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风平浪静的三天后,叶天龙他们到了禹州的边界。

  终于要行出邱新的地盘了,叶天龙不由暗中松了口气。

  这三天来,叶天龙可是担了不少的心,既要防备邱新派来护送使团的军队在暗中捣鬼,又要提防帕里的人马来偷袭。

  根据于凤舞的消息,帕里潜入法斯特的千多人是假扮成盗贼的模样,在个叫麻布里的好手带领下,准备在路上袭击使团,所以让叶天龙最感头疼的是如果帕里的人马在邱新的辖地袭击自己,加上有邱新的军队在背后扯后腿,肯定是凶多吉少。

  现在好了,明天就可以去掉个包袱,专心应付来自帕里的偷袭。

  次日清早,晨曦微露,邱维前来向叶天龙辞别。

  邱维道:“万骑大人,末将的行程到此为止了,翻过眼前的墨台山,就不是我家大人的管辖之地。”

  叶天龙含笑道:“这路多蒙邱将军的大力相助,在下实在感激。”

  邱维连忙拱手道:“大人过奖了!”然后他指着前面的官道,“这条路直下去,宽敞平缓,半天工夫便可到山前镇。”

  叶天龙微微笑,说道:“邱将军对这带非常熟悉吧?”

  邱维眼神微动,大笑道:“哪里,末将也只来过几次,略知二。”

  叶天龙看在眼中,心中不禁动,他漫不经心地指着官道的条岔路问道:“不知这条道是通往哪里的?”

  邱维似乎是被吓了跳,略带不安地说道:“末将从来没有走过,所以不是很清楚,据说是直通高阳州的捷径。”

  叶天龙冷冷笑,还没有说话,旁的索冲忍不住道:“邱将军怎么会不知道呢?这条道比官道要近上三分之的路程,当年禹州争夺战时,法斯特军就是从此杀出的。将军在禹州如何不知此段历史?”

  邱维强笑着说道:“索将军好厉害的记忆啊!末将只知道这条道路崎岖不平,颇为凶险,极少有人走这条捷径的。”

  说到这里,他突然吃惊地问叶天龙道:“大人不是要走这条路吧?那可不行!”

  叶天龙反问道:“这条路可以近许多,为何不行?”

  邱维急促地说道:“大人有所不知,这路上可能有盗贼出没,如果惊吓了武安的贵宾,那可是大大的不妥。”

  叶天龙在心中冷笑:“你可说出实话了,那盗贼不是在这条路上,而是在官道处等候我们吧!”

  他现在有些明白邱新的打算了,不在他的领地禹州动手,是怕连累他自己。从邱维的举动来看,官道前头肯定有个陷阱埋伏着,等自己行人落入其中。

  心思急转,叶天龙笑着对邱维道:“多谢将军提醒,我本来还想抄捷径的,既然如此,我们还是走官道的好。”

  邱维的眼中闪过丝细微的慌乱,虽然他很快就镇定下来,但对他留心万分的叶天龙还是注意到这个奇怪的地方。

  邱维欣喜道:“大人从善如流,末将十分佩服!”

  和邱维他们分手后,叶天龙率领人马沿官道行了几里,索冲在他身边不解地问道:“大人,我们明知其中有鬼,为何还要走这条路?”

  叶天龙微微笑道:“先做个样子给他们看看,好让他们安心在我们的前面等我们头撞进去。”

  左岛近从后面赶上来道:“大人,他们直目送我们消失在官道才离开!”

  叶天龙满意地说道:“好,现在我们可以改变方向了!”

  由索冲在前面开路,大队人马走上了那条小路。

  发现路线改变了,走在队伍中间的武安使团不禁愣,朱德钧和唐镌互打眼色,策马上前。

  唐镌问道:“大人为什么要改变议定的路线?”

  叶天龙盯着他那俊美的脸蛋,道:“唐大人有所不知,因为前面有从帕里来的家伙要伏击我们,所以才要如此改道的。”

  感受到他眼中怪异的神色,唐镌狠狠地瞪了他眼,不悦地说道:“将军从哪里知道这个消息的?我们怎么都不知道?”

  叶天龙深深地望着他,说道:“相信我,这消息绝对可靠!”

  朱德钧在旁冷冷道:“没有想到强大的法斯特帝国也会让帕里的贼人混进来,看来你们的防线有反思的必要啊!”

  叶天龙双手摊,道:“那不是我要伤脑筋的事,现在只要把你们安全送到艾司尼亚,我就万事大吉了。”

  “那将军有没有把握呢?”唐镌微微眯着眼睛问道,“能偷偷越过边境,而且又得到了禹州城主的协助,帕里的来人不好对付啊!”

  唐镌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带着种特别的风味,让在旁柳琴儿和玉珠都有些心仪,真不愧是等的美男子,举动都很有动人的魅力。

  但叶天龙却是不怎么想的,他想到的是唐镌可怕的头脑,居然从点点的情报中看出其中的关联。自己不过是这么行动下,他能马上猜出自己是在避开禹州的耳目,心思的慎密让他心惊。

  这些想法在他的脑子里是闪而过,让场中众人大为吃惊的事马上发生了。

  叶天龙突然脸含怪异的笑容,策马驰到唐镌的身边,伸手把拉住他的双手,柔声说道:“放心吧,我定会保护你的安全!”

  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侧目,柳琴儿和玉珠更是瞪大了眼睛,直怀疑他的脑筋有什么问题了?

  唐镌先是愣,然后怒气冲冲地收回自己的手,往地上啐了口,拿出丝巾连忙擦自己的手,二话不说就打马走了。

  朱德钧却是不怀好意地望着叶天龙道:“真没想到,叶大人还有这种爱好,可惜,可惜啊!”他看了看脸色铁青的柳琴儿和玉珠,哈哈大笑地扬长而去。

  左岛近更是摸不着头脑,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怎么啦,突然间来了这手,平日里根本就没有看出来?难道自己真的是眼睛瞎了不成?

  可是最应该感到尴尬的当事人却是毫无反应,只是耸了耸自己的肩膀,望着唐镌的背影轻轻吹了声口哨。

  看到用极其陌生的眼光看着自己,叶天龙笑了笑,策马到了柳琴儿的身边,刚想说话,柳琴儿已经挥手打断了他的话,。

  “你什么也别说,怎么会这个样子的?我,我”

  她的眼圈红,赌气转过身去。再看看玉珠也是副惊骇不已的样子,叶天龙不禁在心中叹了口气,飞身到了柳琴儿的马背上,伸手揽住她的纤腰。

  “你干什么?给我下去!我不想看到你!”

  柳琴儿怒气冲冲地说道,奋力扭动娇躯。

  叶天龙并不理会她的动作,用力抱住她的纤腰,在她小耳边轻声说了句。

  “什么?”

  柳琴儿转首愣愣地看着他。

  叶天龙含笑在她的耳边继续轻声细语地说着。随着他的话语,柳琴儿的脸色渐渐地放缓下来,到最后竟然露出了笑容。

  “你这样做真吓人!果然是个大坏蛋!”

  她口中这样说着,可是行动却是完全反过来,娇躯软偎进了被称为坏蛋的男人怀中,脸的羞笑,眼中还闪着神情。

  “你真是个”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直是低低地笑着,早先的怒气早已跑到了九霄云外。

  玉珠在旁是看得满头雾水,柳琴儿的变化也太快了,这个男人到底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啊?

  叶天龙从柳琴儿的身后跃而起,回到了自己的马上,对柳琴儿道:“你和玉珠讲下,不过记住要保守秘密!”

  柳琴儿娇嗔道:“知道了,我的老爷!”她拉过玉珠的手,开始在她的耳边嘀咕起来,玉珠也很快就改变了神色,含笑地望着叶天龙。

  叶天龙向玉珠打了个神气的眼色,然后伸手拍了拍对眼前的状况迷惑不解的左岛近。

  “我们走吧!”

  左岛近摇摇头,他越来越不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了。在这个世代中,喜欢男色的人是大有人在,在上层人士中,甚至有些还把这看作比女色更为高级的享受,可这个男人平日的表现不象这种人。

  更奇怪的是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把两个怒火中烧的绝色美女摆平了,要知道凭柳琴儿的身份相貌,何必要和有异常嗜好的男人有染呢?她怎么可能容忍自己的爱人有这种嗜好呢?

  想不通,他真的想不通。

  "30"

  走了三个多时辰,天空中突然阴云密布,下起滂沱大雨,脚下的道路变得十分泥泞难行。

  虽然他们都带有雨具,可在这样的天气中赶路实在困难重重,于是叶天龙下令就地寻个地方休息,先等雨下得小些再走。

  随着声令下,数十名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法斯特士兵往四下驰去。

  不会儿,数骑来报,左边林地中有大片空地,可供布营。

  正在忙着避雨之时,索冲满脸凝重地走过来。

  “大人,他们在不远处发现了大队人马驻扎的痕迹!”

  “什么?”

  叶天龙猛的惊,望着索冲急切地问道:“什么时候的?大概有多少人?”

  “我也去看了下,应该是就这几天内留下的,按照营地的规模来看,可能有近二千人。”

  索冲十分冷静地回答道,还详细地说明了他作这个判断的根据。

  左岛近策马疾驰而来,到了跟前,从马上跃而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大声道:“大人,我去仔细观察了下,从那痕迹的新鲜程度来看,是天前的事情。”

  “你确定是天前的?”

  叶天龙暗暗吸了口冷气。

  左岛近犹豫了下,持重地答道:“这么大的雨水,会使得痕迹有所改变,但无论如何不会超过两天的!”

  两天?!有近二千的人马在这条道路上经过,他们肯定不会是普通人。

  叶天龙的脑中闪过让他害怕的念头,他突然抓住索冲的手问道:“前面的地形如何?”

  索冲先是愣,马上醒悟过来,想了下后道:“前边三十里处有个乱石峡,颇为险要,早年那里曾有座军垒,不过由于经年失修,现在只留下了断壁残垣,破败不堪了。”

  左岛近也在边点点头道:“索大人说的真详细,看来大人对法斯特的地形是了如指掌。”

  索冲笑了笑,道:“我这人对地理很感兴趣,没事的时候喜欢看看这方面的书籍。早年还曾经加入到地理探险团,接受委托绘制地图呢。”

  叶天龙站在那里,任冰冷的雨水打在自己的脸上,心中却是翻腾不已。

  他知道自己已经犯了个大错误,上了邱维那家伙的当。看来这切都是李起设计好的,先前所有的作为都是让自己往这个圈套里面跳,如果不是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自己行人糊里糊涂地撞进了帕里的埋伏,那还不是

  这时,左岛近看着叶天龙,道:“大人,我们还可以回头嘛!”

  索冲接着道:“就是啊,既然他们占了先机,又有地势的相助,但我们不上那个当,让那群混蛋在那里死等好了。”

  叶天龙无力地摆手,道:“没有用的,如果这切都是安排好的,那么我们的后路也早被对方断掉了。邱维带来的人马定已经跟在我们的后面,这个混蛋真是好演技。”

  他现在明白为什么最后的时候,邱维眼中的那丝慌乱,原来是自己那时答应的太过爽快,他害怕自己真的就往官道上去了。可以肯定,事先他们还有番准备,如果自己多问多说的话,用什么话应付,哪里知道自己二话不说,就随口答应下来了。

  “唉,我如果真的是笨蛋就好了,听他那么说,就沿官道走。非把那群混蛋气死不可!”

  叶天龙拍了拍自己的脑门,长出了口气。

  索冲和左岛近面面相觑,如果叶天龙说的没错,那么就表示个非常可怕的现实,两面受敌,而且是任何头的敌人都比自己要实力雄厚。自己这方除了五百骑兵可用外,武安的使团充其量不过有三百名武士可派,还要保护车马和那些女人的安全。尤其是这点,在真正交战中,肯定会极大的牵制了本方的行动。

  “天龙,到帐中再谈吧!”柳琴儿在搭好的营帐口叫道。

  到了帐中,三人接过毛巾略微擦拭了下,开始商量下步的行动。

  当听到这个消息,柳琴儿也是娇靥片凝重,思索着道:“我们应该和武安的人说清楚,先得到他们的协助。”

  索冲沉吟了半晌后道:“如果我们能抛弃掉马车和别的拖累,就可以从墨台山的小路过去,绕过乱石峡。”

  左岛近摇摇头道:“不行,不行,那条小路凶险万分,连寻常的男子也无法攀越,更别说这些娇滴滴的女人,还有那个金枝玉叶的秀公主,你叫她们去爬这样的山路,还不是要她们的命。”

  索冲愣了下,道:“左大人对这带的地形也很熟悉啊!”

  左岛近道:“三年前,我曾经到过这个地方。那条羊肠小道就是那个时候走过次。”

  叶天龙大感头疼,逃看来是逃不掉了,那么只有战条路了。可是自己现在手下这么几个人马,胜算是极低的。加上对方已经等候几天,对地形也很了解,肯定有了周密的布置,和这样的敌人交战他是决计不干的。

  虽然这么想,可他的话却不这么说的。

  “这次我们能早步发现敌情,都是因为这场大雨的缘故。这说明神在暗中保护我们,没有让敌人的算计得逞!现在我们既然有了准备,化解此次危机应该不成问题。”

  众人的眼睛亮,无不精神振奋地望着叶天龙。

  这时他的眼睛落到了站在旁没有出声的玉珠。

  “玉珠,麻烦你走趟,去查看下乱石峡的动静!”

  玉珠点点头,转身往外走。

  “这么大的雨,还是换别的斥候去吧!”

  索冲望着娇小的玉珠,他不知道玉珠的真正实力,心有不忍地建议。

  叶天龙摇摇头,说道:“她是最好的人选,在这里的人中,就她的身手最为高明了!”他扬声道:“玉珠,小心点,千万别打草惊蛇!”

  “知道了,我的老爷!”听到叶天龙对自己的赞誉,玉珠的心中自然十分得意,她满心欢喜地应了声。

  “原来这样?!”索冲颇为惊奇地望着玉珠的背影。看不出这个清秀可人的小女人居然得到叶天龙这么大的赞语,平日里她的表现和那些侍女也没什么大的区别,紧紧跟在叶天龙的后面,服侍殷勤。

  他直以为玉珠只是个深得叶天龙宠爱的女人,身手嘛,充其量也比不过柳琴儿,没料到她倒是自己人中第高手。他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左岛近。

  知道他的心思,左岛近笑道:“索大人不要看我,我知道自己不如玉珠姑娘的。”

  这下,索冲可是真的相信了,左岛近的实力和为人他心中有数,如此说来,对叶天龙的估计要再次重新考虑了。

  叶天龙对左岛近道:“麻烦你到后面我们的欢送队到了没有?”

  左岛近笑着点头,拱手道:“遵命!”

  叶天龙让柳琴儿和索冲去准备应付敌人的事宜,让将士们做好应敌的准备。他则动身前往后面的武安使团的营帐,准备和他们的两个将领讲明情况,看看他们的反应。

  到了武安人的方帐,叶天龙不禁点点头。他们的方帐比起法斯特的营帐要豪华不少,显得很宽敞,但却不适宜作为野战的营帐。

  唐镌十分客气地请他落座,平静地问道:“大人此次前来有何指教?”

  叶天龙见他脸的平和,似乎是忘却了先前的不快,心中大感凛然。他咳嗽了声道:“朱德钧朱大人哪里去了?”

  唐镌淡淡地说道:“他到秀公主的帐中去了。大人找他有事?”

  叶天龙点点头,正色道:“是的,在下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与两位大人商议。”

  唐镌打量了他下,嘴角突然溢出丝笑容,朗声道:“如果说是要应付帕里的来敌,我们自然是会尽力而为。你不是说我们已经避开了他们吗,怎么会在前面等我们?”

  叶天龙暗叫声厉害,苦笑着道:“大人果然好心计,都怪在下太愚笨,中了别人的圈套。”

  唐镌好像是因为让叶天龙认输而感到十分高兴的样子,但他的眼睛中却闪过丝异常的神色,缓缓地问道:“你已经确定帕里他们在前面等我们啦?”

  这时朱德钧冲进了帐中,急促地说道:“有点不妙!”

  他看到叶天龙在帐中,生生将下面的话吞了下去,不悦地望着他道:“大人来这里做什么?难道说”

  他虽然没有说下去,可脸上的神情分明在嘲笑叶天龙。

  叶天龙还没有答话,唐镌已经对他说道:“叶大人这次来是想和我们讨论下应付敌人的事宜。”

  “喔,不知大人遇到了什么困难?”朱德钧副傲然的样子。

  叶天龙有点明白武安的人肯定也收到了消息,帕里在前面准备伏击他们,在敬佩他们的情报灵通之外,他决定要让他们明白自己也并不差。

  他淡淡地望着眼前抱手而立的朱德钧,有力地说道:“帕里的人在前面的乱石峡,正等着我们头撞进去!”

  “什么?”

  朱德钧和唐镌均是惊,直直地看着脸色严肃的叶天龙。

  叶天龙大奇,莫非他们还没有收到这个消息,但他还是继续把发现的情况详细说了遍。

  “还有,现在我们已经腹背受敌,在我们的后面”

  他故意没有往下说,只是看着眼前两个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的俊男。

  朱德钧气急败坏地追问道:“我们的后面是谁?”

  唐镌冷冷笑道:“还有谁?自然是邱新的人马!这个混蛋!”

  叶天龙大为吃惊,这个唐镌居然反应如此敏捷,而且能准确地判断出后面的敌人。他现在可以肯定,邱新和武安的人有勾结,可能是这次他提供了假的情报给他们。

  唐镌转而望向叶天龙道:“大人有何安排,我们都会尽力配合的。”

  叶天龙知道他在下逐客令,他们要商议眼前的问题了。他站起身来,走到了唐镌的面前。

  唐镌奇怪地看着他,眼中是迷惑不解的神色。叶天龙心中暗笑,突然凑近了他那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