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想法,四绝毒剑剩下的三个人不得不暗暗佩服和惊骇。

  不过,他们如果知道叶天龙仅仅是随手杀个人,以便杀鸡儆猴,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了。

  “你们现在该告诉我些事情了吧?”望着脸色异常的男人,叶天龙颇为自得的问道。显然,他觉得是自己的威吓起到了应有的作用,开始向对方要求口供了。

  “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们接到了武安位大人物的委託,潜入艾司尼亚来取你的脑袋。”四绝毒剑的老大稍稍恢复了点神色,嘴角轻轻抽动了下,突然发出了声苦笑回答道。

  等了会,见对方没有了下文,叶天龙忍不住问道:“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因为我们是杀手,所以要接受客人的委託。”

  倒在叶天龙左边的那个是四绝毒剑中的老二,他也是四个杀手中最有心机和智谋的个,这时候见到自己的老三还想打出暗号招呼外面的剑手,不禁连忙朝他打了个眼神,制止了他的动作,然后又故意出声来掩饰了自己的这些举动。

  “说的也是。只是这次你们没有想到,你们的客人下的单会这么大,大得让你们无法吃下它。”叶天龙缓缓点头,他手中的黑色天魔圣剑再度收了起来。

  直到这个时候,四绝毒剑中剩余的三个人才看清楚,眼前这个男人所使用的这把锐不可当的锋利黑色长剑,居然会是如此把神乎其神的神器,在他们的认知里面,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可以随意隐现的神器。

  想到这里,三个杀手不禁在心中暗暗骂那个给他们提供情报的混蛋,怎么会把这样件重大的事情忽略掉,而且还把要刺杀的对象描述成好色无德不学无术的贪婪之徒?

  “可我还想知道件事情。”叶天龙的话锋转,对四绝毒剑的老二说道:“你可以告诉我,神殿的人是怎么和你们联系上的?”

  “没有的事情,我们是自己潜入这里”四绝毒剑的老二连忙摇头否认,虽然他已经想到了外面那些剑手可能是用来执行箭双鵰的计划,但他也不想失去自己作为杀手的立场。

  叶天龙脸色冷,突然打断他的话,出声喝道:“砍下他的脑袋!”

  三个杀手同时愣,房间里面除了他们三个人和叶天龙之外,并没有别的人存在,怎么叶天龙会发出这样可笑的命令来?难道是自己直都忽略了什么东西吗?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立刻让三个杀手知道了正确的答案。

  随着道黑色的人影淡淡的现身,个清脆悦耳的女声应道:“是,公子!”

  剑风破空,四绝毒剑中的老二还没有转过什么念头来,就觉得头颈处凉震,下刻,他骇然发现自己在半空中飞行,可是自己的身体却依旧躺在地上,而缺少了脑袋的颈部在不断喷出鲜血来。

  “这是谋杀!谋杀”四绝毒剑中的老大忍不住悲愤的怒叫起来。

  “你们不也是这样去谋杀别人的吗?”叶天龙毫不留情的打断对方的话,背起双手,缓缓走到四绝毒剑老大的跟前,用脚尖捅了下对方,冷酷的笑:“如果刚才我没有及时发现到你们的存在,那么现在掉脑袋的就是我自己了。”

  四绝毒剑的老大时为之无语,只有恶狠狠的盯着叶天龙,胸口在急剧的起伏,带动了伤口处的血流加剧。

  “我知道你们都是优秀的杀手,是暗杀界流的高级人才,所以,也定有杀手的骄傲和认知。”叶天龙转到四绝毒剑老大的右边,继续说道。

  这个时候,在叶天龙的身侧,暗黑族的少女已经完全现出了她那曼妙无比的身子,黑色的贴身劲装将她那玲珑凹凸的诱人曲线尽展无余,加上她那清秀无匹的脸庞,实在让人难以想像,刚才那乾净俐落的剑是出自她那双纤纤的素手。

  叶天龙伸手揽住玉珠的纤腰,将其拉到自己的身边,毫无顾忌在她的脸庞上吻了下,然后笑道:“玉珠,你说是吗?”

  玉珠的俏脸微微红,却十分乖巧的靠在叶天龙的身上,半是娇羞半是喜悦的接受男人的亲暱举动,同时口中轻轻的说道:“公子,您说的是。”

  “你是那个五年前在武安游历学艺的暗黑族魔剑手?”四绝毒剑中的老三蓦然惊叫起来,他从玉珠的名字和她的相貌,以及所表现出来的武技上,终于想起了玉珠的身份和来历。

  玉珠冷冷的笑,道:“不错,你现在想起来了吗?当初你们给我的教训,我可是直都铭记在心中呢!”

  “哦,原来你们还曾经得罪过我的女人?真是该死!”叶天龙从玉珠的话语中听出了点端倪,显然当初在武安,四绝毒剑他们对前来游历学艺的玉珠并不客气。

  他的心中顿生杀机,话音未落,手中的天魔圣剑再度亮出。

  这次,叶天龙的出手更快更狠,没有等四绝毒剑的老大和老三回过味来,他手揽着玉珠的纤腰,手提着天魔圣剑,身形飞掠之间,两颗脑袋便已经飞起。

  四绝毒剑的老大和老三更加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因为句话的缘故,糊里糊涂就丢掉了性命。

  “公子,您不是要继续问口供吗?”贴在叶天龙的身上,玉珠不解的轻声问道。

  “他们既然得罪过你,那么就该死了。”叶天龙淡淡的说道:“只要是谁敢得罪我的女人,那就只有死路条。”

  玉珠大为感动,将身子往叶天龙的身上紧紧贴了下,有些惋惜的说道:“可惜没有先问下他们的口供,好用来对付神殿。”

  “不用了,反正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挖出来。”叶天龙带着玉珠走到窗边,先用心眼察看了下外面的动静,然后继续说道:“神殿那些傢伙的企图不用找什么证据,也已经非常明白清楚了,他们将是我们马上就要剷除的对象,何必要多费唇舌去问什么口供呢?”

  玉珠阵默然,她从叶天龙的语气和神态之中,可以感受到种强烈无比的霸道之气,这种气质是她内心十分熟悉和亲切的,似乎这个男人这样的表现,是她直以来都热切期待和盼望的,却浑然不知,叶天龙这样的说法,其实是件可怕的事情。

  不需要任何的证据,也不需要什么所谓的道义藉口和旗号,只要是内心想做的事情,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去做。

  这是绝对的王霸之道,这和现今大陆上的大多数政治家所鼓吹和推行的王者之道,是完全背道而驰的,它给所有人带来的灾难也是令人难以想像的。

  “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时间并不允许玉珠再仔细感受身边男人的变化,叶天龙已经转口问起倩女皇的事情了。

  “神殿在里面也埋伏了不少的高手,就连大殿里面也有相当数目的高手隐身在执事的人群当中。”玉珠的描述非常简单扼要,让叶天龙清楚的知道了倩女皇现在的处境。

  “神殿的人应该是不会对倩女皇下手的。”稍微想了下,叶天龙对玉珠说道。

  那种语气像是为自己确定判断,也像是解释给身边的玉珠听。

  “这些人既是来确保倩女皇的安全,也可能是他们怕这边的刺杀阴谋万没有成功,在内情暴露之后会受到我们猛烈的攻击,所以想在那个时候挟持倩女皇来对付我们。”

  说到这里,叶天龙不禁暗暗冷笑了声,神殿的那两个老傢伙的心思不可谓不缜密多虑,把可能发生的种种情况都想到了,并且安排下了周密的应变计划。

  可惜他们唯没有算准的是,自己的实力已经不是吴下阿蒙,暗杀行中赫赫有名的四绝毒剑,在自己的手下竟然走不过三招。

  “我们起过情况吧!”

  叶天龙边对玉珠说着,边暗暗传声给门外把守的女神战士,让她们守住房间的任何个出入口,绝不要放任何人进来。

  玉珠轻轻点点头,开始默默的运气。随着暗黑族的隐身术心法慢慢发动,非但是玉珠她自己的身形渐渐变淡,就连她身边的叶天龙的身形也开始变淡起来。

  这正是暗黑族的特别武技隐身术的最高级阶段,它非但可以将施术的人隐身,也可以帮助另外的人隐藏起身形。

  这样的效用,是玉珠这次回到族中修炼暗黑族的密技时,才知道了这种已经完全失传的特别武技。

  其实真正说起来,要施展这等奇技,就必须要将暗黑之力练到突破自身局限的极高境界,如果不是玉珠得到了暗黑之神的力量相助,根本是不可能有这种突破,可以说,除了当初创立这门武技的那个暗黑族的天纵奇才之外,玉珠是暗黑族中第二个练成隐身术奥义的人。

  转眼之间,玉珠和叶天龙两个人的身形便完全消失在空中,于是,他们从后窗处几乎是大摇大摆的飘身出去,就在四周埋伏的那些剑手眼皮底下,十分轻松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连过了好几道门,前面豁然出现了座飞簷翘瓴气势雄伟的大殿。四周林木森森繁花似锦,正门的上方有块红底金字的大牌匾,叶天龙知道这是法斯特的开国皇帝亲手所立的牌匾,以纪念神殿对法斯特开国的大力支援。

  这里,也可以说是法斯特神殿的发源地,依靠着和法斯特皇室的密切关系,神殿的人在法斯特的各个层面发挥作用,并随着法斯特军队和国家的扩张,将势力伸展到法斯特帝国的每个角落。

  位于艾司尼亚城中心区的那座神殿群,是在神殿势力发展到极盛之际,由法斯特帝国出钱出力,手建立的,用来作为神殿的中心。

  但其实神殿直都没有放弃掉这边的基地,所以,这次中心区的神殿群被尤那亚亲手捣毁之后,神殿便将他们的重心转移到这里了。

  可以说,经历了千年之后,法斯特的神殿又次重新回到了他们的起源之地。

  没有等走到台阶上,叶天龙便十分明显的感受到这座大殿的护卫是何等的严密,甚至在周围的空间中,他都可以感觉到有种奇怪的力量在隐隐约约的流转。

  “这是光之力所构成的魔法结界,也可以说是神殿在这边所设下的第层防护罩。”

  玉珠的传声适时响起,让叶天龙能够及时收住自己的脚。因为在光之力所构成的魔法结界中,暗黑族的隐身术将难以奏效。

  确切的说,神殿佈置下这样个光之魔法结界,委实要花很大的力量,但好处是几乎完全断绝了任何刺客潜入的可能性,由此可见,神殿对于倩女皇的保护,的确是下了很大的力气。

  玉珠牵着叶天龙的手,转向了大殿的偏门处。叶天龙顿时暗暗惊讶,这边的防护更加的严密,就在他们的前面不远处,便埋伏着八名魔剑手。

  “我刚才就是从这里进出的,我们还是走这条路吧!”

  玉珠边轻轻的微笑着,边向叶天龙做了个手势,示意让他跟着自己做。

  “我虽然不怕站在光之魔法结界中,但这层的光壁,确实有些讨厌,万引起这上面光之力量的轻微波动,都可能会让那些在里面努力操控魔法结界的术士们变得紧张起来,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走下面过吧!”

  说话之间,玉珠整个人的身形往下扁,几乎是贴在地上的草丛中,无声无息的从魔法结界的最下面滑行过去。

  叶天龙注意到,这带的草丛特别的柔软茂盛,所以,光壁在下方和草丛接壤处便有些轻微的变化和波动,玉珠就是以这点为掩护,使得自己能够轻而易举的突破魔法结界的光壁防护罩。

  等叶天龙也照样滑行进入了魔法结界之后,两个人更加小心翼翼,可以说,从这刻起,他们已经处在神殿的重重包围之中,到处都是未知的敌人,任何丝的马虎大意,都可能引起场可怕的大搏杀。

  穿过了两个房间,已经可以听到主殿中传来的阵阵祈祷声,叶天龙的心念动,伸手拉正往前行的玉珠,接着用另外只手指了指上面的走道。玉珠马上会意的点点螓首。

  採用回廊式结构的主殿,在其后方和两侧,都是两层的建筑,里面所设置的每个房间,除了供神殿的神职人员进行特殊修炼时使用,也为些神职人员提供相当舒适的住处。

  因为叶天龙注意到下面的通道中都站了不少的神职人员,他怕万哪个不开眼的傢伙突然动下,可能会给他们的穿行造成极大的麻烦,所以,就乾脆走上面的通道,反正叶天龙也只是想看看主殿里面的具体情况,站在上面和下面对他来说,都是样的。

  在上面的走道上潜行,果然没有见到个神职人员的身影,不过叶天龙和玉珠都十分明白,在暗处有许多双眼睛正注视着整个主殿的每个角落,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将引起他们的重视和警觉。

  经过扇房门的时候,叶天龙突然听到从里面传来了个男人焦躁不耐烦的低低声音。

  “真是四个该死的傢伙,怎么到现在也没有点消息传过来,到底叶天龙被杀死了没有?”

  "260"

  心神微微震,叶天龙差点儿就要露出身形来了,幸好他十分警觉的马上提气回神。

  让玉珠先停下来注意四周的动静之后,叶天龙便暗暗施展他的心眼之力,仔细察看这个房间里面的情况。

  这是个铺着单人床的睡房,朝北的木窗正开了条宽约寸许的缝,让光线在昏暗的房间里面形成了道光波的样子,也把里面那个正坐在床边的男人照出了个轮廓,半明半暗的脸庞,使得这个男人看起来显得有些狰狞可怖。

  这是个约莫四十到四十五岁的男子,高大干瘦,双细长的眼睛深深凹了下去,闪闪发光,透出股令人心寒的眼神,大大的鹰勾鼻,嘴边还有两条大大的八字胡,看就是个典型的帕里人。

  头浓密黝黑的卷发,间中可见数根稀疏的白发,倒也增添了几分稳重的味道,他的肤色也是帕里人那种天生的黝黑,只有脸庞处的肌肤透出种茶褐色。

  叶天龙的心灵之眼继续扩大,将四周的情况收在心中。

  走道的两端,各有名身穿棕色魔法袍的男人,正在聚精会神的注意着四周的情况。其神情之警觉,显然是没有任何的可趁之隙。

  叶天龙当下收回了自己的心灵之眼,向玉珠打了个手势之后,转身扑向走道端的那个术士警哨。得到叶天龙动手的指示之后,玉珠也会意的往另外个方向的那个术士飞掠过去。

  贴近那扇紧闭的房门,叶天龙便毫不迟延的发力,股庞大的暗黑之力无声无息的穿过了厚实的木制墙壁,十分精准的击中了那个身穿魔法袍的术士。

  几乎是在同时,玉珠也发力将另外个术士的心脉震断。

  下子,两个精通魔法的术士,哼都没有哼声,便毫无声响的丢了性命。正可谓是有心算无心,如果真正进行正面交手的话,神殿的这些术士实力也并不会这么弱,但是在他们没有做出正确的防卫之前,他们对于叶天龙和玉珠这样的绝顶高手来说,根本就是不堪击的弱者。

  解决了警哨的问题,重新回到那扇传出低声的房门前面,叶天龙和玉珠两个人左右站在门口,默默的提气运劲。

  在心中各自默数到五下之后,玉珠第个动手了。

  身形如电,手掌贴门板,便有股暗劲传出,下子震断了门锁。同时另外只贴在房门上的手掌顺势往里压。

  房门开,叶天龙便有如阵风般的冲了进去,玉珠随后也闪而入,两个人的动作之快,几乎是迅雷不及掩耳,房门便已经重新关了起来。

  没有等到坐在床上的那个男子从床上跳起来,叶天龙已经到了他的跟前,手伸出,下子便扣住了他的喉咙。

  叶天龙的手指长,这把扣下去,便抓住了对手两边的耳朵后面,同时叶天龙运气传劲,股暗黑之力完全封锁住了男人的声音。

  随着叶天龙的手往上提,虽然没有看见叶天龙的身形,但出于本能,男人伸出双手也十分准确的抓住了叶天龙的手臂,试图将他的手推开,但却如螳臂挡车,他的力量如何同叶天龙相比较,何况他的喉咙被扣,就连呼吸都十分困难了,根本用不上什么力气。

  “我就是你想要杀的叶天龙。”叶天龙将这个男子举到墙壁边,同时在他的耳边凶狠的说道。

  瞬间,男子的眼睛睁得老大,那种惊骇万分的神色,完全流于脸上。

  “你们帕里也和神殿有了勾结吗?”叶天龙不给男子任何喘息的机会,手上的力量稍微放松了点,便凶狠的问道。

  虽然知道自己的力量无法推开叶天龙的手,但男子的双手还是紧紧抓住了叶天龙的手臂。被叶天龙这样的逼问,这个男子本能的点点头,旋即醒悟过来,又连忙向叶天龙摇头。

  “这么不老实,留你有什么用处呢?”冷酷的话音未落,叶天龙手上的紧,暗黑之力抓下,顿时便将这个男子的喉咙给扣破了,血沫从男子的嘴角下子涌了出来。

  将手足仍然在抽搐的帕里男子随手丢到床上,叶天龙正想转身离开,突然看到床头把神殿特制的术士长剑,不觉心中微微动。他觉得应该藉此机会,给神殿的家伙个严厉的警告。

  想干就干,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量,让叶天龙变得毫无顾忌。抽出神殿特制的术士长剑之后,叶天龙将帕里男子的尸体重新提了起来,然后用这把神殿术士专用长剑将这个男子的尸体钉在墙壁上,让鲜血顺着长剑往下慢慢流。

  自始至终,暗黑族的少女就站在门边,将自己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房门外的走道中,虽然她看到了叶天龙这样的举动,却没有丝毫的感觉,似乎她觉得原本叶天龙就应该是这样做的般。

  “现在,该是我们去找神殿那两个老家伙算帐的时候了。”叶天龙冷笑了声,对玉珠说道。

  他已经从刚才这个帕里男子的脸上表情中知道了神殿居然和帕里的人都有了来往,如果不趁早解决这个问题的话,以后的事情会越来越麻烦了。

  “公子,您现在要去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