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挑选了五百精锐将士,这些人也是当初跟随叶天龙前往禹州迎接武安使团的人,可以说是叶天龙眼下在艾司尼亚最值得信任的部队。

  兵贵神速,在得到鲁图先的报告个半时辰之后,叶天龙便亲自带着这五百人的精锐部队赶往南城外的德尔托撒教区。

  跟随叶天龙起行动的,除了暗黑族的少女之外,还有辛西雅和其他六名女神战士,可以说,这支队伍的战力已经是非常可怕了。

  在刘玉廷的引导下,叶天龙他们十分顺利的抵达了德尔托撒教区的处大宅,大宅西端两里外便是通往艾司尼亚的大官道,近千名准备暴乱的教徒现在就聚集在这里。

  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叶天龙他们就将大宅外围的敌人哨兵全部肃清了。

  趁着黄昏时分,大宅里面的教徒正在准备晚饭的大好时机,叶天龙将自己的部队以个扇形面展开,向这座大宅发起了突然的袭击。

  随着叶天龙的声令下,五百名精锐的城卫军将士在玉珠和辛西雅等女神战士的带领下,从四面八方冲进了大宅。

  时间,整座大宅里面杀声四起。叶天龙和玉珠辛西雅以及其他几个女神战士冲在队伍的最前面。

  剑劈枪挑,血肉横飞,好场大屠杀,有心算无心,加上叶天龙等人的高超武技以及城卫军这些训练有素的精锐将士,可谓是挡者披靡。

  那些正准备吃晚饭的教徒下子被打得晕头转向,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无不惊恐万状,四下奔突。

  虽然其中有些强悍武勇的神殿武士和教徒出头,号召其他教徒稳下阵脚来和叶天龙他们作战,但他们却没有计算到双方实力上的差距,凭他们的实力是根本无法抵挡叶天龙他们的。

  往往个照面,这些人就已经身首异处,变成了地上堆无意义的血肉。

  不到片刻的功夫,叶天龙他们已经杀过了三座小院子。突然,在他们的眼前,出现了座幽深的内堂。这里是大宅的中心,也是首脑人物所在之地。

  三十多名全副武装的男女,已经在内堂前的小院子里面列好了阵,站在阵前的共有五名男女,居中的是个年约二十来岁的女人,身穿丹青色劲装,虽然姿色中等,但身材丰满惹火,喷火的胴体,该粗的地方粗,该细的地方细,该圆的地方圆,该凸的地方凸,的确是曲线玲珑,令人心荡神摇。

  她的手中持着把狭锋的长剑,这种长剑又称“法剑”,是神殿中习有武技的术士们最喜欢的武器。

  在这个女人的两边,各站着两个男人,雁翅而立。这些人都是面貌阴森,年纪约在半百左右,其中站在左边第位的那个男人,深目高颧鹰勾鼻,浑身散发出种阴冷诡异的气息,便是德尔托撒教区的教长大人马克卢斯。

  不等叶天龙下令,城卫军将士便在玉珠和辛西雅等人的带领下,将这些人团团包围起来。

  “你们是束手就擒,还是让人把你们的尸体抬出去?”叶天龙用手中的天魔圣剑向前指,杀气腾腾的喝问道。

  随着他的话语,从烈焰飞腾的天魔圣剑上涌出了股强大凌厉的劲气,首当其冲的那几个男女,无不脸色大变。

  如果说,以前这些人都是听说过叶天龙的厉害,那么这次,他们是真正见识到了这个有着“流氓将军”的无德男人,到底可怕到什么样的程度。

  “叶天龙大人,您为何要不分青红皂白的乱杀气呢?”边向后面悄悄做了个手势,居中的那个女人边上前了半步,显得十分愤怒的向叶天龙抗议道:“我们也是想为倩公主殿下效力的,您不要中了敌人的计谋啊!”

  叶天龙仰天打了个哈哈,旋即沉下了脸色,喝道:“你是谁?谁指使你做这事情的?”

  “小女子名叫露丝,是受法斯特帝国神殿所封的级术士。”女人仅仅是回答了叶天龙前面的问题,故意忽略了后面那个问题。

  “你叫露丝,很好很好。”叶天龙慢慢的点头,突然用剑指露丝身边的马克卢斯,沉雷般的叱道:“你,给我出来!”

  被天魔圣剑的剑气所催,马克卢斯的脸色顿时大变。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逃过叶天龙的剑,但又不甘心束手就擒。

  声暴吼,站在马克卢斯身边的中年人双手齐扬,霎时电芒破空,共飞出了六把细长的柳叶飞刀,向叶天龙连珠攒射而来。

  随着他的发动,其他的人也纷纷挥起了手中的武器,向率先在阵前的叶天龙冲杀过来。

  在听到手下人喝声的瞬间,露丝的心中暗暗叹息了声,她原本的打算是尽量和叶天龙耗费时间,争取等到另外个地方的教徒的救援,同时也可以让整个教区的人有时间发现这里的情况。

  可是现在,马克卢斯的时心虚,完全打破了露丝的行动计画,迫使她不得不提早发动了对叶天龙的攻击。

  心中的这些念头仅仅是闪而过,露丝的身形也几乎同时动了。

  淡淡的烟雾蓦然飘起,随连珠飞刀之后电掠而出,素手和长剑交挥中,团桃色的淡雾激涌,整个空间里,流动着醉人的桃花幽香。

  不出手而已,出手,露丝便使出了最强的绝技。

  “桃瘴术”,这是种综合了魔法和毒物的可怕法术,中者非但会神智大乱,而且会因为本能欲望的过度激发而造成精元快速流失,从而变成了个彻底的废人。

  “米粒之珠,也敢放光!”

  叶天龙冷笑了声,看着六把飞刀旋飞而至。天魔圣剑稍向上抬,看似随意的轻拂之下,庞大的劲气汹涌,六把柳叶飞刀立时回头反飞,速度陡然增加了倍。

  接着,叶天龙的身形向前闪动,天魔圣剑的前端吐出了道黑色的剑芒,同时爆出了耀眼的飞焰,炎热的气流乍起有如狂飙,露丝发出的桃瘴立刻被焚烧殆尽。

  “手到擒来!”叶天龙的叱声震耳欲聋。

  手脚箕张,长剑前冲,随雾扑到的露丝,首先长剑震,股绝大的力量循右小臂向全身蔓延,强猛的震力,将她那丰满的身躯扭转。

  露丝还弄不清是怎么回事,她那诱人犯罪的丰臀上也挨了下重重的拍打,羞愤交集中,身不由己的向侧方飞抛而起,摔倒在内堂台阶下,直滚至城卫军的脚下去。

  几个城卫军将士立刻扑上去,将四肢无力的露丝紧紧压倒在地上,手法熟练的将其五花大绑起来。

  而这时候,其他已挥动兵刃冲上来的教徒,以及发射飞刀的那位仁兄,却吃足了苦头。

  六把被劲气刮得回头反飞的柳叶飞刀,幻化为六只会交叉飞舞的白色光环,飞行的破风锐啸声慑人心魄,把冲在最前面的几个人笼罩在飞舞的威力圈内。

  包括马克卢斯在内的十来个人,狂乱地挥动手中武器,击打在眼前激射回转的可怕光环,有三位教徒击落空,便被光环从胸口穿过,衣裂肌破血飞溅,惨哼声,便没了性命。而其他的几个人也是狼狈万分。

  不过,趁着光环击毙教徒的瞬间,马克卢斯终于抓到了个出手的机会,手中的法杖阵急速晃动。可是他口中的咒语刚刚起头,道黑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

  接着,道令所有神殿人员都为之害怕的强大暗黑之气,下子便将马克卢斯完全控制。

  直到此刻,马克卢斯才看清楚,出现在他身边招制服他的,是个面目清秀无比的女子。

  深知叶天龙心意的玉珠轻松的把抓起了德尔托撒教区的教长大人,同时右手的长剑四下纷飞,触者无不飞跌。虽然身边的刀剑在狂舞,暗黑族的少女却好像视而不见,或者说,根本无法对她构成威胁。

  换句话说,这里的教徒还不够玉珠个人杀的,何况还有叶天龙辛西雅以及其他几个女神战士,那些城卫军将士根本不需要出手,只用在边等着抓人,同时留神不让其他的教徒跑掉。

  刚刚消灭了这座大宅中的教徒,藏在其他地方的教徒正好闻讯赶来支援,叶天龙立刻毫不客气的大开杀戮。为了彻底清除,叶天龙甚至下令城卫军四处追杀逃跑的武装教徒。

  到了半夜的时候,德尔托撒教区准备暴乱的教徒基本上都被消灭殆尽了。整个德尔托撒教区可以说是尸横遍地,血腥扑鼻。

  二千三百多名已经武装的教徒,除了被俘的六百多人外,其他的全部被杀死。

  而叶天龙方面,仅仅只有七十多名城卫军的伤亡,因为大部分的武装教徒,都是死在叶天龙和玉珠,以及辛西雅等女神战士的手中。

  这夜,德尔托撒教区六千多户的人家,就有将近半的人家失去了他们的亲人。

  "253"

  回到无忧宫没有多久,叶天龙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和倩公主会面,就接到了手下侍卫的禀报,神殿的两位司神大人有紧急事件要求见倩公主殿下。

  “这些家伙来得还真是神速啊!”

  叶天龙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神殿的两个司神居然连等到第二天的耐心都没有,可见其心之迫切。幸好在回来的路上,叶天龙已经想好了应对的办法。

  让人先将两个司神安排到个接见大厅,叶天龙则动身前往倩公主的寝宫。

  “情况怎么样?”

  正在自己的寝宫中走来走去的倩公主见到叶天龙,就急忙开口询问。叶天龙注意到倩公主的身上穿戴整齐,甚至连头发也点不乱,显然是没有睡觉,不觉心中大为怜惜。

  “都已经解决了,还抓住了两个为首的。”

  叶天龙简单的将事情述说了遍,然后告诉倩公主,现在神殿的两个司神已经找上门来了。

  倩公主不满的哼了声,道:“他们是想乘机来要挟我们的,不要理他们。”

  “我们想不理他们也不行啊,我的公主殿下。”叶天龙苦笑了声。

  他走到倩公主的跟前,将双手放在她的肩头上,双眼直看到她的双明眸里面。

  “虽然经过了尤那亚的严厉打击,但现在的艾司尼亚,神殿的势力还至少占有半壁江山,剩下的大半也是和尤那亚的势力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我们不得不依靠他们的力量,不然的话,我们是无法在艾司尼亚站稳脚跟的。”

  倩公主的眉毛用力的皱起来,小脸上也显出了思索的神情。向刁蛮贪玩的倩公主做出这种表情,是叶天龙前所未见的。他正想好好向倩公主解释下当前的局势之际,倩公主已经开口了。

  “如此说来,我们是处在夹缝之中,在你手下的那些人到来之前,我们岂不是很危险吗?”

  “危险当然是有点的,但我保证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叶天龙突然发觉,眼前这个刁蛮的公主,还真不是个没有政治头脑的少女。正当他想尽力安抚对方的时候,却听到倩公主口中喃喃的自语起来。

  “我们现在这样,不是像在走钢丝吗?这倒真的是件挺有趣的事情,那么我就好好的来玩次吧!”

  叶天龙顿时傻了眼,却听见倩公主继续发表着自信满满的话:“神殿的两个老头,我就先来打败你们!”

  “你知道怎么应付神殿的两个老头吗?”叶天龙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倩公主。

  “当然,我就给他们来个拖字诀。问三不知,都把事情往你身上推。”倩公主胸有成竹的向叶天龙说道。

  现在轮到叶天龙感到迷惑不解了:“推到我的身上,这是做什么?本来就应该是我来解决这个问题的啊!”

  “你怎么不好好用下你的脑筋呢?”倩公主翻了翻白眼,又皱了皱鼻子说道。

  那种表情让叶天龙是又好笑又好气,实在让他有些不解,眼前的倩公主好像和以前的那个刁蛮公主有了很大的不同。

  “你现在就不要出来和那两个老家伙见面,而我则把整个事情都推到你的身上,这样来,他们也就无法向我说什么了,我们不就有更多的时间来安排下步的对策了吗?”倩公主摇头晃脑,煞有介事的向叶天龙说着。

  虽然她的法子和叶天龙在路上想好的应对之策不样,但是却更为稳妥。

  “对,我可以趁这个时间,想办法从抓获的那两个家伙口中得到证据,到时候我们就有和神殿谈判的有力武器。”略加思索,叶天龙也对倩公主的提议大加赞同。

  而倩公主见到自己的提议获得叶天龙的采纳,更是高兴不已,她连忙召唤自己那两个孪生的姐妹花侍女,让她们陪同自己前往会见神殿的两个司神。

  ※※※

  从倩公主的寝宫出来,叶天龙便带着玉珠和辛西雅两个人,到了设在无忧宫西部的间地下密室,刚刚抓获的露丝和马克卢斯两个人就是被叶天龙秘密关在这里。

  推开沉重的密室门,里面灯光明亮,鲁图先和几个负责执刑的大汉正在准备对露丝和马克卢斯进行审讯,旁已经搁了不少刑具,其中包括烧着烙棍的火炉。

  在将露丝和马克卢斯押到这里之后,叶天龙就让鲁图先马上开始对这两个人的审讯工作。

  因为他知道,神殿的人很快便会知道德尔托撒教区所发生的事情,如果自己的手中缺少有力的证据,将会十分被动。

  在临时充当刑室的密室中央,露丝和马克卢斯两个人都被蛟筋捆住双手,吊在上面的铁环上,仅脚尖可以勉强及地。

  两个人的经脉全部被封住,已经毫无挣扎的力道,可以说是被吊得七荤八素。

  鲁图先使用的这种捆索虽然名叫蛟筋,其实并不是真正的蛟筋,而是被泡制成半透明的牛腋皮条,韧性奇大,通常用作强弩的弓弦,或者作为木匠使用的种工具钻洞机的转动绳。

  这种捆索,假使是泡了水再捆人,那就会愈捆愈紧,即便是铁打的人也会感到吃不消,保证被捆的地方皮开肉裂。

  不过,鲁图先并没有让人将蛟筋浸水,因为他不想过早要了露丝和马克卢斯的性命,他知道叶天龙还需要留他们两个人作为对付神殿的武器。

  看到叶天龙进来,坐在问案座上的鲁图先连忙站起来,和那几个执刑大汉同时向叶天龙行礼致意。

  叶天龙点点头,在问案座上坐了下来,玉珠和辛西雅则在他的身后左右站立。

  “他们说了没有?”叶天龙边向鲁图先询问,边打量着眼前的两个犯人。

  马克卢斯除了件短裤之外,全身的衣服均已经被剥除,露丝则好点,虽然外衣已经被剥除,但还穿了胸围子和长亵裤,曲线玲珑的胴体充满著令男人神魂颠倒的魅力。

  “这两个家伙的口还很紧,什么都不肯说。”鲁图先面无表情向叶天龙报告道。

  而露丝和马克卢斯则是用怨毒眼神恨恨的盯着叶天龙,不时抽搐的脸部肌肉更显出了他们内心的恨意。

  “不肯说,是吗?”叶天龙顿时怒火中烧,他用手指马克卢斯,声色俱厉的说道:“让他招!我不信他是铁打的,给他上刑!”

  两个大汉轰然应声,马克卢斯脸色微变。

  倒是露丝咬牙切齿,毫无所惧的咒骂道:“你这个混蛋,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

  “让她闭嘴!”

  随着鲁图先的声令下,名大汉上前揪住了露丝的头发,凶狠地连抽了四记阴阳耳光,顿时把露丝打得满嘴流血,最后又在她的小腹上狠狠地撞了膝盖。

  露丝痛得脸色泛青,但哼也没哼声,十足副亡命之徒的样子。

  这时候,旁对马克卢斯的用刑已经开始了。两名大汉先是将马克卢斯从铁环上解下来,捆到根人高的刑桩上。

  随后,名大汉上前抵牢马克卢斯的腰,另名大汉则拿起了把双股刑叉,在马克卢斯的眼前晃动了两下。

  “我听说你们神殿里面,对于叛徒的惩罚就是剥皮抽筋,现在就让你自己尝尝这个滋味。”

  鲁图先站在马克卢斯的面前,阴森森的望着他,而他的语气却是依旧毫无感情波动。

  这样种怪异的神态,给了马克卢斯极大的心理压力。当听到剥皮抽筋四个字的时候,马克卢斯的眼皮不由得连跳了许多下,嘴角也出现了轻微的颤抖。

  随着鲁图先的示意,拿着双股刑叉的那个大汉用支叉尖刺入马克卢斯的左臂约三寸,循皮插入,随即握住叉柄,叉尖开始缓缓绞卷。

  叉动,皮肤便开始抽紧,卷在叉上,愈卷愈紧,皮肤从两端猛抽,但双股刑叉卷了转之后,便无法卷动了。

  “啊”马克卢斯终于禁不起这种猛烈的痛楚,口中发出凄厉的叫号声。

  另大汉举起牛耳小刀,准备割开上端的皮肤。这来,双股刑叉就可以继续向下卷,这也等于是撕剥手臂上的皮。

  马克卢斯是明白人,看见大汉手中的牛耳小刀举起来,额头上立刻沁出了黄豆大的汗珠。

  “你想说了吗?”举刀欲下的大汉厉声喝问道。

  马克卢斯的脸色苍白,嘴角抽动了好多下,眼神游移,但终究还是缓缓摇头。

  大汉的神情转厉,手中的牛耳小刀划,马克卢斯的手臂上顿时鲜血如泉涌。双股刑叉又开始卷动了,手臂上的皮肤开始被抽剥,痛苦是猛烈无比,绝非常人可以想像的。

  “啊”

  马克卢斯的双眼翻白,快要支持不住了。

  听到马克卢斯的惨叫声,叶天龙的心中产生了种莫名的快意,似乎还在期待着更加残酷的场面。

  再听到被吊在旁的露丝还在厉声向马克卢斯大叫,要他坚持下去。叶天龙顿时下令也让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尝尝厉害。

  两名大汉领命,对露丝也如法炮制,将她捆在刑柱上之后,把撕掉露丝的胸围子,坚挺动人的双妙||乳||便暴露在灯光下。雪白的||乳||肉和樱红的||乳||珠,充满了对男人的诱惑力。

  “要卷起这么美好的||乳||皮,真是可惜啊!”

  高举刑叉的大汉,邪笑着用叉在||乳||峰上磨了几下,然后又用叉尖刺顶在娇嫩的||乳||珠上,敏感的樱桃顿时上凸变硬。

  随着大汉的狎玩,露丝的脸上红红白白,神色羞愤不已。倒惹得旁的大汉怪笑不止。

  “我招了,我招了”

  马克卢斯终于忍不住高声大叫起来,因为这时,站在他面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