是侥幸存活下来的也已然是缺胳膊少腿的。

  最后,道粗大无比的银蛇舞过,随着声巨大的雷鸣声,整个清风寨所在的地方便被炸成了无数的碎片,四处飞溅的山石碎木带着火焰洒落在清风山的几处山林里,引起了熊熊的大火。

  甚至在清风山四周的百里方圆内均十分清晰的感受了这次震动。帝国的中心位置居然会出现从来没有过的强烈地震,很多人不禁联想起帝国这段时间以来的战乱,也许,这就是天上的神对于帝国内乱的警告吧!

  同时刻,被神族人严密守护的风神祭坛上,那永久不熄灭的青色火焰突然间起来,粗大的火焰直冲九霄,将大殿的屋顶烧开,接着整个风神大殿燃起了熊熊的大火。

  被惊醒的神族人奋力将突发的火灾扑灭,在他们严密的守护之下发生这样的事情,除了敌人的纵火之外,绝不会有别的原因,但是经过反复周密的搜查,神族的高手们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转而四处寻找失火的原因。

  但是就在这时,个风神祭司突然惊叫起来,“风神真像变了啊”

  下子,所有的神族高手全部涌到了已经烧得只剩下祭坛和风神真像的风神大殿里面。

  他们看到的情形让他们感到无比震撼,千百年来,直保持被封印那时模样的风神真像居然睁开了眼睛,而且这双眼睛里面似乎有淡淡的烟波在流动。

  与此同时,风之神殿中,正在密室里面静静修炼的艾琳碧丝,原本浑然忘我的心灵突然被阵奇怪的悸动打断,她猛的睁开双眼,急促的喘着大气。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要出什么大事情吗?”

  向灵觉过人的艾琳碧丝十分坚信自己方才的感觉没有错,思前想后,她还是决定匆匆结束自己的静修,离开密室,去寻找风之神殿的长老们。

  从长老们的口中,艾琳碧丝知道了在她静修的这段时间来,大陆上发生的事情以及风之神殿所遭遇的变故。对于期间发生的那么多事件,艾琳碧丝不由得大为感叹,而她最关心的妹妹出事,这让她万分痛心。

  不过,当问及方才的奇怪感觉,风之神殿的高级长老们也纷纷表示认同,但是对于这样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含义,他们却是众说纷纭,讨论了天也没有得出什么明确的结论来。

  离开清风山的天风秘洞,叶天龙和龙灵儿不禁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在秘洞之中的种种经历足以让他们两个人永世难忘。

  而对于龙族的美少女来说,更为让人难以忘怀的还是她居然能够遇到自己的父亲,虽然仅仅只是她父亲大人的灵魂之镜像,但对于她来说,这也已经是极为珍贵的记忆。

  现在被拿在叶天龙手中的“风之精魂石”对于龙灵儿来说,无疑是具有了更大的意义和价值,非但于凤舞需要它来治疗伤势,她也可以在需要的时候使用这枚“风之精魂石”,召唤出父亲大人的镜像,得以见到自己的父亲。

  看着天风秘洞在身后缓缓的封闭,叶天龙敏锐的感受到了龙灵儿心中的复杂思绪,他伸出手,用力紧紧的握住龙族美少女的柔荑,感叹的说道:“虽然这次我们吃了不少的苦头,但总算是不虚此行,收获极大。”

  龙灵儿没有说话,她只是用力点螓首,因为想要说的话早已通过两个人之间的心灵交通传达过去。

  刚刚还在大发感慨的男人,这时突然怪笑了声,那种坏坏的样子让正望着他的龙族美少女产生了奇怪的感觉。

  凝神用心灵和脸坏笑的叶天龙进行沟通,得到眼前这个好色男人心中的怪异念头,当下龙灵儿是俏脸绯红,又急又气。

  原来此刻叶天龙的思绪正转到龙灵儿的父亲身上,因为以后龙灵儿如果想见到她父亲的镜像,就需和他起展开心灵召唤,最好最方便的心灵交融自然就是合体,想到在那种场面下父女两个人之间的相见,实在是让人难以形容。

  “你这个坏蛋,恶人!脑子里面尽是些下流奇怪可耻的念头”见到当事人还在脸的怪笑,大发娇嗔的龙族美少女不禁动用了武力,阵拳打脚踢把好色的男人打得抱头鼠窜。

  “哪里啊!这可是非常现实的事情,我说的都是事实啊”边抱着脑袋逃跑,叶天龙边还在不停的出声分辩和抗议。

  “你还说还说”

  龙灵儿不禁又羞又气,少女心中的伤感等其他复杂情绪此刻不禁全然放下,拔足直追上去,恨不得下子把好色的男人脑袋之中的想法打出十万八千里远。

  打打闹闹中,叶天龙和龙灵儿两个人离开了清风山。

  由于他们两个人从天风秘洞出来的地方并不是原先进入的清风寨,而是清风山北面个完全陌生的山谷,可以说,现在叶天龙和龙灵儿两人身边除了“风之精魂石”之外,再没有任何长物。

  而且清风山的北面和南面相比,几乎是完全不同的世界,到处是险峰危岩山峰险峻怪石林立,举目望去,根本看不到条道路,即便是山区的樵径鸟道羊肠也都没有,还好叶天龙他们身手极为出色,才能够自如的在山林里面行走。

  唯让叶天龙和龙灵儿感到尴尬的是,他们两个人的身上没有丝毫的衣物,虽说临时编了些树叶遮身,但是以这样的装扮出现在别人的面前,那简直太丢脸了。

  总算运气不错,在走了天之后,叶天龙发现了处山民的茅舍,虽然偷来的衣物既旧又不合身,但毕竟有穿衣服了,从而避免了被人当作暴露狂的危险。

  这路下山,叶天龙和龙灵儿发现了个十分奇怪的景象,似乎清风山的北麓刚刚发生了场惨烈的变故,到处可以看到折断的古木倒塌的山峰,那场面好似天神激战之后的废墟,又像是被上古神兽摧残过般。

  泗阳镇是清风山北面的第个大集镇,人口近千,是个相当繁华的集镇。由于清风山的土特产以及方圆百里内的货物都在这里进行交易,各地的行商也经常光顾,法斯特帝国在此地还设个税关,并派驻了支五十人的警备队来维持此地的治安。

  每个月的初十以及二十号,都是集镇开市的日子,那时简直就是人山人海,满大街都是人,加上此地没有夜禁,几乎整个集镇彻夜灯火通明,喧哗嘈杂,盛况空前。

  泗阳酒楼是整个泗阳镇大小三十七家酒楼中最出名的,这里非但有全集镇最好的酒菜,还有全集镇最好的客房。而且泗阳酒楼的左边就是税关的办公署,右边则是地方警备队的队部所在,可以说,这里是全集镇最安全的地方了。

  叶天龙和龙灵儿踏进泗阳镇的时候正是下午四时,街上有不少的人正在议论着发生在昨天夜里的地震。

  “你知道昨天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躺在床上感觉摇摇晃晃的,而且还直不停的从清风山方向传来巨大的声响。”

  “什么啊!就是昨天夜里清风山发生地震了。”

  “对对对,我今天大早就听见清风山的山民下来说,昨天夜里清风山发生了次大地震,整个山区都大大的改变了。”

  “是啊!昨天夜里清风山那边的地震太可怕了,我和两个朋友本来想去清风山打猎的,可是还没有走到清风山的山区,就看到好几座山峰都消失了。”“你不要说别的,我家后院的水井今天早上居然点水也没有了。”

  东堆,西堆,街道上的人们各自发表着不同的看法,对清风山的地震提出种种的猜测,而制造了整个事端的两个当事人却是暗自吃惊,没有想到取走“风之精魂石”会引发场巨大的地震,并对清风山产生如此大的影响。

  回想起自己两个人下山的时候所见到的可怕场景,那时还以为就是清风山的另外面,只是奇怪山的南面和北面怎么会有截然不同的两种景色,不料居然是自己的杰作。

  叶天龙和龙灵儿两个人出现在泗阳镇,立刻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因为他们两人的出众气质和他们身上的破旧青布衣衫是极不相称的。尤其是龙灵儿感到特别的不自然,清丽脱俗的姿容是众人注目的焦点,偏偏现在她的身上除了件破旧的青布衣衫之外,里面再也没有别的衣物。

  “你应该用凶狠的眼光看回去。”

  感觉到身边龙族美少女心中的尴尬和不安,叶天龙边用凶狠的目光扫过那些看着自己两人的路人,边对龙灵儿传音道。

  龙灵儿心中略定,她很快发现叶天龙说的还真是个好办法,当她那双月牙眼瞪起来,不管哪个看她的路人都会马上表情尴尬的转头他顾。

  就这样,叶天龙和龙灵儿两个人在镇上大摇大摆的走到了税关。

  第七章泗阳城下

  两人在镇上引起的轰动也早已传到了税关,见到叶天龙和龙灵儿居然大模大样的走进来,税关里值班的税吏无不感到阵惊愕。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如此无礼的进来?”

  边说着,两个税丁上前就要动手轰人了。自从税关成立以来,还没有个穿着贫民衣服的人敢不经通报就直闯大堂的。

  叶天龙的手挥,两个自不量力的税丁便飞到了边的墙角。

  叶天龙毫不客气的上了大堂,在最上面的椅子上坐下来,对旁看傻眼的税吏和税丁喝道。

  “快把你们这里的税吏长叫来。”

  感觉到来人的气度非凡,个脑筋转的快的税吏连忙制止了其他人的举动,很快将住在后面的税吏长找了出来。

  等到老于世故的税吏长老到叶天龙的面前,仔细看,顿时把税吏长吓得双腿发抖,下子就跪倒了。

  知道这个税吏长看出了自己的身份,没有等到税吏长喊出来,叶天龙便飞快的封住了他的嘴巴。

  “不许说出来,你快点给我准备两匹最好的马,我们马上就要赶路了。”

  精通世故的税吏长用力点头,他的动作还真的是飞快,片刻功夫便备好了两匹快马,然后对叶天龙低声禀报,他在旁边的泗阳酒楼已经订下了房间和酒席,同时让镇上最后的裁缝带着最好的衣裳到泗阳酒楼等候了。

  对于税吏长的安排,叶天龙十分满意,他能够在极短的时间里面想的如此周到,的确是个人才。

  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裳之后,叶天龙和龙灵儿便决定到泗阳酒楼的外堂进食。

  泗阳酒楼,未到吃饭的时间,却也坐了不少的人。

  在税吏长预定的座头坐下,叶天龙开始环视四周。他和龙灵儿是坐在靠窗边的副座头,显然这里是相对高级的位子,座头和座头之间相隔都比较远。

  在叶天龙左边,是侧方相连的另座食厅,位明眸皓齿的少女正和三个士绅打扮的中年人同桌进食。少女的罗衣胜雪,姿容脱俗,慢条斯理的进食,举止像极了大户人家的高贵小姐,不过她小蛮腰上挂的宝剑却透露出她不是般的普通女人。

  而在另外边,八个身穿骑装的粗豪大汉也正在闹哄哄的进食,这八人个比个出色,高大雄伟,气势逼人,下然都是拳头站人,胳膊跑马的英雄好汉。

  酒菜是草已准备,因此叶天龙和龙灵儿落坐,伙计便开始奉上丰咸的酒菜。

  “咦,那个男人是不是叶天龙啊?”

  正在埋头进食的叶天龙耳朵里突然飘来了声极为细微的问话,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居然还有人认出了自己的身份,顿时让他的心生警惕。

  叶天龙迅速的抬起头来,对面的龙族美少女也正在以种惊讶的眼神望着他,两人更加用心的留心分辨声音传来的方向。

  “小声点,他真的就是在法斯特刚刚自称皇帝的叶天龙。”

  现在叶天龙发现了声音的来源,居然就是从左边的那副座头里传来的,说话的是三个中年人中的个,清瘦的脸颊,满头的黑发当中有股亮银色的头发,显得十分特别。

  叶天龙搜遍自己的所有记忆,根本就没有这样个人存在。照理说,像这个中年人这样的特征,只要见过次,叶天龙自信是绝不会忘记的。

  “他不是在清江州的前线吗,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的?”

  这次说话的是那个美丽的少女,虽然少女和她的同伴说话的声音都是极为轻微的,但是叶天龙和龙灵儿既然已经留心,还是字不漏的落入他们的耳朵里。听着听着,叶天龙的脸色有些凝重起来,原来这四个人是来自东方的鲁甸,到法斯特帝国的目的就是收集有关神族军队的情报。

  神族军队出现在清江,已经在有心人的传播之下,很快便传遍了整个大陆。现在几乎大部分的人,都看好有神族军队支援的尤那亚。的确,千年未曾出现的神族军队,居然会出现在法斯特的内战当中,而且还是作为尤那亚的盟军,这个消息对于大陆上的所有国家来说,都是个无比震撼的大事件。

  不知道神族今次重现大陆的真正目的,大陆诸国现在都纷纷派人来到了法斯特帝国,试图全面了解和认识传说中的神族和他们的军队,他们到底具有什么样的实力,又为什么要和尤那亚结盟,毕竟谁也不敢保证,神族军队出现仅仅就是为了帮助尤那亚夺取法斯特的皇位。

  “我们快点赶回去吧!清江州那边的战事好像有些不妙啊!”

  龙灵儿忍不住出声催促叶天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