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仆,身轻装,正站立于门外。

  “末将参见将军大人。”

  见到叶天龙,左岛近便有力的向叶天龙行了礼,还没有等左岛近下拜,叶天龙已经把将其拉起来,满脸笑容,用力拍着他的肩头。

  “你来了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被叶天龙的言行感动,左岛近的脸上也露出了温暖的笑容。进了房间,在叶天龙的询问下,左岛近便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下。

  原来,于凤舞和天龙军团被克洛索斯的军团挡在解州境内,时无法突破对手全力固守坚城的防线,所以,左岛近奉于凤舞之令,日夜兼程,从小路绕过解州赶来艾司尼亚协助叶天龙防守。

  有了左岛近的相助,叶天龙在艾司尼亚的防御上就更加放心了。

  当下,他便任命左岛近为艾司尼亚的城防大将,全面负责艾司尼亚的防御工作。

  这样来,石义信就可以腾出手来处理更多的政务,非但是艾司尼亚的大小事务,就连整个朝廷中的事务,叶天龙也全部交给了石义信来处理。

  可以说,叶天龙把许多应该由他来做的具体事情,全部推给了石义信,对于了解叶天龙的人来说,这也是最正常不过的,从东督府开始,石义信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待遇。但是有些人却不喜欢,也不理解这样的事情,因此,在很长的时间里面,石义信的身上都背着个“影子大臣”的牌子。

  切安排妥当,众人纷纷离去各自准备自己的工作,叶天龙也起身,正要上马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身边出现了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

  “大人,可以借步说话吗?”鲁图先微微低头,向叶天龙轻轻说道。

  叶天龙点点头,向等候在附近的辛西雅等女神战士示意了下,便和鲁图先走到边去了。

  到了无人之处,鲁图先不等叶天龙问话,便十分简单扼要的说道:“将艾司尼亚的防务交给左岛近将军不好。”

  “为什么?”叶天龙不解的问道。

  “左兰心小姐现在是神殿的圣女大祭司,而他本人也曾经是神殿的门下,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他不适合出任城防大将。”

  虽然话语中不带任何的感情铯彩,但是鲁图先的眼神却是十分的阴冷可怕,就连叶天龙也暗暗为之寒。

  “我相信左岛近将军,他会处理好这些事情的,你不要担心了。”叶天龙望着鲁图先,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左岛近将军是最适合的人选,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比他更懂得防守的人。”

  “可是大人”

  鲁图先还想再说什么,可是叶天龙神态坚决的向他摇摇头,沉声说道:“这件事你以后就不要再说了,就这么决定了。”

  望着叶天龙的背影,鲁图先的眼神更冷,静静的站了会儿,他才动身离去。

  这边刚刚打发了鲁图先,叶天龙没有想到左岛近也很快便找到了自己。

  “叶天龙大人,我觉得我不太适合做艾司尼亚的城防大将。”

  先是吃了惊,叶天龙连忙出声问道:“为什么?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知道大人您和神殿目前的关系,也知道神殿曾经数次想要对付大人您,而且我相信迟早大人您会和神殿再次发生冲突的。”左岛近的神色黯,轻轻的说道:“我妹妹现在又是什么圣女大祭司,她既然坐上这样的位子,我这个做哥哥的出任艾司尼亚的城防大将,会让大人您感到很为难的。”

  “你是你,你妹妹是你妹妹。”叶天龙深深吸了口气,眼神吸住了左岛近的视线:“你回答我个问题,如果神殿真的和我们再度发生冲突的话,你会怎么办?”

  “我当然会站在大人您这边,因为我是大人您旗下的员,是您的部下。”左岛近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接着他的神情有些痛苦的对叶天龙说道:“我真的不知道,兰心她怎么会去做什么圣女大祭司,而且也不和我说声。”

  “有你这样句话就足够了,你不要在意别人怎么说,我相信你,你定会做好自己的事情。”叶天龙伸手拍了拍左岛近的肩头,诚恳的对他说道:“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凤舞她派你赶过来,也是为了借助你的力量来做好艾司尼亚的防御,所以你就不要推辞了。”

  “那么这样好吗?明天的出击,由我指挥,大人您留在艾司尼亚城吧!”

  左岛近显然是在来之前,就已经想好了,所以说起话来,十分的自然。

  “不,出击的事情,我已经决定,你就不要和我争功劳了。”

  叶天龙笑着用力拍了下左岛近的肩头,然后继续说道:“你就给我好好的整顿艾司尼亚的防御,等到以后尤那亚的大军开过来,就要靠你来抵挡了。”

  无言的望着叶天龙好阵子,左岛近猛的用力点头,但其眼中的神情颇为复杂。

  “刚才是不是鲁图先找你说了什么啊?”看到左岛近想走了,叶天龙忍不住出声问道。

  犹豫了下,左岛近才说道;“是的,大人。”

  “这个家伙,实在是太乱来了”叶天龙不禁暗暗骂了声。

  “大人,您不要责怪鲁图先大人,他实在是为我好,才告诉这些事情的。”看出了叶天龙心中的不悦和恼怒,左岛近连忙对他说道。

  “说起来,我还真的要谢谢鲁图先大人,他让我知道了艾司尼亚的切事情,这样来,我处理起来,也就会方便许多了。”

  见到叶天龙没有再说什么,左岛近便向他行礼之后,道:“大人,我告辞了。”

  等到左岛近走出了好几步,叶天龙在后面出声道:“记得去见见你妹妹,她直都很关心你的。”

  左岛近的巨大身躯猛的顿了下,似乎是连背也微微缩了下,但旋即便挺直了身子,大踏步的离去。

  ※※※

  夜色深沉,月朗星稀,半空中偶尔飘过的薄云,给大地投下了片片的阴影。

  冬天的后半夜,连丝风也没有。整个艾司尼亚已经完全陷入寂静之中,除了街头巡逻的士兵之外,再无人留连于街道,甚至连流浪的野狗,都夹着尾巴蜷缩在角落里。

  经过精心挑选的五千名城卫军,就在这个时候悄然离开了艾司尼亚,踏上了前往安山岩寨的征途。

  白天对外宣布的计划,是定在明天六时出兵攻打安山岩寨,但实际上出兵的时间却是后半夜趁人睡得最熟的时候,这就是叶天龙开始就制定下来的计划,所以,当他们出发的时候,是没有多少人知道的。

  好阵子急行军,叶天龙他们抵达安山岩寨的时候,是凌晨的四时刻。

  建筑于半山腰处的安山岩寨,在昏暗的天色之中,好似头蹲伏着的猛兽。只是此刻它正在沉睡之中,除了些哨兵之外,并不见其他人活动的迹象。

  应该说,罗尚法是属于比较谨慎的那种武将,他所派出的哨兵足足达到三十里之外,范围包括了整个安山岩寨的周边道路,而且在进入安山岩寨的主要道路上均设置了篝火和哨兵。只要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便会惊动安山岩寨的所有士兵。

  但叶天龙对此也早有准备,而且他也有足够的力量来应付这样的场面。以玉珠和辛西雅等女神战士组成的打击群,几乎是在转眼之间,便将安山岩寨外围的哨兵全部斩杀殆尽,甚至连点响声都没有发出来。

  随后,所有的城卫军士兵就攻击位置。叶天龙的声令下,攻击的信号发出,五千名城卫军士兵便从四面八方冲进了安山岩寨,顿时将大部分正在酣睡之中的敌军杀得晕头转向,从营地中仓皇逃出,却不知道敌人是从哪里杀过来,衣甲不整的他们完全成了被杀戮的对象。

  叶天龙率领着玉珠辛西雅等女神战士以及个百人的队伍,直冲向罗尚法的驻地。路上血烟弥漫,挡者披靡。

  虽然说罗尚法在自己所住之处,驻扎有近八百名士兵,但是此刻衣不整甲马不及鞍,正在匆匆列阵之际,突然遭遇到叶天龙他们的冲击。

  而玉珠和辛西雅等女神战士的实力又是强横无匹,这全力冲杀,但见人头抛掷血肉横飞,只听鬼哭神号,惨叫呼喊,叶天龙他们所到之处,宛如波开浪裂所向披靡,立刻将敌军全数杀溃,留下地的尸体。

  战斗开始之后,仅仅是刻钟的时间,整个安山岩寨便回到了叶天龙的手中,三千多名西方军团的士兵,除了罗尚法在他数十名亲兵的保护下逃走之外,再无逃脱之人。

  经过清理战场,被杀的敌军有千八百多名,而叶天龙的城卫军却仅仅只付出了六十四人的代价,可以说,叶天龙的计划大获成功。

  留下五百名城卫军士兵驻守安山岩寨之后,叶天龙带着队伍返回艾司尼亚,与他们同行的还有西方军团千二百余名战俘以及其他的战利品,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封密信,因为叶天龙的攻击太过突然迅猛,罗尚法来不及将这封密信带走。

  "264"

  回到艾司尼亚,天色尚未完全亮起来,只有赶早市的市民正在准备摆开摊子,整个城市渐渐变得热闹起来。

  见到叶天龙的军队押着大批的俘虏,浩浩荡荡的从喧闹的城门口进入,沿途的市民这才发现,夜之间,叶天龙大人已经率领军队打败了敌人,重新夺回了被占领的安山岩寨。

  下子,叶天龙大获全胜的消息便传遍了艾司尼亚全城,人们无不发出赞叹,如果说叶天龙以前那些骄人的战绩,艾司尼亚的市民都仅仅是听说而已,那么现在他们已经亲眼看到了叶天龙的表现。昨天他们还在人心惶惶,听逃难的百姓述说敌人的凶残和可怕,可是转眼之间,这股敌人就已经彻底消失了。

  “叶天龙大人真的是厉害啊!怪不得直以来,他都没有失败过”

  “常胜将军,叶天龙大人真是个常胜将军,有他在,艾司尼亚就不会有什么事情了”

  “法斯特有叶天龙大人,真是万幸啊”

  街头巷尾的传说越来越多,越来越夸大,在这切兴奋的谈论之中,很多时候都离不开某个人在暗中不动声色的推动和策划。

  但是对于艾司尼亚普通的市民来说,他们所关心的却只是叶天龙这个人物的所有事迹而已,联想到叶天龙之前的战绩和在艾司尼亚担任东督时表现,以及在倩女皇巡游之际面对杀手时指挥若定的传说,可以说,叶天龙在艾司尼亚民众的心目中,已经渐渐树立了其不可动摇的地位。

  真正说起来,这次的战绩其实点也没有多少出众的地方,但是对于艾司尼亚的市民来说,却是他们这些年来极少见到的军队凯旋归来,加之又和他们是切身利益相关,因此,心理上的意义也就更大了。

  但是对于那些心怀叵测的人们来说,叶天龙的军队如此凯旋归来,却是更让他们咬牙切齿的事情,因为当个人的成就得到众人的认可之后,他的毛病都会被人们原谅。

  比如说,现在叶天龙的好色品行,在艾司尼亚乃至法斯特的民众认知之中,已经是变成了英雄的风流韵事,或者说,是真名士乃风流。

  这样的看法,大陆上自古以来就扎根于人们的心中,就像是法斯特帝国的第五任皇帝亚里善达世,虽然他的后宫之中已经有了佳丽三千,但是他还是在大陆游历的时候,结识众多的女人,并发生了无数的风流韵事。

  最出轨的是,他甚至和自己手下大臣的小妾发生了关系,并将其册封为自己的妃子,可就是这样的个人,因为他在武功文治上的卓越表现,被人称为“英武大帝”,是大陆历史上最杰出的君王之。

  赞誉流传于艾司尼亚的大街小巷,但是此刻作为当事人,叶天龙却没有时间去关心这些事情,对于他来说,现在有更加重要的事情急待他去处理。

  “你们觉得这封信应该怎么处理?”

  无忧宫的间小会议室里,叶天龙召集了石义信鲁图先左岛近月如以及倩女皇。六个人围着桌子而坐,在他们的中间,是封拆开的密信。这便是叶天龙从罗尚法那里获得的战利品之,封由阿尔沙米斯亲笔写给尤那亚的密信,其中的内容,在座的六个人都已经看过了。

  “这还需要问吗?我们应该立刻派人将阿尔沙米斯抓来,好好审问番,看他还有没有同党?”

  倩女皇是第个说话的,对于她来说,吃里扒外二三其德反覆无常的小人都是属于最厌恶的对象,阿尔沙米斯边为自己工作,边却在暗中写信给尤那亚述说他的苦衷,还约定将在尤那亚攻打艾司尼亚之际,做尤那亚的内应,这简直就是十恶不赦,她绝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但出乎倩女皇的意料。其他的人却是片沉默,大家似乎是被这样的突发事件所震撼,还没有完全消化般。

  叶天龙的视线投到石义信的脸上,开口说道;“老石,你觉得如何?”

  石义信沉吟了下,才慢慢说道:“杀个阿尔沙米斯非常简单,但是这样来,其他留用的大臣们就会害怕,目前我们在艾司尼亚的局势还没有完全掌控,还是需要这些大臣的效命。”

  “石义信大人说得对,现在下面人的心还不是很稳定,我们又没有多少可以替换的人选。”左岛近也接口对叶天龙说道。

  “何况,如果我们不用尤那亚留下的人,就只有使用神殿提供给我们的人,这样来,又会陷入更加麻烦的境地”

  “这是个阴谋!”鲁图先蓦然轻轻拍桌子,打断了左岛近的话。叶天龙不禁为之愣。

  “阴谋?你说什么是阴谋啊?”

  叶天龙的问题,也是石义信他们想问的,现在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投在了面无表情的男人身上。

  “借刀杀人,这真的是好计谋啊!”鲁图先略整理思路,便向叶天龙他们解释道:“阿尔沙米斯他不会是这种耍弄两面三刀伎俩的人,而且在时间上也不容许。当初大人您召集他的时候,他宁死也不愿到无忧宫来,现在又怎么可能会变得贪生怕死呢?”

  叶天龙微微点头,他回想起当日去阿尔沙米斯府第的事情,以阿尔沙米斯那时的反应来看,正像鲁图先所说的,绝不可能会是个贪生怕死之辈。何况叶天龙也知道,鲁图先直以来,对于宫廷中的大臣都十分关注,尤其是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系的大臣,鲁图先暗中调查了他们的切情况。

  “如果阿尔沙米斯大人的心机深沉,他之前的那些做法,全部是为了获得叶天龙大人的信任,那么这封密信也是有真实的可能。”

  直没有说话的月如这时候出声了。娇柔悦耳,有如天籁般的甜美声音,即便是听听,也觉得十分舒服,在座的众人不由得竖起了各自的耳朵。

  “我觉得我们还是以缓兵之计来应对目前的局势,暂时不要动任何人。不过,为了今后不再受制于人,我们需要培养自己的力量。”

  “你的意思是”叶天龙的心中微微动,急忙追问下去。

  “很简单,从普通的民众之间挑选优秀的人才,充实到基层的官员队伍之中,这样来,既可充分发挥民众的力量,又可以获得民众的支持。”

  月如的话引起了众人的阵轻微议论,在等级森严的法斯特帝国,每个阶层之间的鸿沟都是难以逾越的,叶天龙之所以能够从平民骑士升到目前的地位,固然是得益于前任皇帝的改革和皇女的青睐,但更为重要的还是,他的运气实在是无人能比。

  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官员的任职,都是由贵族内部挑选,如果没有被册封为骑士的话,就根本不可能挤进官员的队伍之中。如果是贵族骑士的话,还可以有世袭的机会,但是像叶天龙这样的平民骑士,就只有代的世袭,换句话说,叶天龙的骑士地位本来是到此为止的,他如果不能在军旅生涯中拚得足以受封的功劳,那么他的后代就会失去骑士的封号。

  因此,历代累积下来,法斯特帝国的贵族几乎是完全把持了官员阶层,平民出身的官员在其中算是个异数。也正是这个原因,叶天龙在法斯特帝国的朝廷中,被很多的贵族看不起,只是目前他旗下的势力日渐庞大,使得这些人有话也只好在暗地里说说。

  “我们只有变革下面的基础,才可以真正重新建立个强大的帝国。”

  此刻的月如,侃侃而谈,意气风发。胸有成竹的样子,实在令人无法将其和那个以娇媚动人的歌舞技艺以及绝世无双的风华名震大陆的美女联想在起。

  “可是月如小姐,我们需要走的路还很长,要想变革帝国的基础,就势必会动摇到帝国贵族的利益,以我们目前的状况而言,这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

  天生就缺乏表情的冰血鬼族男人冷冷的插了进来,他并没有被美艳无匹的国务秘书那充满了蛊惑人心力量的话语所打动,十分尖锐的指出了问题的关键。

  “向各地发布选秀令吧!我已经和倩女皇谈过了好多次。”月如并不放弃自己的想法,继续努力向叶天龙提议道:“这个时候,帝国的大部分贵族都不会站在我们这边的,他们不是和尤那亚密切联系,就是和吉里曼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更尤甚者,自持拥有足够力量的贵族还想趁此机会,扩展自己的势力,进而获得更大的利益。”

  看了看鲁图先,月如再度将自己的视线投在叶天龙的身上,继续分析道:“因此,我们最大的资源和优势,应该是在于平民,这其中也包括了拥有大量财富但却没有权势地位的商人。借助于他们的力量,我们才可以真正和尤那亚与吉里曼斯他们对抗。”

  左岛近和石义信不禁交换了个无比惊讶的眼神,在他们看来,月如在政治上的眼光,实在是出乎意料之外。

  如果说,以前他们和别人的想法样,都认为把国务秘书的职位交给月如,仅仅是因为叶天龙的乱来个性所致,但现在,他们却暗暗佩服起叶天龙的识人之力。

  “月如小姐,这些事情你以后都可以慢慢推行,只是目前怎么处理这封棘手的密信呢?”

  沉默了会儿,叶天龙转口,将话题拉回到当前最要紧的事情上来。没有想到他这问,却得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回答。

  “当然会有办法处理的,其实也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