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醉:“记得,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时的你”

  边说着,他的狂吻从于凤舞的粉脸移到她秀美的脖子纤柔的骼膊,又将头埋入那丰满柔软的双||乳||之中,纵情地享受着她||乳||房的丰满柔嫩腻滑和酥软。

  “好好爱我吧!我不想离开你。”感受到叶天龙心中强烈的爱意和欲望,于凤舞也不禁情迷意乱,边挺起酥胸承受他的爱吻,边娇喘吁吁的说道。

  “我绝不会离开你,绝不”叶天龙边喘息着本能的说着,边打横抱起于凤舞的柔腻娇躯,直奔床榻。

  时之间,娇喘吁吁,间有低吟哀求。罗帐锦帷之中,低颦浅笑,浪漫多情

  刺激灼热之感吞噬着他们的每寸肌肤,但见他似花蜂采蜜,又似狂蝶戏蕊,花招百出。

  恣意狂欢,死去活来,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的高嘲,终于再次的魂飞魄散,直上九重云霄,于凤舞的娇躯渐渐地浑身软了下去。

  在绝世名器浅涡深吸的强力吸啜下,叶天龙也兴奋到了极点,随着声怪叫,炙热的元阳有力的射进幽深的花房尽处。

  第二天醒来,叶天龙蓦然发现自己的身边居然多了柳琴儿和龙灵儿,而且这两个美人原本红润的粉脸上透出丝疲倦和无力,显然是用劲过度的缘故。

  “你们这是怎么啦?”叶天龙不禁有些惊讶,又十分心疼的说道。

  “天龙,你听我说,她们是因为你的缘故,才会用劲过度的。”依然骨酥体软的美女战神,慵懒的从床上坐起来,深情的望着叶天龙道:“因为我们大家不想你继续这样魔化下去,我好担心某天,你可能会彻底魔化到六亲不认的程度,那时,我们就”

  珠泪盈眶,于凤舞的神情充满了担忧和悲伤,叶天龙的心顿时为之颤抖,时之间,他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

  “答应我,好好配合我们,把你心中的魔性除掉,好吗?”

  于凤舞的软语柔声和万千深情,足以让百炼的金刚化为绕指柔,再看到旁边的柳琴儿和龙灵儿虽然没有说话,但也用温柔的目光望着自己,叶天龙的心几乎要完全熔化了。

  “好,我什么都会答应你的。”叶天龙温柔的捧起于凤舞的粉脸,温柔但坚定的望着她的明眸:“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的。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放弃。”

  两个人深情相视,旁边的柳琴儿和龙灵儿也是热泪盈眶,为之深深感动。

  接下来的几天,叶天龙开始专心接受于凤舞的治疗。

  第个疗程三十三天,除了于凤舞柳琴儿和龙灵儿三人的同心携手洗涤他的心灵,转化他的魔性外,还要服用晨月根据于凤舞所写的药方特制的药,目的是让叶天龙的性情稳定下来。

  熬过最初艰难的五天后,叶天龙的性情渐渐稳定下来。而朝中的大事,都交给了于凤舞晨月和月如组成的班子进行处理。

  这三人的配合十分绝妙,于凤舞的军政晨月的财政和月如的内政,均是令人无可挑剔的。内阁的名称,也在这个时候,成为三个美丽女人的代名词。

  月如的妙计很快在鲁甸楚越和武安三国产生了作用。

  在鲁甸和楚越,接受了重金贿赂的权臣们开始反对进军法斯特帝国的计划,而市面上,更是流传着领军出征的大将图谋不轨的种种谣言,国君的猜忌在权臣们的挑拨下,变得越来越大。这下,鲁甸和楚越两国的进攻计划便无限期的搁浅了。

  武安则是受到背后英西帝国的威胁,不得不停止攻击法斯特的计划。因为月如派人买通了英西帝国的权臣,在他们的怂恿下,英西帝国的军队在武安的边境集结,重新准备开始前次未完成的大业。

  排除了外患,刚刚接位登基的叶天龙也没有获得什么喘息的机会,因为尤那亚和吉里曼斯之间的战争停止了,他们双方都打出了上京勤王的旗号,开始合力向他发起攻击。

  各地的诸侯领主,也是纷纷响应号召,帝国全境二十八个州,除了叶天龙自己控制的几个州外,几乎是全部竖起了反旗,或者采取了不合作的态度。

  对艾司尼亚构成严重威胁的,还是海鹰扬的鹰扬军团。在和吉里曼斯达成停战协定之后,海鹰扬马上指挥着他的鹰扬军团,路杀过来。

  几乎是转眼之间,南方的十五个州,他已经拿下了六个州,而前锋就要抵达艾司尼亚的门户──清江州。

  迫于局势,于凤舞只好带着军队前往清江州,毕竟能够和海鹰扬抗衡的,也没有几个人,而且叶天龙现在的情势,已经不容许有任何的闪失。

  随同于凤舞起前往清江州的,还有龙灵儿和柳琴儿,因为第个疗程进行得十分顺利,现在叶天龙已经不需要她们再费心力,只要坚持每天服用特制的药物便可以了。

  于凤舞在离开艾司尼亚之前,再三叮嘱晨月,让她注意要叶天龙按时的服药。第个疗程还剩下十六天,这是绝对不能掉以轻心的,因为这个阶段非常关键。

  就在于凤舞带军离开艾司尼亚的天后,叶天龙便也带着左兰心和玉珠前往黑门巴城,进行利用神殿力量对付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的大计。

  “艾司尼亚的事情就全部交给你了,我想你和月如联手,定可以把所有事情处理好的。”

  这样的和晨月告别之后,叶天龙便踏上了前往黑门巴城的路途,随身携带着晨月赶制的药物。

  "284"

  艾司尼亚的法斯特神殿重建工作在火热的进行当中,法斯特神殿在全国各大教区的白袍主教都接到了神殿圣女大祭司的飞鸽传书,半个月之内赶到法斯特西南方的黑门巴城召开会议,商议今后神殿的道路。

  同时传递过去的还有圣女大祭司亲笔手谕,严令法斯特神殿的人员不得和风之神殿的人再行合作,这样的命令无疑说明了之前的传言并非空岤来风,神殿的高层和风之神殿已经发生了极大的矛盾,艾司尼亚城中的神殿中枢看来是毁于双方的冲突。

  本来风之神殿和法斯特神殿是合作非常愉快的,他们依靠法斯特神殿在法斯特帝国的庞大潜势力,对帝国的情势了如指掌,任何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们的视线,但是旦和法斯特神殿的人反目成仇,他们便会陷入又聋又瞎的地步。毕竟他们是外来的强龙,很难在法斯特帝国真正扎下根来。

  可以说,叶天龙这手非常厉害,下子截断了风之神殿的情报主要来源,现在的风之神殿,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在法斯特帝国开展工作了。

  随后,从艾司尼亚的秘密管道还传出了个让风之神殿为之震惊的消息,他们派往艾司尼亚对付叶天龙的所有高手已经全部被杀,而且叶天龙和神殿的圣女大祭司还同时发出格杀勿论的命令。

  夜之间,风之神殿的人员便似乎完全从法斯特帝国的境内消失了。

  随着法斯特神殿的白袍主教聚集到黑门巴城,原本平静的山城开始喧闹起来。在黑门巴城中到处可以看到行色匆匆的神职人员。

  这个位于法斯特帝国西南高原的山城,背靠着黑门巴山,面前是高原上罕见的肥沃土地,物产相当丰富。因此,虽然黑门巴城所处的地理位置并不好,但也拥有了三万四千户,将近三十四万的人口,也算是个中等规模的城市。

  黑门巴城中的居民,都是法斯特神殿的忠实信徒,所有人在成年之前,都会到神殿去修行两年的时间,因此,黑门巴城也被不少人称为“神殿之城”。

  圣女大祭司发出传书之后的第六日,法斯特帝国十七个大教区之中,除了西部的并州教区和禹州教区之外,其他大教区的白袍主教全部抵达了黑门巴城。

  这下子,黑门巴城中的各大客栈全部爆满了。因为随同白袍主教来的,还有他们的随从护卫,而更多的,还是听到风声从各地赶来的有心人和看热闹的人。

  半个月期限的最后天早上,也就是法斯特历五三九年三月十六日,通往黑门巴城的山道来了辆轻车,没有华丽的装饰,也没有前呼后拥的随从护卫,只有车前的两名随车女骑士和名车夫。

  车门紧闭,两侧的车窗也是窗帘低垂,外人根本无法看到轻车里面到底坐的是什么人。

  车虽然般,但拉车的马却是神俊不俗,毛色光亮,身高腿长,在山道上跑起来十分轻松。而且这个车夫身材高大魁梧,相貌剽悍,真像是个巨人,长长的马鞭在他的手中,好似玩具般,耍得虎虎生风。

  相对于身材吓人的巨人车夫,随车的两名女骑士就令人赏心悦目了。同样身天青色的紧身骑装,将她们玲珑曼妙的身材尽露无余,那两条踏着马镫的长腿在黑色马靴和皮裤的衬托下,更显出惊人的修长和秀气。

  只是令人感到遗憾的是,她们都戴着大大的宽边帽子,帽檐还垂下过下巴的黑色轻纱,完全将她们的头面遮掩起来。

  此外,她们的双手还带着长及肘部的褐色小牛皮手套。可以说,两名女骑士的全身都遮起来了,根本看不到丝毫的肌肤。

  “再有十四里,我们就到黑门巴城了。”巨人车夫的嗓音好似打雷般,长鞭向前伸,指向了前面道旁所埋设的路标。

  “很好,小心点。”从车里传出了个懒洋洋的声音:“据说,他们已经来了不少的人手。”

  “知道。”巨人车夫的眼中寒光闪:“如果路上有什么人胆敢捣乱,我定会打扁他的。”

  “哈哈,你这个家伙,几天没有打架,手就会痒痒的。”

  车里的笑骂声刚刚传出,就见到前面的山嘴对面大踏步出现五个人影,劈面撞上了。

  “他娘的,给我站住!说出你们的身分和来历,不然就给老子滚回去。”

  堵在路中,横握长柄战斧挡住去路的大汉,脏话破口而出。

  这个大汉年约半百,肥头大耳,粗壮如熊,真有九尺高,堵在路中像座山。手中那把长柄战斧的斧面比寻常的战斧要大上半,相当沉重,绝不是用来吓唬人的家伙,斧头劈下去,肯定可以把匹马裂分,人更不用说了。

  其他四个人,看长相便知不是什么好路数。

  个干瘪高瘦,面目阴沉的中年女术士。

  个中年魔剑师,脸色青灰,眼神凌厉。

  两个中年甲士,像双红脸黑脸的门神,佩的阔锋剑份量极为沉重,身上穿了副战士标准的甲衣,胸前的护心镜闪闪发亮,足下的军靴是老牛皮的料,完全是法斯特战士的野战装备。

  四个人分列路左右,盯着逐渐接近的马车,像是要扑上的猛兽。

  “拦路打劫的吗?”

  车到跟前,巨人车夫不慌不忙的拉住马,从驭手的位子上跳下来,脸上有着令人莫测高深的邪笑。

  而跟在马车两边的女骑士更是副毫不相干的样子,依然高坐在自己的坐骑上,马车里面也没有点动静。

  “混蛋,你没有听见大爷的话吗?”手持长柄战斧的大汉神气的骂道,手往上扬起,长柄战斧点着对方。

  “马车里面的人全部给老子下来,我们要检查你们的身分。”

  “拿来!”巨人车夫慢慢接近持战斧的大汉,脸上的邪笑惹人反感。

  “什么东西啊?”手持长柄战斧的大汉时转不过脑筋来,傻傻地问。

  “你们的身分证明啊!”巨人车夫说得理直气壮,同时伸出只巨掌,向大汉摊开:“你先让我看下,是不是有资格检查我们的身分。现在的世道不太平,很多小贼都冒充官兵欺骗别人。”

  “长空队长,这个混蛋在戏耍你呢!”那个中年魔剑师突然高声叫道。

  “老子毙了你!”

  这个手持长柄战斧,名叫长空的队长大概是属于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类人,只见他不假思索的大吼声,沉重的战斧猛然劈出,记横扫千军,势如排山倒海,要下子把巨人车夫劈成两段。

  巨人车夫的身形与战斧的攻势配合得十分密切,斧到,人便以相等的速度切入中宫疾绕,像是闪即随斧而逝,转瞬间贴在长空队长的左侧。

  旁人的眼睛花,巨人车夫已经神乎其神地旋贴在长空队长的身后,两个人几乎是背对背贴上了。

  巨人车夫反手勾住了长空队长的头,巨掌抱牢了他的嘴巴,臀部后挺,右脚闪电般的踹中他的右小腿近膝弯处。

  巨人车夫的身材比起长空队长来,还要高上半个头,他用这种怪招旗鼓相当,而且非常熟练。

  声狂笑,长空队长丢掉长柄战斧,倒翻而飞,隆然声暴震,飞出丈外背部着地,像是倒翻了座山,似乎连地面也下陷震动。

  人影如虚似幻,倏然幻现。

  是那个中年的魔剑师到了,情急抢救同伴,手中的法剑如贯日长虹,直击巨人车夫的胸口,但这并不是主要的攻击,真正致命的还是他捏剑诀的左手,鸟爪似的有骨少肉的大手,五指如钩像鹰爪,随着法剑的攻击光临巨人车夫的脸部。

  如果巨人车夫只注意到法剑的攻击,那么就会被抓中,那样的话,五官铁定团糟,整个人毁定了。

  但巨人车夫似乎是早料定这些家伙不是善类,不可能逞英雄单打独斗,人随反摔长空队长的同时身形下挫,左手横臂上抬护住头面,身高顿时减低了两倍,高不及三尺。

  让过了虚攻的法剑,侧向魔剑师扭身,右肘来记顶心肘,身形同时上抬。

  魔剑师的巨爪刚刚抓住巨人车夫的左小臂,觉得像是扣住了根巨型大烙铁,还来不及转念,胸口猛然震,身形倒飞而起,飞退两丈外几乎绊倒。

  那两个甲士到了,两把阔锋剑同时都是记力劈华山,剑风虎虎,见光不见影,两剑快得像闪烁的电光。

  他们快,巨人车夫更快。

  两剑落空,就听到两声沉闷的噗声,巨人车夫的双腿飞剪,每个人的胁都被脚扫中。顿时,两个甲士侧冲出丈外,屈膝跪倒。

  变化太快,三人的倒与退似乎在刹那间鱼贯完成。

  “混蛋!再冲上来!”

  巨人车夫声沉叱,声震林野,有如雷震。

  那个身形刚刚稳定下来的魔剑师,持剑正向他冲来。而此刻站在原地的那个女术士也开始双手结印。

  空气之中流动着股奇异的气息,山道上没有风,但却涌动着阵阵乱流,似乎有只无形的大手,将周边的空气推向女术士的身边。

  衣裾飘动,神秘的乱流在变成旋风,向四周不断扩展。

  “她是月之神殿的人!让我来。”

  车门掀,道人影如电掠出,下子出现在巨人车夫的身边。

  看清楚从车里出来的人的相貌后,那个持剑前冲的魔剑师蓦地站住了脚。

  “叶天龙!他是叶天龙”

  魔剑师的狂叫声让所有的同伴为之大惊。现在的叶天龙,已经是法斯特的新任皇帝,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个地方呢?

  再说,身为皇帝的叶天龙,即使真的是到这个地方了,也应该在身边带着大批的宫廷侍卫,又怎么可能就这么几个人呢?

  “很好,你既然认识我,那么你的身分也不会太低的。”

  叶天龙满意的点点头,伸出只手拍了下身边巨人车夫的肩头,原本作势扑出的巨人车夫便收势站住了。

  眼中的神色百变,魔剑师转首望了眼双手结印的女术士,见到对方的脸上也是惊惧夹杂。

  叶天龙不可能只带这么几个人来黑门巴城的,也许现在他的人马已经把这带全部封锁起来了,只是为什么自己这边没有丝消息传来呢?

  “现在,你们跪下,把身分和来历全部招出来。”

  叶天龙的声音转厉,天魔圣剑已在他扬手的同时出现,蓄势待发,像把关的天神,虎目中神光似电,扬剑跃然欲动,威风凛凛,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甚至散发出强烈的浓浓妖异杀气,具有强烈的震慑人心威力。

  天魔圣剑的剑身上,幻现吞噬切的暗黑光华,火红的剑气吞吐闪烁,敢面对这样的把神器,的确是需要非常大的勇气。

  单手斜举,耀目生花,甚至连天上的阳光都被盖过。这剑如果落在人体上,后果还真的是不堪设想。

  两个甲士吓了跳,胆气直落,折向斜退至路右。

  在强烈的劲气压迫之下,中年魔剑师倒退了步,猛的吸了口气,倏然止步,剑尖下沉三寸,青灰色的脸膛呈现妖异的抽动线条,眼中放射出慑人的幽光,于大太阳下依然显得鬼气冲天,法剑上传出了阵阵的隐隐异鸣,宽阔的青色法袍无风自飘。

  旁边的地上,那个长空队长摇晃着脑袋,挣扎着慢慢爬起来,这摔几乎是把他的全身骨头都摔散架了,连神志也已经变得有些混乱。

  “他要施展分魂大法了。”

  叶天龙身边突然间多了道人影,雪白娇艳的玉颜,黑白分明的明眸,黑色的劲装,黑色的长靴,甚至配在腰间的长剑和剑穗也是黑色的,曲线曼妙的她,浑身上下透出种奇异的震撼力。

  “对,那个女人还要施展噬魂术,月之神殿秘传的六大绝技。”叶天龙中气十足的说道,天魔圣剑伸,他身上那种妖异的杀气越来越浓烈。

  “分魂大法是暗黑族的秘技,怎么会在外人的手中出现?”

  听到叶天龙身边的女子说出这话,魔剑师大骇,不敢妄动,气势迅速沉落,脸上妖异的现象僵化了,连嗓音也呈现不稳:“你你是玉珠小姐?”

  “越来越聪明了,你的答案非常正确。”叶天龙边嘲笑着对魔剑师说道,边向前迈步,迫向了那个直都不发言的女术士。

  打了个冷颤,魔剑师也像那两个甲士样,折向退到了路边。

  双目凸出,眼中神情狂乱,受到叶天龙气势的压迫,女术士蓄势待发的噬魂术终于在声尖利的喝声之中发出。

  淡淡的黑色圆圈影子在空间之中旋舞,阴流波动,肉眼看不到,但是神意上却可以非常清楚的感受到。女术士的噬魂术相当有成就,至少已经达到七成的境界。

  “米粒之光,也敢放光。”

  叶天龙冷冷的笑,手中的天魔圣剑向前疾伸,火红色的剑气和黑色的影子接触便发出了波波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