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啊!”

  响亮的宣布声中,杰夫特挥动手中的武器,向眼前的敌人凶狠的杀过去。

  主将的勇猛,让原本有些气馁的士兵重新振作了精神和士气,狂叫著和鹰扬军团的战士杀在起。

  “好个海鹰扬啊,不过,你的道路也就在今天要结束了,因为,吉里曼斯大人的计划是完美无缺的!”

  虽然无法撼动鹰扬军团前锋营的阵脚,但句殇却并不很在意,他在等待著个更好的时机,才会真正全力发动攻势的。

  至于陷入鹰扬军团重重包围之中的杰夫特和那些佣兵,则是为了吸住海鹰扬的注意力而已。

  午时刻,团乌云毫无徵兆的掠过了天空,将阳光遮挡在战场的外面,似乎连整个空间的温度就下降了好几度,正在激烈厮杀的双方将士都没有注意到,从大地的深处正在慢慢升起层淡淡的烟雾。

  空间中魔法能量的奇怪变化,立刻引起了鹰扬军团中魔法师的注意,这些和弓箭手起属于远程攻击队伍的人不禁在心中暗暗惊讶:“难道敌人要在这样混乱的战场中使用魔法吗?”

  这个问题连海鹰扬也无法回答,因为现在战场上,双方的士兵犬牙交错,根本无法分清楚,如果使用魔法这种大范围的攻击手段,造成的后果是两败俱伤,而且对于使用的方来说,更是次致命的打击。

  但是从魔法能量的异常来看,这又绝对是次魔法的使用。那么,敌人要用什么样的魔法呢?

  海鹰扬的疑问马上得到了回答。几乎是眨眼的功夫,整个战场上已经弥漫著淡淡的烟雾,稍微远点的地方,就已经看得不是很清楚了。

  “糟糕,这是暗之迷雾!”

  海鹰扬猛然间醒悟过来,能够有如此效果的魔法,也只有暗黑族的高阶辅助魔法“暗之迷雾”,但是这种辅助魔法般都是暗黑族的高手用来脱身时才会使用的,如此大规模使用在战场上,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

  “难道是利用暗之迷雾,使双方的士兵都无法继续作战下去,从而达到安全收兵保存实力的目的吗?”

  虽然战场上的厮杀声还在继续,但显然已经小了许多,大家都不敢多加乱动,免得不明不白的受到同伴的攻击,同时也因为惧怕敌人的偷袭,保持著最高的警惕性。

  海鹰扬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是静观其变,如果在如此浓厚的雾气中发生混乱的话,将是无可挽回的局面。

  “敌人没有发生混乱吗?”

  句殇没有看到预料中的场面,不禁对鹰扬军团的士兵那份镇定,感到意外。反倒是他自己的士兵,因为突如其来的变化,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不时出现混乱的场面。

  “不过,你们马上就会混乱的。”

  像是呼应句殇的话,大地发生了微微的颤动,有经验的战士都十分熟悉这种地面的颤动,显然是大批骑兵在高速飞驰,马蹄震动大地引起的。

  战场上的暗之迷雾越来越厚,越来越浓,已经到了相距三步便无法看清脸面的地步。所有的士兵都停下了战斗,开始等候上级的命令。

  “要马上撤退吗?”

  海鹰扬的额头第次渗出汗水来,现在双方的士兵是纠缠在起,可以说,完全混战成团了,如果自己下令撤退的话,可能会引起整个军队的混乱,遭受敌人的攻击。

  可是如果就这样双方僵持下去的话,谁知道吉里曼斯会使用什么样的阴谋诡计攻击,毕竟吉里曼斯已经使用了暗之迷雾,他绝对不会是就这样罢休的,后续的手段定会使出来的。

  想到自己的身后传来的骑兵马蹄声,海鹰扬不知道这些人马是何来路,是本方的援军?还是敌人的伏兵?如果是后者的话,今次真的就是生死关头了。

  但是根据他所知道的情报,自己的后方应该是没有吉里曼斯的大部队,而这支骑兵部队的人数又绝对在万人左右,应该不可能是吉里曼斯的伏兵。

  正在思忖之中,从后面传来了连串的惨叫声,接著马蚤动和混乱这对双生子同时在鹰扬军团的后阵中出现了。

  “是敌人敌人在偷袭”

  无数的士兵在怒叫著,可是被暗之迷雾笼罩著,他们根本看不清敌人是从什么地方上来的,也不知道敌人会怎么出手的?

  想抵抗,找不到对手,想逃跑,却没有了方向,而且在经过同伴的身边时,不小心就会被当作敌人杀死。

  “就是这个时候,士兵们,突击!”

  句殇的声令下,丧失了后方的支援,又不知道自己的本阵和后面发生了什么样变故,不管是普拉塔,还是博加德,都无法稳住队伍的阵脚,在句殇的军队压迫下,不断后退,慢慢也被压进了暗之迷雾中。

  “该死的,我们上当了!”

  海鹰扬身边的谋士之,魔法师出身的艾哈德挥手使出了个照明术,同时愤怒的叫道。

  现在的鹰扬军团将士陷入了种有力使不出来的困境之中,这是他们在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困难。

  即便是在武安的“五绝之地”,也依然可以知道敌人来自什么方向,可是在这暗黑系的魔法“暗之迷雾”中,他们根本不知道,敌人会从什么地方发动攻击,也不知道身边的到底是敌人还是自己的同伴?

  “哈哈,真是好计谋啊!吉里曼斯的确是只难以对付的老狐狸。

  能够找到如此多的暗黑族,实在是很难得。”

  海鹰扬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笑声让他身边的人感到直莫名的镇定。

  虽然士兵的惨叫声还在不断响起,但至少他们的主将现在已经有了办法。

  “看来,我们是低估了我们的对手。不过,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

  说到这里,海鹰扬蓦然提气开声,向手下的将士有力的传声道:“鹰击长空,扬威四方!”

  “鹰击长空,扬威四方!”

  海鹰扬的话,好像有著种奇怪的感染力,下子,所有鹰扬军团的将士精神大振,同时发出了应和声,鹰扬军团的口号是每个战士最熟悉的,但在此刻喊出来,却有著种特别的感觉。

  时间浓厚的雾气在四下激荡,好像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向前突击,敌人就在前面!”

  随著海鹰扬有力的命令,鹰扬军团的所有将士全部向前方冲过去,此刻他们的心目中,只有主将的这个命令,虽然身后有神秘的敌人在不断追杀著,但他们却毫不动摇自己的目标。

  这下,处身在洪流之中的杰夫特他们就最惨了,而前面的句殇也没有好到什么地方去,鹰扬军团的将士没有因为受到偷袭而混乱,只是奋不顾身的攻击自己身前的敌人,完全打乱了他们的部署,双方都陷入了苦战之中。

  到了后来,整个战局变成团混战,每个身处其中的人,都是在为自己的生命而搏斗,双方的将士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暗之迷雾什么时候消失的,已经没有人在意了,双方的士兵完全混在起,几乎是没有任何组织性的厮杀。

  这其中,暗黑族的人和那些佣兵是最得益的,可以说,鹰扬军团的大部分伤亡,都是由他们造成的。

  惨烈的战斗直持续到夜幕降临,鹰扬军团的败象已现。

  因为这样的战斗,不是他们所预料,而他们的对手,却是有著相当充足的准备。

  完全被分隔包围的鹰扬军团不能联成体,只能在暗黑族和佣兵的攻击下,苦苦支撑。

  就在形势最危急的时刻,个骑兵从武陵城带来了令人震惊的消息,鹰扬军团的部已经抵达武陵城下,吉里曼斯大人命令武邑堡的军队火速回收增援。

  “敌人已经到达我们的后方?”

  句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骑士带来的是吉里曼斯的亲笔手谕,明白无误的告诉这位武陵州的总管,除了武邑堡留下必要的守军外,所有的部队火速南下增援,保卫武陵城。

  “没有办法,只有撤军了!”

  句殇反覆看了几次吉里曼斯的手谕之后,长长的叹息了声。如果再坚持打下去的话,固然可以大败鹰扬军团,但是丢失了武陵城的话,所有切的努力就全部都白费了。

  原来,在进军武陵州之前,海鹰扬便秘密派出了自己手下的头号战将沃克利,带著支三万人的主力部队,离开鹰扬军团的大部队,绕道旁边的南岭州。

  声称是为了徵集军粮,但实际上,却是通过南岭州的水路,沿武陵江的支流往上,神不知鬼不觉的到达了武陵州的腹地。

  在武陵江的上游八十里处登岸之后,稍事休整,沃克利便带著军队直扑武陵城的背面,以突然而猛烈的袭击,举拿下了武陵城西南面的重镇古亭,消灭了守卫其中的八千士兵,缴获了吉里曼斯屯集在那里的批粮草,并切断了武陵城西南方向的通道。

  这下,可把武陵城中的吉里曼斯吓坏了,他没有想到海鹰扬会采取如此长距离的迂回行动。

  古亭的失守,使得他原先预设的退路也没有了,现在只剩下武陵城北面通往武邑堡的条道路。

  如果想要死守,光靠武陵城中不到两万的兵力,又如何守得住呢?

  撤军的号角吹响,信号旗也升起来了,海鹰扬顿时大大松了口气。

  他知道,如果再这样打下去,鹰扬军团不败的名号,就要终结了。

  长达天多的战斗终于结束了,吉里曼斯方面以损失五千人的代价,打死打伤了鹰扬军团超过万三千人,取得了双方开战以来,第次大规模战斗的胜利。

  这也是鹰扬军团自成立以来,所遭受的最重大的打击。而其中大部分的伤亡,都是那支最后加入战场的部队所为,这些全身黑色轻装盔甲的士兵,身手异常的矫健灵活,出手更是狠辣精准,个个身具暗黑族的武技。

  很快的,海鹰扬便知道了,这支神秘的部队,名叫暗黑骑士团,人数在万左右,是吉里曼斯秘密从各地召集过来的,因为尤那亚的情报系统直都以为,这些人只是普通的小人物,而忽视了他们的存在。

  但是经过这样的次战斗,暗黑骑士团的名声大振,现在再也没有哪个人敢忽视他们。

  随著消息的不断被传播出去,暗黑族和暗黑骑士团终于正式登上了大陆的舞台。

  遭受重创的鹰扬军团仍然具有很强大的实力,但海鹰扬不敢再轻易进攻了。在部队得到休整和补充之前,他采取了稳步推进的策略,决心以最稳妥的办法夺取武邑堡。

  “为什么要撤军?难道你不知道吗,再打下去,我军就可以完全击溃鹰扬军团了。”

  在吉里曼斯的军队退回到武邑堡之后,个全身罩在黑色盔甲里面的男人大踏步走到句殇的跟前,毫不客气的质问道。

  他的名字叫夜歌,是暗黑骑士团的团长。

  望著这个出身暗黑族的男人,句殇虽然心中很不爽,也只有强忍下来,将手中的手谕交给夜歌,然后淡淡的说道:“夜歌大人,您自己看看吧!”

  “是吉里曼斯大人的亲笔手谕?”

  夜歌打开手谕,看了眼之后,突然狠狠的将这手谕摔到地上。

  “该死,真是该死!如果击溃了海鹰扬的主力部队,那些偷袭后方的小部队,还不是轻松解决吗?”

  “夜歌大人”

  句殇不禁苦笑了声,从这个暗黑族的男人出现在吉里曼斯的身边起,他就看出这个人和吉里曼斯之间非同寻常的关系,这种关系,好像并不是真正的上下级隶属,更不是主君和家臣的状态。

  “您的暗黑骑士团可以不听吉里曼斯大人的话,但我们这些人怎么能不服从吉里曼斯大人的命令呢?”

  “算了,反正这次已经让海鹰扬尝到了苦头,他以后也不会再小看我们了。”

  杰夫特出面打圆场,说起来,他的损失是最大的,五千人的伤亡中,他的部下就占了三千四百多名。

  “我们还是商量下,谁留下来守卫武邑堡,谁带人回武陵城防御吧?”

  “这个你们自己决定。”

  夜歌挥了挥手,开始转身要离开了。

  “我要带著我的人去对付那支攻占古亭的部队,早点把这些跳梁小丑干掉,才可以再来次和海鹰扬的决战。”

  看著在众同样黑色轻盔甲罩身的护卫簇拥下,昂首阔步离开的夜歌,句殇和杰夫特的眼中闪过了丝怪异的神色,而站在句殇后面的那些家臣部属,则早已暗暗哼了好几声。

  没有多加商讨,杰夫特带著军队赶回武陵城,而句殇则留下来,负责武邑堡的防御。

  经过这次的激战,海鹰扬想举消灭吉里曼斯的计划被打消了,暗黑骑士团的可怕攻击力让他实在不敢大意。

  武陵州的战事,陷入了胶著的状态。

  ※※※

  “你们是谁?”

  “站住,干什么?”

  外面的女神战士数声喝令,惊醒了正在房间里面沉思默想的叶天龙。

  “奴婢是给各位姐姐送东西来的。”

  个少女清脆的嗓音在庭院中响起。声音并不十分响亮,但却十分清楚的传到了房间里面。

  叶天龙的心中微微动,立时起身开门走了出去。只见庭院中站著三个宫女打扮的少女,每个人的手中都提著个大大的盒子。

  而她们的周围,散布著以飞星为首的五个女神战士,她们以种看似随意,但却隐含无穷杀机的站位,包围著三个宫女,完全将这三个宫女的所有退路封死了。

  看到叶天龙出现在廊下,领头的那个少女眼睛亮,连忙向他俯身行礼。

  “这位大爷,奴婢是奉总管的命令,给您送吃的东西。”

  “哦,那可真是谢谢总管,也麻烦你们了。”

  叶天龙不动声色的点点头,走下了台阶,直走到说话的那个宫女身前才停下脚步。

  “我们团中的其他地方,你们都送了吗?”

  听到叶天龙突如其来的问题,为首的宫女眼神中没有丝的慌乱,十分镇定的回答道:“回大爷,奴婢只是负责把东西送到这里。至于其他的地方,则是有其他的人送过去。”

  “那好,多谢你们,东西我收下了。”

  叶天龙示意女神战士将宫女手中的盒子接过来。

  交出了手中的盒子之后,三个宫女再次向叶天龙行礼,转身往外行去。

  "242"

  “跟上她们!”

  望著三个宫女消失的背影,叶天龙向隐身在附近的玉珠发出了讯息。早已有所准备的暗黑族少女立刻跟上了目标。

  “前面那个家伙的身手不错。”飞星纵身到叶天龙的身边,低声说道。

  叶天龙点点头,在女神战士出面拦阻的时候,他便知道事情有些不妥了。以这样的架式,如果这些人是来试探的话,岂不是正好露出马脚了?

  但是这三个宫女能够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确非常不妙。因为叶天龙事先和月如有约定,不会让外人进入到这个院子里,如果真的有人要进来了,月如也会派人通知他的。

  所以,如果女神战士不出面拦阻的话,被这些人直闯进来,谁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很快的,暗黑族的少女回来报告。事情正如叶天龙所预料的那样,那三个宫女出了院子,便马上从侧门离开了这座宫殿,到附近的处屋宇中,在那里,早有数十人在等候,他们每个都穿著侍卫的服饰。

  “公子,您知道为首的那个侍卫是谁吗?”

  “还有谁,应该是新任的侍卫长公羊方吧?”

  叶天龙闷哼了声,想也不想的回答。他现在已经想通了公羊方的手段,派这三个宫女来试探,如果自己强行留下人的话,他们便有借口出动搜查这里了。

  现在自己是把三个宫女放回去了,但却暴露了里面的情况,益发增加他的疑心。

  想到这里,叶天龙忍不住喃喃说道:“好厉害的家伙,居然用这种进退自如的手段,够狠!”

  敌人的第步试探已经完成,那么接下来,定会有第二步第三步的试探,旦确定了,自然就是场生死大搏杀。

  叶天龙十分清楚,现在自己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

  “是的,那个讨厌的家伙就是公羊方,他在仔细询问了带头的那个宫女许多问题后,居然口断定公子您就在这里了。”

  玉珠的眉头轻皱,白玉无瑕的额头上也出现了两道淡淡的优美的纹路。

  “那个时候,我真想剑把这个家伙干掉!”

  “这个混蛋,真够精明的。”叶天龙越来越觉得公羊方的危险性,他猛的抬起头来望著玉珠道:“是要马上除掉他,这个家伙太危险了。”

  “公子,您的意思是”

  玉珠没有说完,叶天龙便用力点头,道:“这件事要你辛苦次了。”

  “没有问题。”玉珠口应下来。

  原本就是个优秀的刺客,在暗黑武技得到数倍的提升之后,玉珠的暗杀定是万无失的。

  叶天龙虽然相信这点,但是心中还是有些为玉珠感到担心。

  叶天龙的担心和不安立刻因起了玉珠内心深处的感觉,她微笑著对叶天龙说道;“公子,您放心吧,当时的我,连美女战神都敢刺杀,现在区区个公羊方,还不是小事桩。”

  听此话,叶天龙也不禁笑了。回想起第次见到这个暗黑族少女的时候,叶天龙的心中顿时有些异样。

  “公子您”

  显然玉珠是清楚的感受到了好色男人心中的想法,不禁俏脸飞红,娇嗔的望著叶天龙。

  看到暗黑族的少女如此副娇羞的模样,叶天龙猛然间想起,当玉珠的心神投注到自己身上时,便可以感受到自己内心的想法,顿时恍然大悟,大乐起来。

  “如姬小姐,您好!”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了辛西雅的声音,她在通知里面的叶天龙,月如来了。

  叶天龙顿时笑容收,这个神秘的女人亲身驾临,到底是要干什么?

  “为什么这么开心啊?”

  叶天龙还没有多想下,月如已经在辛西雅的带领下,推门而入了。

  “没有什么,只是说到些可笑的事情而已。”

  叶天龙笑了笑,十分有礼貌的邀请月如入座,玉珠则为月如上了杯茶。

  “如姬小姐芳驾光临,不知有何指教?”

  看著月如微笑著端起茶水,叶天龙含笑问道。

  “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来看看你而已。”

  月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