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胜负之数还真的很难说。

  何况,他们最大的目的还是救出被西方军团围攻的叶天龙行,已经是筋疲力尽的叶天龙等人现在才是他们最需要照料的对象,因为在西方军团战士这阵的猛烈围攻之下,不管是叶天龙玉珠,还是回复力超强的女神战士们,都已经到了体能和真力的极限,他们每个人身上的盔甲都变得支离破碎,那些没有盔甲保护的地方,更是衣裳破烂,血染战袍。

  而最让人担心的,还是彻底的透支体内真力之后,叶天龙他们现在就连走步都显得十分困难。

  尤其是暗黑族的美少女玉珠,虽然她的实力是最强大的,但由于竭力保护叶天龙的缘故,她付出的代价也是最大的,身上至少有十三处的大伤口都在不断的流血。

  正是因为玉珠不让叶天龙受到来自后方和侧翼的攻击,叶天龙才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向前猛打猛杀,让西方军团的战士见识到了他的可怕战力。在这天里,死在他的天魔圣剑之下的将士足足超过了三千名,其中包括了西方军团中最负武勇之名的近百名骑士,以至于在后来的段时间里面,他被西方军团的人称为“白石杀神”。

  不过真的说起来,方才在西方军团的重重包围圈中,叶天龙玉珠和女神战士们的表现也的确可以说是无与伦比的,他们以区区十多个人,就击毙了超过九千名的西方军团精锐战士。

  要知道,在人马如潮刀枪如林的火热战场上,个高手是不可能永远运足真气来保护自己的,何况所谓的刀枪不入水火不伤的护身真气,也只能在定的期间发挥作用,盛,二衰,三竭,这是自然的规律。

  随着时间的推移,护身的真气会慢慢减弱,尤其是在陷入重重包围的不利景况时,你要面对的是来自四面八方,甚至是天上地下的各种可怕攻击,这其中包括物理和魔法攻击,护身的真气更是不可能长久的维持。

  当凤舞军团的骑兵出现在叶天龙的身边时,正是叶天龙他们处在最危急的时刻,几乎是强弩之末的叶天龙他们,看到凤舞军团的骑兵在自己的身边出现,并将周围的敌军士兵全数赶杀殆尽,他们那紧绷的心神终于松弛下来。

  脸色苍白的叶天龙,随着心神的这松懈,顿时双脚软,坐倒在地上,口中更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倒是叶天龙身边的暗黑族少女和女神战士,依然在他的周围站立如标枪般,眼神坚定,虽则她们的全身也都被鲜血浸湿,身上的伤口还在慢慢的流出鲜血。

  数十骑如旋风般驰来,原本守护在叶天龙他们身边的凤舞军团骑兵纷纷往左右闪开。

  当先的骑黑色战马,马上的骑士身白色戎装,头戴五彩凤盔,粉面桃腮,眉如新月,眼含秋水。

  “丽蝶”

  虽然心中有所觉悟,但叶天龙见之下,还是不由得阵狂喜,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让他蓦的从地上跃而起,向丽蝶奔去。

  此时的丽蝶,也早已从战马上跃下,两三步冲到叶天龙的跟前,还没有来得及看清叶天龙的人,便纵身上前,扑入叶天龙的怀中,将他紧紧抱住。

  “哎哟”身上的伤口让叶天龙忍不住呻吟了声。

  丽蝶连忙松开双手:“怎么样?伤得严重吗?”

  看见丽蝶满脸紧张的样子,叶天龙强笑了声:“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点小伤而已。”

  而对于站在周围的凤舞军团将士来说,眼前的情形是他们第次见到的。自己这个对人从来不假颜色,从不轻易表露感情的冷面军团长,居然也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表露出如此的儿女情感。

  不过,这边的丽蝶却丝毫没有在乎自己的部下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她早已叠声的唤来了军中的治疗师,开始为叶天龙和玉珠辛西雅她们治疗伤口。

  回到白石山城堡,已经是下午的三时,因为叶天龙的受伤,丽蝶便担负起了指挥的责任。清点人马,安营紮寨,休整佈防,每项工作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说起来,叶天龙方的损失也是很大的,他所带的四千五百名精锐的城卫军骑士几乎是全军覆没,生存下来的仅仅只有三百八十六名,而且其中还有很大部分是属于重伤。可以说,如果没有丽蝶带着凤舞军团骑兵的出现,杨汉的计划便大获成功了。

  “现在感觉好点了吗?”从三时直忙到五时三刻的丽蝶,终于将事务处理完毕,当她出现在叶天龙的房间里面时,正是治疗师准备给叶天龙换药的时候。

  “好多了。”叶天龙坐在床上,露出的精壮上身,已经看不到丝毫受伤的痕迹。有了及时的治疗上好的药物,以及神奇的光明系治癒术,加之叶天龙本身的体质,他的伤势恢复速度十分惊人。

  “你看,是不是点伤口也没有看到了?”边说着,叶天龙边伸手在自己的胸膛上拍了两下,不过当他的手触及到刚刚收口生肌的伤口上,不由得怪叫了声,那种龇牙咧嘴的样子让丽蝶忍不住抿嘴轻笑起来。

  “嗯,看起来是差不多了。只是现在伤口处红红的,就像是花纹般。”

  “那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什么样的人,这点小伤,根本就不在话下。”厚着脸皮的男人好像是没有听到丽蝶后面的那半句话,依然神气活现的样子。

  “那是,您是天龙将军嘛!”

  挥手让治疗师退下,心情愉快的丽蝶拿起了放在床边的疗伤药物,开始亲手为叶天龙上药。当她的手触及到叶天龙精赤的上身时,粉脸不禁微微红。

  “玉珠妹妹和辛西雅大姐她们恢复得比你要快很多啊!”

  压了压微颤的心神,丽蝶边温柔的给叶天龙的伤口上药,边柔声说着。叶天龙点点头,他深知辛西雅她们这些女神战士的强大回复力,而玉珠身为暗黑族最杰出的高手,自身的回复力也是远远超过自己的。

  等到上身所有泛起淡淡红印的地方全部涂抹好之后,丽蝶轻轻松了口气,将手中的药膏放在边。

  幸好叶天龙身上的伤势都是些皮外伤,因此在魔法和药物的双重效力之下,都已经生出了新的肌肤,只是这些肌肤还十分幼嫩,稍微用力的话,就可能会让伤口再次迸裂。

  “喂,小姐,你还没有做完呢!”怪笑着,叶天龙蓦的伸手掀开了自己身上的被子,原来他是全身赤裸裸的,在他的双腿上,还有几处红红的伤口。

  “啊”虽然并不是没有见过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体,但乍看之下,丽蝶还是忍不住低呼了声,飞霞涌上了娇靥。

  而她这样的表情,也正是叶天龙想看到的。

  他不禁呵呵怪笑着,伸手抓起丽蝶那双温润如玉的小手,将其放在自己的小腹下面:“我这里也是痒痒的,可能是伤口传染”

  话音未落,羞红了双颊的丽蝶便用力推叶天龙,嗔骂道:“胡说八道。”

  叶天龙不由得哈哈笑,旋即正色道:“我肚子饿了。”

  没有想到眼前的男人突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丽蝶粉脸上的神情微微呆,随之摇头笑道:“放心,怎么可能让大人您饿肚子呢?”

  说罢,丽蝶走到门口,吩咐下人将饭菜送到房间里来。

  当下人们将饭菜送过来的时候,丽蝶已经将叶天龙身上所有的伤口都用药膏仔细涂抹了遍,并给他穿好了衣裳。

  见到桌子上面只有副餐具,叶天龙不禁微微愣,问丽蝶道:

  “你不在这里和我起吃吗?”

  “不了。”丽蝶温柔的将叶天龙从床上扶起来,对他说道:“我马上要带人马出发了。”

  “出发?”叶天龙不由得有些迷惑的望着眼前的丽人:“你要去什么地方啊?难道说,你不住在这里吗?”

  “不是,我已经下令让队伍做好准备,六时刻马上就出发,去袭击西方军团的营地。”丽蝶轻轻摇头,向叶天龙解释道。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出发去袭击西方军团呢?”

  “很简单,西方军团刚刚吃了个败仗,士气正处于低落的时刻,所以我们要乘机举击垮他们。”

  丽蝶此刻的俏脸上,浮现出来的是身为将军的自信和冷静,双明眸之中更是闪动着智慧的光芒。

  “杨汉他们在撤退的时候,可能会设下伏兵防备我们的突然袭击,但现在经过这样段时间他们应该已经是放下心了,早已是人睏马乏的西方军团士兵,最需要的是好好的休息和热热的饭菜,所以,吃晚饭的时候,是他们的防备心最低的时候。”

  听罢丽蝶的分析,叶天龙不由得大感佩服,因为丽蝶对敌人的心理实在是太瞭解了。老实说,换成是叶天龙自己坐在杨汉的位子上,也的确会像丽蝶所估计的那样去做,在全军撤退的时候,设下伏兵防备敌人的偷袭,但等了好长时间也不见敌人的偷袭,加之士兵也急需好好休息,自然会放松警惕的。

  见到丽蝶起身要往门外行去,叶天龙蓦的叫住了她。

  “你等下。”

  “还有什么事情吗?”丽蝶停住了脚步,转首望着叶天龙。

  见到叶天龙不住向自己招手示意,丽蝶只好重新走到叶天龙的身边,还没有等她出声再次询问,叶天龙已经拿起了桌子上的餐具,递给她。

  “还有点时间,来,你先吃点东西再走。”

  丽蝶刚想张口说话,叶天龙已将菜送到了她的嘴边。看到叶天龙如此的架式以及他眼中那坚决的神色,丽蝶只好乖乖的张口接受。

  丽蝶的计算十分准确,当她率领着凤舞军团的三万骑兵出现在西方军团营地的时候,人睏马乏的西方军团将士正在吃晚饭。

  杨汉根本没有想到丽蝶会在这个时候向他们发动袭击,大意的连大营外的游动哨兵都没有放,尤其糟糕的是,设在外围的伏兵也刚刚撤回来,整个大营乱哄哄的。

  说实在的,杨汉并不是没有料到丽蝶的袭击,但他派人防备了个下午,都没有见到敌人方面的动静,倒是将自己的部队弄得更加疲惫不堪。

  可以说,凤舞军团的骑兵出现之际,正是西方军团的将士最缺乏斗志和体力的时候。

  随着声号令,凤舞军团的骑兵有如三道离弦之箭,转瞬间突入了西方军团的营地,士气低落疲惫不堪的西方军团将士根本就没有什么抵抗,纷纷丢弃手中的餐具,连盔甲和武器也不带,四散而逃。

  战马奔驰,利刃如风。

  凤舞军团的骑兵呐喊着,不断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在西方军团的营地里面纵横驰骋。

  寒光闪,血柱飞腾,来不及拿起武器的西方军团士兵扑倒在地。

  跟进的第二骑战马踏着敌人的屍身,在战马上做了个漂亮的俯冲,寒光连闪,被砍断的营帐轰然倒下,压倒了片西方军团的士兵。

  血肉横飞,火烟沖天。

  说惨也真惨,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的西方军团,连次像样的抵抗都没有组织起来,就已经陷入无可挽救的地步。

  丢盔弃甲,溃不成军,十万人马瞬间变成盘散沙,很多士兵甚至连凤舞军团的骑兵都还没有看到,便选择了逃跑。

  身在中军大营的杨汉和他的幕僚们,在凤舞军团的骑兵突入大营的时候,就知道败局已定,如果说第次交手是因为丽蝶的长途奔袭,那么这次,则是完全落入了丽蝶的算计之中。

  战斗结束,除了杨汉带着中军五千人马杀出大营,向西逃亡之外,十万西方军团的军队完全被击溃了。

  白石大捷,让丽蝶这位军中奇葩正式出现在大陆军事舞台的中央,她的名字开始被各国的兵法家所牢牢记住,也成为各国军事情报机关中经常出现的字眼。

  “凤舞蝶鸣”,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开始被些人所提起。

  "268"

  推开房门,叶天龙愣住了。

  如水的月光倾泻在靠窗的床榻上,朦胧之中带出丝诱人的气息。清丽无匹的丽蝶此刻便悠然而坐,曲腿侧身,以个无比美妙的姿势坐在床榻外沿,恍如从月色中幻化出来的仙女,美丽迷人,那张秀丽的俏脸上充满了圣洁的光辉。

  从软袍下摆露出来的条洁莹玉腿修长如玉雕粉砌,银色的月光在其上反射出淡淡的迷人光晕。

  实在让人难以置信,十几个时辰之前,那个在战场上威风八面叱吒风云的冷面女将军,会展现出如此女性化的柔美面。

  “丽蝶,你这是”

  迟疑着走进去,叶天龙感觉到自己的喉咙有些发干,甚至连说出来的话都有些发紧的感觉。

  听到叶天龙的声音,丽蝶缓缓转首,朝他嫣然笑。

  “回来啦?”

  那种恬淡柔美的神态,好似个贤惠的妻子在向回家的丈夫说话,甚至连那双明亮如晨星的美眸之中投射出来的恬淡柔光,都带着种将人心溶化的温情。

  “是”

  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原本在美女面前思路发达口舌灵活的男人,此刻就像是变成只呆头鹅,除了傻乎乎的点头,想不出任何有意义的话来。

  “我这个样子,不好看吗?”

  边柔声说着,丽蝶边慢慢从床榻上站起来,身上那套柔软贴身的便袍抖动之下,秀美纤柔的小腿便藏在了它的下面。

  感觉到自己心头的某个地方变得柔软发热,好像是被种名叫柔情的温热的液体浸泡溶化般,叶天龙的脚步莫名的加快。

  “好看,真的是太好看了!”

  说话的时间,叶天龙伸出双手,猛的将丽蝶柔软曼妙的娇躯紧紧搂抱在自己的怀中,那种用力的程度,好像生怕松手,怀中的玉人便会消失。

  “别经年,敢问夫君向可好?”

  柔柔的话语之中,带出了丝顽皮和可爱的味道,但叶天龙原本充满了柔情蜜意的心灵还是不禁为之轻轻颤。

  想到丽蝶这样个出身于山野的少女,在经历了诸多的变故之后,孤单人留在了冰冷的军营中,每天所面对都是无情的杀伐。

  原本在丽蝶这样个如花似玉的青春年华,应该是过着被人疼,受人怜的生活,可惜自己却没有能够让眼前的这个美丽倔强的少女享受到这样的优渥生活。

  “这些日子以来,可苦了你了。”

  面对叶天龙深情的目光,丽蝶的芳心默然酸,层淡淡的云雾蒙上了她的妙目双眸。

  “没没什么”

  话语轻颤,丽蝶用力紧抱住叶天龙,两行清泪却是悄然滑落,无声的浸入了叶天龙的衣裳。

  “你回来了就好,从现在起,就不要再离开我。”叶天龙也颇为感慨的说道:“我会好好的保护你,爱护你,我再也不想你在军中吃苦了。”

  “你以为我不想每天醒来之后,都可以看到你的人吗?”丽蝶在心中默默的说道,但她并没有说出口,而是更加用力的抱住叶天龙。

  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见面,要说叶天龙和丽蝶两个人之间没有丝的变化,那是不可能的。但现在,随着两个人这些淡淡轻轻的话语,所有变化都为之烟消云散。此刻留在两个人心中的,只有浓得化不开的情意。

  “好了,我们再这样抱下去,我的腰可要被你折断了。”

  半晌,丽蝶突然抬起螓首,俏目之中闪动着晶莹的光芒。

  尴尬的笑,叶天龙连忙松开了双手,但不想丽蝶却是猛的扑上来,如花的俏脸上扬,双柔软的朱唇凑到叶天龙的嘴边。

  “好好爱我吧!我的夫君。”

  此时此刻,再说任何的话语都已经变得多余,叶天龙紧紧抱着丽蝶的香躯,鼻端闻到的都是怀中这个玉人的香甜,他的嘴巴用力的压在了丽蝶的樱桃小嘴上。

  唇舌纠缠,火热而无休止。

  灵活的小香片随着叶天龙的舌头在两个人的嘴巴里面起舞,无处不到的厮磨滑移让两个人的心神俱颤,瞬间似乎两个人的心神和生命全部已经融合为体。

  琼鼻中的气息变得越来越急促,丽蝶的娇容也越来越绯红,小巧的鼻翼不住的张合翕动。

  等吻到快要断气的程度,叶天龙和丽蝶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叮嘤!”声,丽蝶缓缓抬起螓首,她的双眸之中蒙上层的水汽,双柔若无骨的皓腕圈住叶天龙的脖子。

  深情,刻骨铭心的感情,在两个人四目相交的瞬间,在两个人的心中同时转化为熊熊燃烧的火焰。

  将丽蝶的香躯抱上了软榻,叶天龙再度在她粉嫩火热的玉靥上投下了连串的深深热吻。同时,他的双手也在她的娇躯上摸索着,慢慢解开了便袍上的盘扣。而丽蝶的双小手也没有丝毫的空闲,她正忙着为叶天龙卸下他身上的衣物。

  不会儿的功夫,软榻上的两个人已经裸裎相对,同样火热的肉体紧紧纠缠在起。

  这段时间的戎马生涯并没有给丽蝶的玉体带来丝毫的伤痕,晶莹如玉,粉雕雪砌般的香躯光滑嫩洁,对雪白丰满富有弹性的银山玉峰在酥胸前骄傲的高高挺立着。虽然丽蝶的玉||乳||没有女神战士那般硕大丰隆,甚至可以说是小很多,但饱满结实浑圆可爱,十分诱人,那顶端的||乳||头樱红小巧,其下的||乳||晕嫣红片,在洁白胜雪的||乳||肉映衬下,极为夺人心魄。

  平坦如镜的小腹马平川,淡淡的茸毛掩盖着条秀丽无匹的玉溪粉谷,两条修长健美的玉腿挺拔秀美浑圆纤巧,无瑕的玉足呈现个完美的曲线,白玉般的玉趾纤美有致。

  “咦,这是”

  叶天龙的目光猛的凝,停留在雪玉酥峰下方,原本是洁白无瑕凝脂砌玉般的肌肤上有条淡淡的红痕,痕迹不是很长,约有两寸光景,但是微微隆起的皮肉在欺霜赛雪的玉肤映衬下,显得是如此的突兀和刺目。

  “谁干的?怎么会这样呢?”难以掩饰心中的震惊,叶天龙的语速本能的加快。

  “哦,你说的是这个吗?”丽蝶顺着叶天龙的视线往下,纤纤玉指缓缓抚摸着酥胸前的那道剑痕。

  “对,怎么你的身上会留下这样的伤痕?”初见伤痕的震惊过去之后,叶天龙的话语中充满了不解和怜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