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吞了口唾沫,万隆城的城主挥手让自己的城门官下去传达指令,“告诉他们,请三皇妃殿下稍侯片刻,本官马上整队出城相迎。”

  带着自己的城守城尉,以及其他的文武官员,万林出了城门,远远的第眼便看到了胡耀杰。他的眼中顿时闪过丝锐利的光芒,旋即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贤侄,后面的来人真的是第三皇妃殿下吗?”和胡耀杰见礼之后,万林显得十分亲热的拉起了胡耀杰的手,在他的耳边低低的问道。

  “当然是第三皇妃殿下了,不然的话,前面几个城主大人怎么会老实的交出大权呢?”胡耀杰也是笑吟吟的望着万隆城的城主大人,轻轻的对他说道。

  “谁不知道你们的手段厉害,又有强大的武力来进行打击,哪里是靠这个什么第三皇妃的虚名的?”虽然心中这么想,但是万林还是苦笑了声,对胡耀杰说道:“贤侄这下可是攀上了高枝,还望贤侄在第三皇妃殿下面前为我多美言几句啊!”

  “哪里,第三皇妃殿下亲自前来会见城主大人,足见城主大人的地位。今后小侄还望城主大人多多提携呢!”胡耀杰笑着打了个哈哈,便向后略引手,肃容对万林说道:“请城主大人先上前拜见第三皇妃殿下吧!”

  虽然无法透过面纱看到柳琴儿的绝世姿容,但是她那双清澈深奥的明眸却已经让万林产生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没有丝毫的怠慢,切都是依足了法斯特帝国的礼数,万林恭恭敬敬的将柳琴儿行迎进了万隆城。

  “我知道万林城主的手下有支五千人的私兵,都是精悍无比的水军,可否让他们也为法斯特帝国的和平建功立业呢?”

  在城主府的贵宾厅,柳琴儿连礼节性的客套话都省略掉了,直接将难题放在了万林男爵的面前。

  纵然是心中有所准备,但是面对如此突然的要求,万林男爵脸上的笑容在盼间变得僵硬起来,“第三皇妃殿下,您的消息还真是灵通啊!居然连下官这么点点的家底,都知道的清二楚。”

  刹那间的慌张之后,万林男爵开始镇定下来,为自己寻找最大的利益,“这些其实只是下官的私人卫队,府上的家将佣兵而已。因为下官有些生意上的货物来往,需要些人来保护,所有才养了些私兵。再说,也没有外面传闻的有五千之众,很大部分都是货行和船队的伙计,真正能够提刀上阵的,最多不会超过千五百名私兵。”

  说着,万林男爵的脸上又泛起了丝近乎诌媚的笑容,“如果第三皇妃真的需要下官这千五百名私兵参战,下官定义不容辞。”

  出乎万林男爵的意料,柳琴儿并没有对他的托词感到丝毫的不快,反而是用着十分欣慰的语气对他说道:“很好,既然城主如此说,那我们就这样决定了。三天之后,请将贵府的千五百名私兵集结到城北码头,加入封锁清江的船队中。”

  “这个”万林男爵犹豫了下子,才苦笑着说道:“下官遵命!”

  第三天上午,万隆城北码头上热闹非凡。

  千五百名私兵集结之后,便上了早已停靠在码头的战船。没有人看到,此刻站在码头上的万林男爵脸上正泛起了丝古怪的笑容。

  随着将官的声令下,战船扬帆启航,很快便消失在茫茫的江面上。按照柳琴儿的命令,万隆城这带的江防任务就由这批私兵来执行,天龙军团只是派遣了三十名的水军将官协助他们。

  风月大陆第29集第6章出乎意料作者:端木

  在柳琴儿恩威并济的手段之下,清江南岸的诸城终于完全落人了天龙军团的控制之下。现在对于海鹰扬来说,他唯可作的便是强攻石浦渡口,而这也是于凤舞所最乐意看到的事情。

  隔江对峙的局面直维持到法斯特历五三九年九月二十四日的上午

  是日,阴云密布,似乎马上就要有场大暴雨

  江面上升起了阵阵的轻雾,江风掠过,远远地便传来阵呼啸九月的清江上,常常有水雾蒸腾,尤其是当早晚的大雾升起的时候,能见度只有两丈左右,给巡防江面的水军带来相当大的困难。因此,每到这个时候,往往就要加派船只和人手,并增加巡防的密度,以防止海鹰扬的军队进行偷袭

  但是,越担心的事情,却偏偏就是要发生的,负责江防的船只刚刚驶离码头,却看到了从浓雾之中突然出现的数百条战船弓矢漫天飞舞,带着火焰的石块不时破空,对整个大陆格局都产生重要意义的清江战役—就是在场水战中拉开了帷幕

  八时三十分,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清江大营的安静,坐镇中军帐的于凤舞接到了万隆城的万林男爵传来的十万火急军报,海鹰扬的三万大军正在大规模强行渡过清江,他的水军甫接触便溃败,现在正在向他的城池发动攻击

  “真的忍不住要发动了吗?”

  接到万林男爵接二连三的急报,于凤舞依然还是十分镇定的坐在大帐之中,不动声色的望着摆在案几上那幅详细的清江州军事地图。但是在她的心中,却有无数个念头急速闪过,海鹰扬为什么会选择最不利强攻的万隆城,如果依照兵家的常理和自己对敌手的判断,海鹰扬应该会把石浦渡口作为主攻的目标。

  站在于凤舞大帐之中的,都是天龙军团的高级将领,见到自己的主帅面对海鹰扬的攻击居然无动于衷的样子,心中不免有些奇怪

  终于,担任第三骑兵队指挥官的郑峰万骑长踏前步,对于凤舞大声说道:“于帅,万隆城正在受到海鹰扬猛烈的攻击,难道我们就不去增援吗?”

  见到郑峰第—个站出来说话了,向和他相交甚密的金文远也忍不住出声对于凤舞说道:“于帅,末将愿意统帅本部人马前往万隆城增援,光光依靠万隆城中的那些地方守军,是无法抵挡鹰扬军团的军队的。”

  “柳皇妃的部队已经就近增援万隆城,虽然她的部队只有五千人,但是依靠万隆城的坚固防御,足以抵挡十倍之敌。”于凤舞仔细看了看那张早已烂熟于心的清江州地图,对性急的部下大将说道

  到了十时三十分,战局并没有像于凤舞预料的那样发展,万隆城的特使再次抵选了清江大营。这次,浑身大汗淋离的士兵带来的是柳琴儿的手信

  “敌军攻势极为凶猛,后续部队源源不断,以小妹之见,疑为第主攻点。”

  将柳琴儿的手信反覆看了几遍,于凤舞不禁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动摇。如果海鹰扬真的将万隆城作为主攻的方向,那么的确是做到了出乎自己的意料。但是易守难攻的万隆城不管怎么看,都不是最佳的攻击点,除非海鹰扬在万隆城这个战场上还有什么奇谋。

  略加思忖,于凤舞顿下决断,调遣郑峰和金文远两人各自率领本部的军队共计两万人马,火速前往万隆城增援。

  “于帅,请您放心,我定不会让鹰扬军团的个士兵踏上万隆城的土地。”终于见到于凤舞采用自己的建议,又第个派遣自己出战,心中兴奋之极的郑峰大声向于凤舞保证。

  “切小心,海鹰扬既然选择万隆城作为攻击的第个目标,其中定有什么诡计,你们千万不要大意。到选万隆城后,切都必须服从柳皇妃的指挥。”

  看着跃跃跃试的郑峰和沉稳的金文远,于凤舞谨慎的再三叮嘱了番。同时,她又下令,让清江大营中的将士作好出发的准备

  领命而去的两个万骑长大踏步走出了大帐,各自招呼他们的本部人马开拨,平静的清江大营立时变得热闹起来。

  十时四十五分,这边增援的部队刚刚离开清江大营不久,从石浦渡口疾驰而来的匹快马,带来了让人感到吃惊的情报,岸边的了望塔看到了鹰扬军团的数百条战船突然间高速向这边驶来,估计绝对不舍少于五万人

  “果然,这边才是他要主攻的方向。”

  心神振的于凤舞忍不住微微笑,立到按照她心中预先想好的计划对军队进行部署。

  传令兵快马加鞭,追上了正在行进中的郑峰和金文远两部人马,传达于凤舞的命令,金文远的部队火速赶往万隆城增援,而郑峰的骑兵作为机动部队,暂时停在原地待命,随时准备驰援。

  于凤舞亲自率领着清江大营的六万主力部队,前往石浦渡口,那里才是她和海鹰扬进行决战的地点。

  十时三十分,于凤舞率领六万将士抵选距离石浦渡口十五里的新田集,派在大军前面探路和游哨的天龙密谍队员传来了十分不妙的情报,石浦渡口方向弥漫着大雾,并且大雾正在向这边蔓延,他们和派驻在石浦渡口的同伴也失去了联系

  平时在这个时候,石浦渡口都不可能有大雾的,惊讶之下,于凤舞急忙将天龙密谍队员召来仔细询问情况。

  要知道于凤舞在石浦渡口除了派驻在石浦要塞的支千人的守备队外,还有支百人的天龙密谍小队,他们每天都会定时和清江大营的天

  龙密谍进行联系和交流的,可现在居然整个销声匿迹了

  “不管发生什么样的紧急事情,天龙密谍小队的人都不会忘记他们的使命,除非是情况发生的让他们来不及做出反应”担任天龙密谍武技教官的龙灵儿不禁有些担心的对于凤舞说道:“而且,现在这个时候,阳光正是最猛烈的时候,不可能有什么大雾的,显然是海鹰扬他们搞的鬼”

  点点头,于凤舞默不作声。海鹰扬的军队前进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不管怎么计算,横渡清江都需要个半小时,加上于凤舞还让人在石浦渡口的水面上设置了不少的障碍物,海鹰扬的军队不可能下子就登上渡口

  何况守在石浦要塞的千名天龙军团精锐士兵,绝不会让鹰扬军团的士兵轻易靠近的,前几次发生在渡口的小规模战斗,也算是海鹰扬的试探性进攻,都已经十分清楚的证明了这切

  可是现在时间的控制上,却出现了很大的偏差,如果真的海鹰扬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就攻占了石浦要塞,显然他的大军已经登上了石浦渡口,那么自己想在石浦渡口这个有利战场和对手决战的计划就要放弃了

  而且,海鹰扬既然制造了如此大雾,显然他的手中有了支强大的魔法士部队

  想到这里,于凤舞果断下令,全军停止前进,同时召集魔法士部队,准备施展风系魇法,对抗鹰扬军团制造的大雾

  天龙军团的六万士兵在距离浦渡口十里的小松山布下了严密的阵势

  这里是于凤舞选择的第二战场,虽然山势不高,但是背靠小松山的天龙军团毕竟占有了地利的优势,而且相对于敌军来说,他们所站的位置很容易就展开阵势

  而从石浦渡口方向来的鹰扬军团部队,将不得不处在后方道路峡窄,回旋余地峡小,阵形面难以伸展的地方,和早有准备的敌军打场会战

  十二时十分,从石浦渡口的方向飘来了阵阵浓雾,接着大地传来了轻微的震动。有经验的士兵都知道,这是大部队前进时发出的特有响声

  “还想用浓雾来进行战斗吗?”

  于凤舞的嘴角扬起了个美妙的弧度,看来海鹰扬从武安的五绝之地学到不少东西。可惜,这样的战法,对于自己来说,却是有些落伍了

  “魔法士部队,起风”

  随着于凤舞的声令下,天龙军团位于阵形后方的魔法士部队开始施展各自拿手的风系魇法

  眨眼的功夫,阵阵强劲的大风从于凤舞立身之地朝石浦渡口方向刮过去。当大风与浓雾接触的时候,个奇异的景色出现了

  浓厚的雾气并没有随风散开,而是停滞在原地开始凝结成团,并随着风势的逐渐增强不断往上空堆积。那情形,就像是被惊祷骇稂拍打的堤岸,唯与堤岸不同的是,浓雾的边界会不断发生变化

  见到如此的情况,于凤舞便知道在对方阵营中有批十分强大的魔法士在操纵浓雾,只是难道他们不知道,无法继续依靠浓雾来掩身,就意味着浓雾已经失去存在的意义?

  奠非海鹰扬还想依靠浓雾和自己作对峙,好争取时间派兵布阵?

  想到这里,于凤舞果断下令,全军停止前进,同时召集魔法士部队,准备施展风系魇法,对抗鹰扬军团制造的大雾

  天龙军团的六万士兵在距离浦渡口十里的小松山布下了严密的阵势

  这里是于凤舞选择的第二战场,虽然山势不高,但是背靠小松山的天龙军团毕竟占有了地利的优势,而且相对于敌军来说,他们所站的位置很容易就展开阵势

  而从石浦渡口方向来的鹰扬军团部队,将不得不处在后方道路峡窄,回旋余地峡小,阵形面难以伸展的地方,和早有准备的敌军打场会战

  十二时十分,从石浦渡口的方向飘来了阵阵浓雾,接着大地传来了轻微的震动。有经验的士兵都知道,这是大部队前进时发出的特有响声

  “还想用浓雾来进行战斗吗?”

  于凤舞的嘴角扬起了个美妙的弧度,看来海鹰扬从武安的五绝之地学到不少东西。可惜,这样的战法,对于自己来说,却是有些落伍了?

  “魔法士部队,起风”

  随着于凤舞的声令下,天龙军团位于阵形后方的魔法士部队开始施展各自拿手的风系魇法眨眼的功夫,阵阵强劲的大风从于凤舞立身之地朝石浦渡口方向刮过去。当大风与浓雾接触的时候,个奇异的景色出现了

  浓厚的雾气并没有随风散开,而是停滞在原地开始凝结成团,并随着风势的逐渐增强不断往上空堆积。那情形,就像是被惊祷骇稂拍打的堤岸,唯与堤岸不同的是,浓雾的边界会不断发生变化

  见到如此的情况,于凤舞便知道在对方阵营中有批十分强大的魔法士在操纵浓雾,只是难道他们不知道,无法继续依靠浓雾来掩身,就意味着浓雾已经失去存在的意义?

  奠非海鹰扬还想依靠浓雾和自己作对峙,好争取时间派兵布阵?

  想到这里,于凤舞随即下令进行下步的攻击

  听到号令,部分的魔法士开始转而施展水系魔法既然海鹰扬方的魔法士们制造了如此之多的浓雾。显然空中湿度已经被聚集到了相当的程度,这样来,给予他们施展水系魔法极大的便利

  当第滴水珠在空中形成的时候,海鹰扬方的魔法士们还没有意识到什么,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水珠在空中形成,他们终于发觉到情况不妙,连忙施展驱散浓雾的法术

  为时已晚,无数的水珠组成了水箭,无情的落下,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士兵成为了第批牺牲品。

  于凤舞更是下令让自己的阵形整个往前面移动,同时让站在阵形最前面的弓箭手开始朝浓雾方向发射箭矢。

  原本想依靠浓雾掩身的鹰扬军团将士不料在此地遭到了迎头痛击。虽然他们的弓箭手也随即发动反攻,当毕竟没有形成战斗阵形,加之被浓雾遮住视线,根本无法形成多大的打击力,顶多只是属于马蚤扰和威吓的作用。

  等到浓雾散尽,海鹰扬的先头部队已经损失了不少,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鹰扬军团的实力,在如此的境地之下,他们居然也很快摆出了迎击的阵势,步兵组成的严密方阵字排开,长枪和铁盾组成了钢铁丛林。

  虽然限于地势,无法在后阵摆放多少的弓箭手等远端攻击部队,但海鹰扬还是尽量做到了最佳的配置,站在最后面的魔法士们则开始给前方的士兵头上施放魔法护盾。

  天龙军团的弓箭手早已顺着阵势队列之间的空隙退回到阵形的后面,接下来将是步兵和骑兵的面对面交锋。因为双方都有魔法士施放的魔法护盾,使得时之间双方的阵形上空都弥漫着淡蓝色的弧光

  五十步,三十步,十步,三步

  双方士兵的面孔都可以看得非常清楚了。

  也不知道是谁第个挥出武器,瞬间,杀声震天,无数的利刃在空中汇成两道钢铁的巨稂,发生猛烈的撞击,大地在颤抖,似乎连空气都在燃烧着战火

  曾经在同样的旗帜下起战斗的近十万士兵,此到却陷入了疯狂的嗜血的情之中,兵戎相见的他们,忘我的挥动手中的武器,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死神的翅膀在空中挥舞,死亡的漩涡不停的吸走年轻的生命

  片刻的功夫,地上已经倒下了不少的尸体,土地因为浸透鲜血而透出层淡淡的红色。

  位于地势相对较高的天龙军团士兵仗着地利,由上往下发动的攻击猛烈而有效,加之他们又是准备的十分充分,将鹰扬军团士兵牢牢的压制住,迫使他们的战线缓缓的往后退缩。

  “就是这个时候!”

  站在小栏山的丘岗之上,居高临下的于凤舞十分清楚的看到了鹰扬军团阵形之间的那道慢慢出现的裂缝。因为鹰扬军团右翼部队所在的位置上刚好有条河道经过,受到地形的限制,右翼部队可以展开的正面相对窄小,而天龙军团的左翼方阵顺地势发动的攻击又过于强大,压得鹰扬军团的右翼阵形出现了明显的收缩变形,自然右翼和中军方阵之间的联系就不够密切了?

  “龙小妹,现在就看你的了。”

  于凤舞的嘴角流出丝自信的微笑,转首面对站在身边跃跃欲试的龙族美少女。虽然天龙军团的大部分部队都已经投人了战斗,但是于凤舞手中还留着支三千人的预备队这是支由龙灵儿率领的突击骑兵,于凤舞她要在战斗最关键的时到打出这张王牌。

  而现在,于凤舞她所期待的时到已经到来,虽然龙灵儿这支突击骑兵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是精心挑选的精锐骑兵,他们在战场上发挥出来的作用,就相当于是压垮骆驼的最后根稻草。?

  “没有问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