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听宁素女姐姐吹箫的,可是桃花园都被你毁掉了,人家要你赔。」

  眼神注视着宁素女手中的玉箫,叶天龙想起了早上那段神秘的箫声,可以说要不是箫声及时出现,他也不可能获得如此的突破。

  想到这里,叶天龙柔声问宁素女道:「早上那曲箫声,是妳吹的吧?」

  似乎是受不住男人如此的直视,宁素女的明眸之中闪过丝羞的神色,朝叶天龙轻轻的点了下螓首。

  「我要好好谢谢妳。真是太美妙了,有如此九天仙乐,令人浑然忘我。」心中暗暗惊讶的叶天龙由衷说道。他实在没想到,宁素女在箫声上的造诣居然如此高。

  「不用谢啦!」倩公主在边笑嘻嘻的说道:「如果喜欢的话,可以让她天天都吹给你听啊!」

  在诸女不禁会心的微笑之中,宁素女的神情变得更加羞涩,只听她娇羞的低声说道:「我也是刚刚才入门,距大成之道还有很大的差距。」

  「对了,今天大好的时光,又遇到件大喜事,我们不如请月如小姐和宁素女小姐琴箫合璧,为我们大家奏曲仙音。」

  晨月的提议立刻得到了诸女的致同意,月如的琴声,本来就是冠绝大陆的,而宁素女的箫艺臻化,也令诸女叹为观止,现在这两个人的合奏,定是令人无比期待的。

  「好啊!只要宁素女小姐不嫌我琴技太差,我倒非常乐意为大家合奏曲。」

  月如十分大方的接受了晨月的提议,而连声推辞的宁素女在诸女和叶天龙那样期待和热切的眼神之下,最后也是明眸发光,用力向他们点头。

  众人发出阵欢呼声,簇拥着月如和宁素女离开了练武场。

  「笃笃笃!」

  轻柔的叩门声传来,刚刚坐下的叶天龙,放下手中的地图,抬起头来,道:「谁?」

  晨月甜美的声音由房外传来道:「是我,晨月。」

  「进来,门没有锁。」

  话音刚落,晨月已经推门而入。她的身上虽然只是穿着件普通的丝质白色四幅裙褂,外披件湖水绿的小背心,但是配上她那清丽典雅的玉容,柔弱之中带出无上的高贵,确是美赛天仙,令男人顿生怜爱之心。

  「来,该是吃药的时间了。」

  晨月的双手端着白玉托盘,上面是盏水晶制的玲珑小碗,里面的碧绿色汁液还在袅袅的冒着丝丝热气。

  「这又是什么好东西啊?」视线从晨月她那双白嫩如玉的素手移到水晶小碗,叶天龙不觉苦笑了声。

  「这是按照大姐留下的药方,我亲手煎制的寒魄玄精凝汁,已经整整熬了三个时辰,快趁热喝了吧!」将托盘放到叶天龙的书案之上,晨月伸出双手,小心翼翼的捧起水晶小碗,送到叶天龙的嘴边,柔声对他说道。

  「怎么不是药丸,改喝汤药了?」叶天龙就着晨月的双手,轻轻喝了口,便皱起眉头对晨月说道:「好苦啊!这个实在是太难喝了。」

  「这是大姐再三吩咐的,当进入第二个疗程,就要服用这种寒魄玄精凝汁,它可以让你的心志坚定,化去魔神之灵种在你内心的魔性。」晨月温柔的望着叶天龙,轻轻的说道。

  原来随着第个疗程的结束,叶天龙的魔化也停止了,可以说,他心中的魔性得到了控制。但是于凤舞想要的是,彻底化解叶天龙心中的魔性,因此留在艾司尼亚的晨月,便负起了治疗的重任。

  「那可以不喝这个药,换种别的好喝点的药吗?」叶天龙苦着脸,可怜巴巴的望着晨月,似乎要得到她的同情。

  说实在的,才喝那么小口,叶天龙就已经感到自己的体内好像着火了般,肠胃在里面放肆的纠缠扭动,那种极度不舒服的恶心感是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它本来就是非常苦的,大姐在离开的时候,已经对我说的很清楚了,希望你多多忍耐下。」晨月低头,如花般娇嫩的双唇在叶天龙的额头上温柔的印了下,轻声细语道:「乖,口把它喝下去,就不会太苦的。」

  看看嘴边的水晶小碗,再看看晨月虽然温柔但却坚定的眼神,叶天龙乖乖的张大了嘴巴,口将这小碗的寒魄玄精凝汁全部喝掉。

  「喝完之后,你要马上静坐调息,就按照大姐告诉你的办法进行调息。」放下手中的水晶小碗,晨月急急的对叶天龙说道。

  没有多说什么,叶天龙已经开始了静坐调息,因为此刻他的身上好像是万针穿剌般,接着是无边的痛楚有如浪潮般涌过来,如果不是运功抵抗的话,他早已大叫出来了。

  越是运功抵抗,肉体的痛苦就越发清楚,似乎全身每条经脉都在被狠狠的拉长,然后再猛然缩短,在这涨缩之间,气血翻腾,每个毛孔都在冒出火焰。

  咬牙按照于凤舞所说的运功调息,苦苦的运行了周天,痛楚稍稍减轻,叶天龙刚刚松了口气,还没有来得及和晨月说话,第二波的痛楚君临了。

  真气狂乱,脐下的丹田处好似要炸开,胃部要往外翻,而五脏六腑却痛得陡然收缩,叶天龙顿时眼冒金星,大汗淋漓。

  「你怎么啦?」

  见到叶天龙双睛怒突,额头的冷汗有如泉涌,脸部的肌肉扭曲,整个人好像是变成了厉鬼般,可怖的形相令晨月大惊失色。

  叶天龙根本无暇和晨月说话,说实在的,他也根本听不到晨月在说什么,他现在所有的心神,都在和体内翻腾的剧痛斗争。

  每运行周天,痛楚就会短暂的减轻点,然后再次君临时,却又会更增加倍,真痛得他神魂离体,痛得他发出可怕的厉号。到后来,叶天龙已经分不清状况,除了痛楚之外,他没有别的感觉加意识。

  好漫长的个时辰啊!叶天龙身上每条筋肉每个细胞,都在做令人刻骨难忘的痛苦脉动;全身的衣服,全被他身上排出来的,近似血浆的浓腥液体所浸润。

  站在边的晨月直在心惊胆颤的望着叶天龙,生怕他会出什么事情,但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双明艳动人的妙目之中,已经是珠泪打转。

  幸好这间书房的隔音效果非常好,不然的话,其它的人听到叶天龙在房间里发出如此痛苦的厉叫,还以为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件。

  天地片浑沌,叶天龙从浑沌中醒来,只见晨月十分关切的低头望着自己。再看自己,居然是躺在地上,全身都已经湿透了。

  「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啊?」看到叶天龙睁开眼睛,晨月十分紧张的问道,同时用手中的白色丝巾轻柔的擦拭着叶天龙的额头和脸颊。

  「我晕了多久了啊?」叶天龙的双唇颤抖,好半天才说出话来。

  「没多少时间。我见你从椅子上倒下去,发现是晕倒了,刚要准备把你扶起来,你就醒转过来了。」晨月边说着,边伸手吃力的将叶天龙从地上扶起来。

  「刚刚真的是把我吓坏了,差点儿就要叫人了。」说着,晨月还心有余悸的伸手,轻轻拍了下自己的酥胸。

  「刚才我也以为自己要死掉了,真的不是故意吓唬妳的。」喘了阵之后,叶天龙苦笑着对晨月说道。经过这样场痛苦的折磨,他的脸色苍白,几乎连双目之中都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我也不知道,服药之后会有如此的反应,我真的是不知道」见到叶天龙在如此的情形之下,还要考虑自己的心情,为自己着想,晨月的心里感到莫名的感动,同时又觉得非常难过。

  「下次,我宁愿妳端过来给我喝的,是妳亲手秘制的种玉汤。」见到晨月的珠泪如断线的珍珠,从无瑕的粉颊上滚落,叶天龙强打精神,笑着对晨月说道。

  「你这个人,真是的人家都在为你难过」晨月轻轻的跺脚,忍不住抱住叶天龙的脖颈,激动得在他的脸颊上投下了连串的热吻。

  「哎哟」不小心触及到还在隐隐作痛的地方,叶天龙忍不住呻吟了声。

  晨月吓了跳,忙道:「怎么啦!你哪里还不舒服吗?快点让我看看。」

  在给叶天龙做了全面的检查之后,晨月的颗芳心才真正放回到肚子里。

  「对了,有件事情我直都想问妳的,但老是找不到机会问。」

  见到晨月还是副十分难过和不安的样子,叶天龙提起了另外的话题。他的话立刻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哦!你有什么问题啊!说来听听。」晨月坐到叶天龙身边,温柔的望着他。

  「妳这个神医亲手调制的种玉汤,怎么好像没有效果啊!那次之后,妳好像也没有什么动静」

  虽然叶天龙只是比比划划,但晨月是个非常聪慧的女子,自然清楚叶天龙话语之中的含义。她的张俏脸本来是苍白的,此刻便泛起了两朵美丽的红云。

  「这你可别怪我啊!这不是我的问题,也不是种玉汤的问题。」犹豫了片刻,晨月温柔的拉起叶天龙的只手,将它放在自己的粉颊上,轻轻的摩挲着,道:「要知道你的特殊体质和天赋,想让女人为你怀孕,是非常困难的,因此我才会调制种玉汤,不过没想到,这种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万无失的种玉汤,居然也没有收到应有的效果。」

  呆了下,叶天龙几乎是本能的问道:「那为什么柳琴儿她会怀上呢?」

  苦笑了声,晨月柔声说道:「这个我到现在也还没有真正弄明白,也许只是时的巧合罢了。」

  「巧合?这种事情也会有巧合」

  张了张嘴巴,叶天龙还想继续发问,晨月便已经接下来说道:「我会去做进步的研究和试验,尽量完善种玉汤的效力。」说到这里,凝视着叶天龙道:「你放心,我定会找出解决的办法。」

  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叶天龙自嘲的说道:「其实这样也好,现在的局势这么乱,还是自由点好。」

  晨月时沉默,她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话来劝解,毕竟在没有获得十足的把握之前,她也不好给叶天龙个确切的回答,因为现在叶天龙身体的转变,已经脱离了她以前所预料的程度,她也无法肯定以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因为「九炎天脉」虽然给了叶天龙从来没有过的天赋,但同时也给他带来了完全不同于常人的体质和特性,尤其是在经历了几次生死关头之后,叶天龙的生理机能更是得到了彻底的转变。

  「好了,我还是先去洗个澡再说,现在浑身粘糊糊的,难受死了。」

  见到晨月时无话,叶天龙便站起来,脚步有些飘忽的往外走去。

  "289"

  随后的几天时间,叶天龙渐渐发现,消除魔性的治疗,非但带给肉体越来越大的痛苦,还有个更严重的副作用,那就是他体内的力量也随之在慢慢减弱。

  这是种非常微妙的感觉,因为叶天龙的武技得到了成倍数的提高,所以他的实力减弱,别人时还看不出来,但是叶天龙他自己却十分清楚。

  这样的发现让他不禁产生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如果真的有天他身上的魔性被完全化解了那么他的力量是不是会随之消失,从而将他打回常人的原形?

  在叶天龙身边的人,也明显感受到了叶天龙心里的变化,他的喜怒无常让众人有些不安,尤其是那些对他不太熟悉的臣子,更是对这位新任的皇帝产生出种恐惧感。

  只有在叶天龙身边至亲的诸女,明白到叶天龙的这种变化,实在是因为受到太多痛苦折磨的缘故。试想如果有个人,每天都要受到次令人魂飞魄散的痛楚折磨,那么即便是脾气品性再好,他也会变得急躁,变得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基于上述的认知,叶天龙身边的诸女都尽力去做叶天龙喜欢的事情,让叶天龙感到高兴,让他能够得到尽可能多的安慰和快乐,从而希望能够帮助他减轻些治疗时候的痛苦。

  尤其是忠实执行于凤舞治疗计划的晨月,她心中的愧疚和不安,随着叶天龙日渐增加的痛苦,也在变得越来越大,但是想到这是为了叶天龙和大家的未来,她也只好咬牙硬起心肠,继续她的每天的进药。

  现在,她只是希望,能够早日结束这个疗程的治疗计划,也好让她的心理负担能够获得释放。有时候想想,她甚至怀疑,于凤舞带着柳琴儿等人离开帝都艾司尼亚,也许就是为了避免见到叶天龙因为治疗所受到的无边苦楚。

  身在痛苦之中,时间也似乎过得要慢许多。

  第二个疗程才过了七天,叶天龙就觉得自己好像经过了七个月般,现在他每天醒过来的第件事情,就是确认下自己的力量到底减了多少,然后再去享受绾贞为自己精心烹制的早餐。

  这天早上,叶天龙醒来之后,照例是要起身确认下自己的力量,但是见到绾贞伏在自己的怀中,正沉沉入睡,乌黑亮丽的秀发散落枕上被上,衬托得她露在被外的粉藕般雪白的手臂更是动人心弦。

  叶天龙不忍心惊醒怀中的娇人,便伸手环抱着绾贞,正想再小睡片刻,不料他的手臂动作却惊动了绾贞。

  “嘤咛”声,意态慵懒的在叶天龙怀中翻身,绾贞睁开了眼睛。

  眨眨眼,见到阳光透过窗户射入房间,绾贞不禁猛的下子将被子掀开,从床上坐起来。

  “糟糕,糟糕,要迟到了。”

  绾贞边念叨着,边伸手去抓床边的衣裳。不想那青春焕发,峰峦起伏的美景和粉嫩腻滑的晶莹椒||乳||完全落入了身边好色男人的眼中。

  “怎么啦!为什么这么慌慌张张的?”叶天龙忍不住伸手将绾贞抱在怀中,边亲吻着她那嫩滑的粉颊,边在她的小耳边轻声问道。

  “去给陛下您做早餐啊!”绾贞想也不想,十分自然的回答道:“要不然的话,等下您吃什么呢?”

  “小乖乖,还要做什么早餐啊!这里不是已经有现成的早餐吗?”叶天龙怪笑着,只手在绾贞晶莹如玉的嫩||乳||上不安的游动着。

  不安的扭动了下娇躯,不明白叶天龙所说的早餐到底指的是什么,绾贞忍不住发问道:“早餐在那里啊?是谁做的?”

  叶天龙不禁被绾贞的话逗的哈哈大笑起来,这下绾贞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笑罢,叶天龙低头噙住绾贞晶莹剔透的酥胸前那粉红柔嫩的点||乳||珠,轻轻咬了下,才抬起头来,含笑说道:“这不就是最好的早餐吗?”

  终于明白了叶天龙话语中的含义,绾贞顿时大羞,粉颊染上了非常醉人的酡红。

  犹豫了下,她才鼓足勇气娇嗔道:“都是您,昨晚弄了夜,将人家弄的点力气都没有了,早上才会这么迟醒来的。现在还这么欺负人家”

  难得见到绾贞在自己面前撒娇弄嗔,叶天龙顿时心情大为舒畅,道:“好,好,好,都是我的错,现在我给妳陪不是。”

  见到叶天龙大有再来次欢爱的意思,绾贞连忙伸手压住他在自己娇躯上蠢动的怪手,向他柔声求饶:“不要啦!人家现在还全身无力的,要是在弄的话,真的没有力气做早餐了。”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叶天龙贪婪的品尝着酥胸前的嫩蕾,同时用双手在绾贞的玲珑娇躯上游走,上下其手,进步的挑逗和引导她去享受男女之间的缠绵快乐。

  不堪情挑的绾贞张开了小嘴,急促地呼吸着,秀眸半闭,那吹弹得破的晶莹雪肤上也泛起了层淡淡的粉艳之色。

  “不行,不行”勉力挣扎着压住叶天龙不规矩的双手,绾贞呻吟道:“陛下啊!如果我现在不起来做早餐的话,那么等会儿大家都没有早餐吃了。”

  “那又怎么啦?无忧宫里的大厨师多的很,晨月她们哪里会饿到呢?”

  “可是那样的话,人家哪里还有脸见晨月姐姐她们呢?”

  不可开交时,绾贞还是坚持挣扎着,要逃离叶天龙的怪手和大嘴。

  知道绾贞的脸皮最薄,叶天龙却偏偏逗弄她几下,直到将她逗的快要羞到无地自容,才得意洋洋的放开她,答应让她起床了。

  绾贞拿过床边的中衣,开始穿戴起来,那姿态香艳无比,让叶天龙觉得躺在床上观看也是种眼目上的享受。

  当绾贞开始对着镜子整理秀发的时候,突然间听到身后的男人喃喃自语道:“今天的天气好热啊!”

  回头妩媚的瞟了叶天龙眼,绾贞柔声说道:“现在才刚刚开始热起来,以后艾司尼亚的天气还会更热呢!”

  “那么,我以后定要找个温暖如春的地方,在那里建立城市和宫殿。”

  听到好色男人突发奇想的点子,绾贞忍不住转头对他嗔笑道:“好了,您也快点起来吧!免得到时候晨月姐姐她们又要取笑人家,说人家害您起不了床”

  “哈,晨月她们还不是样吗?她们哪个不是比妳更加想要”

  边说着,叶天龙从床上跳下来,精赤着身子走向绾贞的身边。

  从镜子的反射里把叶天龙的全身看得十分清楚,绾贞羞红了粉脸,连忙打断好色男人继续发表感想的欲望。

  “今天我做翡翠白玉汤,既清凉又解渴,好吗?”

  “好,当然好。”

  听到这样个好听的名字,叶天龙显得十分高兴。他在后面伸手轻轻抚摸着绾贞那嫩滑如脂的粉颊,眼神之中充满了柔情。

  “只要是妳做的,我都非常喜欢。”

  “谢谢。”绾贞站起来,转头,踮起脚尖,高兴的在叶天龙脸上印了个香吻。

  “等下。”见到绾贞转身要往外行,叶天龙急忙叫住了她:“我也想过妳是怎么做的。”

  刚刚跟着绾贞走出房门,迎面便遇到了晨月。

  见到晨月身后那个双手捧着玉盘的待女,叶天龙的眉头顿时微微皱。

  “难道又到了吃药的时间吗?”

  面对心有余悸的男人,晨月嫣然笑,道:“放心,这不是寒魄玄精凝汁。”

  “哦!那是什么东西啊?”

  叶天龙的心中宽,眉头也舒展开来了。他对于寒魄玄精凝汁,可以说已经有了种本能的抗拒和压恶。

  “这可是特为陛下您配制的秘药。”

  走到叶天龙的身边,靠在他的耳边,晨月的声音充满了魅惑,粉脸上更是闪动着妩媚的光芒。

  脸上泛起了丝会心的微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