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边则从这边想办法破解这个困了他们数千年的结界封印。”

  “与此同时,魔族的这些行动,也引起了神族的密切关注。巨灵族和翼风族遵循父神留下的旨意,开始特别留意结界封印的变化,旦查出有魔族的高手越过结界封印,他们便全力进行追杀,绝不让魔族的人留在大陆上。”

  “有点,是神族和魔族都没有想到的,那就是经过数千年的时间,他们两族之间都有了很大的变化,魔界极端艰苦的环境,让魔族的实力得到极大的提高,而神族安逸的生活,却使得他们的力量进展甚微。两相比较,对战时体现出来的强弱之势相当明显。”

  “所以,连数次的搏杀,让神族认识到了他们的不足,他们也在开始刻苦的训练自己的族人。幸好魔族能够越过结界的只有少数几个高手而已,所以,也没有给整个大陆带来多少的灾祸。”

  “由于魔界之中的生活资源分配越来越不公平,各个部族之间的残杀也随之越来越频繁。于是再也没有个统的组织去破解结界封印,大家更多的是为了部族的利益进行杀戮,因为少个部族,就可以少消耗很多的资源。”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只有魔界中的明智之士,才会想到继续破解结界封印,向大陆寻找出路才是真正解决的办法。我的父亲便是这样的个才智和武技都极为出色的魔人,他花了整整三十年的时间,找到了条可以穿越结界的途径。”

  “那他为什么不把这个办法公佈于众,让魔界的人可以直接杀到大陆来?”

  听着艳丽迷人的大美女娓娓道来,叶天龙也完全投入了月如的故事当中。

  “因为这只是条仅容个人通过的途径,说得准确点,其实这个通道并不是我的父亲打通的,而是数千年来结界力量运转时留下的个小漏洞。如果不是级数非常高的魔人,在穿越这条通道时,就会被结界的力量吞噬掉。”

  “我的父亲也是经过九死生,才穿过了这条通道,但是来到大陆的第天便遭遇了神族的追杀。因为神族的人也察觉到了这个漏洞的存在,所在直派人守候在那个地方。”

  “当时带领神族高手的人就是我的母亲,个翼风族的等高手。

  激斗之后,我的父亲虽然是身负重伤,但却是顺利逃出了神族的包围圈。”

  “哈哈,那么不用说,定是你的父亲和母亲在追杀的途中,渐渐由仇敌变成了情人,然后就成为夫妻的。”

  叶天龙的推测立刻引起了月如的摇头,这个美艳的绝世丽姝,粉脸上泛起了丝怪异的微笑,那双颠倒众生的秋波明眸之中,更是闪动着妖艳的光芒。

  “错了,在随后的千里追杀中,是我的母亲不幸落入了我父亲的手中,受尽我父亲的折磨。”

  望着月如娇靥上那带着奇异魔力的笑容,叶天龙的心中也不禁为之颤。个神族女子落到了魔族男子的手中,所受到的折磨是可想而知的。

  “因为实在无法摆脱神族高手的不断追杀,我父亲最后只好带着我母亲重新返回了魔界,在魔界整整生活了五十年后,又因为魔界爆发的大规模冲突,为了逃避仇人的攻击,他们再次穿越结界,来到大陆。”

  “那个时候我已经七岁了。父母亲他们因为来回的穿越结界,特别是为了保护我的缘故,他们的身体受到极大的伤害,回到大陆不久,便双双去世了。”

  说到这里,月如的美目之中射出种缅怀和伤感的神情,若有所思的望着自己放在桌子上的那双白嫩素手。

  “你还没有告诉我,到底这些事情和你暗中陷害我有什么关系呢?”

  等了好段时间,见月如还是没有说话,叶天龙不禁有些心急,出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哦,是这样的。”月如的眼神振,抬起螓首望着叶天龙,继续柔声说道:“父亲临死之前,告诉我条在魔界流传已久的预言,据说这预言是当初由创世父神在设立结界封印时,对魔族的众人说的。”

  “哦,是什么预言啊?”叶天龙也不禁对这条预言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当暗黑之王来临的时候,就是魔界重见天日的时候。”

  当月如字字的将预言说出来,叶天龙不由得愣住了。

  回忆起当时在接连遭受神殿狙杀时,他向内心深处那个欲望的退步和妥协,尤其是在无忧宫里,在陷入死境之后,他正是在无边的黑暗之中接受了那个暗黑欲望,让它真正进入了自己的心灵。

  “我是神魔同体的特质,所以我能够最真切的感受到,其实您也是具有神魔同体的特质,这在人族之中也是绝无仅有的。当初听到鲁图先对您的介绍,我还有些将信将疑,但是经过这段时间来的观察,我已经确定了。”

  “鲁图先和你是什么关系?”叶天龙听出了些东西,立刻开始盘根问底。

  “他是我们万艳会的特级客卿。”月如十分坦白的说道。

  “万艳会?”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称的男人,顿生好奇之心。

  如果万艳会里有月如这样的人存在,这个组织应该是大陆上闻名遐迩的,怎么会没有人说起过呢?

  “这是我花费多年时间所建立起来的个组织,之所以不为人所知,是因为我们经营的是下层的事业路线,在大陆各地都设立有分支机构,但是对外并不以统的名号,除了真正核心的人物外,没有人知道万艳会的存在。而且我成立这样个万艳会,目的只是为了能够更多的掌握到整个大陆的情况。”

  月如热心的向叶天龙解释起来。她和晨月不同,玉鸣阁走的是上层的路线,旗号鲜明,而万艳会却在下九流中发展势力,在大陆各地设立春楼酒馆,再通过它们把触角伸向方方面面。并且,月如将人员划分成大小不等的团队,分片分区进行自由的发展,除了团队的头目直接向她联系外,其他的成员根本就不知道月如。

  “我花了整整百五十三年的时间,才组成了这样个庞大的体系,然后便以歌舞团的形式,在大陆各地巡游,寻找心目中的暗黑之王。”

  叶天龙恍然大悟,怪不得鲁图先能够手掌握艾司尼亚的情报,原来都是月如在事先已经准备好的人手。不过,听月如的话,也让好奇的男人不由得想起了另外件事情来。

  “百五十三年?能不能告诉我,现在你到底有多大了?”

  “您怎么可以问女士的年纪呢?”月如嫣然笑,并没有正面回答叶天龙的问题:“女不问年龄,男不问钱财,您难道没有听说过这样的句古话吗?”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叶天龙哑然失笑,没有想到身为魔族的月如也会在意自己的年龄。转念想,神族和魔族的人,本来生命就很长,他怎么可以用人族的眼光去看待他们的年纪呢?

  “我们万艳会只有四个特级客卿,除了鲁图先之外,他们都是魔族的人,大家有志于道,寻找能够让魔界重见天日的暗黑之王。”

  月如重新将话题拉回来,她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因为确定了您就是暗黑之王,我只有採取各种手段,尽快让您彻底释放心中的暗黑欲望。”

  “如果我不是什么暗黑之王呢?”

  “那么只有怪我们的眼力出了问题,把希望寄託在下个人身上。”

  言下之意,自然是如果叶天龙没有通过她的计划安排,死掉的话也就是白白的死掉了,也就是个无用的弃子而已。不把人的生命看为重要,倒是非常符合魔族的天性。

  “很好,很好。”叶天龙微微冷笑,他已经接受了月如的解释。

  但是个问题的解决却带来了更多的问题:“我现在有个问题,到底我要怎么让魔界重见天日呢?难道要我就这样直接杀到魔界去?可就算是我能够进入魔界,我还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做啊!”

  “我们相信父神的预言,主上您定会知道如何去做的,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只有件,那就是全力辅佐您,以您的意愿来行动。”

  凝神望着叶天龙,月如的话语虽然轻柔,但是坚定有力,这无疑是在向叶天龙表示她的忠心和决心。

  不过,其实月如她在内心还有句话没有说出来,那也是她的父亲在临终时对她所说的句话──当暗黑之王君临大陆,完全统治了人族和神族之后,魔界之门自然就会打开的。

  “好,你以后就好好为我工作。”对月如的说辞感到相当的满意,叶天龙没有再追究下去,而是郑重的对她说道。

  “多谢主上的宽容和厚爱。”

  双明艳动人的美眸深深的注视着叶天龙,后者也应对以个真诚的微笑。解决了彼此之间的信任问题,两个人便很快将话题引到了眼前所面临的问题以及日后的计划上来。

  望着安然端坐在椅子上的叶天龙,月如含笑道:“主上,您是不是真的完全收服了那个法斯特神殿的圣女大祭司?”

  “那是当然的。”叶天龙傲然回答道:“难道你还怀疑我的能力吗?”

  “这样就好了。”月如的眼波流动,闪动着智慧的光芒:“我们就可以充分利用神殿的力量,来改变当前局势。”

  “废话,这还需要你来说。我早已这样做了,只是进展不快。”

  叶天龙不以为然的说道。

  “那是因为神殿的两个司神早已有所准备,确切的说,应该是大魔导师史迪芬的计划相当缜密。”月如微笑着对叶天龙说道:“他在决定向主上下手的同时,就向各地的神殿下达了准备起事的密令。”

  “没错,所以现在各地的神殿都非常小心谨慎,以万分的戒备心来面对我们。”苦笑了下,叶天龙身子往后靠,面对着天花板:

  “可惜我现在没有多少时间,不然的话,只要带着左兰心巡视各地的神殿,自然可以逐将他们收服。”

  “这固然是个好办法,但是却不太符合我们现在的情况。我现在有个相对简单实用的办法,可以让神殿成为我们对付尤那亚的最大助力。”

  “哦,有这样的好计谋,那你就快点说出来吧!”叶天龙的兴趣下子被月如的话提了起来,他的双目放光,直望着眼前的美艳丽姝。

  “说穿了也很简单。”月如淡淡的笑,对叶天龙说道:“我们採用偷梁换柱的办法,利用左兰心假传史迪芬的密令,组建法斯特神殿的圣殿军团,进步把神殿推出来,站在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的面前。”

  语点醒叶天龙,神殿的高级人物都在无忧宫里被自己杀掉了,甚至连整个神殿的中枢机构都已经被他消灭了,加上之前尤那亚也曾经对法斯特神殿进行了次规模的杀戮,现在的神殿除了基层的力量外,真正的领导人已经不存在了。

  只要在这个时候,有左兰心这样个圣女大祭司站出来,登高呼,以大魔导师的遗命要求组建圣殿军团,定会得到法斯特各地基层神殿的支援和响应。这样来,公开化的神殿力量便会成为尤那亚和吉里曼斯无法忽视的敌人。

  “到时候,我们只要在后面推动,先让神殿自成股势力,和别人打个你死我活的,我们自然就可以乘机得利了。”

  旦想通了,叶天龙的思想便立刻活跃起来。

  之前,他都是在想着如何收服神殿的人,那么无疑是给自己增加难度,而现在整个想法变,乾脆把神殿推出来直接威胁尤那亚和吉里曼斯,在眼前的局势下,也的确是个对自己更加有利的办法。

  “为了做得更好,我们应该给神殿个真正的根据地。”月如意味深长的朝叶天龙笑,道:“只是这样做的话,主上您就不能把左兰心放在自己的身边了。”

  “没有问题,她也不会跑到什么地方去的。”叶天龙大方的挥手,道:“地点就定在西南的黑门巴山,那地方也是神殿的势力最强大的地方之。”

  说到这里,叶天龙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道:“先让左兰心放出风声,再过三天,我就让她带人动身。”

  顿了下,叶天龙突然邪邪笑,道:“这三天之中,我会让她好好学习的。”

  心领神会的笑,月如的绝世艳容上泛起了丝邪异的光彩:

  “主上,您要不要去见见那个还在调教之中的女神战士?”

  “好啊!我还真的想见识下,你这个调教大师的功力呢!”叶天龙兴致勃勃的点头应道。

  “那我们就走吧!”

  两个人还没有来得及走到月如的住处,倩女皇的侍女已经赶过来,对叶天龙说女皇陛下想请他过去。

  "279"

  奢华的寝宫中最大的座厅堂,绛帷似锦,银屏为间,蝉翼般的云纱作帘,配上金碧辉煌的虎皮胡床和锦绣花墩,还有各种宝光四射的种种摆设,座兽鼎中袅袅升起缕奇香,整座寝宫笼罩在异香缥缈如虚似幻中,极尽奢华,踏入其间的人,恍惚之间有种人间天堂的错觉。

  寝宫西侧,便是倩女皇的绣房,房门是上等的沉香木所制,门面上还彩绘了精美的花卉,在这别开生面的彩门上方,浮雕了条似若破空而飞的飞龙,没设门环,看去极为坚牢。

  彩幻五色,异香生室。

  没有等到叶天龙推门,房门已经无声而开,出现了四名千娇百媚的宫女,色的高顶髻,珠翠满头,水红色的薄秋裳,受束的窄袖子下端,裸露着半截玉藕似的丰润小臂,小坎肩,半露雪白细腻的粉颈,同色的罗裙下,轻俏地吞吐着小小的莲尖儿。

  每个宫女的素手中均高挑着盏明亮的中型花灯,两举左,两在右,袅袅娜娜地往叶天龙走来,举止齐,冉冉而至,人未到,香风先至,真个是令人欲醉。

  “奴婢们恭请陛下进房。”

  四个宫女到了叶天龙的跟前,盈盈敛衽行礼,银铃似的燕语齐吐。说完,她们便向叶天龙的两侧闪开,让出了当中的条路。

  微微愣之后,叶天龙便颔首笑笑,泰然的迈步向前。两个宫女在他的前面两侧举灯引路,两个宫女则是提灯在后面跟从,虽然这里的灯光明亮得根本用不着花灯照路,但这就是宫廷所定下来的规矩。从这些细微之处便显示出了权势的醉人味道,难怪千百年来,无数的人为了得到更大更多的权势,不惜舍弃切。

  当叶天龙的身影消失在倩女皇的寝房口,跟在他身后的那两个宫女便立刻停下了脚步,伸手轻轻的关上了叶天龙身后的精美彩门,然后两人左右侍立在寝房的彩门边。

  踏入宫门,异香令人飘飘然,两名美丽宫女已经恭恭敬敬的迎上前来,行礼之后便伸手替叶天龙宽衣。此刻走在叶天龙前面举灯引路的那两个宫女各自伸手掀起低垂的薄丝轻幔。

  左右分开的丝幔内端,是间典雅奢华宽敞亮丽的卧房,地板遍铺着粉红色的毡毯,里面的家俱均是由上好的紫檀木精制而成,图案美丽精巧的案几柜座上皆镶珠嵌玉,巧夺天工,令人叹为观止。

  但是最让人心动的场面却还是在尽头处靠墙的那张宽大的胡床上,秀丽娇艳的倩女皇正以个无比俏巧的曼妙的诱人的姿势,斜斜的,半躺半靠,侧身而卧,莹莹生光的娇靥上,则浮现出似盼似怯似喜似悲的神色。

  最让叶天龙意想不到的是,倩女皇的身上穿了件盘龙描凤的黄铯丝袍。叶天龙认识这件黄铯丝袍,因为它就是法斯特皇帝才可以穿的皇袍,它上面的龙,是用金线凸绣的,栩栩如生,举手投足之间,须鳞跃动,活灵活现。

  金龙黄袍固然是民间的违禁品,皇室的专属,但真正能够表现出这件皇袍的权威和地位的,还是它上面所绣的龙是五爪和五须的,这才是独无二的,五所代表的便是天地人以及风月两大女神。

  “你在想什么啊?”看到倩女皇若有所思的凝视着身上的皇袍,叶天龙不觉柔声问道。

  “你来啦!”

  抬起头,倩女皇给了叶天龙个甜甜的微笑,但是叶天龙却听出她的语气之中有些许的不同寻常,而且她的双明眸之中,更是隐现出丝的忧虑和不安。

  “怎么啦,你在担心什么?”心中微微惊,叶天龙不禁快步走向倩女皇,怜惜的问道。

  “没有什么,我怎么会有什么事情可以担心的呢?”倩女皇淡淡的笑了下,但是细心的男人还是十分清楚的看到她的勉强。

  “不对,你定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站在床边的叶天龙,低头深深的注视着倩女皇的双眼,神情有些焦急的说道。

  “我是有些害怕,害怕你穿上这件衣服之后,会像父皇样”

  面对叶天龙再三的追问,倩女皇抬头凝视着他的双眼,十分认真的说道。她那小巧的俏脸上泛起的忧色令叶天龙感到阵心疼。瞬间,他忽然觉得眼前的倩女皇是个多么可怜和孤单的少女。

  因为叶天龙已经听明白了倩女皇话语之中的深层含义,她是在害怕自己以后也会像安德列三世那样,因为繁忙的政务而冷落甚至疏远了她,也许还有个更深层的意思是,倩女皇担心叶天龙会在得到皇位之后,就忽视甚至忘记了她的存在。

  “我真的好害怕,你以后会忘记我,放弃我,因为我对你已经没有用了”仰着动人的俏脸,倩女皇显得有些担心又胆怯不安的低声问叶天龙道。

  “小傻瓜,你在说什么啊!”

  叶天龙的心中感到十分的怜惜和痛心,自此,他已经深切体会到了倩女皇对自己的依恋和全心全意的信靠。他实在没有想到,向刁蛮好动活泼开朗的倩女皇也有这样颗细腻的心,也会产生如此的担忧和不安。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直爱你,保护你,你永远是我可爱的小妻子!我发誓,如果”双手捧住倩女皇的粉颊,叶天龙用十分严肃郑重的语气对她说道。

  “不要发誓,我不要你发誓”倩女皇急忙向叶天龙伸出了只晶莹如玉的小手,将他的嘴巴堵住,发光的俏脸上更是泛起发自内心的微笑:“我相信你的话。”

  在倩女皇的小手上轻轻吻了下,叶天龙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