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那娇滑无比的雪肌玉肤传来的细滑柔软和玉润般娇嫩无比的触感,令他几乎想把自己的脸颊溶化在上面,芬芳甜蜜的气息更是充满了他的口鼻,但这也使得他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终于,叶天龙忍不住抬起头来,大大的吸了两口空气之后,开始情地亲吻着辛西雅的脸颊玉颈,然后将重点定在敏感娇嫩的双峰上。

  双禄山之爪在那上面大肆活动,抓揉搓捏,让柔嫩无比的雪||乳||美肉在自己的指间滑动凸现。

  不时激起的丝丝玉液琼汁,在空中画出道道晶莹美丽的弧线,让叶天龙不住快乐的张开大口,伸出舌头,去接应那天降的甘霖。

  不到片刻的功夫,叶天龙的头脸上已经是片湿润。房间里面更是弥漫着股靡乱甜美的气息。

  辛西雅的口中不住流出醉人的呻吟,她的胴体在叶天龙的手下不住颤抖,娇躯出现情的反射性颤动,浑然忘却自己身在何处。

  半晌,叶天龙终于从辛西雅的酥胸上抬起头来,望着坐在自己怀中,正在激烈喘息的金发美女。

  雪玉柔峰上的嫣红||乳||珠,在叶天龙番唇舌交缠之下,早已发胀凸起,有如饱涨的樱桃,向上骄傲的翘起。

  那上面还存留的晶莹甘霖琼汁,在尖端汇成了滴圆弧形的水珠,似坠非坠,极其诱人的挂下来,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实在是漂亮啊”

  叶天龙几乎不忍心伸出手去破坏眼前的盛景,但他的手却好像根本不听使唤似的伸了过去,开始在辛西雅的胴体上摸索轻抚,然后在她的胴体敏感部位,极有技巧地狂热抚摸着。

  温柔的赞美话语让辛西雅十分兴奋,而随后的动作更是让辛西雅如中电殛,迷失在情的浪涛里。

  “公子公子”

  除了情的迷醉,辛西雅的心中已经片空白。当叶天龙的手滑过柔软如绵的莹白小腹,轻巧的解开她那最后道的防线,辛西雅便完全迷失在这情欲的狂浪骇涛里,感觉中天地已不经存在了。

  ※※※

  隐身飞驰在艾司尼亚的大街小巷,玉珠的心中不禁升起种久违的感觉,她已经好久没有执行暗杀的计划了。

  想起以前在大陆各地游历的时候,身为暗黑族的魔剑师,她在暗杀这个行业中的名声也是相当不错的,经常会接到些暗杀的委托。

  而这次,是玉珠在封印解开,暗黑武技得到数倍提升之后,第次出动去执行暗杀的任务。

  对象是尤那亚留在艾司尼亚的几个重要人物,也是掌握实权的大人物。

  为了能够以最小的代价夺取艾司尼亚,只有先除掉这几个手握艾司尼亚军政大权的尤那亚亲信心腹。

  神殿的人注意这几个人很久了,但直以来,都没有办法除掉他们,因为这几个人的武技相当出色,身边的保护更是严密。

  而这也是神殿向叶天龙提出的请求之,如果不在动手之前解决掉这几个手握实权的人物,明天说不定有什么风吹草动,敌人就会先下手为强,反而将神殿的人除掉了。

  第个目标就是新任无忧宫的侍卫长公羊方,既然他已经对叶天龙起了疑心,所以就要先让他消失。

  公羊方正式的住所是在无忧宫里面,但这个家伙来到艾司尼亚之后,在城内也弄了处私人住宅,除了藏自己捞的金银财宝外,更重要的是美女。

  这几天,他便弄到了个千娇百媚的少女,是个获罪下狱的官员之女,所以,他现在有空便往这个秘密住处跑。

  公羊方的住处是个坐落在普通住宅区的四合院,外表点也不起眼,但里面却是极为豪华。

  内院是他的享乐禁区,弄来的美女都在这里供他享受,只许使女和仆妇进来。

  外院则有他的十几名亲信在把守,些他玩腻了的女人就交给这些人享用,但不许他们接近内院。

  入夜之前,刚好有点空闲的时间,公羊方便悄悄的溜回到自己的秘密住处,准备好好放松下。

  老实说,他还真舍不得这个刚刚到手的美女,特别是在见了如姬之后,心中的那团火焰就直在燃烧。

  进了内院,两个使女伺候他洗漱沐浴之后,他披了袭软罩衫,坐在房中的太师椅内面喝着酒,面看美女更衣,心中的情欲也在不断的升高。

  他觉得自己为尤那亚效力了大半辈子,闯过无数剑海刀山,现在也该好好享受下了。

  所以,金银财宝和美女,都是自己应得的。

  看着眼前这个年仅二八的美丽少女,实在是愈看愈心花怒放,他正想要这个美女脱光亵衣轻裙,好让自己尽情享受下少女的鲜嫩和娇柔。

  突然,隔开内外的大排窗无风自启,阵微风飘入温暖的房间。

  生活在整天与人斗争的环境中,警觉心是保全自己的不二法门。

  原本已有的薄薄醉意迅速消失,满身的欲火也陡然熄灭,整个人从太师椅中飞跃而起,出现在床中,掀帐,床头的长剑已握在手中,左手藏暗器的皮护套,也迅速套上扣牢。

  ※※※

  灯火摇摇,房内多了个人,个全身黑色劲装的女子,连她的头脸也包裹在黑色的面纱里面。

  黑漆的长发自然地披肩垂抵腰际,只有露在外面的那双明眸,锐利如剑锋,令人不寒而栗。

  在明亮的灯光下,更是具有种慑人心魄的强烈威力。

  “不要叫了,外面的人全被我解决了。”

  看到公羊方想发出警哨,玉珠冷冷的打消了对方的念头。

  “你是”

  公羊方在暗暗找机会,而这时候,那个美女早已晕倒在地。

  “我想从你这里知道点东西。”

  玉珠口道出了自己现身的目的。

  “你们明天准备了怎么样的计划?”

  公羊方的心中狂跳,他已经明白到眼前的敌人是谁的人了。

  对于叶天龙能够找到自己这个地方,他实在有些惊讶,看来,在艾司尼亚,叶天龙的潜藏势力比他所想像要大上许多。

  “居然是叶天龙的人,你们动手的速度还真快”

  “不要废话,快点把你们的计划告诉我!”

  玉珠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公羊方的话,同时向前踏了步。

  “如果不是为了这份口供,我才懒得和你说话呢!”

  虽然心中暗惊,但公羊方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有名的剑手,怎能任由眼前这个女人摆布,何况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弱者。

  说那么多的话,就是为了找到个出手的机会。

  声沉叱,他抓住时机先下手为强,不给对方有拔剑的机会。

  左手微动,三道电芒悄然破空,手中的长剑随电芒俱进,剑发似雷霆出击。

  公羊方对自己的实力是非常有信心的,在湘阳州的时候,还真是没遇到过什么敌手。

  出手狠辣阴毒,猝然击,是志在必得。

  可惜,公羊方现在遇到的是暗黑族最强的高手,黑影微动,三枚毒针便从玉珠的臂下侧飞越,剑吟隐隐,她的剑已不可思议地出鞘,信手击出。

  “铮!”的声震鸣,奇准地击中电射而来的剑尖。

  这份眼力,这份功力,下子便让公羊方的脸色大变,知道自己的实力和眼前这个女子比起来,简直是不可以道理计。

  不过,公羊方并不想就此放弃,因为他还有手最后的绝招。

  长剑斜,凶狠的抢进,看架式,公羊方好像是要和玉珠生死相搏。

  玉珠轻蔑的笑,剑上爆起了黑色的剑芒,几乎同时斩了三下。

  公羊方觉得自己的眼睛花,前面居然出现三把黑色的长剑,每把都带着无比强烈的剑气,让他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接招了。

  咬牙,公羊方将手中的长剑递出,同时人却往后退了步。

  长剑在还没接触到黑色剑芒的时候,突然当中断开,道目力难及的黑芒立刻从中散出,几乎同时,公羊方的左手也射出了三道电芒。

  黑色的剑芒大盛,将所有的黑芒和毒针全部吞噬,公羊方根本无法躲避,右上臂立时裂开了条五寸长的血缝,黑色的剑芒继续疾射,指向右肩井。

  虽然看到,但公羊方却是无法有所反应,双方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手攻来。

  鲜血飞溅,黑色的剑芒整个没入他的右肩,剧痛入身,他才仰面使出金鲤倒穿波的身法,向后用力倒在床侧。

  但这个迟了步的闪避的动作只做到半,公羊方已经全身发软无力。

  剑芒入体,庞大的暗黑之气便狂涛般涌入公羊方的体内,下子便将他的身体完全控制了。

  "244"

  玉珠收起了手中的长剑,缓缓走到公羊方的身前。公羊方双目圆睁,看似强硬之极,但脸上却有着掩饰不住的死灰。

  “现在可以把你们的计划告诉我了吗?”

  玉珠的语气十分平静,仿佛刚才根本没有经过番激烈的交手。

  里面如此大的动静,外院的亲信居然没有点反应,公羊方终于彻底绝望了。

  看来眼前的敌人所说不假,外面的亲信爪牙都已经完蛋了。

  “你休想得到我的口供!”公羊方的眼中闪过丝绝望的凶厉之色。

  话音未落,玉珠突然出手,长剑电般斩出,抢在公羊方咬破口中毒囊之前,已经将他的整个脑袋砍掉了。

  顿时,血柱冲起,溅满了整个洁白的床帐。

  玉珠深知像公羊方这种整日在危险的环境中生活,心性凶悍的人,定有最后自我了断的手法,她只是想省点力气,希望公羊方能够自己说出来,可惜希望破灭,她依然要使用“阴魂读语”术。

  “还真是个讨厌的家伙,又要多费些时间了。”

  将手招,公羊方那形象狰狞的首级飞入了玉珠的手中。而这时,那个晕倒的美女刚刚醒转过来,看到如此的景象,顿时再度昏厥了过去。

  片刻之后,玉珠的身影便从这座四合院消失了。她前脚刚刚离开,鲁图先的身影马上便出现在院子里。

  “这位夫人真是手软啊”

  看了看院子里面东倒西歪的仆人和使女,冰血鬼族的男人轻轻摇头,开始进行他的善后处理。

  绝对不可以有个活口留下来,这样,才可以让公羊方失踪的情报隐瞒阵子,使得敌人无法知道真相。

  不然的话,明天早上,如果这里的人把情况泄漏出去,反而可能促使敌人提早下手,或者提高了警惕。

  “要让他们无声无息的消失,老鲁啊,你要记住这点”

  鲁图先将叶天龙对自己说的话,切切实实的付诸实施。为了保证计划的万无失,冰血鬼族的男人也只有自己多辛苦些。

  除掉老巨滑的侍卫长公羊方之后,下面的两个目标就显得更为轻松,因为从公羊方的脑袋里,玉珠已经知道了城卫营巡检队的队长和两个指挥使的住处,而且他们的实力也远不如公羊方。

  但对于神殿和叶天龙来说,这三个人的威胁是最大的。

  因为公羊方手中的宫廷侍卫在明天的行动中,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而另外三个人则是尤那亚在艾司尼亚的耳目,也是基层情报网和上层指挥官员之间的联系通道。

  这三个人的消失,可以使尤那亚的组织出现时的断层,让神殿获得充裕的行动自由。

  ※※※

  “公子,切顺利!”

  回到无忧宫的玉珠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叶天龙的前面,张俏脸更是绯红。

  因为在她的眼前,实在是副令人耳热心跳的滛靡场面。

  全身香汗淋漓的女神战士首领正躺在叶天龙的身上,酡红的双颊,湿淋淋的双媚目,无不透出满足的喜悦。

  而让玉珠更为血液的是,辛西雅媚笑着朝她望了眼之后,还用那沉重丰盈的玉||乳||,在叶天龙的身上继续摩擦着。

  “你没有受伤吧?”叶天龙有些紧张的望着玉珠,原本在辛西雅身上抚摸的手也停下来了。

  他相信玉珠的暗杀之术绝对是万无失的,但对手的阴险狠毒让他无法不担心。

  “没有,点都没有。”玉珠连忙摇头:“那几个人连碰都没有碰到我。”

  “这样就好!”

  叶天龙如释重负,用力拍了拍自己身边的软榻,示意玉珠坐到自己的身边。

  玉珠的俏脸更红了,但她却十分柔顺的走过去,在叶天龙的身边轻轻坐下来。

  “你干得好!”难以掩饰心中的兴奋和喜悦,叶天龙对玉珠说道:“太好了,我要好好奖励你”

  听此话,玉珠的俏脸更加艳红,当叶天龙的手搭上她的香肩时,她的整个娇躯便软了下来。

  这时候,辛西雅从玉珠的后面环住了她的小蛮腰,酥胸贴着她的背。玉珠立刻感觉到粉背上那对丰挺玉峰沉甸甸的份量。

  边伸手轻巧的解开玉珠身上的劲装,辛西雅还边轻吐自己的香舌,在玉珠的玉颈耳根小耳以及肩窝上点刺挑舔。

  向来,这样的挑逗方式只有叶天龙对玉珠做过的,可现在由同样是女人的辛西雅来施展,那种感觉真的是既熟悉又陌生,令玉珠的娇躯不住的轻颤。

  “公子啊辛西雅姐姐啊”

  连玉珠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叫,她只有轻轻的呻吟,从鼻子里面发出诱人的娇吟。

  那种微微闭着明眸的可爱模样,让叶天龙大为得意。他也开始加入眼前火热的场面中。

  在两双魔手的施为之下,玉珠那可爱诱人的胴体便完全展现在叶天龙和辛西雅的眼前。

  柔嫩白细弧度完美形体圆滑而又弹跳绵软的妙物,落在在叶天龙的双魔掌之中,不断变幻着其形状,从酥肉嫩尖上传来的异样感觉弄得玉珠浑身如遭电殛。

  在玉珠的身后,辛西雅则是挺起了如雪似玉的傲人双峰,在那嫩滑如丝的粉背上缓缓厮磨着,阵又阵的电流,让玉珠和辛西雅都为之痴迷。

  受到前后夹攻的玉珠,很快便投降了。雪白的胴体泛起丝丝的桃红,双明眸早已湿润迷离,双小手在叶天龙的身上到处抚摸着。

  叶天龙探首,吸吮着眼前颤抖的如花红唇,用力把舌头深入玉珠的嘴里。

  “啊”

  玉珠发出愉悦的甜美哼声,伸出自己的香舌和叶天龙的舌头热烈缠绕,在几乎要焚烧的意识中,似乎只有这样做,才可以舒缓其内心的饥渴。

  当双唇分开的时候,玉珠发出了不舍的呻吟。但很快,她不舍的呻吟变成了喜悦的欢呼,叶天龙有力的深入冲刺,让她刹那间有种被贯穿的感觉,整个人的脑袋中片空白。

  随着叶天龙的奋力挖掘和扭动,异常的充实和满足感,让玉珠幽深之处的嫩肉强烈的收缩,紧紧缠绕着叶天龙的火热之物。

  那种层层关关的收束,重门叠户的紧裹,让叶天龙不断兴奋,内心的火焰益发炽烈。

  玉门翻覆,桃露飞溅。

  浑身香汗淋漓的玉珠发出了快要断气的呻吟,辛西雅的双唇凑了过来,在玉珠的双唇上摩擦阵后,开始吐出粉红色的舌尖,两个人的舌尖热烈的纠缠着,同时吐出甜美的哼声。

  随着叶天龙阵又阵剧烈的冲刺,玉珠被那强烈的刺激震憾得心头狂颤,双紧紧夹在叶天龙腰间的玉腿,也渐渐无力的松弛下来,娇躯更是不住轻颤。

  终于,阵阵令人愉悦万分舒畅甘美的羞人的快感,从快要融化般的小腹处升起,流到全身,涌向芳心,冲击着脑门,这种腾云驾雾般的快乐,让玉珠忍不住挺起了粉臀,回光返照般的阵疾顶猛抛,双手更是紧紧抱住了辛西雅的螓首,用力吸吮着她的香舌。

  不到片刻,玉珠的娇躯阵剧烈的颤抖,旋即僵,叶天龙更是恰到好处的奋力击,长驱直入,深深抵在幽深玉房的奥秘之处,迎接着其间阵阵热流的冲刷和洗礼,享受着柔花嫩蕊的含吸之趣。

  没有等到高嘲消退,快美平息,叶天龙便再度向玉珠发起了攻击,玉珠顿时热情的娇吟起来,美妙诱人,柔若无骨的胴体在他的身下像条灵蛇般不住扭动。

  ※※※

  “该死的,又来了!”

  正在主持会议的华柔突然感觉到身上涌起了阵强烈而又熟悉的刺激,顿时在心中暗暗叫苦。

  但没有等她再转什么念头压制,那种让她痛苦又快乐的感觉已经以排山倒海之势席卷她的身心。

  娇躯剧烈颤抖,娇美动人的粉脸上更是片桃红。虽然华柔已经咬紧牙关,但还是从嘴角流出丝诱人的呻吟。

  在座的全部都是月之神殿的高手,这声的呻吟虽然细微,但落在他们的耳朵里面,不亚于声惊雷,他们顿时在心中升起了阵担忧,难道说圣女殿下的伤势又复发了?

  坐在两边最前面,靠近华柔位子的是地位最高武技最好的两个长老,他们实在看不出也想不到,华柔这奇怪的样子到底是为什么?

  如果说是旧伤复发,他们实在不敢相信,因为昨天他们曾经仔细检查过,华柔所受的伤早已完全恢复。

  “圣女殿下,您这是”

  终于,左边第位的长老,也是月之神殿中医术最好的长老利迩本,忍不住传声向华柔问道。

  华柔是有苦难言,而且现在的她除了全力以赴和内心翻腾的火焰抵抗之外,也没有余力再管身外的事情。所以,虽然听到了长老的问话,她也只能当作没有听见。

  满腹狐疑的望了华柔眼,利迩本长老转过头,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正在进行工作汇报的那个人身上。

  随着感觉的越来越强烈,华柔的身心都发颤难耐,似乎有无数的虫蚁在她的身上爬行,撕咬着她敏感的酥胸嫩蕾娇嫩的玉门柔壁,让她浑身发软发麻。

  实在忍不住钻心的麻痒,华柔的只小手悄悄的伸向了自己的小腹。

  但快要接触到衣衫的瞬间,她又羞愧万分的停了下来,如果在这种场合,被人发现自己做这种动作的话,她那圣女的脸面还要往哪里放呢?

  呼吸越来越急促,华柔知道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如果是在自己的房间里面,那么她就可以尽情释放自己内心的感觉,让自己也得到那种令人销魂蚀骨欲仙欲死,刻骨铭心般快感。

  可现在是在紧急的会议当中,身为圣女的自己又是会议的主持人,无论如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