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个风之神殿的护法也开始为自己疗伤,所以只有在堂上直用种惋惜而略带哀伤的眼神注视着地上叶天龙屍体的左兰心发现了异样。

  心头跳,史迪芬急忙回头望去,只见众人也是满脸的愕然,目光都投向了原本仰面直挺挺躺在地上的叶天龙。

  先是轻轻的动了下手指,然后是手臂和双腿,接着居然慢慢从地上坐了起来。

  “屍变?!”

  众人的脑海之中突然闪过这样的念头,但作为精通魔法和武技的他们来说,屍变从来就是种传说中的东西,大陆上的傀儡大师和他的弟子可能会把死人弄成活动的,而且据说在东方有种神秘的法术,可以把刚刚死掉的人炼成活屍,但现在此地又没有这样的人存在。

  “哈哈哈哈”面色渐渐恢复正常的叶天龙突然发出了阵长笑,原本英俊的脸庞上,因为五官还残留着血痕,看起来十分的可怕和狰狞:“我终于可以出来了!”

  太过于奇怪的事情,会让人下子反应不过来,即便是身手再好的人也样,现在接见大厅里面的这些人,就是处在这样的种状态之中,所以,当他们看着叶天龙慢慢从地上站起来,居然没有个人想到出手去阻止。

  站稳脚步,叶天龙活动了下自己的头颈,然后伸出了舌头舔了下嘴角处乌黑的血块:“等待了这么久,现在终于有机会让我出来,实在是太好了!”

  没有头,也没有尾的话语,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有些摸不到头脑,但是巨灵族的人却是第个产生了不祥的预感。

  “装神弄鬼的傢伙,真的是死不瞑目吗?”法斯特神殿的个魔剑师忍不住飞身跃到了叶天龙的跟前,怒吼着伸手拔剑。

  “小心!”感觉到情况有些异常的大魔导师史迪芬急忙出声提醒自己的门人,但已经是为时太晚。

  剑尖离鞘寸,雷霆打击便骤然光临。

  没有人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即便是魔剑师本人,也只是眼花,叶天龙的人影已经贴身,再好的剑也失去了作用,任何反应也来不及。

  打击之快,有如电闪雷击。

  双爪及体,分别扣住了魔剑师的双肘,骨折声十分清脆的传出,扣之下,骨碎而肉不烂。

  “敢在我的面前张狂,你去死吧!”

  叶天龙冷冷的骂道,双手带,便将人拉近然后下压,扑声闷响,右膝凶狠的撞在魔剑师的小腹上,接着信手将人推出八尺。

  魔剑师丢了长剑,仰面飞摔出,在地上滑行了丈许,跌了个手脚朝天,绝望地猛烈挣扎。断了骨的手已经失去了活动能力,但真正严重的伤势还是在小腹里,被可怕的潜劲击中柔软的腹部,里面的内脏全部碎裂,口中发出可怖的叫号,在地上剧烈的挣命。

  “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已经是被击毙的叶天龙,居然下子变得如此强悍可怕,好像刚才受伤倒地吐血不止的人,并不是他般。

  “叶天龙,你在搞什么鬼?”大魔导师史迪芬有些诧异和不解的问道,他现在的心中已经昇起了种极为不安的感觉。

  “你说呢?”叶天龙冷冷的笑,眼神之中的黑色火焰,让所有的人都为之心寒胆颤。

  “他不是叶天龙,他已经变成另外个人了!”明光长老突然在边大叫起来。

  作为风之神殿中灵觉最出色的长老,他从眼前叶天龙的身上,嗅到了种死亡的气息,种让人害怕的杀气。而他这样的叫声,也让所有的人都感到震惊。

  “废话,我不是叶天龙,难道我是鬼吗?”叶天龙不悦的回答道。

  他的话也是在场不少人心中所存的疑问。可以说,眼前的切实在是太出乎他们的认知了。

  “不过,他说得对,也说得不对。”叶天龙突然改口说道:“我是叶天龙,但也不是叶天龙了。”

  头雾水,史迪芬的心跳却是在加速,他已经隐隐约约悟出了些东西,但他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是。

  “以前的我,实在是有太多的顾虑和想法,对自己也太压抑了,所以老是受制于人。”叶天龙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向众人宣佈:

  “现在,我已经决定了,要完全放开自己的心,由我的心去决定应该要做的事情,随心所欲才是真我,那才是真正痛快的!”

  “大家小心,他现在已经变成真正的恶魔了。”巨灵族的两个雷将之,沉声的向众人提醒道。

  “换句话说,叶天龙他现在是释放了心中的魔神,我们直以来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劫数啊!劫数!”

  明光长老的语气显得有些沉闷,让众人的心也变得沉甸甸起来。

  "274"

  “大家不要害怕,他现在虽然是释放了心中的魔神,但他的肉体还不是足够强大,刚才我们不是已经给了他致命击吗?如果等到他的心魔和肉体完全结合起来,那才是真正的劫数!”

  最早醒悟过来的,还是站在堂上倩女皇身边的左兰心。大声提醒之后,只见她发出声娇叱,从堂上飞身下来,率先冲到叶天龙的跟前,神情激愤的激励众人。

  “只要我们大家齐心协力,再给他次致命的打击,他就算是真的魔神,也必死无疑的!”

  被左兰心的话提醒,大魔导师史迪芬猛的向上振手臂,心神振的众人很快抢占各自的位置,准备发动第二次的合力强攻。

  “啰嗦的贱货,看我怎么收拾你!”

  叶天龙的眼中跳过丝黑色的火焰,狞笑着对摆出拚命架势的左兰心喝道。也不见他怎么做势,身形晃,人影已经近了左兰心的身子。

  “劈啪!劈啪!”

  四声脆响暴起,叶天龙用正反手法在刹那间打了左兰心四记阴阳耳光,虽然说抽在脸上的力道并不是很大,但掌个印,指条痕,原本美好纤柔可爱的白嫩俏脸,立刻变红变肿。

  接着叶天龙的手挥,左兰心的娇躯便应声飞出丈外,落地的时候声息全无,不知生死。

  就在左兰心的身子还在空中飞行的同时,叶天龙已经到了风之神殿长老会的护法的身边,只手闪电般的扣住了对方的面门,五指收,这个护法连惨哼声的机会都没有,便眼珠暴凸,面骨下陷,脑浆和鲜血从耳孔涌出来。

  “你也去死吧!”

  手挥,护法的屍体飞起,撞向旁边的玉光长老,同时叶天龙的右手抬,镭射破空,重新出现在他手中的天魔圣剑焕发出比往昔更加惊人的威势,无穷的潜流劲气向四面八方扩散,扩散的劲流甚至可以用肉眼看到轮状的波纹。

  奇异的剑气迸发声慑人心魄,炽烈的剑光似乎可以突然暴涨伸长,红光现便向前疾射而出,幻化为长长的条镭射虹影,有如贯日的长虹,镭射入目时已近身。

  又是个风之神殿的护法,他根本来不及做出丁点的反应,胸口便出现了个深深的大洞。镭射投体而出,好似气球爆裂,在场的人甚至可以听到波的声脆响。

  鲜血喷溅,剑光上抬绞扭,可怜的护法当场化为满地的屍块。

  予取予求,简直难以置信。叶天龙举手抬腿之间,三个身手高超的护法已经倒下了,而且最后个护法的死状之惨,令人不忍目睹。

  “我的神啊!”

  玉光长老和明光长老几乎同时大叫起来,他们带来的五个护法,可以说都是风之神殿精锐高手中的精锐,但是没有想到在心魔苏醒的叶天龙手下,居然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不用叫你们那个狗屁的女神了,她现在都自顾不暇了。轮到你去死了!”

  叶天龙杀气腾腾的大喝,举剑冲向了悲愤之极的玉光长老。虽然这时候其他的人已经纷纷围过来出手,但所有人的攻击对于叶天龙来说,根本就毫无作用。

  他的速度奇快,身形变幻莫测,让对手无法捉摸,而且即便是有魔法和劲气攻到近身,但在他周身强大的潜劲激荡之下,很快便消散。

  “你去死吧!”玉光长老怒叱,手中的法剑吐出了朵朵的光华。

  “铮!”声,叶天龙手中的天魔圣剑,突然以十倍的高速下沉,剑尖微颤,炽烈火红的剑气奇准地击中玉光长老的剑尖,百炼的法剑瞬间崩散,持剑的手被震得麻木,挂在法剑云头上的剑穗也在此时崩断,向下飞坠。

  叶天龙的左掌,恰好向前伸,可怕的掌风劲气好似狂涛,把下坠的剑穗向前刮飞。

  手中已经没有法剑的玉光长老,为躲避叶天龙的天魔圣剑,只有选择飞退,根本没有想到飞出的剑穗会准确的击中自己的眼鼻。穗下的流苏是丝制品,柔软而且轻盈,这时候竟然丝丝的,全陷入脸上各处足有两三分深,像利刀样的割裂肌肉。

  同瞬间,叶天龙的天魔圣剑向下疾沉,劈开了玉光长老的脑门。

  晃了两晃,玉光长老向后仰面便倒,脸上片血污,脑袋自鼻樑以上,从中间被劈开,红红白白齐流,死状极惨,头几乎被砍成两半。

  变化太突然太快速,任何人也无法抢救,照面便人鬼殊途,杀人的技巧怪异得不可思议,手法诡奇可怕,出其不意杀人于瞬间。

  场可怕的大屠杀,虽然有些人觉得自己的同伴怎么会变得那么不堪击,但是当他们也面对叶天龙的直接攻击时,才真正明白到自己那些死掉的同伴为什么会变成任人宰割的羔羊。

  因为叶天龙身上的那种可怕气势,足以让人心寒胆落手脚发软,能够递得出手的,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像法斯特神殿的那些魔剑师甚至连出手的勇气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知道转身逃跑,结果被叶天龙从后面剑个,轻松了结。

  没有人可以挡住叶天龙的剑,巨灵族的两个雷将,先后在叶天龙的剑下变成三截。那两个史迪芬最得意的弟子,连人带诛心剑起被叶天龙砍成数段。

  片刻的功夫,整个接见大厅里面就血流成河,除了大魔导师史迪芬还呆呆站立在台阶上,其他的人都被叶天龙杀死了。

  “你太过分了,太过分了”等到叶天龙慢慢走到史迪芬的跟前,只见这个大魔导师神情呆滞,口中喃喃的说着:“你居然把我的人全部都杀了,全部都杀了”

  “你是用什么手法制住倩女皇的?”剑光吞吐,遥指史迪芬的胸口,叶天龙冷冷的问道。

  “你休想知道。”受到剑气的刺激,史迪芬下子好像清醒过来,爆发似的向叶天龙怒吼道。

  “是吗?”叶天龙也不为所动,只是冷笑了声。突然手腕轻轻抖,剑光激射,在史迪芬的大腿上留下了个大大的血洞。

  “哟!”剧痛之下,史迪芬厉叫声,整个人颤抖着,但坚持站立在台阶上,咬紧牙关怒视着叶天龙。

  “好,不愧是以前的十大强者之。”叶天龙喝彩了声,手腕再次轻轻抖,镭射吞吐之间,又在史迪芬的另外条大腿上穿了个血洞,这次是贯穿了大腿,甚至连大腿骨都被击断半。

  “啊”脸颊上的肌肉颤抖,史迪芬几乎要咬碎钢牙,剧烈的疼痛他还可以忍受,但是受伤的双腿再也无法坚持下去,整个人的身形晃动了几下,终于还是重重的跌倒在台阶上。

  “你不说也没有关系,反正痛苦的不是我。”叶天龙若无其事的望着冷汗泉涌的史迪芬,手中的天魔圣剑指向了他的手臂:“下次,我要砍掉你的手臂!”

  站在自己的营帐之中,于凤舞的心中突然间涌上了种说不出的难过,好像是大难临头般,心神无比的悸动。

  “天龙定是出事了。”

  柳琴儿的身形突然出现在于凤舞的身边,她的脸色十分凝重,双眸之间涌动着种难以言状的悲伤。

  于凤舞知道身为圣魔神剑的柳琴儿,她的灵觉十分惊人,再说自己的感觉也十分强烈,显然是真的和叶天龙有关系了。

  “我们不能再这样等待下去了,该是出手的时候。”

  晨月虽然没有像于凤舞和柳琴儿那样的灵觉,但善于察言观色的她,从两个人的神色之间看出了事态的不妙,再说她原本就不太支援于凤舞的策略。

  因为被东方军团拦住去路之后,于凤舞并没有指挥天龙军团进行强攻,而是接二连三的派遣使者,前往东方军团的大本营解州进行劝说。

  因为于凤舞她不忍心手摧毁这样支曾经是战友的部队,她的心中还是对同为法斯特军团的东方军团抱有定的希望,最好是能够说服东方军团归顺本方,不然,也能够在内战之中保持中立,给她让开条路。

  但是东方军团的军团长并不明确答覆于凤舞的要求,他採取了拖延的战术,不断的和于凤舞进行交涉,不断的派使者前往天龙军团和于凤舞谈判,从而将于凤舞和天龙军团拖在原地。

  晨月早在数天前便向于凤舞提出了开战的请求,但于凤舞还是想再努力下,争取能够兵不血刃的通过解州。

  “召回我们的使者,向他们下战书吧!”

  柳琴儿也转变了态度,远在艾司尼亚的叶天龙牵动了她的心神,虽然不知道叶天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却是可以确定,定是什么非常的事情,因为她的内心有种强烈的预感,这件事情将会影响到叶天龙和她们的生。

  明眸之中的神色变得坚毅,于凤舞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对站在帐门处的侍卫下令。

  “召集众将,到大帐里开会!”

  “驱逐昨天来的那个使者,告诉他,今天下午三时正是最后的期限,如果到时候东方军团还不让开去路,那么双方只有兵戎相见了。”

  “传令全营将士,二时半拔营,让他们做好准备。”

  发佈了连串的命令之后,于凤舞才回身,面对着柳琴儿和晨月说道:“你们也去准备下,马上就要出发了。”

  “马上就出发?”晨月微微愣下,不觉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出发啊?”

  “你跟我来,就会知道的。”于凤舞并没有直接回答晨月的问题,而是故意卖了个关子。

  但晨月也是个才智过人的女子,心念电转,立刻想到了于凤舞话语之中的含义:“原来你早已经有了准备,只是不想和东方军团交战罢了。”

  “毕竟都是法斯特的军人,我实在有些不忍心看着他们死在我的手中。”于凤舞轻轻的叹息了声,有些无奈的说道:“再说,能够收服东方军团的话,既可以保全法斯特的军队,又可以让天龙的实力得到极大的增加。所以,我才等了这么些天。”

  “那么,你派那么多的使者前往解州,也是为了打探对方的虚实吧?”现在柳琴儿也有些明白了,联想起于凤舞每次都派出大批的人马前往解州充当谈判的使者,原来还另有作用的。

  “我也是真的想和克洛索斯好好谈判下,如果能够争取到他的归顺,也可以让帝国的东部民众免去场刀兵血灾。”

  “不过,现在还是避免不了场血战,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就不要浪费那么多的时间了。”晨月有些不满的说道。

  “你错了,我现在是有了周全的计划,只要拔掉东方军团的主城,其他的部队就会不战而降。”于凤舞胸有成竹的说道:“目前拦住我们前面的东方军团把主力队伍部署在三座城里,因此在后面的主城解州里,并没有多少的军队。而且,趁这些天的功夫,我已经派索沖弄清楚了这带的地形,找到条废弃的小路可以直接通往解州。”

  就在天龙军团的大部队大举强攻的同时,修罗已经带着两万军队从刚刚找到的那条小路,在索沖的引领下,悄悄的潜往解州。

  夜之间,修罗的军队疾行九十多里,抵达了东方军团的主城解州城下。

  天色微微发白,整个解州城还沉浸在片寂静之中,修罗的大军所到之处,立刻封锁了道路。同时,为了不让解州城上的守军听到他们的动静,修罗命令部下将城外的鸡鸭全部轰起来,利用鸡鸭的叫声掩盖他们进军的脚步声和战马的叫声。

  因为大战是在百里之外的三座卫城外打响的,所以解州城的守军并没有意识到于凤舞会派军队越过三座卫城,直接攻打高垒深沟的主城解州。

  再说,于凤舞之前的多次派遣使者前来谈判议和,也让克洛索斯和解州的守军有所麻痺,认为除了强攻打开解州前面的三座卫城,于凤舞不可能有别的办法。

  刚刚打开城门的守军看到修罗的部队抵达城门时,还以为是哪里来的本方增援军队,没等看清楚,稀里糊涂的就成为修罗的剑下之鬼。

  占据了城门之后,修罗指挥着大军涌入瞭解州城。早起的克洛索斯正在帅府里处理军务,听到外面嘈杂的人喊马叫,还以为是城中的犯人闹事,或者是城外卫军前来索要军饷,及待明白过来,已经被团团包围。

  来不及穿上盔甲,克洛索斯便带领着自己的亲军抵抗,他们死守住帅府,负隅顽抗,准备等待外面的主力部队前来救援。

  修罗哪里容得克洛索斯打这样的如意算盘,边派出八千人马占据了全城各处的要地,清除城中残余的敌军,剩下的万二千名士兵则在他亲自带领下全力攻打克洛索斯的帅府。

  在帅府的门口堆满乾草后,修罗下令放火。同时,他又将城中的小型投石机也搬到了帅府前的广场,火石齐下,片刻的功夫便将帅府的大门打开了。

  修罗马当先,在他的身后,是同样强悍威猛的范铜。人如狂风,所到之处波开浪裂,克洛索斯的亲军好像风中的草芥,四下飞散。主将的神勇,令部下的士气更加高涨。

  不到两刻钟,克洛索斯的亲军就伤亡殆尽,走投无路的克洛索斯也成为阶下囚。

  等到情报传到解州的三座卫城里面,东方军团主力部队回援也已经来不及了。再说,于凤舞指挥的天龙军团也直在进行不间断的佯攻,他们根本无法派出人马回援主城解州。

  当主城解州城已经被攻占的消息得到确证之后,东方军团将士的士气大跌,他们很快便在于凤舞的劝降之下,举起了白旗。

  稍加休整,于凤舞便留下了庆计和三万军队接收解州和整顿东方军团,她则率领天龙军团的部队火速赶往艾司尼亚。

  "275"

  “你醒过来了吧!”

  当左兰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