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着绝对的相信,才敢如此托大的。而冰血鬼族的男人则是惊讶于叶天龙的心思居然转得这么快,连他也是刚刚想到这个问题的,难道说自己的主君早已知道这件事吗?可是,这样来,主君的胆子也太大了点,幸好自己仔细检查过香玫的全身,也确定她的武功非常浅薄,所以就算这时不制住她,她也没有什么大浪可以掀起。

  “没有办法了,居然连这点也让陛下你想到了,真是彻底的失败了。”

  长长的叹息了声,原本跪坐在地上的香玫缓缓从地上站起来,神色也恢复了妖艳如初,虽然没有见到她怎么展开动人的媚笑,但是举手投足之间那种入骨的冶艳和风马蚤却是实在勾魂,大厅之中那些个卫士即使没有看到她的正面,仅仅看到她的背影和肢体动作,竟然也无不露出了心驰神往的失魂状。

  “你的销魂蚀神功的确是高深可怕,可以说比任何的利器都要厉害百倍,难怪你敢孤身犯险,因为实在没有多少人面对像你这样的尤物时可以痛下杀手。”

  话虽如此,但叶天龙的眼中并没有出现魂与色授的光芒,相反的,他此刻的眼神之中多了份冷冽的杀气。

  随着他的话语,叶天龙举步向香玫行去,眼神紧紧吸住对方的视线,口中缓缓说道:“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你是何方神圣了吗?”

  苦笑着缓缓摇头,香玫出人意料的将自己的双手向叶天龙伸出,欺霜赛雪的皓腕修长曼妙的玉指软弱温婉的玉掌,看不出有丝毫的武功。但是双手紧扣月舞宫主的冰血鬼族男人突然间感到阵心悸,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神情收,叶天龙的威态敛,刚刚想说话,蓦然,站在他面前的香玫那双兰花玉手如水拨般的轻柔拂动,周边的空间下子急剧变化,好像变成团粘稠的泥潭,让人不禁生出种有力无处使,身不由己的无力感。

  “柔情缚身,黯然化骨。”

  敏锐的感觉到气流的异常,见多识广的冰血鬼族男人忍不住惊叫出声。也难怪他会如此动容,因为这八个字代表着种上古奇术,种已经近千年都没有在大陆上出现过的奇术。

  发觉到不对的叶天龙已经先步运劲护身,但是即使是他提足了十成的功力,却也无法在对方的压迫下出手。可以说,他的全身都因为绕身旋舞的气流而变得暖洋洋的,种奇特的软绵绵的感觉从心底升起,有如春日的倦意,让人骨酥肉软。

  原来在开始,叶天龙的心神便被慢慢的侵入了,因为面对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绝世妖姬型的艳丽女子,根本没有个人会想到她会有如此的奇术,可以在不知不觉之中入侵对手的心神,旦心神失守,纵使你有绝世的武技,也没有办法使用了。

  这正是“柔情缚身,黯然化骨”的精髓所地,它的实施者不需要具备丝毫的武功基础,所以很难让人对其产生十足的防备之心,而且它最可怕的还是后手。在它施展之后,如果外力贸然加入,将会导致整个空间的能量大爆炸,殃及所有在场的人。

  也正是有这样的原因,所以鲁图先和女神战士也只有站在那里着急的份,没有个人敢轻举妄动。

  要是单单牺牲个人倒是没有什么关系,他们所担心的是,空间能量大爆炸首当其冲的对象,就是“柔情缚身,黯然化骨”的实施者和受者,到时候叶天龙就成为最大的受害者了。但是站在那边,看着叶天龙被慢慢的迷惑失神,他们又实在是难以忍受。

  风月大陆第二十九集第四章暗魂破空作者:端木

  心神电转,冰血鬼族的男人脑海之中转过了无数的念头,但是每个想法刚刚升起,便被他马上否决掉了,毕竟“柔情缚身,黯然化骨”是极为难以对付的门奇术,当初创立的时候,就是为了对付神族的绝顶高手,因此,期间的凶险绝非常人所能够想象的。

  叶天龙的脸色渐渐转变,先是变得通红,接着苍白,然后发青,每次转变,都代表着他渐渐落入下风。旁边的女神战士在制住月舞宫主之后,早已冲到了叶天龙的附近,但是跃跃欲试的她们比起冰血鬼族的男人,更加了解“柔情缚身,黯然化骨”的厉害,也亲眼看到过神族的不少著名的高手就是丧生在“柔情缚身,黯然化骨”之下。“以雪引路,愿以吾魂开门,不死之怨念召来,含冤之鬼魄出来”

  转过万千的念头,冰血鬼族的男人神色历,猛的深深吸了口气,原本就缺乏血色的脸庞更加苍白可怕,他以便轻轻的念动咒语,以便飞身掠到场边的护卫身边,扬手便抓起两个,双臂轻振,两个可怜的士兵全身经脉立时寸断,每寸肌肤摒裂,鲜血飞溅,成为可怕的血人。

  凄厉的喊叫,就像是地狱的厉鬼现身于人间,大厅之中阴风阵阵。

  声历喝,鲁图先抛出了手中的两个血人,两团翻滚不休的血光以两道诡异无比的路线飞向了正在全力施术攻击叶天龙的香玫。

  看到如此可怕的场面,所有的护卫士兵无不发出惊惧之极的惨叫,冰血鬼族男人的可怕和无情终于让他们亲眼见到,亲身体会到。老实说,看到如此的场面,胆子小的人,甚至连周路都看到双脚发软。

  鲁图先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对于他来说,任何人的生命都比不上他所决定效忠的主君,即便是要献上他自己的生命,也绝不吝惜。

  决定动手,就没有再由于和思考的机会,也没有丝毫的停顿时间。

  冰血鬼族男人的双手不停的抓起场边的护卫士兵,每个到了他的手中,全都变成了可怕的血人。

  要破“柔情缚身,黯然化骨”这门奇术,就必须反其道而行之,采用冤魂怨念以及血煞来冲击施术者的心神。因为建立在绝世媚术之上的奇术“柔情缚身,黯然化骨”,最大的忌讳就是人心之中的怨念。

  虽然说从来没有个人破解过“柔情缚身,黯然化骨”这门奇术,但冰血鬼族的男人笔记功能也是曾经深入的研究过对策,更重要的是,他也听说过些关于这门奇术的优劣之处。

  无辜的护卫士兵,被鲁图先这样当作肉体武器,自然心中的冤屈和怨念就最为炽烈。这些人的怨念在鲁图先的法术之下结合在起,那种无处发泄游走的冤魂之气是极为可怕的,更重要的是,鲁图先还加上了自己的血来引路,用自己的心神来控制引导。

  其实这样的作法,对于鲁图先来说,也是非常凶险的。毕竟他也是在用自己的全部心神和精力来施展骇世的法术,他的精气神已经全部落在他所引导和控制的冤魂血煞。丝毫的差错,就会导致冤魂血煞的反舐,让他自己也堕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之中。

  血光在香玫的身边不断的爆裂,血肉飞溅,整个大厅都弥漫着股极为可怕的血腥味道。果然如鲁图先所料的,他的攻击没有引起整个力场的爆炸,而且香玫脸上的神情也渐渐变得有些怪异。

  虽然身处在如此可怕的场合之中,但是剩下的那些个护卫士兵也不敢逃走,他们只有战战兢兢的站在原地,祈祷着鲁图先下个不要抓到自己。

  光影幻,暗黑族的少女出现在场中,在她的身边,是女神战士的首领,两个人均是脸色阴沉,披挂整齐,听到千米那的异变,她们也终于赶来了。

  看到冰血鬼族的男人在施展冰血鬼族最为可怕的绝技“血煞破魂”,深知其中凶险的玉珠银牙咬,转首对身边的辛西雅说道:“辛西雅大姐,麻烦你们在旁替我护法,接下来的事情只有全部靠你们了。”

  “你要做什么?”辛西雅不解的望着玉珠,“柔情缚身,黯然销魂,这种上古奇术据说还没有个人破解成功过,你千万不要太过冒险了。”

  “我知道,但总要试试看吧!”玉珠十分凝重的说道:“鲁图先的血煞破魂术可以冲缓柔情缚身,黯然销魂的威力,那么我就用九煞幻形,暗魂破空来硬捍。”

  “九煞幻形,暗魂破空!”

  辛西雅芳心猛的震,双明眸也顿时焕发出阵异彩。因为她知道,玉珠所说的“九煞幻形,暗魂破空”,也是上古的奇术,甚至可以这样说,它就是暗黑系的终极武技,从百族大战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大陆上。

  “你居然会这种奇术?”

  “是的,我刚刚领悟不久。”

  玉珠轻轻叹息了声,望着场中的叶天龙和香玫。虽然这段时间,她的武技在逐步提高,但是施展暗黑系的终极武技“九煞幻形,暗魂破空”,她还是没有完全的把握将其施展出来,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形,也只有进行次赌博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玉珠拔出了身边的长剑,左手捏诀,右手举剑,樱口中吐出了连串绵绵的声浪,令人闻之顿感神智迷乱,脑门震撼。

  辛西雅手中的飞电标枪向上举,女神战士们会意的四下散,各按方位站定。

  手中高高上举的长剑拂,玉珠的双脚踏出奇幻玄妙的步伐,以种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绕着叶天龙和香玫两个人周,而在旁人的眼中,就像是下子场中出现了无数个玉珠,将叶天龙和香玫团团围住般。

  可怕的阴风寒涛乍起,灯火摇摇,就连玉珠那原本清丽秀美的玉颜上的脸色也突然变得阴森可怖。

  焉的,玉珠的全身涌起阵淡淡的黑烟,随风飘旋中,她的身形逐渐隐没。

  此刻的场面,已经显得十分诡异。

  云烟翻腾之中,血煞的历叫让人心悸,阴风发出的旋舞异响更是像金属在快速摩擦般,令人齿酸。偏生在如此可可怕声浪之中,玉珠口中发出的迷魂乱智之音依旧十分清晰的传出来。

  圈,两圈,三圈

  等到第九圈的时候,玉珠的声音变,只听到她声低喝,手中的长剑焉的爆出了黑色的火焰,就像是条浑身翻腾着黑色火焰的狂龙,脱离了她的右手,扑向香玫。与此同时,玉珠突然双手向上伸张,像是向上天求告。她的脸色也是可怕的灰中泛青,秀气完美的五官猛的扭曲变形,樱口张,明眸突,状极为可怖。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玉珠的身形似乎正在以种不徐不疾的速度,慢慢向下方隐没,融化,消失。

  黑烟越来越浓,好似墨汁般,甚至粘稠如有形质的实物,就连鲁图先抛出的血人都在它的范围之外被无形之力挡住,并逐渐消化。

  场中的阴风更历,灯火摇摇,黑气在两丈范围之内回旋,光度渐暗,空间里,充满了妖异的气息。

  黑烟翻腾,浓缩,即便是势力再不够的人,也看出了黑烟之中所笼罩困住的强大力量旦爆发出来的话,那将是令人无法想象的。

  辛西雅等女神战士提起了十万分的精神,因为她们知道接下来,可怕的暗魂就要破空而出如果她们不能抵挡的话,就会被强大的暗魂吞噬。

  所谓的“暗魂破空”,其实就是暗黑族利用他们特有的体质,以及他们和暗黑魔神之间的契约,以他们神魂引路,将暗黑魔神强大的战魂从异空间召唤过来,从而大幅度的提高施术者的战力。它与暗黑系终极魔法“魔神启示录”之间最大的差别就是,它是种借力的行为,不会毁灭掉施术者本身,而“魔神启示录”却是种玉石俱焚的可怕魔法。

  位于中心位置的叶天龙却是另有番感受,似乎有股极大的力量将他的身子在撕扯,确切的说,应该是在分裂他的神魂六识。

  黑色的烟云中先是出现点阴绿色的妖火,接着很快就扩散为满室飞旋的绿火流光。血煞的啾啾鬼叫声越发凄厉,暗黑魔神的战魂带着强大无匹的杀气和魔焰出现了。

  个,二个,三个。。。。。。

  玉珠的身形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九个浑身散发着诡异杀气和魔焰的暗黑魔神战魂。

  旁边的鲁图先已经停手了,因为暗黑魔神的战魂现,他就知道自己的血煞已经完全失去作用了。而且,对于他来说,先前全力所施展的“血煞破魂”,已然将他的精力全部透支。

  声来自九幽无间的历喝,震的真个大厅好似爆发了地震,屋宇发出不堪重负的抗议声,站在周边的鲁图先辛西雅等女神战士好象是被股无形的力量猛的推了把,步伐踉跄的退了好几步。

  精力早已透支的鲁图先更是不堪,真个人退了七八步后,还是无法稳住身形,个翻身跌倒在地上。

  剩下的几个幸免遇难的护卫,此刻更是连滚带爬的翻出了大厅。

  九道暗黑魔神的战魂猛然扑出,向叶天龙和香玫两个人所在的地方全力攻击。

  叶天龙的身上猛的爆出了暗黑的烟雾,将他的真个身形遮蔽,无比狰狞恐怖的面孔在烟雾中忽隐忽显。而香玫的身上则是急速散发出桃红色的气旋,她身上的衣物早已化为阵青烟,中有桃红色的气流在她的身周高速旋舞,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妖艳的粉色肌肤,是真个诡异场面之中唯的可看点。

  阴风狂作,魔焰冲天,黑烟向四面八方急速的奔泻,夹杂着庞大无匹的力量席卷了整个大厅,椅子碎裂,石柱坍塌,真个屋顶被只无形的打手举到了半空,随风化作了无数的碎屑。

  暴乱的场面,没有个人具体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全神戒备的辛西雅等女神战士也只有在各种能量爆发的狂乱力场之中,全力施展武技,保护自己免受伤害。

  声凄厉的悲叫,团绯红色的血雾在无边的暗黑之中生成,朵艳丽的桃花从血雾之中闪现,架云穿雾,似乎要穿越魔焰黑雾。

  突然,有个高大无比的身影出现在无边的暗黑之中,虽然魔焰缭绕,黑烟笼罩了真个场面,但是这个身影却是比他身周的黑暗更要黑暗,扭曲变形不定的身影带出的却是无可匹敌的骇人魔气,即便是隔了很远的辛西雅,也从心底里面生出了股惊惧骇然的感觉。

  黑色的身影伸出了只手,确切的说,应该是手形的黑影,当它指向那朵艳丽的桃花,魔焰,黑色的闪电急速跳跃,接着声震耳巨雷,桃花形影具消。

  阵血雨洒落,切异象突然消逝。那个巨大的黑色身影冲天而起,带着无边的黑暗,有如划破天际的流星,天边传来了有如雷鸣般的怪异声响,真个城市都在颤抖,大地震撼。

  “地震了吗?这是怎么回事啊?”

  城中的军民在惊骇不已的四处奔走,到处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再也没有异常的事情发生。

  这夜,城中约有八千间房屋遭到不同程度的损坏,九百五十余名居民受伤。

  虽然官方以地震来解释,但是很多人还是不死心的去挖掘个中的机密,以为发生异变的中心点可以在城主府,不过他们无法得到任何有关这切的情报,可见叶天龙方封锁消息的手段是何等的高超。

  只有当时在长的某些具有异能的魔法师将天边的怪异响声猜测翻译出来。

  “哈哈,我终于出来了!”莳猜{璔髏

  这样句无头无尾的话让无数才智之士绞尽脑汁,费尽心思,到底有什么样的含义在其中,而且这句话还是用种最古老的,几近传说中的魔法语言说出来的。

  叶天龙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玉珠和鲁图先虽然比他早点苏醒,但是身子依然十分虚弱,辛西雅等女神战士可以说是寸布不离,守护在叶天龙的身边。对外出面主持大局的是修罗,他和主持神殿大局的左心兰相互之间配合十分融洽,确保了新近征服的南方诸州没有出现任何的异动。

  在召来修罗详细询问了情况之后,叶天龙终于可以十分放心的修养。因为就在昨天,伊春被他那些心生叛意的部下抓起来送到了神殿的手中,现在正在押解前往林济城的途中,这样来,南方诸州再也没有审核势力可以影响到叶天龙了。

  同时,伊春的抓获也意味着影响叶天龙皇位稳定的人又少了个。现在,除了尤那亚之外,已经没有任何个法斯特皇室的成员,在继承关系上比叶天龙更加接近皇位。

  更让叶天龙高兴的是,公孙世家在南方诸州的势力于修罗和范铜主持的连续打击下,已经被铲除十之七八,天龙密谍的势力在暗中乘机扩大自己的地盘。之所以进展如此顺利,是因为被抓获的月舞宫主招出了她说知道的情报,再加上公孙世家的信物,让公孙世家的人陷入咯额混乱。

  可以说,公孙三娘这次是大大的失败了。她原本想利用诈降来接近叶天龙,为了演好这场戏,她也是下了极大的血本。如果能够顺利击杀叶天龙,固然是十分合算的,但是现在却是败涂地。

  “柔情缚身,黯然化骨”是公孙三娘最为得意的绝技,她自身的精气神也受到了极大的损害,因此也根本无暇顾及其他的事情,找地方躲起来疗伤了。

  五天之后,叶天龙的身体在飞速的恢复,而鲁图先和玉珠已经基本上恢复到八成左右。说起当时的情形,每个身处其间的人都不禁为之咋舌,可以说,叶天龙是在鬼门关走了个来回。

  但是具体当时发生的事情,不管是叶天龙,玉珠还是鲁图先和辛西雅等女神战士都无法说出准确的情形,他们唯可以确定的是,香玫已经骨肉成粉,因为现场找不到丝毫香玫存在的证据。

  “以后,我再也不会逞强好胜了,这个世界上实在有很多的奇能异技,我会十分小心的。”

  面对辛西雅等女神战士关切的眼神,玉珠那尚未完全恢复的苍白脸色,在心疼之余,叶天龙乘乘的答应她们的要求,以后再也不犯这样的错误。

  说实在的,经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