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眼神之后,叶天龙对守卫说道。

  使者进来之后,先向叶天龙恭恭敬敬的施礼,然后从怀中掏出了封用火漆密封的信函:“叶天龙大人,这是国务秘书月如大人给您的密信。”

  接过使者手中的密信,叶天龙将其飞快的拆开,匆匆看之下,他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看到叶天龙如此的神情变化,丽蝶不由得关切的望着叶天龙,低低的问道。

  “该死的神殿,居然和风之神殿的人勾结起来了。”叶天龙的眼中厉芒闪过,随手将密信递给了丽蝶。

  “什么,风之神殿的人和神殿?”丽蝶的芳心微微惊,急忙接过叶天龙手中的密信。展开看,她的心中顿时为之怒。

  叶天龙和神殿的人在艾司尼亚发生的情况,丽蝶已经十分清楚了,所以她也明白叶天龙对神殿的人已经十分宽大和忍让了,没有想到现在神殿的人居然在暗中和风之神殿勾结,短短的几天时间里面,艾司尼亚已经多了不少的神秘高手。

  “这些高手定是有备而来的,看来我得马上回艾司尼亚了。”叶天龙当机立断,苦笑着对丽蝶说道:“本来还想在这里听都督大人的调遣,看我们的都督大人如何痛击敌人,可惜现在没有机会了。”

  “这边交给我吧!我定不会让您失望的。”丽蝶的眼神毅然而坚定,虽然其中夹杂着丝的不舍,但更多的是鼓励。

  叶天龙会意的点头,将些白石堡的事务全权交托给了丽蝶。

  “夫君大人,请记住先下手为强,在战场上如果不掌握主动权,那将会是非常的被动。”叶天龙正要离开大帐时,丽蝶突然出声叫住他,正色说道。

  叶天龙微微点头,将“先下手为强”这五个字反覆在嘴里念了两次,蓦地睁大了眼睛,道凌厉的目光闪过。

  “好,我定会记住你的话,这次回去艾司尼亚,就要和神殿彻底的清算下双方的关系。”

  ※※※

  同时期,艾司尼亚的无忧宫。

  从早上起,就被汹涌过来的文件和报告淹没的可怜女人终于忍不住发火了。

  “该死的,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文件需要我来签字的?”

  见到倩女皇大发脾气的模样,早已深知自己这位主人的两个侍女大气也不敢喘下,乖乖的站在桌案后面。

  “把国务秘书找来,有些小事情应该是她来处理的。”

  拿起了份文件,倩女皇伸出了小手,狠狠拍了下桌案,对身边的侍女大声说道。

  小春急忙应了声,飞快的从倩女皇身边离开。

  不会儿的功夫,美丽的国务秘书便随着小春出现在倩女皇的面前。身得体的华丽美裳,恰到好处的露出段粉颈和酥胸前的片三角肌肤,莹白如玉,腻滑赛脂,条黑色的缎带系在粉颈上,斜斜的花结和银色的珠花,透出了股诱人的神秘味道。

  “月如姐姐,早上你到什么地方了,怎么都没有看到你?”倩女皇不待自己的国务秘书向自己行礼,便有些气鼓鼓的问道。

  “尊敬的女皇陛下,我早上去处理件十分紧急的事情了。”月如躬身向倩女皇行礼之后,挺直了娇躯回答道。

  “哦,什么紧急的事情?”倩女皇的好奇心顿时被挑了起来,她将注意力从桌案上的文件转开。

  “神殿的西区,今天早上来了十八名神秘的高手。”月如微笑着向倩女皇走了过去,直走到桌案的前面三尺才停住脚步:“其中还包括了三名巨灵族的人。”

  “巨灵族的人?”倩女皇的兴致下子来了,她边示意身边的侍女小秋给月如端座位,边向月如追问道:“就是传说中神之三族的巨灵族吗?”

  “当然,除了这个巨灵族之外,哪里还有其他的神族可以像他们那样巨大呢?”月如边说着,边在位子上坐下来。

  “他们来艾司尼亚做什么呢?”倩女皇歪了下脑袋,眨眼问道。

  “陛下,您这么聪明,应该说神殿请他们过来干什么。”月如淡淡笑,接着说道:“与巨灵族人起来艾司尼亚的,还有风之神殿的群高手,其中包括了风之神殿长老会中的成员。”

  “哼,这么说来,神殿是不甘心了。”

  说起神殿,倩女皇就气不打处来,再说她也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少女,神殿请来这些人,绝对不会是让他们在这个时候来艾司尼亚游玩,或者说是教学的。

  “我已经派人前往白石山的军中,让叶天龙大人火速赶回艾司尼亚。”月如说着,从袖子里面拿出了份报告:“这是我们这次选秀令发出之后,在众多报名的人选之中经过严格考核选拔出来的人才,石义信大人让我将这交给陛下您,由您最后裁定选取的名额。”

  接过小春转交过来的名单,倩女皇看也没有多看眼,便随手放在桌案上。

  “告诉我,你准备怎么对付神殿这班家伙?”倩女皇的身子从桌案后面探过来,瞪大了明眸,望着月如。

  如花的娇靥上泛起丝奇异的笑容,月如的樱唇轻启,淡淡的说道:“这要看陛下您有什么样的决心。”

  “怎么说?”倩女皇有些不解的望着月如。

  “陛下,您的目的是想将神殿的问题解决到什么样的程度?”月如的明眸之中闪过丝令人心寒的异光,凝视着倩女皇的妙目。

  “当然是彻底解决问题啦!”倩女皇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好,这才是我们法斯特帝国的女皇陛下。”月如欣然喝彩道。

  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美眸之中闪动着种奇异的光芒,如果有人知道她的心中在转着什么样的念头,那是足以让所有的人都为之震撼和惊骇不已的。

  “对了,陛下,白石山前线刚刚传来了最新的战报。”月如开始转换了话题,将谈话的中心转到了叶天龙的身上:“叶天龙大人在得到丽蝶将军的骑兵支援后,已经成功将杨汉的西方军团彻底击溃,西方军团的十万军队只剩下了两万不到的残兵。”

  听到叶天龙获得了如此大的胜利,倩女皇的双明眸闪闪发光,张俏丽粉嫩的娇靥上闪过悠然神往的表情,用惋惜的口气轻轻叹息了声。

  “真是太好了,可惜我没有亲眼。西方军团也是法斯特帝国历史悠久的野战军团,其中的十万将士应该算是身经百战的了,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被叶大哥他们击败了。”

  月如的脸上也闪过丝不忍的神色。

  “所以,我们应该尽快结束这样场可怕的内战。”

  “现在的法斯特帝国,已经分裂成四块了。加上各地的军队和地方势力在其中牟取私利,千年的古老帝国,已经面临着个十分紧要的生死关头了。”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劫数吧!”

  被月如难得见的沉重口气和凝重神色所震,倩女皇的神情也变得有些怪异和凝重起来。

  书房的气氛沉默了片刻,倩女皇的幽幽声音打破了静寂。

  “不管是我的三哥还是那个该死的胖子,都不是什么好人,怪不得父皇在世的时候,直都没有将皇位传下来,因为他知道我三哥不是个真正好的皇帝。”

  “现在我担心的是,局势如果再这样发展下去的话,国外的敌对势力就会趁机侵入,到了那个时候,内外交困的法斯特帝国,到底还能够支撑多久呢?”

  月如大发感慨的话,却是不无道理,而且倩女皇也从另外的渠道得到过这样的情报。再说,身在皇室之中,倩女皇不是没有听到过这些落井下石的手段。

  “现在他们有些什么动静?”

  虽然倩女皇没有明确说出来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但月如却是心知肚明。

  “亚素的二十万骑兵大军已经完成了集结,目前正在两国的边境处,可能是在等北方军团和尤那亚交战的结果,也许是在寻找个最佳的时机。”

  “二十万?”

  倩女皇的头下子大了起来,如果说在没有发生内战的时候,亚素的二十万骑兵也算是很大的麻烦了,更何况是在目前这样种混乱的局势之中,加上北方军团又在暗中和亚素有了某种协定,法斯特帝国北方的要塞已经变成了毫无用处的摆设。

  “武安和楚越的使者在秘密接触之中,具体的情报还没有传过来,不过有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们的接触对我们非常不利,特别是西方军团的大军回国之后,先前所占领的土地基本上已经被武安夺回去了。”

  “真是好麻烦啊!我现在才知道,以前父皇有多辛苦,当上皇帝点乐趣也没有。不好玩,点都不好玩!”

  倩女皇的眉头都快要打结了,居然有这么多的事情都需要动脑筋,她觉得自己的小脑袋都快要想破了。

  看着倩女皇的张俏脸变成苦瓜般,月如不禁掩着小嘴轻笑起来。

  笑过之后,月如的脸色正,对倩女皇说道:“陛下,您觉得当皇帝是吗?要知道,有很多人都是眼睁睁的盯着您的位子,巴不得有天能够坐上这个位子呢!又有多少的人为了您这个位子,甚至连骨肉血亲都可以抛弃。”

  ※※※

  出了无忧宫,离开皇室大道,月如的马车拐上了条快车道。

  这是条专供王公贵族使用的快车道,在快车道的两边才是由平民百姓使用的道路。

  如果平时里不够身分的人车走上这条快车道,自然是被把守的兵丁抓起来挨顿皮鞭。就算是再有钱的人家,如果没有品级的话,也是绝对不允许使用这条快车道。

  这便是贵族上流人士的特权,所以,古往今来,才有那么多的人打破脑袋想往上爬。只要拥有品级和爵位,那你真的就成为人上人了,拥有平民百姓所没有的特权。

  但是今天,在快车道的两边却看不到个把守的兵丁,也许是因为经历了几次的战乱,加上距离艾司尼亚不远处的白石山又在进行场大战,艾司尼亚城中的兵丁有所减少。

  不过快车道上依然不见闲杂人等,毕竟多年来已经养成了种成熟的习惯,不该走的路,艾司尼亚的好老百姓是绝对不会走的。

  今天也不是什么好日子,但似乎快车道两边街道上的行人比起往日来,却显得有些多。不过,所有的行人都是行色匆匆,没有个人是在路上闲逛的,毕竟经历过几次战乱的好市民,已经学会了很多他们的前人没有的东西。

  月如的马车在空空的快车道上快速驰过,马车的前后都有两名城卫军的甲胄骑士护卫,让人看便知道,马车里面的人来头不小。

  刚刚驰过个街口,在前面的不远处巷口拐出了辆华丽的轻车,这种华丽的轻车只有匹骏马在前面拉,车身小而窄,车轴也短,法斯特帝国不少的大户人家都是用来给内眷外出游玩时用的。

  因为这辆轻车是属于没有品级的普通人家,所以,它也只能乖乖的在快车道边的平民车道上行驶。

  轻车的驭手是个满脸虬须的中年汉子,头戴顶大大的阔边毡帽,身粗布青衣,乍看之下,似乎点也不起眼,但如果仔细看过去的话,他的双眼之中不时会闪过道凌厉的绿光,是属于那种令人窒息的目光。

  轻车不紧不慢的驰来,和月如的马车相向,月如的马车速度十分快,转眼之间已经和轻车交错而过。就在两车相距不到十步的时候,从月如的马车侧前方条小巷里面传来了阵急促的马蹄声,接着是众人哗然的惊叫声。

  "270"

  “马惊了!”

  “马惊了小心”

  瞬间的功夫,从小巷里面猛的冲出了辆满载着干草的马车,拉车的马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惊吓到,乱蹦乱跳,乱踢乱叫,疾如迅雷,闪电般的冲向了月如的马车。而此时车前的那个车夫好像是完全被吓呆了,只是坐在车手的位子上,双手僵硬,面目青白。

  “大胆!”

  “什么东西?”

  策马走在月如马车前面的两名城卫军甲胄骑士此时显出了他们扎实的功夫。在双方都如此高速的情况下,依然能够做出正确的反应,采取了应急的防护措施。

  呵斥的同时,两个甲胄骑士腰间的阔锋剑已经闪电般的拔出,双脚踢胯下战马的马腹,毫不犹豫的冲向了受惊的车马。

  剑光如电,喝声如雷。

  左右两名甲胄骑士贴近了满载干草的马车,左边的那个甲胄骑士手中的阔锋剑朝着受惊的马用力挥去,而此时另外位甲胄骑士则是俯下身子,整个人紧紧贴在马腹,阔锋剑伸出,半露于战马的侧前方。

  声烈怒的嘶叫,血柱冲天。

  受惊的那匹马的整个马头居然被甲胄骑士的剑斩下来,飞起的马头喷洒着鲜血,在空中划过道猩红的轨迹,无头的马拖着马车还在向前冲,但此刻另外边的甲胄骑士已经到了马车的轮轴位子。

  阔锋剑猛的挥出,重重的斩在马车的轮轴上,木质的轮轴根本禁不起如此大力的斩击,当下四分五裂,连带着车轴也飞散。

  失去边轮轴的马车轰然侧翻,干草满天飞舞,在地上拖滑的马车已经不会对月如的马车产生什么威胁了。两名甲胄骑士刚刚松了口气,不料突变却发生了。

  从满天飞舞的干草之中,突然跃出了三道人影,连同原本坐在车手位子上的那个车夫,四个人的双手齐扬,半空之中各色的暗器如暴雨,打向两个心神刚刚松懈下来的甲胄骑士。

  蹄声如雷,原本和月如的马车交错而过的那辆轻车也在此时蓦然调转车头,驰上了快车道,速度之快,简直让人难以想像。

  跟随在月如马车后面的那两名甲胄骑士发觉到情况不对时,轻车上那个满脸虬须的驭手飞快的从车座下面掏出了具箭匣,瞄准了月如马车后面的两个甲胄骑士。

  刚刚转过头来的两个甲胄骑士见到黑黑的箭匣,不禁大惊失色。因为他们认出这个箭匣是五连发的连珠箭,其威力之大,二十步之内,即便是重甲在身,也无幸免之理。

  声机弦的震响,五枝利箭呈扇形飞出,其速如电,没有等到甲胄骑士转过个念头,便已经到了跟前。

  “噗,噗!”

  两声沉闷之极的响声过后,两名甲胄骑士的身上各中了箭,力透重甲的连珠箭果然是威力惊人,整枝箭贯穿了甲胄骑士的身体,巨大的冲力甚至撼动了甲胄骑士的身体。

  摇晃了两下,两名甲胄骑士从马上重重的落下。而此刻,他们在马车前面的两名同伴虽然说在刚刚处理受惊的马车时展现了过人的胆识和身手,但在有如暴雨般可怕的暗器攻击下,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被淬毒的暗器击中了脸部的两名甲胄骑士连哼都没有哼声,便从战马上头栽下来。可见,暗器上所淬的毒是见血封喉的。

  所有的切都是在极短的时间里面发生的,几乎可以说是转眼之间,月如马车前后的四名精锐甲胄骑士便被击毙了。

  街上的行人大哗,无不惊恐万分的奔走逃避。在艾司尼亚出手杀死甲胄骑士,绝对是场可怕的灾祸。

  月如马车上的那个驭手发觉到情况不妙时,便双手猛抖,催动马加快速度,试图冲过去。但他也仅仅是多活了点时间,在甲胄骑士落地的时候,那四名杀手已经朝月如的马车发动了再次的攻击。

  又波可怕的暗器攻击,打在马车车壁上,发出了劈里啪啦的暴响。

  马车的那个驭手满身鲜血,扑倒在车座上。只有两匹拉车的骏马还在不知情的向前狂奔,也许它们也知道留下来的话,会是死路条。

  砰然声,马车后面那辆轻车的四壁飞散,从里面急速跃出了两条大汉。说大还真是大,足有丈两尺高的身材,走在路上,绝对是引人注意,怪不得要藏身在轻车里面,不过说起来也真是难为他们两个人,如此巨大的身材,藏在小小的轻车里面,那种光景可想而知。

  人大,步伐也大。两名大汉向前急奔了两步,便已经到了月如马车的旁边。

  声怒喝,其声如雷。两名大汉居然同时伸出粗壮的手臂,大手把拉住了马车的后辕。

  刺耳之极的嘶鸣,蹄声杂乱,四蹄向前乱踢,整个马车都在剧烈的摇晃。

  简直不敢相信,这两名大汉居然在烈马怒叫之中,硬生生将疾如奔雷的马车拉住了,看他们的双脚都陷入了地下。要知道快车道上所铺的可是坚硬如铁的青石,他们所具有的力量可想而知。

  车停,人静。那些杀手攻击了两次暗器之后,身子落在马车的旁边,各自瞪着怪眼,动不动的望着马车。那两名拉住马车的大汉也收手站在马车的后面,满大街上除了他们之外,已经看不到个行人,肃杀之气弥漫在空中,连所有的骏马也似乎被杀气所震撼,不安的站立着。

  “月如小姐,请下车叙!”

  不知何时起,个青袍的中年人出现在马车的前面,对赤眉,高高的颧骨,坚毅的下巴,身材修长,尤其是他露在外面的双手,红润晶莹,就好像是少女的玉手般,但出现在这样个气质超然的中年男人身上,委实有些令人诧异。

  “我说是谁呢!竟然敢在艾司尼亚拦住我的马车,还当街出手杀害城卫军的甲胄骑士。”

  马车的门并没有打开,月如那声音传了出来。虽然她的语气冷如冰霜,但配上她那绵软入骨的嗓音,还是具有令人失神的魅力。

  “玉光长老,你千里迢迢离开风之神殿,难道就是为了和我叙吗?”

  淡然笑,玉光长老的双眼紧紧盯住了马车的车门,股怪异的劲气在他的身边盘旋,虽然肉眼看不到,但空气的流动却是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你不要想拖延时间,等待城卫军的救援。因为这带的城卫军都被调派到三条街以外去处理那边的斗殴事件了。”

  玉光长老的声音不大,但个字个字都十分稳定有力,震的马车前的流苏都不住抖动,显然力的方向是马车里面的人。

  “好身手,玉光长老看来是大有长进啊!”

  月如轻轻的笑,那种销魂蚀骨的感觉,让在场的每个人心神为之摇曳,功力不足的甚至从内心深处涌出股莫名的冲动。

  “天魔笑!”

  玉光长老的脸色微微变,张口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