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在菲华楼里的人全部受到仔细的检查。

  当这些人被释放的时候,风之神殿的人以春楼妓院作掩护的消息也被他们带了出来,这样的新闻对于向标榜洁身自好的风之神殿来说,无疑是对其声誉极大的打击。

  但是更让风之神殿感到头疼的还是,因为这次击杀叶天龙的行动,他们已经损失了将近四分之的实力,连长老会的两名长老也丧命,如果再有这样的几次损失,整个风之神殿就要消亡了。

  早已被严密监视的菲华楼老板家以及他的亲族,很快便被带到了。押送菲华楼老板和他妻儿的,是暗黑族的少女。

  黑色的胸甲和束腰甲,让她那身婀娜多姿的曲线尽露无余,雪白细腻的肌肤在黑色甲衣的衬托下,更显冰清玉洁。

  “你来看看,认识他们吗?”被暗黑之气制住全身经脉的海娜被叶天龙推到前面,让她直接面对着菲华楼的老板家。

  “二小姐”菲华楼的老板见之下,不禁惊叫起来。眼前的海娜全身赤裸,身上雪白的肌肤到处是青红的痕迹,头发散乱,满脸的泪水,哪里有点女祭司的圣洁和长老会长老的威严端庄。

  “你要干什么干什么”英气全失的海娜,只有口中的语气还在坚持,这也是她唯可以使用的武器了。

  “杀了他!”叶天龙挥手,站在菲华楼老板身后的个城卫军应声落剑,人头立时飞起。惊叫声哭泣声悲叫声,从菲华楼老板的家人那里响起来。

  “你仔细看看,他们都是因为你们的野心,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叶天龙抓起海娜的头发,将她的脑袋拉过来,恶狠狠的对她说道:“我要让你记住,和我作对的人,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说罢,他便下令当着海娜的面将菲华楼老板全族的男人处决,女人则贬为奴隶。

  "282"

  看着推门进来的叶天龙,海娜心神颤,本能的缩身子,但旋即便用愤怒的目光瞪着叶天龙。

  赤身美丽的海娜被带回无忧宫之后,便被囚禁在这间除了铁叶门之外只有扇透气小窗的密室里。

  双手被吊在横梁上的风之神殿女祭司,只有双脚的脚尖可以点在地上,全身上下依然没有着丝缕的衣物。毫无遮身之物的她只有无助的看着眼前这个可恶的男人背着双手,仔仔细细观看自己的清白处子娇躯。

  “你的身材还不错嘛!真不愧是风之神殿的贱人。”

  面对着叶天龙的评头论足,可怜的女祭司也只有强忍极大的羞辱,全身颤抖着。

  平心而论,海娜的身材绝对不是仅仅用不错就可以形容的,应该是属于非常出色的那类。翘挺圆润的玉||乳||,平坦结实的小腹,丰隆雪白的粉臀,修长有力的玉腿,饱满隆起的玉阜上,覆盖着整齐平顺的浅褐色茸毛。

  因为吊在这里的时间有些长,海娜的浑身上下布满了晶莹的汗珠,在灯火的照耀下,全身散发出种奇异的光泽。

  额头上的汗珠顺着眼睛往下流,有些挂在眼帘上,让海娜的视线也有些模糊。她看到了跟在叶天龙后面进来的还有个人。

  这个恭恭敬敬的垂手而入的,是个身穿神殿法袍的女子,白色的法袍,黑色亮丽的长发,娇艳如花的粉颊,明眸皓齿眉目如画,尤其是双清澈的大眼睛,焕发出种奇异的光彩。

  勉力的眨眨眼,当看清楚跟随叶天龙进来的那个人后,海娜的颗心顿时往下沉。她认识这个女子,在跟随长老会的另外两位长老前来艾司尼亚和法斯特神殿会面时,两个人还曾经秉烛夜谈,彼此都十分欣赏对方。

  “左兰心,原来是你这个贱人出卖了我们!”猛的甩带着湿气的长发,痛心疾首的海娜厉声喝道。心中的愤怒让她时忘记了自己的悲惨处境和全身的酥麻痛苦。

  左兰心并没有回应海娜的话,而是十分恭顺的站在叶天龙的身右,她的表现就像是名十足忠心的侍女。

  “你还是多想想自己吧!”冷冷的笑了声,叶天龙站在海娜的面前,眼中厉芒闪烁:“告诉我,你这个什么狗屁的二小姐,到底是什么样的角色?还有,把你所知道的风之神殿情况都说出来。”

  “你休想!”

  海娜尖声大叫,心情激荡之下,身形转动了下,顿时她的双足便离开了地面。

  全身劲气都被叶天龙用暗黑之气震散之后,海娜她现在还不如个寻常普通的弱质女流。

  这下,她全身的重量全部都落在捆住她双手的绳索上,白嫩纤秀的手腕上立时传来了阵剧痛,让她差点儿呻吟出来。

  “是吗?”叶天龙毫不动气:“你会乖乖的说出来的。”

  说罢,叶天龙的手往后伸,身后的左兰心立刻双手奉上了根鞭身半寸许宽的扁平状黑色皮鞭。

  叶天龙接过来后,在海娜的眼前挥舞了下,皮鞭发出呼呼的不祥声响,让可怜的女祭司不禁花容失色。

  “先给你点开胃小点,然后再上大菜。”

  眼前男人脸上的淡淡微笑让海娜心中发毛,当叶天龙用皮鞭轻轻点了点她酥胸前俏挺娇嫩的香团粉峰,海娜不由得惊惶失措起来。

  “不要哇”

  刚刚叫出来,叶天龙已经闪电般的挥出了鞭,扁平的鞭梢横着扫过嫩||乳||,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在雪白晶莹的肌肤上留下了道红红的痕迹。

  海娜的双足不住的点着地面,但是她的娇躯还是开始摇晃起来,酥胸嫩蕾的火辣辣刺痛和手腕上如折断般的剧痛,让她忍不住悲叫起来。

  “才刚刚开始呢!拿出点风之神殿祭司的勇气和胆识来。”

  叶天龙喝道,同时挥出了第二鞭,这次,鞭梢十分准确的击中了玉||乳||顶端的浅樱色嫩首,阵剧烈的刺痛直奔海娜的脑门,让她几乎要失声大叫起来。

  幼嫩的||乳||首立刻充血变红,雪白的香团嫩肉在不住的颤抖,甚至连全身的肌肉都开始抖起来,而海娜的娇躯也随鞭子的去势开始转起了圈子。

  “哇不要打”

  第三鞭和第四鞭落在了雪白的粉臀上,娇躯剧烈颤抖,海娜再也无法忍受,涕泪横流的向叶天龙求饶。

  “不听话的贱货,吃完十鞭再说吧!”

  根本不理会女祭司的哀求,双眼冒火的男人毫不犹豫的继续挥出手中的鞭子,除了粉臀和椒||乳||之外,双修长玉腿上部的内侧嫩肉也是鞭子的目标。

  哭叫连天,珠泪飞溅。

  等到十鞭打完,泪流满面的海娜全身汗出如浆,颗螓首也无力的垂了下来,口中只有不住的呻吟和喘息。

  叶天龙做了个手势,站在他身后的左兰心双手结印,樱口轻轻吟唱起来。

  霎时,无数晶莹的银光在空中闪烁,并随着左兰心的纤指前伸,飞电般的射向海娜的胴体,隐没在布满鞭痕的肉体里。

  “神之光浴!”

  神殿最上乘的治疗术,在左兰心的手中使来,是如此的得心应手,眨眼之间便让海娜全身恢复如初,羊脂白玉似的娇躯看不出丝毫被折磨过的痕迹。

  虽然皮肉上的伤痕是看不到了,但是绵绵的余痛却依然留在海娜的娇躯上,这样的感觉让可怜的女祭司更觉悲哀。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样的身分了吧?”用手中的鞭梢托起海娜的下颌,叶天龙十分神气的问道。

  “我是风之神殿长老会的女祭司,排在三祭司之二。”吃到苦头的女祭司乖乖的回答道。那种顺服的样子,足以让任何人感到满意。

  “你很不老实,居然到现在还想隐瞒。”叶天龙的脸色变,手中的皮鞭作势扬起,声色俱厉的喝道。

  “没有,我都说出来了不要打我”被吓坏的女祭司连忙出声为自己辩解。

  “看来你是皮痒了,居然还敢在我的面前胡说八道!”冷笑了声,叶天龙反而收起了手中的皮鞭,往后退了步。

  站在他身边的左兰心立刻会意的向前迈了小步:“你隐瞒自己的个真实身分。”

  左兰心的话好像记重锤,狠狠敲打在海娜的心头。

  “你是风之神殿的圣女艾琳碧丝的亲妹妹,你们两个人从小就被风之神殿长老会的首席大长老格兰特收养。”

  没有想到对手已经完全掌握了自己的秘密,海娜下子脸色变得苍白,像这种连风之神殿最上层也没有几个人知道的事情,居然会被左兰心口道破,她心中的最后道纺线也随之崩塌。

  “作为不老实的惩罚,我要在你的身上留下个记号。”看到海娜的心神大乱,叶天龙冷酷的宣布道。

  他拿出了个圆形的徽章,黑沉沉的材质,直径约在八分左右,中间是个阴刻的“奴”字,绕字外围圈的是条首尾相连的飞龙,栩栩如生,似乎要破空而出。

  “我给你个选择的机会,到底想我把这个印在你的什么地方?”

  看着黑色的徽章在叶天龙的手中瞬间变成通红,海娜的双美眸顿时睁大,心中的恐惧更是难以形容。因为她明白叶天龙话语之中的可怕含义,万被烙上这样的奴隶印记,那么终其生都无法洗脱耻辱的身分了。

  “般来说,奴隶的印记都是烙在脸上的。”

  边说着,叶天龙的手慢慢向海娜的面门伸过去。

  越是接近,海娜就越发清晰的感受到徽章上的热度,而且非常奇怪的是,徽章所散发出来的热量中,还带着股难以言状的黑暗力量,不断摇撼海娜的心神。

  这种神意灵觉上的感受,只有接受过神殿长期的严格训练,并且在灵觉上有着惊人天赋的人,才能够感觉得到。

  感觉越是清晰,海娜的心中就越是恐惧,被暗黑之力烙上的印记,即便是把肉挖掉,也是无法清除的。这才是真正烙在肉体上的终生枷锁。

  见到叶天龙的手已经伸到了自己的眼前,海娜的双眼充满恐惧,脸上满是惊惶失措的神情,朝叶天龙拚命的摇头:“不要求求你不要”

  “不要什么啊?”叶天龙的手停在海娜脸颊上方,用嘲弄的神色望着女祭司。

  “你必须说清楚,到底想在什么地方留下这个印记。如果你不说的话,那么我只有印在你的脸上了。”

  “求求你放过我吧!”

  身为艾琳碧丝的妹妹,又是首席大长老最疼爱的养女,海娜可以说是直生活在安逸舒适受人爱护和尊敬的顺境当中,她的人生,在来艾司尼亚之前,就像是温室里面的花朵,没有丝毫的风雨经历。

  如果说,起先海娜还存在骄傲和幻想的话,那么现在她在叶天龙的手下,已经完全蜕化为软弱的女人,面对强势的男人,她的选择只有苦苦的哀求。

  “如果你不选择的话,那么我就只有印在你这张漂亮的脸上了。”叶天龙毫不为眼前美女的眼泪和哀求所动,继续给她施加更大的心理压力。

  “不要不要不要印在脸上”海娜近乎疯狂的摇头,带动整个娇躯都是摇晃,虽然手腕和脚尖处的抽筋剧痛难以忍受,但比起她现在心中的恐惧,已经不能相提并论了。

  “你这个贱人,还想和我讨价还价吗?”叶天龙冒火了,手伸,眼看就要印上海娜的粉颊。

  可怜的女祭司被吓得魂不附体,急忙脱口大叫起来:“我选我选”

  “很好,那么你就说,想在什么地方印上徽章?”叶天龙满意的收手,威风凛凛的喝问道。

  “我我”海娜期期艾艾,嚅嚅而言,好半天也没有说出来。的确,要让她自己说把奴隶的印记烙在身体的什么地方,实在是精神上极大的折磨,她根本就无法张口。

  “我只有给你四个地方选择,面门||乳||房小腹,还是屁股?”说话的同时,叶天龙拿在手中的徽章也随之移动在他所说的地方上面。

  吓得心寒胆颤的女祭司只有咬牙竭力稳定自己的身形,生怕稍微晃动,就会碰上叶天龙手中的徽章。

  “我给你十声数,如果再不决定的话,那么我就在你身上的四个地方全部烙上奴隶徽章。”

  说罢,叶天龙的左手向后举,身后的左兰心会意的开始以稳定的速度报起数字来。

  “二四”

  声音不大,甚至还带有种柔媚的味道,但听在海娜的耳朵里,却是无比的可怕和震撼。

  “七八”

  随着数字越来越少,海娜内心益发感到惊骇和恐惧。不管烙在什么地方,对于她来说,都是无尽的羞辱和折磨。她的全身肌肉都在微微的颤抖着。

  “十。”

  左兰心的话音刚落,叶天龙便冷笑了声,将徽章移到了海娜的面门上。

  “不要我选屁股”

  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叫出来,海娜说完这句话后,整个人都软下来,螓首低垂,下巴靠在酥胸上放声大哭起来。

  叶天龙的大手挥,捆住海娜双手的绳索应声而断,她的娇躯立刻跌倒在地上。

  “不许哭,你给我乖乖的趴好!”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的男人用脚尖捅了捅地上的女祭司,冷酷的对她说道。

  全身都在颤抖,但是已经完全被击垮心防的女祭司,不敢对叶天龙的话有任何的违抗,她按照叶天龙的要求,四肢着地伏在地上,手肘曲折而螓首贴地,这样来,她的粉臀就自然而然的被高高举起。

  谷间的秘处和幼嫩的花唇,在白白的臀肉之间绽放,没有任何的遮掩。

  想到自己以如此滛贱的姿态,赤身美丽的完全暴露在男人的面前,海娜的芳心都在滴血。尤其这种样子,好像是自己主动要求被烙上奴隶的印记,更是极大的屈辱和羞惭。

  “真应该让姐姐来看看,她的宝贝妹妹这么下贱。”

  站在海娜身后的叶天龙不断加深海娜心中的羞辱感,但可怜的女祭司除了无力的摇头哭泣之外,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喂,把屁股抬高点。”

  海娜刚刚顺从的努力举起自己的粉臀,突然阵火热的剧痛从肉丘上传来。

  “啊”

  悲叫声响彻在密室里,虽然没有皮肉焦臭的味道,但是痛楚绝对是令人无法忍受的。被烙中的瞬间,泪水迸射,海娜的双手紧紧抓住肘部,全身的嫩肉都在不住颤抖,全身汗出如浆。

  拿起徽章,只见雪白娇嫩的粉臀肉丘上,个圆圆的黑色印记分明清晰,当中的奴字在飞龙的盘绕之下,似乎要破体而出。

  满意的收起了徽章,叶天龙望着雪白的粉臀上刚刚烙上的黑色印记,发出了阵得意的大笑:“下次,我会在你姐姐的屁股上也烙上这样个印记。”

  “姐姐姐姐”由被烙的嫩肉处扩散开来的痛楚余韵,令海娜的粉臀颤抖,含泪在呻吟着,在内心呼叫着远方的姐姐。

  “大夫人大姐”

  门外突然响起了玉珠和辛西雅她们略显慌张的声音。奉命守在密室门外的她们来不及再出第二声来提醒里面的人,密室的门已经被推开了。

  首先出现在叶天龙眼前的,是姿容绝世美艳无匹的美女战神,随后鱼贯而入的有柳琴儿和晨月两个同样清丽出色的美女。

  星夜兼程赶来艾司尼亚的她们抵达无忧宫便顾不上休息,立刻找到叶天龙。

  见到密室里面如此不堪的场面,于凤舞的凤目之中闪过了丝不悦的光芒,而她身后的柳琴儿和晨月两个人则是同时眉头皱,只是在晨月的明眸之中却掠过丝不为人察觉的奇异神采。

  “你们怎么回来了?”叶天龙丢下了哭泣的女祭司,十分高兴的迎向于凤舞她们。

  “天龙,你怎么可以这样”轻轻叹息了声,怒容转瞬即逝的于凤舞转首让人拿过件衣裳,将羞愧得几乎无地自容的海娜包裹起来。

  “怎么啦,对付敌人难道还要讲什么礼节吗?”叶天龙不满的嘀咕了声,但还是答应于凤舞的要求,让人押着海娜下去,同时他又吩咐左兰心跟过去好好审问。

  表现的有如侍女般的左兰心十分恭顺的应声下去,于凤舞柳琴儿和晨月三人不觉奇怪的望着左兰心的背影,时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了。

  “嘿嘿,她现在是我的奴隶,在她的身上也有个和海娜样的印记。”似乎看出了于凤舞她们心中的疑问,叶天龙笑了声,向她们解释道。

  “如果刚刚你们不打扰的话,海娜也会很快变成和左兰心样的。”

  “左岛近将军呢?你有没有想过他的感受?”眉头皱了下,于凤舞不悦的对叶天龙说道:“你把他的妹妹弄成这个样子,他心里会怎么想?”

  “本来依照左兰心的行为,她应该死的,我已经饶了她的性命,左岛近将军对我的宽容十分感激。”叶天龙傲然说道。

  叹息的摇摇头,于凤舞还没有说下去,身边的晨月已经忍不住出声了,因为对于她来说,目前最重要的问题并不是这些。

  “天龙,你怎么没有和我们商议下,就决定登基,坐上法斯特的皇位呢?”

  “这有什么不好吗?难道说你们不支援我的举动吗?”叶天龙望了眼晨月,然后又道:“你们应该为我感到高兴才对啊!反正这也是迟早的事情,再说我看倩公主自己也不想干了,何必要强迫她做些不喜欢的事情呢?”

  “可是你知道目前的局势,并不是你登基的好时机啊!你至少要等到局势稍微稳定些,再做这事也不迟啊!”面对着自信十足的男人,晨月只好苦笑道。她的话引起了身边的于凤舞和柳琴儿致的赞同。

  “天龙,你这简直就是在胡闹,你怎么可以登基做皇帝呢?”柳琴儿狠狠瞪了叶天龙眼,忍不住责怪道。

  “我为什么不可以呢?”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叶天龙用奇怪的神情望着眼前的于凤舞她们:“难道你们不支援我的决定吗?我还在想你们定会理解我的”

  “好了,我们先不要说这些事情。”

  想了想,于凤舞脸上的忧色闪,出声打断了叶天龙略显不满的话语,突然温柔的走到叶天龙的跟前,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下,然后抬起螓首,明眸深深注视着他。

  “我们大家都回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