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怕的潜劲。

  “困兽之斗,想和较量下吗?”

  叶天龙不慌不忙,身形略顿,手中几乎是在同时幻出了烈焰飞腾的天魔圣剑,黑色的剑芒暴涨之中,口气向攻向自已的华柔劈出了三剑之多。

  烟雾激荡,黑色的剑芒所到之处,烟雾立刻消散。

  冲向叶天龙的华柔好似不知道躲闪般,直直的迎向了叶天龙的天魔圣剑。剑过无痕,甚至连丝的血迹都没有出现。

  剑过无声,甚至连点的阻碍都没有感觉到。

  "不好,大家小心!"叶天龙心神电转,便知道华柔使出的是声东击西的计谋,而且像如此高超的幻形攻击,也只有暗黑族的"分身幻形术"练至化境之后,才可以使得出来。

  辛西雅等女神战士娇叱声,纷纷长身而起,手中的飞电标枪更是幻出了奕奕的电光,八方合围,压向了包围圈之中的华柔。

  叶天龙和众人都料错了华柔的行动,华柔走的方向,恰恰是众人之中身手最为高超的玉珠,也是叶天龙认为华柔最不可能选择的对手。

  只听得玉珠声娇叱,接着是数声剑击得清脆鸣声,待场中的黑色烟雾散尽,只见玉珠呆立在那边,手中的长剑无力的垂在她的身右,华柔的身影早已不知去向了。

  “这是怎么回事,华柔他人呢?”

  叶天龙不觉惊讶的飞身掠到玉珠的身边,急促的询问道。而此时,辛西雅等女神战士早已飞身到各处,仔细搜索华柔的下落来。

  “陛下,都是我不好,没有能够拦住华柔,让她跑掉了。”玉珠满脸的愧色,低头对叶天龙懦懦的说道。她的下巴,几乎就要碰到翘挺的酥胸了。

  “你没有什么事情吧?”叶天龙虽然惋惜华柔的逃逸。但是最让她担心的还是玉珠。“我也没有想到,华柔这个贱人的实力居然这么强,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我就和她磨嘴皮,我们大家合力拿下她就是了。

  听到叶天龙这样的话,玉珠更加歉疚的低头,光洁白嫩的下巴,已经埋到酥胸之间。

  “不要难过了,逃了就逃了,下次有机会再抓她不就可以啦!”叶天龙微笑着,伸手托起玉珠的下巴,将她的臻首抬起来。

  “都是我不好,陛下,请您恕罪。”玉珠双眸之中闪过不安的眼神,脸色苍白的望着叶天龙。

  “阵前纵敌逃脱,此罪不可恕!”

  叶天龙隐隐觉得玉珠神情有些不对劲,但是他又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只好将脸板,十分严肃的对玉珠说道。

  顿时,玉珠的脸色更加变得苍白起来,副惊吓的样子,双唇蠕动,似乎要对叶天龙说什么。

  “我回好好惩罚你的,你马上回房间洗干净了屁股等我。”

  叶天龙凑过去,在玉珠的耳边轻轻的笑道,顿时玉珠的俏脸飞上了片红晕,眼波涤荡,那神情说不出的动人。

  "还不快去,难道还要我多打你几下屁股吗?"看到辛西雅等女神战士正从各处搜索回来,叶天龙忍不住伸手轻轻拍了下玉珠的粉臀,怪笑着对暗黑族的美女说道,"遵命,陛下。"玉珠的贝齿轻咬了下朱唇,顺服的转身,往房间行去。

  第章完

  第二章甜美惩罚

  盛大的庆功宴结束之时,已是月上中天,奉命派人暗中在城中搜查华柔的鲁图先却带来了个不好的消息,尽管他动用了手下所有可以派上用场的干探好手,但是依然无法找到月之神殿的蛛丝马迹。

  “陛下,真的很抱歉,城中我们的人手还是严重缺乏,天龙密谍在这里也仅仅是设立了个据点而已。”见到冰血鬼族的男人这样说,叶天龙淡淡地笑,道:“玉鸣阁的人有没有什么消息传来呢?”

  “回陛下,我和他们碰过头了,在这边潜势力最大的还是公孙世家,他们才是帝国南方的地头蛇,经过数百年的经营,她们的势力已经深入到帝国南方的三教九流,如果月之神殿的人得到她们的帮助,我们很难查到对手的踪迹。”

  说到这里,冰血鬼族的男人眼中闪过丝难以察觉的杀机,对叶天龙说道:“陛下,我们新近刚刚得到帝国南方的控制权,为了以后的安全,就让神殿的人把公孙世家的势力连根拔起吧。”

  看了鲁图先眼,叶天龙点点头,说道:“好,详细的计划就由你负责安排和实施,我会让左兰心的人全力配合你的,”

  “遵命,陛下。”

  冰血鬼族的男人低头向叶天龙行礼完毕,抬起头来,向叶天龙保证道:“请陛下您放心,不出三个月,我会给您个十分听话的帝国南方领土。”

  “我相信你能够办到。”

  叶天龙伸手轻轻拍鲁图先,浑然不顾冰血鬼族男人脸上那种不自然的表情。冰血碜宓哪腥撕懿幌肮弑鹑擞胨涞那酌芙哟ィ且短炝雌不对诤吐惩枷人祷暗氖焙颍乃募绨颉?

  “我会把范铜和修罗他们留下帮助你的。”

  “这样就更好了,有了范铜和修罗两位大人的帮助,定能够事半功倍。”

  听到叶天龙要将他帐下两员虎将留下协助自己处理帝国南方的事务,鲁图先自然十分高兴,范铜和修罗的强横武技自不用多说,尤其是机智多谋,果敢决断的修罗,这个号称佣兵之王的男人绝对会是自己的大得力臂助。

  随后,叶天龙将左兰心和神殿高级长老们找来,宣布帝国南方的诸州事务均由神殿的人来处理,而他仅仅派遣了鲁图先修罗范铜三人协助,随同修罗来的,当然还有天龙军团的三千名佣兵。

  对于叶天龙这样的安排,神殿的高层人士自然是十分高兴的,本来他们还在头疼如何防止叶天龙插手,毕竟打败吉里曼斯的最大功臣就是叶天龙,加之叶天龙本人在神殿军团士兵中的神勇之名,如果说叶天龙提出接手南方诸州的话,他们也说不出反对的话来。

  可是现在,叶天龙居然这样大方地将南方诸州交给了他们来处理,自然神殿的高层人士对于叶天龙提出的其他条件满口答应下来了。

  殊不知,叶天龙浑然不怕神殿的人搞鬼,来他已掌握神殿的最高首领左兰心,二来他所安插的鲁图先完全能将局势控制住,何况又有修罗和范铜两个武技强横无比的高手,想来现在帝国的南方诸州已经没有什么敌手可以与之抗衡了。

  更为重要的是,叶天龙现在要和尤那亚决战,这样南方诸州的稳定相当重要,按照晨月和月如的说法,就是让帝国的南方诸州成为他的后院,个能够提供足够赋税的后院,这也是叶天龙和神殿的约定。

  由神殿来主理南方诸州的话,叶天龙就可以集中精力和尤那亚交战,这便是当前最为妥当的个计划,叶天龙不可能将他的宝贵后力浪费在帝国的南方诸州,至少目前这段时间是绝对不行的。

  庆功宴结束之后不到两个时辰,神殿的使者便带着叶天龙和神殿圣女在祭司联手签署的义书奔向了帝国南方诸州,包括原来吉里曼斯治下的州府以及那几个边境的自治州。这些使者之中,神殿的雅格斯丹长老身负最大的使命,他所要面对的是拥兵十万的南方军团。

  从法斯特的内战开始,南方军团便在军团长佛朗索瓦的统领下,按兵不动,哪方也不参加,安心守卫在帝国的南疆。原来他们还不在叶天龙的考虑范围之内,但是随着帝国南方诸州的到手,南方军团便成为摆在叶天龙面前的道难题。

  到底南方军团的佛朗索瓦心中在打着什么样的算盘,叶天龙必须要把他弄清楚,不然的话,留在南疆的南方军团永远是他腹地的个隐患,因为现在帝国的东方和南方基本上已经划到了他的势力范围之内了。

  在奔赴各地的使者离开林济于的同时,支万人的圣殿军团部队悄然开拔,他们的目标自然是潜逃回吉里曼斯老窝的六太子伊春。

  把切事务处理完毕,叶天龙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房间里面早已有香汤准备好。在两个曲线玲珑,如花似玉的妙龄侍女服侍下,叶天龙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满身的疲惫顿时烟消云散。

  现在,他终于有时间好好看下这间左兰心特意为自己准备的房间了。

  室中的陈设果然是富丽奢华,而且摆设的又很有风格,张白玉案几两具披锦绣墩,几上有暖炉,炉上调了只景泰蓝茶壶。壶盘之内,是与茶壶同质的四只茶杯,乖乖!这可是万金难求的茶具。

  如果换做以前,叶天龙还真的看不出眼前这套茶具的珍贵,可以说左兰心的片心意就白费了,但现在叶天龙在绾贞的熏陶之下,对于茶具有了点认识,他知道眼前的这套茶具在全大陆也找不出第六套来,因为当时同窑烧制的就有五套,而现在不管是材料,还是制作的师傅,都已经成为消失的历史。

  “神殿还真是有钱啊,这套把它弄回去给绾贞了。”

  看到茶具,叶天龙不禁想起远在艾司尼亚的绾贞,再想起绾贞的深情可人,顿时决定回去的时候要给绾贞带去点惊喜。

  主意打定,叶天龙的视线也从案几上离开,当朝里面看的时候,他的眼睛顿时亮,最让他满意的便是靠里墙有张软绵绵香喷喷,锦被豪华温暖的大型绣塌,袭巨大香罗帐深垂,将这绣塌完全笼罩起来,帐上绣了千万朵梅花,在几乎透明的香罗纱上,花朵显得极为突出而美丽。

  在房间的右方,是向南开的两扇大长窗,外层是雕花的窗格,内层是明窗,更内层是淡黄铯的纱窗帘,帘内可看到外界的景物,天朗星稀,看去外面是座美丽的花园。

  室内不但有名贵的大暖炉,四壁也有四具暖炉,不过这个时候,根本不许要它们制造温暖。其实在这里,几乎可以说是四季如春,只能说是为了追求种超乎民众的享受,才会把这些流行于北方贵族的设施弄来。

  刚刚坐到软榻上,还没有仔细感受下,就听道门外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接着是清脆的扣门声。

  “陛下,我们可以进来吗?”

  说话的是女神战士的首领辛西雅,叶天龙听得出外面共有五个人的脚步声。

  “进来吧!”

  披着袭织金川绸睡袍,叶天龙舒服的斜倚在那张软榻上,他的嘴角挂着丝奇异的微笑,饶有兴趣的望着推门进来的女神战士首领。

  出现在叶天龙眼前的辛西雅,早已不是战斗的装束,经过番修饰的女神战士首领,肌肤雪白胜雪,披着袭蝉翼似的轻纱罩袍,这样袭薄薄的轻纱罩袍根本遮不住她丰满惹火的娇躯,几乎等于没穿。

  再看罩袍内,真够瞧的,件仅能托住丰硕||乳||峰的红色肚衣,条勉可遮羞的中衣,那凸起处如奇峰怒突,窄小处不胜盈握,玲珑别透,令人心荡神摇,每走步路,那酥胸跌宕起伏,挂在酥胸上的肚衣更始随之摇摇欲坠,那白玉凝脂似的粉弯雪股—反射着壁灯的光芒,透出夺魄的晶莹,端的是千娇百媚,绝世风情,即便铁石心肠也会为之消融。

  春满眉黛,辛西雅用水汪汪令人心跳的媚目望着叶天龙。

  “陛下,您要处置的人带来了。”

  虽然心中知道辛西雅说的是什么,但叶天龙还是十分期待接下来的事情。

  随着辛西雅莲步轻移,跟在她后面的人进来了,顿时,叶天龙的眼中光芒大盛。

  只见四名女神战士抬着个绝色少女款款进来,这四名女神战士虽然也是袭轻纱罩袍,但是丰满的胴体上包裹着的是和辛西雅完全不同的装束,黑色的皮手套直戴到手肘的位置,皮质的马甲束腹将她们的小蛮腰箍得不堪盈握,马甲束腹延伸到酥胸玉峰边,变成了半圆形的杯托,刚好托在女神战士丰硕柔美的玉||乳||边缘,顶端将将把樱红的||乳||珠遮住,但是在她们走动之际,那||乳||珠却还是忽隐忽现,引人无限的目光。

  黑色的皮质短裤呈小小的三角形,如果从后面看的话,大部分的雪白玉臀都裸露出来了,底下黑色的战靴包裹着线条优美的小腿。

  而最让叶天龙心荡的,还是被女神战士高举的绝色少女,和女神战士首领同样只穿肚衣和短中衣的她,并没有穿罩袍,而且她身上的肚衣和中衣都是轻纱所制的,薄如蝉翼,根本无法发挥其挡蔽的效果。

  明亮的壁灯照耀下,晶莹柔嫩的粉腻雪峰和其上的点樱红呼之欲出,雪白平坦的香腹之下,萋萋的芳草柔顺平滑,配上那白玉凝脂似的粉弯雪股,简直可以令人为之发狂。

  两个女神战士抬着她的玉腿,两个女神战士则抬着她的玉臂,在半空中,她就像是个大字般的平躺着,垂下的黑发在她的脑后轻轻飘荡。

  虽然没有看到她的面孔,但是从这绝美的胴体,这玲珑剔透的身材,这雪白晶莹如玉似脂的肌肤,叶天龙知道她就是暗黑族的少女玉珠。

  站到叶天龙身边辛西雅轻轻做了个手势,四名高举着玉珠的女神战士便同时向前起步,几乎是个跨步就到了软榻的跟前,原本高举在半空中的玉珠此刻也被她们举到了叶天龙的面前,但是她们没有马上将玉珠放下来,而是在原地转了半圈后,把玉珠打横平举到叶天龙的面前。

  “陛下,请您验明正身。”

  耳边传来女神战士首领那略带妖媚的娇声,让好色的男人不觉食指大动。

  叶天龙伸手轻轻揭开了玉珠身上的短中衣,用手指摩挲了下那晶莹剔透的冰肌玉肤,感受到女神战士手中的暗黑族少女那种激颤和不安。

  “阵前纵敌,你说该如何处置?”低头在暗黑族的少女耳边吹了口气,叶天龙故意压低声音说道。

  “玉珠知罪,请陛下您发落。”含羞带怯,于颜绯红,暗黑族的少女低低的回道。虽然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芳心之中却带有丝莫名其妙的期待和渴望。

  忍不住低笑了数声,叶天龙用略带沙哑的声音说道:“很好,把她放下来。”

  在叶天龙的命令下,女神战士将玉珠放在他的面前。

  暗黑族的少女面朝下,背向上,俯伏在叶天龙的面前,个大大的靠垫放在她的小腹下面,这样来,玉珠的粉臀就高高弓了起来。

  在明亮的壁灯照耀下,透过轻纱中衣,不单是粉白柔嫩的臀丘,甚至连谷间的桃源秘地也无保留地暴露出来,虽然她的两腿合拢夹紧,但蜜巢肉唇以至绒毛覆盖的花园也隐约可以看到。

  “要打屁股了。”玉珠直觉的这样想着,因为她也直觉在这样难堪的姿势下,她的臀部便向着叶天龙无防备地耸起,甚至令人产生像是自己耸起屁股引诱人来打的错觉。

  “真是个可爱又漂亮的屁股啊。”叶天龙慢慢拉下了玉珠的短中衣,望着她幼滑而有曲线美的粉臀,忍不住用手温柔的抚摸起来。

  “陛下,你需要鞭子吗?”女神战士首领腻声在叶天龙的儿边说道。

  叶天龙不禁反手在辛西雅滑不溜手的粉脸上轻轻扭了把,笑到:“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些招数的啊?”

  从后面抱住叶天龙的虎腰,用那丰硕翘挺的雪峰在他的背上厮磨着,辛西雅媚笑如花,对着叶天龙的耳朵吹了口气,“还不是陛下你教导有方。”

  哈哈笑,叶天龙的手掌突然举起,然后落到了玉珠那毫无防备的粉臀上。

  “啪!”

  柔嫩幼细浑圆的臀丘阵轻微的摇晃。淡淡的粉红色从雪白晶莹的粉臀肉丘上慢慢浮现出来,看得男人不觉心跳加快。

  “做错事情,就要受罚。”用手温柔的抚摸了下玉珠的粉臀,叶天龙故意用严肃的语气宣布道:“辛西雅,你们也记住,以后不管是谁的事情做不好了,都要受到惩罚。主动认错的,二十大板。否则,最少也要打四十大板。”

  说罢,叶天龙手起掌落,接二连三的拍打着暗黑族少女那娇嫩的粉臀。

  随着“啪啪”的拍打声,雪白柔细的肌肤上娇红手印开始越来越多,原本有些发凉的臀丘也渐渐变得火热起来。

  玉珠细细的呻吟声中,夹杂些许的快意,因为不知不觉中,她的心神回到了遥远的童年,依稀之间,似乎是长辈在打不听话的孩童,那种久违的温暖感觉,淡淡的涌上了她的心头。

  见到玉珠边在轻轻的呼痛,边却又像是眉开眼笑的样子,辛西雅和另外几个女神战士不禁有些奇怪,难道说打屁股也会有什么快乐的事情吗?

  “奇怪,为什么会感到那里疼呢?”

  幽暗的密室里,月之神殿的圣女华柔变得心神不宁起来,原本她是在密室里打坐调息,想要尽早治好身上的伤势以便离开,不烽突然间的阵心血涌动,接着自已的屁股上居然传来阵阵隐隐的痛楚。

  “那里好像并没有受伤啊!怎么会那个地方疼呢?”

  华柔反复思忖,也想不起来自已的臀部什么时候受伤了,但是现在臀丘上的痛楚好像益发的清晰起来,虽然隔着裤子,可是她依然可以感受到臀丘上的阵阵火热。

  发的清晰起来,虽然隔着裤子,可是她依然还可以感受到臀丘上的阵阵火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心中又恼又羞,但更多的还是惊骇和恐惧,联想到之前的种种奇怪迹象,她已经隐隐悟到了点东西。

  果然,阵熟悉的感觉从内心深处涌上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