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叶天龙决定要权衡下,虽然他实在很想知道关于尤那亚的情报,但如果要他付出太大的代价,那他还是不会干的。

  “很简单,以后如果不是我自己愿意说出来,不许你再调查或者询问有关我自己的本身事情。”

  “这是什么条件啊?”叶天龙忍不住怪叫了声:“你还怕这个?”

  “当然,因为你这个家伙有了晨月小妮子的手下人帮忙,我有些担心。”

  月如本正经的望着叶天龙,只小手轻轻的在琴上拨弄着。虽然清幽舒缓的音乐在空间流动,但叶天龙却是感到阵紧张。

  “还有,你那个什么天龙秘谍,最近招募了不少的人才,我实在是放心不下。”

  实在是太厉害了,叶天龙无法相信,此刻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个绝色丽姝,居然会知道自己这么多的事情,就连叶天龙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天龙秘谍最近的些行动和措施,但月如居然会了解的如此清楚,他已经说不话来了。

  "239"

  “尤那亚已经不在艾司尼亚了,我所看到的那个只是替身而已。”

  在回无忧宫的路上,叶天龙的脑海中直盘旋着月如刚刚对自己说的话。

  这个时候的帝都艾司尼亚,尤那亚和海鹰扬两个人都不在,加上大部分的主力部队北上,实在是行事的最佳时机。

  要想夺取艾司尼亚,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是最有把握的。

  与其让别人来主导局面,不如自己来采取主动。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再也没有什么退路可以选择,只有不断往前,才可以尽可能的保护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

  想到这里,叶天龙的心中已经有了决定,个明确的决定,个在日后给整个大陆带来无边战火的决定。

  “采取主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样的人生,才是最有意思的人生!”

  想到和月如分手的时候,这个艳丽无匹的美女送给自己的话,叶天龙的心中不禁涌起了阵汹涌的波涛。

  也许,月如也正是这样个人,个正在身体力行此格言的绝代佳人。

  从前的许多事情上,叶天龙虽然也是这样做,但从来没有真正意识到其中的原因,但是现在月如的话,却点燃了他心中的火焰,就像是盏明灯,给他今后的道路,照亮了方向和目标。

  虽然无忧宫中的警卫更加森严了,但叶天龙还是十分顺利的回到住处。

  “公子,您可回来了!”

  见面,辛西雅就十分兴奋的冲过来,玉珠也在边十分高兴的说道:“刚才外面好乱啊,我们差点儿就要出去找您了。”

  “哈,我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到外面散步而已。”

  叶天龙轻松的挥挥手,在辛西雅和玉珠的俏脸上各亲了下,然后坐下来问玉珠道:“里面的情况的如何?”

  “切正常。”玉珠刚刚回答了声,她的纤腰便被叶天龙把圈住了。

  叶天龙轻轻带,玉珠的俏脸微红,但却是十分柔顺的坐到了叶天龙的怀中,辛西雅看到此景,便神秘的笑,返身出了房间,在外面守卫了。

  “我今天遇到了个叫暗风的家伙”

  沉吟了下,叶天龙还是决定把事情向玉珠公开。果然不出他的所料,玉珠听到暗风的名字,顿时脸色大变。

  “在哪里?他怎么会找到公子您的?”

  看到玉珠有些惊慌的样子,叶天龙的心中大为怜惜,温柔的轻吻了下玉珠的脸颊之后,柔声说道:“没有什么大事情,他已经被我打发掉了!”

  玉珠明显松了口气,将娇躯紧紧靠在叶天龙的怀中,双明眸中闪过极其复杂的神色。

  叶天龙也不打扰她的心绪,而是用手温柔的抚摸着玉珠的头发,粉背。

  半晌,玉珠勇敢的抬起头来,俏脸上的神情像是下定决心般,望着叶天龙低低的说道:“公子,您不责怪我吗?”

  “傻瓜,我为什么要责备你呢?”叶天龙微笑着反问道。

  “因为我没有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您啊!”玉珠轻轻的说道:“要是您知道了暗黑族发生的变化,今天遇到暗风,就可以有所准备了。”

  “如果是你不愿意的事情,我都不会勉强你去做的,知道吗?”叶天龙用力抱了下玉珠,爱怜的望着她的眼睛,道:“所以,我要等你自己告诉我啊”

  “公子”玉珠的双眼微红,双手用力抱住叶天龙的脖子,粉颊紧紧贴在他的脸颊上,感动的说道:“我现在把什么都告诉您!”

  情况比叶天龙所想像的还要糟糕,原来暗黑族已经和月之神殿完全联合在起了。

  以前的玉珠只是心意练习武技,想要找到突破自身极限的办法,所以也没有留意族中的大事。

  其实很早以前,月之神殿和暗黑族两者的高层人物就已经有了密切的联系,甚至月之神殿中的部分执事就是暗黑族的人,长老会中的部分长老也是暗黑族的高手。

  如果说玉珠在外面游历数年之后,没有遇到叶天龙,被解开封印,而是返回暗黑族的话,以她的武技和资质,也会被派往月之神殿深造,从而进步成为月之神殿的分子。

  因为通过和月之神殿的联合,暗黑族的人虽然没有真正解开远古的封印,但却也是大幅度的提高了自身的武技修为,使得封印的力量得到部分的恢复,其中最多可以使他们身上的封印力量恢复将近八成左右。

  华柔便是这样个特别的人物,兼修了月之神殿和暗黑族密技的她,具有了令人难以想像的实力。

  所以,她也是第个以暗黑族这样个外来者的身份登上月之神殿圣女的位子,拥有了月之神殿最高的权力。

  当玉珠以更加强大的实力出现在暗黑族的面前,虽然那些族人也为此而欢欣鼓舞,但要他们放弃历经数辈人努力打下的基业,以及快要实现的目标,他们是绝不同意的。

  特别是华柔暗风这些暗黑族高层中的激进分子,她们认为依靠现有的力量,暗黑族已经足够建立自己的国家,何必要为别人做嫁衣,为别人去打江山呢?

  所以,华柔她们反而过来劝说玉珠她放弃叶天龙,从叶天龙的身边离开,到暗黑族中为自己的族人效力,做暗黑骑士团的大首领。

  因为以玉珠现在的实力,不管是华柔和暗黑骑士团的大首领暗风,都自愧不如。

  可是玉珠坚持要回到叶天龙的身边,所以双方的谈话没有得到什么成果,于是华柔便暗中对玉珠下了毒手,控制玉珠的心神,准备把玉珠作为暗黑族真正的暗杀工具使用。

  “她们要建立个全新的暗黑之国?”

  叶天龙有些惊讶的问道,他实在没有想到,华柔她们有如此大的野心。在现在的大陆态势之中,要建立个全新的国家,其难度之大,简直是无法想像的。

  而且从玉珠的话语中,可以听出这样个感觉,华柔她们所要建立的暗黑之国,目标将是整个大陆。

  “是的,她们在劝说我的时候,说过这样的话。”玉珠的脸上出现了丝回忆的神色:“让我们重现暗黑族的光荣,建立自己的国家,去控制整个大陆!”

  “哼,好大的口气啊!”叶天龙忍不住哼了声,光凭暗黑族和月之神殿那些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做到如此大的事情。

  “不,公子,您想错了。”玉珠黯然摇头,道:“起先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是从她们隐约透露出来的情况来看,现在的亚素已经完全受到了月之神殿的控制,鲁甸和云阳两国内的局势变化,也是由她们的人在暗中推波助澜,甚至是在暗中操纵的”

  这下,叶天龙再也哼不出来了,如果情况真的如玉珠所说的那样,月之神殿和暗黑族的实力已经是庞大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还有,暗风曾经和我说过,就连法斯特帝国发生的政变和叛乱,也有他们的人在其中。”玉珠有些担心的望着叶天龙,道:“现在暗风在艾司尼亚出现了,我看他说的可能是真的。”

  “乖乖,现在的事情是越来越多了。”

  叶天龙忍不住叫了声,他原本只是想听听玉珠回到族中所发生的些事情,没有想到,现在玉珠居然告诉他这么大的事情,简直是骇人听闻的。

  呆了半晌,叶天龙突然向玉珠问道:“那你知不知道他们的暗黑骑士团到底是怎么回事,有多少的人马,实力如何?”

  原本只用个问题就可以说清楚的事情,叶天龙居然连问了三次,实在是他的心中已经乱成团了。

  “这我不太清楚,因为她们要在我加入之后,才会告诉我具体的情况。”玉珠思忖了下,才回答道。

  “而且,当我回到族中时,其实族中已经没有多少人留在那里,许多我自小熟悉的族人,都已经不知去向。”

  见到叶天龙的眼中流出颇为失望的神情,玉珠又道:“不过,我想真正属于暗黑族的人马不会很多,因为我们的族中本来就人丁不旺,最多也不会超过三千人。”

  “等等,你的说法不对!”叶天龙突然想起了在来艾司尼亚途中遇到的那些所谓暗黑骑士,他们都是由暗黑族的高手训练出来的:“如果说,你的族人大部分都出去在各地训练外人,传授暗黑的武技,那么,整个暗黑骑士团的人数就难以想像了。”

  玉珠的脸色微微变,显然她也想到自己在途中所遇到的那班暗黑骑士,思忖了下,她犹豫的说道:“按照我们暗黑族的传统,暗黑的武技是绝不能传授给外族人的。如果说是偶尔出现个败类,违反族中的传统,我想倒也算是正常的。但如果是大规模的训练人马,这实在是”

  说到后来,玉珠的声音是越来越轻,其实她心中早就有这样的预感,只是她不敢往这个方面去想,也不愿想到这个层面上。

  毕竟,自己的族人如此大规模的违反祖先的传统,就不再是她心目中的那个样子,这说明了现在整个暗黑族的人都卷进去了,而不是她所想像的那样,仅仅是少数暗黑族的高层人物出于自己的野心,利用和欺骗了族人。

  “你想想看,在你以前还在族中的日子里,是不是经常有族人神秘的离开你们的住地,然后就不再返回了?”叶天龙却是越想越觉得思路正确:“要学习真正强大的暗黑武技,必须花费很多的时间,可能在你还小的时候,整个计划已经开始了。”

  仔细想了阵,玉珠突然阵软弱,她不由得紧紧靠在叶天龙的胸膛上,喃喃的说道;“太可怕了,他们这样做,是在断送整个暗黑族的命运和前途啊!”

  “那可不定,成王败寇。”叶天龙怜惜的拍了拍玉珠的香肩,柔声说道:“说不定啊,你的族人们会成功的建立自己的国家,毕竟暗黑族的武技和决心都是不容忽视的。”

  “你是愿意做个轰轰烈烈的主人,还是去做没有头脑和自由的奴隶?”玉珠突然用轻柔的声音,在叶天龙的耳边低低的问道。

  “你在说什么?”

  叶天龙轻轻的皱了下眉头,玉珠这样句话实在让他有些惊讶。

  “这是华柔最后问我的话。”玉珠将自己的螓首轻轻靠在叶天龙的肩头,那双点珠般的明眸,在闪闪发光。

  “那你是怎么回答她的?”叶天龙有些担心的问道。

  老实说,华柔说出这样的句话,实在是非常有感染力的,几乎是可以完全把个人的心挑动起来。

  虽然现在玉珠就在他的身边,但他还是可以想像得到,当初的玉珠是何等困难的选择。

  感觉到叶天龙心中的担忧和牵挂,玉珠不禁甜甜笑,在叶天龙的脸颊上重重的吻,然后说道:“我告诉她,我只想好好完成我的契约。”

  沉默了下,叶天龙轻轻的问道:“你为什么不选择做个轰轰烈烈的主人?”

  “我不是那种人。”玉珠轻轻摇动螓首,用种像是自言自语的口气说道:“我只是个普通平凡的小女子,我只是希望过种简单而充实的生活。轰轰烈烈的生活,我是无法承受的,因为那样要面对太多的斗争,太多的勾心斗角。我还是在你的身边,做你的护卫比较合适。”

  叶天龙暗暗松了口气,同时不禁感到又是羞愧,又是感动。

  笑了下,他深深的望着玉珠,柔声道:“那么,就请你直做我的贴身护卫吧!”

  “是,公子。”玉珠也坚定的望着叶天龙:“我会直守在您的身边。”

  “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身边!”叶天龙的心中突然涌上阵奇怪的感动,他忍不住紧紧抱住玉珠,在她的耳边有力的说道,就像是在说个誓言般。

  ※※※

  “我要夺取艾司尼亚!”

  天快要亮了,在稍微休息了下之后,叶天龙便将玉珠和辛西雅两个人叫到自己的跟前,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她们。

  “夺取艾司尼亚?”

  显然玉珠和辛西雅都没有真正意识到这句话的含义,本能的应了声之后,几乎是同时惊讶的重复了次叶天龙的话。

  “不错,我要夺取艾司尼亚,把尤那亚的势力赶出帝都!”

  叶天龙的双眼中闪动着坚定不移的光芒,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道。

  辛西雅和玉珠相互望了眼,时之间,她们实在无法断定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

  她们同时转过脸,面对着叶天龙,异口同声的说道:“公子,您真的是这样的决定吗?”

  “当然,我不是在开玩笑!”叶天龙盯着玉珠和辛西雅:“我是想听听你们有什么别的想法?”

  “不管公子您想做什么,我们都会跟随您的!”

  可以说,叶天龙是完全问错了人,除了辛西雅和玉珠这两个服从心最强的女人之外,任何其他个在他身边的女人,都可能会反对他在这个时候所提出的决定,毕竟现在的法斯特帝国,尤那亚和吉里曼斯正打得火热,他最好的选择应该是坐山观虎斗,乘机培养自己的实力,而不是在这个风暴的中心出头,成为众人攻击的目标。

  可以想见,当叶天龙在帝都艾司尼亚独树帜的时候,他也就是把自己推到了政治前台的时刻,无疑让自己变成了尤那亚和吉里曼斯打击的首要目标。

  “好,这样说来,你们也同意我夺取艾司尼亚的想法了。”

  叶天龙十分高兴的搓了搓双手,站起来走了两步。

  “出发的时候,凤舞她要求我凡事要多听意见,多加考虑,集思广益才是最正确的选择。现在,我们是全体通过决议,呵呵,定是最好的。”

  听到眼前这个男人这样的喃喃自语,暗黑少女和女神战士首领不禁面面相觑,心中同时升起了种不好的预感。

  “公子,就我们这么几个人,要想夺取艾司尼亚的话,好像人手不够啊!”

  想了下,玉珠还是决定把自己的担心说出来,提醒这个男人不要太过于胡作非为了。

  “你放心,我已经和神殿的人说好了,这次是我们两家合作,人手全部由他们派遣,我们只是出面领导组织而已。”

  叶天龙轻松的话语,却是让女神战士首领连连摇头。

  “公子,您不要太相信别人了。如果切都是由神殿的人来做的,您不就成为傀儡了吗?”

  “对啊,公子。神殿的人明显是在利用您,让您出面,成为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的攻击对象,我觉得我们不需要为他们卖命啊”

  玉珠也忍不住再次提醒自己的主人:“我们是不是应该和大姐她们商议下?”

  叶天龙的脸上露出了丝淡淡的笑容,缓缓的说道;“我知道神殿的人在利用我们,但反过来,我也可以趁机利用他们神殿的力量啊!毕竟在法斯特帝国的民众中,神殿是股不可忽视的影响力。”

  “何况,现在神殿的圣女大祭司还是我们的旧相识,老朋友,这也是个相对有利的条件。机会难得,当断则断。我们刚刚打败了云阳的数十万大军,如果在艾司尼亚又创出番新局面的话,自然会让我们的声势更上层楼。”

  叶天龙的自信感染了玉珠和辛西雅,老实说,她们也想不出更好的话。

  “哦,那个圣女大祭司是谁啊?她能够帮忙我们吗?”

  玉珠这样问,就表示她已经转而关注问题的细节。

  “是左兰心!”

  叶天龙给出的答案让玉珠和辛西雅都不禁为之轻轻愣。

  不管怎么说,以前在艾司尼亚的时候,左兰心和叶天龙府中的每个女人都相处得非常融洽,所以,玉珠和辛西雅对于左兰心的印象也非常好,她们曾经度以为左兰心也会成为叶天龙身边的个妻子。

  “你是不是觉得有些失望啊?”

  叶天龙突然望着玉珠,缓缓的问道,他的眼神中有着种淡淡的歉意。

  “这”玉珠明白到叶天龙所说的意思,心中不禁生出阵感动,连忙对叶天龙摇头道:“公子,您想做的事情,也就是玉珠想做的事情。”

  “可是这样来,很可能会让你和你的族人为敌,我实在很抱歉。”

  叶天龙走到玉珠的跟前,双手放在她的香肩上,深深望进了这个暗黑族少女的明眸里面去。

  “没没有关系”

  明眸中掠过丝不为人察觉的悲伤,玉珠低低的说道。其实在她重新回到叶天龙的身边之后,就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只是没有想到,事情会来得这么快。

  "240"

  连战连捷,海鹰扬指挥著他的鹰扬军团路势如破竹,将吉里曼斯在自己领地上私自蓄养的军队打得溃不成军,在很多的地方,双方甚至连接触下的机会都没有,吉里曼斯的军队已经望风而逃。

  不到八天的时间里,海鹰扬的前锋已经抵达了吉里曼斯领地上的重镇武邑堡。

  从武邑堡到吉里曼斯领地首府武陵城,不过八十里的路程。可以说,坐落在武陵江边的武邑堡,是通往武陵城的门户之地,只要打开了武邑堡,武陵城将毫无遮掩的暴露在鹰扬军团的刀锋之下。

  海鹰扬知道武邑堡的重要性,同样的,吉里曼斯也非常清楚武邑堡的存在对于武陵城的重要性。

  旦武邑堡失守,对于在武陵城中的军民来说,那将是沉重的心理打击,原本就已经十分脆

章节目录